蜂舞04封面彩稿  

(封面人物:司空龍)

 
※限量贈品:「人物卡片」
 
金石堂:300份

博客來:200份

數量有限,送完為止!


蜂舞4贈品  






【本集介紹】

 

 

咦咦?這個人好眼熟……

啊!他不就是林華的好朋友、好兄弟,五歲就會打架鬥毆,七歲就知道攔路搶其他孩子的糖果、餅乾跟零用錢,十歲就學會蹺課去打電動,十五歲學會飆車──開著改裝的汽車飆山路的那種──高中重讀了三次,最後還是塞了錢給校方才拿到畢業證書的「司空龍」嗎?

欸?前世感情好的可以同吃同睡同住的兩人,怎麼一見面就打架啊?

混蛋林華、混蛋司空龍!你們兩個打架就打架,竟然還被帶到警察局裡去?還叫我一大早去警局裡保你們!找死啊!

 

※ ※ ※

 

「跟這些人在這裡鬼混,能讓妳通過試煉嗎?」烏諾奇冷哼一聲。

「導師……是過來找我的?」

太讓人驚訝了!導師竟然因為擔心我沒去進行試煉塔的任務特地跑來找我!

嗚嗚~~好開心、好感動啊啊啊!

「少自作多情了,我只是剛好想起這件事,順便過來問問,要是妳無法通過測試,妳……」

「沒問題的!我絕對沒問題!導師放心,有了你的支持跟關心,我一定會順利通過!」發現烏諾奇真是特地跑來提醒她的,方宛激動了、興奮了、熱血了!

「不!不只是通過,身為導師最最親愛、最最頂尖的弟子,我會走上試煉塔最高層,將我的名字記錄在試煉塔之上!在世界的史書上留下我的印記!」

 

 

【試閱】



 

第一章 故人司空龍

 

 

「成功了!我們成功了!」

「我、我們通過困難版黑石了!」

「首殺!世界第一的首殺!」

隊員們歡天喜地的歡呼,情緒高漲,但團隊裡卻有幾個人不發一語,神情頗似無奈。

很快地,他們的安靜讓那些興高采烈的人瞧見了一絲不尋常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你們……看起來好像不高興?」

「嘿!我們可是通過了困難版黑石耶!你們怎麼一點都不高興?」

察覺到方宛、冬夜公爵幾人的異狀,幾個人紛紛開口詢問。

「你們有收到系統通知嗎?」方宛笑問。

「咦?」

「我看看……」幾名隊員開始查看訊息紀錄。

「欸?怎麼沒有?」

「不是應該會通知說我們通過副本,拿到首殺嗎?」

「因為我們還沒打完。」冬夜公爵語氣平淡的回道。

「咦?怎麼會?」

「這裡還有密室嗎?」

「啊!我想到了!還有一隻領主沒打!」炎無雙拍了一下手。

「還有綠寡婦!」澤爾接口。

「還有大蜘蛛!」泡泡藍也同時說出答案。

「啊……」

後知後覺的隊員們一陣沮喪。

「我都忘記牠了。」

「嗚啊──這真是太打擊人了!」

「我都忘了還有蜘蛛……」

「我討厭蜘蛛!」

「嗚嗚嗚~~白開心了。」

看著鬼哭神號、神色哀怨的隊員,方宛搖頭笑笑,「先把任務物品拿了、裝備分一分,然後休息一小時吃東西、修裝跟清背包。」

在摸屍體開寶後,除了裝備與設計圖以外,眾人的背包裡還多了一顆「圖阿印監督者的腦袋」。

分完裝備及休息過後,一行人重新提振精神,浩浩蕩蕩地朝綠寡婦殺去。

比起先前幾次,他們現在對於對陣綠寡婦更有信心!

一來是因為有一部分的人裝備升級了,這也代表他們的實力有所提昇,另一部份是因為,經歷過這三區的戰役,他們的走位與操作也成長不少,團隊也配合的更加有默契,這些都是構成他們自信的理由。

不過,有自信未必就一定能成功……

在他們又被綠寡婦滅團兩次後,原先建構起的自信也降到最低,個個垂頭喪氣。

「這傢伙比王怪還難打啊!」

「太難了,這裡應該沒有人能過得了吧?」

「說不定要等我們等級高一點才行?」

真的打不過嗎?方宛摸著下巴,信心也跟著動搖了。

「不、不可能!一定有辦法通過!」她皺眉苦思,想著應對之策。

她不清楚前世的黑石深淵困難副本的情況,可是依照玩家們死不認輸、越挫越勇的性格,一定會有團隊通過!不可能沒有!

既然那些人能過關,沒理由他們不行!

「一定是有哪邊沒注意到,一定有……」她咬著拇指喃喃自語。

「小蜘蛛。」冬夜公爵說道。

「什麼?」

「我剛才看了一下,那些小蜘蛛完全消滅後,下一批才會被召喚出來。」他語氣沉穩的說道。

剛才打第二趟時,他分心關注了小蜘蛛的情況,意外地發現到這一點。

不過這也只是他的猜測,實際情況如何,還是要打了以後才能確定。

「對!就是這樣!一定是這樣!」方宛激動地抓住他的手,「我怎麼沒想到呢!就是小蜘蛛!」

前世方宛打綠寡婦時,它已經被改掉這個設定,後來林華還因此感慨了一番,說《異域》為了照顧後來才加入的新玩家,把副本改得越來越簡單了,挑戰的趣味也少了不少。

「好!大家再來一次!這次肯定能過關!」方宛信心十足的喊道:「等一下主坦把蜘蛛拉成面向牆壁,小蜘蛛留下幾隻不要殺,我會在小蜘蛛身上進行標記,法師把我標記的幾隻凍住,不要讓牠們亂跑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明白!」

「沒問題!」

聽到方宛信心滿滿的口氣,眾人立刻重振精神,準備再打一遍。

戰士衝上去開怪後,綠寡婦隨即召喚牠的手下,小蜘蛛一出現,方宛選定幾隻靠近外圍、不會妨礙到戰鬥進行的小蜘蛛進行標記,隨著她的標記動作,小蜘蛛的上空浮現了藍色的菱形圖示,法師們也就知道要專門冰凍哪幾隻了。

「注意了,不要打到冰凍的蜘蛛!」即使眾人都知道這一點,方宛還是多嘴地提醒一句。

要是有人不小心打到被冰凍起來的蜘蛛,那冰層就會消失,小蜘蛛們就又會恢復行動力了。

冬夜公爵指出的地方的確是過關訣竅,但他們這次還是沒有過關,因為綠寡婦在血量剩下5%時,會把還存活在場上的小蜘蛛抓去吃掉,藉此恢復損失的血量。

「等一下小蜘蛛留下兩隻就好。」估算過後,冬夜公爵給出數量。

「好。」方宛點頭答道。

先前為了保險起見,她留下五隻小蜘蛛,現在看來,她留的太多了。

眾人又重新試了一次,這次終於順利過關,將綠寡婦給滅了!

 

恭喜您與您的小隊成為世界第一隊通過「困難版黑石深淵副本」的隊伍……

 

當綠寡婦捲曲著細腳翻倒在地,系統的道賀聲緊接著響起時,眾人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。

「……過、過了?」

「我們過了!」

「成功了!我們成功了!」

「掛了掛了!綠寡婦真的掛了!我們終於過關了!嗷嗷嗷~~」

「過了!這次真的過了!沒再滅團了!」

「首殺啊!我們是首殺!我們拿到困難版首殺了!」

「世界第一!世界第一!我們是世、世界……嗚嗚嗚……」

「靠!你哭什麼啊?哭得真醜……」

「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哭!」

眾人又哭又叫又跳,情緒激動的不得了,炎無雙抱著方宛哭得唏哩嘩啦,泡泡藍拉著澤爾和特務A繞圈跳舞,其他人也跟著扭腰擺臀,笑笑鬧鬧的玩在一起。

這個困難副本比他們想像中的還要難打,過關後的心情自然也是翻倍的痛快!

 

恭喜玩家「炎無雙」與她率領的團隊「鑲金玫瑰」,成為世界第一隊通過「二十五人困難版黑石深淵副本」的團隊,獎勵英勇勳章五枚,一千金幣,矮人領地聲望五百點,天賦點數十點,經驗值獎勵200%,讓我們一起讚揚他們的傑出成就吧!

恭喜玩家「蜂舞」成功通過黑石深淵二十五人困難版副本……

恭喜玩家「特務A」成功通過黑石深淵二十五人……

恭喜玩家「澤爾」成功通過黑石深淵……

恭喜玩家「泡泡藍」成功通過黑石深淵……

恭喜玩家「上帝的左手」成功通過……

恭喜玩家「劇毒賊王」成功……

 

系統的通知告示一條條刷出,再度震撼了玩家們。

「鑲金玫瑰?這又是什麼公會啊?」

「嘖嘖!又是一個高手眾多的公會……」

「現在果然是拼公會、拼名氣的時代啊!沒有公會的玩家好吃虧、好口憐。」

「不曉得他們還收不收人?」

「咦?這公會也在公會創建榜上耶!而且名次還很靠前,看樣子實力應該不錯,可以考慮看看……」

「咦?不對啊!這冬夜公爵、血祭祖靈……他們不是修羅聖殿的人嗎?」

「外援吧!」

「嗤──原來是找了外援,還以為這公會多厲害。」

 

「呵,又是蜂舞嗎?」西門陌刀露出瞭然的笑靨,隨即發了一則短訊恭喜她,並與她約定下次打副本的時間。

「啊啊!困難版深淵啊!我竟然沒跟到!可惡!」林華滿臉幽怨的叫嚷,活像是被拋棄的怨婦。

如果不是公會要打普通黑石副本,他走不開,他早就跟著方宛去打困難版了。

「下次吧!應該還有機會。」隨浪漂泊隨口安慰道。

錯失這個機會,他跟林華一樣,也是覺得很惋惜。

「隨浪,跟她約個時間,請她過來帶團。」燃燒皇朝公會會長東帝白鷹發話了,儘管不想借助外力,但現在是營造公會名氣與聲望的時候,如果燃燒皇朝不能引起關注,對往後的發展肯定大有影響。

「……」隨浪漂泊與林華互望一眼,彼此交換了一個秘而不宣的眼神。

跟東帝白鷹有同樣想法的人不少,只是大部分的人都沒辦法聯繫上方宛,能與她談交易的就只有幾位熟人以及固定往來的金主。

鑲金玫瑰公會通過困難版黑石深淵副本,有人開心、有人好奇、有人羨慕、有人暗暗盤算,自然也有人感到不爽或嫉妒,至少炎無雙的死對頭──「黑鑽騎士團」公會的會長蘭蒂絲就被氣得直跳腳。

「該死、該死、該死!為什麼他們能夠通過?不是已經把他們的主力成員挖了好幾個了嗎?」蘭蒂絲把法杖狠狠地砸向地板,發出清脆響聲。

相較於炎無雙公會的傑出成績,他們現在才把普通副本推進一半,而且中途還團滅十幾次!

「不,炎無雙不可能有那個本事,肯定是有人在幫她!查!去查清楚是誰帶團,把那個傢伙挖過來!」

「是。」

困難版深淵一役所掀起的暗潮,方宛一概不知,就算知道了她也不會去理會。

這次的深淵困難副本,炎無雙他們並沒有拿下「無死亡」成就,沒辦法,綠寡婦實在是太難打了,他們能過關就已經是萬幸了。

「喔喔!綠寡婦給得東西很讚耶!」

「不枉我們打得那麼辛苦……」

看到爆出的獎勵,眾人一掃先前對綠寡婦的埋怨。

裝備給得很平均,每一個職業都有兩件裝備,另外還有藏寶圖、藥劑、珍貴的製作材料、配方、設計圖等物品。

「咦?這條項鍊還要鑑定啊?」炎無雙拿起一條鑲嵌著黑寶石的項鍊。

「我看看。」方宛嘗試著丟了一個鑑定術上去。

之前她學會基礎鑑定之後,又在拍賣場上買到一本《初級鑑定》學習,在他們現在這個等級得到的物品,用初級鑑定術鑑定算是綽綽有餘。

項鍊閃爍了幾下光芒,而後物品顯現出一小段內容。

「您得到『萊辛巴赫的**』的殘缺部份,上面隱隱透出魔法波動。想要瞭解更多訊息,必須找尋更高級的鑑定師進行鑑定……」炎無雙念出顯示內容後,眉頭皺得更緊了。

「萊辛巴赫?」方宛皺眉回想,這名稱聽起來好耳熟。

「上面說,這東西有魔法波動,是一件魔法物品,應該是法系的裝備,有人想要嗎?」炎無雙問道。

「我要。」方宛喊了一聲。

雖然不清楚這是什麼東西,但她的直覺告訴她,這件飾品她一定要得到!

「那就給小舞姊姊吧!」泡泡藍直接拍板定案,這句話也讓部份隊員為之一楞。

他們也不是一定要得到它,但他們都還沒表示意見,東西就被宣告送給別人,這種不被尊重的感覺讓他們覺得有些不舒服……

儘管,於情於理,方宛都有資格拿這件物品。

「不用了,我跟大家一起競價。」就算這件物品她勢在必得,她也不想因為這種小事鬧得不愉快。

「妳拿吧!要是沒有妳帶團,我們也打不了這個副本。」炎無雙也是站在支持的立場。

「是啊!團長就拿去吧!」

「還要去蒐集材料才能使用,太麻煩了。」

「團長,妳就別跟我們客氣了。」

法系職業的隊員紛紛選擇放棄。

當然也不是每名法系成員都樂意把物品送人,只是在大多數人都這麼說了之後,他們心底的那點不滿也只能嚥下。

方宛不是瞎子,她自然看出那些人的情緒。

「謝謝,我也不佔大家便宜,我給每個人發五百金幣。」把東西收入背包後,她直接轉帳給眾人。

「五百?」

「五百金幣乘以二十四個人……」

「一萬兩千!」心算快的人立刻報出答案。

一件需要收集材料才能使用的物品,竟然用了一萬兩千金幣購買,這未免也太慷慨了吧?

而她這麼大方的舉動,也讓原本有些不滿的人面露尷尬,相較之下,他們實在是太小氣了。

「團長好有錢!」

「坦術大人求包養!」

「團長大人,我要抱大腿!」

「親愛的團長,妳就收了我吧!」

「小舞,一人給五十就夠了,五百金幣太多了。」炎無雙不贊同的勸道。

「如果不給多一點,要是事後發現這是一件好東西,那你們不就吃虧了?我才不想以後被你們埋怨呢!」她半開玩笑的說道。

最後一句話是半帶刻意點出的,除了表明自己的想法之外,也預先堵住日後可能會出現的毀謗與流言。

通過黑石深淵困難副本後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方宛依舊沒能脫離它,除了帶領修羅聖殿的團員拓荒之外,偶爾還兼差帶大漠金鷹、燃燒皇朝、鐵甲戰團以及幾位金主的人熟悉副本。

時日一久,方宛都快打到吐了!一聽到黑石深淵這四個字就想開溜。

要不是這些金主都是現金交易、給錢又給得十分爽快,她還真不想再接了。

 

※ ※ ※

 

「……我學校有事情要忙,這段時間不打副本了。」

這天登入《異域》後,方宛就向好友們發出短訊,知會他們一聲。

這不是她想逃避副本而想的藉口,她是真的有事情要忙。

先前學校教授提到的「全國設計競賽」還有一個月就要繳交作品,她再不動工就來不及了!

比賽一共有四個主題,分別是「食、衣、住、行」,每一個主題都要交出兩件創作,扣除上課以及寫作業、報告的時間,她的時間變得很緊迫,不能像以往一樣經常待在線上。

不過忙歸忙,一些事情還是需要優先處理,例如她的賺錢大業!

於是乎,她找上了鬼才,邀請對方與自己合作,請他替她收購需要的材料、販售副本攻略,以及處理交易上的各項瑣事。

儘管很訝異方宛的合作邀約,但鬼才也沒拒絕這個好機會,能夠一邊玩遊戲一邊賺錢,這種好事可沒有幾個人會傻得推掉。

而且方宛這個大金主還答應讓他自由發揮、不干涉他的行為,他自然更沒有拒絕的理由了。

把一百萬金幣匯給鬼才後,方宛便專心繪製競賽的作品,待在遊戲裡頭的時間減少許多,每天只是固定上線一小時刷怪練級,讓自己的等級不要落後太多,有時候也會關注一下拍賣場的情況,跟鬼才提醒一下需要收購與賣出的物品。

方宛沒想到,她這麼一忙,竟然又讓她躲過一波搶人與毀謗熱潮,搶人的自然是各家公會和遊戲工作室,這些人的目的也差不多就是那樣,沒什麼好猜想的,而毀謗的……那理由可就多了。

像是某人的仰慕者不喜歡她與她們的心上人過於接近,故技重施,想要詆毀她的聲譽,損毀她在某人心裡的形象;因為沒辦法招攬方宛,故意放黑話造謠;又或者是出於莫名的嫉妒心態,見到有人出頭謾罵就跟著搭上順風車;也有些無聊份子想要藉著踩踏名人走紅……

總之,理由與心思千奇百怪,但就算他們在玩家論壇吵翻了天,當事者卻是一概不知,她正為了比賽作品忙得焦頭爛額,根本就沒有多餘心思理會這些閒事。

等到她終於把競賽作品交出,重新把重心放回遊戲裡頭時,這些事件卻也被冬夜公爵等人處理完畢,她只能像觀眾一樣,聽林華轉述那些熱鬧無比的口水戰。

「妳都不知道,那時候吵得可火熱了……」林華說的口沫橫飛、激動萬分,彷彿方宛沒參加那場「盛事」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。

等他添油加醋的講述完畢後,話鋒突然一轉。

「妹子,我二十級啦!我的特殊坐騎呢?」他伸手討著。

「啊呃……我忘了。」方宛抓了抓頭髮,先前她忙著帶人刷黑石,後來又忙競賽作品的事情,這件事倒讓她拋到腦後去了。

「你先去買隻普通的坐騎,我帶你去打。」

「這個……我沒錢了。」林華尷尬的回道。

「你等一下。」方宛立刻匯了二十萬金幣給他。

「嘿嘿!謝啦!」相較於第一次拿錢的扭捏,林華現在可就坦蕩許多,這也是方宛經常對他洗腦的成果。

以前林華幫了她許多,她現在不過是在回報罷了。

「我們要去哪裡啊?」林華問道。

「獅王嶺。」方宛朝他發出組隊邀請。

正確來說,是獅王嶺附近的一處隱密洞穴,只是方宛忘記那個洞穴的名稱以及確實座標,只好說了個大概位置。

「獅王嶺?在哪裡啊?」組隊後,林華叫出地圖頁面查找著。

「杜加爾瓦山谷跟帕丁郡的交界,一個很像三角形的區域,旁邊有一條密西林河。」

「喔喔喔!看到了!二十二級至三十二級的區域,嘖嘖!難度真高。」雖是這麼說,但林華的語氣卻毫無懼意,「那附近我沒有飛行點,從最近的城鎮過去,大概要四十分鐘才能到達。」

這四十分裡頭還包括了迷路跟找路的時間。

「我們在帕丁郡會合,我帶你走捷徑。」方宛提議道。

「好。」

方宛之前一直待在帕丁郡解任務,上線後人物就出現在帕丁郡的旅館裡,根本不用移動。

趁著等待的空檔,她查看了玩家等級排行榜,經過一個月的時間,排行榜上前十名都已經二十級,第一名的位置依舊是「醉臥雲端」,等級是二十二級,而先前一直維持在第二名的隨浪漂泊,這次卻大幅掉到第七名的位置。

方宛猜想,他應該是跟團刷副本,滅得次數太多,這才一下子退得這麼多。

方宛現在的等級是二十五級,在認識的人裡頭,她依舊保持第一名的位置,等級僅次於她的人是冬夜公爵,他現在是二十四級,職業也從戰士轉職成騎士了。

而二號瘋子等人也在二十二、二十三級這個區間,可以說,冬夜公爵他們工作室的人,等級的提升全都相當穩定。

不過才一個月就上升這麼多級,不愧是職業玩家!方宛暗暗咋舌。

瞭解玩家的等級概況後,她又詢問了目前的錢幣兌換率,這一問,倒讓她嚇了一大跳。

兌換率已經變成「二十三兌一」,上升的速度比她預估的還要快!

雖然金幣的需求量依舊很大,但因為玩家的等級已經提高不少,等級一高,任務的獎勵金也會變多,那些公會與勢力團體的經濟情況自然也就不那麼吃緊。

況且,還有「打金員」這類的玩家專門販賣遊戲虛擬錢幣給這些公會,即使那些公會、勢力缺少遊戲幣,也能夠用以錢買錢的方式取得,根本不用擔心遊戲幣不足。

「早知道就提前把錢換了。」方宛懊惱的嘀咕。

先前她留著遊戲幣不兌換,主要是想再看看兌換率還會不會再好一些,讓她能換到更多的錢,卻沒想到兌換率竟然一下子就提升這麼多,反倒讓她「虧」了……

聯繫了幾位金主,她在帳上留下一百萬左右的金幣,剩下的全部換出,得到兩百多萬聯邦幣的進帳。

「人果然不能太貪心。」她敲了敲腦袋,提醒自己以後絕對不能再犯這個錯。

從她開始玩遊戲到現在,也已經過了半年多,這段期間陸陸續續兌換的金額,以及帶團下副本的收入,加總起來竟然有將近兩百七十萬聯邦幣的收入!

這麼高的進帳,前世的她根本不敢做這樣的「妄想」,每個月能有一萬五千聯邦幣的收入就讓她相當滿足了!

她幸運的重生了,又因為對《異域》的熟悉度,讓她過的比以前更好、更有名氣,也因為受到不少吹捧,她的心態竟然變得有些飄飄然,不再像以前那般腳踏實地,這樣可不好!

現在的父母親的身體很健康,家中又沒有經濟負擔,這樣的生活已經比前世要好太多了,她應該心存感恩,不該太過貪婪。

她徹底的進行自我檢討及反省,讓自己沉澱,去掉浮誇之氣,人也變得更加成熟一些。

 

「呦呵!我到了。」林華騎著獸族的花豹坐騎現身,笑容相當陽光燦爛。

每一個種族主城所販售的坐騎都不一樣,人族是馬匹、地精是蒸氣單輪車、矮人是符文石熊、精靈是樹木造型的樹精坐騎、翼刃是科恩海獸──這是一種外型跟海馬相像的幻想類生物。

有不少玩家會特地跑遍各座主城,將這些坐騎全都買下,作為收藏。

方宛自己也收集了一批。

「這個給你。」她將一疊短程傳送卷軸交給林華,「等一下先用傳送卷軸移動,一直轉移到一個三叉路口才停止,叉路上立著一個指引方向的木牌路標,旁邊是一條河。」

遊戲裡的地圖面積相當寬廣,用傳送的移動方式可以節省不少時間。

「要是你先傳送到那裡,就在原地等我一下。」方宛提醒道。

地圖上的傳送點是固定的,但傳送卻是隨機的,有時候很有可能傳了兩次都在相近的地點,有時候也有可能一下子在南、一下子在北。

方宛覺得自己的運氣不可能那麼好,一次就傳送到位,更有可能是讓她在地圖上兜了幾圈才抵達,所以她才特地提醒林華,要他耐心等候。

然而,出乎意料地,方宛竟然傳送兩次就抵達目的地,她的運氣很少這麼好呢!

「咦?」旁邊傳來男子的驚呼聲,「妳是怎麼出現的?」

方宛順著聲音回望。一名狼族男子浸泡在旁邊的河水裡,那人正划動手腳,朝她的方向游來。

上岸後,狼人遊俠率性地甩了甩頭髮,在一陣水花飛濺後,他把溼髮往後一撥,露出光潔的額頭,箔金髮色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分外耀眼。

這名狼人的相貌相當好看,有著類似歐洲人的深邃五官,蜜色肌膚,濃眉大眼,直挺的鼻樑,嘴唇有些豐厚,嘴角往上彎起,看起來就像是把笑容一直掛在臉上。

「美女,妳用了什麼道具?怎麼一下子就出現在這裡?」他眨著一雙琥珀色鳳眼湊到方宛面前,表情活像是發現新奇事物的孩童。

看清楚對方的面容後,方宛原先的戒備與疏離消失了,繼而露出真心而愉悅的微笑。

「妳笑起來真好看。」狼人遊俠也跟著笑開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,兩端的小虎牙讓他的陽剛氣多了幾分可愛。

「我叫司空龍,小美女,妳叫什麼名字?」

「蜂舞。」

「蜂舞?不錯的名字,以後我就叫妳小舞,妳叫我龍哥吧!」司空龍很自來熟的說道。

「好啊!」方宛欣然接受。

若換成其他人,方宛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的結交,但這位司空龍可不是別人,他是她前世的乾哥哥,林華的好兄弟、好哥兒們!

前世的他,將她當成自家妹妹寵著、愛護著,就算時空轉移,兩人目前還沒有那般深厚的交情,卻也不妨礙她交付真心。

前世的方宛是透過林華認識司空龍的,他是一個生活經歷相當傳奇的人。

根據司空龍的自述,他五歲就會打架鬥毆,七歲就知道攔路搶其他孩子的糖果、餅乾跟零用錢,十歲就學會蹺課去打電動,十五歲學會飆車──開著改裝的汽車飆山路的那種──高中重讀了三次,最後還是塞了錢給校方才拿到畢業證書。

後來他叔叔看不慣他的墮落,擔心他走上歪路,直接用麻繩把他捆綁起來,丟進軍校裡去。

按他叔叔的說法是:監獄跟部隊都是改造人的地方,要不是監獄不能輕易進去,他還真想把他丟進監獄,免餐費、免住宿費而且免學費!

從軍校出來後,他的確變了,多了些紀律,少了一些流氓氣。他也不在到處混夜店、酒吧,跟幾個兄弟開了一間公司,雖然性格依舊吊兒郎當,卻是比以前的他還要開朗、上進。

對此,他的叔叔很是欣慰,誇講了他幾回。

司空叔叔不知道的是,這個外表看似大好青年的傢伙,結交的朋友從三教九流、社會精英到企業大老闆都有,公司裡的職員是他的手下,是跟他一起打過架、鬧過事、闖過禍的生死之交。

儘管他的一些作為還是讓人有些頭疼,卻也沒有真的走上歪路。

他只是過的比較率真隨性、比較恣意妄為,遇到麻煩喜歡用拳頭解決,至於殺人放火、強姦綁架、販人販毒的勾當,他是徹底鄙視的。

按他的話來說,結仇報仇是正常的,但傷害無辜的人就大大的不對了。

司空龍家裡就他一個孩子,他很希望有個妹妹,而方宛的性格無疑對了他的胃口,前世的他在認識方宛不久後,就認了她當妹妹,把她當家人一樣的照顧著。

他每次見到方宛的第一句話就是:「小妹,別那麼辛苦,跟著哥混,哥罩妳!沒錢沒關係,哥包養妳!」

每次他說完這句話後,他就會被方宛踢飛,又被林華摟著肩膀,拉到牆角「交流感情」。

就算是被兄妹倆蹂躪,他也依舊笑嘻嘻地,毫不介意的黏回方宛身邊,還會揶揄林華幾句,說他這個老闆太吝嗇,給方宛的工資太低、福利太少,說他要挖角方宛到他的公司……

儘管司空龍有時候很傻氣,讓人覺得不怎麼放心,但他看人的眼光卻是一等一的精準。

他曾經警告過林華,說他工作室的某某人看起來很狡詐,要他多加注意。

林華沒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,後來那人真的背叛了林華,盜走工作室的資金與資源,還開了另一間工作室跟他搶生意。

司空龍聽聞這件事後,大手筆的補上資金空缺,還讓手下把人給抓回來,痛揍了對方一頓,卸下對方兩隻胳膊。

後來還是在林華的求情下,這才勉為其難的饒過對方,將那人移送法辦。

當方宛介紹那位劈腿的男友跟他認識時,他就直截了當的告訴她:「這個男人不好,配不上妳,妳還是早點甩了吧!」

除了提醒她之外,司空龍還私下跑去找她的男朋友,惡聲惡氣的威脅他:「要是你敢背叛小妹,老子就閹了你!」

那時方宛聽說了這件事,還氣得跟司空龍吵了一架、冷戰了兩星期,後來還是司空龍放低身段哄她,兩人這才又言歸於好。

再然後,當她見到那對渣男、渣女搞在一起時,她腦中閃過的第一念頭並不是憤怒,而是:龍哥看人的眼光果然很精準啊!

 

「喂、喂!」司空龍在她眼前揮了揮手,拉回她飄遠的思緒。

「啊?」

「啊什麼啊?妳這女人還真奇怪,講話講到一半就開始發呆,該不會是有病吧?有病就要醫啊!千萬別拖著,拖久了小病會變大病,大病很容易沒藥醫……」她苦口婆心的勸道。

「……滾!」方宛直接踢了對方一腳。

太久沒跟對方抬槓,她都快忘了這傢伙說話有多麼毒!──儘管他並不是刻意的刻薄,純粹就是腦子少根筋,不懂得把話說得委婉,但這樣也是讓人很痛恨啊!

「呦呦!小舞啊,妳這腳力不行啊!」司空龍彎起被踢中的腳,像在抓癢一樣的撓了撓,「妳真的有用力踢嗎?跟撓癢癢似的,身體不好就要多鍛鍊啊!女人要有強壯的身體才能生很多小孩,別學人家減肥,瘦巴巴的有什麼好,有點肉抱起來才舒服……」

「我是術士!」方宛咬牙切齒的反駁,至於後頭那些生孩子、減肥的話,她直接無視了。

法系的力量本來就是所有職業中最低的,司空龍是獸人,本身在力量與防禦上就有基礎加成,在這種情況下,她的物理攻擊怎麼可能會對他造成影響!

「我知道妳是術士啊!看裝備就知道了。」司空龍很誠懇的點頭,用著「我這麼聰明怎麼可能沒發現呢?」的語氣回道。

「我是遊俠,從獵人轉職的。」似乎是擔心方宛不清楚,他特別補充道。

「我知道。」

「妳等一下要做什麼?要不要一起解任務?」他興沖沖的邀約。

「我……」

方宛才想回答,一道白光閃現,林華出現了。

「小妹,他是……」看著眼前的陌生男子,林華面露納悶。

「他叫做司空龍,龍哥,這位是我的表哥,華三少。」方宛替兩人介紹著。

前世稱兄道弟、同吃同住甚至同睡的兩人,現在卻是一臉的陌生,還要她來充當介紹人,這樣的場景還真是有些微妙。

「兄弟,小舞是我新認的妹子,以後要是有人敢欺負她,你就來告訴我!」司空龍自來熟的把方宛歸「自家人」,完全不管剛才方宛介紹林華時,冠上的「表哥」二字。

「新認的哥哥?」林華皺起眉頭,方宛可沒提過她認了一位哥哥!

「……」對於林華的疑問,方宛也只能聳肩笑笑。

從兩人認識到現在,也不過就是幾分鐘的時間,而司空龍對她的稱呼,已經從「小美人」、「小舞」跳到「小妹」,關係也從「朋友」變成「兄妹」,這樣的進展也是相當出乎她的預料。

「我這個妹子很不錯吧?長的可愛,性格又很大方、不做作,比那些假惺惺的嬌嬌女好多了!」司空龍大咧咧的誇讚著,無視了林華不滿的臉色。

「你也不錯,我看你挺順眼的,不愧是我妹子的朋友。」

說話時,他順勢往林華的肩膀拍了幾下,響亮的巴掌聲就像鐵板拍到肉上一樣,光是聽那聲響就讓人覺得肉疼。

從現下的情況判斷,很容易將司空龍當成滿腦子兄弟道義、標榜青春熱血義氣的莽夫,事實上,他與人的相處都是憑直覺判斷,他只勾搭看得順眼的人,要是不入他的眼,他連一個眼神都不給,態度相當囂張。

方宛曾經聽林華說過,當初他們兩個認識時,可是狠狠的打了一架,打完以後覺得對方那鼻青臉腫的模樣很順眼,這才與對方稱兄道弟,成了朋友,當時兩人還腫著豬頭似的臉,勾肩搭背的跑去喝酒吃飯……

現在兩人的結識省略了這個步驟,這也算是一個意外驚喜。

「以後你就跟著妹子叫我龍哥就行了!」

「龍哥?」林華挑高一邊的眉毛,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,「為什麼是我要叫你哥,不是你叫我哥?」

「兄弟,你這樣就不乾脆了,你跟我兩個……怎麼看也都覺得我才像大哥。」

「你眼睛有病,去檢查一下吧!」

「我兩眼的視力都是二點零!每天都喝明目養眼的菊花枸杞茶!」

「那就是你腦子有問題了?」

「你看起來也沒有比我聰明。」

「你不是我,你怎麼知道我沒有你聰明?」

「你也不是我,你怎麼知道我不知道你沒有我聰明?」

「我當然知道你沒有我聰明。」

「放屁!老子當然比你聰明!老子比你聰明一百倍!」

「少爺我比你聰明一千倍、一萬倍!」

「我──」

「停!」方宛打斷兩人幼稚而且毫無意義的爭執。

「你們乾脆打一架,誰贏了誰就當老大。」

「不愧是我的小妹,這個提議很好,我喜歡!」司空龍滿意的點頭。

「她是『我的』妹子,你少在那裡亂攀關係!」林華活動著手腕,開始做熱身準備。

他已經把司空龍看作是「想要攀附方宛、利用她的名氣,從她身上取得好處」的無恥之徒,對於這種壞傢伙,他可不會手下留情!

「你要在遊戲裡打?」司空龍斜睨著他,面露鄙夷,「遊戲裡又打不痛,你當撓癢癢啊?是男人的話就去外面真槍實彈的打一場!」

《異域》的痛覺是可以讓玩家自行調整的,為了一些年幼者與老年者著想,痛覺最低是2%,最高是30%。

對於將打架當成家常便飯、皮粗肉厚的司空龍來說,遊戲裡的痛覺根本就不痛不癢,沒什麼刺激性。

「好!就這麼說定了,誰沒出現誰就是孬種!」

「當然!」

於是,兩人約定了見面的地點,雙雙下線,完全無視方宛的攔阻。

「這兩個真的是……」方宛哭笑不得的搖頭。

雖然在這種沒有牧師的情況下,她也不可能讓林華上場扛怪,可是有他在場,至少他能夠在周邊幫忙戒備,替她擋下那些路過的小怪啊……

「算了,自己打吧!」

召喚出烈焰戰馬,她駕著馬匹朝目的地奔去。

 

 

 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