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莫等待了兩三分鐘,門口的侍衛就傳來了通報聲。

「利未雅桑女王駕到!」

在這聲聲音之後,一名少女坐在一個龐然大物上頭進入。

女孩有著藍綠色的長髮,眼睛跟髮色相同,白皙的膚色帶著點透明度,長相十分可愛,儘管被稱為女王,但她的外貌看起來就像是個小孩。

「果然是個小女生。」絕對殺戮似乎早就料想到了。

「看起來好像不到十歲。」拉布拉附和道。

「你們說有東西要獻給我,是什麼?」待在坐騎上頭,利未雅桑不客氣的問。

「是斯庫拉的頭髮。」老哥將盒子遞上前。

「真的是……」看到盒子裏的東西,利未雅桑臉上這才添了點笑容。

「來人!將它拿去做成假髮。」她叫來了侍衛將盒子收下。

「好了,你們可以走了。」拿完禮物後,她隨即下了逐客令。

這樣就要打發我們走了?「請等一……」

「女王,我們這次來,除了向妳獻上禮物之外,還有一件事情想請女王幫忙。」老哥開口向她說道:「我們想要請女王將『海魔的號角』借給我們。」

「不過是拿了一束頭髮來,就想要跟我借海魔的號角?你們未免也想的太美好了吧?」抬高下巴,她一臉厭惡的瞪著我們。

「女王的意思是,我們要多表現一點誠意,這樣妳才願意答應?」老哥順著她的話追問。

「看情況囉!」她故意給了一個模擬兩可的答案。「如果你們能達成我交代的任務,又能逗我開心,不用說借了,要我送你們也可以。」

「那麼,就請女王說出妳的任務內容吧。」我催促道:「我們一定會竭盡所能的完成。」

「口氣真狂妄。」利未雅桑輕笑了幾聲,「你們真的有把握嗎?」

「當然。」

「我呢,不喜歡輸或者失敗。」利未雅桑緩緩的說道:「所以要是你們任務沒完成,那麼我就會叫利維坦吃掉你們。」

她臉上露出惡質的嬌笑,順手拍了拍身下的坐騎,彷彿是呼應著她的話,那生物朝我們張大嘴、露出牠的利牙。

名叫「利維坦」的坐騎,外型如同巨蛇一般,有著長長的身軀,只不過牠的皮膚不像蛇那麼光滑,而是像鱷魚一樣佈滿粗而且堅硬的鱗片,頭部的形狀也是介於蛇跟鱷魚之間,雲霧般的灰白色霧氣不斷自牠的鼻孔噴出,暗紅色的雙眼直盯著我們不放,就像是看到有趣的獵物一樣。

「沒問題。」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。

「真有趣,第一次有人被我的利維坦盯著,卻沒有表現出害怕的呢~~」利未雅桑像在玩樂一樣的笑開了。

「要是任務失敗,我們就任憑妳處置。」絕對殺戮重申道。

「好。」利未雅桑拍了一下手,笑道:「首先,第一個任務是,你們要算出我這裡種了幾種花。」

「啊?」

「算……花的數量?」

這個任務可真是讓我們愕然了。

「是計算宮殿外頭的花種,還是宮殿裡頭的花也要計算?」遙日追問著詳情。

「唔……」偏著頭,利未雅桑想了想,「第一個任務先不要刁難你們,就只計算宮殿外面的花朵就好。」

「意思是說以後的任務才要開始刁難我們?」痞子殺手搖頭苦笑。

「怎麼我覺得這第一個任務就已經有整人的感覺了?」紫玥頭疼的揉揉額角,「我剛剛有隨便參觀了一下,外頭至少有幾十種甚至幾百種花吧?」

「怎麼?你們剛才不是說絕對可以完成任務的嗎?為什麼我才開出第一個任務,你們就好像被我難倒了的樣子呢?」利未雅桑發出銀鈴般的可愛笑聲。

「作事之前先開口抱怨,這是一般人常有的通病。」老哥回了她一個微笑,「不過,抱怨歸抱怨,我們還是會順利達成任務。」

「是這樣嗎?」利未雅桑雙手托腮,上揚的唇角透著輕蔑,「我還以為『喜歡說大話』,這一點才是大人常犯的毛病呢!」

「……」利未雅桑這句損人的話讓我們幾個面面相覷,每個人臉上表情不一。

「不。」保持著一貫的微笑,老哥回答道:「大人有很多種,有的光說不練、有的倚老賣老、好人或壞人都有,只不過我們上述幾種都不是。」

「那你們是哪一種?」

「這個就留待利未雅桑女王日後自行發覺了。」

說完這句話,老哥催促我們動身到外頭的庭院「算花」。

「哎呀呀,這要怎麼算呢?」望著面前的花圃,痞子殺手頭疼的問道。

平日會覺得美不勝收的景色,現在卻是令人頭痛的難題啊。

「計算的方式有很多種。」遙日回答道:「一區一區慢慢計算、追加人手幫忙,或者使用技能。」

「技能?」聽到最後一句,我們幾個的眼睛全都亮了起來。

「可以用技能計算?不用人工一個個慢慢算?」

「有這種技能嗎?計算的技能?」

「所謂的使用技能是說可以一次清楚這裡有多少種花卉?是這樣嗎?」

「不是。」遙日搖頭,「學習草藥學、練藥的人,有一種任務NPC會給予的特殊裝備,叫做『植物搜尋器』,可以讓他輕易搜查某範圍內的植物。」

「學習草藥的……仲澐!」

自然而然的,我們想到了最佳人選。

「人選最好多找一些,要他一個人負責整個外庭,他會累死。」老哥好心的提醒道。

因此,我們直接在公會頻道找人,要擁有植物搜尋器的人,有空的話前來龍城幫個忙。

不一會,幾十個人現身在利未雅桑的宮殿這裡,霎時,原本只有花香與海風的地方,變得人聲鼎沸、熱鬧非凡。

「怎麼每一次我們只要在公會找人,就一定會出現大陣仗人群?」我真是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苦笑。

在公會提出問題之後,能夠迅速得到公會的夥伴幫忙,這一點讓人覺得窩心。

但是當你只需要十人,卻來了幾十人的時候,就又讓人覺得好像浪費了對方的時間與好意,會對對方感到抱歉啊……

「這麼多人可以嗎?會不會搞混啊?」紫玥皺眉說道。

「我也很擔心這一點。」黑戰士苦笑道。

「感謝各位熱情的支持與參與!」痞子殺手笑嘻嘻的招呼道:「為了不讓場面過於混亂,現在就請仲澐擔任總指揮,為大家安排負責區域。」

痞子殺手將燙手山芋丟給了仲澐,後者也沒有感到為難或者推託,立刻接手了指揮的工作,妥善的規劃出區域。

約莫過了半小時,經過了幾次的重覆計算,我們得到了答案。

「宮廷外面的花,一共有三百七十三種。」自信滿滿的,我們說出了答案。

「不錯嘛,竟然真的算出來了。」利未雅桑用笑容表示讚賞。

「下一個任務,我要你們算出我這裡有多少個布偶。」她提出了另一個難題。

「啊?還要算布偶?」

視線往四周望去,光是我們所站著的這個大廳,就已經多的讓人目不暇給了。

「請問是計算這個大廳就好,還是整座宮殿都需要計算?」黑戰士追問著範圍。

「整座宮殿都要。」

「只要計算這種毛茸茸、軟綿綿的布偶而已,還是說這種陶瓷、玻璃製成的玩偶也要?」我接著提問。

「都要。」她肯定的答道:「只要是玩偶,不管造型是熊、貓、狗、人或是其他,你們都要算出來。」

「真是個大工程……」紫玥常常的呼了口氣,苦笑。

「你們加油吧,算出來了再叫我。」利未雅桑丟下這句話後,隨即離開了。

「那個……有沒有快速計算出布偶的技能啊?」目送她離去後,拉布拉垮著臉,帶著期盼問道。

「沒有。」遙日面露無奈的笑笑,「這次真的需要靠人力一項項做計算了。」

「其他人應該還沒走吧?我去叫他們進來幫忙。」痞子殺手衝出宮殿,將前來幫忙計算花朵的眾人找了進來。

這項大工程,我們一共花費了兩個多小時才宣告完成。

「……一共是一千三百七十八隻布偶。」

「呵呵,第二項任務又被你們過關了呢。」利未雅桑笑著。

「是、是啊。」

經過這一場令人頭昏腦脹的計算,我們已經到達身心俱疲的地步。

「簡直比打怪還累。」絕對殺戮坐在地上,疲倦的道。

「不要跟我說還要再計算什麼了。」我同樣席地坐下,苦悶的叫著。「給一個打怪的任務吧,我好想發洩一下。」

「下一個任務……」利未雅桑那粉紅色的櫻唇輕啟,「幫我找出我遺失的髮夾,一個藍色蝴蝶形狀的髮夾,這是髮夾的模樣。」

她伸手一指,半空中出現一個發光的影像,那是一對很漂亮的髮夾,蝴蝶的身體泛著晶瑩的寶藍色光芒,金絲為蝴蝶點綴了輪廓。

「請問有沒有比較明確一點的範圍?」我追問著。

「這個嘛~~」她甜甜的笑著,宛如惡魔一樣,「可能在宮殿裡面、也可能在外面庭院,大概就這兩個地方囉!」

「……」無語。

聽起來是很簡單沒錯,就只有兩個地方,但,這兩個地方可是十分廣大啊!

「請問那個髮夾是由礦石或寶石製成的嗎?」黑戰士追問道。

「是的,它是用非常稀有的礦石做成。」利未雅桑點頭答道:「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東西。」

「了解。」

回過頭,黑戰士似乎想到什麼方法。

「有人有學習礦工跟寶石工匠技能嗎?」他問著。

「我。」

「我也有。」

幾個人舉手了。

「請等我一下。」黑戰士從倉庫中拿出幾樣物品,戴上一副款式特殊的手套,開始著手拼裝起那些東西。

「完成了。」他將幾副形狀奇怪的眼鏡遞給對方。

「礦石搜尋器?」我認出了物品。

礦石搜尋器是只有具備礦工跟工匠技能的人才能使用,經由這副眼鏡看出,凡是寶石跟礦物都會出現特別的光澤,可以讓人快速找尋到寶石跟礦物。

「大家分成幾個小組行動吧。」仲澐建議道。

在眾人的互助合作之下,我們逐一完成利未雅桑所提出的各種任務,也因為任務順利達成,利未雅桑對我們的態度也逐漸趨於好轉。

「各位,我剛才接到艾奎的密語。」仲澐突然開口道:「他說『翼獸女的背叛』出了點狀況,需要更多的人手。」

「那你們就過去支援吧。」痞子殺手催促道:「已經完成好幾項任務了,接下來我們應該可以自己處理。」

「了解。」

「那我們先走了,你們加油!」

相互道別後,仲澐領著支援的夥伴先一步離開了,而我們則是繼續待在宮殿中,等待利未雅桑接下來的任務。

「下一個任務,我要天上的星星。」利未雅桑說道。

「星星?妳在說天方夜譚嗎?」絕對殺戮叫了出來。

「怎麼?辦不到嗎?」她輕笑著。

「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有人能辦到?」絕對殺戮沒好氣的回道。

「有喔。」利未雅桑命人拿來的一個盒子,「有人將星星獻給我了。」

她打開盒子,黑色的絲絨墊上,真的有一顆像是星星般閃爍的物體。

「這應該是假的吧?」拉布拉伸手想要觸摸,盒子卻在瞬間蓋上了。

「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就覺得別人也做不到嗎?」利未雅桑輕蔑的抬高下巴,「原來你們是這種只會給自己找理由、找藉口的人啊?」

「這小鬼……」絕對殺戮握緊了拳頭,似乎正在拼命忍著怒火。

「不,妳誤會了,利未雅桑女王。」老哥笑著為現況解圍,「他說的是,妳所擁有的星星是假的,並不是說我們做不到喔。」

「假的?」聽到這句話,利未雅桑立刻將盒子打開,將星星拿出來檢查。

「你騙我。」確認過後,她嘟著嘴指責道:「它會像星星一樣的發光,怎麼會是假的!」

「妳覺得它是真的?」老哥朝她笑了笑,「妳摸它的時候,它會有溫溫、熱熱的溫度嗎?」

「沒有。」利未雅斯將東西握在手心,搖頭道。

「真正的星星是會有點熱度的喔!」老哥胡扯道:「雖然外面看不見,但它的中心是有能量在進行運轉的喔,這些轉動的能量會讓它發出亮光,同時也會產生溫度,就像是機器的馬達一樣。」

「是這樣啊……」望著手心的星星,利未雅桑臉上出現猶豫了。

「所以你們會幫我找到真正的星星?」抬起頭,她帶著期盼的問。

「當然。」老哥信心滿滿的點頭。

「好,那我等你們的好消息。」點頭答應了聲,她隨即指揮她的坐騎離開。

等到利未雅桑離開後,我們不約而同聚到老哥身邊。

「你有想到什麼辦法嗎?」

「你知道該去哪邊拿到星星?」

「不知道。」老哥不負責任的攤手笑著。

「啊?」

我們幾個全愣住了。

「你……不知道去哪邊拿星星?」

「嗯。」

「所以你剛才是唬她的?」

「沒錯。」

「你這個笨蛋!」紫玥生氣的罵道:「不知道的事情幹嘛說的自信滿滿?現在該怎麼辦?」

「欸、欸,不用這麼生氣啊。」老哥苦笑道:「我是說不知道去哪邊拿星星,可是並不代表我們沒辦法完成這個任務啊。」

「那到底要怎麼做?」我質疑的問。

「用幻實囉。」老哥朝我笑笑。「用幻實造一顆會閃閃發光又會發熱的星星出來給她,這不就好了?」

「這個點子不錯。」痞子殺手贊成的點頭。

「這樣算是欺騙吧?」拉布拉有些反對的猶豫了,「這樣騙一個孩子,不太好。」

「難道你真的想飛上天,為她摘星星去?」痞子殺手挑眉反問。

「這……」拉布拉抓了抓臉,無奈的笑,「就算我想摘,也摘不到吧。」

「那就這麼辦吧。」決定好之後,遙日隨即使用幻實造出了星星。

一顆大又明亮,耀眼的閃爍著,帶有熱度的星星。

「這就是……真的星星?」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著,利未雅桑瞪大了眼。

「是的。」

「那……它可以許願嗎?」她問,小小的臉蛋透著期望的神采。

「許願?」

這個接連出現的問題可真是難倒我們了。

「不行喔。」老哥直接開口否決,「利未雅桑女王只是想要一顆星星,並沒說想要許願啊。」

「不能啊……」垂著眼,利未雅桑靜默了幾分鐘,而後將那顆人造星星給摔在地上。

「磅」的一聲,那顆星星變成了碎片。

「妳……」

「不能許願的星星,我要它也沒有用。」原本還帶著笑容的臉蛋,這時換上了冰冷神情。

「請問妳想要許什麼願望?」我好奇的追問。

「問這個做什麼?」她防備著,不想要直接說出。

「我只是想,要是妳說出來,說不定我們能幫上忙。」我回道。

「……」沉默了一會,她別過頭去。「辦不到的,妳不用白費心思了。」

「可──」

「請說出下一個任務吧。」老哥打斷了我的追問。

「下一個任務……」她沉思了一會,「我現在心情不好,你們就來陪我玩,逗我開心吧!」

欸?這種也算是任務嗎?我困惑了。

「好啊,我們就來暢快的玩上一整天吧。」拉布拉笑著附和道。

「還要痛快的吃!」痞子殺手舉雙手附和著。「玩是一種很耗費體力的東西,所以一定要補充同等的蛋糕、點心才行!」

「那個其實是你自己想要吃的吧?」我揶揄著他。

「哎呦,這種小事情不用在意,我們開始吧!」痞子殺手高呼一聲,隨即進行了動作。

於是乎,我們玩遍了宮殿裡頭的各種遊玩設施,除了大廳處的幾樣之外,在宮殿的二樓、三樓、四樓……一直到七樓,都被規劃成不同的遊玩區域,玩具種類十分多樣,有一堆東西都還是我們沒見過、沒玩過的新奇物品。

「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東西,真有趣。」我開心的趴在一顆大球上,隨著大球滾來滾去。

「這個晃來晃去的,好舒服。」紫玥坐在一個會左右擺動的圓椅上,開心的搖來晃去。

「哇啊啊啊──我是帥氣的牛仔!」

痞子殺手坐在一隻玩具馬匹上,手緊抓著韁繩,在空中奔跑、跳躍。

「……好無聊。」坐在坐騎上,利未雅桑面無表情的望著我們。

「我是要你們陪我玩、讓我開心,可不是說要你們自己玩的高興。」她冷冷的說道。

「抱歉、抱歉。」拉布拉走向她,問道:「請問妳想要玩什麼呢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「那……我騎馬載妳兜風好不好?」痞子殺手問著。

「坐在馬上我屁股會痛。」她拒絕了。

「要不,我們來吃甜點?」痞子殺手鍥而不捨的提議。

「我吃膩了。」

「玩射擊遊戲?」絕對殺戮問道。

「沒興趣。」

「去游泳?搭船瀏覽?」

「不要。」

「那……」

我們提出了數十種點子,但這些也全被她給打了回票。

「其實妳根本不打算玩對吧?」絕對殺戮動怒了,「妳只不過是在耍我們。」

「是又怎樣?」沒有否認,利未雅桑揚起笑容,「我就是喜歡捉弄人,這個就是我的樂趣。」

「真是一個性格惡劣的小鬼。」絕對殺戮沉下臉,不悅的指責。

「真想打她屁股。」遙日同樣板起臉來。

「好了、好了,她不過是一個小孩子。」痞子殺手上前解圍。

「我不是小孩子!不是、不是、不是!」利未雅桑尖聲叫著。「我是女王!你們全都要聽我的!」

「好吧。」老哥走到她面前,「利未雅桑女王,既然妳不想要玩遊戲,那麼妳想要做什麼?」

「……利維坦,讓我下去。」停頓幾秒後,她拍了拍坐騎的身側,利維坦隨著她的命令降低身子,平貼在地面上。

以我們幾個為中心,利未雅斯繞著我們兜了一圈,最後在拉布拉的面前停下。

她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,命令道:「你,蹲下。」

「呃?」雖然覺得奇怪,但拉布拉還是照做了。

「我要你的帽子。」出手一抓,拉布拉的貓帽就被她抓在手上。

就在利未雅桑準備要將帽子戴在自己頭上時,拉布拉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「你想對我做什麼?」瞇起眼,利未雅桑警戒的問。

同一時間,利維坦也迅速逼近拉布拉身邊,張大嘴準備一口咬下他的頭。

「帽子可以送妳。」拉布拉先一步開口,「但是在那之前,妳是不是應該要先對我說些什麼?」

「我不是已經說了嗎?」利未雅桑皺眉回道:「我剛剛跟你說,我要你的帽子,沒錯吧?」

「噠噠──」拉布拉發出奇怪的長聲:「答案錯誤。」

「錯?從來沒有人敢對我說我錯了,你這個傢伙真是沒禮貌!」利未雅桑生氣的想要抽回手,但卻被拉布拉緊緊抓住。

「不,可愛的利未雅桑女王,我是在教導妳禮貌。」拉布拉笑道。

「你的意思是我是個無理的女王?該死的,你竟然敢這麼說我!」

利未雅桑揮舞著空著的另一隻手,用力的揍向拉布拉,但,卻被他給制住了。

「好孩子禮儀第一條,不可以使用暴力。」拉布拉對她說道。

「利維坦,給我吃了這個討厭的傢伙!」因為自身受到拉布拉的壓制,利未雅桑轉而命令坐騎行動。

「不行喔。」我用幻實造出繩子,將牠團團綑綁。

「寵物要乖一點才比較可愛。」遙日在利維坦身上加諸了重力壓制,讓牠無法動彈。

「好孩子禮儀第二條,不可以叫寵物攻擊別人。」拉布拉將利未雅桑手中抓著的帽子拿回,戴回自己頭上,同時也鬆開了對她的箝制。

「你真是一個可惡的、愚蠢的、大笨蛋、大壞蛋!」利未雅桑氣的脹紅了臉,「你們想要對我的利維坦做什麼?想要抓牠來威脅我嗎?」

「妳想太多了。」我慢條斯理的回道:「我們對這種抓寵物威脅別人的事情沒興趣。」

「是啊、是啊,我們只是在教牠一些動作。」痞子殺手笑嘻嘻的胡扯道:「瞧!牠現在這個『趴下』的姿勢做的多標準啊!整個身體平貼在地面上耶!」

「你這是歪理!你們是壞人!是糟糕的大人!你們都在欺負我!我要砍了你們的頭!」她開始又叫又跳,胡亂發怒。

「喂,妳……」

「我去仲澐他們那邊幫忙,這個任務先交給你們。」似乎是再也無法忍受,絕對殺戮轉身往外走。

「你、你要去哪裡?」利未雅桑瞪著絕對殺戮的背影,「回來!聽到沒有!給我回來!沒有我的命令,你們全部都不能走!」

「我出去休息一下。」我尷尬的抓抓頭髮,對於這種高分貝喊叫的狀況,我實在是無法忍受。

「不可以!妳不可以跟著他跑掉!」利未雅桑突然抓住我的手,緊緊的抓著。「聽到沒有,你們都要在這邊陪我!不准走!」

聽到這種命令的語氣,我不由得動怒了。「要去哪邊是我的自由,妳……」

話還沒說完,我瞧見斗大的眼淚從她臉頰滑落,就在這麼一瞬間,她由怒罵轉為哭泣,非常大聲的嚎啕大哭。

「貓,妳糟糕了,竟然將她嚇哭了。」痞子殺手半開玩笑的道。

「關我什麼事啊。」我無辜的喊冤。「她自己突然哭了。」

「大人都這樣,你們都這樣,一個個離開我,把我丟下,大家全走了……」斷斷續續,她悲傷的指責著。

停下腳,絕對殺戮跟我無言的對望著。

「不管怎麼樣,沒有我的允許,你們都不能離開這裡。」她快步跑到絕對殺戮面前,張開了手臂擋著他的去路,臉上還掛著淚痕。

「用這種方法,妳留不住人。」絕對殺戮語氣淡漠的道。

「我不管!不管不管不管!要是、要是你真的走出去,那、那我就砍了你們的頭!」她蠻橫的道。

「這是威脅?」絕對殺戮挑眉反問。

「沒錯!」利未雅桑驕傲的抬高下巴,「我說的到作的到喔!我真的會殺光你們所有的人!」

「第一個我先砍她!」利未雅桑指著我,「然後是他、他、他……」

如果是平常,這種發言應該會讓人生氣,但是在見識過她又哭又鬧的「表演」後,她的發言已經被我們歸類為「任性小孩的舉動」,心中的火也就冒不出來了。

「怕了吧?要是覺得害怕,那就向我道歉、說你們不會再離開我,這樣我就會考慮原諒你們。」

胡亂抹去臉上未乾的淚,利未雅桑給了一個不是很高明的台階。

『現在要怎麼辦?』我使用隊伍頻道問著。

『如果想要讓任務順利進行,也只能依她的話去做了。』痞子殺手無奈的笑笑。

『真是個令人頭痛的小鬼。』紫玥的語氣有一點悶。

『她需要被重新教導、改正壞習慣。』遙日語氣平淡的回道:『最先要做的就是學習禮儀吧。』

『我不想向她道歉。』絕對殺戮賭氣的道。

『那只好由我上囉。』痞子殺手兩手一攤。

「咦?拉布拉……」

小型討論會才結束,我們卻見到拉布拉已經站在利未雅桑面前。

「想要跟我道歉了嗎?」利未雅桑得意的笑著。

不發一語,拉布拉單腳跪下,然後將她壓在腳上……

「啪!啪!啪!」響亮的三個巴掌聲就這麼出現,利未雅桑挨打的部位是──屁股。

「你、你竟然打人家的屁屁!好過份!」利未雅桑掙扎的想要起身,但卻被拉布拉按住不動。

「妳知不知道妳做錯了什麼?」拉布拉問。

「我沒錯!錯的是你們!」利未雅桑再度哭了起來。

「第一點,妳的態度不好,說話口氣很糟糕!」邊說,拉布拉邊往她的臀部打了一下。

「我沒有!我才沒有!我一直都是這樣說話。」她哭喊著。

「第二點,殺人是不好的行為,生命很寶貴,不可以隨便糟蹋。」拉布拉打了第二下。

「我只是隨便說說啊!我沒有殺過人、那個只是嚇你們的啦!」

「第三點,妳的態度太過驕傲、沒禮貌、任性!」

「不要打了、不要打了,人家的屁股好痛,裂開了啦!」她雙手護住臀部,嚎啕大哭。

「拉、拉布拉,你在做什麼啊?快住手。」痞子殺手衝上前,想要將利未雅桑救開,但他卻不肯放人。

「就是因為她做錯,大家卻都不敢糾正,她才會一錯再錯。」拉布拉餘氣未消的道。

「有事情可以好好說啊,何必這樣?」紫玥幫著利未雅桑說話。

「你們這群人,不要在那邊假好心!」利未雅桑哭喊道:「就因為我哥哥不在這邊,所以你們就欺負我嗎?你們給我小心一點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!」

「啪、啪、啪!」拉布拉一連又打了她三下,利未雅桑這下哭的更厲害了。

「他們是因為擔心妳、關心妳所以才會阻止我,妳怎麼可以辜負別人的心意?」

「騙人!」利未雅桑不信的喊著:「從來就沒有人關心我,你們騙人!都是騙子、騙子、騙子!」

「……」這般突兀的發言,讓我們幾個沉默了。

「妳覺得身邊沒有人關心妳,而且妳也不在乎任何人、不需要任何朋友,是這樣嗎?」拉布拉問道。

「沒錯!我不需要朋友,我討厭你們!」

「我了解了。」拉布拉點頭回道:「所以說,妳現在很希望我們離開,甚至希望我們不要再出現,是嗎?」

「……」沒有回答,利未雅桑只是停止了哭泣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拉布拉緩緩鬆開手讓利未雅桑起身,等到她站穩腳步後,自己跟著退到一邊。

「女王,我們現在要離開了,妳多保重。」拉布拉開口向她道別。

「……」依舊低著頭,她不發一語。

在這種糟糕的氣氛中,我們緩步走向宮殿外。

「接下來該怎麼辦?」黑戰士問道。

「不知道。」我無奈的聳肩。

「換別人來進行這個任務吧。」絕對殺戮建議著,「她現在這麼討厭我們,任務應該是沒辦法再進行下去了。」

「也是。」拉布拉喪氣的苦笑。「真的很對不起,因為我的關係,害任務沒辦法繼續進行……」

「不要緊,不過就是暫時中止了任務,又不是完全失敗。」我安慰的回道。

「嗯……」拉布拉依舊悶著臉、垂著肩膀。

「幹嘛這麼沮喪啊?又不是被女朋友給甩了。」痞子殺手用手肘碰了碰他,惡質的揶揄道:「該不會你喜歡利未雅桑?嘖嘖,你要想清楚喔!對方可是幼苗耶。」

「不是啦。」拉布拉反駁著,「我沒有跟你們提過嗎?其實我是『幼教師』,目前在一家幼兒園當實習生,最近正在準備考證照。」

「咦?還真是看不出來。」我詫異的道。

「我很喜歡跟小朋友玩,他們對我來說,每一個都是天使、都像是閃閃發光的寶石。」

「因為這樣,所以當你見到利未雅桑的時候,很想跟她成為好朋友?」老哥猜測的道。

「嗯。」拉布拉輕輕的點頭,「可是我卻搞砸了,我竟然打了她,身為一個教育者,體罰是最要不得的行為,我……真的很糟糕。」

「不要那麼沮喪啦,這種東西以後慢慢改進就好了。」痞子殺手拍拍他的肩膀。

「只要是真心付出,我想對方一定可以感受到。」紫玥一同安慰著他。

「謝謝。」拉布拉抓抓頭,而後將他戴著的貓帽拿了下來。

「可以請你幫我轉交給利未雅桑女王嗎?」他將帽子遞給了門口的守衛。

「好。」將東西接過手,守衛隨即轉身往裡面走。

「還有,」拉布拉叫住了對方,「請跟她說,我感到很抱歉。」

「嗯。」點了點頭,守衛隨即消失在走廊彼端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