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婕跟著尉遲鷹等人坐上軍用大卡車,車裡的國英團成員不到十人,除了幾名陌生面孔之外,其餘幾人徐婕都認識。

「這台車上的全是國英團第七小隊的成員。」待車開動後,坐在徐婕對面的尉遲鷹才開口說道:「她叫做徐婕,今天加入七隊,你們自己介紹一下。」

「我叫侯林,也是治療異能,大家都叫我猴子,妳如果叫我猴哥我會更高興!」性格活潑的侯林朗聲笑道。

「田僑,速度異能,歡迎妳加入。」田僑推了推眼鏡,斯文的笑著。

「我叫做金剛,這是本名,不是外號。我是力量型的異能。」金剛摸著光亮的腦袋,咧著一口白牙笑道。

「美女妳好,我叫張宇,以前是內勤文職,現在是偵察兵,精神系異能……」膚色比其他人白一些,十分陽光開朗的張宇說道。

「陳宏木,外號木頭,土系異能。」

「黃明亮,叫我阿亮就行了,我是淨化類的。」

「王山,火系異能。」王山是隊伍中最年長的人,兩鬢摻了些白髮,看起來約莫四十多歲。

「林坤,金屬異能。」即使已經跟徐婕認識,林坤依舊按照入隊慣例,向徐婕自介道。

「徐婕,治療跟攻擊型異能。」她無法明確說出弦線與蛛網屬於哪一種,只能這麼含糊的介紹。

聽了她這麼說,其他人也沒有露出訝異或是不解,他們早就聽說過徐婕的「豐功偉業」,而侯林與田僑等人也跟他們提過她的攻擊手段,只是沒有親眼見過而已。

短暫的寒暄過後,話題又回到任務上。

青田市有不少食品加工廠跟倉庫,算是一個相當大型的糧倉,之前都有軍方的人鎮守,直到前段時間喪屍與怪物大量出現,這才淪陷。

前幾天軍方已經陸續派人反攻,奪回了部份領地,現在他們就是趁這時機將食物運回。

眾人研究過城市地圖,知道任務目標與可能會遭遇的怪物後,車內再度陷入一陣寂靜。

他們都是老兵了,自然知道該怎麼在行動前調適好自己,幾個人安靜地整理裝備、擦拭匕首與軍刀,有人閉目養神,也有人看著外頭景色發呆

徐婕屬於閉目養神的那種,她的裝備先前就整理好了,不需要再整理一次。

 

不一會,他們抵達目的地,車輛停在軍方的駐地外圍,眾人陸續下了車。

站在軍隊駐紮的防衛線外,隱約可聽見指揮官的號令聲、哀號聲、蟲怪跟喪屍的嘶吼聲,以及遠處傳來的零星槍聲。

「……我們有幾隊弟兄在裡頭接應百姓,如果有機會遇見,還請你們幫個忙。」指揮官臉色沉重的請求。

儘管他沒有見過國英團的戰鬥場景,但從他們身上的裝備以及利刃般的氣勢看來,他知道眼前的這群人是有本事的。

在這裡堅守的這段日子,他已經損失很多弟兄了,如果他們願意出手幫忙,或許待在裡頭的軍人活命的機會能多幾分。

他也明白國英團是為了任務而來,軍人的第一原則就是服從命令,就算他們願意執行任務以外的事情,上面的長官恐怕也會因為他們私自行動而……

為了不與任務發生衝突,指揮官也只能用「有機會遇見時,就請幫個手」這樣的名義,向他們提出請求。

徐婕並不清楚這些彎彎繞繞,在她看來,這種事情本來就應該幫忙,畢竟他們現在屬於同一個單位,都是軍人啊!

相較於徐婕的迷糊,田僑等人就不同了,他們原本就是軍隊出身,自然能聽懂對方的意思。

「放心吧!都是自家兄弟,看到了自然是要幫一手。」侯林朗聲笑道,私自允諾了這件事。

尉遲鷹雖然嘴上沒應允,卻也朝對方點了點頭,回以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「出發吧!」

「是!」

幾人才進入市裡沒多久,就遇到一群被喪屍追逐的逃難者,從衣著上判斷,五名是軍人、其餘十三名是一般百姓,而追在他們身後的喪屍有三十多隻。

「救人!」尉遲鷹一聲令下,所有人立刻行動。

為了不引來更多喪屍,他們沒有拿出手槍射擊,而是用軍刀與喪屍近身搏鬥。

雙方人馬一會合,不到三分鐘的時間,那十多隻喪屍就被清除了,手法相當迅速俐落。

「你們沒事吧?」

戰鬥結束,尉遲鷹站在一旁戒備,徐婕與猴子則是收起軍刀,朝那群倖存者走去,看看有沒有傷患需要醫治,而其他人則是打掃戰場、剖開喪屍腦袋,查看有沒有晶核。

「……謝、謝謝。」對方目瞪口呆的愣了一會,這才想起向對方道謝。

剛才那一幕實在是太讓人匪夷所思,他們從沒想到,那麼難纏、那麼恐怖的怪物,竟然三兩下就被解決了。

「有人被喪屍抓傷嗎?」侯林詢問著。

他這一問,人群裡立刻有人面露警戒,還有人摀住了傷口、身體往後頭縮了縮,頗有欲蓋彌彰的意味。

沒料到對方會是這樣的反應,徐婕愣了一下,納悶的望向侯林。

「別擔心,我們有治療異能,可以替你們治傷。」侯林不在意的咧嘴笑著,面容憨厚。

這情況他遇過不少次,早已經習慣了。

聽他這麼說,那幾個警戒的人並沒有放鬆警戒。

「你騙人!之前也是說要治療我媽媽,結果你們卻把她殺了!」一名青年赤紅著眼,面容扭曲的道。

徐婕這才明白,這些人為什麼對他們如此戒備。

看樣子,應該是治療的人手不足,為了預防意外,那些被咬傷的人就直接被處決了。

「不是的,我是……」

侯林還想解釋,徐婕卻打斷了他的話。

「他們不想治就算了,到了軍營那裡,同樣會有人替他們醫治,我們還有任務在身,不要耽擱。」

說著,她逕自替幾名軍人療傷,沒再理會那些人。

這些軍人的傷比他們嚴重多了,那些人不過就是一些皮肉輕傷,軍人身上的傷口可都是深可見骨!

「我們還有一些兄弟在附近,就在前面的『皇城大賣場』,能、能不能……」一名軍人面露期盼的央求。

剛才徐婕等人與喪屍戰鬥時,他一下子就注意到這個女孩,年紀輕輕、身材又那麼纖細,好像沒什麼力量似的,結果跟喪屍作戰時,她竟然一點都不輸給那些身材粗壯、高大的男人,三兩下就砍飛了喪屍的腦袋,再加上她現在展露的治療能力,他那些兄弟只要沒死,肯定就有救了!

「隊長……」徐婕轉頭望向尉遲鷹。

她心底自然是願意的,但是現在正在執行任務,她必須聽從隊長的指示。

如果現在沒有喪屍、不是非常時期,這樣的請求是不被允許的,但國英團在組建時,組建國英團的沈壽也對他們說過,現在這種混亂的時期,隊長可以在不影響任務的情況下,依據現場的情況進行變動。

就算讓徐婕去其他地方進行救援,也只是稍微耽擱一會,搬運食物的人手已經夠了,多個徐婕也只是讓清除怪物的動作加快而已。

「徐婕、林坤跟田僑一起行動,等一下直接到目的地會合。」考慮過後,尉遲鷹點頭放人。

「是!」

 

與田僑一起行動後,徐婕這才發現他的奔跑速度竟然可以達到時速兩百三十以上,要不是她的等級比他高,恐怕還追不上!

相較之下,林坤追得就有些吃力了。

「臭小子,你是故意得吧?欺負我這個老頭子跑不快是吧!」在大賣場附近停下時,林坤氣喘吁吁的搥了田僑一拳。

「坤哥,你現在正值壯年,哪來老啊?」田僑揉著肩膀,齜牙咧嘴的苦笑。

「喂!喂──」

上方傳來喊聲,連帶還砸下椅子、垃圾桶、伸縮型衣架等物品,「磅磅!碰碰!」的砸在聚集於大賣場門口的喪屍堆裡。

徐婕等人仰頭上望,發現四樓的大窗台處聚集了幾個人,發現徐婕等人注意到他們了,那些人立刻揮舞著手上的衣服跟武器,朝他們發出無聲的求援。

田僑朝他們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,抽出了腰間的軍刀,而徐婕與林坤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。

大賣場門口聚集了不少喪屍,大門與落地窗全被破壞,裡頭同樣有喪屍活動。

賣場裡頭光線昏暗,空氣混濁,泛著血腥氣與腐敗的惡臭,還有香水、香精打翻後的怪異香氣,現場凌亂不堪,坍倒的櫥櫃、展示架,裂開的磁磚、壁面,碎裂的窗戶,地面覆蓋了發黑的血污、混雜的鞋印、發黃的水漬與各種掙扎、打鬥的痕跡。

三人一路殺了進來,收穫了不少晶核。

「沒有蟲怪?」徐婕眉頭微皺,覺得這情況很不對勁。

蟲怪與喪屍並不算敵對的存在,蟲怪不會排斥喪屍在自己的領地活動,有些蟲怪甚至喜歡棲息在喪屍體內,以它們為宿主。

再者,不少蟲怪的聽覺都很敏銳,這裡聚集了這麼多喪屍,蟲怪不可能沒聽到動靜,不可能不到這裡巡視。

「或許還沒到牠們出來活動的時間?」林坤透過破損的落地窗朝外看去,天空呈現鉛灰色,光線黯淡,分辨不出是白晝還是黑夜,空氣泛著潮意,很像是要下雨的前兆。

「要是這場雨能下下來,就不用擔心缺水的問題了。」田僑看著天色感嘆了句。

「……」

看著陰霾的天色,徐婕心底莫名有些不安,還沒等她摸清情緒,林坤的聲音打斷她的思緒。

「喪屍又圍過來了。」

三人握緊手上的軍刀,在喪屍發現前,動作輕巧無聲地藏身於樓梯的牆邊。

從貼在牆上的「樓層介紹圖表」看來,這裡一共有七層,地下兩層、地上五層,地下兩層是停車場,而一至四樓是販賣化妝品、衣物、生鮮食品和家電用品的地方,最頂層則是餐館跟孩童遊樂場,有老少咸宜的家庭式遊樂設備,也有給青少年玩的大型電玩。

這棟大賣場採用「口」字形設計,四棟建物分據於東西南北四方,圍出了中間的庭園廣場,佔地面積相當廣大,即使知道對方就在四樓,要找尋也絕非易事。

看完建築物平面圖,以及標榜「皇城大賣場是全國第一大」的標語後,徐婕的嘴角微抽。

這裡繞一圈,等於要跑上五、六千公尺啊!

「走吧!」田僑跟林坤倒是不在意這些,他們早就習慣了。

雖然知道目標就在四樓,但為了避免其他樓層也有倖存者,他們依舊一層層搜索的仔細,經歷過一陣殺戮後,他們收穫了兩個孩子跟五名成年人,並且來到第四層。

此時,三人身上都濺了不少污血,握刀的手也微微發酸。

「終於到了……」徐婕長呼了口氣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