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度新裝版04書衣


《零度領域新裝版04》11月1日開放預購,15日出版!




博客來預購網址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564025


金石堂預購網址:http://www.kingstone.com.tw/book/book_page.asp?kmcode=2018577130585&lid=search&actid=wise



11/22更改

※※※ 海報的贈送,「僅限於網路書店的首刷書才有」 ※※※



◎內容介紹: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切的事情進展的很順利,任務似乎快要解開了?

 

呃?怎麼會變成這樣?這一切跟我想的完全不同

 

這樣的結局、這樣的答案……

 

遙日啊,我們……找出答案,真的比較好嗎?

 

 

 

戰神總部已經開放參觀了?

 

啥?狙擊手大幅度改版,還找來一群女生當「辣妹狙擊團」?

 

嘖!這個討厭鬼是誰啊?

 

竟然說要用錢找回戰神,幫狙擊手做宣傳?

 

去去去!我們戰神可不是商品,別想用錢收買我們!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第一章 新策略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看來我沒有來晚啊!」

 

一聲溫潤的男子笑聲傳來,嗓音如同大提琴般的低滑迷人,瞬間就吸引了我們的注意。

 

說話者是一名男精靈,他的膚色很特別,是一種帶著透亮光芒的淺藍色,深紫色頭髮編成一條長辮子,劉海處挑染了幾束金黃,與深紫色呈現一種微妙而恰到好處的對比。

 

精靈向來給人一種脫俗、飄逸之美,而這位精靈「原本」也該如同眾人所認定的形象一樣,但他卻在臉上加了個貌似海盜專用的單眼眼罩,在海盜與精靈兩種不同認知的印象衝擊下,呈現出一種衝突卻又融洽的奇異風貌。

 

該怎麼對他做出確切的評論呢?看著他,我陷入了用字的猶豫。

 

帶有頹廢風貌並兼具海盜風格的漂亮精靈──這句話或許有七、八成的貼近吧?

 

儘管如此,這位姿色出眾的精靈一登場,還是引起不少女生的驚呼與讚嘆,她們紛紛議論、打探對方的來歷與身份,原本死氣沉沉的氣氛終於顯得活躍一些。

 

「貓,妳怎麼一臉垂頭喪氣的模樣?完全不像妳啊!」男精靈揶揄的笑道,笑容和煦,暖如春風。

 

怪了,聽他的口氣好像跟我很熟?我很納悶,我對這個人可是完全沒有印象。

 

「請問你是?」我狐疑的看著他。

 

「黑戰士,你終於來了。」見到援手出現,焰星笑著上前跟他打招呼。

 

「你是黑戰士?」我訝異的驚呼道:「天啊!你竟然選精靈?我還以為你會選擇獸族或人族呢!」

 

聽到我的提問,黑戰士露出無奈的苦笑。「怎麼大家都說同樣的話?」

 

「不是我們問得太一致,是你的選擇太出人意料。」焰星笑道。

 

「你不是重視外表的人。」我打量著他,納悶而困惑的說道:「實力與外貌要你選擇,你一定不會選外貌。」

 

這也是讓我感到詫異的原因。

 

「精靈有一項技能很符合我的需要,所以我就選它了。」黑戰士簡短解釋著。

 

「原來你就是黑戰士?」聽到他的名字,遙日主動上前與他打招呼。「你做的武器真是很棒。」

 

「你的眼光也很不錯。」黑戰士望向遙日手上的魔法權杖,「這個『玄翼』是我最喜歡的作品。」透著笑意的語氣裡,有著一股自豪與驕傲。

 

「黑戰士,我跟你介紹一下,他叫做……」才想要為他們進行介紹,黑戰士卻先一步攔住我的話。

 

「他叫做遙日,是妳『重要的夥伴』,對吧?」黑戰士意味深長的笑著,笑容有些詭異。

 

「你怎麼知道?」我納悶的反問。

 

「痞子跟我說的。」黑戰士瞧了遙日一眼。「除了妳之外,他還跟我說了其他人的狀況,我每隔幾天就會聽到你們的事情。」

 

呵,我都忘了痞子殺手是一個「消息發送站」,任何消息到了他那邊,都會立刻被傳開。

 

「這個任務還真是熱鬧,竟然召集了這麼多人。」絕對殺戮出現在黑戰士身後,環顧四周的隊員後,他朝我咧嘴笑著,露出兩顆尖銳的豹牙。

 

「絕對殺戮,你怎麼變成這樣?」

 

雖然之前已經見過絕對殺戮,但這次的重逢他卻再度引起我的驚訝。

 

上次的見面,絕對殺戮是呈現「人」的外貌,可是這次……他的臉上出現獸紋,手跟腳則是巨大跟野獸相同的毛爪子,上頭還有尖銳的黑色指甲,近乎是個「半獸人」的形貌,呈現出跟黑戰士不同的野性風貌。

 

「妳忘記我是獸族了嗎?」絕對殺戮對我的驚愕感到奇怪。

 

「可是、可是你跟上次差好多,你之前的手不是這樣的?」我指著他那雙毛茸茸的獸爪。

 

「你說這個啊?它是拆卸式的,也算是我的武器之一。」

 

說著,絕對殺戮將獸爪給「拔」了下來,那獸爪被拆下後,一雙與常人無異的手出現在我面前。

 

「真特別。」我對此大感驚奇。

 

那雙獸爪如果沒有配戴,它就跟獸爪造型的手套沒什麼兩樣,當它被穿戴上去時,卻又巧妙成為身體的一部分,完全看不出來它是一種可以拆卸的物品。

 

「天啊、天啊!戰神的成員幾乎到齊了耶!」月雪櫻一臉興奮的嚷著。

 

「是啊,現在就差紫玥了。」我笑著點頭,「如果她能來,這可算是我們進入遊戲後第一次大集合呢!」

 

「應該差不多快到了吧?」焰星遙望遠方天空,搜尋著紫玥的身影。「她說她正在趕過來了。」

 

「是那個嗎?」眼尖的隊友指向夕陽的方向。「那邊好像有人正在飛過來。」

 

在金色帶橘的夕陽光輝映襯下,我們看著有個人站在一隻扁平的物體上頭,緩緩朝我們靠近。

 

「是她沒錯。」雖逆著光只能見到黑影,但焰星的態度卻很篤定。「我聯絡她的時候,她說她正要去抓『蝠魟』當坐騎。」

 

「蝠魟?那是啥?」聽到這種奇怪的名詞,我的頭上又冒出了問號。

 

「那是一種形狀像蝙蝠的黑色魟魚。」遙日回答著我。

 

「啊?」雖然他已經做了解釋,但我還是聽不懂。「魟魚就是魟魚,蝙蝠就是蝙蝠,怎麼會有兩種結合的物體呢?」

 

「有啊!海底真的有這種生物,」某位隊友附和著遙日的話,「這可不是杜撰捏造的喔!」

 

在我們引頸盼望與討論聲中,紫玥跟她的坐騎先是優雅的在空中迴旋了圈,在夕陽光輝的襯托下,她以一種燦爛、美麗,宛如女神般的姿態降臨。

 

也在那隻坐騎落地之後,我才看清楚牠的樣貌。

 

蝠魟的全身漆黑,外型的確跟蝙蝠很類似,只不過牠是「扁」的,所以,結論是──牠是一隻介於扁掉蝙蝠跟魟魚之間的奇妙生物。

 

「你們怎麼都在這邊?是在等我嗎?」紫玥緩步走下了她新獵到的坐騎,明媚的雙眸透出笑意。

 

性感的紫玥女王一豋場,原本熱烈討論的隊員突然陷入一陣寂靜,靜默了幾秒後,我聽到了一陣「啪搭啪搭」的滴水聲。

 

不用回頭看,我也知道那是流口水的聲音,不管在哪個場合,只要紫玥一出現,她總是會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。

 

對著她吹口哨、想跟她做朋友、因為過度緊張而猛流汗、因為她的注視而害羞臉紅……種種狀況屢看不鮮,我們也早已經習慣這樣的場景。

 

目前在場男生中,大概只剩下戰神的男成員沒有為紫玥動搖吧?畢竟大家都是合作許久的夥伴,雖然在初見面時一樣會感到驚艷,但他們也總是能立刻回過神來,恢復往常的模樣。

 

「嘎啦啦,好漂亮、好漂亮……」暴雷的眼睛變成一個大愛心,同時還用小愛心排成一個花環,獻給紫玥。

 

「謝謝。」紫玥回給暴雷一記親吻,暴雷立刻為此羞紅了臉,開心的在紫玥身邊飛繞著。

 

「嘎啦啦,嘎啦啦,好高興、好高興!」

 

紫玥的魅力竟然連寵物都無法招架?我真是懷疑她的魅力值是不是已經滿點了。

 

「竟然能獵到蝠魟當坐騎,她真是很強。」遙日用審視的語氣說道:「貓,在這場任務結束之後,妳必須再去學習新技能,不然你們的比賽妳可能會輸。」

 

「我想也是……」我同意的點頭附和著。

 

咦?等等,他見到紫玥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?我打量著遙日,發現他的表情跟平常一樣,沒有什麼特別的情緒外漏。

 

「欸,你看到紫玥……沒有其他感覺嗎?」為了不讓其他人聽見,我刻意壓低聲音問道。

 

就算沒有誇張到流口水,至少也該有臉紅、驚艷之類的表現吧?

 

「什麼感覺?」遙日回給我一個問號。

 

「就是、就是……覺得她很漂亮、造型很特殊、很想認識她之類。」我一連舉出最常見的反應。

 

像是真想找出一個答案給我,遙日很認真的看了紫玥許久,而後才點頭回道:「人物造型搭配的不錯,她的魅力值應該很高,武器是很少見的高等武器,這樣的武器加上她抓到的坐騎,應該可以發揮出不一樣的功效……」

 

「停。」我深感無力的阻止他。「我不是要聽這些分析。」

 

「貓,要多方收集資料,妳才知道要怎麼跟她對戰。」遙日苦口婆心的勸著。

 

這個我當然知道,可是我現在只是想聽你稱讚紫玥,想要看你因她失常的模樣啊!

 

「遙日,你覺得紫玥漂亮嗎?」我直接了當的問。

 

「漂亮。」遙日不假思索的點頭。「我剛剛不是說了嗎?她的人物造型搭配的很好。」

 

「不只是『很好』而已,紫玥她的人物比其他人都要出色很多!」我強調著這一點。

 

「唔?」遙日遲疑了下,臉上出現不認同的表情。「如果依照人物的獨特性來說的話,我比較喜歡妳的人物。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雖然遙日只是就事論事的評論,但當面被人說喜歡,還是讓我無法適應的楞了一下。

 

「貓,好久不見!」紫玥開心的朝我跑來,張開雙臂給我一個大擁抱。

 

「紫玥,妳那隻坐騎去哪邊抓的啊?感覺很特別耶!」我笑著詢問她。

 

「就是那個水都啊!牠是水都地下城的BOSS。」說話時,紫玥依舊黏在我身上,沒有放手的意願。

 

「水都?」

 

「她說的應該是『湛藍天域』。」遙日解釋道。

 

「欸?這位是──」話才說一半,紫玥就被焰星一把拉離我身邊。

 

「要敘舊等一下有的是時間,先解任務吧。」焰星催促著。

 

「裡面是什麼情況?」黑戰士緊接著開口提問。

 

「小黑,你這句話就問對了。」痞子殺手先是重重的長嘆一聲,而後才遙望遠方說道:「裡面是很難搞、搞不定的狀況……」

 

「有說跟沒說一樣!」紫玥賞了痞子一記白眼。「可以請你具體、簡潔、不誇大的說明嗎?」

 

「性感的紫玥女王,妳說的可是高難度動作啊!既然是要去進行盛大的戰鬥,在下當然務必將事情詳細描述,絕對要一五一十、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向你們說明,必定要知無不言、言而不盡……」十分刻意的,痞子殺手變本加厲的加長了贅詞與廢言。

 

「夠了,你到旁邊待著去!」在他滔滔不絕的說了一分鐘後,紫玥不耐煩的將他踢開。

 

「紫玥,妳對痞子提出這種要求,基本上就是個錯誤。」絕對殺戮勾起一抹輕笑,冷言諷刺道。

 

「阿戮啊!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呢?」被踢開的痞子再度黏了回來,埋怨的叫嚷:「這天底下怎麼可能有我痞子辦不到的事情?你這種說法真是太傷我的心了!好歹我們是那麼親密的夥伴,你怎麼可以對我沒有信心呢?」

 

「那麼,就請你簡明扼要為我們分析,這個任務的重點、難度以及需要提防的事情吧!」絕對殺戮接著痞子的話說下,並用一副「我會洗耳恭聽」的神情等待。

 

「這個嘛……」痞子殺手故作沉思的側首,安靜了幾秒鐘之後,他突然將遙日拉到身邊。

 

「這麼簡單的問題,就交給他吧!」他拍了拍遙日的肩膀,「遙日,放心大膽的上!有我在,不用怕!」

 

「嗯哼?」眾人全用鄙夷的視線望著痞子。

 

「很明顯的,這是一種無恥的脫逃行為。」絕對殺戮不留情的評論著。

 

「欸!話可不能這麼說。」痞子殺手抗議的辯解:「這個任務是他跟貓兩人的任務,當然要由他們說明比較清楚!要是讓我來說,這主角的光環不就被我搶走了嗎?像我這麼正直、正義、正氣、正經八百的好男人,怎麼可能做出這種卑鄙無恥的事情?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痞子殺手的話沒有人理會,眾人目光一致的轉向遙日,等待他開口解說。

 

「裡面我們會面臨到的BOSS,是任務中被譽為最強軍事機器人的IR機器人……」雖然是被痞子陷害要為眾人解說,但遙日還是盡責的將事情說明清楚。

 

「嗯,大致上瞭解了。」黑戰士在聽完任務的重點後,點頭回應道。

 

「你們有什麼好的作戰策略嗎?」焰星問道。

 

「先打一場看看吧!」行動派的絕對殺戮建議著。「沒實際打過,說什麼都是空談。」

 

在重新整隊之後,我們第六次、不,加上我跟遙日的那次,這該說是第七次向廢墟進攻。

 

有了前幾次的經驗,我們的作戰技巧也趨於成熟,一踏入廢墟,法師就率先發動大型魔法陣,用最大、最廣泛的攻擊方式進擊,緊接在法師之後,戰士們衝上前給重傷的怪物最後一擊。

 

紫玥沒有理會那些小怪,她直接駕著蝠魟飛至上空,朝IR機器人發動攻擊。

 

她抓著扣在劍炳處的長鍊,隨手將長劍甩出,就在一甩一拉的動作中,長劍轉化成籃球大小的大圓球,圓球上面畫有如同咒語的符號,發出淡雅的琉璃色光芒,尖又長的鐵刺冒出球面,緊接著紫玥又起手一甩,那宛如大型流星槌的武器,朝IR直衝而去,在它的肩上撞出一個小窟窿,造成機器人某種程度的損傷。

 

「它的皮還真硬。」發現沒有達到預期的攻擊效果,紫玥輕呼了聲。

 

「畢竟它是鋼鐵做的嘛!皮怎麼會不硬呢?」痞子殺手嘻皮笑臉的回道。

 

痞子再度使出他擅長的符咒火焰攻擊,五道火燄匯聚成一條,朝機器人的頭部攻去,把它的皮殼燒出了部份焦黑。

 

絕對殺戮用驚人的彈跳力躍至高空,進入戰鬥狀態後,絕對殺戮也跟著進行了變身,原本帥氣的臉蛋成了野獸臉孔,名符其實的「豹臉」,原先的獸爪變成金屬製的爪型武器,亮晃晃的爪子看起來極為銳利,他朝IR機器人揮擊了幾下,在它身上留下幾道不算淺的抓痕。

 

「果然不好應付。」發覺自己遇到難纏的敵人,絕對殺戮的雙眼發亮,顯得更有戰鬥興致了。

 

在絕對殺戮的攻擊稍作停歇時,一陣飄揚的笛聲回盪在空中,朝聲音來源望去,黑戰士手上正拿著長笛吹奏,他腳邊的地面隨著笛聲起了變化,一隻隻土黃色的小精靈從地底飛出,小精靈拿著各種樂器配合黑戰士演奏,這首歌讓我們在瞬間恢復了體力,動作也更趨於敏捷。

 

跟著,悠揚的笛音換了另一種激昂的曲調,宛如戰士出征前的戰歌,這種歌曲所召喚出的,是長相怪異、身形壯碩的巨石戰士,它們是由數塊大小不一的粗糙礦石構成,外型像是一隻大猩猩,但是沒有明顯的五官特色。

 

笛聲到此告一個段落,黑戰士姿勢帥氣的揮舞了一下長笛,笛子瞬間變成一把長柄巨型鐮刀。

 

巨石戰士們使用衝撞的方式攻擊其他怪物,為黑戰士清出一條通往IR機器人的道路。

 

踩在巨石戰士的身上,黑戰士動作輕巧且迅速的衝向IR,雖然他手上那把巨型鐮刀看起來有相當的重量,但,黑戰士揮舞它的動作卻十分輕巧,好像手上抓著的不是鐮刀,而是輕盈的玩具一樣。

 

他以一種精靈特有的優雅姿態飛舞在空中,用宛如死神收割靈魂的冷傲霸氣,揮刀朝IR機器人的脖子砍去,鐮刀在半空中劃出一道灰藍色軌跡,森冷的刀鋒直接命中目標……

 

這攻擊讓機器人的脖子出現一個小缺口,雖然不算致命傷,不過脖子部分也算是弱點之一,要是集中火力攻擊,也是能達到一種不錯的重傷成效。

 

為此,我跑上了機器人的身體,打算以頸部的缺口當成目標,接力進行攻擊。

 

這次的戰役,在他們幾位的加入下顯得輕鬆不少,將巨無霸擊倒的成功率也大大提升不少,但是……

 

「那個該死的普立德!竟然用炸彈偷襲!」再次陣亡後,痞子殺手氣憤的跺腳說道。

 

是的,眼看就要擊倒IR機器人,普立德卻突然跑出來從中作梗,他一連對我們丟出數十顆砲彈,把我們炸得體無完膚,身體如同殘破的碎片飛散。

 

「等一下先將那個礙事者解決了吧。」焰星用冰冷而隱含怒火的語氣說道。

 

「好!」眾人一致贊同這個意見,眼中發散出嗜血殺氣。

 

但,世事總非盡如人意,正當我們想要前去刺殺普立德時,卻意外發現他身邊設有堅固的防護罩,讓我們完全無法對他下手。

 

「哈哈哈哈……」待在防護罩內的普立德,得意的仰天大笑。「就憑你們也想殺我?省省吧!我看吶,你們不只打不倒IR,就連人質你們也不見得救的出來!」

 

「你這個卑鄙而又該死的傢伙!」我真是氣的快要吐血了。「你給我等著看!我一定會救出卡特他們!」

 

「我會好好期待,不過在那之前,你們就先去地獄走一趟吧!」囂張的放話後,普立德再度丟出了炸彈,再一次將我們轟成亡靈。

 

「第八次了,只剩下兩次可以挑戰了啊!」痞子殺手用近乎崩潰的語氣大喊。

 

「你吵什麼?」坐在地上休息的絕對殺戮,冷眼瞧了他一眼。「解任務的人是貓跟遙日,就算要重新來過,也是他們比較辛苦,跟你這個『外人』無關吧?」

 

「怎麼會沒有關係!」痞子殺手抓住絕對殺戮的斗篷,神情激動的喊著:「我已經對外發出了宣傳公告,說商會即將會出現新的A級任務線索,要其他玩家過兩天來商會看,要是這次沒有成功,我、我……」

 

「放心吧!我沒打算跑第二趟。」我信誓旦旦的回應道。

 

聽到我這麼說,其他人紛紛湊到我身邊,紫玥更是好奇的開口問:「貓,妳想到計劃了嗎?」

 

沒有回答紫玥的問句,我先詢問遙日與焰星。「任務中,是不是有那種不用擊倒BOSS也能過關的關卡?」

 

「妳指的是……」

 

「這個任務除了打倒IR機器人之外,另一個重點是解救人質。」我說出我的猜測:「之前曾經玩過類似的解救人質任務,當被抓走的人被救出後,BOSS就算沒有打倒,任務也算成功。」

 

「可以這樣嗎?」其他人一頭霧水的反問:「我都是跟BOSS打到最後耶!」

 

「我也不清楚。」

 

「的確可以這麼做,」焰星理解的點頭。「有些任務的設計並不是打倒怪物,而是找出東西或者解救人質而已。」

 

「說不定這個任務也能用這種方法。」遙日認同的附和著。

 

「那就試試看吧!」行動派的絕對殺戮,立刻點頭表示贊同。

 

「解救人質就讓貓跟遙日去進行。」黑戰士建議道:「這種任務的關鍵行動,還是由解任務的人來進行會比較好。」

 

「好。」

 

「你們兩個最好不要一起去救人。」焰星提醒的說道:「在任務完成時,我們其他人會被系統轉走,只剩下你們兩人去進行最後的結局,在那個時候,你們兩個至少要有一個人活著,不能陣亡,不然還是同樣算是失敗。」

 

「由我去救他們吧!」我不假思索的道:「遙日就負責活著。」

 

遙日在思索我跟他在行動上的優劣性後,也點頭同意了,「也好,妳的敏捷高,要閃躲攻擊比較容易。」

 

擬定新的作戰計畫後,我們展開第八次的進攻。

 

因為人質被困在高空中,黑戰士特別給我一塊動力浮板,讓我能飛到高空中救人。

 

雖然空中沒有什麼怪物,但我必須注意底下機器人的子彈攻擊,以及提防巨無霸的拳頭攻擊。

 

「紫玥、焰星,你們掩護我!」我朝同樣飛在空中的他們喊了聲。

 

「沒問題!」兩人爽快的答應了聲。

 

在我衝向困住人質的監牢時,焰星跟紫玥一左一右的護在我身後,為我擋去底下的子彈追擊,並在IR揮拳攻擊時提醒我閃開,在他們的保護與掩護下,我安全抵達牢籠前方。

 

甫一接近,牢籠四周突然冒出數根槍管,發射出鐳射光向我掃射,我連忙扭腰調換方向,驚險的一一避開,繞道側邊,我揮劍將槍管劈毀。

 

「卡特,我要將這籠子劈開,你們先後退!」出手之前,為了他們的安全,我特地開口提醒。

 

「鏘!鏘鏘鏘鏘……」

 

幾次的大力揮劈後,鐵籠子的門終於被我砍壞。

 

因為動力浮板只能搭乘兩人,我便用接駁的方式將他們一一送下地面,為了不讓他們脫困後遇害,我將他們帶到遙日身邊,讓他以及其他隊友保護。

 

最後一趟,我載著卡特飛離了牢籠,卡特望著其他人跟IR奮戰的場景,搖頭朝我喊道:「你們用這種方式絕對擊不倒它。」

 

「嘎啦啦,打不倒!臭機器人打不倒吶!」暴雷生氣的罵著。

 

「卡特,你有其他方法嗎?」我反問他。

 

「先降落再說吧。」卡特催促著。

 

正當我駕駛浮板準備降落到遙日前方時,意外瞧見一名機器人用極快的速度衝向遙日,這時候的他正專注對付其他怪物,沒有注意到這個偷襲。

 

「危險!」我快步跳下浮板,用最快的速度朝遙日衝去。

 

在機器人舉起手上刺刀刺下的前一秒,我終於衝至遙日前方,攔在他跟機器人之間,迅速揮劍刺穿了機器人。

 

「貓?」在最後一刻回過頭來的遙日,訝異的看著我。

 

「好險。」我朝他回了個笑,對於這次的救援成功感到開心。

 

但,遙日臉上失去平日淡定的微笑,取而代之的是愕然。「貓,妳……」

 

發現他的表情不對,又見到他那白色衣服上沾染了大片血漬,才想問他是不是受了重傷,遙日卻先開口了。

 

「為什麼……妳要幫我擋刀?」他的語氣中透著茫然與無法置信。

 

聽到他這麼說,我這才知道原來他衣服上的血漬是被我染上去的,低頭一看,我瞧見我的胸口插著一把刺刀。

 

「嘎啦啦,主人、主人……」暴雷見到我受傷,眼淚開始掉了出來。

 

「原來我沒有躲過啊?」我撓頭笑笑,並沒有太過在意。

 

下一秒,我就成了一個亡靈。

 

「妳不應該這麼做。」在我變身成亡靈後,遙日的語氣有點沉悶,湛藍的雙眼透著指責意味。

 

我能說啥?這純粹是反射動作啊!

 

再說,當初已經說好了,遙日負責「活著」,所以死這件事情,當然是由我來囉!

 

不過要是我真的這樣說,他鐵定又會開始唸我吧?

 

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,我只好再度抓了抓頭髮,朝他露出一個燦爛的笑靨。

 

「無所謂,只要你沒事就好。」

 

聽到這樣的答案,遙日只是輕嘆一聲,拿出符咒為我復活。

 

在我復活後,卡特拿出一張約莫二十公分長的卡片,來到我們身邊說道:「韃羅貓、遙日,這張晶片你們拿去。」

 

「這是什麼?」遙日將卡片接過手,不解的問。

 

「病毒晶片,它可以破壞機器人的主程式。」卡特開始解說這卡片的功用:「在IR機器人的頸後有一個卡片插槽,你們將這卡片插入凹槽內,就可以停下它行動,讓它再度變回廢鐵。」

 

「嘎啦啦,病毒!可以殺死機器人!」暴雷的頭上冒出一個大驚嘆號。

 

「讓我去吧。」我拿過遙日手中的卡片,踏上動力浮板朝IR衝去。

 

「嘎啦啦,主人加油!主人衝衝衝!」暴雷跟在我身後,為我搖旗吶喊著。

 

「殺了她!快點殺光他們!」發現我們已經救下人質,普立德大為光火的命令道。

 

IR機器人揮舞著拳頭,試圖將我拍落,有好幾次我都差點被他打到,還好最後都有避開。

 

沒過多久,我就找到了卡特說的晶片凹槽,趁著焰星他們轉移機器人的注意時,我快速把晶片放入凹槽裡,過了幾秒,機器人的動作開始不流暢,揮出一拳就要停頓個三、四次,而且還會發出怪異的喀喀聲響。

 

也就在這個時候,怪物群跟其他隊員消失了,任務進行到了尾聲……

 

「妳、妳做了什麼?」發現狀況不對,普立德氣急敗壞的質問。

 

「普立德,你輸了!」卡特笑著朝他喊道:「我給它植入了病毒晶片,再過三分鐘,IR重要的程式就會被摧毀,它會變回原先的狀態,成為一個大型廢鐵。」

 

「該死的傢伙!」發現自己的計畫宣告失敗,普立德憤怒的瞪向卡特。「給我殺了他!快!」

 

「是。」遵從命令,IR機器人高舉手臂,準備朝卡特他們所站的地方擊下。

 

「快閃開!」我回頭朝他們大喊。

 

但,卡特他們似乎是因為太過驚恐,全部呆愣愣的站在原地,沒有做出任何閃躲反應。

 

就在我以為卡特他們即將命喪拳下之際,機器人的拳頭突然停頓了下來。

 

「怎麼回事?」普立德憤怒的吼著:「為什麼停下來?快殺了他們!」

 

「不、不行……」機器人突然發出平板的聲音。「不可以傷害……羅德曼博士。」

 

「這是……阿光?」沒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,我訝異的愣住了。

 

「不可以傷害……羅德曼博士。」IR機器人不斷重複著這句話。

 

「為什麼會這樣?為什麼它的執行指令會跟之前的機器人重疊?」普立德無法置信的嚷著。

 

「畢竟卡特是阿光的主人,阿光絕對不會讓你傷害他。」我朝普立德笑著回道。

 

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不可思議,但,我真的認為阿光是一個擁有靈魂的機器人。

 

「既然這樣,我就自己出手!」普立德拿出長槍瞄準卡特,朝他開了一槍。

 

因為事情來的太過突然,我們全都來不及反應,在槍響過後,卡特跟著倒地不起,他的胸口被轟出了一個大洞,焦煙自他胸口冉冉升起。

 

「卡特!」我快速的飛向他,想要察看他的傷勢。

 

「不可以……傷害羅德曼博士!」

 

IR機器人突然發出一聲怒吼,它起手把普立德連同他乘坐的圓盤擊落,也在揮出這一拳之後,IR機器人因病毒的侵蝕倒地不起,廢墟也在這時候恢復了平靜。

 

凱莉醫生在接到我們的通知後,立刻帶領一組醫療機器人趕了過來。

 

本以為應該已經死亡的卡特,只是身受重傷,普立德的那一槍,打在他被改造成機器的胸口上,他只需要更換一些零件就可以復原。

 

而被機器人打飛的普立德,最後在廢石堆中被挖了出來,為了救治性命垂危的他,醫療團隊將他改造成跟卡特一樣的人造人,又因為普立德犯下了足以危害城市的大罪,法官判決他要在圖書館服務一百年,並且命人把他腦中跟IR有關的記憶刪除。

 

而失去核心裝置的阿光,最後在康帕納博士及卡特的聯手下修復了。

 

提到阿光,不能不聯想到IR在危急時刻突然停住的攻擊,當我們詢問卡特及康帕納博士原因時,他們也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,最後,他們討論出一個可能性較大的結論──阿光的記憶體沒有被清除。

 

當初他們是將阿光的核心裝置整個取出,移入IR機器人的體內將它啟動,在進行這個過程時,阿光的記憶程式應該會被IR的程式覆蓋,但是,可能因為程式覆蓋的不完全,所以在最後IR要攻擊卡特的時刻,意外觸碰到阿光「保護主人」的指令,才會引起這種狀況。

 

真是這樣嗎?我有些懷疑。

 

這種狀況未免也太巧合了。

 

比起這種科學的說法,我還是寧願相信所謂的「靈魂」猜測,因為阿光具有靈魂、有思想,所以它才會在危及時刻挺身保護卡特。

 

不過,不管原因為何,阿光最後還是沒有跟卡特在一起……

 

在阿光修復後,不願意再度回想過往的卡特,不想將它收留在身邊,於是阿光只好再度回到廢棄廠,卡特也回到了礦區,一切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原點……

 

雖然他們看起來跟平常沒什麼兩樣,見到我們也跟以往一樣說說笑笑,但,看著卡特跟阿光的笑容,我突然有種悲傷的感覺。

 

找出答案,真的比較好嗎?我感到有些茫然。

 

 

 

 





本集Q版點子提供者:小不點最可愛   

零度04新裝Q版 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