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到眾人吃飽喝足,他還是被吊在上面。

「魈大哥,你已經處罰過景泱了,放他下來吧。」小彌為景泱求情。

魈彈了一下手指,景泱身上的符咒、繩索突然消失,變回人形的他直接摔個四腳朝天。

「景泱,你沒事吧?」小彌擔心的上前關心。

「痛死了!」拿開嘴裡的蘋果,他揉著摔疼的臀部大罵:「你放人的時候不會注意一點嗎?哪有人直接將繩子收起來?」

「是你自己反應太慢,這種狀況也應付不了,太糟糕了。」魈漫不經心的回道。

「你這個傢伙!」景泱衝到他面前,卻被魈一把按倒,整個人坐在他身上。

「重死了!你快點將你的大屁股移開!」景泱掙扎著。

「安靜。」魈沉聲警告,「不要打擾我看新聞。」

他的目光從剛才就一直鎖定在新聞上頭。

「無故昏迷案例再傳第三起!在夜店『virus』鬥毆的兩群少年,在接受警方偵詢時,其中幾名少年突然嘔吐而後陷入昏迷,發作症狀與先前兩名男子相同,目前已經引起衛生單位注意,不排除是某種病菌感染,正在積極調查原因……」

「……疑似吸毒過量,少年猝死。十五歲少年昨日中午被人發現離奇陳屍路邊,由於死者身上無明顯外傷,初步排除遭毆打致死。警方從少年上衣口袋搜出一包毒品『極樂丸』,懷疑少年可能是毒品吸食過量猝死,檢方也將擇期解剖釐清死因……」

「去!你們人類真奇怪,明明知道那東西吃了會死,偏偏還是要去吃。」景泱不以為然的罵道:「想死的話不會來讓我吃了嗎?一群笨蛋。」

「自己跑來請你吃了他,那種人才叫蠢。」魈戲謔的站起身,「好了,我們要出去工作了,你們也該回去了。」

「你們要去調查昏迷的人嗎?」小彌好奇的追問:「澄楓大哥說,昏迷的人跟異種有關……」

「那是商業機密。」魈不肯透露他的打算。「橘子頭,最近治安很差,你要『安全』的護送小彌回去,知道嗎?」

「這種事情不用你說!小彌,走吧。」景泱拉著她往外走。

 

※ ※ ※ ※ 

 

「……我們到底要去哪裡?」

坐在機車上,讓魈載著亂兜亂轉了半小時後,季薰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。

「這個問題妳要問前面那輛車。」魈慢條斯理的回道。

「咦?我們在跟蹤那台車嗎?」季薰後知後覺的問。

「妳的觀察力真糟糕。」魈感嘆的搖頭。

「……你又沒說,誰會知道你在跟蹤啊。」季薰不滿的咕嚷。

打從他們出門後,魈就只是騎著車子在街上亂逛,也沒見他停下來過,更別提他是在什麼時候見到目標,什麼時候開始進行跟蹤了。

最後,那輛車駛進某間旅館,魈也跟著停車,摟著季薰走向旅館門口。

「你幹嘛抱著我?」季薰抗拒的掙扎。

「裝情侶啊。」魈再度將她摟緊。

「為什麼要裝情侶?」

「要開房間當然要裝情侶,難不成要偽裝成兄妹?那是亂倫吧。」魈不正經的開玩笑。

「為、為什麼要開房間?」

「我們要來調查外遇,當然要開房間啊。」

「外、外遇?」不是要查異種的事情嗎?

「剛才跟蹤的車主就是調查的對象,外遇偷腥的先生,今天的任務就是在他跟對方辦事的時候,通知他太太來捉姦在床。」魈簡單做了說明,「等一下裝像一點,不知道要說什麼的話就不要開口,讓我來說。」

「喔……」她無力且無奈的點頭。

「歡迎光臨。」櫃台服務員親切的招呼。

「麻煩給我一間房間。」魈直接了當的道。

「好的。」服務員從後面牆上取下一把鑰匙。

「可以給我305號房嗎?」魈開口要求道:「我跟我女朋友的第一次就是在那間房間,現在我們要結婚了,想要來『回味』一下。」

……回味個屁!聽到這麼露骨的說詞,季薰紅了臉,羞窘的低頭不語。

「真可愛,竟然害羞了?」魈在她耳旁輕語,逗著她玩。

「恭喜兩位,你們是很登對的一對呢。」服務員由衷的祝福,並將魈要求的房號鑰匙給他。

「謝謝。」拿著鑰匙,兩人在服務生的引領下進入房間。

等服務生離開後,魈立刻拿出手機,撥了一通電話。

「是王太太嗎?妳先生跟外遇對象已經進入XX飯店了,房間號碼是307……好,我在305號房等妳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他們在那間?」季薰困惑的追問。

從剛才到現在,他們一直跟對方保持距離,沒有刻意接近、也沒有聽到對方交談。

「那是商業機密。」

「喂,我現在是你的助理,說什麼商業機密啊?」季薰不滿的嘟嘴。

「我可以跟妳說一個提示,不過要是想知道答案,就自己想辦法找出來,不要老是依賴別人告訴妳解答。」

「找就找,提示呢?」季薰討著。

「搜尋隔壁房間的氣場吧。」魈走到一旁沙發坐著,開了電視觀看。

氣場?季薰脫鞋上床,整個人趴在床頭的牆面,努力探尋對方房間的動靜。

在她釋放靈力進行找尋時,曖昧的叫聲逐漸透過隔音效果糟糕的牆壁傳來,聽得她面紅耳赤、尷尬不已。

「怎麼啦?臉這麼紅?」魈壞心的問著。

「煩死了,你不要干擾我。」季薰壓根不想回答這個問題。

「嘖嘖,沒想到妳有偷聽別人做『愛做的事』的癖好。」

「胡說什麼!」她氣沖沖的轉身,「還不是你要我──」

當季薰見到魈在手上把玩的小紙人時,她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「你在耍我!」她惱怒的罵。

「咦?我有嗎?」魈一臉的無辜。

「沒有嗎?你明明就將『竊聽』的工具收回了,還要我找!」她抓起床上的枕頭、玩偶,朝他一個個砸去。

「可惡的豬頭!壞蛋!臭大叔!」

「我哪裡壞啊?」魈將砸向他的凶器全數擋開。「從我們進房到現在,我可是很『規矩』,沒有動妳半分喔。」

「你敢!」

「與其說是『不敢』,不如說沒興趣吧。」魈惡劣的笑著,「像妳這種暴力女、凶暴小鬼,誰會有『性』趣?」

「你這種色大叔我也沒興趣!我要找的男朋友要溫柔體貼、成熟穩重!你連一項條件也沒有!」

「我是『大哥』。」魈從沙發上起身,緩步走向她,「如果妳想要溫柔體貼,我在床上的確很溫柔喔,妳想要嘗試一下成熟男子的感覺嗎?」

「變態!」手邊沒了枕頭可扔,季薰乾脆直接揮拳揍人。

魈上身一側,閃了開來,季薰卻因為拳頭撲了個空,整個人往前撲倒,跌入魈的懷中,沒料到會有這種情況,魈一個反應不及,跟季薰雙雙跌倒在地。

「痛……」

「該喊痛的人是我吧。」被季薰壓在身下,魈不滿的提出抗議,「我可是被妳當成肉墊壓著的人耶。」

「囉唆!如果你沒有閃開,我也不會跌到!」季薰將所有的錯怪到他身上。

「妳真的是很不──」

正當兩人爭論時,房門突然被打開,一名穿著華貴的婦人衝了進來。

「魈先生,你說……」

見到躺在地上、疊在一起的兩人,對方尷尬的一愣,「抱歉,打擾了,你們繼續。」

「不、不是這樣,妳誤會了。」季薰快速起身,慌張的澄清。

「是啊,那只是一場意外。」魈隨手整理了一下儀容,彷彿剛才什麼事也沒有發生。

「王太太,妳準備好了嗎?」

「嗯,警察已經在門口等了。」

接下來,一群人闖入了隔壁房間,上演了一場又哭又鬧、又打又吵的戲碼後,這場外遇偷情的案子就算結束。

「那位太太出手真大方,還多給了幾千元小費。」魈滿意的笑著。

「接下來要去哪裡?」應該要去調查異種了吧?她猜測著。

「收妖。」

跨上機車,魈載著她往市區的另一頭騎去。

兩人來到北市的某個「地段好、房價高」的高級住宅區,經由電話跟委託者聯繫後,入口處的守衛這願意才放行,讓兩人進入。

依著地址,他們走入其中一棟建築物,搭乘電梯升上十樓。

「大師,你終於來了,我等你好久了。」

委託者是一名中年男性,見到魈猶如見到救世主般,表情從苦悶轉為期待,將兩人請入屋後,馬上叫傭人上茶點、水果,用對待上賓的姿態伺候兩人。

「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,遇到糟糕的事情了?」喝了幾口茶潤喉後,魈開口問道。

「是啊,大師,你果然厲害,一眼就發現我的狀況不對,我最近真的很慘啊。」對方開始一股腦的傾訴,「最近我買的股票全部大跌,公司這兩個月的收入減少了一半,我老婆不但不體諒還給我臉色看!真是氣死我了!」

「嗯嗯,跟我預料的一樣,果然是這樣。」魈以一副「我早就全都知道」的神情回應。

「大、大師啊,我、我是不是又遇到『那個』了?」對方期期艾艾的問:「除了工作不順、事業不順、財運不好以外,我總覺得最近身體不太舒服,可是去醫院檢查也檢查不出毛病。」

「是啊,你身上的確有『人』跟著。」魈順著他的話接下。

咦?有嗎?季薰訝異的楞住,她仔仔細細的在男子身上打量數趟,怎麼看、怎麼找都沒發現一丁點鬼氣啊。

「果然!」自己的臆測得到肯定,男子面露得意,「我就知道一定是這樣,難怪我最近都無緣無故發冷,有時候還會頭痛、呼吸困難。」

「那是一定的。」魈開始吃起桌上的水果,「有一個大人抱著你的頭、一個小孩勾住你的脖子,你當然會覺得不舒服。」

抱頭、勾脖子?怎麼我什麼都沒看到?季薰下意識的揉揉眼睛,希望能「看到」魈所說的景象,無奈的,她還是什麼都沒瞧見。

「可是我並沒有做什麼事情,為什麼他們會跟在我身上?」對方困惑的問。

「這個嘛~~」魈沉吟了一下,才開始說出整個來龍去脈,「據我的瞭解,你跟他們是前世的恩怨,你的上上上輩子是一名秀才,他們是你的妻子,後來你上京考取功名,得到功成名就後就遺棄他們母子,另外娶了一位大官的女兒,害得你的妻子因無力賺錢,母子兩人活活餓死……」

「怎、怎麼會這樣?」對方嚇出一身冷汗,「他們打算來找我報仇嗎?」

「倒也不是這樣。」魈開始轉述對方的話,「他們只是想要永久陪在你身邊,好好享受『天倫之樂』。」

「這、這麼可以!大師,你能不能幫我送走他們?像是幫他們超渡、送他們去西方極樂世界?」

「這個……我問問他們的意願。」魈開始用一些像日文又像法文、韓文的話,跟亡魂進行「溝通」。

「不行。」魈搖頭回應,「他們說,好不容易找到你了,不願意再次跟你分開。其實他們也沒有打算害你,你讓他們跟著也無妨,而且你的前世妻子也說了,她可以接受你這一世的老婆,不過除了這位老婆之外,她無法容忍其他女人,希望你往後少去酒家。」

「這、這個……」男子面有難色的苦笑,汗水跟燈光讓他半禿的頭頂閃閃發亮。

「大師,我是覺得他們還是早點轉世投胎,這樣對他們比較好,我聽人家說當鬼很辛苦,求求你,請你勸勸他們去投胎吧。」

聞言,魈又嘰哩咕嚕的溝通一會。

「你的前任妻子說,看在你對他們的一片心意上,他們就聽你的話去投胎,不過需要為他們進行超渡。」

「好、好!沒問題!這個絕對沒問題!」男子毫不猶豫的一口允諾。

「因為超渡是額外的事情,所以這筆費用……」

「我給,我會額外加給你。」

「進行儀式之前,要請你準備幾樣祭品……」魈隨口吩咐著。

待一切就緒後,魈拿了幾張符咒給季薰,「這場超渡儀式很重要,等一下聽我的口令行事。」

「喔,好。」見魈說的嚴肅,季薰當然也乖乖的應和。

如同電視上看到的道士作法一樣,魈手持桃木劍,腳踩禹步,嘴裡喃喃的唸著咒語。

「放符咒。」

命令一下,季薰隨即放出小紙人,紙人化成飄渺的靈體在半空飄蕩。

「出、出來了!」男子驚慌的喊。

「是的,這兩位就是你前世的妻子。」

咦?不是吧,那個明明是式神……這傢伙該不會是在騙人吧!季薰這下終於理解狀況了。

「請大師將他們送走吧,送他們去投胎吧。」男子聲音發顫的道。

「沒問題。」魈又拋出一張符,符咒化成蓮花,將式神收入其中,而後漸漸消失。

「好了,我已經用觀音大士的蓮花座送他們轉世去了。」

大騙子,那個明明是仿造的蓮花!季薰才想開口拆穿,魈卻早她一步,用封口術讓她說不出話來。

「謝謝,謝謝大師,這是酬勞,多的部分是一點小心意。」對方感激涕零的獻上一疊鈔票,還專程送他們到門口,熱情的揮手道別。

上了機車,兩人繼續前往下個目的地。

「……你這個騙子、神棍!那個人明明沒事,你竟然欺騙他?無恥的傢伙!」封口的法術解除後,季薰劈頭就是一陣罵。

「喂喂,我可是在幫他進行精神治療、心理諮商。」魈痞痞的笑著。「要是沒有我,他可能會被自己給嚇瘋掉。」

「騙人就騙人,說的那麼好聽!」

「我是說真的啊,虧心事做多了,難免會良心不安。」魈替自己的行為解釋道:「既然他想花錢消災,我當然就義不容辭的幫他花錢啊。」

「你以後一定會下地獄!」

「如果可以去那裡就好了,只怕就連地獄也不收我。」魈笑著,笑聲卻顯得有些空虛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