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第三軍院做了種種檢查、取了血樣以及毛髮、尿液等等後,時間已經是十二點半。

「去吃飯。」

離開醫院後,尉遲鷹領著徐婕前往軍方的餐廳。

飯堂是四層樓式建築,從外觀看來,這棟建築物原本可能是酒店或是餐廳,後來末世發生了,老闆跑了,這裡就被軍方徵用了。

「妳的徽章。」尉遲鷹把先前徐婕沒拿的國英團徽章遞給她,「進出軍部餐廳或是軍方場所,要出示徽章跟證件,妳的證件明天就會發下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回答時,要說『是』或是『明白』、『知道』,不要嗯嗯啊啊的。」尉遲鷹皺著眉頭數落。

誰嗯嗯啊啊了啊!徐婕心底腹誹,嘴上還是乖乖應聲,誰叫對方現在是她的上司呢?身為屬下,最重要的就是順從上級命令,抱好上級大腿啊……

「早餐時間是五點半到八點,午餐十一點到一點,晚餐五點到七點半。」

「超過時間就沒飯吃?」徐婕確認的詢問。

尉遲鷹譴責的掃了她一眼,「守時是最基本的原則。」

不過就問了一句遲到有沒有飯吃,幹嘛回得這麼……徐婕暗暗翻了個白眼。

餐廳的二樓是採用樓中樓設計,坐在二樓可以看到一樓的情景,三、四樓是包廂。

這裡是採用自助式的用餐方式,排成ㄇ字型的長桌上擺放著大量食物──包子、饅頭、炒飯、炒麵、咖哩、白飯、大量的蟲肉、少量蔬菜以及熱湯。

種類不多,但份量不少。

「吃多少拿多少,不能浪費。」尉遲鷹將一個餐盤遞給她。

「嗯……是,我知道了。」接觸到尉遲鷹的瞪視,徐婕連忙改口。

蔬菜是冷凍蔬菜,即使如此,徐婕還是舀了一大匙,接著又盛了一圴的炒麵與炒飯。

就在她準備結束取餐時,尉遲鷹的聲音從後方傳來。

「吃點肉。」

本以為已經走遠的他,現在卻是端著餐盤站在她後方,他已經盛好飯菜,餐盤裡的食物份量是徐婕的三倍。

「我吃這些就夠了。」

「等一下要出任務,肉食比較營養、抗餓。」尉遲鷹堅持道。

「不是明天嗎?」徐婕納悶的反問。

她記得尉遲鷹先前是說:明天早上五點,在南二門集合。

「……下午兩點,青田市收集的物資。」尉遲鷹皺著眉頭,剛才田僑說這件事情的時候,徐婕也在現場,怎麼一轉身她就忘了?

「啊……是那個啊?」徐婕想起這件事情,之前雖然有聽到這個任務,但她以為與她無關,也就沒有放在心上。

不管是找尋物資或是殺蟲怪,都是很耗費體力的活動,她要是不吃點肉類,下午肯定很快就餓了。

知道對方是好意提醒,徐婕自然順從對方的要求,夾了幾塊蟲肉。

這時正好是用餐時間,餐廳人滿為患,一樓已經沒有座位,尉遲鷹領著她在二樓角落找到一處空位。

兩人面對面坐著,安靜地低頭吃飯,尉遲鷹的進食速度很快,明明他的食物份量是徐婕的三倍,卻是跟徐婕同一時間吃完。

他的吃相並不粗魯但也說不上優雅,而是有一種自在與專注,他吃得很用心,感覺得出他很珍惜這些飯菜。

有些人吃飯時會皺著眉頭、東挑西撿,好像桌上擺得是毒藥,是不得不吃下去的東西,有些人則是會讓人覺得他吃得是山珍海味、是天底下最好的美食──即使他吃得只是一碗白飯,尉遲鷹無疑是後者。

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,徐婕的胃口也跟著大開,飯後還在尉遲鷹的推薦下,多吃了一顆肉包。

摸著漲得有些難受的肚子,徐婕放慢行走速度,身旁的尉遲鷹正在對她說明團隊用的簡單手勢,出任務時,為了不引來怪物,他們大多以手勢代替說話。

在徐婕記住手勢後,尉遲鷹又帶她去軍備中心領取物品──一件防彈背心、兩把軍刀、一個裝著簡單急救物品的腰包、一個軍人專用的大容量背包,以及一件左胸口處印著鷹形的灰色迷彩外套。

接過外套,徐婕的神色有些複雜。

數年後的國英團,是擁有專屬的團隊服裝、專屬武器、專屬座車、專屬運輸機、專屬住處等優質待遇的團隊。

也因為待遇相當優渥,又有極高的名聲與人氣,這才有那麼多異能者削尖了腦袋想要加入,光憑「英雄」的名聲,絕對吸引不來那麼多人。

說句現實的話,在付出與收穫不成比例的情況下,誰會願意加入這種以性命拼搏的高風險團隊?

即使它是國家單位,即使它背負著異能精英的好名聲,即使大多數人的心底都有個英雄夢……

這些虛無的東西依舊比不上現實中的一袋米。

而現在收到的物資卻有些簡陋,與幾年後的國英團有著很明顯的差別。

畢竟現在國英團才剛創建不久,即使軍方想要大力支持,卻也因為物資匱乏陷入兩難。

但正是因為這樣,徐婕才有了加入國英團的實感,才覺得自己不是在做夢,而是真的重生回來,自己的命運真的改變了。

她真的加入國英團了,而且還是加入鼎鼎大名的國英7小隊,幾年後,被譽為國英團三支柱的頂尖團隊之一……

無意識地撫摸外套上的鷹形圖樣,先前的徬徨與猶豫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安心與自豪。

「妳會用槍嗎?」尉遲鷹的問話聲拉回她的思緒。

「會。」

「……」

即使猜到她可能會使用槍械,尉遲鷹還是因為她語氣中的篤定愣了一下。

「我……坤叔他有教過我,我會一點。」

對上那雙透著審視的灰藍眼瞳,徐婕意識到自己的錯誤,連忙開口補救。

會使用槍械就表示她拿過槍,即使現在百姓身上有配槍並不稀奇,但不管怎麼看,一個原本是平凡大學生的女孩,能面不改色的砍喪屍、殺蟲怪,還會使用槍械,這樣的表現實在太過了。

「以前很喜歡去夜市玩打靶,我想我的準度應該還不錯……」她不安的解釋,希望能圓過剛才的話。

尉遲鷹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讓負責管理物資的警衛拿出一把短槍、槍袋、一個滅音器以及兩盒子彈。

「防身用。」他把東西遞給她,並教她怎麼開關保險,怎麼穿戴槍袋。

脫下身上的登山大外套,徐婕穿上防彈背心,而後把登山外套裡的東西──餅乾、糖果、礦泉水、多功能工具組與自己準備的急救包取出,一部分放入迷彩外套的口袋,一部分連同登山外套一併收入軍用背包裡。

沉默地看她做完這一切動作,尉遲鷹看了一眼手錶。

「剩七分鐘集合,跟上。」

丟下這句話,他轉身朝集合地點奔去,徐婕連忙緊追在後。

兩人以極快的速度越過四分之一個基地城,在一點五十九分的時候抵達現場。

 

寬敞的空地上停了五輛軍用大卡車、四輛悍馬車,以及二十多輛轎車與廂型車,聚集了一百多名傭兵、八十名軍人,而穿著國英團制服的成員約莫有二十人。

相較於氣喘吁吁的徐婕,同樣跑了那些路程的尉遲鷹,氣息相當平穩,連一滴汗也沒流。

妖孽!徐婕暗暗腹誹道。

剛才她可是用盡全力奔跑,這才追上他的速度,而同樣的速度、同樣的距離,他竟然臉不紅、氣不喘,像是散步過來的一樣,大大打擊了徐婕的信心。

「隊長好。」

「上尉好!」

在尉遲鷹出現後,軍人與國英團成員紛紛舉手行禮。

「集合。」尉遲鷹下令道。

待所有人都來到他面前時,他說出這次任務的內容。

「這次的任務是去青田市收集食物、飲水跟日常用品,這裡到青田市大約一小時,預計在那裡停留四至五小時,要是沒有問題,現在就出發。」

他說得這些,在任務單上都已經寫明了,眾人自然沒有任何問題。

在尉遲鷹一聲令下後,這個兩百多人的團隊浩浩蕩蕩的出發了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