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有大人進入宮殿,真是有趣。」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們,表情複雜,「不知道你們來這邊有什麼事情?」

「這個嘛……」我朝他揚揚手中的肉串,「我們剛剛獵到很棒的食材,想要跟這裡的人分享,要吃嗎?」

「是琉璃月龍的肉啊。」丹代恩朝我們點頭道謝,「送這麼上等的肉過來,真是感激不盡。」

「嘎啦啦,這是很高級、很高級的上等貨喔!非常非常貴的呢!」

「請、請你將哥哥還給我!」布麗姬特突然衝上前對他喊著。「請將我的哥哥、姊姊還給我,還有、還有我們部落裡的小孩,請你放了他們!」

「還?」丹代恩輕笑了一聲,「妳搞錯了吧?我從來沒有強迫任何人留下,事實上,在這座宮殿裡,所有的小孩子都是自由的。」

「你騙人!」布麗姬特漲紅了臉,「如果你沒有限制住他們,為什麼他們不回家?爸爸、媽媽還有那些伯伯、嬸嬸們都在等他們回去。」

「嘎啦啦,騙人,你騙人。」

「這真的不關我的事。」丹代恩無奈的攤手,「他們自願要留在這裡,我總不能趕他們離開吧?」

「我不信!我不相信他們不想回爸爸媽媽身邊!」

「這樣吧,我將他們叫出來,妳自己問他們。」

丹代恩拍了兩下手,宮殿內出現許多光圈,在光芒淡去後,光圈化成了一個個小孩模樣。

「哥哥!姊姊!」布麗姬特衝向小孩群中的兩人,「我好想你們,跟我回去吧!爸爸媽媽都在等……」

「不要。」哥哥甩開她的手。「爸爸媽媽都會罵人,每次都逼我唸書,我才不要回去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這裡比外面好玩多了,有好多好多玩具。」姊姊雙手搭著布麗姬特的肩膀,「不會有人管我們,想要什麼時候睡覺、什麼時候起床都可以,要吃好多好多零食也可以,妹妹,乾脆妳跟我們一起留下吧。」

「可是爸爸媽媽他們很想你們,你們失蹤之後媽媽每天都在哭。」布麗姬特搖著姊姊的手,「跟我回去吧,姊姊。」

「要回去妳自己回去。」姊姊抽回了手,「我想要留在這邊。」

「外面的世界太無聊了。」站在附近的小女生開口道:「這邊有好多玩具可以玩,還有很可愛的寵物、很漂亮的花,外面只有沙漠、熱死人的太陽。」

「對啊,我喜歡這邊。」

「前幾天又出現新玩具了呢!」

旁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。

「難道你們都不會想念家人嗎?」布麗姬特神情激動的道:「他們是那麼擔心你們,你們怎麼……」

「才不會,大人最討厭了!」一個胖胖的男生喊道:「我的爸爸老是喜歡管東管西,討厭死了!」

「我媽媽好囉唆。」另一個長髮女生嘟嘴道:「每天從早到晚一直念、一直念,早餐要吃完不可以剩下、要趕快做功課、幫忙拿垃圾出去丟……真的是很煩人。」

「我媽媽是標準的『不可以媽媽』,不可以玩水、不可以玩沙子、不可以跑太遠玩、不可以玩太晚、不可以不吃青菜、不可以這個不可以那個,天啊,我好像從沒聽她說過一句可以。」

「嗯嗯,我家也是,還是這邊好玩!」

「丹代恩很厲害,什麼都會玩,而且可以變出好多玩具給我們。」

「對對,丹代恩很棒!什麼都懂、比那些大人厲害多了!」

一群小孩子萬分推崇的說道。

「哥哥、姊姊,跟我回家吧,求求你們……」布麗姬特紅著眼框,淚水在眼中打轉。

「才不要,要回去妳自己回去!」

「走吧!我們去玩!」

一群小孩子隨即一哄而散,跑向不同的走道。

「好了,現在妳對我的誤解應該澄清了吧?」丹代恩拍了拍布麗姬特的肩膀,同時抬頭對我們說道:「我並沒有綁架或者是限制任何人的行動,我只是剛巧在沙漠中遇見他們,擔心他們被怪物吃了,所以將他們接到宮殿裡頭,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,就只是這樣而已。」

「為什麼他們不回家,我想要哥哥姊姊回家……」布麗姬特哭了起來。

「沒辦法,我不能強制他們離開,那是一種背叛喔。」蹲下身,丹代恩拿出白色手帕輕輕為她擦去淚水。

「背……叛?」布麗姬特滿臉的困惑。

「是啊,他們信任我、喜歡我,所以才會自願留在這邊,我不能夠背叛他們,將他們推向討厭的大人身邊。」

「可是爸爸媽媽很想念他們……」

「妳也是嗎?」從懷中拿出梳子,他開始為她梳理頭髮,「妳也想念哥哥姊姊嗎?」

「嗯。」她點頭。

「那麼……妳留下來吧,留在哥哥姊姊身邊,跟他們一起玩。」

「不、不行,這樣的話,爸爸媽媽他們……」

「會被罵嗎?擔心會被父母親罵?」丹代恩輕笑著,「這樣妳就更應該留在這邊了,這裡沒有大人,不會有人罵妳、打妳,限制妳的行動,妳在這邊會很快樂,每天都有好吃的點心、好玩的遊戲,留下吧,留在這邊吧。」

「我……留下。」逐漸的,布麗姬特變的有些迷惘,「我可以……留下嗎?」

「當然可以。」丹代恩一彈指,手上立刻出現了一個洋娃娃。

「這個是……」她臉上出現驚喜的神情。

「妳一直很想要這個洋娃娃對吧?」

「嗯,爸爸說要買給我當生日禮物……」

「可是他最後還是沒有買,不是嗎?」

「嗯,他說他忘記了,工作太忙……」布麗姬特臉上出現沮喪。

「呵呵,大人總是喜歡用忙碌當做藉口。」他將洋娃娃遞給她,「這個送妳,當作是見面禮。」

「真的嗎?我真的可以……」

「當然,好女孩本來就應該獲得獎賞。」

「謝謝。」她乖巧的接過手,愛惜的摸著洋娃娃的長髮。

「累了吧?」丹代恩隨手指向一個通道:「選擇妳喜歡的房間,洗個澡、好好睡上一覺吧。」

「好。」她點頭答應了聲,轉身走向丹代恩指定的通道,無視我們的存在。

「我們也可以在這邊住下嗎?」上前攔住布麗姬特的行動,我笑著問道:「這座宮殿真的很美,我很喜歡。」

「我也想留下。」痞子殺手憧憬的說道:「每天只需要玩樂,還有吃不盡的甜點,這裡簡直是天堂啊!」

「嘎啦啦,天堂啊,食物、好好吃的食物,暴雷也想留下。」暴雷雙眼發光的道。

「能夠獲得各位這些稱讚,我實在是很令我開心。」丹代恩淡淡的笑著,「但是,很抱歉,我的宮殿只收留小孩子,無法讓各位留下。」

「別這樣嘛~~」痞子殺手朝他揮揮手,「就某種意思來說,我們也算是小孩啊,赤子之心聽過沒有?你就將我們當成身高比較高、長相比較成熟的孩子不就得了。」

「很抱歉,請你們離開吧。」丹代恩手一揮,一扇大門隨即出現。

「離開之前可以請問你一個問題嗎?」遙日問著。

「請說。」

「你們這邊有一個叫做貝希摩斯的少年嗎?」

「貝希……摩斯?」丹代恩臉上略過一抹異樣,隨即又恢復原有的平淡。

「沒有,我沒聽過這個名字。」

他說謊。我們幾個互望了一眼,彼此心照不宣。

「既然這樣,那我們就先離開了。」拉著布麗姬特的手,我準備離開。

「等等。」他攔住我。「她說她要留下。」

「嗯,我剛才有聽到。」我點頭微笑,「但是我也答應過她,無論如何,都要將她帶離開這裡,回到父母親身邊。」

「不尊重小孩的意願,只顧著自己的想法,果然是大人的處事態度啊。」他笑了笑,手往旁邊一揮,布麗姬特從我身旁消失。

「我不會讓你們帶走這裡任何一個孩子。」他向我們宣告道。

「你將布麗姬特抓到哪裡去了?」我質問道。

「嘎啦啦,將人交出來!」暴雷豎起尾巴對他低吼。

「一個不會受到你們干擾的地方。」丹代恩似笑非笑的道。

「現在是要玩解救人質的遊戲嗎?」痞子殺手將大傘扛在肩上,「哎呀呀,這邊這麼大,該從哪邊開始找起呢?」

「不,現在是各位離開的時間。」丹代恩依舊笑著。「要是各位硬要賴在這邊,我可能會被迫動用武力,要是不小心傷到各位,還請見諒。」

「被迫?」我手邊凝聚出氣功彈,「可是我覺得你好像很樂意這麼做呢?」

「所以現在是要玩打倒大魔王的遊戲?」絕對殺戮亮出了他的鋼鐵爪子,「只要打倒大魔王,就能解救人質,規則是這樣對吧?」

「嘎啦啦,打到大魔王,衝衝衝!」暴雷在半空轉圈圈。

「是啊,沒錯。」丹代恩點頭回應著,他手上出現了幾隻形狀細長的匕首。

「要開始了。」他對我們提醒了聲,隨即展開動作。

不過是眨眼的瞬間,他就已經繞到老哥身後,鋒利的刀刃往他脖子一畫,直接將他變成亡魂。

「一個。」丹代恩數著。

「嘎!立人、立人死翹翹了!」暴雷驚慌的喊著。

「你這個傢伙!」紫玥甩出武器,朝他攻去。

丹代恩側身一閃,人就這麼消失在我們眼前。

「人呢?」

「不知……遙日,小心!」

在我察覺時,他已經出現在遙日身旁,若不是遙日反應快,立刻發動魔法將他逼開,遙日恐怕就要成為第二個亡魂。

「這位客人反應不錯。」丹代恩讚賞的笑著。

儘管保住了性命,遙日的頸子還是出現了傷口,殷紅的血漿他的衣服染上顏色。

「現在是在一個個進行測試嗎?不好意思,我可以插個隊嗎?」痞子殺手揮舞著大傘,發動冰雪攻勢。

丹代恩輕盈的跳了幾步避開,敏捷的行動就像是令人捉摸不定的影子。

在他落地時,絕對殺戮在他身後出現,利爪準確而迅速的自他頭部擊下,「磅」的一聲,爪尖在地面插出幾個凹洞。

丹代恩在進行閃躲的同時,射出了手上的匕首反擊,讓絕對殺戮無法持續逼近。

正當他往後退開,準備重新發動攻擊時,遙日以束縛魔法使他的行動延遲,黑戰士的鐮刀在空中劃過,那道軌跡讓丹代恩的身上染了血,趁著他行動停頓的機會,拉布拉以高分貝的電音發動攻擊,用音符對他身上亂炸一番。

好不容易困住了這個影子,我們幾個抓緊機會紛紛放出攻擊,就怕稍有延遲,讓這個大魔王給逃脫了。

直到丹代恩倒下,我們這才停止了攻擊。

「死的還真慘。」老哥嘖嘖的搖頭。

癱倒在地上的他,手被我們打斷了一隻,雙腳也斷了,臉被炸黑了一半,模樣看來就像是一個破破爛爛的布娃娃。

「好了,救人去吧。」絕對殺戮說道。

「分頭行動嗎?」拉布拉詢問著。

「也好。」

「那我走這……」

痞子殺手的話才說一半,整個人就向前倒下,他的背後還插著幾隻匕首。

「真過份,竟然偷襲我。」成了亡靈的痞子殺手,不滿的報怨。

他還沒死?出現這種意外的情況,我們立刻警戒的轉身防備。

「呵呵,竟然……可以將我逼成這樣,幾位客人真是不錯。」

緩緩的,那個像是破布一樣的丹代恩從地上起身,他原先斷了的手、腳,此時正在重新組織、重新生長,如同電線、金屬溶液的物體從他斷掉的缺口增生,組成了他的筋肉、他的皮膚。

「不好意思,我的身體可以不斷再生,要殺了我恐怕沒這麼簡單。」丹代恩扭轉了一下脖子,原本已經斷掉的脖子就這麼給接了回去。

「我,是不死的生化人。」

「哇塞,你們聽到了嗎?這小子是生化人耶!」痞子殺手訝異的嚷著,「現在真的是在玩零度領域嗎?這裡不是一個劍與魔法的奇幻世界嗎?竟然連生化人都出現了!」

「誰跟你說這裡只有劍跟魔法?」老哥不以為然的回道:「橙色境界那塊大陸,不就是機器與科技的世界了嗎?」

「不一樣啊,貓的大哥。」痞子殺手反駁道:「雖然那邊也有科技產物,可是跟生化人比較起來,就像是從飛機旅行時代一下子跳到星際旅遊時代,跳太大了啦!」

「好了,遊戲正式開始。」丹代恩的手轉成了大型利刃。

用著比先前更快的速度,他對我們展開攻擊,進階後的他,無論是氣勢或是攻擊力道都比之前還兇狠,儘管我們是多對一,在人數上佔了優勢,卻依舊有難以應付的吃力感。

「呃,咳咳……」拉布拉咳出了血,丹代恩的手臂直接穿過了他的身體,結束了他的性命。

緊接著是黑戰士,他被丹代恩攔腰切成兩半,成為第四個亡魂。

「喂,生化人要怎麼打,有人打過嗎?」一邊抵擋攻擊、我一邊問著對策。

「不知道,我沒碰過。」絕對殺戮朝我聳肩。

「我也沒。」遙日不斷對丹代恩發動魔法攻擊,試圖將他行動困住。

「要是曾經遇過,現在就不會這麼狼狽了。」紫玥無奈的回道。

「嘎啦啦,好難應付啊。」

「好吧,那現在就當作是學經驗吧!」我笑了笑,在手中凝聚出更多的氣功彈,將他轟的不成人形。

當然,不死的他依舊會重新站起,我只是為他對我們的攻擊爭取一些緩衝時間罷了。

「累死了,這樣真是沒完沒了。」紫玥暴躁的嚷嚷著,「我最討厭這種死的不乾脆的怪物了!」

「再這樣拖延下去,對我們絕對沒有好處。」絕對殺戮說道。

「這一點我也知道,可是又想不出其他辦法。」我用幻實造出大鐵塊,直接將丹代恩給壓住,暫時中止他的攻擊。

趁這機會,遙日在鐵塊上附加了束縛及重力魔法,並為我們補強了防禦,確保我們的安全。

時間拖的越久、我們流失的體力越多、負荷也就越重,失敗、陣亡是遲早的事情。

現在的我們,身上佈滿輕重不一的傷,手上的武器越來越沉重,腳步跟反應逐漸緩慢,汗水跟鮮血沾濕了衣服、頭髮,模樣極為狼狽。

「先撤退吧。」抹去額上的汗水,遙日建議道。

大量動用各式魔法的他,將防禦主力都放在我們身上,他自己則是渾身傷痕累累。

「也只能這樣了。」我同意的點頭。

「嘎啦啦,撤退、撤退!」

「啊……」一個沒留神,紫玥命喪在丹代恩手下。

「想走?那也只能請你們躺著出去了。」不死的丹代恩蟑螂再度起身,嘴邊掛著令人討厭的笑容。

「不好意思,我比較喜歡走出去。」我準備再度聚集氣功彈,卻發現手上完全沒有東西出現。

糟糕,使用次數到了嗎?我冒出了冷汗,才想拿出其他武器,眼前白光一閃,匕首飛快朝我射來。

正當我以為我會死在這些匕首下時,遙日卻先一步為我架設了防禦屏障,擋去了這波攻擊。

「還好還來得及。」遙日對我笑了笑,他自己卻跪倒在地上。

「遙日!」我緊張的想要上前探視,卻被他以守勢攔住了。

「沒事。」他強撐起身,氣喘吁吁的道:「只是魔法動用太多……出現虛弱現象。」

「既然各位都這麼累了,就讓我送各位一程吧。」

丹代恩的身上發出奇怪的紅光,沉喝一聲,無數隻銳利的匕首自他身上發出,如同豪雨一樣的席捲而來,在這波猛烈的攻勢中,我們用盡所有方法也無力抵擋,全部命喪在他的手下。

 

復活後,我們回到了原先的沙漠。

此時天色已經轉亮,介於黑夜隱去、太陽即將升起的清晨時刻,天空是漸層的藍色與黑色,地平線彼端出現微弱的曙光,那座誘拐小孩的宮殿已經消失無蹤,沙地上完全不見有任何痕跡。

「慘敗啊……」躺在沙地上,我累的無法動彈。

「嘎啦啦,失敗了,全軍覆沒。」暴雷窩在我身邊,同樣是一臉疲憊。

「畢竟對方是不死的生化人啊,這種東西本來就沒辦法輕鬆應付。」痞子殺手不以為意的笑著。

「少了那個女孩,下次要找那座宮殿,還能找的到嗎?」絕對殺戮問出了所有人的問題。

「應該可以吧,不然要怎麼繼續進行下去?」我反問。

「要怎麼解決這個大魔王呢?」拉布拉坐在沙地上,頭疼的問:「要是想不出應付的方法,這個任務就卡在這邊了。」

「占卜吧。」紫玥推了推老哥。「看看下一步該怎麼走。」

「嗯。」老哥將水晶球拿出,吟詠著占卜咒文,水晶球也盡責的給了指示。

尋找流浪的神族旅人吧!他將會為你們帶來解答

沙漠中最好的嚮導,將會指引你們方向

「神族旅人?是說零族嗎?」我想起任務的開始者「帝普羅斯」,他曾經告訴我們,他跟他的族人是這個世界的「神」。

「所以他是要我們回去問帝普羅斯?」拉布拉順著這樣的猜測說下。

「可是如果是找他的話,為什麼占卜還要我們去找沙漠的嚮導?」黑戰士提出另一個困惑。

「嘎啦啦,奇怪、好奇怪呢。」暴雷頭上冒著問號。

「順著占卜指示去走吧。」遙日提議道:「說不定會有別的事情要先進行。」

「嗯。」

我們幾個立刻登上浮動部屋,朝目的地前進。

要說到沙漠最好的嚮導,那大概就是指「他」了吧!

 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