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裡是……斯庫拉的地盤?」望著眼前的景物,拉布拉錯愕的道:「怎麼搞的,這裡好像被龍捲風捲過一樣。」

原本這裡是一個寧靜、安詳的地方,但現在卻是屍橫遍野、血腥味濃厚,白色的沙地上染著殷紅血澤,獠牙、惡犬還有不知名生物的殘缺屍塊散落各處,這裡儼然就像是剛剛發生過激烈的戰役一樣。

在這片大地中,唯一不變的景物只剩下那顆大樹,它依舊是翠綠而生氣蓬勃的屹立著。

「看來我們好像來晚了。」眼神掃視著四周,絕對殺戮語氣沉重的道。

「靜悄悄的,完全沒聲音,斯庫拉該不會已經……」痞子殺手舉手往脖子一畫,作出一個代表死亡的手勢。

「不、不會的,不會這樣!」伊里亞斯著急的衝到屍堆中,「斯庫拉!妳聽到我的聲音了嗎?斯庫拉,回答我!斯庫拉──」

一聲又一聲、一次又一次,伊里亞斯聲嘶力竭的喊著,他的語調從原本的焦急、期盼,轉變成不安與哀傷。

「大家幫忙找找吧。」不忍心見到他這種模樣,我開始逐步找尋。

「等等,大家安靜一點。」絕對殺戮示意要我們禁聲。

「好像有聲音。」拉布拉摘下帽子,露出他那對貓耳,跟著絕對殺戮一同專心聆聽。

「咦?有嗎?有聲音嗎?」痞子殺手同樣豎起了他的狗耳朵。

「在樹那邊。」絕對殺戮喊道。

聽到地點,我們隨即趕了過去。當我們抵達時,見到斯庫拉傷痕累累的倒在地上,而海魔女正準備將一把刀刺向她。

「住手!」伊里亞斯朝兩人衝了過去。

發現我們的到來,海魔女加快了她揮刀的動作。

事情就在一瞬間發生,殷紅色的血花飛濺,海魔女手上的刀子掉落,伊里亞斯驚險的護在斯庫拉身前,他的胸前被劃出了一道傷口。

「還好趕上了。」我長長的呼了口氣,同時緊緊抓住海魔女的手,不讓她做出其他動作。

「放開我!放手!」海魔女拼命的想要掙扎。「妳這個礙事的傢伙!」

「妳搞錯了吧,海魔女。」老哥輕笑著,「剛才如果不是她,妳就會殺死妳最重要的伊里亞斯了。」

「貓老大的動作真快……」手上抱著電吉他,拉布拉臉上滿是錯愕。

「竟然被貓搶先了。」絕對殺戮站在我身旁,他跟我就只差了這一步的距離。

「大家全都慢了一步。」遙日解除了手上的魔法。

「竟然在第一時間就執行了動作,這算不算是一種本能?」手一轉,痞子殺手將原本張開的大傘收起,擱在肩上。

「斯庫拉、斯庫拉妳沒事吧?」沒有顧慮自身的傷口,伊里亞斯只是緊張萬分的檢查她的傷勢。

「傷口好深,妳先不要動,我來為妳治療……」

「滾開!不要碰我!」斯庫拉用力的推開他,激烈的動作讓傷處連帶濺出一些血花。

儘管被無情的推開,伊里亞斯的語氣依舊溫柔。

「斯庫拉,妳不要這樣,我只是想幫妳治療,妳流了好多血。」

「不需要你假好心!走開!唔──」揮手的動作牽動了傷口,痛楚讓斯庫拉悶吭一聲,虛弱的躺在樹幹上。

「好、好,妳不要激動,我不會再靠近,不要激動……」

伊里亞斯慌張的後退,嘴裡還不忘安撫斯庫拉的情緒。

「讓我來為妳治療,如何?」遙日緩步走向她。

「嗯。」

沒有拒絕遙日的提議,面對伊里亞斯以外的人,斯庫拉的情緒就會較為冷靜一點。

在遙日進行治療的同時,我們將海魔女用繩子綁住,限制住她的行動。

「可以請妳跟我們解釋一下狀況嗎?海魔女。」紫玥質問道。

「海魔女,為什麼妳要這麼做?為什麼?」伊里亞斯激動且困惑的質問:「妳明明知道她是我最重要的人,為什麼妳要殺害她?」

「……」被制住行動的海魔女,只是不發一語的別過臉去。

「因為她想要救你。」我說出了之前的臆測。

「救我?」伊里亞斯失笑的搖頭,「殺了斯庫拉,就等於是殺了我,她這樣算是想要救我嗎?」

「如果我沒有猜錯,解藥的配方應該是跟你的性命有關。」紫玥拍了拍伊里亞斯的肩膀。

在她說出這句話時,海魔女明顯的僵了一下。

「是這樣嗎?」伊里亞斯臉上的神情轉為訝異,「我就是解藥?是這樣嗎,海魔女?」

「你們在胡說什麼?」海魔女生氣的斥責道:「什麼都不清楚的傢伙,不要信口開河!」

「之前妳曾經說過,要是我們找到解藥伊里亞斯才會死。」坐在專屬的大玻璃球上,老哥笑的慵懶。「這意思是不是說,這解藥的配方會需要用到伊里亞斯?」

「……不是。」海魔女否認了。

「是『不是』還是『不想說』呢?」老哥用溫和的口氣持續追問。

「海魔女,請妳告訴我吧!」伊里亞斯哀求著她,「我真的很想要救斯庫拉,我想幫她變回人類的模樣,我想救她,求求妳、求求妳……」

伊里亞斯伏在地上,不斷的對她磕頭。

「我已經說過了,我不知道什麼解藥。」海魔女仍然堅持不肯透露。

「好吧,既然妳這麼堅持,那我們也就不再逼妳。」老哥向絕對殺戮使了個眼色,「可以殺了他了。」

「嗯。」

絕對殺戮伸出利爪,掐在伊里亞斯的脖子上,爪子在他的頸子滲出血絲。

「你、你們要做什麼?」見到伊里亞斯受傷,海魔女立刻著急了起來。

「還用問嗎?」我回予一個冷笑,「當然是殺了他。」

「你、你們不是朋友嗎?不是伊里亞斯的朋友嗎?你們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?」海魔女氣急敗壞的吼著。

「有嗎?我有說過我們是朋友嗎?」我再度笑了,「打從一開始,我們就已經表明是要為斯庫拉找到他,也有跟妳說過,斯庫拉找伊里亞斯是為了要殺他,不是嗎?」

「妳!」海魔女咬牙切齒的瞪著我。

「斯庫拉,妳希望他是怎樣的死法呢?」紫玥轉頭問道。

「呃,我……」突然被這麼問,斯庫拉錯愕的楞了一下。

「無法決定嗎?那我們就人道一點,讓他決定自己的死法好了。」痞子殺手走向伊里亞斯。

「你想要怎麼死呢?扭斷脖子?砍掉腦袋?一劍穿心?」

「都可以。」沒有任何抗拒或掙扎,伊里亞斯順從的道。

「伊里亞斯!你在胡說什麼!你怎麼可以任憑他們殺了你?」海魔女生氣的罵道:「反抗啊!試圖逃走啊!不管做什麼都好,你要救你自己啊!」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伊里亞斯苦笑著,「我知道妳是為了我好,但是早在斯庫拉將我救起的時候,我就已經決定將我的生命奉獻給她。」

回頭望向斯庫拉,伊里亞斯眼中泛著淚光,一顆彩色的珍珠自他眼角掉落。

「我真的很希望能為妳找到解藥,讓妳恢復以往的笑容……對不起,我沒辦法實現對妳的承諾,對不起。」

「……」面對這番表白,斯庫拉臉上出現複雜的情緒。

「動手吧。」老哥冷漠的催促道。

「我來。」黑戰士的手上出現鐮刀,舉高手,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。

「等等!要是你們殺了他,你們就真的失去解藥了!」海魔女高聲喊道。

她的話適時制止了黑戰士的動作,鐮刀的刀口跟伊亞里斯的頸子只差幾公分。

「妳想要說出解藥的配方了嗎?」老哥確認的問道。

「沒想到你真的願意為她而死,真是個傻瓜。」海魔女臉上浮現淒涼的笑。「既然你連性命都能不要了,那我再堅持下去也沒什麼用。」

「……是啊,我是個傻瓜。」伊里亞斯同樣苦笑著,「一直以來都讓妳擔心,真的很對不起。」

「反正以後也沒這種機會了。」海魔女深深吸了口氣,「解藥就是你的心。」

「我的……心?」

「那瓶藥,是我拿你的頭髮跟血製作的,是一瓶用來詛咒人的藥劑。」海魔女語氣平淡的道。

「咀咒?可是妳跟我說那是讓她變成人魚的……」

「我騙了你。」海魔女直接說出理由,「因為我不想讓你跟一個人類在一起,人魚跟人類……是不會有好結果的。」

儘管海魔女刻意壓抑著感情,但我們還是讀出了一點哀傷。

「解除詛咒的解藥,就是你的心臟。」海魔女繼續說下,「只要讓她吃了你的心臟,她就會變回原樣。」

「我的……心臟。」摸著心口,伊里亞斯喃喃的道:「沒想到找了那麼久的解藥,竟然就在我身邊。」

「好了,我已經說出解藥的配方了,可以放了我了吧。」海魔女冷眼看著我們。

「當然。」絕對殺戮一爪子抓斷了繩索,還她自由。

「我走了。」起身,海魔女淡漠的丟下這句話,隨即轉身準備離去。

「謝謝妳……母親。」伊里亞斯臉上笑的溫柔。

「你……」聽到這樣的稱呼,海魔女錯愕的回過身。

「這樣的稱呼或許奇怪,但是對我來說,妳就是我的母親。」伊里亞斯笑道:「我的生母放棄了我,而身為陌生人的妳卻為我做了許多事情……如果有來生,我希望能成為妳的孩子。」

「……當我的孩子,未必能得到幸福,我沒有做母親的資格,我做了太多錯事。」海魔女感傷的道。

「但是妳的出發點都是因為愛,不是嗎?」伊里亞斯上前給了她一個擁抱。

「我愛妳,就像是孩子對母親的愛一樣。」

「伊里……」伸出手,海魔女緊緊的抱住了他。「我真希望一切能夠重來,如果能夠重新來過,我一定不會、一定不會重蹈覆轍。」

沒有回答,伊里亞斯只是笑了笑,而後鬆開手。

他彎腰拾起海魔女先前遺落在地上的刀,並走到斯庫拉身邊。

「斯庫拉小姐,我現在終於能夠救妳了。」伊里亞斯的笑容中透著幸福。「對不起,因為我的關係,害妳吃了那麼多苦。」

「你、你以為你這麼做我就會感激你嗎?」斯庫拉怒瞪著他。「就算你死了,也無法抹去你對我的傷害。」

「那麼,就請妳恨我吧。」伊里亞斯輕撫著她的臉。「比起被妳遺忘,我寧願妳恨我,至少讓我在妳的記憶中待久一點。」

說完這樣的話,伊里亞斯立刻舉起手,將刀子插入胸口,將自己的心臟取出。

那是一顆比蘋果還小一點,色澤帶點透明,規律跳動中還閃耀著光芒的美麗心臟。

「你……」斯庫拉的眼中掠過猶豫與不忍。

「請……吃下解藥吧。」

挖出來的心臟,伊里亞斯以雙手捧著,遞到斯庫拉的面前。

「你……真是個笨蛋。」斯庫拉雙手顫抖的接過,眼眶泛紅。

「是啊,我是個大笨蛋。」嘴角滲出血絲,伊里亞斯依舊溫柔的笑著,「竟然讓我愛的人悲傷、痛苦,我是不可饒恕的笨蛋。」

屈著身體的他,緩緩倒在斯庫拉懷中。

「對不起,我有一點累,請讓我睡一下……」說著,他緩緩閉上了眼睛,嘴角帶著笑意。

「……」望著懷中的他,斯庫拉不發一語的沉默著。

待在海中,照理說應該是看不見淚水,但是,不知道為什麼,有一瞬間,我看到斯庫拉的眼角掉了一滴眼淚,滴落在伊里亞斯的臉上……

「那個……有件事情我很好奇,可以問嗎?」痞子殺手欲言又止的道。

「什麼事?」

「說吧。」斯庫拉點頭。

「心臟被挖出來之後,不是應該會立刻斷氣嗎?怎麼伊里亞斯還能說那麼多話啊?」

「……」無言。

這種傷感的時間冒出這種話來,不覺得很糟糕嗎?

「你這個臭小子,一定要這樣破壞氣氛嗎?」紫玥惡狠狠的踹了他一腳。

「乾脆我將你的心臟挖出來,看看你還能不能說話好了。」我將長劍抵在他的胸前。

「等、等等等,我只是想讓大家輕鬆一點嘛!」痞子殺手求饒的苦笑。

「這算哪門子的輕鬆啊?」紫玥生氣的暴打了他一頓。

「吃下吧。」海魔女對斯庫拉說道:「讓妳復原是這孩子的唯一心願,妳就吃下它吧。」

「……」看著手中的心臟,斯庫拉遲遲沒有動作。

「他的後事就交給你們處理了。」丟下這句話,海魔女離開了。

得到解藥,斯庫拉恢復原來的人類樣貌,後來,我們跟她一同將伊里亞斯葬在沙灘上,那個他們兩個相遇的沙灘。

「這個是跟你們約定的東西。」

她取下了頭盔,顯露出一頭美麗的金色長髮,用一把大剪子,俐落的將頭髮剪下。

「謝謝。」接過那頭金髮,我卻高興不起來。

「斯庫拉。」紫玥欲言又止的看著她,「如果事情不是這樣演變,妳會不會……愛上他?」

「生命沒有所謂的『如果』。」望著沙灘上的墓碑,斯庫拉的笑容顯得有些哀愁。「事情已經發生了,再多做猜想也無意義。」

「嗯,說的也是……」

「走吧。」遙日搭著我的肩膀,輕聲說道:「該去找利未雅桑了。」

「利未雅桑住在『龍城』,她是掌管龍城的女王,你們只要順著城裡的水道前進,就可以抵達她的宮殿。」斯庫拉說出利未雅桑的所在位置。

「我會在這附近找一間小屋定居,要是你們日後還有需要幫忙的地方,可以儘管來找我。」

「好。」

向她道別後,我們隨即啟程前往龍城。

 

位於湛藍天域的「龍城」是一座水之城市,城市的交通方式以空運以及海運為主,雖然城市的街道沒有禁止使用交通工具,但,因為它的路況實在是過於複雜,有些路又過於狹窄難行,相較之下,徒步的方式雖然有些緩慢,但也比騎乘交通工具輕鬆多了。

所以,每每進入這座城市,人們自動會放棄使用馬匹、機車之類的騎乘物,改以步行或搭乘小舟、飛艇行動。

「各位是初次到訪龍城嗎?」用著有些童音的聲音,船夫一邊划著船槳,一邊和我們閒聊。「我們這座城市可是一座有名的水都呢!有空的話建議各位多停留幾日,好好到處參觀。」

船夫的外貌看來就像個十多歲的孩子,身形嬌小可是卻又能輕易操縱整艘船,實在是令人十分佩服。

不只是他,這座城市裡的商人、士兵、路人等等,全都是小孩子的模樣,感覺就像是來到了一個只有小孩子居住的城市。

「水果、好吃的水果,要不要買點水果啊?」

航行的水道上,除了向我們這樣搭乘要去某個地點的人之外,還有一些叫賣東西的商船。

小小的船隻載滿貨物,有的是水果、有的是花、有些是香氣盈人的食物,像這樣的海上貿易,是這座城市跟其他地方不同的特點之一。

「這蘋果又大又香又甜,十分好吃,各位要不要買一些嚐嚐?」

「花,漂亮的花喔!有沒有人要買花呢?」

「奶油焗麵、有人要吃奶油焗麵嗎?」

「脆皮巧克力聖代、好吃的聖代冰淇淋喔!」

「這邊、這邊!」痞子殺手興奮的探出身子喊道:「我要一份巧克力聖代、一份香草聖代、還有一份草苺聖代……」

「一次要吃三份?不會太多了嗎?」紫月咋了咋舌。

「遊戲中吃太多冰品可是會肚子痛的喔。」遙日好意的提醒道。

「放心、放心。」痞子殺手從店家手上接過冰淇淋,開心的道:「只要一次不要吃超過十份冰淇淋,就不會有事。」

「這意思是說,會長大人已經親身測試過了?」拉布拉猜測的問。

「是啊。」痞子殺手一口就將冰淇淋吃去了一半,「唔……頭好痛,吃冰吃太快了。」

「……笨蛋。」見到他雙手抱頭的痛苦模樣,我也只有這種形容詞可以說。

「船夫,請問一下,你們的女王利未雅桑是個怎麼樣的人?」黑戰士開口問道。

「這個……」船夫微愣了一下,臉上掠過一絲驚愕,「女、女王是一位高貴又美麗的人。」

說出這句話後,船夫就止了口,沒繼續往下說。

「然後呢?」我往下追問。

「然、然後啊。」船夫調整了一下帽子,將帽子往下壓了一點,「女王是一位開朗又活潑的人。」

開朗又活潑?這跟之前的形容詞好像搭不太起來……

「還有呢?」

「女王、女王是一位很溫柔、很可愛的人。」

「還有其他的嗎?」

「其、其他啊。」船夫又將帽子壓的更低了一點,幾乎遮去了他的視線。

「女王很有個性、非常富有行動力,做事很果決、判斷力精準、熱情如火、聰明又冷靜、理性而且感性、沉魚落雁、閉月羞花、清純可人、美艷無雙、眉清目秀、面如桃花、溫柔婉約、天真無邪……總、總而言之,女王是女神的化身,不,她是比神還要尊貴的人,是無可挑剔、毫無缺點的人。」

一口氣說了這麼一大串之後,船夫氣喘吁吁、面紅耳赤的喘著氣。

「總覺得……我好像上了一堂成語課。」拉布拉頭上冒出三條黑線。

「頭好暈。」痞子殺手慘叫著,「啊啊,我被恐怖的成語大魔王攻擊了,好恐怖啊~~」

「振作!請振作一點啊!痞子會長大人~~」搭配著痞子殺手,拉布拉用誇張的語調嚷嚷。

「拉布拉同志,我、我、我可能要陣亡了。」痞子殺手半躺著,滿是哀傷的道:「為了我們的任務,你一定要努力,一定要堅持下去……」

「好,我會的!我一定不會辜負痞子會長大人的期望!」拉布拉激動萬分的道。

「……感覺好像在看相聲。」黑戰士說出此時的感覺。

「是啊,看到兩個相聲笨蛋。」手支著下巴,紫玥神情無奈的道。

「總覺得這船夫的形容詞很奇怪。」遙日低聲說道。

「嗯,相互矛盾。」絕對殺戮也同樣察覺了。

「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呢?」我猜想著。

「各位如果想要拜訪利未雅桑女王的話,最好準備一些禮物,這樣才不會失禮。」船夫轉了個話題,「女王很喜歡新奇有趣的東西,對於漂亮的衣服飾品也很感興趣……」

「禮物我們已經準備好了。」老哥回答道。

「原來各位已經設想好了啊。」船夫朝我們笑著,順手一指,指向了水道盡頭。

「女王的宮殿就在前面,快到了。」

往指尖的方向望去,在水道的末端出現一座粉紅色宮殿,淡淡的粉紅色外牆上繪製著漂亮的彩繪,一些細節部份以金漆進行畫龍點睛的裝飾,給人一種奇異、特別而且華麗的感覺。

船隻停靠的地方是一塊小方地,往上幾步的地方是自宮殿入口延伸下來的階梯,粗略看了一下,階梯的高度少說也有一層樓高。

「好高……」拉布拉詫異的道:「應該有超過一千階。」

「這邊大概只要來回走個兩趟,腿應該就會跑軟了。」痞子殺手搖頭苦笑。

「希望只需要跑這一趟就好了。」紫玥說出了眾人的期盼,

「你們來這邊有什麼事?」

才剛上岸,兩名看守的童兵立刻上前詢問。

「我們帶了禮物,想要晉見利未雅桑女王。」

老哥拿出一個精緻小盒子向對方展示,盒子裡頭放置了斯庫拉的金髮,長髮被漂亮的緞帶紮成了一束,在陽光的照耀下,那束頭髮如同水波折射一樣的閃閃發亮。

「好,我們明白了,我這就為你們通報去。」衛兵的其中一人快步跑入宮殿。

尚未得到進入宮殿允許的我們,被要求站在走廊上等待,走廊的地板跟外牆有著相近的顏色,上頭還用發光的寶石排列出可愛的動物圖案,用來支撐走廊頂部的柱子,則被雕刻成有趣的糖果形狀。

「感覺這位女王童心蠻重的。」觀察四周的景物後,拉布拉笑著評論道。

「是啊。」紫玥同意的笑笑,「不管是擺設還是宮殿的設計,都非常的少女風。」

「讓各位久等了」直到幾分鐘過後,才有一名女侍者出現,引領我們進入宮殿裡頭。

穿過擺滿玩具、禮品的長廊,我們來到女王要接見我們的大廳。

宮殿的大廳其實不太像是大廳,反而像一個小型遊樂場,裝飾漂亮的旋轉木馬位於正中央,左邊擺著彩虹色的溜滑梯,長長的溜滑梯在彎了幾彎之後通往落地窗外面,與它相連的是一座人造泳池,泳池旁邊種植著漂亮的花卉。

旋轉木馬的右邊則是一座鞦韆架,不同於一般的鞦韆座椅,那椅子上頭裝飾著可愛的緞帶、蕾絲以及舒服且柔軟的坐墊,鞦韆架上也附加了許多裝飾品。

除了這幾樣東西之外,以這三樣東西為中心,四周放置著許多的裝飾品,像是中心處擺滿各式糖果的大型貝殼,漂浮在半空、裡頭擺置著彩色蠟燭的泡泡球,會發出悅耳音樂的豎琴,會自動彈奏的水晶大鋼琴,還有……花朵、蕾絲和緞帶。

一堆又一堆、一圈又一圈,圍繞著這些物品所擺設的花,裝飾著花的蕾絲跟緞帶,一串又一串、一叢又一叢,令人目不暇給……

「感覺……好夢幻。」

看著眼前繽紛的世界,我也只能說出這樣的感想。

「花朵花朵花朵、蕾絲蕾絲蕾絲、玩具玩具玩具……這簡直就是小女生的地方啊。」痞子殺手抓了抓頭,笑道。

「是啊,看起來像是小女生會喜歡的。」我同意的點頭。

本以為對方應該是個高貴的成熟女性,不過,從目前的狀況看來,似乎不是我所想的那樣啊。

除了上述的那些東西之外,大廳裡還擺了許多玩偶、布娃娃,從手掌大小一直到跟房間一樣高的布偶都有。

「真是令人好奇。」我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對方的真面目了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