困擾眾人的大雨,在半夜三點多停下了,到了第三天早上,天空清澈的就像被洗滌過一樣,艷陽高照、萬里無雲,氣溫更是升騰到四十多度。

「好熱……」不同於前一天的精神奕奕,今日的遠洋就像快要虛脫一樣,虛軟無力地縮在自己凝出的水球裡。

「昨天下大雨,今天出大太陽,這什麼鬼天氣啊!」薇薇安不斷往身上塗抹防曬乳,嘴裡喋喋不休的埋怨。

「熱死人了。」玟玟拿著一把小扇子不斷搧動,「太陽也好大,眼睛都快睜不開了。」

昨日讓眾人行走困難的積水,現在被太陽曬成騰騰熱水,蒸發的水汽不斷往上竄升,扭曲了眼前的景象,也讓整個地區就像一個大蒸籠一樣。

「我們法師還好,可是你們戰士……」蘭蘭拉了拉身上的法師袍,又皺眉看著戰士們身上穿的鎧甲。「這種天氣穿這樣會中暑吧?」

儘管齊哈他們穿的都是改良後的輕鎧,重量已經減至最輕、厚度也是,但像這種防護全身的鎧甲,在這種悶熱的天氣依舊讓人相當難受。

「沒問題、沒問題!」齊哈「磅磅磅」地拍著胸口,豪邁的大笑道:「我們可是第一防線的戰士,要是連這一點都忍受不了,以後被調去沙漠或火山區作戰怎麼辦?」

「好了,天氣這麼熱,就別閒聊了吧!沒看到遠洋都快被曬成魚乾了嗎?」夏綠蒂皺眉催促。

原本包覆在遠洋四周的水球變小了一號,霧白色蒸氣不斷從水球表面冒出,水球的體積也逐漸縮小中。

「現在才九點多,在變得更熱之前,先清個一兩區,中午休息久一些,等天氣涼爽一點再繼續吧!」蜜亞開口提議。

「不行、不行!」齊哈連連搖頭,「都已經第三天了,我們連一半的分數都還沒收集到,今天一定要努力才行!」

「對啊!這一點點熱算什麼?已經第三天了喔!」夏綠蒂同表支持,「離最後的期限剩下兩天,現在絕對不能再鬆懈下去了!」

「夥伴們!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殺一場!」昨天才歷經生死關卡的巴哈,休息一晚後,此時又生龍活虎起來。

「我也會加油的。」遠洋虛弱的音調傳來。

「雖然這種天氣讓人很討厭,但本小姐可不會這麼輕易就被打敗。」薇薇安高傲的揚起頭。「這次的考試,一定要過關!」

看到他們那麼堅持,蜜亞也不再勸阻。「那麼,大家就一起加油吧!」

「不過呢……」齊哈抓了抓頭髮,「天氣熱成這樣,也沒必要自找罪受,今天還是找室內的怪物吧!」

「哈哈,沒問題!」夏綠蒂隨即施展風術,調查周遭的怪物分佈情況。

這一次,夏綠蒂找到了一個半殘破的音樂廳。

建築物是單層挑高的扇形構造,日光透過破裂毀損的彩繪玻璃映入,一束束凝聚的光束灑落在觀眾席、木造舞台,以及已經看不出原色的髒地毯上。

「大家小心一點。」

夏綠蒂領在前頭,謹慎地避開地板上的裂洞,儘管已經放輕了腳步,但已經毀損得差不多的地板,卻還是發出了驚人的「嘎嘰、嘎嘰」聲響。

「碰!磅、磅磅、磅磅磅!」一聲巨響傳出,走在第三個位置的巴哈,不小心將地板踩壞了,整個人往下陷入了一半。

要不是他及時張開雙臂,將手平撐在地面上,穩住下降的身體,他恐怕已經摔得不見人影了。

「沒事吧?」

齊哈等人急忙衝上前救人,但眾人齊聚的動作卻讓已經殘破的地板不堪負荷,木條折斷的聲響「啪啪啪」地接連傳出。

「糟糕!快退!」

「慘了!」

「退後、退後!」

聽到這樣的聲響,所有人又慌張地想要退開,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
「啪啪啪!碰碰碰、磅磅磅磅──」

「哇啊──」

地板瞬間陷落,原本只能讓一個人陷入的裂縫,瞬間擴張成一個十多公尺長寬的大洞,齊哈、巴托等人全都掉入洞裡,灰白色的塵土飛揚,眾人的視線瞬間被遮去了不少。

「沒事吧?你們還好嗎?」飛在空中的夏綠蒂朝下方的洞口喊道,她的手上抓著薇薇安與遠洋,這兩個人在地板崩落時正好站在她身旁。

另一邊,喬治亞拎著南宮狩與蜜亞飛在半空,身後是一對黑色的翅膀,而距離大洞數公尺遠的地板上,蘭蘭、玟玟摔跌在一起,兩人身上毫髮無傷,但卻暈了過去。

「好危險啊!差一點連我也掉下去了。」夏綠蒂慶幸地道。

「喬瑟夫、齊哈,你們還好嗎?」薇薇安擔心的問。

「札克、札克!你沒事吧?大家都還好嗎?有人受傷嗎?」蜜亞神情著急地朝洞口大喊:「札克,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?受傷了嗎?」

剛才她本來也會跟札克他們一起掉下去,是札克在危急時,一把揪住她的後領,將她拋給喬治亞,她這才逃過一劫。

「喬治亞,怎麼辦?札克他、他們……」蜜亞一臉的不安,神情像是快要哭出來了一樣。

「放心,他不會有事。」喬治亞也只能這麼安撫。

在剛才木板陷落時,他立刻抓著身邊的南宮狩飛了起來,在高空的他,清楚地看見,札克在將蜜亞扔給他之後,其實還是有機會逃開的,但他卻選擇救另外兩名法師,就是因為要救她們,他才會掉了下去。

真是個蠢蛋,竟然讓自己也陷入危機,海上漂流物的思維果然難以理解。

喬治亞向來認為,遇到危險時,最先要確保的就是自身安全,要是連自己也受困,那就沒人能拯救其他隊員了,然而,札克卻是選擇先救助其他人,這樣的理念與他截然不同。

「札克、札克!回答我!」

 

隔了幾秒鐘,還待在上方的眾人這才聽到了回應。

「我跟巴托都沒事,這裡很深,我們爬不上去!」回話的人是齊哈。

「喬瑟夫呢?喬瑟夫他怎麼樣?」薇薇安緊接著追問。

「札克呢?札克他沒事吧?」蜜亞也同樣焦急。

「喬瑟夫暈倒了……」齊哈回道。

「暈倒了?喬瑟夫這傢伙真是沒用。」薇薇安嘟嘴埋怨。「平常老是說自己是皮粗肉厚的戰士,現在不過才摔一下就暈了,關鍵時候總是派不上用場。」

儘管嘴上數落個不停,但她臉上的焦慮卻消失了不少。

「齊哈,札克呢?札克他怎麼了?」一直聽不到札克的消息,蜜亞有了不好的預感。

「札克他、他……」齊哈的聲音有些猶豫,最後是巴托把他的話接了下去。

「札克為了救我們,肩膀跟腹部被鋼筋貫穿,左腳折斷了,頭部也受了很嚴重的傷,現在血流個不停,腸子也……」

剛才摔落時,札克眼尖,看到了地面堆著鋼筋水泥等尖銳又危險物品,要是齊哈等人就這麼摔在那上頭,肯定會受到重傷,於是,他急忙出手將三人推開,自己卻因為反作用力,摔到另一堆更危險的廢棄物上頭,這也才會傷成重傷。

「札、札克……」聽到這樣的傷勢,蜜亞的臉色瞬間轉為蒼白。

「沒想到這個音樂廳下方竟然有這麼深的洞,地層下陷嗎?」一直在打瞌睡的南宮狩,因這場騷動而醒來,他望著下方的洞窟,摸著下巴說道。

「現在要怎麼辦?」遠洋不安的問。

「這還用問?當然是下去救人啊!」夏綠蒂沒好氣的回道:「我跟喬治亞現在就飛下去,一個一個救上來。」

說著,夏綠蒂慢慢地降落在地板上,將手上的人安置在安全的地板上。

「帶我下去!」蜜亞著急地開口要求,「札克身上的傷勢很嚴重,必須立刻進行治療!」

「蜜亞,妳先別著急。」喬治亞安撫著她,「現在下面的情況還不清楚,可能有怪物或是其他危險,必須先進行偵查……」他並沒有將她放下,仍舊抓著她飛在半空。

「下面有水,大量的水。」遠洋突然開口。「我感應到下面有大量的水元素,相當豐沛,可能是洞穴湖或是水流。」

原本精神狀態欠佳的他,因為得到了大量的水元素的補充,精神再度恢復了。

「地下水嗎?唔,這也是有可能……」南宮狩理解的點頭。

「還有怪物。」遠洋接著說道,神情顯得相當凝重,「札克他們周圍沒有,但是,因為剛才的騷動,還有血腥氣,地下的怪物已經開始朝他們的方向移動了!」

一聽到有危險接近札克等人,蜜亞的心立刻提了起來。

「我要下去!喬治亞,快放開我!」她試圖從喬治亞手上掙脫,無視自己現在是漂浮在空中,而下方的木板很可能會因她摔落而再度崩塌。

「蜜亞,冷靜點,妳現在這個樣子,別說救人了,很有可能連妳自己也──」

「我很冷靜!」蜜亞打斷了喬治亞的話,「下方的情況我現在已經知道了,札克受了重傷、喬瑟夫昏迷,有戰鬥能力的只剩下齊哈跟巴托,而且現在還有怪物正在接近他們。就因為這樣,所以我必須下去,我是隊上的治療師、我是術士,我有能力控制下面的狀況!」

「不要莽撞!什麼叫做『妳可以控制下面的情況』?妳這種說法,根本就是失去判斷力的表現!」喬治亞皺著眉頭,不以為然的勸阻,「蜜亞,我知道妳很擔心札克的安危,但是你們現在這種情況,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放出求救信號彈,讓其他人來救他們……」

「不行!這樣我們就算失敗了!」齊哈否決的聲音從下方傳來,「好不容易撐到現在,我寧願跟怪物拼一拼,也不要退出!」

「我也是!」巴托跟著附和。

「應該還有其他辦法吧?」昏迷中的玟玟跟蘭蘭醒來了。

「好不容易到了第三天,要是因為這樣放棄,實在是……」

「要是遇到麻煩就放棄,那這場測試也就沒意義了。」夏綠蒂同樣不贊同。

「喬治亞‧德古拉先生,請問你這是在質疑我跟我隊友的能力嗎?」蜜亞的聲音微沉,語氣嚴肅的質問:「我可是克莉絲汀、凱特還有哈蒂嘉指導出來的學生,我現在做出的決定,全都經過審慎的判斷與評估,你的這番話已經嚴重污辱了我以及我的導師,請你謹慎發言,另外,我的這些隊友也經過了聯盟學校的培訓,就算現在還有些生澀,但也不至於連應付一點危險的能力都沒有……」

就算現在蜜亞是背對著他,看不見她的表情的喬治亞,也能從這番話中聽出蜜亞的怒意。

「根據規定,聯盟成員不准插手這場測試。」南宮狩接口說道:「喬治亞‧德古拉先生,現在被困在下方的人,是我們重要的夥伴,要是你再不放手,我會放出求救信號彈,向趕過來的聯盟成員投訴你。」

「……我知道了。」喬治亞緩緩下降,將兩人放在地上。

落地後,南宮狩立刻從背包裡拿出偵查用飛行機器,讓機器先飛到下方洞穴。

「我讓這些機器去引開怪物的注意,妳們趁這機會救他們上來,時間大概能拖上七分鐘,動作要快。」南宮狩對兩人說道。

「夏綠蒂,帶我一起下去。」蜜亞轉頭望向她。「有我在下面,就算怪物來了,還是能夠擋上幾分鐘。」

「瞭解。」夏綠蒂爽快的點頭。

「那個……請問我們能做些什麼?」薇薇安她們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。

「鞏固一下地板吧!」夏綠蒂拉著蜜亞飛起,「我可不希望辛辛苦苦把人救上來之後,結果他又掉下去了。」

「沒問題!」薇薇安等人點頭答應。

「怪物很有可能衝上來這裡,妳們自己也要多加小心。」蜜亞提醒著。

「放心吧!我們自己會注意的。」

夏綠蒂與蜜亞往下飛了一段時間,估計深度大約有四、五十公尺左右,與上面的溫度不同,下方的氣溫低了不少,陰涼、潮濕、幽暗還有一股空氣鬱結的奇怪氣味,跟生苔混雜著發霉與腐敗的難聞氣息很類似。

越往下,四周就越陰暗,因為擔心光源將怪物吸引過來,蜜亞不敢凝聚照明光球,幸好夏綠蒂的夜視能力絕佳,就算是在這種陰暗的地方,視力也完全不受影響。

她們很快就找到了齊哈他們,幾個人圍繞在札克四周,手上拿著一把照明用的手電筒,光源的亮度被調降至最低,就只比燭火的光芒更亮一些。

跟他們碰頭後,蜜亞急忙走到札克身旁,替他檢查傷勢。

因為擔心將貫穿札克的鋼筋拔出會造成大失血,齊哈他們根本不敢挪動他的身體,就只是靜靜地站在他身旁,等待蜜亞他們到來。

「先帶喬瑟夫上去。」齊哈將暈倒的喬瑟夫交給夏綠蒂。

「我會馬上回來,你們自己多加小心。」叮囑過後,夏綠蒂立刻拍動羽翼,帶著喬瑟夫飛了上去。

「札克、札克,我來了,你再等一下,現在馬上救你。」蜜亞彎身在他耳邊叫喚著,但後者卻完全沒有反應,像是陷入了重度昏迷。

快速檢查札克的傷勢後,蜜亞從背包中拿出一瓶藥劑讓札克喝下,穩定他的生命力以及補充他流失的血。

「齊哈、巴托,你們將札克移動到這邊來。」蜜亞拿出法杖,以土系魔法造出一張土床。

「好。」

齊哈與巴托立刻行動,當他們將札克抬起時,鋼筋一抽離他的身體,立刻又讓傷口噴出大量的血,原本因為喝下藥劑而稍微紅潤的臉色,現在又再度蒼白了幾分。

札克一被擺放到土床上,蜜亞立刻又為他灌下一瓶藥劑,而後便施展水術,清洗札克傷口上的污穢與泥土,大量的鮮血、髒污混雜著清水流淌而下,被土床瞬間吸收,不到幾分鐘的時間,土床就便成了兩種顏色,上半部是吸收了鮮血的紅褐色,而下半部則是土壤原有的土黃色。

清潔完傷口後,蜜亞隨即進行手術治療,先是將斷骨接回,再加以治療術促進傷處復原,因為札克身上傷勢過重,她接連施展了好幾次治療術,這才順利完成治療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