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名拳擊手,平日的生活就是訓練跟比賽,沒有任何興趣或嗜好,日子過的很單調。

接受拳擊訓練將近十年,我的比賽成績算是中上,身邊的人都說我很適合走這條路,還說我一定會在拳擊界闖出一片天地,其實拳擊並不是我的志向或目標,我只是剛好接觸到這項運動,剛好可以適應這樣的環境,之後便順著情勢繼續發展下去。

這樣的生活,直到我發生意外後才劃下了句點……

 

那天早上我按照平常的作息進行晨跑,見到一個孩子快被車子撞上,我衝上去救他,結果變成我被撞傷。

進行手術後,我的腿算是保住了,但是往後不能進行劇烈運動,當然包括拳擊。

不能繼續打拳擊的消息一傳出,很多人都替我感到惋惜,我自己倒是沒有多大的情緒。

用我的腿換回一個小孩子的命,我覺得很值得。

來探望我的教練對我說了一句話:人生中總會遇到轉折跟改變,也許現在是你的低潮,但,它其實也是一個轉機……

我不認為受傷或無法繼續當個拳擊手是一種低潮,但,我相信這是一個轉機,只不過我還不清楚我會轉往那條道路罷了。

 

在療傷期間,我除了進行復健沒有其他事情可做,醫院的醫生大概是怕我太悶、太無聊,他推薦我去玩線上遊戲。

我沒有玩過那種東西,但,如果可以打發時間,倒也是不錯。

登入遊戲後,我用拳擊手時候的外號「山鬼」,當作角色的名字。

我其實搞不懂遊戲的進行方式,但是我又不喜歡問人,所以剛開始摸索時,進度十分緩慢,經過一段時間後,我才逐漸熟悉整個狀況。

玩遊戲的人,好像都很喜歡呼朋引伴,我總是會看到找人組隊解任務的人。

對於團隊合作我並不排斥,不過嚐試幾次組隊後,我發現我跟那些人總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。

我想,原因可能是出自於我的職業習性吧!

在拳擊場上,不管是我還是對手,我們總是單打獨鬥,不用配合其他人、也沒有人可以幫忙,跟那些人組隊時,我也不自覺會單獨行動,忘了還有其他人。

這種無法配合的情況,不管是對我還是團隊都很糟糕,發現這一點,往後除了必須要組隊進行的團體任務外,其他任務我還是一個人進行。

這樣的情況一直維持到「零族」這個種族開放後,零族的任務幾乎都是團體任,必須要別的玩家組隊,這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。

曾經想過是不是我能力不足的關係,但是面對同樣的怪物,當我單獨進行時,我可以很順利的解決它們,跟別的玩家組隊後,不知道為什麼,打怪變難了,我的節奏跟那些人的步調完全不同。

「山鬼,你退出吧。我們的戰士已經夠多了。」

目前組隊的這個隊伍,因為想找人帶他們完成任務,在隊伍人數已滿的情況下,隊長要求我退出。

聽到這種要求其實沒有多大的反應,因為這種情形我已經遇過很多次了。

「等等,為什麼要叫他退隊?」出乎意料的,一個女生跳出來替我說話,「既然知道要怎麼打,那我們就一起去解任務就好了啊。」

她叫什麼名字呢?我試圖回想,卻發現我根本就沒有記住她的名字。

「千櫻,好了啦!」另一個人制止著她,「大家都是同一個公會的,妳不要這樣。」

千櫻?原來她叫做這個名字啊。

「話不能這麼說||」

「……好了,我已經退隊了。」不想繼續這場爭執,我中斷了談話。

本以為事件會到此結束,結果事情卻往另一個方向發展。

「他已經退了,你們哪一位要加入幫忙?」

「抱歉,我也累了。」額頭畫著倒十字架的女生,直接閉起眼睛睡覺。

「不好意思,請你們自己解吧。」

「你在耍我們嗎?」

「耍?我並沒有答應你們吧。」

「可是你剛剛也沒有拒絕啊!」

「我現在拒絕了。」

「你這個人真的很過分耶!哪有人這樣子的……」

在他們拒絕後,雙方引發了一場爭執,吵到最後,那個叫做千櫻的女生也退出隊伍了。

為什麼要這樣?我搞不懂,沒必要為了一個陌生人的事情這麼生氣吧?

「要解嗎?」那個額頭有倒十字架的女生問著。

後來在介紹之後,我才知道他們幾個的名字:韃羅貓、痞子殺手還有艾奎。

本以為這次的組隊行動會跟以前一樣,由其中一個人指揮、其他人行動,然後我又會因為無法配合他們的節奏,導致整個隊伍全滅。

沒想到,韃羅貓卻說要由我進攻,他們反過來配合我?

「這樣……好嗎?」

「我想看看你的作戰方式。」她篤定的笑著。

我的作戰方式?這種想法還真是奇怪。

而且,她的提議竟然沒有成員表示反對,難道他們都不在乎滅團或失敗嗎?

算了,既然他們都這麼說了,那就試試吧。

這樣的情況以前也曾經發生過,只不過下場都非常糟糕,他們總是說我不顧其他人的死活,只會一個人亂打亂衝。

為了不讓這樣的情況再度發生,我在解決怪物群之後,還特意停留等待他們完成。

「儘管進攻,我們絕對會跟上你的速度。」韃羅貓朝我喊道。

「快衝、快衝,目標,中間棟建築物!」痞子殺手也催促著我。

真的可以嗎?雖然有點質疑,但我還是依他們話行動了。

一個沒留神,我被幾隻偷襲的機器人擊倒,正當我以為我會被刺成蜂窩時,韃羅貓突然現身救了我。

好快的速度……記得前一秒她還離我很遠。

「還好有趕上。」她伸手將我拉起。

「……謝謝。」

「這麼客氣做什麼?我們是夥伴耶!」

夥伴嗎?這種話我不是第一次聽說,但是,這種話也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……

「貓~~」

痞子殺手突然跳到她身上,然後兩人雙雙倒下。

「臭痞子!你找死啊!」她像是想要踹死他一樣的踩著。

被當成地毯踩的痞子殺手,發出非常悽慘喊叫:「人家只是想提醒妳,要打王了啊!」

「提醒我需要跳到我身上嗎?」

「我是不小心的啦~~本來是想要抱住妳,結果不小心衝太用力,就直接跳到妳身上了。」

「這是什麼歪理啊!」

「那、那個……這樣的情況我需要幫他補血嗎?」補師夏木因問著。

應該要吧,不然他就要被踩死了。我同情的看著血流滿面的他,我在拳擊場上都沒有他現在來的慘。

「死了之後再幫他復活好了。」艾奎說出令人驚愕的話,「這樣才不會讓他痛苦太久。」

「正常的狀況下,你應該是要解救我吧?」

「抱歉,我不想與貓為敵。」

因為不想與她為敵,所以不管他的死活?難道說這個叫做貓的人很恐怖嗎?我好奇了。

像是要證實我的猜測,幾分鐘後,韃羅貓一劍殺了痞子殺手。

他們真的是同伴嗎?我對這層關係打上問號,依照相處的狀況看來,他們比較像是敵人。

任務完成後,我們坐在外頭的草地休息聊天,從這次的對話中,我這才明白我無法加入團隊的因素。

原來是反應速度的問題啊?長久以來的困惑終於解開,心裡突然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。

「不是說要解任務嗎?怎麼你們全部坐在這邊?」

「大概是任務失敗了吧,不過那也是預料中的事情。」

先前組隊的成員出現,看樣子他們是打算來找我們麻煩。

遇到這種人,我的處理方式就是不理會,韃羅貓他們似乎也打算這麼做,然而,千櫻卻跟他們起了爭執,為了不讓他們對她動粗,我還是出面阻止了。

「不爽的話就來打啊!打一場啊!要是你打贏,我就放過你!」

「我上線只想玩遊戲,不是來打架。」

「不敢嗎?我最討厭的就是像你這種只會說不敢做的孬種!」

對方開始揍我,一拳又一拳。

比起拳擊場上的拳力,這個人的力道就像是棉花球一樣,根本不痛不癢。

我也懶的反擊,打算就這麼讓他發洩一頓,然後息事寧人,韃羅貓他們也沒有出手制止,事情進行的「很順利」。

然而,這樣的情況卻讓我心裡起了一個疑惑。

不是說我們是夥伴嗎?為什麼看見我被打,他們完全無動於衷,像是路人一樣的坐在一旁觀看?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同伴嗎?

我知道我不應該這麼想,不還手是我自己的決定,我不應該在決定要挨揍之後,還期待他們出手幫忙,只是……

在他們對我說出夥伴這個詞之後,我真的有一點憧憬,期望我可以是他們的一員,而不是依舊獨來獨往的玩家。

「住手!不要再打了!你怎麼可以這樣!」千櫻再度插手,引起對方更大的怒火。

「你這個臭女人!」那人亮出大刀,準備將她給宰了。

就在一瞬間的時間,韃羅貓現身在千櫻前方護衛,痞子殺手撐傘擋下攻擊,黑丁丁還被艾奎砍斷一隻手。

「抱歉,害你之前白挨打了。」韃羅貓向我道歉。「本來想等你的事件結束,我再來砍了他們,結果現在順序改變了。」

他們知道?我終於理解他們沒有出手的原因了。

因為理解我的想法,所以他們才刻意不出手,他們尊重我的決定。

「什麼嘛!怎麼可以等山鬼被揍完呢!要是他真的被打死了怎麼辦!」千櫻氣呼呼的罵。

「如果他真的打算將命送給對方,我們也只能配合。」韃羅貓聳肩回道:「不過,說真的,忍耐並不符合我的風格。」

而後,對方集結了隊友要跟我們打上一場,人數是我們的三倍,這應該是很驚險的狀況,可是他們三人卻輕鬆的將他們全滅了。

「好弱。」

「連熱身運動都不算。」

「嘖!一點都不好玩。」

三人臉上出現不夠盡興的神情。

「這……應該說是你們太強了。」夏木因驚愕的回道。

是啊,他們的確是很強。我打從心底認同。除了戰鬥技巧之外,他們的內心也十分強悍。

聽夏木因說,他們的公會「新戰神」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公會,在還沒見到他們的其他會員之前,我以為那個公會應該是靠他們三個撐起來的。

後來,他們邀請我們前往他們的公會領地,參觀他們的團隊練習,見到他們其他成員後,我再一次感到震驚。

儘管他們總是鬥嘴、吵鬧,可是不管是戰技、臨場反應、支援……他們的表現都非常優異。

團隊默契更是極其優異,不需要開口,只需要一個小動作或眼神,他們就能立刻做出反應。

這個團隊中,我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外人,可是在團隊行動上我卻沒有任何綁手綁腳的感覺,甚至於還有一種……能力發揮到極致,對戰狀態極佳的暢快感。

這是我第一次覺得團體作戰是這麼愉快的事情,也是第一次覺得「結束」這麼讓人依依不捨。

「嗚~~我覺得我好像被壓土機輾過,好痛。」

「這不是團練,這根本是折磨、是地獄啊!」

「我、我沒力氣了,有沒有人可以扶我一把?」

「有好的磨練才會有驚人的進步。」

一名戴著眼鏡的金髮男生突然現身會場,他帶來了這個公會的未來目標與計畫。

「看到這樣的目標,大家一定會有一點動搖。」絕對殺戮對眾人說道:「但是現在都還沒有嘗試,怎麼知道不可以?怎麼知道辦不到?」

「你們可以選擇懷疑、可以選擇不參與,」韃羅貓語氣堅定而認真的道:「但是如果大家對我們還抱持著一點點的信心、一點點的期望,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努力,我們一起將不可能變成可能,一起創造神話!你們說好不好?」

「好!」

這樣的喊話讓群眾情緒沸騰,就連我這個外人也湧起一股強烈的參與欲望。

後來,我加入了這個公會,成為他們的一員。

在這之後,擬定公會計畫以及安排一切事情的焰星副會長,突然對我提出一項建議。

「我覺得你的反應跟身手很棒,不曉得你願不願意成為我們公司的一員,專門負責新遊戲的測試。」

「新遊戲?」

「是的……」他開始向我說明整件事情。

他跟幾名公會成員是「零度領域」的設計者,前陣子他們創立了遊戲製作公司,不久後將要推出一款新遊戲,目前正在找合適的人選擔任遊戲測試跟GM,我是他們的人選之一。

既然我沒辦法再繼續走拳擊手這條路,換個職場也不錯,再說,跟他們這群人相處久了之後,發現跟他們一起行動還挺有趣的,每天都有新奇的事情發生。

更重要的是,從今以後我不再是一個人,我擁有一群很棒的夥伴!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