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利未雅桑的過往」這個任務是要我們找到一名叫做「利未雅桑」的人,向她拿一個名叫「海魔的號角」的東西。

只不過,在前去尋找利未雅桑之前,我們需要先找到斯庫拉,向她索取她的美麗長髮。

在任務的說明中,利未雅桑是一名擁有強烈忌妒之心的女海魔,凡是她所無法擁有的美好事物,她一律對其懷有憎恨,因為性格強烈,所以她用盡一切方式奪取,以一種玉石俱焚的方式進行摧毀。

雖然不清楚為什麼斯庫拉的金色長髮是她的目標,但,既然任務需要這項物品,我們還是必須想辦法得到。

先前進行人魚城主的任務時,我便對斯庫拉的事情感到很好奇,事後也曾試圖接洽與她有關的任務,但,不管我怎麼找尋,就是沒有她的相關任務,網路討論區上也完全沒有關於她的消息,讓她的一切成了謎。

現在既然這個任務跟斯庫拉有關,那麼,我想應該會多多少少透露一點她的故事吧?

抱持著忐忑與期望,我們來到了斯庫拉的領地中。

如同先前來的情景一樣,海水沒有一絲雜質,如同空氣一樣清澈,遼闊的海面不見任何的魚群,甚至連海底常見的海草植物也不存在於此,遼闊而靜謐,在這如夢境般的美景中,只有一棵巨大的世界樹屹立著。

在我們挪動手腳划水時,海水的波浪隨之晃動,刮起了地面那如雪的細沙,混合成乳白色的液體沙塵。

「哪裡來的愚蠢之徒?竟敢擅闖吾之領域!」

雷鳴般的警告聲傳出,在光芒乍現後,斯庫拉現身在我們面前,她身下的六顆狗

頭對我們發出警告低吼。

同時,一群身體呈現半透明狀,下顎及牙齒異常巨大的「獠牙」也從沙地裡鑽出。

「等等,我們不是要來這邊找麻煩。」在對方發動攻擊前,我先一步開口解釋。

「……」停下手,對方等著我接下來的發言。

「那個……」我尷尬的朝她笑笑。「我們是想要……要妳的頭髮。」

「頭髮?你們有什麼意圖?」斯庫拉困惑的瞇起眼,摸著自己顯露在頭盔外的長髮。

「呃,意圖啊……」我尷尬的抓抓頭髮,往隊友們望了一眼。

『要實話跟她說嗎?』我使用隊伍頻道問道。

『妳打算跟她說「因為我們需要拿妳的頭髮去討好一個善妒的女人」?』絕對殺戮挑眉反問。

雖然絕對殺戮這句話說的很實際,但是……

『她要是聽到這樣的理由,應該會直接將我們打飛吧?』我臉冒黑線的道。

『這種說法實在是太糟糕了。』紫玥同樣苦笑著。

『找其他理由騙過去吧。』黑戰士提議道。

『要用什麼理由好?』我陷入了思考。

『說是任務需要?』仲澐提出一個合理的說法。『像是需要她的頭髮製作藥物救人之類。』

『聽起來不錯耶!感覺很正當。』紫玥認同的點頭。

『可是……這種說法她會接受嗎?』我納悶的皺眉。

『反正她只是要我們給一個理由,應該不會管這麼多吧?』老哥聳肩回道。

『要不然就直接殺了她,剪她的頭髮吧!』絕對殺戮提議道。

雖然這是一個最好、最便捷的方式,可是……

「你們究竟有什麼意圖,還不從實招來?難道要吾以武力逼你們就範嗎?」一直等不到答案,斯庫拉的臉色變得難看。

六隻狗頭與大群的獠牙也擺出戰鬥姿態,似乎隨時都會衝上來攻擊。

「等、等一……」才想解釋,絕對殺戮卻展開動作了。

『上吧!』絕對殺戮喊了聲,隨即衝上前去。

配合著他,遙日朝斯庫拉以及她的手下使用了禁錮,讓她與魚群的行動受限,也讓黑戰士等人能夠順利進攻,將她殺害。

「啊……」

「哎呀,失敗了啊。」坐在漂浮的圓球上,老哥語調悠哉的道。

被打倒的斯庫拉,在瞬間化為泡沫消失,別說是頭髮了,連一點點渣都沒有留下。

「等她重生吧。」絕對殺戮提出另一個想法:「這一次改成先剪下頭髮,再解決她。」

「好。」

第二次,當斯庫拉重新出現時,黑戰士先行牽絆住她,絕對殺戮趁其不備,揪住她的頭髮剪下。

「你們……」

發現自己的頭髮被剪短,斯庫拉氣的快要冒火了。

「竟敢如此羞辱吾,吾要用你們的血償罪!」

更多的惡犬及獠牙被召集出來,在斯庫拉的率領下,牠們發狠的展開攻擊。

「各位,退開。」仲澐喊道。

在我們應聲閃避後,他拿出藥劑揮撒,混合著藥劑,部份水域成了淺綠色,接觸到那些毒水,怪物們一個個倒下,到最後只剩下斯庫拉苦撐。

「卑劣小人,竟然使用毒物……」她咬牙切齒的瞪著我們,手上緊握著三叉戟。

「抱歉,要請妳安眠了。」

仲澐手上出現一把黑色短弓,憑空一拉,一支泛著黑氣的箭矢出現,手一鬆,那箭矢直中斯庫拉心口,減去她大半的血量。

緊接著出現的大鐮刀,輕盈的往她頸子一劃,取下了她的首級。

彎月型的刀鋒滴著血,在乍現的光芒後,鐮刀變回長笛,黑戰士將它收在腰間。

「好了,去回任吧。」

絕對殺戮甩了下手上的長髮,卻也在他揮動手的同時,那長髮自末梢逐漸融化、消失。

「啊咧?消失了。」紫玥詫異的瞪大雙眼。「頭髮不見了?」

「……所以拿到頭髮之後,不能殺她?」看著已經空了的手心,絕對殺戮理解的道。

於是,第三次進行攻擊時,我們只是將她給困在原地,迅速取下金髮後,一行人七手八腳的衝上浮動部屋,如同剛結束一場偷竊般迅速逃逸,只不過……

「……又消失了。」

原本擺放在桌上的金髮,竟然在我們脫離追捕之後,自動消失。

「很討厭耶!一直消失、一直消失!」我煩躁的拍了一下桌子,「不管用哪種方式,頭髮還是都會消失!」

「是啊,這還真是讓人頭痛。」從頭到尾一直都是旁觀的老哥,依舊是笑的愜意。

「還笑!你根本就是在旁邊看戲,全是我們在忙!」衝上前,我往老哥的臉頰捏了一下。

「喂喂!」老哥拍下了我的手,揉揉臉頰,滿臉的無奈。「我是預言師,預言師本來就沒有攻擊能力,這妳也知道的啊,不要隨便將怒氣出在我身上。」

「誰叫你們要設計這種討厭的關卡,讓人火大!」我怒沖沖的道。

「對,沒錯!你們怎麼都設計這種整玩家的任務呢?」紫玥也伸出手去捏老哥的臉頰。

「唔……」老哥抓開了紫玥的手,同時往高處飛了一點。

「這裡還有另外一隻遊戲設計師,妳們怎麼不打他,光打我?」

「因為遙日是貓的親愛的啊。」紫玥笑嘻嘻的接口。「正所謂『打在遙日身、痛在貓貓心』,我可是捨不得讓貓心痛呢!哪有可能打遙日啊?」

「哎哎,親愛的遙日不能碰,我這個老哥就要受這種皮肉苦,」老哥感嘆的搖頭,「真不知道我辛辛苦苦將她養大有什麼用。」

「不會,我才不會心痛。」我尷尬的反駁。

「真的嗎?」紫玥一臉的狐疑。

「當……」

「貓。」遙日突然握住我的手,「如果妳真的覺得很生氣,想要打人發洩,我真的願意當妳的出氣筒。」

可以不要這麼肉麻嗎?瞬間,我紅了臉。

「卡!聊天時間結束。」絕對殺戮適時的為我解了圍。「繼續討論任務吧。」

「有想到什麼辦法嗎?」我好奇的追問。

「沒有。」他無奈的苦笑。

「讓我來為大家進行個占卜吧。」老哥拿出他的水晶球,唸道:「指引未來的星光啊,請給這群失措而茫然的愚者一個指引,讓他們能夠順利取得斯庫拉的頭髮吧!」

說完這樣的開場話後,水晶球發出光芒,空中浮現出兩行字。

像隻小狗一樣的搖尾乞求吧!

面惡心善的六獸女妖,將會回應你們的期望。

「……所以說,頭髮不能用搶的,要跟她進行談判才行啊。」絕對殺戮理解的說道。

「走吧,回去找她。」遙日立刻指揮浮動部屋折返。

重新回到斯庫拉面前,我們試圖說服她將長髮送給我們,幾經請求拜託後,她終於不再拒絕。

「……如果你們願意幫吾找出一個人,吾就考慮答應你們的請求。」斯庫拉說出了條件。

OKOK!不過是找人,沒問題!」老哥一口答應了她。

「請問妳要找誰?」紫玥直接問道。

「當初害吾變成這副模樣的人。」斯庫拉咬牙切齒的道:「要找到那個人,然後殺了他!」

「妳是說要找出那個追求妳的人魚?」想起之前她曾跟我說過的故事,我確認的追問。

「沒錯,那個傢伙害吾變成這副德性,吾絕對不會放過他!」說話時,斯庫拉的雙眼泛著殺意,身下的狗群也發出象徵怒吼的低鳴。

「請問妳有確切的資料嗎?像是對方的名字、住所?」仲澐詢問更加詳細的內容。「或者是那個人的職業、常去的地方。」

「不清楚。」斯庫拉喪氣的搖搖頭。「吾只知道他是一名人魚。」

「那個……斯庫拉小姐,生活在這裡的人魚有一大堆耶,妳只給這麼一個線索,要我們怎麼找?」老哥頭疼的苦笑。

「如果妳那麼恨他,為什麼當初被下藥後,沒有立刻殺了他?」絕對殺戮好奇的追問。

「變成這個模樣時,因為太過憤怒、太過悲傷,吾的心智陷入了瘋狂,後來的事情吾記不太清楚了,只記得吾殺了不少人,當吾再度恢復意識的時候,吾已經身在這裡。」斯庫拉用淡然的語調述說道。

「只有這邊吾才能夠找回一些安祥跟平靜,時間久了,吾……也就無法跨出這裡。」

「既然是這樣,會不會那個人魚很早之前就被妳給殺了呢?」黑戰士提出另一種可能。

「不,他還活著。」她篤定的回道:「本來也以為他死了,可是最近……」

斯庫拉按著心口,神情轉為痛苦。

「最近吾發現,海流傳來的潮流訊息裡有他的波動,可惡又噁心的律動,他沒有死,他還活著,活的好好的!」

最後一句的語氣,近乎咬牙切齒。

「一想到他還活著,吾的傷口就會像針扎般作痛,儘管是在這片安詳的地方,吾還是無法撫平情緒……」

「那個人將吾害成這副模樣,他卻依舊過著他安穩的生活,無法忍受,吾要殺了他,不、不,吾要先折磨他,讓他在吾面前低頭懺悔,然後才殺了他……」

提起仇人,斯庫拉就像是想將對方千刀萬剮一樣,下身的惡犬吐出鮮紅色的怒氣,如火燄般的灼熱感在水裡蔓延開來。

「息怒、息怒。」怕被波及到,老哥往後退了一些,「要我們快一點找到人,妳也要給我們多一點線索啊。」

「關於他的線索……」斯庫拉的怒氣微降,為這個問題陷入苦思。

「就算不記得他的名字,他的外型妳應該有印象吧?」絕對殺戮試圖收集更多的線索。

「外型呐……」半瞇著眼,斯庫拉開始回想。「他的頭髮是白色,紅色的眼睛,尾巴也是白色。」

憑著舊有記憶,她逐一說出對方的特徵。

「……大致就這些吧。」她似乎再也想不起其他特徵。

「年紀大概是幾歲,妳還有印象嗎?」仲澐試圖將搜尋範圍縮小。

「那時候他看起來……二十出頭吧。」

「所以他現在的年紀是?」

「不清楚。」斯庫拉朝我們搖頭,「這裡沒有時間、沒有四季,吾也記不清吾在這裡待多久了。」

「好吧,除了外型,其他的一切全是謎。」我聳肩笑著,「這個任務還真是非常有挑戰性。」

「應該還好吧,畢竟那隻人魚有配色啊,找起來應該不難。」紫玥樂天的說著。

僅管都是NPC,但他們還是有主角跟配角的差別,最容易分辨的就是外型的配色跟裝飾,路人NPC就只是簡單的路人造型、單調的配色,在任務中佔了一席之地的NPC,外型總會稍微出眾一點。

跟斯庫拉道別後,我們立刻前往人魚之城──「雅提拉斯城」。

雖然人魚城市頗有規模,但,整個搜尋的過程卻絲毫不費力,因為──沒有一隻人魚符合「紅眼、白髮、白尾巴」這三個要件。

「這應該說『好找』還是『不好找』呢?」我無奈的苦笑,「根本不用一一尋問,光是用看的就知道對方不是目標,一下子就將整座城全找遍了。」

「這也就表示那隻人魚不在這裡,我們要擴大搜尋範圍。」絕對殺戮接口道。

站在城門口,眺望著眼前的遼闊海面,一時之間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找起。

「附近的幾個人魚據點都找找吧。」遙日提出最基本的找尋方式。

「也只能這樣了。」

人魚之城附近有大約五、六個小群落,類似幾個小村莊,人口不多,一個點也不過就十多隻人魚。

只不過,附近的海域全找遍了,還是不見這隻人魚的蹤影。

「……怎麼都找不到。」紫玥喪氣的道。

「從頭來過吧。」我建議著,「再找一次,也許我們有地方找漏了。」

第二次進行搜尋,我們比第一次更為詳細,一些人潮匯聚的地方,像是旅館、酒店之類,我們也會特意進屋搜尋,也會向其他人魚詢問目標下落。

然而,我們得到的答案卻是……

「紅眼白髮的人魚?你們在跟我開玩笑嗎?哪會有這種人魚?」

「白髮?你們會不會是遇到假人魚?我們人魚的髮色可沒有白色啊!嘖嘖!這個年頭真是亂,連我們人魚也有人要偽裝。」

「白髮?哈哈,那隻人魚該不會是被倒了油漆,結果跟你們說那是他的髮色吧?」

後來,經過一位好心人魚的解釋,我們這才知道,人魚有各種髮色,獨獨就是沒有白色。

白色,對擁有各種繽紛色彩的人魚來說,是一種不祥的顏色、一個被詛咒的顏色。

「會不會是斯庫拉記錯了?」我狐疑的猜測道。

NPC會記錯嗎?」仲澐困惑的問。

「迷糊的就會。」紫玥篤定的點頭,「之前啊,我在解一個任務的時候,遇到一個NPC,任務要我跟他拿東西,他一下子說東西在城市的東方、一下子又說在西方,最後你知道我們在哪邊找到嗎?」

「不知。」我搖搖頭。

「在他家裡的櫃子上找到!」她氣急敗壞的道:「你們說扯不扯?竟然是在他家裡耶!感覺好像被耍了一樣!」

「息怒、息怒。」老哥隨口安撫道:「斯庫拉不像那種迷糊的人,也許是我們漏掉什麼線索吧?」

「擴大範圍重新再找一次吧。」絕對殺戮說道。

「這遊戲還真是非常考驗耐心。」絕對殺戮感嘆的說道。

「水下呼吸藥劑快用完了,搜尋之前,先去補個貨吧。」仲澐提醒著。

「嗯。」

當我們跑到海魔女的店鋪時,正好遇見了貝瑞拉。

「咦?你們怎麼會在這裡?」他好奇的問。

「我們在找一隻人魚,他有紅眼睛跟白頭髮,你有聽過或見過嗎?」我順帶向他打探。

「白頭髮?」他朝我們搖搖頭,「沒有。」

「是嗎?這位人魚先生還真難找啊。」我抓頭苦笑。

「那你有認識什麼年長的智者或是情報人員,可以讓我們詢問或提供線索的嗎?」絕對殺戮追問。

「如果要說知道最多事情的人魚……應該就是海魔女了吧!據說她已經活了幾百歲了,是一位很奇妙的女士。」

貝瑞拉朝我們笑著。「當然,我也會請父親幫你們探聽,要是有消息就立刻通知你們。」

提供人選給我們後,貝瑞拉隨即向我們道別,離開了店鋪。

依著貝瑞拉提供的線索,我們向海魔女提出了詢問。

「白髮……的人魚?」

回頭望去,發現原本正在包裝藥劑的她,一個失神,手上的藥劑就這麼掉到地上,「磅」的一聲摔破了。

「啊啊,真是的……竟然手滑了。」她懊惱的笑笑,手一揮,擺置在角落的掃把隨即自動上前清掃。

「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你們說的人,當然也不知道他在哪裡。」迴避我們的注視,海魔女轉身走向藥鍋。

「要是你們沒有打算要買東西,那就請離開,不要打擾我作生意。」她下了逐客令。

「……那個海魔女,感覺很可疑。」絕對殺戮緊盯著她。

「是啊。」我同意的點頭。

不管是在電視、小說或漫畫中,會在某些關鍵點出現詭異舉止的人,通常都跟事件有關。

「嗯嗯,我也覺得她很可疑。」痞子殺手的聲音突兀的出現。「那麼冷血、愛錢、身手靈活的海魔女,竟然會因為手滑打破杯子?這一點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。」

「沒錯!真的是很怪,」拉布拉附和著,「還有啊,有另一點我一直想不通,這裡的人魚為什麼沒有水還能游泳呢?這樣不就跟『魚』這種生物的設定不同了嗎?」

「那個……」我臉冒黑線的望著他們,「你們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啊?」

這兩個傢伙明明沒有跟我們一起行動啊!從哪裡冒出來的?哪時候冒出來的?

「哎呀呀,我們是特意過來支援你們的呢!」痞子殺手搭著我的肩膀,笑嘻嘻的道。

「是啊、是啊。」拉布拉也同樣攬上我的肩頭,「擔心你們解任務會遇到困難,所以我們特別過來幫忙。」

「是這樣嗎?」我總覺得事情的動機不單純。

「咦?你們怎麼來了?」仲澐詫異的問:「今天你們不是要跟焰星開會,討論該怎麼帶新成員解任務、進行基礎教學嗎?」

「呃……」

「這個……」

兩個人不約而同出現尷尬神色。

「大哥~~」突然,他們飛撲到仲澐身上。

「好心的仲澐、帥氣的仲澐、最厲害的仲澐大哥!救救我們,現在只有你能救救我們了!」

「你是神、你是天使、你是親切而且萬能的大哥,請你幫幫我們吧!」

「現在……是什麼情況?」我不解的愣住了。

「我也很想問。」被兩人糾纏住的仲澐,苦笑道。

「我想,他們兩個大概是不想開會,所以才會逃來這邊,想要找仲澐幫忙吧。」老哥臆測的說道。

「喔喔!不愧是料事如神的預言師大人啊!」拉布拉崇拜的道:「完全說中了我們的想法!」

「果然是貓老大的神奇哥哥!連我們心底想的事情你都能猜中!」痞子殺手對他豎起了拇指。「立人大哥簡直是神人、是會讀心術的強者啊!」

「不過就是開會,為什麼要逃避?」仲澐困惑的皺眉,「之前的幾次會議,你們不是都參與的很高興嗎?」

「那不一樣。」痞子殺手陰沉著臉,「今天的會議……大魔王會現身。」

「是啊。」拉布拉垂著雙肩,同樣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模樣,「大魔王很恐怖,他出了一大堆作業給我們,那些作業、那些作業我們才完成三分之一,今天就要開會了……」

『親愛的痞子會長跟拉布拉先生,開會時間到了,請立刻出現。』同一時間,焰星的聲音在公會頻道響起,『另外,也許這兩位會因為太過忙碌,暫時關閉公會頻道,也請看到他們兩個的人立刻跟我聯絡!』

「出現了!大魔王出現了!」拉布拉驚恐的叫著。

「那種東西根本不是人類可以完成的啊!」抱著頭,痞子殺手開始慘叫:「新生訓練計畫、遊戲中各個職業跟技能搭配指導方針、公會的未來規劃近、中、長程三部曲,裝備的分析跟附加功能的研究……」

「惡魔!這是惡魔毀滅我們的邪惡計畫!」拉布拉跟著大叫:「那種東西怎麼可能完成的了啊!我們又不是遊戲設計人員,又不是遊戲公司的GM,要我們研究這種東西做什麼啊!這種計畫書能做的出來才有鬼!」

「就是說啊!能做到這種事情的根本是外星人,他還不如叫我去吃掉三十吋蛋糕,這種事情人類才有可能達成啊!」

「……」無言了。

吃掉三十吋蛋糕,這種事情一般人也是做不到吧?

「啊啊!怎麼辦?」痞子殺手驚恐的嚷嚷,「要是讓大魔王知道我們沒有完成作業,他一定會將我們拖入地獄,對我們用盡各種折磨,像是用這個、那個,還有○○○跟□□□,對、對他還會&*&◎㊣$¥℃#*◎……」

「啊啊!地獄、地獄之門要開啟了!」拉布拉抱著頭、發狂的喊道:「我看到了、我看到邪惡的氣,我、我的眼前開始湧現過往的回憶,媽媽、爸爸,我親愛的家人……」

「你們兩個給我清醒一點。」一人一拳,我直接往兩人頭頂給了一記重擊。

「痛痛痛痛……」

「好痛~~」

雙手抱頭,兩個人就這麼半跪半趴,伏在地上。

「貓,妳這樣只會讓我們頭更暈,性命縮的更短啦!」痞子殺手抗議的抱怨。

「喔~~光,我看到光了,那是不是要接人前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呢?」

拉布拉眼神朦朧、雙手上舉,就像是上空有什麼東西正要接他離開。

「振作啊!這位同志,你一定要振作啊!」揪住拉布拉的衣領,痞子殺手用力的搖晃他。

「我、我想我已經不行了。」他手發顫的抓住了仲澐的衣襬,「仲澐大哥,請你答應我這個最後的請求吧,請你……代替我們前去開會,這樣我就算死,也會瞑目了。」

「不要。」仲澐一口回絕。

「啊啊,仲澐大哥好無情。」拉布拉抱著他的腳不放,「以前那個仁慈、親切的仲澐大哥怎麼了?神啊,請把以前的仲澐大哥還給我吧!」

「你們兩個會不會太誇張了?」黑戰士輕嘆了口氣,「身為會長跟新進會員輔導幹部,這些東西本來你們就應該要知道,焰星出這些作業給你們這很正常啊。」

「可是、可是太多了啊!」痞子殺手嘟著嘴,像個小孩般的嚷著。

「會嗎?」紫玥不信的挑眉,「你們都已經玩這麼久了,對遊戲的大致情況應該都知道,要是你們真的有用心研究過這個遊戲,要收集這些資料應該是易如反掌。」

「我還以為你們都是屬於職業級玩家,沒想到你們竟然這麼輕易就被這些東西擊倒。」絕對殺戮戲謔的笑笑。

「阿戮,你這樣說就不對啦!」拉布拉抗議道:「不過是玩個遊戲嘛!輕鬆玩就好,幹嘛要像上課考試一樣,研究一堆有的沒的。」

「就算只是一個遊戲,也應該要全力以赴。」絕對殺戮說出他的規則,「要是不徹底了解遊戲規則,那只能算是在被遊戲玩。」

「所以說,他們兩個還是太嫩了啊。」老哥朝他們兩人搖搖手,「玩也好、唸書也好、工作也好,不管做什麼事情,都必須要清楚整個狀況跟自己的定位,不然就只會糊裡糊塗的浪費時間。」

「呃,我、我們當然也有做這些基本功啊!」拉布拉面紅耳赤的辯解,「如果不要那麼多、時間可以再多給我們一點,那、那說不定可以完成……」

「時間不夠是嗎?」遙日沉思了幾秒,「如果有需要,我那邊有整理不少檔案跟資料,晚點可以給你們。」

「哎呀呀,那些東西我們當然有。」痞子殺手心虛的笑著,「只不過,畢竟我們找的資料都是自己喜歡的東西,怕那些資料太過片面,為了將資料收集的更加全面、更完整,所以才會遲遲無法完成啊。」

「是啊、是啊。」拉布拉連連點頭,「絕對不是因為我連玩了好多幾天,完全忘記還有作業這一回事。」

「沒錯、沒錯。」痞子殺手附和著。「而且也絕對不是我在收集資料時,被網路上的甜食店介紹拐走,跑去吃甜食……」

「……原來是這樣啊。」我理解的望著兩人,「一個被甜食拐走、一個是玩到忘記。」

「欸,就說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啊。」拉布拉辯解著。

「親愛的遙日夥伴。」痞子殺手搭著他的肩膀,「這樣吧!為了讓我們提供給新人的資料更具全面性,我是不介意你將你的檔案跟我分享啦!畢竟這是為了公會的未來。」

「對、對!要是其他人那邊也有覺得不錯的資料要提供,我們也會接受。」拉布拉向我們全部的人徵求。

「在那之前,我是不是要先回應一下大魔王,說你們兩個現在在這裡呢?」紫玥惡質的朝兩人笑著。

「是啊,他在公會頻道找你們找很久了。」我認同的點頭,「為了讓我們偉大的副會長安心,的確是該跟他報告一下你們的下落。」

「不要啊~~」拉布拉臉色發白的哀求。

『咳咳!』痞子殺手的聲音在公會頻道出現,『那個……親愛的焰星副會長,貓說他們的任務遇到麻煩,找我跟拉布拉過來支援,仲澐說他願意先替我們回去進行教學。』

「喂……」發現自己被拖下水,仲澐不悅的皺眉。

『喔?』焰星的聲音充滿質疑,『仲澐,他們說的是真的嗎?』

「拜託、拜託,求求你救我們這一次吧!」

「仲澐大哥,請你救救我們吧!」

兩個人淚眼汪汪的哀求,就差沒有在他面前下跪。

輕嘆了一聲,仲澐無奈的點頭,『是,我剛好有些事情要找你商量,要回公會一趟,所以就答應幫他們先教新生一些基本的東西。』

『我知道了,那麼今天的新生指導就拜託仲澐了。』停頓了一下,焰星接著道:『既然新生交給仲澐負責,後續的中高級解說就讓痞子會長跟拉布拉進行吧!』

『喔、喔,好啊!』

『就是這樣子!這種基礎的東西根本看不出我們的實力,還是中高級的東西有趣。』痞子殺手吹牛道。

『那麼就請你們另外準備怪物分析、各大陸資源、技能分析,下星期三開會時給我。』

『咦咦?』

聽到還有新的作業,兩個人當下化成了石膏像,一動也不動。

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