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在廚房裡,季薰又吃了兩碗粥,還將安德拉煮給她吃的配菜吃個精光。

「呼~~飽了!」她拍拍圓滾滾的肚子,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飽嗝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安德拉背對著她,拿著大湯杓翻攪著濃湯。

「啊?」季薰有些不明白他的問題。

「妳的『組成』變了,能量也變了。」安德拉說出他的觀察。

「喔!你是說這個啊!」季薰理解的拍了下手,簡單扼要的回道:「我死了,現在變成魈的式神。」

「式神?類似妳之前曾經使用過的操縱物?」安德拉試圖理解這個名詞。

「算是吧!」季薰點頭回道。

「所以妳現在是被人操縱的狀態?」安德拉狐疑的打量她。

「呃,不是。」她回以苦笑。「我的行動跟意識是自由的,只是跟魈簽了契約,真要比喻的話,我應該像是他的保鑣之類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」安德拉理解的點頭。

熬煮的湯滾了之後,他順手關了火,轉而開始切菜,規律且迅速的切菜聲「剁剁剁」迴響在廚房裡。

待在一旁的季薰,則是試圖以傳音跟尚漓等人取得聯繫,但,不管她怎麼呼喚,沒有一個人有所回應。

「奇怪,怎麼沒人理我?」她納悶的自語。

「我在結界上加上禁令,一切法術都會被阻隔,包括傳音。」湘玉突然現身廚房,替她解了困惑。「要是有事情要聯繫,直接打電話吧!」

「我手機沒帶在身上。」她聳肩苦笑。

「去櫃台打。」湘玉隨手指向外頭。

依著她的話,季薰走到咖啡館大門旁的櫃台處,拿起電話撥出一組號碼。

電話才一接通,她還沒來的及開口,尚漓便著急的追問。

「薰?是薰嗎?」

「嗯,是我。」

「妳在哪裡?還好嗎?有沒有受傷?」

「我沒事,現在我在咖啡館這裡。」

回話時,她的目光往掌心望去,傷處只剩下灰白細痕,傷口已經完全痊癒。

「咦?怎麼會突然跑去那邊?」

「剛才我遇見水色……」她將事情經過簡單扼要地說了一遍。

「還好有她出現。」聽到季薰平安,尚漓著實鬆了口氣,「薰,妳先在那邊待著,我現在就去接妳。」

「不用啦!」季薰笑著婉拒,「等水色他們平安回來,我就會回去,不用擔心。」

「但是……」尚漓的語氣顯得有些猶豫。

「怎麼了嗎?」察覺出異狀,季薰不解的反問。

「妳消失的那陣子,突然有許多陌生臉孔出現,街上的情況有點亂,雖然調查之後那些人都有正當身份,入境許可也都正常,可是我們總覺得怪怪的……」

「瞭解,我會小心。」

「薰,我覺得我還是去……」尚漓還想堅持接送季薰,伊恩的聲音突然打斷了他。

「菜鳥,要出任務了。」

「咦?怎麼這麼突然?」

「淡水那邊出現不尋常的能量波動,推測可能有大量妖異聚集。」薇菈語氣平淡的說明。

「好啦,電話放下,快走吧!」伊恩再度催促。

「等、等我一下,薰,我要出任務了,妳自己要小心,可以的話最好找人跟妳一起行動,不過那個卑鄙無賴男我覺得你可以不用找他,那種人根本靠不住,剛才我們找妳的時候,他突然說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忙,沒辦法繼續找妳……」

「別的事?他有說什麼事嗎?」季薰好奇的追問。

「誰理他啊!他肯定是偷懶,懶得找妳才說那種藉口,那種人真的……」

「啊!夏契爾,我正在跟薰說話……欸欸!你怎麼突然搶我電話?我跟薰還沒說完,啊痛痛痛!伊、伊恩,脖子、我的脖子快扭到了……」

在尚漓的哀號聲過後,夏契爾的聲音透過話筒傳出。

「我是夏契爾。」他語氣急促的說著,「妳現在是L組織的目標,為了預防萬一,請不要單獨行動,現在我們有別的任務要忙,不能保護妳的安危,請保護好自己,再見。喀!」

季薰連一句回應都還來不及說,電話就被掛上了。

「他們還真忙。」季薰放下電話,心底對於他們談論的淡水任務有些好奇。

要不要偷偷跟過去看?這個念頭才在她腦中萌生,立刻又被她否決了。

不行、不行!要是運氣不好,又被L組織那些變態抓走,我肯定會被東伶罵個臭頭!

正當她準備轉身走回廚房時,忽然瞥見窗外出現一個身影。

「是誰?」她警戒地開口詢問,而那道影子卻立刻掠過窗邊,消失不見。

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她推門追出,然而對方早已失去蹤影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季薰本該返回咖啡館,但就在她轉身準備進屋時,意外察覺到一股異樣氣息。

這是……異種?她起了警戒,專注地搜查四周。

在咖啡館不遠處,大量的混濁妖氣逐漸往某個方向聚集,其規模與擴展速度讓人覺得十分不尋常。

那邊是怎麼回事?季薰困惑的皺眉。

儘管她才被夏契爾叮囑過,不要管閒事、也不要單獨行動,然而,好奇心還是勝過了勸告。

「唉~~要是被他們知道,肯定會被罵到臭頭。」面露苦笑,季薰快步朝氣息匯聚的方向衝去。

跑了一段路後,她來到了西門町的著名地標──紅樓劇場。

八角形的外觀砌著紅磚,整體建築物是紅白相間的色調,大量妖氣籠罩在建築物外圍,如同盤旋的龍捲風,繞著建築物往上空旋轉,直入天際。

伴隨旋繞的龐大妖氣,紅樓劇場周圍開始刮起強風,風中除了挾帶混雜不明的氣息之外,還透出一股濃郁且血腥的甜味。

氣味如同罌粟,周遭的眾生全被這誘人香氣吸引而來,一波接著一波地,投入那由妖異聚成的風柱之中。

「真誇張……」仰望著聳天風柱,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景象。

雖然不明白形成原因為何,但,她隱約有種直覺,倘若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,這裡恐怕會發生無法想像的災禍。

「糟糕,現在該怎麼辦?」眼前的情勢就算她想阻止,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。

將它擊毀嗎?季薰看著那由妖怪聚成的龍捲風柱。

先不論她是否有能力將那風柱擊毀,若真的能辦到,那些匯聚而來的妖異,肯定會在頓失目標的情況下,轉而攻擊週邊的人群與店家。

雖然現在接近深夜,可是西門町畢竟是鬧區,還是有不少人在這裡遊蕩,馬路上車潮眾多,車燈、路燈以及店家的招牌光芒,將整個區域映照得像個不夜城。

「傷腦筋,沒有比較好的辦法嗎?」季薰苦惱的抓抓頭髮。

看著眼前越來越大的龍捲風,她知道沒太多時間能讓她考慮,思前想後,她決定向魈求救。

『魈,在忙嗎?』她使用了傳音。

『還好,妳脫困了?』他確認的詢問。

『嗯,不過現在遇到一個大問題,很麻煩哩~~』她故作輕鬆的笑道。

『怎麼妳走到哪裡都會有問題?』回話的語氣雖然透出無奈,卻也沒有多作責備,『說吧!發生什麼事了?』

『如果說,你看到有一大群妖怪不斷聚集,繞著一棟建築物變成一個很大、很大的龍捲風,附近又有很多人,不小心就會造成重大傷亡……該怎麼處理?』

『那種事情當然是找別人應付。』魈可沒有將事情攬上身的習慣,『看是找死神殿還是佐‧司魂院,要不找附近廟裡的神明也好。』

『對喔!佐‧司魂院就在旁邊……咦?不對啊!』季薰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。

照理說,在這些妖異開始聚集時,離這裡只有幾條街的佐‧司魂院,應該早就會察覺到這裡的情況才對,怎麼可能連一名鬼差也沒有出現?

『什麼東西不對?』魈追問著,『話不要說一半,笨小季。』

『這裡離佐‧司魂院很近,可是他們沒有半個人來,真的很奇怪,照理說這麼嚴重的情況,應該早就發現了吧?難道他們今天放假?』

『……妳在哪裡?』詢問的語氣有些緊繃。

『西門町的紅樓。』

『聚集在那邊的妖怪有多少?』

『呃,這個嘛……』季薰盯著龍捲風,這種情況要叫她估算數量,實在非常困難。

『大概幾百……唔,不對,應該有幾千隻吧?』

『離開那裡,馬上離開!』魈語氣急躁的命令,『那邊已經不是妳能處理的情況,不要多待!』

『我當然知道我一個人沒辦法應付。』季薰從不認為自己神通廣大到可以拯救這個區域。

『我會先跟玹澄楓他們聯絡,等他們過來……』

『他們不會過去!』魈打斷她的話,語氣出現罕見的嚴肅,『所有鬼差都被派去處理突發事件,短時間內不會有人過去幫妳,快走!』

這些資訊,魈也是剛剛才得知,方才跟尚漓等人找尋季薰時,他接到來自玹澄楓的傳音,對方為了層出不窮的突發事件尋求他的協助。

根據玹澄楓的敘述,從今天傍晚開始,各地就不斷發生妖異攻擊眾生的事件,逼得佐‧司魂院派出所有人力,奔波忙碌,就連閻王殿其他分部也出動不少人手。

『如果是這樣,那我就更不能走了。』季薰有她的堅持,『這裡人這麼多,要是我走了,他們該怎麼辦?』

雖然不明白妖怪們聚集的目的是什麼,但,倘若她放手不管,匯聚的妖氣與龐大的能量將會嚴重干擾這個區域,說不定在這個區域的人、事物都會被消滅殆盡。

『笨蛋!妳以為妳是救世主嗎?妳一個人能做什麼?』魈對她大吼,宏亮的音量震得她近乎耳鳴。

『我當然沒那麼蠢!』季薰沒好氣的吼了回去,『這種東西怎麼可能一個人解決?我會找人幫啦!』

『不行!』

『為什麼不行?你不也在作同樣的事情嗎?』若季薰沒有猜錯,魈那邊的情況應該跟這裡差不多。

『不是說好我們是夥伴嗎?我都已經變成你的式神了,你還不信任我?連命都給你了,你還不能對我放心嗎?』

被這句話一堵,魈莫可奈何的嘆了口氣。

就是因為妳連性命都可以給人,我才不放心啊……他感嘆著,心中五味雜陳。

他知道季薰的個性,除非他現在衝到她身邊將她架走,要不然,她絕對不會乖乖聽話。

不,就算架走了,她也一定又會衝回原處,非要將事件解決了才罷手。

『妳這種雞婆個性究竟是怎麼形成的啊?』他再度發出長嘆。

『這不是雞婆。』季薰不滿的回嘴。『也許有人會覺得「見死不救」這種事情很正常,但那不是我的作風,每一條生命都很寶貴,每個人都應該好好活著。』

但是妳卻將妳的命給了我。魈很想這麼回嘴,但是他忍下了。

算了,反正她現在跟我是生命共同體,死不了。想到這一點,他讓步了。

『一發現有危險,立刻撤退。』魈提醒著,『我這邊忙完就會立刻趕過去。』

『知道了。』季薰笑著允諾。

結束魈的對話,季薰隨即發出傳音,找了朋友的援助。

「哎呀呀,這種東西還真是令人頭疼。」湘玉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身旁,身高不高的她,漂浮在空中,仰望著天際。

「咦?妳怎麼來了?不是要在咖啡館等水色他們?」季薰困惑的瞧著她。

「這裡這麼吵,我想休息也沒辦法吶!」湘玉埋怨地苦嘆,目光停滯在風柱上頭,「要是再這麼下去,附近的空間就會扭曲,形成一個閉鎖區域,挺麻煩的呢!」

「如果變成那樣,那可就糟了。」季薰頭疼的皺眉,「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嗎?」

「有是有,可是光憑我們兩個辦不到。」

「加上我呢?」溫潤的男子聲音傳來,金恩現身夜空,身邊泛著白金色光芒,巨大的羽翼在黑夜裡格外明顯。

「速度真快。」從季薰發出聯繫到對方抵達,也不過是幾秒的事。

「接到妳的通知時,我就已經在前往這裡的路上了。」金恩降至地面,站定在兩人附近,「今天發生了很多『意外』,動員了不少天使。」

不用特別說明,季薰也知道那些意外肯定跟眼前這件事相關,只不過……

這些事情到底是誰做的?她對此感到不解。

雖然一切的情況全指向L組織,然而,L組織之中,季薰比較熟悉的人就只有特倫斯跟艾蒙,依據她的觀察,這兩人都不像是會鬧出這種事的人。

惹出這麼大的騷動,對方的目的究竟是什麼?

「哇塞!這裡是怎麼了啊?好強大的妖氣!」

「真誇張,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東西。」

「龍捲風耶!我們會不會被刮走啊?」

隨後趕到的幾人詫異的驚呼。

為了應付眼前的巨大難關,季薰找來了在居酒屋工作的員工。

「季薰,妳說在西門町看到很神奇的東西,要我們馬上過來看……這個就是妳說的『神奇的東西』?」阿當滿臉錯愕的指著龍捲風,尾音上揚了幾度。

「對啊,這樣還不夠神奇嗎?」她笑嘻嘻地反問:「這麼壯觀的景象,你們應該也是第一次見到吧?」

「這種東西,我寧願一輩子都不要見到!」阿當垮著臉大喊:「這根本是地獄的入口!早知道我就不要來!」

「叫什麼叫?快點將它解決了就可以回家休息了。」季薰沒有理會他的哀號。

「別開玩笑了!這種事情光靠我們幾個根本不行吧?」旁人紛紛抗議著。

「我等一下還要跟線上朋友組團出副本啊!我今天擔任團長耶!」

「我也是……」

「臭小薰,就知道妳這個傢伙是損友!跟妳認識都沒好處!」

被找來的一群人之中,唯一一個還保持鎮定,沒有絲毫慌亂的人,就只有朽六。

「那棟建築物裡應該被設置了某種陣法,才會造成這樣的情況吧?」朽六研究著眼前的情況。

「我也是這麼想。」湘玉同意的附和,「所以我原本打算,派幾個人進去找那個陣法,將它破壞掉,而另一群人在外頭張設結界,防止聚在這裡的妖異暴動,不過……設置結界需要立起四支柱,這四個方位都需要有強大的靈力支撐。」

她的目光在周遭的幾人身上繞了圈。

「目前看來,能成為支柱的人,就只有我、那個天使,還有你。」她瞧著朽六,面露苦惱。

「缺了一角啊……」朽六感嘆著。

「沒有別種方式嗎?」阿當不解的提問:「像是用其他種結界?」

「當然有。」湘玉露出不知是戲謔還是無奈的笑,「除了四角結界,還有五星結界、八角陣、十二天干、二八星宿陣等等陣形,不過,我們連最基本的四角結界都湊不出人了,你還想玩更高階的陣法嗎?」

「那個……沒有三角形的結界嗎?」阿當不死心的追問。

「三角不穩固,而且它也不是用在這種環境的陣法。」湘玉否決了,「四角結界是最簡單且堅固的結界。」

「讓季薰擔任第四角,不行嗎?」金恩指著一旁的她發問。

「她?」瞪大了眼,阿當明顯表現出質疑,「她的靈力不夠吧?」

「不,她可以。」金恩回的篤定。「我不清楚她發生什麼事,不過現在的季薰,絕對可以應付這樣的狀況。」

「是啊,她的力量有大幅進展。」見試過她傳輸給獠摩的靈力後,湘玉也認同了這點。

「既然這樣,那就快點開始吧!」旁人開始催促,「要是再拖下去,那個東西恐怕就很難收拾了吧?」

「不,她不適合。」朽六搖頭否決,「她的結界很糟糕,控制力不穩定。」

「我有在練習啦!」季薰訕訕地乾笑幾聲,「可是就覺得結界這種東西跟我的個性不合,感覺它不太想理我……」

「沒人能找了嗎?」湘玉環顧四周,「空間已經開始扭曲了,再過幾分鐘就會完全閉合,這裡跟外界會變成兩種區塊,完全阻隔。」

除了景物看起來扭曲之外,附近的行人也因為過重的妖氣紛紛倒下。

「他們的生氣……被吸收了?」季薰發現靈光從那些人的身體流出,隨著狂風捲入龍捲風裡。

「再這麼下去,不只是那些人,現場所有人都會死。」金恩說出可預期的結果。

「那還在等什麼,快點阻止啊!」旁人驚恐的大吼。

「只要將對方的陣法破壞就行了吧?那我們現在就衝進去……」

「現在新一輩的妖怪都是傻瓜嗎?」湘玉頭疼的揉揉額角,「在沒有結界的情況下,你們要是將陣法毀壞,聚集到這裡妖氣會瞬間爆炸,你們是想死得更乾脆一點嗎?」

「那、那該怎麼辦?」

「祈禱?求神?抱佛腳?」

「啊!季薰不是跟一些神明交情很好嗎?觀音佛祖、藥師佛那些,找他們來幫忙不就得了。」

「是啊,找他們來。」朽六嗤之以鼻的哼了聲,「到時候他們無邊的法力一展,順便連你們這些小妖也給滅個乾淨。」

「呃,那還是算了……」

「現在我們該怎麼辦?」

眾人面面相覷,頓時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好想。

正當所有人都為了現狀而頭疼時,一陣急促的車聲傳來,在漂亮的急轉彎之後,跑車穩穩地停妥在他們附近。

兩名男子下了車,東伶疾步走在前頭,而凱安則追在他身後。

「師父,你終於來了!」季薰開心的迎上前,額頭卻冷不防地挨了一記。

「妳能不能有不插手管閒事的時候?」他面色鐵青的質問。

「我只是剛好在這附近,覺得這裡怪怪的,所以就過來看看,然後就……」嘟著嘴,她無奈的嘟嚷。

「第四個人有了。」一見到東伶,湘玉緊蹙的秀眉隨即舒展開來。

「四角結界嗎?」不用多作說明,東伶立刻明白她的意思,「我們四個人當支柱,其他人當護法……人數好像不太夠。」

撐起結界的力量有了,可,護法也是重要的一環,結界啟動時,他們四人都不能任意動彈,而護法便是負責攔阻外力干擾、保護結界的重要角色,要是護法沒有盡到自己的職責,也會連帶害結界崩毀。

「就是這裡了!」沙啞、宏亮的男子聲音傳來,一群陌生妖異突兀地現身,清一色是壯碩的男子。

「還好趕上了,不過這個規模未免也太大了吧?」

「你們好!這裡的負責人是誰?」

一群人與季薰等人會合,領頭的男子發問。

「請問你們是……」看著突然出現的陌生人,季薰面露訝異。

「魈找我們來這裡幫忙,他沒跟你們說嗎?」其中一人反問。

原來是他找來的人啊?一聽對方是前來協助的援手,季薰也沒作寒暄。

「現在我們缺保護結界的護衛,可以請你們擔任嗎?」

「沒問題!」對方拍胸口保證。「別的我不敢擔保,可是擔任保鑣或是打手,這個我們很在行!」

正當眾人分配各自的位置時,附近的電燈突然一盞盞的熄滅,震耳欲聾的地鳴傳出,地面起了細微的振動。

「沒時間了,快點進行吧!」眼看局勢越來越不妙,金恩開口催促。

「大家就依照剛才說的方位站定。」季薰隨即下達指示,「我負責進去建築物破壞結界物。」

「季薰,能夠召來這麼多妖異,那東西可能不只一個,妳要仔細尋找。」湘玉提醒著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「等等。」東伶不甚贊同的板著臉。「就只有妳一個人進去?」

「因為人手不夠……」現下的人數,剛好只夠分配結界與護衛的位置,「沒關係,我可以應付。」她保證著。

「不行,妳的保證我聽太多了。」東伶堅決反對。

「但是……」

季薰才想試著說服他,轟隆隆的重型機車引擎聲蓋過了她的聲音。

「呦呵!這邊竟然有這種奇景。」停好車子,巴薩德坐在機車上笑著。「氣象預報可沒說這裡有龍捲風吶!」

「你來的正好,陪我進去。」季薰一把將他從機車上拉下,「東伶,多一個人陪我進去應該就可以了吧?」

「……」翠綠色雙眸緊盯著巴薩德,東伶並不信任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人。

「走吧!」

不給東伶回應的機會,季薰拉著巴薩德往紅樓走去。

「咦咦?妳確定往這邊走嗎?」巴薩德語帶驚愕的說道:「那邊看起來不像是一個好的約會場所。」

「要不然你待在外面保護他們。」季薰鬆開手,卻被巴薩德反過來抓住。

「那怎麼行?難得妳想找我陪,我怎麼可以說不?」他咧嘴笑著,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。

沒有理會他的胡言亂語,季薰抓著靈刀一砍,將擋在建築物外的風壁開了一個缺口。

「等一下我們分頭行動。」衝入建築物裡,季薰說著接下來的行動,「看到媒介就將它給毀了。」

「什麼媒介?」巴薩德不解的追問。

「設立結界的媒介體。」季薰飛快的解釋著,「可能是石頭、金屬或木頭之類的東西,它周圍會有特殊磁場,接近就會發現。」

「妳不跟我一起行動嗎?」巴薩德抓住她的手,可憐兮兮的說道:「一個人待在這種地方還真是孤單。」

「別鬧了。」季薰不以為然的掃他一眼,她可不覺得對方是會害怕孤單的人。

「是真的啦!雖然我外表看起來很英明神武、高大帥氣,不過其實我內心很膽小,我怕黑。」他佯裝害怕的縮了縮身子。

「你以為我會相信嗎?」季薰抽回被他拉住的手。

雖然她不知道對方的來歷,但,她可以肯定,巴薩德絕對不是他現在表現出來的樣子。

「為什麼?為什麼不信?我可是個誠實可靠的好人耶!」巴薩德不滿的抗議著。

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嗎?季薰無奈地翻翻白眼。

手上刀光一閃,她冷不防地舉刀朝巴薩德刺去。

「鏘!」危及之際,巴薩德以金屬長鞭隔開刀鋒,避過了這一擊。

「真危險,妳想殺了我嗎?」巴薩德瞪著眼喊道。

「一般人閃不過這一招。」季薰收回刀,「如果我沒猜錯,你的能力跟經驗應該在我之上。」

「這只是湊巧擋到。」巴薩德否認的笑笑,「其實這是本能反應,就像狗急跳牆,人遇到危險時……」

「我管你是湊巧還是真的。」季薰不耐煩得打斷他的話,「現在這個區域的性命在我們手上,救人第一。你負責那邊,我這邊。」丟下這句話,季薰逕自往她負責的區域奔去。

「哎哎,沒想到我竟然栽在一個小女生手上。」瞧著她離去的背影,巴薩德摸了摸下巴,臉上浮現意味深長的笑。

「如果『那邊』能多一點這種人才,該有多好。」

眼中掠過苦澀,他活動著筋骨,從季薰指定的方向開始巡視建築物。

 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