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早上,季薰提著早餐準時來到工作地點,事務所位於巷子裡,距離佐˙司魂院不遠,約莫相隔幾條街的距離。

建築物共有五層樓,魈的事務所位於頂樓。

這棟建築物非常老舊,牆面的油漆已經看不出原色,部分牆面的油漆剝落,露出水泥色的牆體,樓梯扶手有些搖晃,大部份的鐵杆已經生鏽,扣除這些,這棟建築物還算乾淨,至少沒有油漆塗鴉、垃圾或是蜘蛛、蟑螂等物。

每一層樓都有兩戶人家,然而,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大家都出門上班去了,季薰沒有聽到任何聲響、也沒遇見任何一位住戶。

到了事務所前,季薰拿出鑰匙開門。

「咦?門沒鎖?」她意外發現這項事實。

推門進入,季薰在見到事務所樣貌後,稍微鬆了口氣,裡頭沒有她所擔心的髒亂景象,儘管沙發上散落著報紙、玻璃桌面擱著幾瓶飲料空罐、辦公桌上堆滿紙堆跟檔案夾……這一切還是比她想像中要好多了。

將魈的早餐隨意擱在玻璃桌上,季薰開始到處瀏覽閒逛。

這裡有廚房、有衛浴設備,有電腦、電視、冰箱等等,除了床鋪以外,幾乎所有東西都一應俱全,就算要在這邊住上一陣子也沒問題。

「接下來該做什麼?」

摸清環境後,季薰的目光落在辦公桌的文件堆上。

逐一翻閱那些檔案,裡頭大多是調查外遇、調查某人行蹤的委託。

「怎麼都是這些啊。」季薰皺著眉頭,將檔案闔上。

她還以為可以看到類似佐˙司魂院那種的委託案呢!

將事務所收拾乾淨後,無事可做的她索性開了電視。

「……警方十三日晚間查獲搖頭轟趴派對,逮捕十二名男女,起出二、三級毒品,其中有一樣被稱為『極樂丸』,是近期炙手可熱的新型毒品……」

「今日凌晨,台北市夜店『virus』驚傳喋血事件,兩群年紀約為二十歲的年輕人,疑似因為口角起衝突,雙方持酒瓶、椅子等物互毆,案發現場血跡斑斑,滿地玻璃、酒瓶碎片,夜店裡不少桌椅被砸爛……」

「奇怪昏迷案例又傳一起,繼之前XX捷運站的李姓男子無故昏迷後,今日又出現一起突發昏迷案例,兩人的發作症狀相同,醫院目前還沒檢查出原因……」

難道這個人也跟異種有關?最後一則新聞引起季薰注意。

在新聞播報完畢後,她轉往其他新聞台觀看,希望能得到更多資訊,但,每家新聞台報導的篇幅全只有一小部分,讓她無從得到更多線索。

「奇怪,那個人怎麼還沒來啊?」她往牆上的時鐘看去,時間顯示十點四十分。

「該不會還在睡吧?」季薰皺眉想著。「還是……他自己跑去進行案子了?」

越想,她越不安,猶豫幾分鐘,她決定去佐˙司魂院找人。

才剛打開門,就見到魈拎著兩袋東西出現在門口,身後跟著小彌與景泱。

「季薰姐姐,早安!」小彌開心的向她打招呼。

「早……」季薰發楞的點頭笑笑。

「真有默契,我才想要叫妳開門,妳就出現了。」魈將兩大袋的東西遞給她,轉身將小彌提在手上的飲品接過手。

「這、這一堆是什麼啊?」季薰吃力的將東西提進屋,擱在玻璃桌上。

「當然是菜啊。」景泱手上也提著一大袋,他粗魯的將它往桌上一放,兩手疲憊的甩動。

「我當然知道這是菜,又不是瞎了。」她翻翻白眼,「重點是,為什麼要買菜?」

這裡是辦公的地方,又不是餐廳。

「當然是要辦歡迎會啊。」小彌笑嘻嘻的道:「聽說季薰姐姐成為魈大哥的助理,今天是第一天上班,當然要好好慶祝啊。」

「要幫我辦歡迎會?」季薰真是頗感意外,她從沒料到魈會為她辦歡迎會。

「小彌說要慶祝,我只好順著她的意思。」魈聳肩笑著。「現在知道這一堆菜出現的原因了吧。」

「嗯。」她感動的點頭。

「那就快去準備吧。」魈催促道。

「咦?」季薰愕然的瞪大眼,「要……準備什麼?」

「當然是去煮一頓好吃的大餐啊。」魈理所當然的回道。

「我煮?」她無法置信的指著自己。「我不是歡迎會的主角嗎?為什麼我還要負責煮菜?」

「妳是我的助理,妳不煮要誰煮?」魈理直氣壯的回。

「耶?我以為是魈大哥要煮耶。」小彌同感意外。

「當然不是。」魈臉上笑得溫柔,「我已經負責買菜了,她當然要負責煮的部份啊,要分工合作。」

這算哪門子的分工合作啊!

儘管心有不滿,但,因為小彌他們在場,季薰只好隱忍著脾氣不發作,默默提起食材往廚房走去。

「對了,妳的擺盤跟調味方面要注意一下。」魈開口提醒道:「上次看到妳煮的那些料理,說實在的,除了聞起來感覺不錯之外,我實在是吃不出妳煮的是什麼東西。」

「既然不喜歡吃我煮的東西,你要不要考慮自己來煮。」季薰壓抑著火氣,勉強維持笑容的建議。

「我沒說不喜歡,只是希望妳能改進。」魈笑嘻嘻的說道:「我這是在給妳機會『練習』。」

這個該死的……季薰握緊拳頭,指節喀喀作響。

「生氣了嗎?還是妳不想做了?」魈狡黠的笑著,「我隨時都歡迎妳中止契約,妳只要想辦法籌錢給我就行了。」

冷靜、我要冷靜,等川羯的委託結束,我就立刻還他錢!現在要先忍下來!

「喂,妳聽到了嗎?」

「聽到了,你說擺盤跟味道要注意嘛~~」季薰快步走入廚房,不想再與他對話。

「季薰姐姐想要煮什麼?」尾隨她來到廚房,小彌期盼的問。

「隨便煮。」她想也不想的回道。

「需要幫忙嗎?我會洗米還有煮飯!可以幫妳喔。」小彌毛遂自薦的道。

「那就麻煩妳了。」

「我要吃肉!」景泱大聲嚷嚷著,「我要吃肉、一大鍋的肉!」

「知道啦。」季薰隨口應了聲,開始處理食材。

她隨性的將食材成塊狀、條狀、不規則狀,刀工跟手法極為俐落。

「肉切大塊一點我不反對,可是……菜會不會也切的太大了?」景泱狐疑的問。

儘管不曾下廚主菜,但是「沒看過豬走路、至少也吃過豬肉」,景泱總覺得季薰所切的菜,似乎是別人的「放大版」。

「小細節不用在意太多。」季薰無所謂的回道:「東西能吃就好。」

「說的也對。」景泱認同的點頭。他也不是什麼挑嘴的人,只要有肉給他吃,那他就不會多說什麼。

「我這邊好了。」按下電鍋的煮飯按鈕,小彌接著將季薰切好的材料裝在空盤裡。

開了爐火,季薰開始用她一慣的方式煮菜,瓦斯爐的火焰竄的老高,水龍頭的水柱如同蛇一樣扭動起舞,空中有火龍飛繞盤旋,頗像是好萊塢奇幻電影的聲光特效。

「欸、欸!火、妳的火啊!控制一下!」景泱緊張的朝她大喊。

「怎麼,沒見過火龍?」季薰無動於衷的繼續炒菜。

「不是,我是說──」

「啊──屋、屋頂著火了!」小彌的尖叫說明一切。

承受不了火龍的高溫,廚房的天花板開始起火燃燒,火勢迅速擴散。

「咦?」季薰隨即收了火,扭開水龍頭,引領水流飛升,將天花板的火焰撲滅。

水火接觸後,引發大量水蒸氣,廚房裡頓時陷入煙霧瀰漫的場面。

「喂,上班第一天妳就想毀了我這裡嗎?」魈出現在廚房門口,看著眼前的一片狼籍,他頭疼的搖頭。

天花板有三分之一燒成焦黑狀,滅火的水讓整間廚房濕成一片,磁磚地板甚至積了幾公分的水,雖然損失不大,但整體看來頗有慘不忍睹的意味。

「為什麼天花板沒有設防火陣?」季薰反過來埋怨。

「小姐,一般的住宅都是這樣的規格,妳家那裡是異類。」魈沒好氣的道:「維修費從妳的薪水裡扣。」

「我又不是故意的。」季薰抗議的辯白。

「不是故意就搞成這樣了,那妳要是有心……這房子不就被妳給毀了?」魈涼涼的諷道。

「……」

「好了,別光是杵在那邊。」魈催促著,「快點將廚房收拾一下,一個小時後我要看到午餐。」

「一小時?你當我是超人啊?」季薰抗議的大叫。

「妳會『操縱術』嗎?」魈突兀的反問。

「會一點。」

「那就學以致用吧。」丟下這麼一句話,魈轉身離開廚房。

魈說的模糊,季薰卻像是靈光一閃的理解了。

她以手指沾水,直接在拖把、抹布、水桶等廚具上面寫上咒語,那些道具因此有了動作,開始進行廚房的掃除。

「真厲害,妳竟然聽得懂他的話!」景泱詫異的道:「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。」

「因為季薰姐姐跟魈大哥有默契!」小彌興奮的道。

「才不是。」誰要跟那傢伙有默契啊!「我只是剛好想到可以這麼做。」

有了這樣的「啟發」,季薰接下來也懂得舉一反三,利用廚具幫忙她自動切菜、炒菜、裝盤、洗碗等等,她只要在適當的時機給予指示就行。

「可以吃飯了。」她將菜餚逐一擺上桌。

「太好了!」景泱跟小彌快速衝到餐桌前,但在見到料理後,兩人傻住了。

除了「蒸蛋」這道料理可以辨識出來以外,其他料理根本不在他們能理解的範圍。

「不是說擺盤會注意嗎?」魈數落道:「怎麼端出來的又是這種五彩繽紛、形狀奇特的東西?」

「這叫做創意料理!」季薰隨口胡扯。

「……這鍋是什麼東西?」景泱指著有一堆肉塊與蔬菜的湯。

「肉湯。」季薰回的簡潔。

「裡面有一堆肉我當然知道是『肉湯』。」景泱沒好氣的回道:「這鍋黑黑糊糊的東西能吃嗎?」不過,味道聞起來倒是挺香的。

「能不能吃,你吃吃看不就知道了?」季薰舀了半碗肉湯給他。

「……」景泱面有難色的拿起筷子,測試性的挾了一塊肉吃下。

「喔喔喔!」食物入口後,景泱雙眼發亮、嘴裡發出意味不明的吼聲。

不到幾分鐘,他就又給自己盛了滿滿的一碗肉,埋頭狂吃。

見他這模樣,小彌也跟進動作,挾了一口菜吃下。

「好好吃!」不同於景泱的粗魯吃相,小彌小口小口的進食,吃相非常文雅。

「看起來好像不錯。」魈也打算盛一碗肉湯。

「這哥肉湯素偶的,不口以跟偶搶!(這鍋肉湯是我的,不可以跟我搶)」滿嘴都是食物的景泱,含糊不清的說道。

「什麼?我沒聽清楚,你說什麼?」帶點刻意的,魈裝了滿滿的一碗。

「吼!你竟然拿那麼多肉!太過分了!」景泱氣呼呼的跳了起來。

「這些材料都是我買的,煮菜的是我的助理,你這個吃白食的叫什麼叫?」魈諷刺的輕笑。

「那又怎樣!既然你說要請客了,就是都可以吃啊!」景泱不甘示弱的反駁。「我要把肉吃光光!」

「你休想!」

在兩人的爭食下,一鍋肉湯就這麼見底了。

掃空了肉湯,他們還沒有罷手的打算,馬上又邁向下一道菜繼續爭搶,整個餐桌他們兩個變成了戰場。

喂喂,這場歡迎會的主角不是我嗎?為什麼我才只有吃到一口菜?為了不餓肚子,季薰乾脆也加入搶食的陣容,順帶還夾了不少菜給無力搶食的小彌。

「吼~~我的雞腿!」到手的滷雞腿被魈搶走,景泱氣急敗壞的喊:「還給我!不然我咬你!」

「是嗎?這句話我好像聽你說了很多次?不過好像沒有一次咬到我?」魈刻意拿著雞腿在他面前揮來揮去,「好香的雞腿,瞧瞧這金黃色的色澤,一定滷的很夠味。」

「不准吃!」景泱拋下手中的筷子,激動的起身。「我們來打一場!誰贏了誰就可以吃那隻雞腿!」

「為什麼我要跟你打?這隻雞腿明明是我的。」魈張口準備咬下。

「不可以!那是我的!」景泱撲上前,準備搶奪。

就在他發出攻擊時,魈搶先拿出一張符咒,往他的身上一貼。

短短幾秒間,景泱變成了一隻紅橙毛色、額上長著獨角,大小跟貓咪差不多的小狗。

「卑鄙!你竟然用這一招!」景泱生氣的在桌上又叫又跳。「無恥的傢伙!惡劣的大人!」

「景泱,不可以在餐桌上跳。」小彌將他抓下餐桌。

「煩死了!我高興在哪邊跳就在哪邊跳,不用妳管!」景泱又跳回桌面上。

「這個就是景泱的本體?」季薰甚感意外。

她知道景泱是一隻妖怪,但,她原以為景泱的本體應該有一個「規模」,至少也該像是聖伯納、大麥町那種大型犬,沒想到他竟然是這麼的……

「好小隻。」

「什麼小隻!」景泱以兩腳站立,揮動短短的前肢做出攻擊狀,「我的本身才不是這樣!這是被他縮小才會變這樣!不懂就不要隨便說!」

「乖一點,長這麼可愛、脾氣卻這麼糟糕,這樣不行喔。」季薰像對待寵物一樣拍拍他的頭,嘴裡還不斷說著「乖」、「小狗好乖」之類的詞。

「乖什麼乖!妳把我當狗?」景泱真是恨不得在她手上咬一口,「少跟我將那些犬類歸在一起,我可不是狗!」

「不是狗?」季薰這下子可困惑了。他除了額上那隻獨角以外,其他地方看起來都犬類沒什麼兩樣。

「他算是山妖。」魈又給自己添了一碗飯。

「山妖?那不是一種統稱嗎?」

「是啊,他實際的身分沒辦法辨識。」魈扒著飯,頭也不抬的說道。「因為他是我在山裡抓到的妖怪,所以就叫做山妖。」

「就算是山妖,我也是最強的妖怪!」景泱驕傲的抬起下巴。「要不是那時候我肚子餓,才不會被你給抓到!」

「吵死了。」魈隨手放出一串繩子,將景泱給五花大綁,讓他動彈不得。

「你這個可惡的──唔唔唔!」他的嘴裡被魈塞了一顆蘋果。

「你肉吃太多了,要吃點蔬果均衡一下。」

抓起景泱,魈像是晾衣服一樣,將景泱抓到窗邊掛著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