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大家久等囉!今天終於有確定的出書日期出現啦~~
  
混亂學園完全版,第11集。預計7月17日出書喔~




人物:德古拉、寺遴、楛、雷斯特


寺遴:歐羅家的武器提供者。個性:活潑、點子多,專長:改良武器,武器:扁鑽、螺絲起子。
 
楛:手上握有全大陸的情報,可說是消息最靈通的人,個性:謹慎,武器:鞭子。
 
雷斯特:負責接洽各方的殺手任務的商談者,個性:斤斤計較、精打細算,武器:算盤。


+ + + + + 

◎內容介紹:

哎呀呀,魔界的學生來了!
他們、他們真是一群很會惹事的傢伙啊!

哇塞!沒想到奶奶在魔界竟然那麼有名!
聽說,有一堆魔界的人想當奶奶的學生,可是都被拒絕了!
那……為什麼奶奶偏偏收了麗莎當徒弟呢?
 
 
+ + + + +
 
試閱


第一章 營火
 
房間內──
「為什麼妳要跟他們住?」麗莎一邊從衣櫥裡挑出衣服,一邊不解的問。
「校長說他們第一次來學校,也是第一次來到人界,希望我可以幫忙他們了解環境。」我隨手拿起一個竹編小箱子,將衣服一件件往裡頭放。
「夜伢他沒有反對嗎?」麗莎突然對我說出這個奇怪的問題。
「有啊,而且他對這件事情很生氣。」想起夜伢離開禮堂時的樣子,我不由得又煩悶起來。「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真搞不懂他在氣什麼。」
「真難得,你們兩個竟然會吵架。」麗莎打趣的說道:「這樣是不是表示你們的感情有進步了呢?」
「妳在胡說什麼?誰說吵架感情就會變好的?」我順手將竹箱子的蓋子關上。「而且我跟他沒有吵架,這純粹是他一個人在生氣。」
「那……妳現在打算怎麼做?」麗莎用著好奇的眼神望著我。
「什麼也不做。」說完話,我提起行李,拿起披風跟長刀準備離開。
「等等,妳要這樣跟夜伢一直僵著?」麗莎攔住了我的行動。
「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談。」我無奈的垂下肩膀。「而且他現在應該還在氣頭上,這時候找他談不太好,過兩天再說吧。」
「說的也是。」
「好了,我要走了。」我跟她揮手道別。
「唉~~妳離開的這幾天我會想妳。」麗莎突然對我撒嬌,「有空的時候要記得回來找我喔!」
「幹嘛說成這樣啊?」面對麗莎這種誇張的說法,我真是有點啼笑皆非。「我不過是到另一棟宿舍住幾天,又不是去什麼很遙遠的地方,要是有事情,妳也可以去那邊找我啊!」
「才不要!」麗莎嘟著嘴,一臉不樂意的拒絕。「他們那些人動不動就要打架,尤其是在聽到我是妳奶奶的徒弟之後,他們臉上的表情就像是要將我給吃了一樣,我才不想過去那邊找死!」
「應該……沒有這麼嚴重吧?」我總覺得麗莎的說法有些誇張了,不過魔族的學生似乎真是很想跟麗莎較量一番。
要是他們發現麗莎沒有他們想像中的那麼厲害,不知道他們會對她做出什麼樣的舉動?嘲諷?生氣?不管哪一種,都會讓麗莎很難堪吧!一想到會有這種情形發生,我實在是很擔心麗莎。
「麗莎,妳的魔法要好好練練,不要再偷懶了。」我叮囑的對她說道。我真的不希望麗莎發生我所想的那些情況。
「好啦、好啦,我知道了,妳別跟魔王鯨一樣老是對我嘮叨這些。」麗莎略為不耐煩的將我推出房間,示意要我快點離開。
我無奈的瞧了麗莎一眼,隨即走下樓,當我剛走出宿舍大門時,意外瞧見希杰跟夜伢出現在宿舍門口。
糟糕,竟然在這時候遇上夜伢,我現在該怎麼辦?我頭痛的想著,偷偷的瞄了眼夜伢,發現他同樣沉默著,臉上的表情更是嚴肅的嚇人。
希杰似乎也察覺到氣氛不對勁,他望了我一眼又回頭瞧著夜伢。「迪亞姐姐,我聽說妳要去跟魔族的學生住啊?」
「嗯。」我尷尬的笑笑。我想,希杰一定是從夜伢那邊聽到這件事情的,不知道夜伢對希杰還說了什麼?會不會要希杰幫忙勸我不要過去?
「那妳自己要小心點,如果遇上麻煩,妳要立刻來找我們。」希杰關心的提醒。
「嗯,我會的。」發現希杰並沒有阻止我,我這才稍稍的鬆了口氣。
「這是妳的蛋糕跟熱奶茶。」希杰將一個紙袋子遞給我,「我拿東西進去給麗莎姐姐,你們慢慢聊。」
聊?說實話,在發現夜伢生氣之後,我其實不太敢跟他說話……我在希杰走後,怯怯的望向夜伢,卻發現他也正盯著我瞧。
「那個……」我們兩個同時出聲,卻又同時止住。
「妳先說。」夜伢尷尬的笑笑。
「你先。」我也同樣尷尬的低下頭。
「我……」我們再一次同時開口,又再一次同時停止,然後又是同時傻笑。
唉呀!這樣子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說話啊!我深吸了口氣,堅定的望著他。
「夜伢,我--」
「對不起。」夜伢早我一步將話說了出來。「今天下午,我不應該那樣對妳。」
「沒關係啦!我知道你是關心我。」
發現夜伢已經不再生氣,我這也才放下懸著的心情,為了解釋清楚我的想法,我緊接著又補充了句。
「可是,我真的不認為桑嵐他們……」
「我明白。」夜伢倒也回的乾脆。「我想,是我太過提防他們了。」
「那……你不生氣了?」我確認的問著。
「嗯,我……」才說一半,夜伢突然停住話,眼神直盯著遠方天空。
「你在看什麼?」我好奇的循著他的視線望去,發現前方不遠處的夜空出現一圈橘紅色的光芒,那種情景看起來好像是……
「失火了?」我驚愕的問著夜伢。
「去看看。」
我們快步朝那方向跑去。當我們跑到火光的位置時,意外的發現魔族學生也在那邊。
「迪亞,妳怎麼收個東西收這麼久?」桑嵐的聲音在我附近出現,下一秒,我便已經被她抱在懷中,「我在宿舍等妳等好久喔!」
「你們……在做什麼?」望著眼前兩層樓高的熊熊火焰,以及圍繞在火燄附近吃喝玩鬧的人,我愣住了。
「我們在舉行營火晚會啊!」桑嵐一手勾著我、一手抓著夜伢,將我們拉到營火邊。
「這……」看清楚營火的「本體」之後,我跟夜伢只能張大眼,愣愣的看著,要是我沒看錯,那個被他們稱作營火的東西,其實是一棟廢棄的美術教室……
「你們怎麼可以放火燒……」夜伢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了。
「不不不,是它自己燒起來的!」石頭人阿東否認的回答。
「怎麼說?」這說法可讓我好奇了,雖然曾聽過有種火焰會憑空出現,將附近的東西燒個精光,可是我還沒遇過這樣的情況呢!
「唔……我記得,我本來跟庫馬在對練。」桑嵐開始回想整件事情的經過。「我們一路從宿舍那邊打到這裡,然後,庫馬對我放出電擊,我閃開之後,那道雷電打到這棟房子,接著它就自己燒起來了。」
無言了,我抓抓頭髮。「這樣哪裡叫做是『「自己燒起來?」要不是庫馬的雷電劈到木材,木材怎麼會起火燃燒?」
「就算被雷電打到,也不見得會起火啊!」他們反駁著。
「既然發現失火了,為什麼你們不滅火?」夜伢沉下臉來。我看的出來,他正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,試圖讓自己冷靜。
「為什麼要滅掉?」所有人異口同聲的反問。
「為什麼?這個問句不覺得太奇怪了嗎?」我頭疼的揉揉額角,「失火了本來就要將火撲滅啊!這是一般人都會做的事情吧!」
「不對,我們不是一般人,我們是魔族……」他們否認著。
「反正這屋子都已經破破爛爛的了,燒了也無所謂。」斐洛不以為意的道。
「沒錯。」庫馬一臉同意的點頭。「再說這個營火真的很壯觀,將它滅了實在太惜了!」
燒掉房子不可惜,將火滅了才可惜?聽了這段話,我發現魔族的價值觀跟人類很不一樣。
「來!為這場美麗的營火喝一杯!」桑嵐不知從哪拿來了一箱酒,一人遞給一瓶。
「這……」望著遞到眼前的酒瓶,我猶豫著該不該接下。
照理說,我不能接下這酒瓶,見到這種情形,一般的處理方式應該是立刻將火撲滅,然後斥責他們做的事情太過火、太危險。
可是桑嵐邀請我跟夜伢加入,表示她將我們當朋友,不接受不就變成潑她冷水、拒絕了她的好意嗎?
「欸!你們發什麼愣啊?」見我跟夜伢躊躇不拿,桑嵐索性將酒瓶塞入我們手中。
「乾杯!」眾人齊聲喊道,吶喊聲震驚了附近棲息的鳥群,鳥群們倉皇振翅的聲響從附近傳來。
「這裡還真是熱鬧啊!」校長的聲音突然從我身後傳出,他的出現讓我嚇出一身冷汗。
「校、校長?」我慌張的不敢直視他,腦中拼命思考著,該如何對他解釋目前的狀況。
「校長!一起來喝一杯吧!」
不知是不是沒認知到自己做了什麼事,庫馬竟然邀請校長一同加入這場營火!嚴格說來,他可是這場縱火事件的元兇啊!
「很棒的營火。」校長望著熊熊火焰,臉上浮起一個極深的微笑。
見鬼了!校長竟然沒生氣!我還以為校長會氣的大罵,然後狠狠的處罰他們一頓,可是他卻沒有!
『校長現在該不會正在想什麼怪點子準備整人吧?』我私下傳心通術問著夜伢。
夜伢低頭思考了會,才對我說出他的猜測。『或者是因為校長本身是魔族,想法跟他們一樣,覺得燒毀一棟廢棄的教室不算什麼,所以才沒生氣。』
『這也有可能……』
夜伢這猜測也是有可能,畢竟從我入學現在,校長好像沒做過什麼正常事,以前會覺得校長是個怪傢伙,不過現在知道了他的身分,那麼他的怪行為也就說的通了。
「沒想到,你們這麼快就混熟了。」校長頗感意外的對夜伢說道。
「是啊!我覺得他們兩個跟其他學生不一樣!」桑嵐開心的接話:「其他人到這邊之後,看到這個大型營火就臉色發白的跑掉了,只有他們會留下來跟我們一起玩!」
廢話!一般人看到房子失火,應該都會快速跑去找人幫忙救火吧!說不定,校長就是聽到學生的報告才過來這邊查看。
「好!」校長突然一左一右拍著我跟夜伢的肩膀,臉上掛著極滿意的笑容。「就是你們了!」
「我們?」怪了,我怎麼有種「壞事降臨」的不好預感。
「我想要你們擔任這次兩校交流活動的負責人。」校長微笑的說出他的目的。「他們剛到人界,對很多人界的事情不懂,你們的任務就是帶領他們認識學校的事情,往後的幾天,不管是上課、用餐、玩樂,你們都必須全程跟他們在一起,照料他們在學校的大小事情。」
哇咧!這不就跟當他們的保母一樣了嗎?我皺眉的望著夜伢,而夜伢他似乎也不想接這苦差事。
「校長……」夜伢才想開口說話,卻被突如其來的煙火聲打斷。
不知是誰朝營火堆裡扔進煙火,七彩繽紛的火花在夜空中綻放,漆黑的夜幕中開出了一朵朵發光的蒲公英。
「好漂亮。」望著滿天的煙火,我不禁凝神觀看。
「天雲!多放一點煙火吧!」桑嵐興奮的跑向站在營火邊的他,並且一把抓過天雲手中的布袋。
「桑嵐?妳作什麼?」天雲愣愣的望著她。
「燃燒吧!燦爛的燃燒吧!」像是吟誦什麼慶典詞一般,桑嵐高聲的叫著,邊嚷著她邊將布袋裡頭的煙火全部丟進營火裡去。
「桑嵐住手!」天雲一把將布袋搶回來,但是裡頭早已經空了。
「糟糕!快跑!」天雲拖著桑嵐快速往後退。
他們才跑兩步路,營火堆裡就傳出奇怪的爆炸聲,霎時,眾多的煙火衝出營火堆,往天空直奔而去,繽紛的煙火在半空炸開,佔據了整片夜空,迎面的涼風參雜著濃濃的煙硝味,在刺耳的炸響聲過後緊接著的是一片出奇的寧靜。
「真壯觀!」桑嵐意猶未盡的望著已經回復漆黑的星空。「天雲,下次多作一點煙火來放吧!」
「照妳這種用法,我做再多都不夠妳玩。」天雲倒也沒多斥責她,答話的聲音中只是略帶無奈。
「校長走了。」夜伢悶悶的聲音從我耳旁傳出。
「走了就……」我才想回答時,後知後覺的想到,我們還沒拒絕校長剛剛交代的任務耶!這樣一來,我們不就必須要接下這個「保母任務」了嗎?
天啊!照他們這樣的玩法,就算再來十個幫手我們也沒辦法應付啊!
 


 
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