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應該算是自作孽還是報應呢?」拉布拉感嘆的搖頭,「還以為躲過一劫,沒想到竟然多了新的功課。」

「應該是叫做偷雞不著、摸魚摸到大白鯊吧。」痞子殺手一臉陰沉的趴在桌上。

「那個……你好像將兩個句子組在一起了。」遙日好心的提醒著。

「隨便啦。」痞子殺手軟綿綿的揮了揮手,「反正現在我的心已經跌落谷底,不管是雞還是大白鯊,就算來了宇宙生物我也都無所謂了。」

「你在胡說什麼啊?」紫玥皺了皺眉。

「別管他,任務要找的人魚比他重要。」絕對殺戮專心的盯著螢幕。

結束採買行程後,我們在附近的海域繼續搜索,不過,搜尋了十多分鐘似乎還是一無所獲。

「我再來做個占卜吧。」老哥拿出他的水晶球,「說不定能指引出一個方向。」

「解惑的光芒啊,請用那乍現的燦爛,指示我們白色人魚的所在地吧!」

如同星辰般的點點光輝在水晶球附近浮現,逐漸聚合,組合成文字。

往東北方去吧!迷路的笨蛋們。

「……怎麼覺得這顆水晶球說話的口氣越來越惡劣了?」紫玥不滿的皺眉。「剛才是叫我們小狗,現在直接罵我們是笨蛋。」

「欸,這是隨機出現的稱呼啦,不要在意、不要在意。」老哥敷衍的笑笑,立刻將水晶球收入倉庫內。

「走吧!我們往東北的方向前進吧!」

浮動部屋隨即掉轉了方向,往預言的方向快速前進,為了不漏掉任何一個可疑人物,我們特別開啟了生物雷達探索、過濾。

只不過,我們都已經航行到東北方最邊界的海域,依然是一無所獲。

浮上海面觀看,發現我們在一座大湖裡面,左邊是層疊的山脈、右邊是斷崖。

「啊哩?我們……沿著海水爬到山上了?」

走出浮動部屋,我飛到半空中往下眺望,發現眼前所見盡是層層雲海。

「真神奇,海水竟然能通到高山頂部。」黑戰士笑道:「這種旅程還真有趣。」

「立人,你的預言是在耍我們嗎?」沒有欣賞風景的興致,紫玥挑眉質問道。

「奇怪,應該是沒有出錯才對啊,我再占卜看看。」

老哥隨即又進行了一次占卜。

獵物馬上出現,用點耐心等待吧!

沒耐心的傢伙是成不了大事的,還在喝奶的笨小鬼。

「笨小鬼?」紫玥被激的發火了,「沒禮貌的水晶球,信不信我一把將你砸爛啊!」

「紫玥女王,妳跟這種水晶球發什麼氣啊?」老哥快速收起水晶球,陪笑的安慰。「息怒、息怒,我們就看看風景,等待一下吧。」

然而,我們等了大半天,依舊沒有任何動靜。

「請問一下,那顆笨水晶球到底要我們等多久?」紫玥沒好氣的問。

「這個嘛……我、我再占卜一次好了。」面對怒氣沖天的紫玥,老哥臉上冒出了冷汗。

想找人、想問路,靠的就是一張嘴啊!

大聲呼喊一下吧!說不定會得到意外的回應。

附註:如果連怎麼叫人都不會,那天神也幫不了你了。

「這顆該死的水晶球,沒人教它說話要有禮貌一點嗎?」握緊拳頭,紫玥氣呼呼的道。

「畢竟它不是寵物。」老哥打哈哈的笑著。

「它說要呼喊,是要叫那隻人魚的名字嗎?」黑戰士苦惱的低下頭。「可是我們並不知道人魚的名字啊。」

「喂!這裡有沒有一隻紅眼、白頭髮、白魚尾的人魚啊?」對著水面,痞子殺手大聲喊道。

「紅眼、白頭髮、白魚尾的人魚,聽到請回答!」拉布拉同樣呼喊著。

「這樣喊……有用嗎?」我有些質疑。

「也只能這樣試試了。」遙日聳肩笑著。

呼叫的工作,我們交由拉布拉跟痞子殺手去執行,所有人只是悠哉的坐在浮動部屋外頭欣賞風景。

「紅眼、白頭髮、白魚尾的人魚,你已經被通緝了!有一位叫做斯庫拉的小姐要找你!」

「喲呵!那個拋棄美女的負心漢,怎麼?你奪走少女心之後就避不見面了嗎?你這個偷心大盜!我們將會代替戀愛女神懲罰你!」

喂喂,聽到這種被扭曲的說詞,那隻人魚怎麼可能會出來啊?

「咦?那邊好像有東西。」遙日指向不遠處的水面,那裡冒出了大量泡泡。

「難道是那隻人魚要現身了?」我們隨即起身,好奇的觀察水面的動靜。

「不。」絕對殺戮搖頭否決,「那些氣泡太多而且太大了,浮現氣泡的範圍又這麼廣,這下面應該是某種大型生物。」

「是怪物啊。」

一發覺情況不對,我們紛紛拿出武器,擺出作戰預備姿勢。

等了幾分鐘,泡泡消失了,緊接著冒出的是一個大漩渦,那漩渦將我們的浮動部屋慢慢吸了過去。

「慘了,要被捲到漩渦裡去了!」拉布拉大叫。

「快進去裡面!」遙日催促道。

就在我們全部衝回浮動部屋裡之後,遙日立刻將浮動部屋改成飛艇,載著我們脫離水面、緩緩上升。

「好險,差一點就葬身海底了。」痞子殺手慶幸的道。

「那個漩渦跟泡泡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」我不解的追問:「下面有東西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遙日搖頭,「但是如果下面有生物,能夠造出這樣漩渦的怪物,想必一定很龐大。」

漂浮在半空中,看著下方逐漸擴大的漩渦,我們依舊沒有釐清狀況。

「水底下好像有東西……」絕對殺戮指著螢幕道。

「對耶,好多個黑影,那到底是什麼啊?」我湊上前打量,「將螢幕放大兩倍看看吧。」

就在進行格放時,水裡突然竄出無數隻藍色觸手,將浮動部屋緊緊捆住,拉扯的力量連帶引起一陣劇烈的晃動,沒有心理準備的我們,差點直接跌在地上。

「警告、警告!有不明物體正在進行攻擊。」系統發出了警戒訊息。「目前高度正在逐漸下降中。」

「動力全開!加快速度往上飛!」遙日對系統發出命令。

「動力全開,往上衝刺。」系統重複了一次,並立刻執行了動作。

然而,儘管機器已經發揮了百分之百的動能,我們還是一步步被觸手往下拖去。

「為什麼會這樣?這裡有這樣的大型生物存在嗎?」黑戰士詫異的問。

「啊啊,水、水!已經泡到水裡了!」痞子殺手著急的叫著。

「會被吃掉!會被吃掉!我們會被藏身在水裡的神祕超級巨無霸怪物吃掉!」拉布拉慌亂的繞圈圈跑步。

「戰鬥吧!」絕對殺戮亮出了爪子,燃起了雄雄怒火。「去跟那個怪物一較高下!」

「請冷靜一點。」遙日制止著他,「要是現在衝出去,水就會從出口湧入,這樣船身會沉的更快。」

「……有必要這麼慌張嗎?」坐在椅子上,我手支著下巴,淡漠的看著他們。「跑來跑去,看的我眼睛都花了。」

「喂!會死耶!要是被吸下去,絕對會死啊!」痞子殺手抓著我的雙肩搖晃,「貓老大,妳是怎麼了?該不會是太過絕望所以不想反抗了?這樣不行啊!振作一點!」

「停!停!你搖的我頭都昏了!」我抓住他的手,反制住他,「反正大不了就是死掉,又不是沒死過。」

「真是糟糕啊,才遇到一點小事就慌成這樣。」紫玥為自己倒了一杯茶,「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一遇到狀況就立刻亂了手腳。」

「呃,我只是、只是在做熱身運動。」停止了動作,拉布拉尷尬的走到位置上坐下。

不一會,我們就被拉入了水底,還沒來得及看清楚狀況,眼前就立刻陷入了黑暗。

「啊哩?現在是……死了還是活著啊?」

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,拉布拉的聲音傳來。

「活著。」黑戰士篤定的回道。

「哎呀呀,這還真是可惜。」痞子殺手玩笑似的說道:「人家本來想要跟大家上演一場殉情記呢,古代的人不是常常說一句話嗎?『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』,嘖嘖!那時候聽到這句話,我感動的起了雞皮疙瘩,真是好浪漫啊!」

「笨蛋。」絕對殺戮冷冷的批評道。

「先想辦法讓四周變亮吧。」老哥建議道:「現在什麼都看不見,也沒辦法搞清楚狀況。」

啊──」紫玥的尖叫聲傳出,附帶了一聲響亮的巴掌聲。

「是誰偷摸我?大色狼!」

「呃,抱歉……我只是想確認我身邊有哪些東西。」老哥尷尬的說道。

「你……」

「喀喀!」

一聲像是機械開關的響亮聲音傳出,眼前緊接著大放光明,刺眼的強光讓我們難受的閉上眼。

「喂喂,就算想要燈光,也用不著用這種超強聚光燈照我們啊。」痞子殺手抱怨著。

「這該不會是最新弄瞎人的方法吧?」拉布拉同聲埋怨。

幾秒鐘過後,亮光逐漸轉弱,恢復到平常的光芒,我們這也才看清楚了四週。

「好像……在某種建築物裡面。」絕對殺戮在觀察之後說道。

透過浮動部屋的螢幕往外看去,四周的牆壁往外凹陷,上頭有奇怪的紋路。

「啊咧咧!牆、牆壁會動!」痞子殺手慌張的大叫。

「被吃掉了!我們被吃掉了!」拉布拉緊張的跑來跑去。

「所以說,這應該是生物,我們在他的胃裡?」黑戰士理解的點頭。

「這個胃還真大啊。」我半帶讚嘆的笑道。

「貓──」痞子殺手衝向我,再度抓住我的雙肩搖晃。「妳是怎麼了?為什麼一臉悠哉的樣子?我們被吃了、被吃了啊!妳都不在乎嗎?是這樣嗎?妳已經都不在乎了嗎?」

「我沒有……」

「騙人!如果是以前的貓老大,應該會說『怪物全給我下地獄去!』,可是妳現在、妳現在竟然好像彌勒佛一樣的無動於衷,妳真的是貓嗎?」

「痞子,你不要激動……」

「難道妳是想要改變形象?因為跟遙日在一起了,所以妳想變成賢妻良母?想要變成說話甜甜蜜蜜裝可愛的女人?千萬不要這麼做啊!妳的設定應該是凶暴化的狠角色,要有氣勢的人才能當主角啊!沒有氣勢的人只能當小小配角,就像是旁邊的阿戮跟黑戰士一樣,妳想變成那樣的串場角色嗎?妳要捨棄妳主角的地位嗎?」

「……」

現在是說到哪邊去了?他最近卡通看太多了嗎?竟然敢說黑戰士根絕對殺戮是小配角?我往兩人望了一眼,黑戰士專心觀察著四周、似乎是沒聽見這句話,而絕對殺戮則是亮出了他的爪子,眼中泛著殺氣。

「該不會,妳是外星人偽裝的?是那個卡哩卡哩巧克力星人偽裝的吧?還給我!把我親愛的貓老大還给我!」

「痞子會長,什麼是卡哩卡哩巧克力星人啊?」拉布拉好奇的問。

「就是喜歡吃巧克力跟一種叫做卡哩卡哩餅乾的外星人。」

最好是有這種人啦!

「貓,妳要振作、振作啊!不要忘記妳是極為兇暴、殘忍、惡毒的貓老大啊!」痞子殺手繼續搖晃著我。

「碰!」我一腳踩在痞子殺手臉上,亮出了長劍。「你要是再這樣胡亂發瘋,我就直接送你投胎。」

「啊啊,就是這樣,這種殺氣、這種眼神,這才是我認識的貓老大啊。」他反過來扒住我的腿,臉還在我腳上磨蹭。

「少噁心了。」我用力的踹了他兩腳,「不要將你的鼻涕往我的褲子上擦!信不信我劈了你!」

「不要這麼無情啊,好歹我也是妳的舊情人,妳怎麼可以有了新歡就對舊愛這麼無情?」痞子殺手扯著我的褲子不放。

「不要拉了啦!我的褲子要被你拉掉了!」我連忙抓住褲腰頭。

「不用緊張、不用緊張。」老哥朝我揮揮手,「我們這個可是適合全家大小遊玩的健康遊戲,就算衣服被脫光光,一樣會在重點部位打上馬賽克的啦!」

「說這什麼鬼話啊!你們兩個可惡的傢伙!」我一把抓起痞子殺手,像丟沙包一樣將他丟向老哥。

「哇啊啊啊──碰!」兩個人狼狽的撞在一起,頭上冒出星星。

「真是個……像鬼一樣兇殘的……」拉布拉驚恐的看著我。

「嗯?」我往他掃了一眼。

「呃,不、不,我是說貓老大就像千人斬將軍一樣,是一個縱橫戰場的大英雄。」拉布拉說著恭維話,「哎呀呀,真不愧是我們公會的鎮殿之寶,氣勢就是非比尋常。」

「各位,聊天時間結束,有人出現了。」遙日將螢幕放大,讓我們看清楚對方,那是一名人魚,白髮、紅眼、白尾巴。

「出現了!要找的人魚出現了!」拉布拉興奮的喊。

「日安。」人魚用爽朗的聲音笑著,「先前聽到你提起斯庫拉小姐的名字,所以就將你請到我的船上來作客,希望沒有嚇到你。」

船?這種會動的生物叫做「船」?這還真是讓我開了眼界,原本我還以為他也是被吃進來的人呢。

「我叫做伊里亞斯,請問這位……圓滾滾的先生叫什麼名字呢?」

「圓滾滾?」我們幾個面面相覷。

「他應該是在說浮動部屋吧。」紫玥猜測的道。

「他將浮動部屋當成人?」痞子殺手不可思議的道。

「出去吧。」黑戰士示意我們喝下了水中呼吸劑。

當我們出現在伊里亞斯面前時,他明顯出現訝異神色。

「啊哈哈,原來那是一個交通工具啊。」他乾笑著。「看來是我誤會了呢,啊哈哈。」

向他報出了姓名以及斯庫拉的委託,原本是打算隱瞞斯庫拉想殺他的事實,但,又覺得要是我們將他拐騙回去,未免也太過不道德,最後我們還是照實說了。

「沒想到,斯庫拉小姐她對我竟懷抱著這樣的想法……」伊里亞斯微微的低下頭。

「……」不知道該如何回應,我們全都保持沉默。

「她對我的心意真是太濃烈了,竟然因為太過思念,所以想要殺了我、將我永生永世留在她身邊。」伊里亞斯雙眼泛淚的道。

啊哩?「這個……你好像誤會了。」

再怎麼看,我都不認為那個叫做愛啊,斯庫拉可是很明白的表現出殺氣呢!

「啊啊,我真是愚蠢啊,在她那冰冷的外表下,竟然藏著一顆熾熱的心,我怎麼會這麼笨,竟然沒有發現她對我的愛。」

「喂,你真的誤會了。」紫玥臉冒黑線的道:「斯庫拉她是恨你恨到想殺了你。」

「我明白、我明白,我知道她在生我的氣,是因為藥劑的事情吧。」伊里亞斯朝我們點頭,「雖然說藥劑出了錯,讓她變成小狗的模樣,可是那也很可愛啊,我也是一個愛狗人士,不會因為這樣就不愛她。」

「……現在是什麼情況?」我真是快要被打敗了。

「總覺得他根本就沒在聽我們說話,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中。」絕對殺戮無奈的搖頭。

「現在請你跟我們回去吧。」遙日直接了當的說道。

「不、不。」伊里亞斯搖頭,「雖然我也很想念斯庫拉小姐,可是,除非我找到解藥,要不然我絕對不會回去。」

「什麼解藥?」我追問著。

「將斯庫拉小姐還原的解藥。」伊里亞斯苦惱的皺眉,「其實當初我也只是想將她變成人魚,誰知道變成狗狗呢?斯庫拉小姐當時真是氣炸了呢,害我以為她進階變身變成母夜叉……」

「你的意思是說,你原本只是想將她變成人魚,並沒有要害她?」紫玥聽出了端倪。

「是啊。」伊里亞斯點頭,滿臉的無奈,「因為斯庫拉小姐是一名人類,她不可能跟我在大海中生活,所以我就想說,那乾脆將她變成人魚,這樣我們兩個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,可是那個藥劑不知道哪裡出了錯,竟然將應該變成魚尾的雙腳變成了狗頭,該不會是因為體質不合,所以才造成這種異變吧?」

「不可能。」遙日篤定的搖頭,「應該是你拿錯藥劑。」

「不可能!」伊里亞斯回的斬釘截鐵,「那可是我特別請海魔女調製的東西,別人可能會出錯,可是她是海魔女耶!她不可能出錯!」

「……看樣子,好像有一點點水落石出了啊。」我苦笑著。

「嗯,應該是海魔女動的手腳吧。」紫玥接下了話。

「啊咧?妳們兩個未免也太強了吧?」拉布拉訝異的問:「光憑這樣就能找出幕後兇手,真是神奇的偵探技能啊!」

「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,女人的直覺?真是厲害、厲害。」痞子殺手拍了幾下手。

「可是海魔女為什麼要這麼做呢?」這一點可就讓我不解了,她的動機到底是什麼?

「妳們搞錯了,她不可能是兇手!」伊里亞斯為海魔女辯解著,「海魔女她是一個很溫柔的人!」

「我,是一個孤兒,因為我身上有不祥的顏色,所以生下來之後就被拋棄了。」伊里亞斯輕輕的撫摸魚尾,白色的魚尾在燈光照耀下映照出銀光。

「我沒飯吃的時候她供我三餐,被人驅趕沒地方住的時候她供我住,有時候還會給我零用錢讓我買東西……」

「所以說,你是一個靠女人養的小白臉啊?」拉布拉戲謔的揶揄道。

「小白?」伊里亞斯頓了一下,「是說我的髮色跟魚尾嗎?這是我天生的顏色啊,雖然海魔女嘗試幫我染色,可是到最後都會褪色,而且我覺得這樣的顏色很美啊,像白雲一樣的顏色。」

「……」無言。

雖然很想跟他說「小白臉」並不是他以為的那個意思,但,又覺得他似乎不會理會我的說明。

「這裡會有解藥嗎?」環顧四週,遙日好奇的發問。

「解藥長什麼樣子?說不定我們可以幫你找。」黑戰士接口道。

「啊哈哈哈。」伊里亞斯乾笑了幾聲,「其實這裡沒有解藥……」

「……沒有?」

「那你在這邊做什麼?」

「啊哈哈哈,這、這說起來真是尷尬。」他的雙頰出現緋紅,「我只是順著大海往這邊一直航行,等我發現已經走到盡頭時,已經……來不及了。」

「來不及?」這種沒頭沒尾的話,真是讓人一頭霧水。

「就是啊,當我發現已經走到盡頭的時候,船已經被困在這裡、動彈不得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離開……」他再度尷尬的笑著。

「……」

「就算船卡住了,你也可以直接順著水道離開,不是嗎?」黑戰士說出最基本的方式。

「不、不行!我絕對不會拋下庫拉拉離開。」他異常堅持的道。

「庫……拉拉?」

「那是什麼?」

「就是這個啊。」他拍了拍船身,「她就是庫拉拉,是個很可愛的好女孩喔。」

「交通工具……還幫它取名字啊。」我苦笑。

「而且他還將它當成女生。」紫玥臉上的黑線越來越多了。

「怎麼啦?你們的表情好奇怪。」伊里亞斯一臉困惑的問。

「沒什麼。」我搖頭,「走吧,搭我們的船離開吧。」

「貓小姐,我不是跟妳說過了嗎?我絕對不會拋棄庫拉拉,她可是我的一位好朋友送我的啊。」

「有什麼關係。」紫玥不以為然的道:「現在是不得以的情況,你之後再跟那位朋友賠罪、解釋不就好了?」

「我也曾經想過,但是我不知道要去哪邊找他。」他晃動了下魚尾,「畢竟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。」

「不知道對方的名字,這是算哪門子的朋友啊?」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對話下去了。

「真神奇的交友方式。」拉布拉隨手抓了抓臉,「竟然連對方住哪裡、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。」

「那個人是我在旅行的時候認識的。」伊里亞斯解釋道:「雖然長相有點奇怪,但他是一個很好的人,雖然不知道名字,不過我們有拍照留念喔!庫拉拉,請給他們幾位欣賞那張照片吧!」

半空中,幾道光束交錯而過,逐漸構成了一個立體影像。

「這是……」

見到那合影的「朋友」,我們幾個真是錯愕的說不出話來。

「外星人?」

「ET!」

是的,在我們眼前,那個跟伊里亞斯搭著肩膀愉快合影的「朋友」,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來,他就是一副外星人的模樣。

他有著奇怪的長型頭顱,沒有眼白、只有瞳孔的金屬色大眼睛,細長如管狀的嘴巴,下身的身體是由水母般的長觸手構成,那些觸手支撐起頭部的重量,同時也擔任手與腳的工作,從外觀看來,他整個「人」就像是一個詭異的條狀物。

竟然連外星人都出現了。「真是見鬼了。」我喃喃的唸道。

「不,他是外星人,不是鬼。」遙日糾正著我。

「……對我來說,這兩個是差不多的東西。」我回了一個苦笑。

「他告訴我,他跟他的族人住在很遠的地方,他們一直在各個地方旅行。」伊里亞斯興奮的說道:「後來因為覺得這裡很美,所以就在這邊住下了,可是後來他們發生了爭執,原本好好的一個族群發生了對立,因為受不了那樣的狀況,所以他跟一些族人離開了,他現在獨自一人在各地旅行,到處結交新朋友。」

「之前好像沒有聽說遊戲中有外星人啊。」我困惑的道。

「這應該是改版之後出現的吧。」拉布拉回道:「之前我朋友也說有看到長相奇怪的東西。」

「我外出尋找解藥的時候,因為旅途太過艱辛,我在半路暈倒了,就是這位朋友救了我,聽完我的狀況後,他送了我這艘船當作交通工具,這是我們兩人友情的信物,無論如何,我都不能拋下庫拉拉,希望你們能夠諒解。」

「可是這艘船已經卡在這邊動彈不得了,難道你要跟它永久定居在這裡?」黑戰士不認同的反問。

「總而言之,我絕對不會拋棄庫拉拉。」伊里亞斯堅持的道。

「你出來旅行的目的是尋找解藥。」絕對殺戮接口勸道:「這艘船也是那位朋友為了讓你旅途方便而送給你的東西,你這樣是不是本末倒置了?」

「無論如何,我都不會拋棄庫拉拉一個人離開。」

「真固執。」紫玥輕嘆了一聲。「怎麼會有這種不知變通的人魚啊?」

「乾脆我們將他打暈帶走吧。」痞子殺手建議道。

「會長大人這個主意不錯。」拉布拉贊同的點頭,同時拿出了他的電吉他。

「要動用武力將我強行帶走嗎?」伊里亞斯狀似無奈的垮下臉。「為什麼要這樣呢?為什麼你們總是要拆散我跟庫拉拉?」

「沒辦法,畢竟這艘船太大了,要移動它不是那麼容易。」黑戰士無奈的道。

「那是你們信念不夠堅定!」伊里亞斯振振有詞的道:「像我,我就始終相信總有一天能救庫拉拉脫困,我們一定能夠一起離開這裡!」

「喲喲,這傢伙還真是固執啊。」痞子殺手對拉布拉使了個眼色,「上吧!」

「是!會長大人。」拉布拉走向伊里亞斯,「放心吧,我會打小力一點。」

「怎麼辦呢,我可是一個和平主義者,不喜歡打架呢!」嘴上雖是這麼說,但他的手上卻出現了一管大砲。

「但是為了保護我跟庫拉拉,必要的時候我還是必須將雙手染上血腥啊。」他感嘆著。

「喂、喂,等等,等一下。」發現對方亮出那樣的武器,拉布拉慘白了臉。

「抱歉了,雖然你是好意,但是我真的不能跟你走。」

伊里亞斯扣下了板機,轟的一聲就將拉布拉給炸成亡魂。

「……」

對手都已經喊停了他還出手,這樣算是那門子的和平主義者啊?我臉上冒出了冷汗。

「安息吧,我的朋友。」伊里亞斯用充滿感情的聲音說道。

「安你個頭!」變成亡魂的他大叫,「哪有人這樣的!我不過是要將他敲昏,他竟然就直接將我炸死!犯規啦!」

「廝殺場上生死難測,活下來是唯一的鐵則。」伊里亞斯堅定的道。

「吼~~我要殺了他!你們不要攔我!我要殺了他!」

復活後的拉布拉呈現爆走狀態,要不是絕對殺戮硬是將他拉住,他可能真的會跟人魚打起來。

「別鬧了!」紫玥拿出流星槌,往他頭上敲去,「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他,要是你將他殺了,那任務不就不用解了?你給我閃邊待著去,不然我就槌死你!」

「……是,女王。」頭上噴著小血柱,拉布拉神情黯淡的窩到角落。

「無論如何都不放棄這艘船?」我確認的問。

「無論如何都不放棄!」他篤定的點頭。

「真麻煩。」我無奈的抓抓頭髮,「那我們就連船一起搬走吧。」

「不可能!」出乎意料的,本來應該表示贊同的伊里亞斯,竟然第一個否決。

「妳在說天方夜譚嗎?妳當我是三歲的小人魚嗎?」他連珠砲似的問著,「這麼大的一艘船,妳要怎麼搬它?」

「喂……」我沒好氣的瞪著他,「是你說一定要跟這艘船在一起的,現在怎麼又說這種話?而且剛才你不也說你相信能夠將這艘船搬走嗎?」

「那個是一種自我催眠,用來增強自我信心,難道妳沒聽過這種方法嗎?」伊里亞斯理直氣壯的反駁道。

「……真欠揍。」我開始冒火了,要是在這樣跟他胡言亂語下去,我真怕我會殺了他。

「貓,光憑我們幾個想要將這艘船搬走,有點困難,必須先回公會調人手跟工具才行。」黑戰士說道。

「那就走吧。」不想多浪費時間,我隨即轉身往回走。

「你們要這樣走了?」伊里亞斯抓住了我的衣服,「就因為我說這件事情不可能辦到,所以你們就要拋下我跟庫拉拉?」

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們對話啊?我們是要回去找工具耶!

「嘖嘖!光是這樣就放棄了,難怪你們的腳始終無法進化成魚尾,因為你們缺乏意志力啊!」

「……就算再怎麼有意志力,人的腳也不可能變成魚尾。」絕對殺戮臉冒黑線的道。

「你們要捨棄我們了嗎?就因為一點點小挫折就捨棄我們嗎?這還真是令人傷心啊。」伊里亞斯誇張的摀著臉。「人類就是這樣,老是愛信口開河,哎呀呀,難怪有些人魚那麼討厭人類,你們都是說謊精。」

「碰!」我一腳將他踩在地上,怒瞪著他。

「我們現在正在想辦法將你跟這艘船救出這裡,要是你沒有辦法提供好的辦法,那就給我安靜一點,少在那邊說一些有的沒的。」

「糟糕、糟糕,你惹火我家老大了。」痞子殺手加油添醋的道:「我家貓老大可是連魔王跟海盜都要畏懼三分……不,是畏懼十分的人!你竟敢惹她生氣?你不怕被做成人魚生魚片或者是人魚火鍋嗎?」

「請、請饒命啊!英雄、老大!」伊里亞斯哀求道:「我的人生還很長,斯庫拉小姐還在等我回去娶她過門,以後我還要跟她生很多、很多小人魚,要是你們殺了我,那、那斯庫拉小姐一定會很傷心……」

「你錯了。」我冷冷的對他道:「她要我們找你,就是為了要殺了你,這一點一開始的時候不是跟你說了嗎?」

「是啊,人魚老兄,你真的誤會大了。」蹲下身,拉布拉拍了拍他的肩膀。「你的愛人她才不愛你,她恨你恨的要死。」

「對啊,她只是為了要殺你,所以才要我們將你找回去。」痞子殺手同聲說道。

「你們兩個說的太過火了吧?」紫玥直接將兩人踹倒,「說話的時候,至少考慮一下聽的人的心情吧!」

聽了兩人的話之後,伊里亞斯伏在地上,雙肩微顫,一語不發。

 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