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普羅德曼圖書館」坐落於城市的東方,整棟建築物外觀是個球體,球體分成上下兩個部份,下面當成基底的牆壁是由大石塊砌成,球型上半部則是像鏡子一樣的光面板,不管是基底的石塊還是光面板,上頭都雕刻著像是古代文字的圖案,有些圖形像人類,有些像動物,有些則像是河川或某地方的地圖。
球體圖書館的周圍架著幾座石階,讓整個球體呈現懸空的狀態,從側面看,這階梯的外型就像是個三角形,每座階梯各自連接一道門,讓人可以從不同的方向進入圖書館。
才推開門,我便被眼前壯觀的景象嚇呆了,這座圖書館一共有十幾層樓高,而這些空間,幾乎都被滿滿的書與書架佔滿了。
每座書架都有兩個人高,有的書架貼著建築物的牆壁往上堆疊,有的則是像骨牌一樣井然有序排列著,還有部分書架則是呈現無重力狀態,漂浮在半空中。
更奇特的是,不管是在空中、在牆上、在地上的書架,它們全會自行上下左右移動,並不會固定在同一個位置,而且,移動中的書架像是遵循某個看不見的軌道行進,移動中,並沒有發生擦撞或塞車情況。
這、這我要怎麼找人啊?雖然說,圖書館裡只有零星幾個人,但是要從茫茫書架群中找到人,也是一件難事啊。
『遙日,你在哪裡?』我對他傳了密語,向他確認位置。
等了幾秒鐘,遙日才慢吞吞的回覆了我:『圖書館。』
聽見這樣的回答,我真不知該說什麼。『我是說,你在圖書館的哪裡?』
『最頂樓。』
頂樓?我抬頭往上望去,那高高的天花板是圓拱型設計,上頭似乎彩繪著某種圖案,不過因為距離太過遙遠,視線被一些物品遮掩住,叫人看不清那圖案的全貌。
停頓了幾秒,遙日又接著道:『妳要上來的話,要先去找圖書館管理員,跟他說妳要在這裡看書,他就會借漂浮船給妳。』
『管理員?』我往四周張望了下,觸目所及全是書架。『他在哪裡?』
『入口大門的附近。』遙日給了我一個不算答案的回答。
『親愛的遙日先生,這個圖書館至少有七、八個門,你在說哪一個?』我略感無奈的反問。
『實際上,這裡一共有十二道門。』遙日似乎沒聽出我語氣中的不滿,說話的語調依舊是那樣的慢條斯理。
『遙、日──』正當我想要朝遙日大吼,「我不是要跟你討論有幾道門」時,遙日似乎心有靈犀的開口答出我要的答案。
『管理者在北方的門那裡,每個門上面都有方位標示。』
依著遙日的話往附近的大門望去,門上方漂浮著發出淡藍色光芒的字體,依照各自的方位標示著東、東南、西、西北等等。
很快的,我找到了標示北方的門,那裡出現一個圓弧形長桌,桌子的上空顯示著「圖書館服務台」的字樣,一名男子坐在那排字體的下方,他面前的桌面放著三角立牌,上頭寫著他的名字──普立德。
在我靠近圓弧長桌時,普立德微笑著站起身。
「妳好,我是圖書館管理員普立德,有什麼事需要我為妳效勞的嗎?」
「我想要到上頭去看書,可是我不曉得該怎麼上去。」我對他說出了我找他的目的。
「嘎啦啦,主人上不去。」暴雷漂浮在我身邊,附和的嚷著。
「要到上層去需要搭乘漂浮船才行,使用漂浮船需要先進行身分登記,」普立德指著桌面上的一個方形發光版。「請將妳的手覆蓋在上頭。」
在我將手覆蓋在那方板上面時,一道銀白色光芒由指尖往手掌處掃描而過,跟著,我的名字浮現在那塊板子上頭。
「韃羅貓小姐,請稍等一下,我須要幾分鐘將借書手續完成。」說著,普立德在桌面按了幾下按鍵,幾個立體螢幕隨即浮現在半空中。
在普立德進行他的工作的同時,無事可做的我便盯著他打量,觀察他的外型以及衣著。
跟印象中的圖書館管理員有點不同,雖然普立德身上穿著感覺柔和的毛線衣,整個人看來像是個斯文、氣質彬彬的男子,但,他身上還透著一種精明、幹練的感覺。
普立德的髮色是少見的暗紅色調,以圖書館管理人員或學者來說,他那古銅膚色稍嫌黝黑了些,像是一名喜愛從事戶外活動的男子。
「好了。」
普立德敲完最後一個按鍵時,面前的螢幕在空中自轉了幾圈,最後合併成一個大螢幕,螢幕中央出現一張像是月亮又像小船形狀的圖片,小船的船身還標示著我的名字。
「這艘漂浮船是韃羅貓小姐的專屬紀錄器,妳在圖書館看的書將會被完整記載,漂浮船裡頭的資料跟其他城市的圖書館均有連線,也就是說,往後要是妳到別的大陸、別座城市,同樣可以取用記錄在這艘船裡的資料。」
說完話,普立德按下了螢幕右下角的一個紅色按鈕,那艘船從平面的螢幕裡緩緩駛出,停泊在我的身邊。
漂浮船的內部空間只有一個人乘坐的大小,座位的左右兩方設置有方向搖桿,用來移動船隻行進的方向。
「當妳看到想要保存的書籍資料時,可以將書本立在這個書槽內,漂浮船就會讀取並且儲存書本的資料。」普立德指著座位正前方的凹槽對我介紹道:「讀取一本書的時間大約需要一分半鐘,漂浮船的儲存空間大約可以容納五萬本書,要是儲存空間滿了,可以將一些不需要的書籍清除。」
理解漂浮船大概用法後,我搭乘小船平穩的往上攀升,在我來到最高的頂樓處時,這才發現,這棟建築物的頂樓圖案竟是一張巨幅地圖,那是這塊大陸的全貌。
「嘎啦拉,遙日、遙日!」眼尖的暴雷一下子便找到了遙日,它開心的朝他飛了過去。
遙日的漂浮船停在「澄色境界大陸歷史」資料櫃前方,船艙裡頭堆著數本厚重的書籍,他的手上也拿著本書閱讀。
「嘎啦啦,遙日、遙日,你在做什麼?」暴雷在他身邊不斷叫著、跳著,但,遙日的視線依舊埋首書中,沒有理會它。
「嘎?遙日不理暴雷,遙日不理暴雷……」得不到回應的它,飛奔到我懷裡跟我訴苦。
「乖。」我輕手拍著暴雷,好言安撫道:「遙日在看書,你不要吵他。」
「嘎……」暴雷帶點無奈的點頭答應,隨後它便安靜的飄在遙日身邊,陪他一起看書。
這裡真的能找到資料嗎?帶著些許質疑,我隨手從書櫃上抽起一本書翻閱,書頁第一章的標題是「紛爭不斷的戰亂年代」。
好,這肯定是無聊的東西。沒多加細想,我將書本合上,放回它原本的位置。
視線在書本上遊走了會,最後我選了一本名為「軍用武器史」的書,可能是因為我喜歡玩狙擊手的緣故吧!我對於戰爭用的武器還蠻有興趣的。
跟許多國家一樣,這裡的人最初使用的武器是槍械、砲彈類,後來科學家研究出軍用機器人,也就是針對戰爭而設計出的機器人。
逐一翻看著文章,最後,我的視線被一段文字所吸引……
在軍用機器人的全盛時期,為了早日平定戰爭,政府延攬眾多科學家進駐軍事機器人製造基地,打算要製造出史上最強的軍用機器人,並將這項計畫命名為「invasive robot計畫(侵略型機器人)」,簡稱「IR」……
IR?我們之前打蛛械獸的地方,好像就叫做IR研發室?看來,那座廢墟的前身是軍事基地?
我的視線跟著書頁內容繼續往下走,在翻過一頁書頁後,我看到了一張照片及一段文字。
在斥資數億、耗費數年時間的研究下,科學家們總算完成了IR,可惜的是,這項IR計畫最終結果是失敗。
雖然科學家們聲稱製造過程沒有失誤,但IR機器人卻始終無法發動,最後,以羅德曼博士為首的科學家群全被判罪,發配到各地方服役……
羅德曼?這裡有叫做羅德曼的人嗎?我的視線轉移到書上的照片。
照片裡頭站著一群男生,每個人的頭上均標示個各自的名字,站在照片正中央的人便是羅德曼,照片中的羅德曼博士看起來約莫三十多歲,對著鏡頭微笑的他,看起來十分意氣風發,讓人無法將他跟礦區中的羅德曼做聯想。
往照片上記載的日期看了眼,本想確定羅德曼博士現在的年紀,但,這裡的日期記載跟現實不同,讓我完全無從得知時間。
「雷特三百一十七年,這是幾年前啊?」
白色的書頁邊有些泛黃,看的出這本書已經有些年紀了,這樣的話,這書上記載的內容,不就是更久以前嗎?
「那是五十三年前的事件。」突兀的,耳邊響起遙日的聲音。
「嘎啦啦,五十三年的事件耶!好久好久以前呢!」暴雷自遙日身邊飛了一圈,最後落在我的肩頭。
「你怎麼知道?」我不解的反問。
同一時間,暴雷也跟著轉過頭去,向遙日丟出一個大問號。
遙日笑著向我揮揮手上的書本。「這裡有本年代對照表,我用它查出來的。」
「你真是……好勤勞。」我的嘴角微微抽蓄的笑笑。
要是我,我肯定看過就算了,就算有疑惑,頂多跑去問別人,絕對不會自己動手去查。
「嘎啦啦,遙日是個勤勞的孩子,乖乖。」暴雷用我平常哄它的口吻對遙日稱讚著。
看著暴雷用安撫小孩的方式對待自己,遙日只是微微一笑,絲毫不再意。
「你有找到什麼資料嗎?」我問道。
既然他在這邊待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,應該有得到一些資料吧?
「我看了這個國家過去的歷史。」遙日說出他的收穫,以及這塊大陸的簡史:「在很久很久以前,這塊大陸其實存在著兩個國家,一個就是現今的『雷普羅德曼』,一個叫做『歐拉』,這兩個國家本來是相安無事的生活,某年,雷普羅德曼一位新任君主繼位,從此便展開併吞鄰國的計畫,繼而引發了延續十多年的戰亂……」
「停。」在他說到一個段落時,我急忙喊停。「我對這個國家的歷史沒興趣,除了這個之外,沒有別的嗎?」
「嘎啦啦,歷史很討厭,暴雷要聽別的故事。」暴雷撒嬌似的窩在遙日懷裡。
「除了歷史資料,我還看了一些軍事資料跟人文資料。」遙日輕手拍拍暴雷,接著說出其他的事情來。「城外的廢墟以前是IR的軍用製造基地,IR就是──」
「這個我知道。」聽到重複的訊息,我打斷了他的話。「我剛剛有看到介紹它的書,還有別的發現嗎?」
「有,不過這些線索還不是很明確,目前我還不能確定是我們要的東西。」遙日朝我聳肩笑笑,笑容裡似乎透著些其他的涵義。
「你發現到什麼?」遙日的話讓我開始感到好奇起來。
「阿光的任務是城市的主線任務。」遙日再度重複他曾經跟我說過的話。「我在想……說不定我們可以從廢墟基地開始找線索。」
「可是阿光是AR型的機器人,那個基地不是在研究IR的嗎?」
「嘎啦啦,是IR喔。」暴雷用著肯定的語氣附和道。
雖然我搞不太懂AR跟IR的分別,不過,至少從這縮寫的英文字來看,這兩者應該是不同的個體。
「AR是『assistant robot』的簡稱,也就是『助理機器人』的意思。」遙日說出了英文縮寫的涵義。
他伸手在漂浮船按了幾個按鈕,一個光學螢幕從船頭出現,上面有著一張照片跟一段描述文字,照片所拍下的景象是科學家們忙於實驗的情況。
「我知道他們。」看著眼熟的人物,我對遙日說道:「他們研究IR的科學家,我剛剛在書上看到他們的大合照。」
「妳仔細看這群人的後面。」遙日指向照片的一角。
「唔?」瞇起眼睛往螢幕靠近了些,這才發現這群人的身後站著一個物體,似乎是不小心被拍入照片裡。
好不容易辨識出對方的身分,躍入腦中的答案卻讓我嚇了一跳。
「這是……阿光?」
雖然它藏身於人群後頭,附近又有東西將它的臉給遮去了些,但,照片裡的它的確是阿光沒錯!
「嘎?機器人阿光?」暴雷瞪著它那大大的眼珠子,拼命湊近螢幕,一個沒留神,它從那螢幕穿了過來,跌入我的懷中。
「它是阿光,對吧?」我向遙日尋求更確定的答案。
「目前只能確定它是AR機種的機器人,不過,不能肯定它就是阿光。」遙日的指尖移向照片下方的文字。
……由於研發工作瑣碎又繁重,最新推出的AR二代機器人成了科學家們最好的助手。
「唔?所以,你認為阿光的主人可能是這群科學家其中一人?」我半理解的反問遙日。
「一開始,我的確有這樣的猜想,不過……」遙日苦惱的停頓了下。「他們是距今五十多年前的人物,就算沒有死去,現在也應該有八、九十歲了,我們這幾天見到這座城裡的人,沒有一個人超過五十歲,所以這個想法基本上是不成立的。」
「可是既然他們都可以造出機器人了,說不定也有生化人之類的啊。」我異想天開的說道。
「嘎啦啦,生化人?」
暴雷頭上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,遙日也同樣用著不解的神情望著我。
「電影裡面不是經常出現嗎?」我興致高昂的對他解釋道:「就是那種原本是人類,後來被改造成機器人的人,這種人應該不會隨著時間老去吧?」
如果我的論調正確,那麼,最有可能合乎這個要件的人選,應該就是礦坑區的羅德曼了!
「這種想法好像有點……」遙日頗為苦惱的望著我,我的論調似乎不合乎他的邏輯。
「不可能嗎?」遙日欲言又止的態度,讓我不好意思的乾笑兩聲。「說的也是,這種想法好像太過誇張了。」
「也不是說不可能啦。」遙日沒有跟著否定我,反倒是用近似同意的語調說道:「只是我目前還沒找到跟生化人相關的資料,不是很確定。」
「你是說,只要我們能找到介紹生化人的書籍,就能證明這條線索是可行的?」
「是的,遊戲中,所有的任務線索都會有證據顯示。」遙日篤定的點頭回道。
「那我們快找吧!」
想要快點證實我的猜測,我駕著漂浮船在各個書櫃間瀏覽,不過,想要從滿滿的書堆裡找出線索,這還真的有點難度。
「兩位遇上麻煩了嗎?」突然,另一艘漂浮船出現在我們身旁,對方好心的詢問道。
回頭一瞧,出現的人是圖書館管理員普立德,他面帶微笑的對我們說道:「要是有找不到的書籍,我可以幫你們尋找。」
「請問這裡有介紹生化人的相關書籍嗎?」聽到他要幫忙找書,我立刻將這煩人的問題丟給他。
「生化人?請問那是什麼東西?」普立德無法理解的反問我。
「生化人的意思就是……他原本是個人類,後來可能因為生病或發生其他狀況,被改造成機器人。」
「嘎啦啦,人類變成的機器人!」暴雷用著似懂非懂的語氣嚷道。
「我明白了。」普立德這才理解的點點頭。「我聽說過這樣的事情,據說以前因為戰事頻繁,有不少人在戰場上受了傷,有的斷了胳膊、缺了腿,那時候的醫生使用機器義肢幫他們治療,你們就是要找他們的事蹟?」
「唔……也算是啦!」雖然跟我的認定不太一樣,不過既然有相關線索,那我們當然就要繼續追下去囉!
「請問這些人現在還在嗎?」遙日直接問出重點問題。
「很抱歉。」普立德朝我們搖搖頭。「這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,我想那些人早已經離開人世,這些歷史事件的相關書籍放在那裡的書櫃,想要知道更詳細的狀況,請你們到那邊找書吧。」
普立德伸手指向往下兩層的左邊書櫃,低頭往下看到那一整個牆面的書籍,我的心跟著涼了一大半。
「嘎!好多書!」見到那堆書,暴雷的臉色也明顯改變了些。
「那一堆……全都是?」我用微微僵硬的笑臉問道。
「是的,那邊的三個書櫃都是當時的相關資料。」普立德回應的笑容倒是十分燦爛。
「已經確定那些人不在人世了,」我朝遙日苦笑了下。「我們還要再找書嗎?」
「嘎啦啦,要找書嗎?」暴雷嘴上雖然是徵求遙日的意見,但它身邊卻出現一支小白旗,上頭寫著「不要」二字。
「嗯,的確是沒有再找資料的必要。」見到暴雷拼命在自己面前揮舞那隻旗子,遙日十分配合的點頭答應。
「嘎啦啦,不用找了,主人,遙日說不用找。」暴雷極為開心的朝我放聲嚷道。
「抱歉,我不能離開崗位太久,要是沒有其他問題,我要先行離開了。」普立德開口跟我們道別。
「請等一下。」在普立德要駕著漂浮船離開時,遙日叫住了他。「可以請你幫我這艘船裡的資料複製一份給她嗎?」
「好的,請你們跟我一起到服務台。」普立德示意要我們跟他一起走。
 
跟隨在普立德的漂浮船後頭,我不解的詢問遙日:「為什麼你要將你找到的資料複製給我?要是有需要,我可以直接從你那邊找資料啊。」
「解任務的時候,必須將關鍵的任務、劇情跟資料都拿到,這樣才算過關,妳的名字才會登上排行榜。」遙日跟我解釋著遊戲規則。「要是我這邊有資料,而妳沒有,往後任務完成時,任務榜上只會出現我的名字。」
「所以說,如果我認識了新的NPC,你也必須要認識他們,這樣你才算是有完整參與?」我提出反問。
「嗯。」
「你怎麼不早說?我之前有認識幾個人耶!」我不安的嚷著,並且簡短的將跟康帕納博士他們認識的過程說了一遍。
將話一連串的說完之後,我懊惱的垮下臉。「真是的,早知道就叫你一起過去了。」
要是因為錯過他們幾個,害遙日被系統判定沒有完全參與任務,那我真的很對不起他。
「沒關係,你們才剛剛認識,」遙日一臉無所謂的朝我笑笑。「那些NPC的關鍵劇情跟任務需要等熟識以後才會發生,晚點妳再帶我過去拜訪他們,這樣也可以將我跟他們的關係銜接起來。」
談話中,我們所搭乘的漂浮船也已經下降到服務台前,普立德下了漂浮船之後便快步走到服務台裡。
「現在要進行資料複製,請兩位下船。」普立德一邊說一邊自桌面點出了兩個光學螢幕。
「嘎啦啦,資料複製,主人請下船。」暴雷同聲催促著我。
在我跟遙日雙雙下船後,我們所搭乘的兩艘飄浮船在看不見的磁力引導下,緩緩飄向光學螢幕,一個螢幕安置一艘船,在兩艘船都進入螢幕之後,光學螢幕跟著緩緩合而為一,當螢幕裡頭的船隻重疊時,螢幕正中央處出現「資料傳輸中」的字樣,在文字的右上角還有顯示傳輸進度百分比。
真是奇妙的資料複製方式……望著那跟現實完全不一樣的方法,我大感好奇的站在螢幕前,盯著螢幕直瞧。
「韃羅貓小姐?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蜜莉絲的聲音從身旁傳來,她手上提著一個大提袋,臉上堆滿了笑容。
「我跟我朋友遙日來這裡找一些資料。」回話時,我順帶向她介紹了遙日。
「嘎啦啦,蜜莉絲,主人要找資料。」暴雷飛到蜜莉絲面前轉了兩圈,算是打招呼。
「遙日先生,你好,我叫作蜜莉絲,是康帕納博士的家事助手機器人。」蜜莉絲禮貌的自我介紹道。
「蜜莉絲,妳是來還書的嗎?」我瞧見她提袋裡頭擺著書本,確認性的問道。
「是啊,我幫康帕納博士將之前借的書拿來歸還。」
「要還書的話,請將書本放置到桌面上。」普立德接著蜜莉絲的話,提醒道。
「好。」
蜜莉絲答應了聲,隨即將手上的提袋放到服務台上,從裡頭拿出七、八本跟字典差不多厚重的書本。
「普立德先生,這些是康帕納博士上次借走的書,請你點收一下。」蜜莉絲將那疊書推到普立德面前。
剛好,在蜜莉絲將書本推上前時,我跟遙日的漂浮船資料傳輸也已經完成。
「兩位的資料已經複製好了,請問你們還要使用漂浮船嗎?」普立德沒有先處裡蜜莉絲的書本,而是先詢問我跟遙日。
「不,不用了。」
「那麼,我就先將兩位的漂浮船收起來,歡迎兩位下次再度蒞臨圖書館。」
普立德將漂浮船的螢幕關閉,另外開啟了一個新螢幕,將那疊書一一放入螢幕裡頭,書本就像是被螢幕吃掉了一樣,一本本消失在薄薄的光學螢幕裡頭。
最後,螢幕上出現「康帕納博士所借的書已全數歸還」的字樣。
 
還書手續完成後,我們跟著蜜莉絲步出圖書館。
「上次真是很不好意思,」蜜莉絲滿臉歉意的對我鞠躬行禮。「我本來想請妳在博士家吃點點心,沒想到後來發生了那些事情,如果下次有機會──」
「嗶、嗶、嗶、嗶……」一陣奇怪的聲音將蜜莉絲的話打斷。
聽見這聲響,蜜莉絲從圍裙裡頭拿出通訊器,那響聲是從通訊器裡頭發出的。
「你好,我是蜜莉絲。」
「蜜莉絲,我是博士,我現在人在城外的廢墟,妳快找人來救我!」康帕納博士的聲音從通訊器傳出,語氣顯得十分不安。
「廢墟?博士怎麼會跑到廢墟呢?你遇到麻煩了嗎?為什麼說話的語調這麼焦躁呢?」蜜莉絲不解的追問。
「我現在被一群怪物攻擊,妳快找人來救我!我──」康帕納博士的話說到這裡就斷訊了。
「糟糕了、糟糕了,我該去哪邊找人救博士呢?」蜜莉絲急的有如熱鍋上的螞蟻,她不停在原地來回兜圈。
找人救博士?這裡不就有現成的人選嗎?我跟遙日對看了眼,彼此有著共通的默契。
「蜜莉絲,搭救博士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!」我拍拍她的肩膀朝她笑笑。
「嘎啦啦,交給我們吧!」暴雷同樣允諾著。
「真的嗎?韃羅貓小姐跟遙日先生可以幫我救回博士?」蜜莉絲用著十分感激的模樣望著我們。
「妳先回家等我們,一找到博士,我會立刻將他帶回家中。」我對蜜莉絲說道。
「好。」蜜莉絲點頭答應道:「博士就拜託你們了。」
「走吧,想要救人可不能拖延太多時間。」遙日拿出移動符咒,將我跟他傳送到城外的廢墟。
「該去哪邊救?」站在廢墟入口,望著一望無盡的區域,還有正在廝殺的玩家跟怪物,我完全不知道該從哪邊下手。
「分頭進行吧!妳找左邊、我找右邊,找到人就跟對方說一聲。」說話時,遙日對我送來了組隊邀約,並為我說明著。
「使用組隊功能,妳跟我不管遇到什麼狀況,系統的儲存資料都會呈現共享狀態,不用擔心我們其中一人會遺漏線索。」
「好。」
點頭答應了聲,我跟遙日隨即分頭行動。
 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