繞著大街、小巷奔馳,一段時間後,他們來到一棟大樓前,進入電梯,按下某一個樓層。

從啟程到抵達的這段期間,兩人未曾交談,就連在電梯裡也是,季薰數度想要打破沉默,卻開不了口,四週漫著一種刻意靜默的氣氛。

好不容易,他們終於抵達目的地樓層,電梯門一開,眼前首先見到的是一片柔和色調,不知名的輕音樂如同潺潺溪水,蜿蜒流過靈魂深處,解除心底的那份躁亂,又如清風吹拂,穩定每位訪客的心靈。

櫃檯處站著兩名小姐,身穿淡粉色制服,相貌清秀,笑容十分溫柔可人。

這裡是心理諮詢公司,為了讓前來求診的患者卸除緊張與壓力,這層樓裡裡外外做了特別的陳設,除了用色採用令人溫和、舒服的顏色外,沙發組、書櫃書架等等採用圓滑造型,甚至就連種植植物的盆栽、插花用花瓶也是特別訂製,總體觀感始終以「柔和、不具攻擊性、令人心情舒服」為主題設計。

「你們好,請問有預約嗎?」溫柔似水的問話聲,光是聆聽聲音就能讓人舒緩情緒。

「美麗的天使姐姐,我們要找金恩。」魈半開玩笑的道。

「金恩醫師現在有患者,請你們到沙發稍坐一會。」

「天使姐姐的聲音還是這麼好聽。」魈笑嘻嘻的稱讚,「我可以在這裡陪妳們罰站嗎?」

兩位護士一陣輕笑,就連笑聲也如銀鈴般美好。

無視櫃檯說笑的三人,季薰逕自走到沙發處坐下,本想抽架上的書籍觀看,但,上頭陳列的都是一些讚揚美好的書本,聖經、佛經、慈濟雜誌等等,讓季薰最後還是縮手了。

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,季薰在腦中重新整理奶奶家的事情,待在那裡的幾天,因為情感太過激動、思緒太過混亂,她始終無法冷靜看待這些事。

為什麼觀世音菩薩會答應奶奶這樣的要求?就算是慈悲為懷的菩薩,也應該就事論事,不能因為奶奶執意祈求就這麼順了她啊!

就在季薰在心底埋怨時,耳邊流竄的輕音樂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梵音。

接著,觀世音菩薩的影像顯在季薰腦中,溫柔而帶點悲傷的笑著。

為什麼不幫她?季薰想問出困惑,卻無法開口。

朝她攤開手,一根短短的竹節出現在觀音手中,輕輕一送,那竹節就飄至季薰手上。

這是什麼?她翻來覆去的觀察,始終弄不明白這節竹節的意思。

影像逐漸模糊,觀世音菩薩漸漸遠去。

等等!我還沒……想要攔住對方,季薰卻發現身體無法動彈。

她激動地掙扎,好不容易才鬆開了箝制,睜開眼找尋,面前卻只見到魈放大的臉。

「哇啊──」魈往後跳了一步,「突然坐起來,嚇了我一跳!」

原本他是察覺季薰神情不對,打算將她叫醒,沒料到才剛接近,季薰卻先他一步起身。

「……走了嗎?」茫然的環顧四週,沒見到觀音菩薩的身影,季薰心情頓時感到失落。

「喂、喂?」魈在她面前揮了幾下手,「發什麼呆?失魂落魄的,要幫妳收魂嗎?」

「沒事。」沒好氣的白他一眼,季薰低頭望著掌心,那段竹節消失了,但,手卻沉甸甸的,彷彿有東西擱在上頭。

「金恩忙完了。」指指走道裡頭,魈熟門熟路的走進其中一間診療室。

「金恩,人帶來了。」推門進入,金恩正好將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。

「妳好,要喝飲料嗎?咖啡?果汁?」他客氣的詢問。

「咖啡。」

「我也一樣。」魈走向診療椅,大剌剌的躺在上面,「真舒服,要是有錢,我也想買一張這種椅子,金恩,這椅子借我睡一下。」

「請便。」

繞出辦公桌,金恩走到一旁的咖啡壺,為兩人各倒一杯,濃郁的咖啡香瞬間盈滿房間。

「抱歉,我本來想去探望妳,結果臨時被找回去。」金恩將咖啡放在她面前,同時擺上糖罐跟奶精罐。

「我現在已經好了。」季薰給自己加了一顆糖與數匙奶精。「你是要問我伊格爾的事情?」她直接了當的開口。

「是,我聽說他救了妳。」坐在季薰對面,金恩直視著她。

「嗯。」

「妳跟他……很熟嗎?」

熟?季薰秀眉微蹙,「沒有。」不假思索的搖頭。

如果他們那種相處模式算是熟識的話,那天底下大概沒什麼仇人了吧?

「那為什麼……」

「我也想知道。」不待金恩問完,季薰就明白了他的問題。

金恩的困惑,也正是她無法猜透的疑點。

為什麼伊格爾會救她?明明他們是敵對關係。

「會不會是想略施小惠,讓我不再去干擾他?」她臆測的問。

「不,不可能。」金恩篤定的否決,「他不會在乎,就算全部的人與他為敵,他也不會在意。」

「而且我也沒有那種能力。」上次交手過後,季薰就十分明白這一點。

話題暫時凍結,金恩嚴肅的沉默,季薰也不好多說什麼,只好端起咖啡,喝了一口,溫順的滋味滑入喉間。

「也許他只是一時心情好,所以就出手救了我?」她開玩笑的道:「畢竟他以前是天使,救人很正常。」

「不。」抬起頭,金恩望入她眼底,「這麼說或許有點奇怪,不過……自從他『叛離』後,他再也沒救過任何人,就算是在困苦環境中,骨瘦如柴的小孩,就算只要一口水就能救活的沙漠遇難者,他全都視若無睹,只是冷眼看著他們死去。」

說到激動處,金恩握緊拳頭,身旁湧現火一般高溫的金光。

「那、那個……請你冷靜一下。」季薰往後縮起身體,她還真怕自己會被金恩的「怒火」燒到。

「抱歉。」意識到自己動怒,金恩連忙靜下心神。

「因為他救了我,所以你認為我跟他有某種程度的交情?」季薰理解他第一個問題的由來了。

「是這樣沒錯。」他點頭,「百年來,妳是他第一個出手拯救凡人,所以我以為可以從妳這邊得到其他訊息。」

「其他訊息?例如?」

「他叛離的原因、他的目的、他的想法……所有的一切。」金恩垂下眼睫,神情哀傷。「我找了他百年,想要問清楚一切原因,但他卻始終躲著我。」

「就算問出原因,那又怎麼樣?」季薰皺眉反問:「事情都已經這樣了,問出原因有什麼用?能挽回那些死在他手上的性命嗎?」

「我知道。」金恩苦澀的笑了,「我也知道我追求這些毫無意義,只是……我需要答案。」

如果沒有這些動機讓他可以執著,他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這一切?過往的至交現在成了敵人,他該用什麼態度接受這樣的轉變?

「因為你們是好朋友,所以你希望他回心轉意?」季薰試圖理解他的心思。

「與其說回心轉意,不如說,我到現在還是無法相信他會變成這樣。」透著憂愁的藍眸,漸漸變得悠遠,「我所認識的伊格爾,是一個非常受人尊敬與愛戴的天使,他十分仁慈,憐愛世人,經常為了平息人間的紛亂而奔波。」

「……」靜靜聆聽敘述,季薰想起伊格爾的金棕色雙瞳,那雙漂亮的眼睛,始終被淡淡的傷痛圍繞,見到他那樣的神情,任誰也想不到他會做出殘害生命的殘忍事。

但……「就算你不相信,事實擺在眼前。」她的語氣變得冷硬。

「他跟那個怪博士害死了那麼多人,把人當成實驗品,製造出那些怪物。」

聲音微微發顫,一回想起之前經歷過的種種,季薰起了一股惡寒,當時感受到的情緒,至今還是遲遲無法平復。

「對不起。」金恩向她道歉。

「跟你無關。」她端起咖啡,大口灌下,冷掉的咖啡透出酸苦。

「如果妳還有遇見他,請聯絡我。」金恩央求道。

「你找錯人了吧?」魈從治療椅上起身,大大伸了個懶腰,「要委託案件應該是找我才對,找她做什麼?啊,對了,我好像忘記跟你說,小季已經不是我的助理了。」

「不是?」雖然對此感到疑惑,金恩卻也沒有繼續往下追問。

「那就拜託你了。」他轉而對魈說道:「除了查出伊格爾的行蹤之外,我還想知道他做這些事情的目的。」

「金恩,我不是想推託,不過你的委託有難度。」魈喝了一口冷掉的黑咖啡,眉頭皺了皺,拿起咖啡壺,又往杯裡添了些許熱咖啡,中和溫度。

「只要能完成,酬勞我不會少給。」金恩識相的回道。

「一言為定!」魈燦爛的笑著。「時間不早了,該回去了。」放下咖啡杯,魈準備離開。

「等、等等!」季薰突兀的開口。

「怎麼?妳還想繼續聊天?」魈停下腳步,回頭望向她。

「不是,我……這個案子我也想接!」她脫口說道。

「想搶生意?」魈笑了,帶著點輕視。

「不行嗎?」發現魈的笑裡透著不以為然,季薰被激怒了,「雖然不知道伊格爾救我的原因,但,既然我是那個例外的人,也許他會特別注意我,或許我會有見到他的機會!」

「妳的意思是說,他說不定會跑來找妳?」

「沒錯!」挺起胸膛,季薰理直氣壯的回道:「總不可能人救起來之後就丟著不管吧?好歹我也曾經跟他交過手,算是他的敵人。」

「妳?哈!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。」魈惡毒的嘲笑,「難道我走在路上,順手救一隻落水狗,往後還要每天照三餐關心牠?」

「誰是狗啊!」季薰氣的火冒三丈。

「好了、好了,不要因為這種事情爭執。」金恩即忙打圓場,「這樣吧!不管是誰,只要你們有線索、有情報,我一律提供酬勞。」

「不行!我不喜歡有人礙手礙腳!」魈一口回絕。

「我也是!」季薰以他的話反駁。

「那你們打算怎麼做?」金恩無奈的苦笑。

「比一場!」魈說出條件,「先找到伊格爾、先查出他們行事目的的人,就算獲勝!要是我先調查出結果,妳就不准繼續插手干預,壞我的事!」

「你也一樣!」抬高下巴,季薰同聲回道:「要是我先找到線索,你就不准插手!」

「等妳有辦法贏過我再說吧!」魈回以燦爛一笑,順手往她臉頰捏了一把。「自己小心點,小鬼,現在妳不是我的助理,要是遇到麻煩,我可不會救妳。」

「不需要你救!」揉著發疼的臉頰,季薰氣呼呼的瞪他。

「鈴──」魈的手機突然響起,看著上面的電話號碼,他笑了。

「喂,美女找我有事嗎?嗯嗯,當然有空,好,我馬上過去。」

「抱歉,小季,妳自己搭車回去吧!」收起電話,魈以指尖順了順頭髮,「我要去跟美女約會,不能送妳,這邊離捷運站很近,妳等一下……」

「不用你送。」季薰打斷他的話,沒好氣的回道:「現在我跟你是競爭對手!我才不要你送我!」

「那最好,我走了,祝我約會順利吧!」朝她揮揮手,魈嘴裡吹著口哨離去。

「誰要祝你順利啊!你不要隨便對人毛手毛腳!小心被告!」咬牙切齒地,季薰朝著他的背影大吼。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