「你、你……」徐婕又氣又惱,還有些哭笑不得的瞪著尉遲鷹,先前激動的情緒,也因這番打岔而淡化不少。

「我告訴、唔唔唔!」

她的話才剛說出口,就被林坤一把摀住嘴,半拉半拖的帶向外面。

「小婕,咱們到外面去說,乖啊……」

乖個頭!徐婕狠狠甩了一記白眼,順帶還瞪了仍站在屋內的尉遲鷹一眼。

林坤帶著徐婕走到會館外頭的小廣場,原本應該噴灑著水柱的噴水池,現在是一片乾涸,只剩下泥沙淤積。

「為什麼?你不是說不會加入軍隊嗎?」當林坤將手拿開後,徐婕氣沖沖地開口質問。

面對徐婕的怒火,林坤輕嘆一聲,「沒有加入國英團就不會死了嗎?只當個傭兵就不會死了嗎?」

「至少可以挑選任務,避開那些……」

「是,是可以挑選,但是那又如何?任務接多了、名氣大了、實力高了,總會想要挑戰更高難度的東西,想要賺更多報酬,就算沒有這樣的想法,也難保別人不會找你,就算拒絕,也難保他們不會逼你……丫頭,別看傭兵團很自由,只有強者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。」

「……」徐婕緊抿著嘴,低頭不語。

「加入之前,我已經問過了,這個國英團雖然隸屬軍方,需要軍方的任務分派,但是軍方也放鬆了不少條件,不會像正規部隊那樣,管理的那麼嚴格,任務以外的時間,成員可以自由分配,就算沒有出勤,每個月也會有基本的配給額,福利比正規軍人還好,還有啊,要是死了,不管是不是出勤死亡,國英團成員的家屬都能得到國家安置,保障往後的生活,要是國英團成員殘了、廢了,軍方也同樣會贍養……」

他就是被這條家屬條款說動,要不然,他也不會加入尉遲鷹的團隊。

那小子還真會找要點,一擊就中!

想到尉遲鷹拿著幾張合約,還特別用螢光筆標注家屬條款這一條,林坤就知道他栽了。

「……」徐婕仍然沒有回話,但表情明顯出現鬆動,顯然已經被說服了。

「丫頭,妳知道傭兵最怕什麼嗎?」沒等徐婕回答,林坤逕自往下說了,「不怕蠢貨,就怕背後捅刀子!妳沒有跟人組隊出團過,不瞭解現在的情況,我這段時間觀察了一下,傭兵團很多,但是水準大多很差,品性好的傭兵更少,加入軍方國英團,至少可以保證戰鬥時不會被人拖累……」

「難道他們就不會在背後捅刀?」徐婕反問。

她是很崇拜國英團,覺得國英團的人都是拯救世人的大英雄,可是人心難測,國英團再強悍,他們終究是個人,是人就會有私心。

她前世也曾經聽說,國英團內部有派系鬥爭、有勢力的競爭角逐,雖然這些消息全被軍方否認了,可是誰又知道真假呢?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林坤坦言道:「會加入尉遲的團隊,也只是因為跟他們配合的來,覺得他們內部的氣氛不錯。」

「喔……」徐婕低頭應了一聲。

就在兩人談話告一個段落時,尉遲鷹拿著一份文件適時出現了。

「因為妳具有兩種異能,給妳的條件比一般成員更優渥。」他將合約跟鋼筆一同遞給她,「要是沒問題,就簽名吧!」

「……你就這麼肯定我會加入國英團?」抓著合約跟鋼筆,徐婕不服氣的回嘴。

「妳不是把合約拿過去了嗎?」尉遲鷹挑高眉毛反問。

被他這麼一堵,徐婕頓時有些火氣上漲。

「誰說──」

「丫頭乖,我幫妳檢查合約。」怕兩人吵起來,林坤連忙將合約接過,截住吵架的趨勢。

又是乖!徐婕快吐血了,怎麼坤叔老是拿哄小威的語氣跟她說話?不算靈魂年紀,她的身體年齡也快滿十九歲了,已經成年了!

「丫頭,妳這合約比我的好多了。」林坤查看過合約後,笑呵呵的點頭,「月配給額幾乎是我的一倍,而且還有專人培訓,教妳戰鬥技術,很棒啊!來、來,妳也看看……」

徐婕默默的將合約接過,細細看過條款,發現這份合約不是終身制,而是只簽二十年時,蹙著的眉頭略鬆一些。

只要她能熬過這二十年,就代表以後可以享福,由國家供養。

拿筆簽下自己的名字後,尉遲鷹從口袋掏出一小盒印泥,讓她壓上指印。

「明天清晨五點,在南二門集合。」尉遲鷹收回鋼筆與合約,「現在跟我去軍醫院。」

說完,他隨即轉身朝軍醫院的方向走去。

「去那裡做什麼?」徐婕納悶的問。

「體檢,取樣建檔。」

「取樣?」徐婕面露不解。

「抽血、取唾液、毛髮、尿液樣本。」尉遲鷹簡短說明道。

為了研究異能者的體質變化,軍方特別設置專門的研究單位,專門做這方面的檢查。

「……」聽到要抽血,徐婕頓時有些猶豫。

重生回來後,她的異能變了、體質也產生了變化,要是那些醫生發現她的血液與一般異能者不同……

走了幾步,發現徐婕沒有動作,尉遲鷹回頭望向她。

「還愣著做什麼?跟上。」

「可以不抽血嗎?」徐婕試探的問。

「不行。」

「那我不加入了。」她追上他,想把合約拿回。

「不行。」尉遲鷹避過她的手,手腕一轉,反手扣住她的手腕,將她箝制住。

「放手!」

徐婕不滿的掙扎,抬腳朝他踢去,尉遲鷹腳下一勾、膝蓋一曲,反過來將她的腿夾住,並將她固定在自己懷裡。

「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?我後悔了,不想加入不行嗎?」

「不行。」

「滾!」

「滾不了。」

「你、你去死啊!混蛋!」

「辱罵上司,看來我要好好教妳規矩。」

他順手朝她的臀部拍了一巴掌,這一掌不只把徐婕跟林坤打愣,就連尉遲鷹自己也懵了。

「你、你竟然打我、打我的……色狼!混蛋!」無法動彈的徐婕,氣得張嘴咬上他的脖子。

尉遲鷹尷尬的任她咬著,古銅色臉龐隱隱泛紅。

他也不是故意的,剛才是一時忘記,以為自己是在訓手下的兵,每次他那些手下胡鬧時,他總是習慣踢他們的屁股,屁股肉多嘛!踢不壞,不怕踢傷他們,剛才他的腳要壓制徐婕,這才用會手……

他可以發誓,剛才動手時,他真的忘記徐婕是女生。

「頭兒、丫頭,你、妳……」林坤面色尷尬的站在一旁,實在不曉得該怎麼分開兩人。

幸好他選的地方很隱密,要不然,這兩人這麼纏抱在一起,還又扯又咬的,別人肯定會以為是一對情侶在這裡恩愛呢!

不只林坤覺得不好意思,尉遲鷹這個當事者也沒有平靜到哪裡去。

先前動手箝制徐婕,是因為沒有將徐婕與女人劃上等號,只將她當成自己的兵看待,現在意識到差異後,那份感受就放大了。

嬌軟的身體在懷裡磨蹭,抓著的手腕纖細而滑膩,光滑的肌膚白裡透紅,呼吸間全是女孩特有的體香……

按捺住體內升起的燥熱,尉遲鷹黑著臉,一把將徐婕拉開,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,一個反手擒拿,將她的手臂折到身後,還讓她轉了個身,背對自己。

「你們還要看多久?」他瞪向不遠處的矮牆。「再不出來,全部罰跑五十圈!」

話音一落,幾個人從矮牆後頭跳了出來,動作矯健俐落。

「頭、頭兒,真巧啊!你們也來這裡休息啊?」金剛摸著大光頭,嘿嘿地乾笑著。

「頭兒,今天天氣真好啊!」侯林裝模作樣的看著天空。

田僑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,乾咳一聲,「頭兒,剛才接到新任務,要我們去青田市搜尋食物、飲水跟日常用品。因為要收集的物資很多,上頭讓我們帶那些異能菜鳥過去,順便進行實戰練習,出發時間定在下午兩點。」

尉遲鷹放開徐婕的手,看了手腕的機械錶一眼,現在的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十八分,時間還很充裕。

「我帶她去體檢,你把合約拿去建檔。」他將徐婕的合約遞給田僑。

「是。」田僑接過合約,並朝徐婕點頭笑著。「歡迎妳加入。」

「哈哈,就知道頭兒一定會把徐婕拐進來!」侯林開心的咧嘴笑著。「我們團隊終於有女生了!太棒了!」

身為實力至上的精英成員,他們不喜歡有拖後腿的人,對女兵的加入也有些排斥,並不是性別歧視,而是因為男女之間真的有太多太多的不便,即使異能讓雙方的體質拉近,但性格與思維的差異還是讓她們很難成為一名軍人。

但徐婕不一樣,她能打、能治療、能吃苦、能配合,戰鬥力也不比他們差,有這樣的強者加入,他們的性命就多了一份保障,沒有人會拒絕這樣的成員加入。

幾個人嘻嘻哈哈的離開了,林坤也被田僑與侯林等人拉走。

他們一走,現場再度恢復靜寂,徐婕仍然陰沉著臉,而尉遲鷹雖然覺得尷尬,面上卻依舊故作鎮定。

「我打了妳,妳也咬了我,這件事就算扯平,走吧!」

他鬆開她的手,自己往前走了兩步,見徐婕沒有跟上,他停下腳步回轉過身。

「妳要自己走,還是我扛著妳過去?」他沉聲問道。

「……」徐婕咬著下唇,神情掙扎。

若按照尉遲鷹平日的作風,他只會給對方三秒鐘的考慮時間,三秒鐘一到,那就由他作主,但因為剛才發生了尷尬事件,他心底有些不自在,也就不開口逼她,只是定定的看著她,耐心的等她回覆。

「……我不想當白老鼠。」徐婕低垂著頭,輕聲說道。

她想了很多拒絕的理由、很多逃脫的方法,但總覺得逃不開尉遲鷹的掌控,最後,她只能選擇示弱,坦白地說出顧慮。

「你應該也發現了,我的治療光芒是綠色,跟侯林不一樣,而且我還有兩種異能,要是、要是……」

「不會有這種事。」尉遲鷹斬釘截鐵的回道。

「你怎麼知道不會發生?」徐婕抬頭與他對望,臉上泛著怒氣,「要是他們發現我的血或是細胞比較特殊,或者認為可以從我這裡培養出抗體什麼的呢?如果犧牲幾個人就可以救活很多人,誰會去管那些犧牲者的死活?」

這可不是徐婕胡思亂想、胡亂猜測,在她的前世,曾經爆發出一則駭人聽聞的消息,有一個學者為了研究基因變化,抓了不少人進行實驗,上千名異能者死在他的手上,還有不少普通人也慘死在實驗下。

據說,他的實驗所裡頭,除了那些受害者之外,還有很多變異動物、蟲怪以及被他注射基因病毒強行改造的人,也因為這個人的關係,那個區域爆發了一波病毒感染,出現很多變異體,要不是軍方撲殺的及時,恐怕鄰近幾個縣市就全部淪陷了。

即使如此,那個區域也成了死城。

「國英團成員的資料,屬於最高軍事機密,不會外洩。」尉遲鷹原本懶得多作解釋,但在對上那雙隱藏著恐懼的眼眸時,他還是不自覺地開口了。

「可是……」徐婕還是無法安心。

「我也是雙異能。」

「什、什麼?」徐婕瞪大雙眼,無法相信自己剛才聽到的。

明明前世的尉遲鷹是冰系,什麼時候又多出一個屬性?

「我是冰系跟雷系。」尉遲鷹說道。

「……」徐婕再度沉默了。

前世,尉遲鷹公開出來的資料上只寫了一種異能,如果不是他刻意掩飾,就是軍方故意隱瞞,依照徐婕的觀察,尉遲鷹對軍方相當忠誠,不可能會隱瞞這項資訊,也就是說,是軍方特地封鎖了這件事,如果是這樣的話……

「為什麼把這件事告訴我?」徐婕的嘴角微微抽搐。

「讓妳安心。」

「安心個屁!」徐婕忍不住爆出口,「你是想把我拉上你的賊船吧?知道了你的秘密,我還能走嗎?還能退團嗎?你肯定會殺人滅口!」

「……」尉遲鷹陰沉著臉,額上青筋微冒。

殺人滅口?這傢伙把他當成什麼人了?

他告訴她這件事,只是想讓她明白,他跟她一樣都是雙系異能,她擔心的事情如果發生,他肯定也逃不了,明明是一番好意,卻被她曲解成這樣,真是……

「看吧!說不出話了吧!」

忍無可忍,尉遲鷹曲起手指,在她額上敲了一記,沒等徐婕抱頭喊疼,他長臂一攬,直接把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扛在肩上,邁步朝醫院走去。

「放開!放手!我不要檢查!不去!」徐婕在他肩上不停掙扎。

「再動我就打妳屁股。」尉遲鷹語氣陰沉的威脅道。

「……」

徐婕的動作僵了一下,他們現在已經走出剛才的隱蔽場所,街上有不少行人,她被人這樣扛著走就已經引來不少目光了,要是尉遲鷹當眾打她……

在還沒破罐子破摔之前,徐婕還是想保留點顏面。

察覺她安靜下來,尉遲鷹這才暗暗鬆了口氣。

「妳是我的兵,有事我會扛著。」

「……」

聽到尉遲鷹的保證,徐婕心底的惶恐不安,竟然緩緩消散了。

儘管跟尉遲鷹只接觸過幾次,但從林坤的評價與她自己的觀察中,她知道尉遲鷹是一個說到做到、一言九鼎的人。

有這樣的人當隊長,應該……不錯吧?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