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焰星,Fable(傳說)目前進行的如何?」黑戰士關心的問。

「遙日跟山鬼他們正在進行最後的內部測試。」

「上市日期確定了嗎?」我追問著。

「已經敲定兩星期後進行封測,封測時間訂為十天,目前正在進行封測帳號索取的宣傳。」焰星說出流程安排,「預計七月中旬開放公測,廣告跟通路會在六月底起跑。」

「耶?要開放封測了?我哥怎麼沒有跟我說?」我抗議的喊:「有沒有幫我保留帳號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身為最親密的夥伴,竟然連事先拿封測帳號的好處都沒有。」黑戰士感嘆的搖頭。

「別說你們了。」紫玥不滿的哼了聲:「我這個合夥人兼音樂設計兼造型設計,也完全沒有帳號能玩。」

「交通工具的設計我參與了大部分……」絕對殺戮臉色陰沉的道。

「那是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拜託你們。」焰星推了推眼鏡,笑道:「零度領域目前以你們當成廣告宣傳,請你們利用這個機會大肆活耀,跳槽的時候也才能幫Fable(傳說)製造話題。」

「……你還真是『物盡其用』。」紫玥搖頭苦笑。

「沒辦法。」他一臉無辜的攤手,「我們只是初創的小公司,資源跟財力還很薄弱,只能依靠各位親愛的夥伴幫忙推廣了。」

「沒給我們好處還要我們幫忙宣傳?免談!」我賭氣的拒絕。

「我也不要。」絕對殺戮同聲回絕。

「我想,你們應該不希望離開的時候,被其他人誤解成是因為『混不出名堂,所以才離開』的吧?。」

「混不出名堂?誰說的?」這句話立刻挑起我的情緒。

「不知道。」他聳肩回道:「我只是在討論區上看到這樣的說法罷了。」

「說什麼?」

「有一部分的玩家說,雖然新戰神創造出很優異的成績,但那也是『以前』,最近他們好像『不行了』,公會的初創成員活動力大減,也沒有像以前一樣經常進行對戰……」

「將公會職務交接給新人、逐漸淡化自身在公會的影響力,這不就是你之前擬定的計畫嗎?」黑戰士指出原因,「兩個月前,公會的事情就已經全部移交完成,我們這些『退休人士』不需要再帶團訓練,當然很少出現在那些場合。」

創立公會後,不管是要離開或做出任何行動,我們都必需事先考慮到公會的其他成員。雖然我們一手創立了新戰神,但我們幾個也知道,依照我們本身喜歡挑戰、追求新鮮刺激的個性,我們不可能長久待在零度領域這個遊戲,因此,焰星早早就規劃好後續情況。

拿到公會城與領地後,我們開始培訓接手的新人,在他們逐漸茁壯的同時,我們也刻意的淡出公會事務,幹部是公會的支柱與靈魂,也是最具影響力的存在,雖然最初的成員是因為我們幾個而聚集,但,經過無數次的團體訓練後,他們彼此產生了相當強大的凝聚力。

「職務交接後的狀況如何?」焰星追問著。

「一開始大家有一點不習慣,不過過一段時間就接受了。」月雪櫻回道。

「依照目前的狀況看來,就算我們幾個現在離開了,對公會的影響也不大,他們一樣能完善的經營下去。」絕對殺戮回道。

「除了活動力這點之外,還有一些人說,新戰神的名氣跟人氣正在減弱。」焰星又接著說下,「最明顯的證據就是,公會成員的人數是前五大公會中最少的。」

「那是因為我們採用階段式招收成員,不想一次收太多人,造成狀況混亂。」黑戰士回道。

「除了上述幾點之外,其他的就是一些落井下石的閒言閒語。」焰星溫和的笑著。「像是:解任務很不認真、戰鬥沒有效率,打怪很自以為是、作風非常囂張之類……」

「真是的,到底是誰亂放話啊?真的很討厭這種爛人!」月雪櫻生氣的破口大罵:「要是被我查到是誰,我一定XXOO他!」

「請問……什麼叫做XXOO他?」千櫻不解的問。

「看妳打算用什麼方式囉~~」貝佳的聲音突然出現,飄在房間上空角落的她,臉上笑的十分詭異。

「需要的話,我可以教妳幾招讓人生不如死的特殊方式喔……」

怪了,怎麼突然有一種陰森發寒的感覺?活動了下身體,我將話題轉開。

「貝佳,妳什麼時候進來的啊?」

「嗯?」她側著頭,「我一開始就在房間裡啊。」

「咦咦?貝佳一開始就在這裡嗎?」千櫻錯愕的問:「我怎麼都沒有發現?」

「反正我就是沒有什麼存在感……」她陰鬱的道,身邊更是泛出一陣黑氣包覆,臉上發著幽幽青光。

「妳、妳不要難過啦。」千櫻尷尬的道:「是我不好,我沒有注意到妳,抱歉。」

「我沒有難過啊。」她淡淡的笑著,「這是我最近學到的招式,它的特效很棒吧。」

是哪個傢伙開發出這種驚悚的特效啊?我無言了。

「雖然這些言論讓人覺得很不舒服,但還是希望大家保持冷靜。」焰星將話題拉回:「只要各位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大肆活躍,流言不就不攻而破了嗎?」

「兜了這麼一圈,結果還是回到你的最初目的啊。」紫玥揶揄的笑著。

「我只是想『稍微』激勵一下大家。」他沒有否認。

「總之,剩下的時間我們就好好大鬧一場吧!」我站起身,活動了一下筋骨,「今天有沒有公會戰或是戰場邀約?」

「有,今天安排了兩場。」天神樂將公會行程表放大到螢幕上。

「加上我吧。」我自薦道:「你們呢?要加入嗎?」

「不了,我想去解任務。」紫玥搖頭。

「我打算帶公會的人去打營地。」絕對殺戮說出他的計畫。

決定好各自的目標後,我們隨即分頭展開行動。

 

接下來,我們幾個真的在遊戲中大玩特玩,玩家排行榜上,我們攻佔了所有戰鬥系排行榜,每一個榜上都可以看到我們的名字,另外,我們也活躍在各個討論區,搭配上遊戲公司的影片宣傳,我們成了最炙手可熱的人物,甚至還有廣告商跟綜藝節目找上門,想邀請我們當產品代言人、在節目上採訪我們,當然,這些邀約我們全都回絕了。

日子就這樣一天天流逝,終於,分離的時刻到了……

公會的成員知道我們的打算,他們決定幫我們餞別,因此,眾人特地設計了一個為期一天一夜的狂歡活動,取名為「傳說˙新戰神˙夏之祭」。

活動期間,所有人紛紛放下工作、約會,儘可能的全數現身。

一進入公會領地,天色立刻從白日轉為夜晚,夜幕高掛大大的上弦月、繁星集結成銀河、煙火斑斕燦爛,喧鬧聲不絕於耳。

把握著最後的機會,許多成員紛紛拉著我們拍照留念,也有成員要找我們打最後一場,氣氛熱鬧而愉快,笑聲除了開懷還透著點依依不捨。

這場狂歡活動雖然是以公會成員為主,但也有對外開放,於是,某些跟我們不對盤的玩家也會刻意前來鬧事、找碴,只不過那些人連我們的衣角邊都還沒摸到,就已經被眾人給轟飛,就算他們鍥而不捨的爬回來再戰,下場同樣悽慘。

「這些小白真討厭!簡直就是打不死的蟑螂!」

「乾脆找幾個人去地獄堵他們,砍到他們下線吧!」幾個人氣憤難平的道。

「不要將時間浪費在那種人身上。」我悠哉的喝著茶。

「對啊,不用理他們,大家繼續聊天吧!」紫玥笑嘻嘻的點頭,「剛才聊到哪裡?換誰問問題?」

「我、我!我有問題想問貓。」一個女生興奮的舉手,「聽說妳跟遙日已經同居了,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呢?」

「……」這個問題讓我瞪大了眼,啞口無言,而其他人則是笑到趴在桌上。

「這個問題我沒有想過耶。」我尷尬的笑笑。

「親愛的小美女,這種問題不應該問女方喔。」紫玥望向遙日,朝他使了個眼色,「遙日,你的答案呢?」

「目前遊戲公司剛起步,工作上會比較忙,所以……」

他突然牽起我的手,一臉正經的望著我。

「貓,我們兩年後結婚可以嗎?」

喂,他們只是隨便問問,你不用這麼認真安排啊!現在提結婚這種事情,不覺得太早了嗎?我嘴角微微抽筋,頭上更是冒出了黑線。

眾人一臉期待的等著答案,甚至還有人開始鼓譟,不斷喊著「嫁給她、嫁給他」。

喵的咧!我不想這麼早嫁啊!我無力的哀號。

「結婚這種事情……長幼有序嘛~~所以我想等我老哥結婚之後……再、再來討論。」我結結巴巴的道。

「立人,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?」遙日轉而丟了相同的問題給老哥。

「紫玥,妳覺得我們什麼時候結婚比較好?」老哥問著身旁的她。

「你連求婚也沒有就想叫我跟你結婚?」紫玥不悅的挑眉。

「我只是想先確定妳的行程安排,這樣我才能調整時間跟妳搭配。」老哥笑嘻嘻的回道:「等到雙方的工作告一段落,我再來好好設計求婚橋段,OK?」

「這還差不多。」紫玥偏著頭想了想,「三年後吧,我的工作排到後年年底了。還有,我喜歡冬天。」

「了解。」老哥回過頭,宣佈似的道:「我跟紫玥的婚禮預定在三年後的冬季。」

「那我跟貓就晚你們一點,時間就定在隔年的春天吧!」遙日盤算著。

「等、等等!哪有人這樣的!」我急忙提出抗議,「哥,你跟紫玥連正式約會也沒有就要結婚了?會不會太誇張了?」

「你們兩個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?我們怎麼都不知道!」

「太會保密了吧!我一直以為你們只是朋友。」

「嗚~~女王竟然已經名花有主了!天啊!世界末日到了!」公會成員紛紛發出悲鳴。

接下來的時間成了盤問大會,所有人都很好奇老哥跟紫玥交往的始末。

「你們什麼時候開始交往?」

「是誰跟誰告白?」

「嗯?」兩人互望一眼,「我們沒有告白,好像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。」

「在一起多久了?」

「我沒有特別去注意日期,你有印象嗎?」紫玥轉頭詢問老哥。

「應該有半年以上吧。」老哥的記憶也很模糊。

「你們兩個人進展到什麼地步了?」有人提出更尖銳的問題。

「小朋友,這個問題已經超過公開的範圍了喔。」老哥苦笑著。

「不能公開?難道你們已經……做了不能公開的事情?」

「啊||」突然,有人發出了慘叫,將我們大家嚇了一大跳。

「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?」

「馬的,之前那群人又回來偷襲了啦!」

「嘿嘿,我們找了很多人過來,這次一定要滅了你們!」對方囂張的笑著。

「吼!什麼時間不挑,偏偏這時候來打斷!」

「兄弟姐妹們!開扁啦!」

一群人殺氣騰騰的衝向對方的隊伍,展開腥風血雨的廝殺。

等到戰鬥結束,對方的團隊再度被轟飛時,老哥跟紫玥也已經失去蹤影。

「真過份,竟然躲起來了!」

「話題還沒結束,我有好多話想問。」

「好了、好了,各位息怒。」痞子殺手安撫著眾人,「活動的時間也差不多到尾聲了,可以讓我們進行最後的發言嗎?」

跟在痞子殺手身後,我們幾個緩步走上高台,紫玥跟老哥也在這時候現身,當我們所有人在台上站定時,群眾也逐漸安靜下來。

看著眼前的眾多人潮,痞子殺手有別於平日不正經的態度,以認真的神情說道。

「進來這個遊戲到現在,大概過了兩年左右的時間,新戰神這個公會成立了一年多,這段時間說長不長,但也讓我們大家建立了非常濃厚的感情,公會今天的成就都是大家同心協力、共同建立起來的成就,這是屬於大家的榮耀,能夠認識你們這群同伴,我們覺得十分驕傲,你們真的是一群最棒的隊友。」

「雖然今天我們就要分離了,但是大家應該也都知道,網路上的分離並不是永遠,我們一定會在某個地方再度遇見,很感謝大家陪著我們一路走來,一起扶持、奮鬥……」

「謝謝這兩個字其實沒辦法代表我們所有的感情,但是,我們真的、真的非常謝謝你們。」

我們向眾人行了九十度的鞠躬禮,用行動來表示我們無法以言語說清的感激。

當我們重新直立起身時,台下有部分成員掩著嘴、眼眶泛紅。

「欸,大家不要這樣嘛~~」痞子殺手尷尬的抓抓頭髮,「難得我今天這麼正經的說話,你們卻一臉鬱悶,而且還有人哭了?是我說的太爛還是你們太感動了啊?」

換上輕鬆的口氣、跟往常一樣的笑容,痞子開始朝眾人擠眉弄眼。

「而且大家也都知道我們要去哪邊對吧?也不用怕找不到我們啊,不知道的人等一下來問我或者其他人。說實在的,我其實很想煽動你們跟著我們一起跳槽,不過這樣一來,遊戲公司可能會派人去暗殺我,為了我的小命著想……大家排班吧!一星期一批如何?」

這番話讓大家全笑了出來,悲傷的氣氛瞬間被沖淡許多。

「喂喂,我說的是真的啊!」痞子殺手佯裝認真的說道:「你們絕對不要陷害我,要跳槽的時候記得跟我聯絡一下,讓我安排一下時間。」

話說到這裡,夜空中放起大量煙火,那是活動時間即將截止的提醒。

在煙火過後,我們過往的影像出現在夜幕中,戰鬥的場景、鬥嘴的畫面、解任務時的模樣,一幕一幕,如同時間回溯,帶領我們回顧過往……

「真的,要說再見了。」我語帶感嘆的道。

「是啊,要結束了。」紫玥有著跟我同樣的感概。

「不是結束,是重新開始。」焰星糾正著。「在網路遊戲的世界中,永遠沒有Game Over。」

「說的也是。」我們幾個相視一笑。

「欸,你們新遊戲的內容究竟是什麼啊?」拉布拉好奇的問:「怎麼我聽有玩過封測的人說,新遊戲是一個很詭異的遊戲?」

「對耶,我在網路上看到的討論也是這樣。」鐵色狂想附和道。

「你們玩了就知道。」焰星故作神秘的笑著。

「各位、各位,新遊戲新局面,我們要不要來一場新賭注啊?」痞子殺手興沖沖的問。

「這次要賭什麼?」

「一樣!一個月後看看誰最厲害!」痞子殺手舉出同樣的例子。

「無聊。」絕對殺戮立刻打了回票。

「玩過一次的東西就不好玩了。」

「要不然,看誰解的任務最多?」

「解任務就是要享受過程的樂趣,衝任務很無聊耶。」

「那、那看誰錢賺的最多?」

「我對經商沒興趣。」

「跟npc打架?破壞公物?找出遊戲中最多的bug?騷擾gm?」

「……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嗎?」焰星神情陰沉的質問。

「焰星,把痞子帶回去再教育吧。」絕對殺戮建議著。

「喂喂,不要這樣嘛!我們到新遊戲就要有新的鬥志,要有新的鬥志當然就要先有新的目標……」

「我們的鬥志全被你澆熄了。」

「那就重新燃起吧!燃燒吧,各位!盡全力燃燒你們的靈魂!我們一起邁向燦爛的新遊戲!在傳說中創造新的傳說!咦?怎麼覺得好繞口?」

「焰星,把他帶走……」

「……我不是他的褓姆。」

「喂喂,親愛的同居人,別這樣嘛~~」

「明天大家同時上線吧,時間訂在下午兩點。」紫玥提議道:「不准偷跑喔!」

「好。」

「要是有人偷跑,大家就輪流砍他!」

「哈哈,這個主意不錯。」

「先各自練功一個月,之後再集合看看其他人的程度。」黑戰士接著說道。

「程度最低的人要接受處罰。」絕對殺戮順著他的話接下。

「好啊。」

「喂喂,這不就是我剛才說的話嗎?」痞子殺手抗議著。

「這次還是要創出一番成績喔!」我笑嘻嘻的道:「我們要成為各個遊戲中的不敗神話!永遠的傳說!」

「好!」

「所以啦!這就跟我之前說的一樣嘛!……又不理我了。」痞子殺手苦悶的扁著嘴。

「對了,今天好像都沒看到皇甫離火、路西法還有MASK他們?」我困惑的問:「不是說有邀請他們過來嗎?」

「對啊、對啊!」痞子殺手不斷的點頭數落,「這群傢伙真沒良心,我們都要離開了,他們竟然連一個人都沒有過來送我們!嘖嘖,虧我還將他們當成兄弟!可惡透了!這群壞小子!」

「貓不知道嗎?」遙日說出了原因,「他們昨天就進入Fable(傳說)創角色了,聽說他們練功的進度很快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啊。」我理解的點頭,「那我們明天就可以見到他們了。」

「貓,妳這是什麼反應啊?」痞子殺手抓著我的雙肩搖晃,「他們偷跑耶!他們故意不跟我們說,自己偷偷跑去衝進度!妳怎麼可以這麼冷靜啊?見到他們的時候至少要狠狠的揍──」

「吵死了。」我一拳將痞子殺手打飛。

「對,就是要像這樣將他們打飛,越用力越好。」儘管已經被揍飛,他還是聒噪不已:「喂,你們怎麼都沒人回答我?有沒有聽到啊?不要不理我啊!各位~~」

「天亮了,該說再見了。」望著天邊的日出,我朝他們笑著。

黑夜漸退,晨曦的日光逐漸照亮天際,代表「結束」的暗號隨著泛白的天色到來,如今該是寫下句點的時候了。

曾經,我們幾個以這裡為起點,用驕傲與榮耀刻寫了歷史,往後,我們將以我們的鬥志與毅力,挑戰下一個未來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