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契爾等人一回到死神殿,立刻向上層報告他們發現,並提出了外勤支援申請。

原以為這麼嚴重的大事,死神殿那些高層應該會動作迅速的給予回覆,然而,他們得到的答案卻是──

「依照流程需要三天時間準備?等他們準備完,L組織的人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!」饒是冷靜自持的夏契爾,在聽到回覆後也難掩怒意的拍桌大罵。

「不愧是重視『工作流程』的死神殿。」魈半帶揶揄的數落。「這麼緊急的情況竟然還是說要依照規章辦事。」

相較於夏契爾的憤怒,巴薩德倒是一副嘻皮笑臉的輕鬆模樣。

「嘖嘖!還以為你把火爆脾氣都改了,現在看來,只是把脾氣收斂了而已啊?不錯、不錯,這樣才是我認識的夏契爾……」

巴薩德的悠哉模樣讓怒氣難消的夏契爾更加憤怒了。

「人都是會變的,你不也是嗎?」他冷眼瞪著他。

如果是以前的巴薩德,在聽到上頭給出這樣的回覆後,肯定會直接領著他們去搶劫彈藥庫跟物資,組織人手前往L組織的據點埋伏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臉上一點怒氣都沒有,悠哉悠哉的坐在辦公室閒聊!

「你變了,巴薩德。」夏契爾語氣深沉的道。

儘管不想承認這一點,但從之前到現在的種種跡象看來,巴薩德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。

以往的他,重視隊員、厭惡那些罪犯、討厭遵從那些死板的規章行事,比起流程制度,他更加看重機動性與夥伴性命,而現在……

你,還是我所熟悉的那個隊長嗎?夏契爾直勾勾的看著對方,目光複雜。

看出夏契爾眼裡的猶豫與掙扎,巴薩德扯了扯嘴角。

「記得聯繫一下監視的人,叫他們這三天安分一點,不要被對方抓到了。」他向薇菈叮囑著。

「我剛才已經發簡訊通知他們了。」薇菈點頭回道。

「那就好。」巴薩德滿意的點頭,「累死了,我要去休息了,你們也早點去睡覺吧!」叫嚷幾聲後,他隨即轉身往外走。

「……」看著巴薩德遠去的背影,夏契爾沉默了幾秒,也跟著走出辦公室。

「魈,你回來了啊?」瑪格麗特自外頭走入,手上拎著一份餐點。

見狀,薇菈挑了挑眉,很好心的離開辦公室,給他們兩人一個「獨處空間」,完全無視魈的埋怨目光。

「魈,你辛苦了,肚子餓不餓?剛才聽到你們回來的消息,我跑去買了一些宵夜。」

「不用了,我吃過了。」魈如同平日一樣的婉拒。

正當他以為瑪格麗特聽到他拒絕後,又會面露委屈、做出淚眼汪汪的模樣時,對方卻是做出欲言又止的神情。

「要是沒事的話,我先去休息了。」儘管不清楚她今天為什麼會這麼反常,但能夠不被糾纏著,魈還是很高興。

「魈,我、我……」瑪格麗特抬起頭,用著複雜而詭異眼神凝視著他。

被那奇怪的神情看的頭皮發麻,魈抽搐的扯了扯嘴角,主動開了話頭。

「怎麼了?妳看起來好像……不太舒服?」

「是,我不舒服,一想到她那麼對你,我的心裡就覺得好難受、好難受。」一逮到機會,瑪格麗特立刻溫婉而哀戚的埋怨:「你每天都工作的那麼辛苦,季薰怎麼能……」

說到這裡,她像是驚覺到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,面露驚慌的摀住嘴巴。

「不、不,我什麼都沒說,剛才我什麼都沒說,我絕對沒有說季薰跟一個男人……不,那絕對不是真的,那是我眼花了,魈,你千萬不要相信我的胡言亂語,千萬不要相信我,季薰小姐那麼溫柔善良、那麼高貴大方,她是那麼樣的美好純潔,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種事情呢!」

……好假。瑪格麗特一連串的自說自話,讓魈額冒黑線,差點忍不住奪門而出。

如果不是牽扯到季薰,他才沒那個耐心繼續待在這裡!

「薰她怎麼了?」他沉著聲音問道。

一直以來,他就懷疑瑪格麗特跟L組織有奇怪的牽扯,這也是為什麼他不讓季薰接近她的關係,只是他萬萬沒想到,他都已經把季薰調開了,瑪格麗特卻還是扯著她不放……

要是這傢伙敢對季薰下黑手,他絕對、絕對不會放過她!

「我、我前天幫死神殿送公文到一個叫做佐.司魂院的地方,送完公文之後,我又在附近逛了一下,你也知道,我從沒去過人界,對那邊很好奇,而且這個時代也跟以前不一樣,有好多好新奇的東西,街上的女生穿得衣服好漂亮,只是那些樣式好像有些暴露,後來我問了店員,她跟我說那是最新流行的款式,店員誇我的身材很好、皮膚很白、很細緻,她說要是我穿那些衣服,肯定比其他女生漂亮,後來我就買了幾件衣服,不過我不是因為她的誇讚才買的,是因為她說她有業績壓力,要是月底前沒有賣出衣服,老闆會罵她,我只是想幫忙她……」

瑪格麗特一再強調自己的「好心」。

「瑪格麗特,說重點。」魈揉了揉額角,完全無法忍受她這種東拉西扯的說話方式。

「我、我看到季薰跟一個男人走在一起,也許是我看錯了,因為她身邊還牽著一個少年,他們三個看起來很親密的樣子……」瑪格麗特慌亂的搖著手,話說得模糊不清,「太陽那麼大,也許是我被曬的頭暈,認錯人了,畢竟季薰可是你的妻子,怎麼可能會私底下跟男生約會嘛!」

「嗯,我想妳應該是認錯了。」懶得跟她多說,魈決定先擺脫她,而後再私下找季薰詢問。

「啊!對了,我、我有拍照。」瑪格麗特從口袋中拿出手機,「我、我怕我認錯人,又怕真的是她,擔心她腳踏兩條船,我不希望你受到傷害,所以我……」

她怯怯地把手機遞到他面前,手機螢幕上赫然是季薰、伊格爾與金恩三人的合照。

看到那張合照,魈的紅眸一瞇,神情轉冷。

他沉默的把手機接過手,一張張翻看照片,照片有些是近拍特寫、有些是遠拍合影,張數高達十多張。

越看,魈的臉色就越沉,滲著寒意的怒氣湧現。

再怎麼說,季薰也是在各種危險中打滾多年,對周遭環境的敏銳感應甚高,要是有人跟蹤,她不可能會沒有察覺,然而,瑪格麗特竟然可以跟蹤她,還拍到這麼多張照片?

看來他還真是低估了瑪格麗特啊……

看到魈變了臉色,瑪格麗特誤以為他是因為季薰的「外遇」而發怒,心中暗喜,儘管她已經刻意壓著情緒,但藍眸還是透出了些許歡意。

魈淡淡的掃了她一眼,對於瑪格麗特的心思也就猜出了大半。

「是季薰沒錯。」把手機還給瑪格麗特時,他已經把裡頭的照片全刪了。

「真的是她?」瑪格麗特的嗓音裡透出一分喜意,隨後她又警覺自己的情緒過於外露,立刻變成同情與憐憫的表情。

「我、我真的沒想到是她,你對她那麼溫柔、那麼好,她怎麼可以……也、也許是這個男人追求季薰,我想她應該還是愛著你的,你千萬不要對她失望,你也不要太過傷心,要是你覺得難過,我、我也會覺得很心疼。」

「為什麼我要難過?」魈的露出冷笑。

「她這麼對你,你不傷心嗎?」瑪格麗特眨著水亮的藍眸,滿臉不解,「喔,魈,你不用在我面前逞強,我可以體諒你的心情,我明白的,要是你需要人安慰,我也可以給你一個擁抱,一個純粹、真摯的友情擁抱,你不用擔心季薰會誤會我們……只要是你需要的,為了你,我什麼都願意做,要是你想要有人陪在你身邊,我也十分願意。」

她雙頰緋紅的低下頭,話裡的暗示意味濃厚。

「我想妳誤會了,那兩個人我都認識,年輕的那個少年是我的孩子,另一個是我跟小薰的『老朋友』。」魈刻意加強後面三個字。「我們認識很久了,他幫了我們不少忙,我跟季薰會在一起,也是他撮合的。」他半真半假的說道。

「是、是這樣嗎?原來是我誤會了啊?」瑪格麗特勉強維持著僵硬的笑容,臉色變得相當難看。

「我看他們的動作那麼親密,那個男人替季薰拿東西、還買飲料給她喝,簡直就像『情侶』一樣,嚇了我一大跳,我還以為他們……」

就算魈已經說對方是自己的朋友,但瑪格麗特還是不死心的抹黑季薰,試圖在魈的心底埋下懷疑的種子。

對於瑪格麗特的說詞,魈只是淡淡一笑,靜靜等著她接下來的出招。

明貶暗諷的數落季薰一通後,瑪格麗特發現魈的反應不如預期,心頭一驚,馬上又恢復成可憐兮兮的模樣。

「魈,你不會生我的氣吧?」

「為什麼要生氣?妳都是『為了我好』、『為我著想』不是啊?」魈笑著反問。

「是啊、是啊,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,畢竟你以前對我那麼好,雖然妳現在身邊已經有人了,可是我還是很感激你的照顧,你對我的好、對我的真、對我的那份情誼,我一直一直都記在心上。」她摀著胸口,神情迷濛的道:「來到這裡以後,我經常夢到以前,那時候的我們過得多麼愉快、多麼親密,我真想回到那美好、甜美的時候。」

「很遺憾,時間不會逆流。」魈附和的道。

若可以返回過去,改變那段「歷史」,他絕對不會讓麥克為了這個女人犧牲!

認識川羯後,他曾經試圖回到那段過往,妄想改變那些軌跡,但他卻完全無法靠近他們,好像有一道看不見的力量攔阻他。

唯一成功的人只有季薰,但……那該算成功嗎?

幼年的他被未來的季薰與自己救了,長大以後他成了小季薰的保護者,到等小季薰長大了、擁有能力了,她才能跑去拯救自己……

這根本是一個奇怪的循環迴圈啊!

「是啊,時間不能倒流,我們都回不去了。」瑪格麗特目光閃閃的看著他。

魈的發言讓瑪格麗特以為,他也很期望能回到過往的「友好關係」,這讓她臉上重新露出笑容。

「魈,我明白你的身不由己,我知道你也有很多無奈,但是我們應該要活在當下,應該要把握現在的美好時光。」她上前握住他的手,面露期待。

「……我不懂妳在說什麼。」魈抽回手,連帶退了一步。

他是真的不明白,為什麼前一刻還那麼沮喪的瑪格麗特,現在又突然變得這麼積極。

「我知道、我都知道,我清楚你的無奈、我明白你的懊悔,我懂、我都懂。」瑪格麗特跨步上前,胸部幾乎貼到魈的身上。

「我知道你不願、也不想再傷害季薰,我也不希望你這麼做,為愛傷心的人有我一個就夠了,季薰是無辜的,你千萬不能失去理智,不能因為我而離開她……」

這傢伙到底又「腦補」了什麼鬼情節?魈額上冒出了青筋。

「我從沒想過要離開季薰。」他嚴肅的說道。

「我知道、我知道你不能離開她,你不想傷害她,你不用解釋,我都明白,真的,天底下不會有比我懂你的人!」瑪格麗特不斷點頭,不斷保證自己真的都聽明白了。

妳懂個屁!魈真的很想罵人,但罵人也要對方能聽懂才行,跟瑪格麗特說得再多,她仍舊只會堅持她自己的想法,只聽她自己想聽的。

跟她說話就只會讓自己內傷,讓自己的想法被曲解成完全相反的意思!

「魈,答應我,你絕對不會離開季薰,絕對不能傷害她。」瑪格麗特一臉深情的道:「我們不能夠因為一時的……傷害了那個無辜的女孩。」

廢話!就算妳沒說,我也不會做這種蠢事!魈暗地裡翻了個白眼。

「魈,我知道你也忍耐的相當痛苦,如果有一天季薰她消失了……屆時,要是你還愛我,我們再在一起吧!」

「妳這是什麼意思?妳想對她做什麼?」一直壓抑著怒火的魈,終於被這句話給惹惱了。

他可以容忍瑪格麗特一再扭曲他的意思,也可以容忍她的各種腦殘發言,但是她不該提到季薰,更不該妄想動她一根寒毛。

她是他的底線、他的逆鱗,任何人都碰觸不得!

「我、我沒有要對她做什麼啊,我怎麼可能對她做出恐怖的事情呢?」瑪格麗特一臉無辜的回道:「魈,你誤會我了,我只是說『如果』,這只是猜測並不一定是真的,我、我只是聽說這段時間人界經常有人失蹤,所以有點擔心季薰會不會也這樣,我怎麼可能會想讓她消失呢?」

「猜測?」魈露出冷笑,紅眸裡泛出殺意。

若不是還要利用她調查一些事情,她早就被他給宰了!

「妳給我聽好了,瑪格麗特。」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力量大的近乎要折斷她的手。

「痛!魈,你抓痛我了,我的手好痛,你不要這樣,快放開我,我的手要斷掉了……」瑪格麗特眼眶泛淚,楚楚可憐的嚷道。

「閉嘴!」魈周身泛著殺氣,鋪天蓋地的威壓壓向瑪格麗特,頓時讓她臉色慘白、額冒冷汗。

「我,永遠不會與季薰分開,我愛的人只有季薰,永生永世都只愛她一個。我從沒喜歡過妳,像妳這種自以為是的女人,是我最討厭的類型。」

或許是因為魈的怒意實在是太過明顯,瑪格麗特這次終於聽明白了,沒有再繼續扭曲話裡的意思。

「你、你說你沒愛過我?」她顫抖著雙手,傷心欲絕的看著他。

「沒錯。」他鬆開抓住她的手,拍去手上不存在的灰塵,「這句話我已經跟妳說過很多次了,很高興妳這次終於聽懂了。」

「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,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情?我是那麼喜歡你、我愛你啊……」

「愛?」魈笑了出來,「妳真的懂愛?我還以為妳只擅長『利用』別人,用那可憐的模樣引起別人的同情。」

「你怎麼可以這麼說?難道我為你做的那些還不夠嗎?我替你準備三餐、替你打掃房間,我還為了你拒絕一堆男人的示好,你怎麼可以、怎麼可以……我恨你!」瑪格麗特聲嘶力竭的吼了一聲後,掩面跑了出去。

見到她離去,魈這才鬆了口氣。

他希望這樣的舉動能把瑪格麗特針對的目標改成自己,但他也擔心她的思維太過怪異,會把這些恨意全數加諸在季薰身上。

揉了揉眉心,他拿出手機,撥了通電話。

『發生什麼事了?』一接起電話,季薰沒有多做寒暄,直接了當的提問。

若沒有特別的情況,魈絕對不會特別打電話給她,尤其是在這種要她收斂鋒芒、別引起L組織注意的情況下。

聽到季薰這麼「善解人意」的問題,魈露出有別於先前的輕鬆笑靨。

『我的小薰總是這麼聰明。』

『……你喝酒了?』魈的怪異發言讓季薰很是納悶。

『瑪格麗特給我看了一組照片。』

『喔,那個啊!她拍的好嗎?』話筒的那端傳來季薰的笑聲。

『妳故意的?』魈也笑了。

他就知道,他的小薰絕對不是泛泛之輩。

『我只是好心啊!』季薰學著瑪格麗特的口頭禪說道:『我看她那麼辛苦,兩隻手掛著十幾個購物袋,還追著我們走了十幾條街,要是不讓她拍到照片,那真是太殘忍、太無情了,而且你也沒見過長大後的小伊,剛好趁這機會讓你看看他現在的模樣,一舉兩得嘛!』

『後面這句才是妳的重點吧?』魈輕笑道。

季薰笑了笑,沒有否認。

『我剛才把她氣跑了,她很可能會用些手段對付妳,這段時間妳小心一點,盡量不要外出。』魈認真的叮囑道。

『她與L組織有關?』季薰反問道。

若只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,瑪格麗特絕對不是她的對手,魈會特別電話來叮囑,肯定是因為瑪格麗特背後有另一股勢力,聯想到先前魈的「禁令」,季薰直覺想到L組織。

『我的小薰真是聰明啊……』他心情愉快的低笑道。

『我會注意的。』季薰答應道。

 

接下來的幾日,瑪格麗特一直迴避著魈,就算見了面也只是冷臉以對,完全不如之前的熱情。

這麼明顯的態度,其他人自然察覺到了,只不過他們現在也沒時間聽這些八卦,就乾脆直接無視了。

「外圍的巡邏每隔十小時換班一次,每次都是三個人一組巡視。」

藏身在樹叢後方,伊恩等人與巴薩德帶來的團隊會合後,開始報告他們觀察到的情況。

「有沒有防守薄弱的位置?」看著他們繪製的簡易地圖,夏契爾問道。

「北邊入口的樹叢比較茂密,很適合藏身。」葛瑞簡短的回道。

「你們把外圍的佈置交待下去。」巴薩德把現場的佈置指揮全交給他們。

「尚漓怎麼這麼安靜?」沒事可作的魈,看著一旁悶不吭聲的他,好奇的問了一句。

「……」尚漓扁著嘴,淚眼汪汪的看了魈一眼,而後用樹枝在地上寫下幾個字。

「說話會被罰錢?」看著那幾個字,魈低聲笑了出來。

尚漓鬱悶的瞪了他一眼,打從他跟隨伊恩他們待在這裡後,他們兩個先是對她進行了體能訓練、藏匿訓練、追蹤訓練,等這些訓練尚漓都勉強過關後,他們又想出這個鬼點子,說什麼「在監視的時候,一點點聲音都能引起對方注意,導致監視行動失敗」所以他們要求尚漓,在這場攻堅行動開始之前,完全不能開口說話,不然就要罰錢!

就算覺得這是兩人故意刁難,尚漓卻還是因為說不過他們兩人,被迫接受了這個訓練,從昨天到現在,他已經被罰光了兩個月的薪水。

經過半小時的佈署,死神們動作迅速的各就各位。

巴薩德看準時機,向眾人發動行動命令,北門的巡邏員隨即被埋伏著的死神解決了。

「進去。」巴薩德打了個手勢,留下一小隊待在外頭監視,其餘人手全都潛入了建築物裡。

建築物是地上兩層、地下一層的構造,巴薩德讓隊伍分成三隊,一個隊伍負責一層樓。

在潛行的路上,死神們無聲無息的解決了不少敵人,動作乾淨俐落、出手毫不手軟。

不到一小時的時間,夏契爾等人就控制了一、二樓,並找到了主控室。

在隊友的支援下,夏契爾轟開大門,動作迅速的闖了進去。

「不許動!」

他舉著槍,很快的巡視一圈,卻發現房間裡只剩下儀器,沒見到任何人。

「怎麼沒人?」接著衝入的尚漓,錯愕的驚呼。「我們在這裡的時候,沒看到有人出去啊!」

糟了!夏契爾暗叫不妙,這很有可能是L組織刻意設下的圈套。

沒等他下達新的指示,房間裡的螢幕突然出現畫面,特倫斯笑盈盈的出現在影像中。

「咯咯咯,歡迎、歡迎,歡迎各位死神來到第七十八號培養槽。」她坐在寬大舒適的椅子上,翹著腿,十指交疊的放在膝蓋上。

「不曉得對於這個地方你們滿不滿意?當然啦!要是不喜歡,我也無能為力,你們就勉強一點,接受它吧!咯咯咯……」

話音一落,夏契爾等人聽到了轟隆隆的機器運轉聲音。

「你做了什麼?」尚漓厲聲質問。

「咯咯咯,我還能做什麼?當然是封鎖出入口囉!」特倫斯再度笑了,「好不容易把你們拐來這裡,要是讓你們逃了,那真是太可惜了,咯咯咯。」

「你這個混蛋!」尚漓氣沖沖的大罵。

「全員撤退!」夏契爾立刻發出指示。

當一群人退出主控室時,卻發現外頭出現了一大群模樣怪異的怪物,那些怪物一見到人就纏上來,把死神們當成獵物啃蝕。

才一眨眼的功夫,就已經有四、五名死神喪命了。

「這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會跑出這些怪物?」夏契爾皺眉問道。

眾人一番查找後,這才發現怪物是從地下室跑上來的。

「第三小隊、第三小隊聽到請回達!」夏契爾對著對講機喊道,他想確認前往地下室的第三小隊,是否平安脫困。

然而,不管他怎麼呼喊,通訊那端卻毫無反應。

「別喊了,大家先撤出再說。」站在一樓樓梯口的巴薩德,朝眾人喊道。

「該死的傢伙,白監視了!」伊恩氣憤難平的叫嚷。

「先離開吧!」葛瑞從腰上抽起一顆黏膠炸彈,長臂一揮,把炸彈扔到對面牆上。

炸彈「啪」的一聲就黏在牆壁上,其他人立刻各自找掩護,五秒後,那面牆壁被炸開了一個缺口。

「大家快出去!」薇菈催促著。

就在眾人朝缺口跑時,爆破聲再度響起,而後又是一陣天搖地動,有不少人沒站穩,狼狽的摔在地上,還有幾個人很倒楣的被怪物觸手捲了過去,成為牠的食物。

「搞什麼鬼?是誰亂扔炸彈!」伊恩火冒三丈的質問。

她才剛吼完,又發生了一連串的爆破,建築物在這兩場爆炸的破壞下,開始出現崩毀的情況,天花板落下鋼筋與水泥塊、牆壁的梁柱倒塌、玻璃窗「磅磅磅」碎裂開來,碎片與落石飛散,空氣中漫著幾乎遮蔽視線的灰黃色煙塵。

在發現出入口被封鎖後,分散在建築物各處的死神也想用炸藥炸出逃生口,也因為這樣,才會引發這一連串的爆破反應。

「咳、咳咳咳!不要再丟、咳咳、丟炸彈了!咳咳咳……」

「咳咳、房、房子要塌了,咳咳咳、快、快出去!」

當眾人跑到炸出的缺口時,卻發現缺口外面還罩著一層半透明的東西,他們完全無法越過它逃出。

「該死!」

舉著大槌子,伊恩發狠的擊打那層透明罩,發出「碰碰碰」的響亮聲音,然而,那透明罩卻紋風不動,別說裂痕了,就連一絲絲的刮傷都沒有。

「用炸藥試試。」薇菈取出微型炸藥,把它安裝在遮罩上頭,在她進行安裝時,其他人紛紛往後退避。

在爆破的轟然巨響過後,建築物的崩塌速度更快了一些,而眾人想要破壞的遮罩也出現了細微的裂縫。

「太好了!快點再炸它幾次!」

正當其他人催促著薇菈行動時,人群後方傳出了相當高分貝的慘叫,再眾人沒有察覺時,那些怪物竟然已經往二樓聚集,自兩端的走道圍困住死神們,把他們當成囊中的食物。

「全員戒備!」夏契爾高聲喊道:「薇菈繼續設置炸彈,其他人擋住這些怪物!」

在一聲令下後,眾人舉著武器奮力與怪物搏鬥,現場除了喊殺聲與被怪物撕裂的哀號以外,還有從屋內各處傳來的爆破聲,以及水泥石塊崩落在地上的撞擊聲響。

不到半小時的時間,建築物已經毀了大半,梁柱斷了幾根、天花板開了個大洞,二樓的地板像斷橋一樣,裂成了好幾截,一樓地面散落著大大小小的石塊、斷裂的鋼筋、還有一灘灘顏色混濁的液體,那是由怪物的汁液、死神的鮮血以及落下的塵土混合而成的泥漿雜液。

「還沒好嗎?」旁人緊張的喊。

「該死!我的子彈快用光了!誰能支援我一盒?」

「我只剩下兩盒!」

「我這邊還有五盒!」另一名死神了兩盒給對方。

「馬的,老子砍死你們!」已經用光彈藥的死神,雙眼赤紅的抽出佩刀,朝怪物砍了過去。

「不要靠近!怪物的觸手有毒!」旁人提醒的大叫,但為時已晚,那人慘叫一聲後,被觸手捲住了腰部,臉色瞬間變成灰白色。

「沒有子彈就上刺刀!」巴薩德提醒的喊道:「千萬不要靠近怪物,牠的觸手有毒,碰到身體就會立刻麻痺,千萬不要靠近牠!」

「薇菈,還沒炸開嗎?」尚漓著急的喊道。

「出現裂口了,但是只有拳頭大小!」薇菈大聲喊了回來。

「繼續炸!」夏契爾吼道。

又經歷一波爆炸後,裂口擴展成兩個拳頭大小,但這還是不足以讓人通行。

「你們手邊還有炸藥嗎?我這裡只剩一顆!」薇菈向他們尋求支援。

「其他人身上還有炸藥嗎?」

「我出去拿。」魈化為一道黑影,從裂口鑽了出去。

「我這邊還有兩顆!」尚漓應聲回道。

正當他想把炸藥扔給薇菈時,附近突然傳來爆炸聲,二樓的地板因此發生劇烈晃動,尚漓等人狼狽的跌倒在地,當他想站起身時,腳下的地板突然坍塌了。

「危險!」葛瑞動作迅速的飛撲上前,一把拽住他的衣領,讓他免去掉到下方怪物巢穴的危機。

「謝、謝謝。」看著下方不斷伸長觸手的怪物,尚漓的背脊竄出一陣寒意。

拉起尚漓後,葛瑞把他手上的炸藥接過手,替他扔給薇菈。

「我這邊也有兩顆。」伊恩也把身上的炸藥扔了過去。

等僅存的幾顆炸藥都用光後,裂口只擴張成人頭大小,還是不足以讓他們鑽出去。

「該死!」

「現在只能等魈拿炸藥過來了。」薇菈拿出武器,加入戰鬥陣營。

「希望他能快點趕回來。」葛瑞憂心忡忡的道。

然而,魈這一離開卻一直沒有回返,眾人苦撐了四十幾分鐘,耗盡了彈藥,傷亡人數不斷往上竄升。

「魈那傢伙怎麼這麼慢?」

「那個人該不會逃跑了吧?」其他人狐疑的臆測。

從建築物到他們放置物資的據點,也不過十幾分的路程,照理說應該不需要這麼久。

「會不會是遇上麻煩了?」

「不能再等了,試試其他手段,看能不能破壞它。」夏契爾喊道。

「我來。」伊恩舉著大槌子,猛力的敲擊裂口。

她的攻擊讓裂口周圍出現碎裂細紋,但不足以讓裂口擴展。

「混帳,快點給老娘打開!」伊恩惱怒的大罵。

「我有辦法!」尚漓腦中突然閃過一個點子,他連忙邁步朝裂口的方向跑去。

「菜鳥,你做什麼?」擔心他的安危,葛瑞追在他身後跑。

「我想試試看能不能用炸符。」

來到裂口前,尚漓咬破指端,以血畫符,而後念動咒語引爆。

儘管爆炸威力比先前的炸彈小,但破壞力卻比炸藥還大,就炸這麼一下,裂口的空間就大了一圈。

「有用!快!菜鳥你繼續炸!」伊恩激動的喊。

再沒有任何器具的情況下,只用鮮血畫符、引符,這是相當耗費靈力的一件事,尚漓炸了四次後,臉色慘白一片、冷汗淋漓。

「夠了,你退下,讓我們來。」夏契爾制止了他。

「但、但是只剩下一點點,只要再炸三、四次……」尚漓不想放棄。

「別逞強了,笨菜鳥。」伊恩一把將他拎退,「你的靈力那麼弱,頂多再讓你炸一次你就倒下了,還想炸四次?」

「可、可是……」

就在尚漓還想堅持下去時,一道黑影自裂口竄入。

「外面的情況很不妙。」魈把拎著的兩大袋東西放下,神情凝重的道:「上次見到的黑衣怪物包圍了車子,吃掉不少東西,連車子也被他們啃了一半,我就只搶回這些。」

「這些夠了。」薇菈立刻拿出幾顆炸藥,繞著裂口周圍黏上,「大家退遠一點,我打算一次就把它炸開。」

知道炸彈爆破的威力,眾人連忙退得比先前更遠。

在轟轟烈烈、驚天動地的大爆炸後,裂口終於成了可以通行的大小。

「快!大家輪著出去!」巴薩德指揮道。

「你們先走,我押後。」伊恩拎起沒用完的炸藥退到外圍,用那些微型炸藥繼續轟炸怪物。

除了伊恩之外,也有幾名資深死神自覺的站到外圍,替夥伴攔住怪物的追擊。

十分鐘過後,大部分的死神都桃出了建築物,就只剩下押後的幾人。

「全體撤退!」巴薩德下達最後指令,而後轉身鑽出裂口。

「菜鳥,你先走。」伊恩朝他喊道。

「好。」尚漓才準備跨上裂口,腳下突然一空,裂口附近的地板竟然在此時坍方!

「小心!」站在裂口外的葛瑞連忙探頭撈住他。

「笨菜鳥,這是第二次了!」伊恩沒好氣的罵:「回去之後要加強訓練。」

「是……」尚漓喪氣的點頭。

就在葛瑞把他拉過裂口時,尚漓意外瞧見牆壁的縫隙處有觸手蠕動,觸手位置就只距離伊恩幾步遠。。

「伊恩,小心!」他緊張的開口警告。

「什麼?」伊恩楞了一下,而後一陣破空聲傳來,她才想揮出武器反應,下一秒腹部就被觸手貫穿。

「呃……」伊恩張了張嘴,但侵入體內的毒素卻很快地麻痺她的知覺,耳朵嗡嗡作響,眼前一片黑暗,「碰」的一聲,伊恩手裡的鐵鎚掉在地上,把已經殘破不堪的地板砸出幾道裂痕。

「伊恩!」尚漓朝她伸出手,情緒激動的喊:「抓住我,快伸手抓住我!伊恩!抓住我的手!」

「……」伊恩動了動手指,卻連抬起手臂的力氣也沒有,灰黑色的血液自她的眼睛、鼻子與嘴巴淌出,與她灰白的臉色形成對比。

與此同時,「劈劈啪啪」的碎裂聲響傳出,伊恩腳下的地板即將坍塌了。

「伊恩、伊恩!撐著、妳要撐著!」尚漓不斷揮舞手腳,試圖靠近她,但他身後的葛瑞卻緊緊摟著他,讓他無法動彈。

「碰碰碰碰……」幾聲悶響傳出,伊恩隨著地板摔了下去,落在一樓地上。

「伊恩──」尚漓的雙眼赤紅,掙扎的更加用力了,「放開我,放開我!伊恩她受傷了,她摔下去了!那些怪物要吃她!觸手纏上她了!我要去救她!」

「尚漓!」葛瑞強硬的制住他,語氣充滿壓抑。

他何嘗不想跳過去救人?如果這麼做就可以救回伊恩的性命,用不著尚漓開口,他老早就跳下去了,但現實的情況卻是……

那些被觸手咬上的死神,就算他們把人救了回來,就算那些人只是受了皮肉傷,他們也只剩下一分鐘的性命。

從伊恩遭受襲擊到死亡的這幾分鐘,DA小組的人都站在裂口外面,親眼見證了她的死亡,每個人臉上都是哀戚而壓抑的神情。

「走。」夏契爾僵直著身體,咬牙切齒的下令,聲音就像從牙縫擠出來的一樣。

這個字,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勉強把它說出口。

這天的行動,死神殿一共派出八十六名死神,只有十九人生還,六十七人死亡……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