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搞什麼,為什麼怪物一直一直出現!」季薰煩躁的大吼。

前一批還沒解決完,地上又升起幾個籠子,放出了第二批怪物,簡直是沒完沒了!

「再這樣下去,子彈會用完。」尚漓擔心的說道。

剛才他抽空檢查了一下靈彈存量,發現彈藥包裡只剩下一盒。

「尚漓,拿去。」夏契爾朝他喊了一聲,將自己的彈藥包丟給他。

「可、可是這樣的話,你……」

「我用刀。」迅速收起短槍,夏契爾以腰間的軍刀斬怪。

儘管平日總是使用槍械,夏契爾在軍刀的使用上也絲毫不遜色,身手敏捷、出招俐落。

真強……看來我想要獨當一面,就必須要像夏契爾一樣,擁有第二項武器專長才行。尚漓在心底如此盤算著。

「好!決定了,下次我也要來練一下刀子。」他暗暗嘀咕。

「你先將射擊準確度練好再說。」夏契爾直接點出他的弱點。「戰鬥上浪費太多子彈了。」

「……是。」

「啊啊,不行了、不行了,我殺的手好酸。」魈埋怨的嚷嚷,除了揮舞手上的鐮刀之外,他還放出了式神協助。

「喂,要不要先退出去?再強撐下去,等到體力用盡,肯定會落到他們手裡變成俘虜。」

說話時,魈偷懶的拋出火符,以火焰逼退怪物。

「咦?會累嗎?」季薰納悶的反問。

跟怪物纏鬥至今,少說也過了兩、三個小時,若是平常的她,肯定已經體力透支、陷入辛苦強撐的狀態,然而,現在她卻一點疲憊感也沒有,行動速度也沒因此拖慢,力量依舊持續湧現。

「廢話!」魈回給她一記白眼,彷彿她問出了一個天大的蠢問題。「妳沒看到妳那位好朋友已經累的滿頭大汗、氣喘吁吁了?」

「我、我哪有!」

儘管真的是滿頭大汗,連番的射擊讓他雙手發顫,短槍幾乎快要拿不穩,尚漓還是不甘示弱的反駁。

難道是因為我有水色施法的關係嗎?季薰猜測著原因。

要不然,她跟其他人一樣,都是靈體狀態,為什麼他們都已經面露疲態,而她卻不會?

唯一的解釋,應該只有這個吧……

「先退吧。」判斷情勢不宜他們多作停留,夏契爾開口了。

「退去哪裡?」季薰困惑的發問。

這裡是對方的地盤,他們可不熟悉環境。

「跟我來。」魈率先朝門口衝去。

解決掉門口擋路的怪物後,魈領著他們跑出建築物,離開特倫斯的實驗區,藏身於附近的一處偏僻小鎮。

雖然說是小鎮,然而,這裡卻沒有人煙,似乎已經荒蕪許久。

街道兩旁的房屋年久失修,接近半傾倒的狀態,看似農田的地方荒草遍佈,路上沙塵滾滾,景象十分悽涼。

「要躲在這裡?」夏契爾的眉頭微蹙。

儘管此處沒有人,不用擔心遭到追捕,然而,這裡的建築物全都坑坑洞洞,實在不像一個好的藏身之所。

「當然不是。」魈否認的笑了,「躲這邊一下子就會被找到了,跟我來。」

穿過小鎮,魈領著他們來到一處小山洞,洞口有雜草遮蔽,若沒有魈的領路,他們還真的沒有發現這裡有山洞口。

沿著蜿蜒的小徑行走,在洞裡鑽鑽繞繞,他們來到山洞深處,滴水聲規律的傳出,相較於外頭的乾燥氣候,這裡的水氣較為豐沛,再往前一探,他們見到一個小水池。

在水池的上方有一個開口,陽光自上頭灑落,照亮洞穴。

「這裡很隱密,不用擔心會被發現。」魈挑了一塊平滑的石頭坐下休息。

「口渴可以喝水,這裡的水質十分清澈,要是肚子餓,可以叫出式神去上面的洞口,上面是森林,有很多水果可以吃。」像是在介紹自家環境,他簡潔明瞭的介紹道。

「你怎麼知道這種地方?」季薰狐疑的四下張望。

「小時候常常跑到這邊玩。」魈輕笑著,笑容裡透出罕見的童稚氣息。

很久很久以前,這裡曾經是他跟玩伴們的秘密基地,他們最愛趁大人不注意時,偷偷跑到這裡玩,有時候甚至會玩到忘記時間,不過那些大人也不怎麼在意就是了,那時候他還以為那些大人對他們很好,讓他們極其自由,現在想想,其實那些人根本就不在乎……

對那些人來說,他們這群孩子是生是死、多一個少一個,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。

「你以前住這裡?」季薰選了魈旁邊的位置坐下,語帶詫異。

「雖然我看起來很像東方人,不過我可是道道地地、土生土長的歐洲人。」魈開玩笑的回應。

「好久沒回來這裡了,沒想到這山洞完全沒變。」他珍惜的觸摸附近的岩石。

除了過往跟同伴的歡樂回憶外,這山洞同時也是他當初脫逃的避難地,一個極其珍貴的場所……

「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?」尚漓還是心繫著季薰的解藥。「休息之後再度進攻嗎?」

「目前看來好像也只能這樣。」往後靠在岩壁上頭,魈凝視著上方的洞口。

第二次進攻,特倫斯絕對會召集更多怪物,到時候的情況應該會更棘手……還是我一個人潛入那裡?魈在心底盤算著。

雖然人多一點,對付怪物比較不吃力,但是目前他們的人力明顯不足,很可能會二度受困,與其陷入這樣的危境,還不如他單獨行動,取得解藥的機率還會高一些。

……要這麼做的話,首先要先說服季薰。魈想到這個難題。

夏契爾跟尚漓應該會贊同他這項計畫,唯一的問題點出在季薰身上。

都已經到這邊來了,季薰絕對不會放他一個人重返實驗室,肯定會說一些「我是你的助理,本來就要一起行動」、「別將我當成沒用的小鬼,我也要一起戰鬥」之類的話。

唉~~說什麼不是小孩,就算外表像一個小大人、半熟少女,但是固執、愛鬧彆扭的個性,就跟小孩沒什麼兩樣啊。魈感嘆的搖頭。

「薰……睡著了耶。」尚漓詫異的指指季薰。

倚著一旁平滑的岩石,季薰睡的香甜,完全忘了他們現在是處於躲避追兵的狀態。

「這種情況下也能睡著?真是服了她。」對此,魈只能搖頭苦笑。

「那個……」尚漓表情有些吞吞吐吐,聲音刻意壓低,「真的確定那邊會有解藥嗎?」

「為什麼這麼問?」魈挑眉反問。

「因、因為如果我是那個科學家,製作那個藥劑是為了控制怪物,那麼,我沒必要另外做出解藥,解除怪物的操控啊。」尚漓說出他的想法。

「的確,你這種猜測很有可能。」魈認同的點頭。

「剛才我跟薇菈聯繫過了。」沉默許久的夏契爾突然開口,「他們正在分析季薰血液裡的毒劑成分,會想辦法製造解毒藥劑。」

「現在才開始做解藥,應該來不及吧。」尚漓鬱悶的回道。

「既然不確定是否會有解藥,沒必要全部的人都跑去冒險。」魈說出他先前的盤算,「讓我單獨潛入實驗室,找的到解藥我就偷出來,要是運氣不好,真的沒有解藥,我會回來找你們一起撤退。」

「也好。」

「要是過了五小時我還沒回來,你們就先走吧。」叮嚀了聲,魈隨即轉身離去。

「呃啊……」在魈離去後,尚漓突然低聲叫了出來,「尚恩不在這裡,我們要怎麼回去?」

「我已經開啟電腦、連結網路。」夏契爾晃晃手上的PDA「他可以循著氣息找到我們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。」尚漓這才稍微安心了,「不知道他跟那個七號打完了沒?他應該沒問題吧……」

 

※  ※  ※  ※  ※

 

網路世界中。

「你引誘我到這裡,是想為你的同伴拖延時間。」NET七號面無表情的道:「我只能說你為朋友設想周到,但是,在這裡你絕對是死路一條。」

「喔?都還沒開打,你就這麼有把握?」尚恩咧嘴輕笑,銀灰色瞳孔閃爍著光芒。

兩人身旁不斷有文字、影像、檔案等物流動,速度快的驚人,就像是奔流的瀑布流水。

「我是網路世界裡的神,在這裡打,你絕對贏不了我。」NET七號語帶驕傲的回道。

「網路的神?真有趣。」尚恩的掌心出現亮光,「希望你的實力能像你誇耀的一樣。」

舉指輕彈,無數個方形光體衝向NET七號,如同炸彈一樣轟炸著他。

迅速移動腳步,如同閃現之姿,NET七號輕巧的避開攻擊,並朝尚恩拋出彎月形刀刃回擊。

營造出一面數碼光牆,尚恩輕鬆擋下這波攻勢。

發現首波攻擊無效,NET七號幻化出無數個分身,一起朝尚恩發動攻勢。

「人海戰術?」卸下光牆,尚恩不以為然的挑眉。

他從容不迫的閃避分身攻擊,靈活的在空間裡跳躍,然而,對方在人數上還是佔了優勢,在夾擊的情況下,他還是被擊中了。

「磅!」巨響傳出,尚恩往後摔飛,隨著這股力道,他的身體開始出現變化,從肢體末端逐漸分解,如同風化一般,變成細小的方塊散開。

「……」發現尚恩將自己的身體分解了,NET七號警戒的留神四周。

面對這樣的情況,那些分身完全無法傷害到尚恩,尚恩的方塊體隨著網路浪潮川流,趁隙侵入NET分身的身體。

還來不及反應,分身的突然一個個爆出慘叫,身體就此崩毀。

「這就是你的實力?還是你只是在探我底?」消滅掉大多數的分身後,尚恩恢復原本的人形,冷傲的笑著。

「囂張的傢伙,我要讓你屍骨無存。」似乎真是被惹火了,NET七號開始在身邊匯聚能量。

「原來你會生氣啊,我以為你只是一個擬人化工具。」尚恩嘲諷的笑著。

「別將我跟其他廢物相提並論!我可是擁有思想跟情感高度成品!」

「是嗎?那麼我勸你最好盡全力跟我打,不然你可能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。」他寒聲警告道。

「我會讓你後悔說出這句話。」NET七號沒有停止能源聚集的行動,逐漸的,他身邊的電波能量都被他吸收,形成一個強大能量場。

「動用這麼龐大的能量……你想要炸了這裡嗎?」尚恩搖頭嘆笑,「等一下大概會有一堆人網路斷線吧。」

「與其擔心別人,不如先擔心你的命吧!」被如此輕視,NET七號面露慍色。

當能量募集到一定程度後,NET七號一舉朝尚恩發動攻擊。

龐大的能量如同排山倒海襲捲而來,位於兩人周邊的網路光圈全數被擊毀。

沒有閃避,尚恩正面接下這一擊。

如同太陽般耀眼的光芒,將尚恩的身影吞沒,連番的爆炸讓該區空間產生扭曲。

「嘿嘿嘿,知道我的厲害了吧。」NET七號得意的笑著。

「這樣的程度……要怎麼當神呢?」尚恩的聲音傳來。

能量散去,尚恩從光影中現身,剛才的攻擊,不過是讓他往後滑行數公尺,身上出現一些傷口罷了。

「你、你……」NET七號瞠目結舌的看著他,完全無法置信。

方才那一擊,可是他耗用了大量能量的攻擊,可說是他最有把握一招致命的招式,但,眼前這個人卻……

為什麼他能擋下?為什麼我沒辦法傷害他?他不過是一個平凡的人類……

是吧,他只是一個凡人,對吧?

「你、你到底是誰?」NET七號聲音微微發顫。

「我是誰?」尚恩冷冷的笑著,「若用你的說法,我應該是這裡的神吧。」

一彈指,NET七號的分身在瞬間掉換立場,雙手化成利刃刺入他的身體,墨黑色的汁液從NET七號傷口、嘴角流出。

「呃、呃……」張著口,NET七號想要發出聲音。

他的雙眼逐漸失去光輝,行動逐漸趨緩、四肢僵硬,面朝下的趴臥在地上。

「有什麼遺言要交代嗎?」尚恩走至他前方。

「救、救我……」他狼狽且害怕的低喃。「我不、不想……死……」

「原來機器也會怕死?」尚恩笑著,眼神中毫無情感。「真是無聊的情緒。」

起腳,他將NET七號的頭踩個粉碎。

生命終止的NET七號,崩毀成灰燼,在川流不息的網海中,隨著潮流散去。

還以為找到同伴,結果卻是假貨……沉默的杵在原地,尚恩眼中流露出孤寂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水色的聲音憑空傳來。

『尚恩,我的網路斷線了,幫我修理一下。』

『呃,因為剛才我跟人在這邊戰鬥,所以大概短時間……』

『原來是你?』儘管水色的嗓音依舊慵懶,尚恩還是能感受到些許不滿。

『我剛才要下單訂購商品,現在卻因為你買不成了,你說該怎麼辦?』

『……妳要買什麼,我幫妳買。』他無奈的回道。

『十人座豪華馬車。』

『……妳買這個做什麼?』

儘管知道水色經常買一些怪東西,不過聽到她要買馬車時,尚恩還是難掩訝異。

『東西買了自然就會有用到的時候。』水色回的理所當然。

『那應該是指一般日常用品。』尚恩完全想不到馬車派上用場的時機。

『不然就等放假,大家一起出去郊遊嘛!』湘玉插嘴說道:『聽說過陣子有妖怪慶典,我們可以一起去那邊玩。』

『聽起來不錯,那就這麼決定了。』水色乾脆的定案。

『喂……』

『尚恩,那邊的事情忙完快點回來。』湘玉插嘴提醒道:『你一不在,外場就亂成一團,糟糕透了。』

『現在是在跟尚恩對話嗎?』正義的聲音從旁傳來。

『尚恩,大廚問團圓夜大家想吃什麼,現在剩下你沒有點菜。』

『隨便。』

『怎麼可以隨便──』

『對喔,過兩天就是除夕了,我還沒買年貨!』水色語帶訝異的插嘴道:『尚恩,網路快點修理好。』

『妳不要再買啦!』湘玉制止的喊。

『尚恩,菜單我推薦佛跳牆或者是──』

默默關閉鬧成一團的通話,尚恩嘴角噙著笑,哭笑不得的搖頭。

「好吵的一群人。」

不過……那裡至少可以算是他的容身之所。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