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了宮殿的庭院,我們站在岸邊等船,在等待的時間中,幾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。

「用不著這麼沮喪,天涯何處無芳草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。」往拉布拉的背部拍了兩下,痞子殺手順勢搭上他的肩膀。

「痞子,你用錯成語了。」我糾正著他。

「哎呦,意思相通就好,不要這麼挑剔啊。」痞子殺手苦著臉抱怨。

「問題是,你那句話的意思也不對,前後接續的句子更是不通。」絕對殺戮接口回道。

「喂,我現在是在安慰拉布拉耶!又不是在參加中文測驗。」痞子殺手氣呼呼的嚷著,「你們不擔心他一時想不開,從這邊跳下去嗎?」他指著前面的水道。

「就算跳下去,也死不了。」我朝他聳聳肩。

「不,如果他真的很意外的死了,一樣可以復活。」遙日從旁附和。

「這種問題他往後一定會遇到更多,現在只是給他實習的機會罷了。」老哥慢條斯理的道:「與其說那些沒有意義的安慰,不如好好想想,往後他再度遇到這種狀況時,該怎麼去處理跟應付比較實際。」

「身為一個教育者,被你用那些亂七八糟的成語安慰,他應該會很無奈吧。」絕對殺戮揶揄道。

「沒錯、沒錯。」紫玥極為認同的點頭,「說不定你的安慰反而變成他的壓力,他現在也許正在心裡想著,『以後我一定要好好教小朋友成語,不要讓他們變成你這樣』。」

「好過份!怎麼可以這樣說我!」痞子殺手雙手貼著臉頰,誇張的喊道:「我是個外國人,是外國人耶!成語不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!你們真是一群沒心沒肝沒肺的傢伙!一點都不體貼我,還這麼惡劣的用話刺傷我,人家的心可是很脆弱的,就像是少女一樣易碎的心耶!」

「脆弱個頭,我沒見過比你更加堅強的人了。」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。

「哎呀呀,這種稱讚還真是讓人很不好意思。」痞子殺手刻意忽略話中的揶揄。

「黑戰士,你有沒有辦法改造這個傢伙的腦袋?」我挑眉問著。

「這恐怕有難度。」黑戰士無奈的笑笑。

「應該是非常困難。」絕對殺戮接口道:「朽木不可雕,空的腦袋也沒辦法改造。」

「阿戮,你……」

「各位客人,要搭船嗎?」船夫駕著平底船,緩緩朝我們滑來。

「不要走!」

正當我們準備上船時,利未雅桑的吶喊聲突然傳來。

「利未……」

「她怎麼會跑來了?」我詫異的瞪大眼。

「看來,拉布拉反而讓任務更進一步了啊。」老哥意有所指的笑笑。

利未雅桑氣喘噓噓的跑到我們面前,手上緊抓著拉布拉的帽子。

「那、那個,我……呃……」原先有些扭捏的她,深深吸了口氣,挺胸,手跟著插到腰上。「因為女王我非常、非常寬宏大量,所、所以你們的過錯我就不跟你們計較了,你們要心存感激,知道嗎?要心存感激喔!」

她那彆扭、不自在的態度讓我們幾個相視一笑。

「其實,你們完成了那麼多任務,要我將海魔的號角給你們也可以,只不過……」利未雅桑拿出了一個只有半邊的號角。「我只有一半,另一半在我哥哥『貝希摩斯』那邊,我們兩個分開保管。」

她將海魔的號角放入盒子中,將它交給我們。

「剩下的一半,你們去找貝希摩斯拿吧。」

「請問他在哪裡?」

「不知道。」利未雅桑手一攤,語氣淡漠的回道:「之前我跟他吵架,後來他離家出走,然後就失蹤了。要是你們找到他,順便幫我跟他說,如果他再不回來,我就不要他這個哥哥了,我會討厭他、永遠不理他!」

說完這句話,利未雅桑扭頭走回宮殿。

「口是心非的小鬼。」痞子殺手搖頭笑著,「這年紀的小女生,怎麼都喜歡說一些反話呢?」

「不要在人家的背後說閒話!」明明已經走遠了,但利未雅桑卻還是聽到了痞子殺手的話。

「是,對不起,女王。」他高聲喊了回去,「嘖嘖,這個小傢伙的聽力未免也太好了吧?小鬼就是小鬼……」回過頭來,他小聲的埋怨。

「碰!」一個白色物體從宮殿裡頭射出,直接擊中痞子殺手的腦袋。

「痛痛痛痛……」雙手抱頭,痞子殺手疼的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。

「我不是小鬼!我是女王!」利未雅桑帶有怒氣的聲音傳來。

「痛死了。」蹲在地上,痞子殺手哀號道:「天啊,她是拿什麼東西砸我?我怎麼覺得好像被棒球打到一樣?」

我彎身撿起掉落在痞子殺手附近的白色物體,那是一個有著象牙色澤的扇貝。

「裡面好像有東西?」

拾取時,我聽到一個奇怪的撞擊聲響。

試著將扇貝打開,發現裡面放著一張小小張的紙條,上面用有些淡的墨水寫著。

「丹代恩沙漠,伊甸園之東。」

「這個是……利未雅桑在告訴我們貝希摩斯的地點嗎?」

「應該是。」

「可是伊甸園跟丹代恩沙漠在哪裡?」這兩個陌生的地名讓我們困惑了。

「會是改版後新出現的地點嗎?」拉布拉問道。

「要查一下,等我。」痞子殺手停止了動作,開始展開調查。

停滯幾分鐘後,痞子殺手這才又有了動作。

「在黃龍國度,地圖偏左的地方有一塊綠洲,那邊就叫做伊甸園,不過丹代恩沙漠就不清楚了,沒人聽過那個沙漠名稱。」

「我們先過去吧。」遙日叫出了浮動部屋,「到那邊再找。」

「好。」

 

經過一段時間的飛行,我們終於來到黃龍國度大陸。

「哇……外面看起來艷陽高照,好像很熱的樣子。」拉布拉趴在窗口,望著窗外的景色道。

一望無盡的赤色沙漠,如同連沙土裡的水氣都要蒸發的高溫,夾帶熱氣的風,因為光線跟水蒸氣折射所產生的扭曲景象……這裡就是七塊大陸中有名的沙漠地帶──黃龍國度。

「嗯,我敢保證,只要一走出去這裡,我們一定會熱的連腦漿都融化了。」痞子殺手誇張的道。

「先去買解暑的藥劑吧。」我提議著。

「嗯。」

我們在熱浪城降落,前往商店將沙漠中旅行需要的藥劑買齊了。

緊接著,我們前往了沙漠少數的綠洲──伊甸園。

這個綠洲並不大,徒步步行一圈,大約只需要花上兩三個小時,在我們抵達這裡時,發現有一個小群落在此歇息,在我們降落之後,他們紛紛走向我們、包圍我們。

不分男女,大家用布層層包裹全身,頭上戴著頭巾遮陽,臉上也用長巾遮去風沙,只剩下一雙大又明亮的眼睛顯露在外,標準的沙漠人的穿著。

「你們好。」我親切的跟他們打招呼。

「妳好。」對方動作拘謹、害羞的輕輕點頭。

「請問你們知道這附近,有沒有一個叫做丹代恩沙漠的地方?」

面前的人群沉默的互望,彼此的臉上都寫著困惑。

「看樣子是不知道。」遙日自他們的表情讀出答案。

「那就到處找找吧。」絕對殺戮叫出了他的坐騎,一隻長著銳利長牙的巨豹。

「分頭進行,找到的人立刻通知。」黑戰士坐上白色大鷹,展翅飛到空中。

「我往這邊走。」我叫出暴雷,命牠轉變成騎乘模式。

「結束搜查之後,大家回到這邊碰面。」紫玥跟老哥坐著蝠魟飛起。

頂著大太陽,我們開始在這片黃沙滾滾的荒漠中進行搜索,儘管已經吃了調降溫度的藥劑,但,燦爛的日光還是將人曬的昏沉沉。

經過一段時間的搜索後,我們一無所獲的回到綠洲碰頭。

「怎麼都找不到啊。」煩躁的抓抓腦袋,我的頭頂已經被曬的發燙。

「嘎啦啦,好熱、好熱。」吐出舌頭,暴雷躲在我的影子裡,藉此躲去陽光。

「頭好昏……」紫玥索性窩在樹蔭底下乘涼。

「我覺得我像是快要融化的冰淇淋。」痞子殺手撐著傘,有氣無力的嚷道:「說不定等一下我就會蒸發在沙漠中了。」

「痞子會長,請振作一點。」拉布拉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。

「有漏掉什麼嗎?」黑戰士回想道:「是不是有什麼環節我們沒有執行?」

「誰知道。」我聳肩。

「問一下公會的人,看看有沒有人知道吧。」絕對殺戮建議著。

『緊急呼叫、緊急呼叫。』痞子殺手的聲音隨即在公會頻道響起,『各位親愛的夥伴,我是你們最最親愛的公會會長,我現在在沙漠快要被烤成人乾了,非常需要你們的幫忙……』

『會長跑到沙漠中做什麼啊?』

『來找海市蜃樓。』他回道:『你們有沒有人知道一個叫做丹代恩的沙漠?知道該怎麼走的人,請告訴我一下。』

『丹代恩?沒聽過……』

『會長,那是什麼地方?』

『臭小子,不要拿我問你們的問題回問我。』痞子殺手沒好氣的說道。

「啊──」一聲尖叫聲傳來,這讓我們全體起了警戒。

「救命!沙、沙蟲出現了!」

「快跑!大家快逃!」

綠洲附近的沙地竄出無數條像是大型蚯蚓的東西,張大口,大肆攻擊附近的人,將他們一個個捲進沙地中。

「布麗!我的女兒、我的女兒她被咬走了……誰來救救她啊!」

沙蟲將一個小小的身軀捲高,眼看就要拖到沙坑裡。

「光彈!」

我朝沙蟲發出攻擊,將牠們肥腫的身軀擊出數個洞,被沙蟲咬著的人因此從他口中脫困,自高空往下墜落。

在對方要摔落地面前,絕對殺戮先一步接住了她,將那小小的身軀抱在懷中。

不一會,沙蟲就被我們給殲滅了,一些被沙蟲咬住的人也被救了出來。

「謝謝、謝謝你們救了我們。」這群沙漠綠洲的居民,感激的接我們到帳棚休息。

「你們好,我是他們的團長,普勞迪斯。」人群中,一名老者向我們走來。

「你們救了我們的族人,請務必讓我們招待你們用餐,表示感謝。」

「不用了,只不過是一件小事。」我們推辭著。

「不要客氣,在這種地方能準備的也只是粗茶淡飯。」不讓我們拒絕,他隨即命人前去準備。

不一會,他們就在綠洲的空地升起營火,準備了一桌豐盛的餐點,一些人拿著不知名的樂器演奏。

經過一天的折騰,現在的時間已經是傍晚時分,夕陽將湛藍色的天際染的楓紅,原本沸騰熱燙的沙漠逐漸降溫,風中滲出了涼意,寬廣的沙漠丘地較白日安靜許多。

「真漂亮。」紫玥讚嘆著。

「幾位看起來不像是這邊的人,你們是來沙漠遊玩的嗎?」普勞迪斯詢問著。

「我們在找一個地方,請問你知道丹代恩沙漠在哪裡嗎?」我問道。

「丹代恩?」普勞迪斯微愣了下,「可以冒昧請問一下,為什麼你們要去那個地方嗎?」

「我們在找人。」

「是小孩子嗎?」普勞迪斯突兀的說道。

「呃……」

「聽起來,你似乎是知道地點?」老哥聽出了一些端倪。

「欸~~這位老伯。」痞子殺手搭著他的肩膀,笑容滿面的道:「再怎麼說我們也算是你們的救命恩人,知恩圖報這句話你知道吧?所以說,你就將那個地點告訴我們吧。」

「咳咳。」對方乾咳了兩聲,「我不是老伯,我叫做普勞迪斯,今年不過才七十九歲,俗語說人生七十才開始,也就是說我現在還很年輕,明白嗎?」

「沒錯、沒錯,你這樣想就對了。」痞子殺手隨口敷衍道:「反正年輕這種事情是跟心智有關,所謂心誠則靈,只要你相信你是個年輕人,那你就是個年輕人,我說的對吧?」

「對個頭,你這是哪門子的說法……」

「噓──」痞子殺手示意要我安靜,「我現在正在試圖說服他,妳不要鬧場啦!」

「……這種胡言亂語能夠說服人才怪。」絕對殺戮冷言批評道。

「如果可以,請你將知道的部份告訴我們吧。」遙日進一步要求著。

「關於丹代恩的事情,我也是從以前的長輩那邊聽來的。」

「那裡是一個海市蜃樓,就像光影一樣的虛無幻境,在有紅色滿月出現的夜晚,沙漠中會出現一座極為華麗的宮殿,發著柔和的銀色亮光,就像是一座用月光蓋成的宮殿,好聽的音樂聲從裡頭傳來,那是一個十分吸引人的聲音,聽說,要是有小孩子聽到音樂聲,就會不自覺往宮殿走去,然後再也回不來,等到日出的時候,宮殿就會像霧氣一樣的消失,將那些小孩帶走……」

「聽起來很像是童話故事的情節。」拉布拉笑著說道。

「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去那個地方,但是如果我是你們,我會打消這個念頭,那裡太危險了。」

「請問你知道那個地方在哪裡嗎?」沒有理會他的警告,我只想知道確切地點。

「聽我說了這麼多,妳還是執意要去?」

「沒錯。」我堅定的點頭。

「不管前方有什麼困難,我們絕對要到那裡。」

「雖然你們這麼說,但是很抱歉,我知道的也只有這麼多,幫不上什麼實質的忙。」普勞迪斯無奈的笑笑。

「但是,如果你們、你們真的能夠找到那個地方,可不可以請你們幫幫我們,幫我們救出孩子們。」

「救出孩子……們?」

「就像你們所看到的,我們這裡……只剩下她,布麗姬特。」普勞迪斯指著先前我們所救下的小女孩。「其他的孩子……都被那座宮殿帶走了。」

「我們也曾經試著阻止,在滿月的晚上輪班守夜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只要那個音樂聲一出現,大人就會立刻睡著,等我們醒來時,已經天亮了,看守的小孩子也失蹤了。」

「被抓走的都是十二歲的孩子,而這個孩子,今年也滿十二歲了……」

「既然知道小孩子會被帶走,為什麼你們不搬離這裡?」黑戰士不解的問。

「這裡是我們的出生地,是祖先長久以來守護的地方,我們不能夠隨便遺棄。」普勞迪斯堅定的說道。

「就算是孩子不斷失去也不走?」我真是無法理解這樣的想法。

「沒錯。」普勞迪斯毫不猶豫的點頭,「不管犧牲多少人,就算到最後只剩下一個村民,我們也不會離開這裡。」

「真是可笑。」絕對殺戮輕蔑的笑笑:「要是連性命都沒了,還要談什麼守護?」

「我不奢求你們這些外人理解。」他語調沉重的說道:「這塊綠洲是祖先花費許多心思找到的地方,這裡有飲用不完的水源、有沙漠中少見的綠色植物、有美麗的晴空還有夜色,我們必須要守護祖先的心血,只有這裡,只有這塊綠洲才是我們生存的地方。」

「這個地方真的很美。」我站起身,皎潔的月色照亮了四週。「但是,你有沒有想過……你們守著的究竟是什麼東西?」

「我們所守護的是祖先辛苦找到的美麗樂園。」普勞迪斯回答道。

「要是有一天,你們全都老了、死了,一個人都不剩,有誰可以證明你們是這裡的居民?」我反問著。

「這……」

「要是連一個可以為你們傳頌歷史的後代都沒有留下,你們曾經存在過的痕跡將會被沙漠掩蓋、被黃沙抹去,後人頂多從你們殘留的物品推斷這裡『曾經』有人,但是沒有人會知道你們的名字,沒有人知道你們祖先是如何辛苦的找到這裡,也不會有人知道你們在這邊生活的一切……守著這樣的一個地方,真的有那麼重要嗎?」

說完這一長串話,我靜靜的看著普勞迪斯,後者只是用沉默回應我。

「走吧。」我對其他人說道:「今天剛好是滿月,說不定我們能找到那座宮殿。」

只不過,夜空的大圓月是漂亮的銀白色,不是紅色。

「嘎啦啦,走吧!我們去救小朋友!」暴雷興奮的叫著。

「請、請帶我一起去!」布麗姬特跑到我們面前,「我知道那座宮殿在哪裡,我可以為你們帶路。」

「布麗……」其他村人叫了起來。

「布麗姬特,妳不要胡說了!」她的母親上前揪住她,「妳怎麼可能會知道地方。」

「我知道,我有看到!」她掙扎著。「上次那個哥哥要被帶走的時候,我有看到……」

「妳……」母親愣了一下,隨即緊緊將她抱住。「不、不行,我不能讓妳去冒險,要是妳回不來那該怎麼辦?我已經失去兩個孩子了,我不能再失去妳。」

「可是我已經十二歲了,就算我今天不跟他們去,我也還是會……」

「不!不會的,絕對不會!我不會讓它帶走妳!」

「母親,妳就讓我試試看吧,我相信他們保護我,我也相信我們能夠救回哥哥。」布麗姬特試圖安撫她的母親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相信我,我一定會回來。」她伸手抹去母親臉上的淚水,對她燦爛一笑。

在得到允許之後,布麗姬特就跟著我們上路,前往那個傳說中的地方。

 
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