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打算轉身往回走,我的雙腳又被另一個念頭制止住。
既然這個博士是科學家又是機器研發師,說不定他有辦法維修阿光……
想到這個可能性,我抱著極大的希望,舉步邁向那棟紅色屋頂的房子,此時,蜜莉絲已經將博士從濃煙瀰漫的屋裡拖了出來。
在我的刻板印象裡,我總以為「博士」應該是一個白髮蒼蒼、身材微胖的老人,或者是身材適中,但同樣也有一頭灰白頭髮的老者,總之,他應該跟「老」字脫離不了關係才對!
不過……眼前的這個男生看起來很年輕,膚色十分白皙,整體看來是個白白淨淨、很有氣質的男生,如果以外型來評估的話,他應該跟我哥差不多年紀。
「咳咳、咳咳咳……」大概是因為吸入了過多的濃煙,康帕納博士在獲救之後,伏在地上猛烈的咳嗽,完全無法開口說話。
「博士,康帕納博士,你沒事吧?」蜜莉絲猛力拍打博士的背部,發出「碰碰碰」的悶響。
聽起來好像很痛……雖然被打的人不是我,不過光聽那拍打的聲音,我也知道這手勁非同小可,就算人沒被她打死也會被打成重傷吧?
「嘎啦啦,碰碰碰,會死人喔!」暴雷窩到我肩上,驚恐的望著面前的景象。
「蜜、蜜莉絲,停、停!我、我沒事……」康帕納博士用虛弱的語調制止她,蜜莉絲這才依著命令停下手。
康帕納博士狼狽的抬頭望向房屋,此時,屋內正有大量的濃煙跟零星的火光不斷冒出。
「糟糕,我的文件!」康帕納博士的臉上蒙上一層擔憂,他伸出發顫的手指向屋子。「蜜莉絲,妳先去將屋裡的火給滅了。」
「是。」得到指示,蜜莉絲快步衝進屋內,發出一些乒乒乓乓的聲響以及潑水熄火的聲音。
將火滅掉之後,蜜莉絲將桌子、椅子、床舖等等傢俱全搬出屋外,望著她那不到一百五十公分的小小身軀,竟然抱著比她個頭還高、比她體重還重的大床舖,這種景象還真是令人感到愕然。
「博士,我先將裡頭清掃一下,請您先在外面等待。」蜜莉絲恭敬的對他一鞠躬,將接下來的計畫報備之後,隨即開始了動作。
一陣機器運轉聲自她腳下傳出,低頭一看,原本的鞋子下方多出了小輪胎,鞋子前端開了個長型風口,發出「嘶嘶嘶」的吸氣聲。
那是裝置了吸塵器的鞋子?還是她的腳本來就是吸塵器?
正當我還在猜想時,另一個機器響聲出現,這次的聲音來自她的手部,原本跟人類沒啥兩樣的雙手,手掌至手腕處突然呈三百六十度旋轉了幾圈,隨後,一隻手轉變成雞毛毯子,一隻手則是變成了圓盤,圓盤上頭鑲著狀似抹布的物體。
原來蜜莉絲本身就是清潔用具啊?雖然對這樣的外型感到驚訝,不過既然知道她是機器人,這份訝異很快就解釋成理所當然了。
在一切準備就緒之後,蜜莉絲隨即衝入屋內賣力的清掃著。
而康帕納博士坐在地面稍作休息後,隨即起身走到一旁的書桌,將擱在桌上的筆記本拿起來觀看。
「怎麼會爆炸呢?是哪邊出現問題嗎?」他困惑的自語道,神情跟著陷入沉思。「看來成份需要更改一下……」
說著,他拉過一旁的椅子坐下,開始在筆記上修修改改起來。
寫了一會,他又突然抬起頭,拿起原先就擱在桌上的幾顆石頭觀看,石頭有紅、黑、黃、藍、綠等等幾種顏色。
「剛剛好像黑石加太多了,如果將它減少三公克……」一邊把玩著石頭,博士的眉頭皺的更深了。
「這邊的黑石數量做這樣的更改,然後紅石就用這樣數量,唔?還是要那樣呢?可是……」
握筆的手不斷在筆記本上修修改改,嘴裡也不斷說著讓人聽不懂的話,一長串的自言自語中,唯一能讓我稍稍理解的部分,應該就是──不同顏色的石頭似乎就有不同的用途。
不想打擾到他、也沒有理由去打擾他,我只好靜靜的站在一旁,等著他或者蜜莉絲其中一人完成手邊的工作。
不過我家的寵物似乎沒啥耐心,等了約莫一分鐘,暴雷就飛到康帕納博士的書桌上,一聲聲的對他喚著。
「嘎啦啦,博士、康帕納博士,嘎啦啦……」
在它叫了十多聲之後,康帕納博士終於有了反應,他抬起頭,神情略顯沉思又帶著些微呆滯的望著暴雷,從那樣的表情看來,他似乎是一時之間還搞不清楚,出現在書桌上的是什麼東西。
「真奇怪,我有收集這麼大的礦石嗎?」康帕納博士朝暴雷伸出手去,一把抓住了它。
「嘎?」暴雷頭上冒出了一個問號,但它也沒有做任何反抗,只是任由博士對它上下其手,東摸摸、西摸摸。
「怪了,這礦石還是軟的?硬度跟黏土差不多。」康帕納博士輕手往暴雷身上戳了幾下、捏了幾下,嘴裡還不斷說著「真是奇特的礦石啊」、「是不是剛剛實驗爆炸時不小心改變它的結構」之類的怪話。
這個博士未免也太誇張了吧?光是從外型看,暴雷很明顯就是個眼球寵物!怎麼可能是礦石?它的大眼睛還不斷在他面前眨著,難道他都沒發現?
再看看暴雷,它被博士這樣又捏又戳竟然全無反抗?仍然只是一動也不動的杵在那裡,活像變成了化石一般。
「嗯……先擷取一部份下來研究好了。」康帕納博士從抽屜裡拿出一把小刀,準備要將暴雷給切下一部份來。
「等等!它不是礦石!」發覺情況不對,我上前抓住了博士拿刀的手。
「呃?」康帕納博士先是愣了一下,用著充滿問號的眼睛望著我。
「它是我的寵物。」我對他說明著。
「妳、妳、妳是女生!」康帕納博士突然大叫了一聲,原本呆愣愣的臉瞬間脹紅。
「啊?」他這句話讓我連帶愣了下。有人會在初次見面時說這種話嗎?
「呃,我、我,那個……」康帕納博士像是頓時慌了手腳,嘴裡說著含糊不清的話語。
他神色慌張的想要逃開,被我抓住的手更是往後迅速抽回,一不小心,他還握在手上的刀子劃過我的手心。
「唔!」我吃痛的縮回手,手掌上的傷口足足將近十公分長,鮮血不斷自傷口湧出。
「對、對不起、我、我……」康帕納博士神色驚慌的望著我,發顫的手連刀都拿不穩,手一鬆,整隻刀子直接掉落在桌面。
「嘎啦啦!傷害主人!敵人!攻擊敵人!」見到我受傷,暴雷生氣的大吼著。
雷電開始在暴雷身邊匯聚,一道道閃光出現在它身邊。
「暴雷!住手!」見到暴雷即將發動攻擊,而那個博士竟然愣在原地,不知道該逃避,我心急的衝上前,將康帕納博士連人帶椅撲倒。
「轟隆!」也就在我將他壓倒的同時,一道巨大的閃電衝過博士原本的位置,筆直的朝遠方飛離。
「呼,好險。」我心驚的呼了口氣。
「嗚!我的頭……」康帕納博士皺著眉頭,一手摸著後腦,似乎是剛剛被我推倒時撞傷了。
「你沒事吧?」我才想上前將他扶起身,沒想到他卻飛快往後退了幾步。
「別、別過來!」用著些微發抖的口吻,康帕納博士朝我喊著:「男、男女授受不親……」
「啊?」沒料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,我訝異的停住動作。
據我所知,男女授受不親這句話好像是某些歷史書籍裡面才有,這個博士好好的科學研究書不看,去看這種歷史學者才看的書作啥?
「不,不是,我、我是說,我自己站起來就行了。」
康帕納博士表情尷尬的從地上站起身,無暇理會自身衣服上沾染的塵土,他先是將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,並用它擋在我跟他兩人之間,而後才像是想要掩飾什麼般,尷尬的朝我笑笑。
「請問……妳叫什麼名字?怎麼會到這裡來?」他神情謹慎的開口問道。
「我叫韃羅貓,是蜜莉絲帶我過來的。」我省去過多的贅述,只是簡略的回答他。
「這、這麼說,妳、妳是蜜莉絲的朋友?」康帕納博士回頭朝屋內張望了下。「抱歉,蜜莉絲她現在在忙,我、我幫妳去叫她。」
「不用了,我不想打擾她工作。」我朝康帕納博士笑了笑。
「喔,好。」似乎是脫身的理由被我攔阻了,康帕納博士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跟我說什麼,他不知所措的低著頭。
就在話題硬生生中斷的同時,我跟博士兩人也因此陷入一股奇怪的靜默中。
這個博士好像不擅長跟人交際?雖然跟博士的對話很短暫,但,我發現博士在說話時總是帶著一臉驚恐,雙手更是緊緊抓著椅背,充分表出他的不安。
兩個人這樣杵著不說話真是很奇怪,乾脆要他別理我,繼續去忙他的實驗吧!
打定主意,我開口對他喊了聲:「博士……」
「右!」聽到我叫他,康帕納博士突然緊張的立正站好,像是正在等待長官命令的士兵。
沒料到會引發他這種反應,我「噗」的一聲笑了出來。
「呃……」他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髮,故作鎮定的乾咳兩聲,才開口問道:「請問妳叫我有什麼事嗎?」
「你好像很緊張?」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我提出了我的反問。
「沒、沒有啊,我、我哪有緊張?」
像是想要表現出神色自若的模樣,康帕納博士故作輕鬆的拉拉衣服,拍去衣服上的塵土,順帶還用手充當梳子將一頭亂髮抓順。
不過,就在他的手碰觸到後腦時,他突然發出一聲吃痛的叫聲,眉頭也跟著皺緊。
「你還好吧?剛剛撞的很用力嗎?」我朝他走近,想要確定他的傷勢。
「不、不,我、我很好,我沒事,真的!」康帕納博士緊張的抓住椅子,並像是在防禦我一般,將椅子橫擋在身前。
「呃?」看到他這種拒人於外的表現,我也跟著停住腳。
雖然不明白是什麼原因,不過,對方好像將我當成怪獸般的人物防備著,要是我再繼續接近,他恐怕就會直接將椅子丟過來吧?
「嘎、嘎啦啦!博士要攻擊主人!」暴雷見到博士抓起椅子,又開始聚集起雷電了。
「暴雷,住手!」我嚴肅的朝它吼了聲,暴雷被我嚇得立刻收起雷電。
「嘎?主、主人生氣了?」
「對,我生氣了。」我順著暴雷的話接下。「你怎麼可以隨便攻擊別人呢?」
「嘎啦啦,康帕納博士拿刀子刺主人,要拿椅子攻擊主人,博士是壞人!」暴雷為自己辯解著。
「不、我不是,我沒有。」康帕納博士驚慌的將椅子丟下,表示他並沒有這樣的想法。
「嘎啦啦?」暴雷的頭上冒出了問號,似乎無法理解博士的話。
見到康帕納博士緊張的低著頭,一副犯了錯的模樣,我試圖安撫著他。「請放心,暴雷並不會傷害人。」
「不、不是這樣,我、我……」康帕納博士抬頭望了我一眼,又隨即慌張的低下頭,不敢正視我的眼睛。
「那、那個,妳的手……傷口要趕快止血。」康帕納博士用蚊子般的音量提醒道,說話時,他的表情充滿不安與內疚。
我舉起我的手看著,傷口上的血已經止住,不過,流出的血卻將部分手掌給染紅了。
「一點小傷,沒關係。」我不在意的對他笑笑。
「不、不行。」康帕納博士表情嚴肅的搖頭說道:「空氣中充斥著細菌,就算是小傷口也輕忽不得!我、我調藥給妳喝。」
語畢,他快步走到書桌旁,在桌面按了幾個按鈕,一套實驗器具憑空自桌面出現。
數根玻璃試管立在專有的放置器上頭,試管裡各自裝著不同顏色的液體,另外還有酒精燈、電子秤等等器具。
康帕納博士拿起一個寬口量杯,將幾根試管裡的液體依照各自比例滴入,用玻璃棒將當量杯裡的溶液混合後,他將那量杯置於酒精燈的火上晃了幾下,稍稍加熱後,一縷白煙自溶液中冒出。
「好了。」康帕納將量杯舉高,在我面前展示性的說道:「這、這是專門療傷的藥劑,喝了之後妳的傷口就會好了。」
「謝謝。」才想上前將那量杯接過手,康帕納博士卻隨著我的腳步退後。
「呃?」我停下了動作,不解的望著他。他不是要我將量杯接過手嗎?怎麼我走上前他也跟著往後退?
「抱、抱歉。」康帕納博士轉而將量杯放在一旁的書桌上,放定之後,他又往後退了幾步。
「請、請拿。」
他直接拿給我不就得了?幹嘛要先放在桌上,然後再叫我過去拿?雖然覺得他的行為很怪異,但我還是走上前去,將那量杯拿起。
一口氣將量杯中的藥劑喝下,手上的傷口果然立刻痊癒了,但,隨之而來的是一種暈眩感,像是整個人被人抓住,不停的轉動一般。
我難受的扶著桌邊,試圖撐住身體,但,全身的力量像是被抽走一般,手腳不住的發抖。
「嘎啦啦?主人怎麼了?不舒服嗎?」發覺我的情況不對勁,暴雷擔憂的飛到我身邊。
「我、我的頭好暈……」忍著快要翻胃的作嘔感,我緩緩蹲下身子,讓自己成蝦子狀的側躺在地上,試圖減緩一些難受。
我還真希望我能就這樣暈過去,可惜的是,這樣的暈眩程度似乎還達不到昏迷的結果,所以我只能倒楣的忍受發暈感像波浪一樣不斷襲來。
「妳、妳沒事吧?」康帕納博士蹲在我身邊,語帶擔憂的問。
沒事才怪!明明只是受到一點點皮外傷,喝下你的藥之後卻反而難過的要死,早知道就不要喝了!那個藥該不會是毒藥吧?
心裡嘟嚷著一長串的話,卻因為身體不適沒能罵出口,頂多只是哼了個虛弱的鼻音給他,表示我的不滿。
「蜜莉絲!蜜莉絲妳快過來!」康帕納博士開始尋找救兵。
「康帕納博士,找我有什麼事?」聽到叫喚,蜜莉絲隨即來到我們身旁。
「嘎啦啦,救命!救主人!」暴雷同樣心急的嚷著。
在她見到我時,隨即發出訝異的驚呼聲:「韃羅貓小姐,妳怎麼了?」
「她、她剛剛喝了我調製的藥,結果現在身體不舒服,妳快幫她檢查看看!」
「博士!你怎麼可以隨便調藥給別人喝!」蜜莉絲焦急的拿出通訊器,對著通訊器喊道:「凱莉醫生,我是蜜莉絲,我們這裡有緊急醫療事件,您可不可以盡速趕過來?」
「沒問題!我三分鐘趕到!」通訊器傳出一名女性聲音,爽快的允諾著。
三分鐘?太誇張了吧?除非她就住在離這裡最近的城門口。
「韃羅貓小姐,請妳再忍耐一下。」蜜莉絲安慰著我。
「嗯。」我無力的對她笑笑。
繼暈眩之後,我的手腳開始出現癱軟、發麻的現象,現在的我只能躺在草地上,完全動彈不得。
望著天上漂亮的黃昏景色,溫暖容易入眠的和風自身旁吹拂而過,如果身體的難受情形能夠再減輕一些,現在這樣的狀況算的上是一種享受。
正當我望著天空發呆時,空中出現一個黑影,本來以為是鳥,不過在它逐漸放大之後,又覺得不像……
「那是什麼?」我開口問著。
聽到我的問話,康帕納跟蜜莉絲不約而同的抬頭,暴雷更是往空中飛升了些。
「嘎啦啦,黑黑的雲?」暴雷頭上飄出了問號。
「那是……」康帕納瞇起眼睛,他也看不清楚那東西的模樣。
F2型號的機車。」視力較好的蜜莉絲,說出了答案。
「喔。」我理解的應了聲。
等等,機車?先不管機車能不能在天上飛,重點是,它的降落位置不就是我躺的這裡嗎?
一想到這一點,我連忙用盡渾身的力氣,在它降落的三秒前快速滾開。
「碰!」機車降落時發出一聲巨響,地面連帶出現一個大凹洞。
好險,要不是剛剛滾的快,我就成了車輪底下的亡魂了。我狼狽的躺在一旁,身上的衣服因為在草地上滾動而弄髒、弄皺了。
「博士出事了嗎?他受傷了?還是生病了?」坐在機車上的騎士下了車,急迫的追問著。
「不,我沒事。」康帕納博士澄清道。
「病人不是博士,是韃羅貓小姐。」蜜莉絲也跟著開口說明。
聽到病人不是博士,凱莉醫生長呼了口氣。「蜜莉絲,下次請妳說清楚,我還以為博士他又變身了,害我丟下醫療所的病人,急急忙忙的趕來。」
變身?難道這個博士是獸人?
聽到凱莉醫生說出這句話,我立刻豎尖了耳朵聆聽,想要從中取得一些關於康帕納博士的事情,不過她們並沒有在這個話題多作討論,轉而直接將話題帶到我身上。
「抱歉,因為情況緊急,我沒辦法跟妳多作解釋。」蜜莉絲禮貌的向她道歉,並開始跟她說明我的狀況。「韃羅貓小姐喝了博士調配的藥劑之後,身體產生不舒服的症狀」
「藥?你調了什麼樣的藥劑給她?」凱莉醫生質問著康帕納博士。
「我不小心用刀子劃傷了她的手,所以就調了療傷藥劑給她喝,」一切狀況的始作俑者,康帕納博士心虛的回答道:「結果她就說她身體不舒服。」
凱莉醫生往四周張望了下,並沒瞧見我的身影。「病人呢?那位小姐在哪裡?」
「她躺在凱莉醫生車子的輪胎旁邊。」蜜莉絲伸手指向我。
「欸?」凱莉蹲下身子,一雙美目不解的望著我。「小姐,妳躺在這裡很危險,要是不小心,就會被我的車子輾過了。」
「……」要不是我閃的夠快,我已經被妳的車子給壓死了。
凱莉醫生拿出一個水滴形狀的扁圓型物品,水滴頭的尖端是一根短針,她用短針往我手臂上扎了一下,水滴本體隨即閃耀著紅光。
「果然……」看著那光芒,凱莉醫生似乎早已經料到我的病因了。
隨即,她轉身走到機車旁,在車頭按了幾下按鈕,那台巨型機車隨即往外伸展開來,成了一台配備眾多的移動醫療台。
凱莉醫生從琳瑯滿目的藥架上拿出一個小瓶子,將裡頭的紅色液體讓我喝下。
入口的藥劑有些冰涼,嚐起來像是化學糖漿的味道,但,在這份甜味之中又泛著些許的苦澀。
「她是因為藥劑過量引發中毒,我已經給她喝了解毒劑,喝些水,休息一下就沒事了。」凱莉醫生一把將我扶起,讓我坐在附近的椅子上,並遞給我一瓶水。
「嘎啦啦,主人有沒有好一點?暴雷好擔心。」暴雷飛到我腿上,像是撒嬌一樣磨蹭著我的手。
「乖,我沒事。」輕手拍拍暴雷的身子,一邊安撫著它,一邊觀察著凱莉醫生。
跟怯生生的康帕納博士剛好成反比,凱莉醫生感覺上是位個性爽朗的女子,她有著一頭棕色波浪長髮,深V領開口的襯衫外頭搭著件白色醫師長袍,下身是一件牛仔褲,腳下是一雙深色高統靴。
「康帕納博士,你最近身體狀況還好嗎?」凱莉醫生檢查完我的身體狀況後,轉而向博士詢問著。
「還不就是老樣子。」康帕納博士苦笑了下,語氣中帶著無奈。
「上次給你的安眠藥有效嗎?」凱莉醫生進一步的追問。
「勉、勉強還可以。」說這話時,康帕納博士連帶低下了頭。
「我這次拿了另一種新藥過來。」凱莉醫生從醫藥箱中拿出一個瓶子,遞給康帕納博士。「這次的新藥比較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。」
「謝、謝謝,老是這麼麻煩妳,真是很不好意思。」康帕納博士將藥物接過手,感激的朝她點頭道謝。
「可惜我沒辦法幫你將這個病治好。」凱莉醫生狀似無奈的笑笑。「研究了這麼久,我還是找不出你的病因。」
「妳能幫我這麼多忙,我已經很感激了,現在只希望能夠控制住。」
「請問……博士他怎麼了嗎?」基於好奇,我問出了我的困惑。
「他……」凱莉醫生欲言又止的望著博士,似乎不知道該不該對我做說明。
「沒、沒事,我只是有嚴重的失眠問題,不是什麼病。」康帕納博士朝我敷衍的笑著,同時也再一次對我道歉。「真是很抱歉,我本來想幫妳治療傷口,沒想到卻反而害妳中毒。」
「不要緊,只是有點不舒服,又不是什麼大狀況。」我絲毫不在意的揮揮手。
「時間不早了,博士,你該進屋子了。」蜜莉絲語帶提醒的道。
康帕納博士緊張的抬頭瞧了眼天空,不知不覺,遠方的夕陽只剩下四分之一,其餘的部分已經被地平線遮蔽,天色也逐漸由黃昏轉成黑夜。
「抱歉,我、我先走了。」他慌張的跟我們說了聲再見,隨即衝進屋子。
「蜜莉絲,妳進去照顧博士吧,不用招呼我們了。」凱莉醫生朝她揮手示意著。
「好。」蜜莉絲隨即追在博士身後離去,但,跑沒幾步她卻又停住腳步,轉身朝我們跑了回來。
「差點忘了,這是韃羅貓小姐的袋子。」蜜莉絲將空間袋遞還給我。「謝謝妳將它借給我。祝兩位有個美好的夜晚。」
她朝我們兩個行了個九十度的鞠躬禮,隨後便跑回屋子去。
在她進門不久,我們聽到一連串的關門、關窗戶的聲音,另外,窗戶跟大門還降下了另一道鐵板加強封鎖,在鐵板降下的同時,一個半圓形的屏障自地底升起,將整間屋子包覆籠罩。
彷彿是算好了時間,在房屋的佈置全部妥當後,夕陽剛好全部消失,天空換成繁星點點的夜幕,柔和的月光灑在屏障上頭,將那半圓形屏障映出銀白色光芒。
感覺好像有點古怪……望著這一切如同跟外界隔離的佈置,我納悶的站在原地。
「上車吧!怪物晚上會出來活動,待在城外不安全。」凱莉醫生朝我喊著,此時她的醫療台已經轉回原先的機車模樣。
「嘎啦啦,怪物會跑出來喔!」暴雷緊張的往四下張望。
似乎是應和著凱莉醫生的話,遠處傳來了詭異的吼叫聲,那聲響在這靜默的夜晚中顯得更加令人不安。
既然事件到這裡算是落幕了,我自然也沒打算繼續留在這裡,只不過,晚上還能去哪裡找線索呢?
「圖書館現在還有營業嗎?」我問著。
「有啊,它是二十四小時開放的,妳要去那裡?」凱莉醫生在我坐上機車後座後,跟著發動了機車。
「我朋友在那裡,我想過去跟他會合,可以請妳送我過去嗎?」
「沒問題。」凱莉醫生笑著答應道。
機車的油門一催,身邊的景物像飛一樣的掠過眼前,狂風將頭髮吹的凌亂,耳旁只剩狂風的呼嘯聲……
進城之後,穿過廣場、繞過幾條街道,我們便來到了圖書館的門口。
「我的醫療所就在對面街角,要是有事情想找我,就到那裡來吧!」
說完這句話,凱莉醫生騎著她的機車離開了。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