陣亡後,我們全體跑到墓園找鬼伯復活。
「大家要不要一起到餐館去吃東西?」月雪櫻提議著。
「好啊!」我想也沒想的答應了。
「貓,妳不是還有任務要解,先完成它比較好吧?」遙日開口提醒著我。
「糟糕!我剛剛只顧著打怪,完全忘記要蒐集任務的藍石!」我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,我跟餐館老闆接了任務。
「妳是說……蛛械獸掉出來的石頭妳都沒撿?」鐵色狂想訝異的追問著。
「嗯。」我垮下臉,悲悽的點頭,並且向他們求救著。「你們身上有嗎?」
「我沒有。」拉布拉第一個搖頭。
「我想說妳要收集,所以就沒撿了。」鐵色狂想朝我苦笑著。
「不會吧?難道我還要重打一次?」我極度沮喪的趴在地上狂叫。
「嘎啦啦,不要吧!」暴雷跟著我一同吶喊著。
「貓,我已經幫妳收集好了。」遙日拍拍我的肩膀,笑著對我說道。
「真的嗎?」原本降至谷底的情緒瞬間彈回,喜出望外的我一把抱住了他,興奮的喊道:「遙日,你真是我的救星!有你在真是太好了!」
「喂喂喂,幹嘛在我們面前打情罵俏啊?」痞子殺手一把將我拉開,語帶吃味的道:「你們是故意要刺激我們這些沒情人的啊?」
「要是不甘心,你就去找一個婆啊!」我故意勾住遙日的手,刻意營造出一臉幸福、甜蜜的模樣。
「唉唉,難怪人家總說女人心海底針,」痞子殺手一臉哀傷的搖頭。「以前還說只愛我一個,現在有了新歡就一腳將我踢開,我真是好傷心吶……」
說著,痞子殺手勾住遙日另一邊的手,硬是往他身上黏了上去,原本待在一旁觀看的暴雷也學著我跟痞子的動作,窩在遙日的頭頂上。
被我們三個團團包圍的遙日,只能無奈的苦笑著,完全無從逃脫。
「可以請你們複雜的三角戀先暫停一下嗎?」拉布拉蹲在一旁,語調虛弱無力的喊道:「我肚子快餓死了,我們先去吃飯吧!」
「好啊,走吧、走吧!」痞子殺手笑著催促著。
「抱歉,我跟我哥的遊戲時間到了,要先走了。」月雪櫻滿臉無奈的笑笑。
「我也是,再過五分鐘我就要下了。」天神樂附和著。
「我要先去礦區解任務。」我說道。
「既然這樣,那就各自散了吧!」痞子殺手一把勾住拉布拉的肩膀。「我跟他去吃東西,你們去解你們的任務。」
「嗯。」跟他們道別之後,我跟遙日立刻丟下移動符咒離開。
將藍石交給鐵礦區的卡特後,我們又跑到廢棄場找機器人阿光,一方面是查探它的能源剩餘數量,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再從它那裡得到新的情報,可是得到的答案卻是跟之前一樣,它什麼都想不起來、什麼都不知道,無可奈何之下,我們只好先回餐館回報任務了……
「接下來該往哪邊找線索?」離開餐館之後,我跟遙日邊走邊聊著。
「我想去圖書館。」遙日說出了他的打算。「既然這是城市的主線任務,圖書館應該會有一些相關的背景資料,妳呢?」
「不知道。」我無奈的長嘆口氣。「可能先到處晃晃吧。」
「那我先去圖書館,晚點我再跟妳會合。」
跟遙日分手後,我在城市裡漫無目地的溜達、閒晃,突然,一個女生的驚慌無比的慘叫聲傳入我耳中。
「哇啊啊啊啊!前面的人請讓開啊!」
「呃?」困惑的停下腳步,才想要看看發生什麼情況時,我被人從側邊撲倒在地,還沒來得及起身,又被一堆東西砸在我的頭上、身上。
「痛……」被砸的頭昏眼花的我,整個人伏在地上,雖然想起身,但是我身上還壓著個人,對方的重量讓我完全動彈不得。
「嘎!主人!妳沒事吧?」暴雷擔心的飛到我身邊。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,妳沒事吧?」壓在我身上的女生慌張的站起身,並且伸手將我拉了起來。
撞倒我的女孩,身上穿著件有波浪花邊的可愛圍裙,裡頭搭著夏季上衣以及短裙,頭上戴著的頭巾跟圍裙是同色系,耳朵的位置配戴著像是耳機的物品,在她的手肘與膝蓋的地方,有著機器人特有的接合痕跡。
「沒,我沒事。」晃了幾下還有些微暈眩的腦袋,我朝她笑了笑。
「真的很抱歉。」她再度朝我鞠躬賠罪,語氣除了慌張之外還顯得有些激動。「我走路的時候不小心踢到自己的腳,才會將手上的東西往妳身上砸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「嘎啦啦!主人,蘋果、蘋果!」暴雷踩在一顆蘋果上頭,緩緩滾到我的腳邊。
「糟糕!箱子裡的全掉出來了!」後知後覺想起的她,連忙蹲在地上撿拾散落一地的物品。
一邊撿,她嘴裡一邊慌張的唸著。「怎麼辦,博士的文件被我弄亂了……水果都撞壞了,回去一定又要被博士唸了,啊啊,紙箱怎麼破掉了呢?這樣我要怎麼拿回去?」
見到她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,我從倉庫拿出天神樂送我的空間袋。
「我這個袋子先借妳裝吧。」
「真的可以嗎?」那女孩感激的朝我笑著。「謝謝,真的非常感謝妳。」
將東西都裝入袋中之後,我陪著她一起走回她跟她主人的住所,沿途,女機器人開心的跟我聊了很多關於她自己的事情。
她叫做蜜莉絲,是一個家事助手機器人,主人是康帕納博士,康帕納博士是一個科學家兼機器研發師,蜜莉絲平日的工作就是幫博士料理三餐以及打掃家務,偶爾也需要幫博士跑跑腿,送一些文件跟採買部份零件及材料。
走了一會,我跟著蜜莉絲走出城市,來到城外的一處空地。
「前面那棟紅色屋頂的屋子就是博士的家了。」蜜莉絲指著前方的小屋說道。
其實蜜莉絲不用特地指給我看,我也知道是哪一棟房子,畢竟,眼前的空地只有一間獨棟屋子啊。
「為什麼你們住在城外?」我不解的問道。原本以為所有的NPC都是住在城市裡頭呢!
「呃,呵呵……」蜜莉絲欲言又止的乾笑了聲。「這是因為……」
「碰!」還沒來等到她的答案,前方的屋子突然傳出一聲巨響,沖天的煙霧從屋內冒出。
「博士!」見到這樣的狀況,蜜莉絲快步朝屋子奔去,嘴裡驚慌的大喊:「博士你沒事吧?要不要送醫院?」
這該不會是常見的老橋段、老設定──一個經常會炸燬自己家的蠢博士吧?
想到接下來大概能預測到的事件,讓我無奈的長嘆一聲。
我要不要直接閃人離開呢?我實在是不想參與這種老掉牙的劇情啊……
 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