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欸,你還好吧?」我有點擔心的問。

「斯庫拉要殺了我,為什麼?我做錯了什麼?」低著頭,他的聲音有些沙啞。

「難道是她發現我吃沙拉的時候喜歡加醬油膏、不喜歡加美乃滋,因為討厭醬油膏,所以她連帶討厭我?是這樣嗎?」他抬頭詢問我們。

「不……」黑戰士尷尬的笑笑。「雖然說加醬油膏的吃法真是很奇怪,但是她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。」

「那……難道是她以為我有外遇?因為太久沒見到面,所以她以為我愛上了別人?對,沒錯!一定是這樣!」他篤定的點頭。

「哎呀呀,沒想到她竟然這麼會吃醋、這麼在意我,不過才一段時間沒回去,她就擔心的想要殺了我,我真是太過高興了!」

他快速站起身,臉上洋溢著笑容。

「我們走吧!我要快點回到親愛的斯庫拉身邊。庫拉拉就先擱置在這邊沒關係,過陣子我再來將她帶回去。」

「這位人魚老兄,你搞錯了。」拉布拉搖頭苦笑:「斯庫拉是因為你將她變成半人半獸的模樣,所以她才會恨你,而且她從頭到尾都沒喜歡過你。」

「不、不可能。」伊里亞斯異常篤定的搖頭,「她怎麼可能因為這種小事就想殺了我呢?變成小狗的她也是很可愛啊!所以她一定是因為擔心我變心,才會要你們來抓我回去,只要我回去跟她解釋清楚,她一定可以諒解的!」

「……」眾人全無言了。

「這傢伙的腦袋究竟是在想什麼?為什麼他總是曲解別人的話啊?」我真是感到有點生氣。

「算了,管他動機是什麼,他現在願意跟我們回去交差,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,快走吧。」絕對殺戮轉身游向浮動部屋。

「是啊,快走吧、快走吧!」伊里亞斯迅速朝浮動部屋游去,其他人尾隨在他身後行動。

看著他那愉快的笑容,想著他將會面臨的後果,我猶豫了。

「這樣真的好嗎?」紫玥有著跟我同樣的想法。「他回去只是送死吧。」

「那可不一定。」老哥故作神秘的對我們笑笑,「需要我為兩位占卜嗎?」

「好啊。」我爽快答應。

「叫那顆水晶球說話口氣好一點,不然我就砸了它。」紫玥威脅的說道。

老哥無奈的苦笑了一下,隨即開始進行他的占卜。

解鈴還須繫鈴人,要卸除仇恨,施加的枷鎖必須先行拆除

除了具備助人的心,也需要擁有聰明的判斷力

事情並非如表象所見……

不知道是不是紫玥的威脅奏效,這次水晶球出現的占卜文字十分「正常」。

「看來,紫玥女王的氣勢連水晶球都害怕啊。」老哥狀似揶揄的笑著。

「我想,你這句話應該沒有其他意思吧?」紫玥揚眉望著老哥。

「哈哈,當然沒有啊,我說的話向來只有一種意思,其他的全都是妳多想的。」

「這次的占卜,好像懂它的意思又好像不懂。」我苦惱的低下頭。「第一句所說的,應該是要我們幫忙解除斯庫拉的狀態,尋找她的解藥,可是第二、三句的意思呢?」

「嗯,真的很難理解啊……」紫玥同樣也是一臉困惑。

「走吧、走吧,其他人都在船上等我們了。」老哥催促著我們。

回到浮動部屋,我們一邊往斯庫拉的方向航行,一邊討論著占卜的內容。

「解鈴環需繫鈴人?這意思是說要我們找到斯庫拉的解藥嗎?」絕對殺戮猜測的道。

「我也是這麼想。」托著下巴,我思考著可能線索。「只不過,我們該去哪邊找解藥?」

本來以為伊里亞斯會知道解藥的所在地,沒想到他竟然是一無所知,只是憑著「一定會有解藥」的意念,在茫茫大海中進行找尋。

「我剛才問過仲澐了。」遙日突然開口,「他說,製作毒藥的人就自然會有解藥,所以我們應該找海魔女問解藥的事情。」

「可是海魔女跟我說她不知道。」伊里亞斯否決的回道:「所以我才會找了這麼久還沒找到解藥。」

「說不定是那時候她不知道解藥的配方,或許現在她已經研究出來了。」痞子殺手樂觀的說。

「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,我們再去問她看看吧。」遙日改變了航行的方向。

「也好,我也已經很久沒見到海魔女了,剛好回去跟她打個招呼。」伊里亞斯笑嘻嘻的點頭。

「喂,人魚老兄,你跟海魔女是什麼樣的關係啊?」拉布拉臉上笑的曖昧。「聽你說她供你吃、供你住還給你錢花,你們兩個的交情很詭異喔~~」

「她……」伊里亞斯眼中略過一絲落寞。「我也不曉得該怎麼去定位我們的關係,也許……她只是一個很好心陌生人吧。」

很好心的陌生人?這種說法怎麼聽起來怪怪的?

「到了。」遙日讓浮動部屋緩緩停下,直接落在海魔女的店鋪前。

「哎呀呀,看來我真是離開太久了。」伊里亞斯望著四周笑道:「我記得以前這邊很荒涼,只有海魔女一間店鋪,沒想到現在多了幾家店、又有了港口、廣場,街道也變的很整齊漂亮……」

「你到底離開多久啊?」我納悶的反問。

他所說的這一切,短時間可不會改變的啊。

「唔……」雙手交疊胸前,他輕晃著魚尾,「我也記不清時間了。」

「算了,那個不重要,先去找海魔女吧。」抓著他的手臂,絕對殺戮將他拉向海魔女的店鋪。

當我們踏入海魔女的店鋪時,發現她並不在店裡,店裡頭只有一位兼差的店員。

「奇怪,她怎麼不在?」絕對殺戮困惑的在店內找尋。

「大概是去採藥了吧。」我對他說道:「在這邊等一下,差不多再過幾分鐘她就會出現了。」

之前解這裡的任務時,十次有四次她人不在店裡,每次都需要等待一段時間,她才會揹著採藥籃從外頭進來。

「一群人擋在我店門口做什麼?」海魔女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入。

她的肩上揹著由海草編織而成的採藥籃,手上戴著採草藥專用的手套跟鐮刀。

「就算店主人不在,你們也不能擋著人家做生意吧?」

嘴裡一邊叨念,她從我們身旁穿過進到店裡頭。

「這些藥草幫我放到籃子裡去。」她將肩上的籃子卸下,交給了店員。

「好久不見。」望著她,伊里亞斯開心的跟她打招呼。

「你……」原本正在脫下手套的她,因為過於驚訝而停住了動作。

「我回來了,不過我還是沒有找到斯庫拉的解藥,我還真是糟糕啊,哈哈……」伊里亞斯自嘲的乾笑幾聲。

「……」張著口,海魔女似乎想要說些什麼,但卻又沉默了。

她轉身走向藥鍋,拿起攪拌棍朝那鍋紫色藥水攪了幾下,又順手往裡頭丟了幾樣藥草。

「海魔女,經過這麼久的時間,妳有找到斯庫拉小姐的解藥嗎?」伊里亞斯上前問道。

「沒有。」她篤定而且冷淡的回答。

「是嗎?這樣看來,我又回到原點了啊。謝謝,我不打擾妳了。」無奈的笑笑,伊里亞斯轉身往外游去。

「啊,對了。」在門口,他停住了動作,「長期以來,謝謝妳對我的照顧。」

「你要去哪裡?」海魔女叫住了他。

「去找斯庫拉小姐。」他回答道:「我必須去向她賠罪,我沒有做到我允諾的事情。」

「不可以!」海魔女激動的喊道:「她已經不是以前的斯庫拉,她瘋了,只要接近那個區域的人魚,全都會被她殺死,你現在去等於是去送死啊!」

「能夠死在她的懷抱,這也是一種幸福。」伊里亞斯臉上出現極其溫柔的笑容。

「你這個蠢蛋!」海魔女握緊了拳頭,怒不可抑。「那個女人有什麼好?她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類!為什麼你要為了這種女人犧牲性命?大海這麼寬廣,漂亮的人魚女孩這麼多,為什麼你要執著在那樣的人類身上?難道你認為人類那又細又奇怪的雙腳,會比我們人魚的魚尾漂亮?」

「欸,就說他們兩個有曖昧了吧。」拉布拉用手肘碰了碰我,低聲的道:「你看,海魔女說的話根本就像是吃醋的女朋友。」

對於海魔女的質問,伊里亞斯先是沉默了幾秒鐘,而後才又低沉的聲音道。

「……她對我笑。」

「啊?」

這句沒頭沒腦的話,讓我們在場的人都愣住了。

「我,生長在這個擁有湛藍的大海中,我的同類有著美麗而且色澤繽紛的魚尾,自豪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種族,是海中最驕傲的生物。」

透著悲傷的聲音,陪襯著陳述的文字,自伊里亞斯口中說出。

「但是,我的族人,那些擁有漂亮魚尾的人魚,卻因為我的魚尾顏色而討厭我,甚至是排擠我,他們叫我怪物、說我背負著厄運的人魚,是被大海遺棄的人魚,那時候的我,很想死、很想離開這個討厭的世界,而我……其實也是這麼做了。」

深深吸了口氣,伊里亞斯臉上浮現哀傷又有些痛苦的笑。

「那天,我記得天空有漂亮的白雲,太陽的光線曬在身上很溫暖,水面的波光是金黃色,是個很好的天氣。我漫無目的的游,到了某處的岸邊,上岸,讓自己完全脫離水面,躺在有熱度的沙灘上,沙子跟日光逐漸吸乾了我身上的水分……我想死,想要徹底的離開,離開這個所有人都討厭我的世界。」

「失去水分的身體很燙、很痛,就像是被火焰灼傷一樣,就在我快要失去意識,逐漸陷入昏迷時,突然有冰涼的水潑到我身上,一桶接著一桶……救我的那個女生,就是斯庫拉。」

「在我醒來之後,她對我笑了,她說『還好救的活,我真擔心你就這樣死掉了』,沒有問我原因跟理由,在我喝水恢復體力時,她用海水幫我沖洗沾上沙子的魚尾,對我說『很漂亮的顏色,白色的魚尾,像是天使的翅膀一樣』。」

「我不知道她說的天使是什麼,也不知道天使的翅膀長什麼樣子,可是那是第一次有人稱讚我的魚尾漂亮,而不是說它怪異、醜陋,是被詛咒的東西。」

故事說到這邊,算是一個結束,伊里亞斯也在這時候稍稍喘了口氣。

「也許這段過往對她來說不算什麼,也許她只是路過,看到一隻魚快要死了,順手救了一下,可是對我來說,那天,她救起的不只是我的性命,還有我那顆已經殘破不堪的心。」

「雖然種族不同,但是我還是愛上了她,她佔據了我全部的心,對我來說,她就像是最明亮的珍珠,是我唯一能存活的蔚藍海洋,有她在的地方,我才能生存下去。」

在伊里亞斯說完這番話後,海魔女跟我們同時陷入了沉默。

初次見到伊里亞斯時,我覺得他是一個怪人……呃,是一隻(或者一尾)怪人魚,老是不專心聽人家說話,自顧自的幻想一些東西。

然而,現在的他,在述說過往以及他對斯庫拉的心意時,卻又是顯得那麼認真、那麼執著,那麼堅定有力、不容質疑。

如果可以,真想幫他……我在心中這麼期盼著。

「那個……」刻意壓低音量,痞子殺手的問話聲小小的響起,「魚類有心這種東西嗎?我還以為魚只有腮跟肺這類的臟器。」

「……痞子。」紫玥臉上爆出微微的青筋,「你生物學的成績不好也就算了,用不著挑這種時候來煞風景吧?現在的氣氛這麼悲傷,你突然來這一句,你是在搞笑嗎?」

「不、不是啦!」他慌張的搖著手,驚恐的澄清。「古人不是說要『好學不倦』嗎?因為不懂、因為覺得有疑問,所以我才會問大家啊。」

「要問話也要挑好時機吧?」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領,「現在這種時候,你插什麼嘴啊?整個氣氛都被你破壞了!」

「欸,饒、饒命啊──」

「……你的意思是說,為了救她,就算要你的命你也願意?」海魔女試探性的質問。

「沒錯。」伊里亞斯毫不猶豫的回道。

「啪!」

出乎意料的,海魔女打了他一耳光,巴掌聲極為響亮。

「你有沒有想過要是你真的這麼做了,你的母親該怎麼辦?你之前不是跟我說過,你希望有一天能找到你母親嗎?你不是說希望有一天能跟她住在一起,像家人一樣的住在一起?」

「……」摀著臉,伊亞里斯沉默的望著海魔女。

「就為了那個女人、為了那個人類女人,你就要將你的母親拋棄嗎?」

「……」面對質問,伊里亞斯依舊是不發一語。

「說啊!你真的要這麼做嗎?你寧可將性命獻給那個女人?拋棄了你的母親?」

「一開始就沒有擁有的……我要怎麼拋棄?」伊里亞斯失笑的反問,笑容中透著哀傷,

「伊里……」

「打從我出生,我就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。」緩緩的,伊里亞斯一字一句的道:「儘管我試圖要尋找、想要與她相認,但是……有誰有那份勇氣去接受一個像我這樣的孩子?如果是妳,妳會願意承認我嗎?海魔女。」

「……」張了張口,海魔女的喉間完全沒有發出聲音,她無法回答。

望著這樣子的她,伊里亞斯唇邊勾起苦澀的笑。

「就算沒有找到也無所謂,對我來說,妳就像是母親一樣的親切,妳給了我很多的溫柔、包容和關懷……在我離去之前,我可以擁抱妳嗎?」

沒有等海魔女回應,伊里亞斯張開雙臂擁抱了她,在她耳邊輕聲說道。

「謝謝妳。」

「伊里亞斯……」

「好啦!各位,我們該出發了。」

鬆開了手,伊里亞斯恢復往常的笑容朝我們笑著。

「斯庫拉應該等我等的很心急了,我可不想讓我心愛的情人等我等太久。」

「不打算再找找嗎?」紫玥皺眉反問:「你應該知道你現在去了會有什麼後果。」

「不了。」他搖頭。「找了那麼久還是沒找到,我……」

「為什麼要放棄?」我生氣的質問:「你為了找解藥花了那麼多時間,事情都還沒完成,你這樣就要放棄了?」

「空著手,什麼收穫都沒有的回去,斯庫拉應該會覺得你是一個半途而廢的人魚吧。」遙日開口道:「如果真的喜歡對方、真的為對方著想,不管經歷多少的艱辛,都應該完成自己的承諾才對。」

「沒錯!你應該要聽他的話。」痞子殺手拍拍遙日的肩膀,「這可是他的經驗之談喔!也就是因為不氣餒,所以他才能追到我們貓老大啊!」

……這種事情,一定要抓我跟遙日來打比喻嗎?

「對!絕對不能放棄!」遙日一臉認真的道:「女生的心思很難捉摸,但是只要確定對方對你有好感,對你的感覺是喜歡而不是討厭,那你就不能因為一點小挫折就放棄!」

「說的好!遙日老大果然厲害!說出的話真是有學問。」拉布拉用力的拍手喝采。

「這不是我說的。」遙日朝他搖頭,「這是我從追求女生的參考書上看到的名言。」

「……」我愣住了。

參考書?他竟然還去找參考書學習!聽到最後這句話,我真有一種找地洞鑽進去的衝動。

「不要氣餒嗎?」伊里亞斯低下頭,若有所思的道:「說的也是,我既然承諾了斯庫拉,我就應該辦到,這才是我對她愛的証明啊!」

「說的好!那我們這就去找解藥吧!」

「對對!時間就是金錢,不可以再浪費時間了!」

痞子殺手跟拉布拉一人一邊拉著伊里亞斯,朝大海的方向游去。

「他們……就這麼跑了?」望著兩人一魚遠去的背影,黑戰士無奈的苦笑。「他們知道該去哪邊找解藥嗎?」

「當然是不知道。」交疊著手,絕對殺戮語帶無奈的罵道:「兩個衝動的笨蛋,答案不就在這裡嗎?他們是想跑到哪邊去找解藥啊。」

「海魔女小姐。」老哥緩緩接近她,語氣溫和的道:「雖然妳『目前』不知道解藥的配方,不過既然妳是海中最厲害的魔女,那麼,我相信只要給妳一點時間,妳應該能夠製作出解藥對吧?」

「雖然我不清楚你們之間的交情多深,但是我可以看的出來,妳對伊里亞斯真的非常關心。」紫玥柔聲的說道:「現在的斯庫拉非常恨他,甚至打算殺了伊里亞斯,但是,如果我們能夠找到解藥,說不定還能救伊里亞斯的命……」

「救他?呵呵。」海魔女突兀的乾笑兩聲,「要是找到了解藥配方,他才真的會死。」

找到配方才真的會死?這句話怎麼……

「妳說這話是什麼意思?」我追問著。

「沒什麼,妳聽錯了。」海魔女轉身往店舖游去,在即將進入屋子時,她停住了。

「明天你們過來吧。」沒有回頭,她背對著我們說道。

「過來?」

「其實我之前有研究過解藥的配方,雖然不確定有效,但是說不定能夠試試。」她說出了令人振奮的消息,「調配這藥方我需要人手幫忙,你們明天過來幫我。」

「妳是說真的嗎?」突然聽到這個好消息,我們真是大感意外。

「太好了!」痞子殺手的聲音突然出現。「伊里,你的女朋友有救了!」

原本應該已經游遠的他們,不知道什麼時候折返,出現在我們身後。

「海魔女,謝謝,謝謝妳。」伊里亞斯萬分感激的說道。

「……放心吧,我一定會救你。」海魔女深深的看了伊里亞斯一眼,而後轉身進入店舖內。

 

次日,我們很早就來到了海魔女的店鋪,但卻不見海魔女的蹤影。

「她去採藥了嗎?」我困惑的猜想。

「你們看,這裡有海魔女的留言。」伊里亞斯拿起擱在桌上的寬面海草,緩緩唸出上面的留言。

「伊里亞斯、各位,我出去找尋解藥的配方,請你們等我。」

「沒想到海魔女竟然親自出去尋找藥草,我還以為她會像之前那樣,要我們出去摘草藥呢!」痞子殺手笑嘻嘻的道。

「可能是因為狀況不同吧。」我猜測的說道:「因為這次要請她幫忙的人是熟人,所以她的態度就比較積極。」

「有可能。」紫玥同意的笑著。「不過,我沒有想到海魔女這麼重視他,本來還一副什麼都不知情的樣子,一聽到要是沒有解藥,伊里亞斯就會被斯庫拉殺害,她隨即改口說要幫忙……」

「所以說,女人心海底針啊,不管怎麼猜、怎麼推算,最後的結果還是不見得準確。」老哥一臉感嘆的搖頭。

「怎麼?這句話聽起來……立人先生好像有很多次的失敗經驗?」紫玥揶揄的說道。

「紫玥女王,妳太高估我了。」老哥挑眉笑笑,「我一直都是忙工作,哪有時間去做這些多餘的事情。」

「這個我可以證明。」我舉手附和道:「以前學生時候他忙著唸書,畢業之後就忙工作,朋友也只有遙日他們幾個,我老哥的交際圈真的非常小。」

「我前天看二十一世紀流行用語時,有看到這種人的名稱,叫什麼呢?怎麼一時想不起來?」痞子殺手將頭歪一邊,努力回想。

「對了!」他猛地拍了一下手,「叫做『家裡蹲』、『草莓族』、『尼特族』!」

怎麼聽起來都是不太好的負面用詞啊?我苦笑著。

「我可沒有那麼糟糕。」老哥不贊同的道:「我的稱呼應該是『單身貴族』、『黃金單身漢』這類才對,你的社會常識明顯不足,再去修過吧!」他朝他揮了揮手。

在說說鬧鬧中,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半個鐘頭也就這麼過去了……

「奇怪,海魔女怎麼這麼久還沒出現?」絕對殺戮倚在門邊,視線一直停留在遠方。

「採藥需要這麼久嗎?」拉布拉在屋內來回踱步。

「嗯,好像太久了一點。」向來十分有耐心的黑戰士,也難得的皺眉。

「遊戲中的等待時間,應該沒有設定這麼久吧?」紫玥猜想的道。

「怎麼了?遙日幹嘛這麼安靜啊?」閒不下來的拉布拉,跑到遙日身邊騷擾他。

「我只是覺得……好像怪怪的。」遙日若有所思的道。

「哪裡怪?海魔女離開太久所以覺得怪?」拉布拉猜測的問。

「該不會是你早餐吃壞了肚子,現在想跑廁所,所以覺得怪怪的吧?」痞子殺手開玩笑的道。

「不是,我是覺得他們的對話很奇怪,邏輯性也不太對。」遙日指出問題點,「之前海魔女說,如果找到解藥的配方,伊里亞斯就會死,那麼如果她真的是為了要保住伊里亞斯的命,應該會阻攔我們找到配方才對,怎麼又會突然改變心意?」

「嗯,我也是這樣覺得。」

之前一直覺得不太對勁的地方,經過遙日這麼一提,我終於明白問題點出在哪裡了。

只不過……「如果她不想幫忙的話,為什麼要叫我們來這邊?」

「拖延我們的時間?」拉布拉猜測的說道。

「就算今天被她拖延了,可是我們明天還是可以去找啊。」痞子殺手不認為這是原因。「她故意將我們牽絆在這邊,一定是想要提前我們做出什麼行動。」

「如果你們是海魔女,你們會怎麼做?」老哥面帶微笑的詢問。

如果我是海魔女,不想要幫助伊里亞斯拿到解藥,也不想要他去送死……

隱約中,我腦中逐漸浮現出一個答案,但卻又十分模糊。

如果我是海魔女,到底我會怎麼做?

「搶先一步將解藥全部毀掉?」紫玥說出了她的想法。

「這個方式很有可能。」絕對殺戮點頭。

「不行!不能讓海魔女將解藥毀掉!」伊里亞斯著急的道:「我們快去阻止!」

「對!要快點阻止她!」拉布拉急忙往外游去。「痞子會長,我們快走吧!」

「我也想走啊。」痞子殺手兩手一攤,莫可奈何的笑笑,「可是要走去哪裡?這裡有人知道海魔女在哪裡嗎?」

「呃……」一人一魚停下了動作,「不知道。」

「怎麼辦?難道要眼睜睜看著解藥被毀掉嗎?」伊里亞斯氣急敗壞的道。

「如果說……海魔女也不知道呢?」紫玥提出另一種可能,「她昨天明明說她不知道解藥的配方,可是後來又突然改口,如果說她真的不知道的話……」

「是啊。」老哥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,「如果海魔女其實不知道解藥的配方,那麼她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救伊里亞斯?」

不知道解藥卻又想要救人,不讓伊里亞斯被……突然,徘迴在我腦中的答案逐漸清晰。

「她該不會……」

「有可能,應該是那裡。」遙日朝我點頭。

「看來大家想的都差不多啊。」痞子殺手笑嘻嘻的道。

我們幾個互看一眼,從對方的眼中讀出了那個答案。

「你們幾個還真是有默契啊。」老哥稱讚的笑道。

「等等,你們到底是想到什麼啊?」拉布拉仍然在狀況外,「為什麼你們會一臉『喔!我已經知道答案了』的模樣,明明什麼話都沒說啊!」

「傻孩子,這個就叫做默契。」痞子殺手揉揉他的頭,「相處久了大家自然就會有心電感應啦。」

「少來,你們剛才該不會是用密語在交談吧?」拉布拉質疑的問:「欸,不可以這樣啊,我也是隊友,你們不能排擠我……」

「快走吧,要是慢了就沒辦法救人了。」其他人快速朝浮動部屋游去。

「喂,你們還沒跟我說要去哪裡啊!」拉布拉愣在原地。

「上船再說。」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催促道。

為了把握時間,我們採用高速行駛,不一會就到達的目的地……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