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後幾天,季薰發現魈的工作模式跟第一天差不多,早上總是十點多才進辦公室,然後吃早餐、看電視,中午時間一到,他就要季薰煮午餐給他吃,然後下午出去進行委託的工作,而那些委託的案子幾乎都跟外遇、偷情有關。

少數幾件真的跟鬼怪有關的案子,他也只是象徵性的打打一、兩隻小妖、嚇嚇那些不成氣候的小鬼。

「……你這樣子,他們不是過一陣子就又會跑回來嗎?」看著那些屁股被打腫、狼狽哭跑的小鬼,季薰臉冒黑線的道。

「放心,我設了結界,半年內他們都沒辦法靠近這裡。」

「意思是,半年後他們就可以回來了?」季薰說出另一種事實。

「嘿嘿~~」魈乾笑兩聲,沒有多做回應。

「為什麼你不乾脆收了他們?」季薰真是不解,「委託人請你來,不就是為了要一勞永逸的解決妖怪嗎?」

「他們又不是什麼惡鬼,不過是愛搗蛋、喜歡嚇人,出手不用那麼狠吧?」魈開始收拾道具,將那些桃木劍、搖鈴等物收入袋中。

「……沒想到你還蠻善良的。」季薰大感意外。

「怎麼?對我的好感度上升,愛上我了?」魈賊賊的笑著。

「不可能。」季薰篤定的否決:「我對大叔沒興趣。」

「去!小鬼就是小鬼,不懂欣賞成熟男人的魅力。」魈將袋子一揹,走向門口。

見到兩人現身,在外頭候著的屋主隨即前來迎接。

「魈先生,謝謝你,一直以來麻煩你了。」委託者將酬勞遞上。

「哪裡,我還要謝謝您的關照。」不同於對待季薰的嬉笑,魈的態度變得親切有禮,「其實我覺得很不好意思,老是沒辦法讓這棟屋子永遠乾淨,酬勞收的很慚愧。」

「不、不,您別這麼說,我們也知道這裡屬於陰氣重的地方,一段時間就會吸引鬼怪聚集,您已經盡力了……」

陰氣重?季薰納悶了。這裡的氣場的確偏陰,但也還不至於會吸引……

「啊!」季薰小小聲的叫出來,她終於理解原因了。

「怎麼了嗎?這位助手小姐……」委託者不解的看著她。

「她應該是想到我們還有另一項委託要辦。」魈搶先她解釋道:「現在時間快來不及了,抱歉,我們該走了。」

直到機車發動,騎了一段路之後,魈才將封口術解除。

「你是故意的對吧!」季薰氣呼呼的質問:「那邊一再有鬼怪出現,是因為被驅走的那些小鬼,在結界解除後又跑回來!那個才是你放走小鬼的真正理由!」

「事情的真相,絕對不像妳想的那麼簡單。」魈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。

「事情的真相就是你是一個騙子!」要不是現在魈正騎著機車,她還真想往他頭上巴下去。

「助理小季,妳這種評語還真叫人心寒。」魈悲痛的搖頭,「好歹我也是供妳吃、供妳工作的雇主,也不想想自己欠了我多少錢,竟然用這種態度對妳的債權人?小季,沒想到妳這個傢伙這麼沒良心……」

……到底是誰沒良心啊?季薰在心底埋怨著。

兩人相處久了以後,魈對季薰的態度也就越發隨便,簡直就像是將她當成下人使喚,就像現在,才一回到事務所,魈就開始指揮她做事……

「小季,我口渴了,幫我拿杯水來。」躺在沙發上,他翹著二郎腿喊著。

「飲水機就在你旁邊,你不會自己拿嗎?」季薰正忙著將文件輸入電腦歸檔。

「嘖!妳是不是忘記了自己的身分?助理小季?負債的小季?」魈刻薄的諷道。

忍耐、我要忍耐。拼命安撫情緒後,季薰心不甘情不願的起身,為他倒了一杯茶送去。

「幫我拿一下那邊的報紙。」魈以眼神示意。

「你真的很懶耶。」季薰白了他一眼,「報紙一伸手就拿的到了,還要我拿?」

「妳的手比較長。」魈隨口敷衍。

「長個頭!明明就是你懶的動!」

雖然嘴上不斷埋怨,季薰還是將報紙遞給他了。

「中午了,我想吃麵。」他提出更進一步的要求,「冰箱裡有一些海鮮跟蕃茄,妳就用那些材料煮吧,海鮮不要煮的太老、麵條不要太軟,湯頭花點時間熬一下。」

「……你真的很挑嘴。」季薰沒好氣的回應。

「這些是料理的基本。」魈翻閱著報紙、漫不經心的回道。

當她在廚房裡忙了一陣子,將麵給端出來時,卻意外發現屋裡多了一位訪客,對方的打扮中規中矩,頭髮有些凌亂,就像是路邊尋常可見的男子。

「妳先吃吧,我跟他談點事情。」魈示意她將湯麵擱在一旁桌上。

「妳就是魈的助手嗎?」對方反過來跟季薰攀談,「妳好,我叫做林聖杰,刑事局鑑識科。」他客套的遞上名片。

「你好,我叫做季薰。」季薰禮尚往來的說出名字。

「季薰啊,這名字很不錯。」林聖杰笑嘻嘻的點頭稱讚,「聽到魈有助手的時候,我還以為別人在跟我開玩笑,原來是真的……」

「喂,你是來這邊泡妞,還是來跟我談事情的?」魈沒好氣的質問。

「當然是來請你幫忙。」林聖杰立刻回到座位上。

「那些照片是……」季薰的視線被攤在桌面上的照片吸引。

若她沒有看錯,其中幾張應該是前幾天新聞報導的,在夜店鬥毆後來又無端陷入昏迷的少年。

視線掃向其他照片,有的是被人解剖開來的屍體,有的是鮮血淋漓、像是絞肉一樣混成一團的肉塊,另外還有一些臟器的特寫,內臟上頭佈滿坑洞、顏色是偏灰的黯沉色。

在季薰接近這些照片觀看時,一股異樣、令人難受的氣息襲來──冷的讓人起雞皮疙瘩,宛如生肉腐爛的噁心氣味,濃郁的慾望情感……萎靡而墮落,但卻又有一種甜美的引誘。

到底是怎麼回事,為什麼這些照片會有這種惡氣?

季薰發顫的伸出手,當她的指尖碰觸到照片時,凍人的惡寒自指尖傳來,沿著手腕、手肘往上蔓延,瞬間侵襲全身,讓她頭皮發麻、冒出一身冷汗。

「這些照片到底是什麼東西?」季薰反射性的甩了幾下手,試圖將那不愉快的感覺甩開。

「麻煩的東西。」魈簡單回答道。

「上次你委託我分析的東西,已經有結果了。」林聖杰從公事包中拿出一個牛皮紙袋跟一包粉末。

「跟你猜測的一樣,這裡面有『添加』東西。」

「那包粉……該不會是毒品吧?」季薰直接產生聯想。

「是啊,它是目前最新型、最熱門的毒品『極樂丸』。」林聖杰苦笑著,「也是最近讓我們頭痛的新產物。」

「原來它是粉狀啊,還以為跟它名字一樣,是一顆顆的藥丸。」季薰好奇的拿起來觀看。

觸手不到幾秒,相似於照片上的難過感覺又出現了,而且這次更加強烈、更加明顯。

「極樂丸最初的確是藥丸狀。」林聖杰解釋的說道:「後來為了吸食方便,才被人磨成粉狀,加入飲料或用其他方式吸食。」

「感覺……很糟糕。」放下那包毒品,季薰難受的來回搓手,那股噁心感彷彿黏液一樣吸附在她手上。

「毒品本來就是很不好的東西。」林聖杰誤解了她的話。「真搞不懂這些人為什麼要吸食它,為了貪求一瞬間的快感賠上性命,值得嗎?」

「不是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」季薰尷尬的笑笑,她所在意的,是藥物上頭附著的奇怪氣息。

「妳要試試看嗎?」魈突然開口提議。

「試試?你要我吸毒?」季薰詫異的瞪大眼。

「喂,你別開玩笑了,你以為這個是糖果粉嗎?」林聖傑制止的喊。

「只是沾取一點,應該不至於上癮。」魈將袋子封口打開,強烈的腥羶氣味襲來。

「唔!」強壓下反胃的作噁感,季薰捂著鼻子退開。

「妳不想要探個究竟嗎?」魈以手指沾取一點,在指尖搓揉摩擦、聞著那氣味。

「明明就只是毒品,卻有妖味、鬼氣甚至是人的生息,妳不覺得奇怪?」他將指尖的毒粉送入口中。

果然啊……親嚐過味道後,魈臉上出現了然於心的笑。

見他做出這樣的動作,季薰好奇心大起,猶豫一下,她緩緩伸出食指往藥粉探去,指尖輕顫。

「喂,妳真的要嚐試?這種東西……」林聖杰打算出手制止,卻被魈拉住了。

當季薰碰觸到那粉末時,腦中瞬間竄過幾個血肉模糊的畫面,無形的尖叫聲彷彿要貫穿耳膜,強忍著不斷湧現的厭惡感,季薰將沾了毒粉的指頭移到唇邊,舔取一點吃下。

「唔!噁~~」

才入口,她立刻轉身衝向廁所,彷彿是要將身體掏空的劇烈嘔吐。

「真是敏感的孩子。」魈淡淡的笑著。

「你以為這種行為很好玩嗎?」林聖杰不滿的斥責。「你以為吃少量就沒事?只試一次就不會上癮嗎?你這種觀念就跟那些毒蟲最初的心態一樣!」

「查明真相的最好方式,就是去接觸真相。」魈走到廚房倒了一杯開水,水中混入鹽巴,用這鹽水咕嚕咕嚕的漱口。

窩在廁所裡的季薰,對著馬桶吐了幾次,直到胃裡的東西都被清空,甚至連酸液都嘔出後,反胃的感覺這才逐漸趨緩。

轉開水龍頭,她不斷的漱口,一次又一次,卻怎麼也無法將嘴裡殘存的感覺沖淡。

殘留在口裡的氣味不是化學藥味,而是狀似東西放久受潮的霉爛,生肉腐化到一半的惡臭,鮮血的鏽味……

季薰從毒粉上頭接收到部份意識,有那麼一瞬間,她感覺到自己成了妖物,將半爛的屍體挖出,吃食它的肉與筋骨,又彷彿在路邊抓了人,侵入人體,將對方的靈魂生食活剝,大口啃咬內臟。

「噁~~」一回想起那些「幻覺」,季薰胃裡又是一陣翻滾,惡寒瞬間襲身,頭皮整發麻。

「給妳,用它漱口。」魈站在廁所門口,將另一杯鹽水遞給她。

「謝謝。」季薰虛弱的將杯子接過,連吐了幾次,就算她體力再好也沒辦法支撐。

用鹽水漱口後,那股噁心的氣味終於散去。

「嘖嘖,真可憐。」魈似笑非笑的打量她,「臉色怎麼白成這樣?沒想到妳這麼『嬌弱』,平常看妳凶巴巴的樣子,還以為妳是無敵女強人呢。」

「……」她想將那句道謝收回了。

「喂,妳還好吧?可不要暈倒了啊。」魈提醒道。

「我有說我要暈倒了嗎?」季薰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。

儘管她現在的確感到極為不適,可是她說什麼也不想讓他小看!

「魈,局裡找我,我要先走了。」林聖杰在客廳收拾著東西,同時也不停的抱怨,「現在這幾個案子鬧得很大,那些新聞記者每天都在追這些事,上頭也開始我們施加壓力,要我們盡速破案,我已經被搞得一個頭兩個大了。總之,這件事情就拜託你了,最好下星期能夠有東西讓我交差,就這樣啦!」

「下星期?現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?你以為──」

「碰!」

對方將大門一關,魈的抗議全被這扇門給擋下了。

「嘖!他長官給他壓力,他就來給我壓力,這樣對嗎?」魈一邊發牢騷、一邊開始吃著季薰稍早之前煮的湯麵。

「唔,麵條都糊掉了,真糟糕。」抬頭,發現季薰只是坐在一旁,愣愣的看著那碗麵發呆。

「妳不吃嗎?」他困惑的追問。

「……目前沒有胃口。」看到那紅色的湯汁,季薰總會不自覺想起剛才閃過腦中的畫面。

「沒胃口就慢慢吃。」魈可不讓她用這種理由推辭,「放了那麼久,麵都已經泡軟了,難道妳想要等它變成麵糊?快點,筷子拿起來。」

「可是我現在沒有胃口啊。」季薰悶悶的扁嘴。「變成麵糊就變成麵糊嘛,又沒有關係。」

「當然有關係。」魈理直氣壯的道:「食物就是要在它最美味的時候享用,這樣才不會浪費!」

「我又沒說我不吃,哪會浪費啊。」

「當一道料理煮好之後,妳越晚吃它,食物的香氣、營養就會流失越多,這樣不算浪費嗎?如果我是這碗湯麵,我應該會難過的大哭,『你們竟然錯過我最美味的時間,現在我都變冷、變難吃了你們才要吃,我好傷心啊~~』如果它會說話,它一定會這麼抱怨。」

季薰被魈後面這句話給逗的笑了出來,拿起筷子,她開始緩緩的吃著。

用餐過後,季薰著手整理桌上林聖杰留下的備份文件。

「你打算什麼時候開始處理這個?」她好奇的問。

「晚上吧。」魈含糊不清的回。

「我也要跟!」

「……我可是事先聲明,這是妳自己要跟著去,我不發加班費喔。」魈強調著。

「知道啦。」她可從沒想過要從魈手上取得這種福利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