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裡,就在這前面。」布麗姬特指著前方的一處空地。

指尖所指的地方,只有一片被月光罩成銀白色的沙漠,廣大而無邊,除此之外別無他物。

「看來是要等了。」絕對殺戮說道。

走出浮動部屋,抬頭望向夜空,滿月依舊是銀白色,並不是我們所期盼的紅月。

夾帶沙塵的風透著寒冷,夜晚的沙漠跟白晝不同,氣溫明顯降低許多。

絕對殺戮將一個小盒子形狀的東西丟出,落到地面時,那物體立刻展開形成一座營火,閃爍的火光立刻為我們帶來溫暖。

圍繞著營火,我們幾個席地而坐,就著火焰取暖。

「……我的哥哥、姊姊都被那座宮殿帶走了,村子裡的那些小孩也是,大家都好傷心。」望著閃爍的火光,布麗姬特緩緩說出過往。

「可是我們大家還是覺得他們會回來,他們一定平安無事,要是能找到那座宮殿,我一定要將所有小孩都救出來。」

「妳不怕妳也被宮殿抓進去,回不來嗎?」我反問道。

「……說不會是騙人的。」低著頭,她略為不安的絞著手指,「但是我覺得只要有你們在,應該可以成功,我相信你們可以救出他們。」

看著我們,她的雙眼充滿期待與希望。

「當然。」我摸摸她的頭,保證道:「而且我們也會保證妳的安全。」

「嗯。」她開心的點頭,「你們呢?找那座宮殿做什麼?」

「找人,一個叫做貝希摩斯的男生。」

「貝希摩斯?貝希……摩斯。」她嘴裡重複唸了幾次名字,「對了,有個大哥哥,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哥哥旅行到這邊來,他就是叫這個名字!他聽說小孩被抓走的事情,說要去幫我們救出他們,後來、後來他就沒回來了。」

說到這裡,布麗姬特的神情轉為沮喪。

「放心吧,我們一定會成功。」絕對殺戮信誓旦旦的道。

「嗯,我相信你們可以!」

「哎呀呀,這種露營氣氛真是好啊。」痞子殺手開心的笑著。「美麗的月色、漂亮的荒漠,還有好朋友,這真是最高級的享受!」

「有吃的嗎?」我問道:「看到營火就想要烤肉,拿點東西出來烤吧。」

「我這邊好像有可以吃的……」遙日在倉庫找了一下,「餅乾還有果實。」

「那種東西能烤嗎?」我冒出了三條線。

「雖然東西小了一點,可是應該還是可以將它串成一串。」遙日看著手中拇指大小的果實思考。

「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」我頭上的黑線更多了。

餅乾跟果實,這兩種東西怎麼看都不像烤了會好吃的食物啊!而且,那果實那麼小一顆,烤了就脫水變成果乾了吧?

「我沒有食物,不過飲料的話我有很多。」拉布拉拿出十多瓶果汁跟汽水,一一分給所有人。

「我有巧克力、蛋糕還有棉花糖!」痞子殺手拿出他的必備點心,「火烤巧克力跟棉花糖非常好吃,簡直是人間美味!」

「沒有更正常一點的食物嗎?」我喪氣的問:「我想要吃烤肉。」

「嘎啦啦,暴雷也想要吃烤肉、烤肉、烤肉。」暴雷附和的嚷嚷。

「我這邊有蔬菜,烤來吃應該不錯。」黑戰士從倉庫中拿出青椒、空心菜還有幾跟紅蘿蔔。

「嘎……」暴雷失望的看著那些蔬菜,「暴雷想吃烤肉。」

比起思考那些蔬菜烤起來好不好吃,我心中更大的疑惑是,「為什麼你倉庫裡頭會擺著這種東西啊?」

在我的觀念中,這些東西好像都是需要切過、料理過才能吃,很少看到有人整個拿著啃啊。

「為什麼?」黑戰士的表情好像是我問了一個怪問題,「有時候打怪需要補充體力、填飽肚子,這幾樣蔬菜生吃的口感很不錯。」

……好吧,我想我跟黑戰士對食物的觀念差異很大。

「啊啊,我想吃肉、想要吃烤肉啦~~」我隨口叫著,「我想吃肥滋滋的五花肉,想要吃香噴噴的培根,還有很鮮嫩的雞肉、還有牛肉……」

「停!不要再說了。」紫玥制止了我,「本來還不餓,被妳這麼一說,我肚子都餓了。」

「那就先吃這個墊一下肚子吧。」黑戰士將一根紅蘿蔔遞給紫玥。

「我不是兔子。」紫玥沒好氣的道,順手,她將紅蘿蔔遞給暴雷。

「嘎啦啦,暴雷也不是兔子。」雖然嘴上這麼抱怨,但是暴雷還是一口接一口的咬著紅蘿蔔。

「這樣……可以嗎?」布麗姬特怯怯的問:「雖然現在這裡很平靜,你們也不能放鬆啊,要是等一下有怪物出現怎麼辦?」

「怪物?這邊有什麼樣的怪物?」紫玥好奇的問。

「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過我聽那些大人說過,這一帶很危險。」布麗姬特朝我們尷尬的笑笑。

「如果這裡能夠冒出好吃的怪物來,那也不錯。」我期盼的想著。

「雖然機率不高,不過也是有可能。」遙日笑著回答道:「這個區域常見的怪物是沙蟲、沙漠獸、穴岩蟲,都是不能吃的東西,唯一能吃的怪物是一種叫做『琉璃月龍』的生物。」

「我聽說過牠。」黑戰士插嘴道:「那是非常難得的夢幻食材,用牠做成的料理全都是人間美味。」

「琉璃月龍很難遇的到,目前在市場上的價格也是居高不下,是一個非常非常搶手的食材。」痞子殺手補充的說道。

「之前我朋友請我吃過一片肉,那個真的非常非常好吃,」拉布拉口沫橫飛的道:「如果要將遊戲裡的食材做出一個排行榜,琉璃月龍絕對是最最最最頂極的食材。」

「最最最頂級……」喔喔,我快流口水了。

「嘎啦啦,最棒的食材、最棒的食材,暴雷想吃、想吃、想吃、想吃。」暴雷興奮的飛來飛去。

「要引誘琉璃月龍出現,必須要有誘餌。」黑戰士從倉庫中拿出一塊發著紫色霧氣的奇怪肉塊。

「我這裡剛好有一塊,你們要試試看嗎?」他問。

「要!當然要!」我興沖沖的點頭。

「有句話說『不入虎穴,焉得屋子』,雖然我不知道虎穴跟屋子有什麼關係,不過,做人總是要多方面嘗試啊!」痞子殺手笑嘻嘻的道。

「……虎穴跟屋子本來就沒有關係。」絕對殺戮頭疼的揉揉額角。「不過我看你跟笨蛋這個詞似乎相差不遠了。」

「痞子會長,如果你有需要的話,我可以教你一些基本成語。」拉布拉苦笑道。

「不用了。」痞子殺手一口回絕,「我家裡已經有一個成語大魔王了,我不想再找一個小嘍囉苦毒我。」

「廢話少說,我們開始狩獵吧。」紫玥躍躍欲試的站起身。

「你們走遠一點再放誘餌吧。」老哥提醒著,「我是不要緊,反正死了還能重生,但是這個小女生可沒辦法重生,要是她的存在跟宮殿出現與否有關,那可就麻煩了。」

「為了預防萬一,我在營火這邊留守,保護他們。」遙日指著老哥跟布麗姬特說道。

「好。」

拿著誘餌,我們走到稍遠一點的地方,放下誘餌之前,黑戰士對我們說著需要注意的相關事項。

「將這塊誘餌放到地上之後,這附近的怪物全部都會被引過來,只要保護這個肉塊不被吃掉,怪物就會源源不絕出現,雖然劉黎月龍出現機率不高,但是只要我們能夠撐久一點,還是有可能遇見牠。」

「了解!」

當黑戰士將肉片丟到地上後,地面立刻產生了騷動,不一會,各種怪物就從地底鑽出,一邊攻擊著我們、一邊衝向誘餌。

「貓老大,誘餌交給妳保護!」丟下這句話,痞子殺手衝向了怪物群。

「這些怪物就交給我們吧!」絕對殺戮用他的利爪狠狠撕裂了怪物。

「過來這邊,讓我來陪你們玩。」紫玥抓著鐵鍊,朝怪物甩出了長劍。

「我來為各未演奏一首迷幻鎮魂曲。」黑戰士吹著長笛,一首令怪物癡迷的樂曲在風中擴散。

「那我用電吉他伴奏吧!」拉布拉用他的電音樂曲,將怪物們一隻隻電成焦黑。

「你們將怪物殺光了,那我還玩什麼啊?」被迫看守誘餌,我無奈的報怨,在他們的瘋狂屠殺之下,那些怪物根本沒辦法靠近誘餌一步。

「貓老大,妳是我們的主將,當然是做最重要的事情啊。」痞子殺手一邊戰鬥、一邊跟我抬槓。

「少廢話。」我氣呼呼的吼著,「呆呆的站在這邊好無聊,我也要殺怪啦!」

「嘎啦啦,主人要乖乖的當主將,不可以鬧脾氣喔。」暴雷向在告誡小孩似的說道。

「哈哈哈,看來暴雷比妳懂事多了。」絕對殺戮放聲笑著。

「遙日,有怪物過去了!」見到有漏網之魚逃脫,黑戰士對營火邊的他們警告道。

「好。」遙日嘴上回應了聲,但卻不見有任何行動。

就在怪物張大口衝向他們時,甫一靠近營火區,金色的電光乍現,所有靠近的怪物們全被亂雷陣擋下,燒成了焦炭。

不知何時,遙日以營火為中心,設置了一個大型的隱藏式魔法陣,在敵人接近時,魔法陣隨之啟動。

「食物、頂級的食物快出現~~快出現啊,這裡有很多人想要吃掉你,快快出來送死啊啦啦啦~~」配合著電音,拉布拉隨口哼著歌,曲調的旋律有點像是兒歌。

「嘎啦啦,烤肉、肉肉肉,嘎啦啦~~」

只不過,這樣的呼喊似乎引不起對方的注意,我們屠殺了至少五批以上的怪物,琉璃月龍依舊不見蹤影。

「琉璃月龍快點給我出現!」我不耐煩的高聲喊道:「要是再不出來,我就將沙漠裡的怪物全部殺光!聽到了沒有!」

「嘖嘖,真是充滿威脅的發言。」痞子殺手故作驚恐的搖頭。「簡直比我吃不到甜點的狀況還要恐怖。」

「沒辦法。」紫玥聳肩笑著,「女生對食物的怨念可是很大的喔。」

「下次記得提醒我,千萬不要跟貓搶東西吃。」絕對殺戮揶揄的說道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恐嚇發揮了效用,我所立足的地面突然起了大震動,沙地高高隆起,我因此摔倒在地上。

「注意!琉璃月龍出現了!」黑戰士高聲喊道。

名為琉璃月龍的上等食材,外型跟長頸龍這種古代生物非常相像,長長的尾巴末端是像鯨魚尾巴一樣的形狀,四肢帶有勾爪,水藍色的皮膚發著銀藍光輝,接近身軀一半長度的脖子使牠的高度往上增加不少。

「……好漂亮。」我讚嘆著。

在沙漠跟夜色的映襯下,牠就像是從神話中跑出來的生物。

「是啊,看起來很嫩、很好吃。」痞子殺手出現在夜空中,高舉著大傘,直接往琉璃月龍的頸部劈下。

遭受到攻擊,琉璃月龍癱倒在地,龐大的身軀將沙地撞出一個凹洞,同時揚起不少沙塵。

「嘿嘿,一擊斃命。」站在琉璃月龍的身軀上,痞子殺手得意的說道。

「真的是這樣嗎?」我可不這麼認為。

就在一瞬間,琉璃月龍將身上的痞子殺手甩下,同時發出了高分貝的喊叫,那尖銳的叫聲將我們幾個人震得暈眩不已。

在叫聲止住之後,眼前的琉璃月龍也換了一副姿態,原本光滑的皮膚變成了岩石片,頭上、背上長出了鋼鐵似的尖刺,嘴邊滴著具有腐蝕效果的唾液。

「變醜了。」紫玥皺眉評論道:「這樣看起來一點都不可口。」

「嘎啦啦,外皮看起來硬硬的,好像很難咬。」暴雷在牠身邊飛繞著。

「哼哼,以為變身之後就會變厲害嗎?」痞子殺手一手叉腰、一手扛著大傘,「太天真了,阿龍,你真是太天真了,這只是裝腔作勢而已,身為男子漢,不能光是看外表的啊,阿龍!」

「痞子會長,你這樣跟牠說,牠聽的懂嗎?」拉布拉困惑的發問。

「當然可以,我相信萬物皆有靈。」痞子殺手信心十足的回道:「阿龍,你知道我的意思對吧!我相信你是很聰明的,展現你的男子氣魄給我看吧……」

還沒說完,痞子殺手就被琉璃月龍一尾巴給打飛了。

「笨蛋。」絕對殺戮冷冷的罵道。

「嘎啦啦,笨笨的痞子殺手,無藥可救囉~~」暴雷感嘆的搖頭。

「好了,為了我們美好的烤肉,大家使出全力打吧!」我揮舞著長劍,稍微做了一下熱身。

「嘎啦啦,為了好吃的烤肉,大家加油!」暴雷鬥志高昂的喊道。

「上吧!」

紫玥第一個衝上前,我們幾個隨後跟上,在眼花撩亂的攻擊下,就算琉璃月龍是最強的恐龍,也免不了敗陣、被我們當成食物的命運。

「唔……吃起來像是雞肉,不過比雞肉還要嫩一些。」我大口咬著手中的肉塊,仔細品嚐這特殊的滋味。

「我以為牠的肉會比較偏向牛肉或是豬肉。」紫玥手上拿著肉串,一口接著一口。

「妳們不知道嗎?」痞子殺手突兀的反問:「恐龍其實是特大號的雞。」

「咦?這是真的嗎?」拉布拉吃驚的瞪大眼,「這兩種動物還真難聯想在一塊。」

「他騙人的。」我才不信這套鬼話。

「是真的啦!我對天發誓!」痞子殺手煞有其事的舉起右手,「二十一世紀的時候,有一些研究學者從恐龍的化石中萃取膠原蛋白跟其他生物進行對照,後來他們發現,恐龍跟雞的成分相近,所以推論恐龍跟雞可能有些關係。」

「嗯,我也看過類似的資料。」黑戰士意外的開口附和,「不過這份研究只是一種推斷而已,因為實驗中所獲得的證據不是很充足,所以這樣的結論還無法下定論。」

「看吧!黑戰士也認同了。」痞子殺手興高采烈的笑著。

「好吧,既然連黑戰士也這麼說了,我們就勉為其難的相信你吧。」紫玥做出莫可奈何的模樣。

「嘿!妳怎麼可以這麼說?就算沒有黑戰士附和,妳也該相信我吧!」痞子殺手不滿的抗議著。

「很難。」紫玥朝他聳肩,「你的前科太多,誰知道你說的是真話還是假的?」

「贊成。」絕對殺戮同意的點頭。

「嘎啦啦,根據計算結果,痞子殺手的話,十句只有三句能相信喔!」暴雷給了重重的一擊。

「你們、你們真是太傷我的心了,我可是一直將你們當成好朋友啊……」

「月亮……變紅了。」一直沒出聲的布麗姬特,打斷了我們的對話。

她的視線鎖定在遠方,雙眼瞪大,表情十分複雜。

「嘎啦啦,紅色的月亮!紅通通的滿月。」暴雷甩著尾巴喊道。

順著她的視線,我們不約而同的停下動作,往旁邊望去。

原先平坦無物的沙漠中,不知不覺的出現了一座宮殿,如同普勞迪斯所說的,那是一座如夢似幻、彷如海市蜃樓般的美麗建築。

漆黑的夜幕中,整座宮殿發出不刺眼又十分吸引人的銀白光輝,紅色的滿月落在宮殿的斜上方,夜晚的純黑、宮殿的銀白與圓月的鮮紅,三者構成了一副十分奇異的畫面。

詭譎、神秘卻又十分協調。

在這個只有風聲的荒漠中,我們聽到了音樂聲與孩子的歡笑聲,這些聲音催促著我們朝宮殿邁進,無法抗拒,也無力抵抗。

回過神來的時候,我們已經站在一個陌生的大廳中。

四周以白色為基調,再輔以一些繽紛的裝飾,站在寬廣潔白的大廳中心處,歡笑聲不絕於耳的傳來,但,我們卻見不到任何一人。

「聲音好像是從那邊來的。」痞子殺手試圖找出一個前進的方向。

「可是我聽到的是在這邊。」紫玥指向一個相反的走道。

「會不會是兩邊都有?」我結合兩種可能,「先選定一邊搜查看看吧。」

「那就這邊吧。」絕對殺戮指著他旁邊的走道。

才剛想動身,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。

「好像來了十分特殊的客人呐~~」

緊接在這句話後,一位少年出現在我們面前,他的髮色跟這座宮殿一樣,如同皓月般的銀白色,皮膚如雪一般的白皙,眼睛是特別的銀灰色,他有一種奇異的透明感,讓人有一種他跟這座宮殿融成一體的錯覺。

「歡迎各位來到『丹代恩』宮殿。」

「丹代恩宮殿?」我困惑了。「我以為那是沙漠的名字。」

「妳想要這麼稱呼也可以,沙漠、天空還有這座宮殿,都可以叫做丹代恩,這裡的一切都是以擁有者的名字去命名。」那名少年朝我們笑著,「我,就是這裡的主人,丹代恩。」

原來丹代恩是人的名字啊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