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各位同學,現在要來為大家介紹一位轉學生……」

在老師的介紹下,一名黑髮少女走上講台,她有著一頭光滑柔順的黑髮,白皙的肌膚粉嫩細緻,櫻色粉唇,漆黑如夜空的黑眸明亮有神,看起來就像鄰家女孩般乖巧、親切,再加上她那纖細的身材,很容易就勾起別人的保護欲。

「大家好,我叫做安倍璃音,以前跟隨雙親住在台灣,剛搬來日本不久,對這裡的風俗民情不太熟悉,要是有任何行事不對、禮儀不周到的地方,還請大家多多包涵。」學著日本人常見的鞠躬禮,她雙手前擺交叉,腰部前傾四十五度行禮。

當她起身時,教室裡一片寂靜,每位同學都瞪大雙眼的看著她。

呃?我剛才的動作有作錯嗎?璃音困惑的回想。

知道日本向來注重禮節,她還特地上網搜尋禮儀知識惡補。

苦思的結果,她的禮儀並沒有出錯,那為什麼……

「請問,我剛才的打招呼有做錯嗎?」她仰頭望向導師發問。

「呃,沒、沒有。」回過神來的導師,摸著她的頭髮稱讚,「妳做的很好,行禮動作很漂亮呢!」

就是因為太優雅、太漂亮,舉止儼然就像是一名千金小姐,才會讓這一室的師生全都愣住。

這裡是平民學校「青學」,不是冰帝那種貴族學校,學生們在禮節上可沒有那麼注重,大部分的人都是胡亂地彎腰行禮,才不會去注意鞠躬角度。

「唔,現在要讓璃音坐在哪裡呢?」導師看著教室的空位。

「跟我坐!」

「我!老師,讓璃音跟我坐!」

「老師,我啦!我會保護她!」

「老師,我會跟她當好朋友!」

一瞬間,教室裡有十幾隻小手舉起,男女都有,大家的反應十分熱烈。

「呃……」沒料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,老師錯愕的愣住。

感受到他們的熱心,璃音彎起嘴角笑了。

見到她笑得眉眼彎彎,燦爛無比,所有人也感染了她的好心情。

「……還早得很呢!」一聲細微的嘀咕傳入璃音耳中,說話者是越前龍馬。

哎呀呀,用這種方式迎接新同學,好像不太對呢,龍馬小朋友。璃音眼中掠過一絲異彩,笑容更加燦爛。

「老師,我可以坐在龍馬隔壁嗎?」她轉頭詢問。

「咦?你們認識啊?」導師顯得有些詫異。

不只是老師,就連龍馬也瞪大了琥珀色雙眼,滿臉訝異的看著她。

「嗯,南次郎伯伯要我幫他照顧龍馬。」她天真燦爛的回道。

「好,那妳就坐他旁邊的位置吧!」導師點頭答應。

「謝謝老師。」

璃音腳步輕快地走向龍馬,對方一聽到她提出自家老爸的姓名,表情顯得十分詭異。

「為什麼妳認識我老爸?」

「呵呵,你說呢?」她朝他眨了眨眼。

「妳──」

「好了,上課囉!大家打開課本第二十五頁,越前,想跟安倍聊天的話,下課再聊……」

「……」在老師的注視下,越前龍馬只好乖乖閉嘴。

上學的第一天,比璃音想像中的還要熱鬧。

同學們一到下課時間就繞在璃音身邊,嘰嘰喳喳地地跟她聊天。

一時之間,璃音覺得自己好像是幼教老師或褓姆。

第二節的下課時間,大石副部長跟他的雙打搭檔菊丸英二出現在教室門口,大石褓姆特地送來入部申請書給她。

「申請表下午再交給我就可以了。」他笑著說道。

「好,謝謝學長。」

「嗯喵~璃音穿上制服很可愛呢!」菊丸英二掛在她身上,臉頰貼著臉頰地磨蹭著。

「不過就是換了一套衣服,差別沒那麼大吧?」璃音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青春學園的女生校服是一套綠色的水手服,上衣是青綠色搭著白色水手領,領口下方結著粉色蝴蝶結,下身搭著深綠色短裙。

老實說,當璃音上星期從南次郎大叔手上拿到制服時,腦中想到的是──青蘋果。

難道所謂的「青春」就是要穿這麼「青綠」的服裝嗎?璃音百思不解。

她對服裝造型其實不太挑剔,只是不喜歡太過鮮艷的色彩,與其穿得花花綠綠,她反而偏愛白、黑這種基礎色調,米色、水藍色這種淺色系她也挺喜歡的。

「喵~真的很好看喔!」菊丸英二一連地點著頭,「星期天見到璃音的時候,妳穿著黑色運動服褲裝,感覺很像男生,現在換上裙子就像女生了。」

……你的性別判定是從褲子跟裙子作決定?璃音額冒黑線。

「英二,別這樣,璃音要被你壓倒了。」大石秀一郎一把抓回自家夥伴,「她這麼瘦弱,你要是不小心壓倒她,說不定會害她又扭傷或是折斷骨頭,更嚴重一點,如果摔倒時撞到頭,那可是會腦震盪、頭破血流……」

「大石學長,我沒有那麼脆弱。」聽到對方將自己形容的好像玻璃娃娃,璃音額上再度降下黑線。

如果她的力氣那麼不堪,她怎麼可能打回河村隆的波動球?那可是力量相當強大的重球呢!

「大石,你想太多了。」菊丸英二掛回自家搭檔身上,「嗯喵~沒想到你們兩個小不點都在同一班?真巧!」

「英二學長,我比龍馬高四公分!」璃音鄭重的提出抗議,她才不要被歸類成小不點族群!

「可是一百五十五公分還是很矮啊……」菊丸英二用很天真的表情,很殘忍的話打擊她。

「英二學長,我這個年紀,這種身高是正常的。」璃音氣得咬牙切齒,恨不得撲上去掐死他。

「是嗎?可是我以前──」

「璃音,妳有帶便當嗎?」大石秀一郎打斷了菊丸英二的話,快速轉移話題。

「有。」

「那中午我來找妳,我們一起去餐廳吃飯?」

「好。」

「那就這麼說定了,晚點我們過來找妳。」

「我知道了,學長再見。」

送走了兩人,璃音一回頭,對上的又是一群好奇的目光。

「璃音,為什麼網球部學長跑來找妳啊?」

「剛才我好像聽到學長說……要妳填資料?」

「璃音也認識網球部的學長?」

「我是網球部新上任的經理。」在同學們七嘴八舌的詢問下,璃音額上冒出黑線,簡短地回道。

「咦?真的嗎?男子網球部的經理?」

「騙人的吧!男子網球部怎麼會收女經理?」

「璃音,妳的網球很厲害嗎?」

「我……」璃音還來不及回答,同學們又自故自的接下話。

「一定是這樣!一定是因為璃音的網球很厲害,所以學長們才同意讓她擔任經理!」

「我聽說手塚學長很嚴格呢!璃音能被他認同,真的非常了不起!」

「既然璃音這麼厲害,為什麼不加入女子網球部呢?」

「對啊,加入男子網球部,妳只能當經理,又不能上場比賽。」

「呃,有女子網球部?」璃音茫然的眨眨眼。

話一出口,她這才後知後覺得想起,最初見面時,龍崎教練的確跟她提過有女子網球部,只是因為璃音看過《網球王子》這套作品,只記得劇情中說得都是男子網球部的事情,所以她壓根忘了還有女子部團的存在。

「有啊!就在男子網球部隔壁!」

「嗯,我本來也想加入呢!不過我的運動細胞不好,所以還是選其他部團了。」

女子網球部啊……璃音有點心動,既然她學了網球,自然也想要上場與人一較高下。

之前她看《網球王子》這部作品時,最感動的就是主角們以全國第一為目標,共同扶持、一起成長的互動。

那讓她非常羨慕。

她也希望自己能夠擁有這樣的友誼,能夠遇見亦敵亦友的好對手、好夥伴,她想要擁有可以一起開心玩樂、一起吵架爭執,一起難過哭泣的隊友。

「可是我已經答應當男子網球部的經理了。」她心動了也為難了。

「沒關係啊!一個人可以參加三個部團喔!」同學們好心的為她解惑。

「可以參加三個啊?」這項消息讓她安心許多。

接下來,璃音只需要去女子網球部參觀,看看適不適合自己加入……

雖然想要擁有夥伴,也要看看該部的風氣與調性跟自己合不合的來,若是無法融入,她還不如窩在男子網球部乖乖當個經理。

再說,她其實也不缺網球對手,光是越前南次郎大叔還有她在網球俱樂部遇見的幾位前輩,就足夠讓她每天的對練行程滿檔了。

打定將女子網球部列入觀察的主意,璃音收起心思,專注在課堂上。

 

中午時間,大石秀一郎與菊丸英二兩位學長準時來找她,連同越前龍馬以及同班的三名網球新手──水野勝雄、加藤勝郎、堀尾聰史,又名龍套三人組,一同前往學生餐廳。

當他們抵達餐廳時,網球部其他正選已經齊聚在那裡了。

從以前就不對盤的海堂薰與桃城武正在互相叫囂,河村隆在旁勸阻,乾貞治拿著筆記本刷刷地寫著資料,不二周助笑得雙眼彎彎,坐在旁邊看熱鬧。

「咦?手塚還沒來嗎?」大石秀一郎困惑的問。

「他不是站在你們身後嗎?」不二周助笑笑地望向璃音後頭。

「咦?」幾個人不約而同的轉過頭,見到了冰山面無表情的臉。

「吃飯吧!」手塚國光走到空位坐下。

「璃音,我這裡有位置。」不二周助朝她招手,指著自己與手塚國光之間的空位。

坐在腹黑熊跟冰山中間?我又不是想自找麻煩!璃音挑了挑眉,笑容僵硬。

「龍馬,你怎麼還站著?快點坐下啊!」她一把拉過身旁的龍馬,將他塞入那個恐怖的位置,自己則是坐在大石秀一郎身旁。

龍套三人組則是畏懼冰山的威嚴,默默地閃到另一張桌子坐下。

「嗯喵?大石今天帶的便當份量比平常多呢!」菊丸英二詫異的開口。

與平日不同,大石秀一郎今天的便當盒是三層式的大容量。

「我母親今天多煮了一點菜,大家一起吃吧!」大石秀一郎將裝著菜的兩層盒子推出。

「太好了!謝謝學長!」大胃王桃城武發出一聲歡呼,筷子馬上往食物夾去。

「嘶~~」海棠薰不甘示弱的跟進。

「我也要、我也要!」菊丸英二加入混戰。

「欸,你、你們吃慢點……」大石秀一郎急忙夾了幾樣菜,但他沒有放入自己的飯盒裡,而是放到璃音的便當盒。

「咦?」眨了眨眼,璃音不解的看著他。

「這幾樣是我最愛吃的菜,妳嚐嚐看。」他笑嘻嘻的推薦。

看著大石秀一郎的舉動,璃音自然明白了。

對方肯定是擔心她沒有帶便當,想幫她多準備一份又怕讓璃音覺得尷尬,索性請家人幫他多準備一些菜,帶來跟眾人分享。

這種行為,以往電台的那些長輩也曾經這麼做過。

再次感受到同樣的溫暖、同樣的善意,璃音的眼眶發熱、喉嚨微微地哽咽。

「……謝謝。」她連忙低下頭,努力收回湧現的淚水。

「學長,這些給你。」看到大石秀一郎的飯盒裡只有白飯,她從自己的便當盒裡夾了一些菜過去。

早知道今天就多花一些時間準備便當了。璃音有點懊悔。

一來是因為她的手受傷不方便煮飯,二來是因為她對於要給自己吃的食物實在沒什麼要求,所以她的便當盒裡全都是之前就已經煮好的菜,換個說法來說,這些全是剩菜。

各式各樣的滷味、滷牛肉、紅燒獅子頭、糖醋排骨、宮保雞丁,唯一能稱得上新鮮的,就只有她早上煮的豆腐炒蔥花蛋。

「璃音的菜看起來好好吃!」菊丸英二注意到這邊的互動,一臉羨慕的說道:「我也想吃。」

「咦?好啊……」

她將放著菜的那一層推出時,幾雙筷子立刻舉起,眨眼間,所有的菜便被一掃而空。

「……」璃音現在有點後悔,她應該先為自己留一些,現在飯盒裡只剩下白飯了。

「真好吃!」桃城武滿足的摸摸肚子,「沒想到璃音這麼會煮菜!」

「新增資料,廚藝不錯,滷味做的很好吃……」乾貞治刷刷地在筆記本上寫著。

「嗯喵!以後我的便當可不可以請璃音準備?」菊丸英二眨著一雙大眼問道。

開什麼玩笑,我還打算以後找機會偷懶不帶便當呢!璃音扯了扯嘴角,敷衍過去。

有人欣賞自己的廚藝,這讓她很高興,只是她不是那種喜歡窩在廚房裡的人,幫忙作便當這種事情,若只有一兩次那還可以,要她每天變著花樣、想著變搭菜色的搭配,她可會受不了!

「璃音,拜託嘛!我真得很喜歡吃妳煮得菜~~」菊丸英二撲到她身上,貼著她的臉頰磨蹭。

「我也要、我也要!」桃城武緊接著要求。

「嘶~~」海棠薰同樣跟進。

「呃……」璃音額冒黑線的看著他們。

我可不是你們家的廚娘啊!她額冒黑線的看著他們。

「吃飯不要喧嘩。」撲來的一股寒意將他們凍住,默默吃飯的手塚國光開口了。

「是。」幾個人乖乖地噤聲,就連璃音也是乖乖的低下頭,埋頭吃著白飯。

當她吃第二口白飯時,眼前突然出現一盤菜,納悶的抬頭,發現那盤菜是手塚國光送上的。

「白飯營養不夠。」清冷的聲音說道。

「手塚的母親是營養師,煮的料理營養均衡又美味,非常棒呢!」不二周助笑吟吟的說道。

「謝謝。」

「對了。」不二周助像是發現到什麼般的說著,「今天手塚帶的菜量似乎也平常多一些,對吧,乾?」

「比平常增加百分之三十五。」乾貞治篤定的開口。

「看來今天手塚伯母似乎也煮多了呢!」不二周助意有所指的笑笑。

「啊。」冰山推了推眼鏡,回話的表情不變。

「……」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樣的氣氛,璃音只好埋頭苦吃。

「啊!找到手塚了!」一個女生的響亮叫聲響起。

幾個人應聲回頭,三名女生快步朝他們走來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