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鑰匙分別在兩個地方,我們也跟著分成兩組行動,我們原班人馬前往「夢不落城」尋找迷薩亞,拿取他身上的「決裂之鑰」。

而在公會待命的仲澐與艾奎等人,則是率領公會成員前往澄色境界的廢墟,迎戰機器人使者,向它拿「守門者鑰匙」

『要是我猜的沒錯,你們要面對的王應該是那個大型機器人「IR」。』透過公會頻道,焰星對其他人道:『那邊的怪物都是以速度攻擊為主,你們行動之前最好先將自己的護盾跟速度提升。』

『是那個巨無霸啊?了解。』艾奎開始構思應戰的成員,『那個機器人,我們大概派兩小隊的人去就可以應付了。』

『不,它應該比原先的還要難纏。』遙日接口說道:『這個公會城的任務,所有的BOSS等級都會提升,闖關的難度也會往上增加,不要掉以輕心。』

『我知道了。』

『要不,公會裡有空的人都去吧。』仲澐接口說道:『雖然可能人數會多了一點,但是總比準備不足要來的好。』

『你們那邊需要增加人手嗎?』天神樂追問。

增加人手啊……我們幾個互看一眼。

『不是很清楚等一下的狀況,不過還是多點人比較保險。』我回道。

『我去吧。』非凡子的聲音恰好出現,『我跟格鬥天丸他們幾個剛好在夢不落城附近,加上我們應該就夠了吧。』

『好,等一下城門口見。』

約定好地點後,我們加快了浮動部屋的速度,朝夢不落城疾駛前進。


「歡迎來到『夢不落城』!」

才剛降落,在城門口站崗的南瓜衛兵,隨即高聲向我們打招呼。

悠揚的音樂聲從城裡傳出,小丑、稻草人、布偶等等人物穿梭在街道上,搭配上充滿童趣的卡通造型建築物,讓人覺得自己就像是來到童話世界一樣。

相隔不到五分鐘,非凡子跟格鬥天丸等人也現身會合了。

「好久不見。」格鬥天丸爽朗的朝我們笑著,「你們公會真是非常活耀,到處都能聽到你們的事情。」

「小貓~~我好想妳、妳有沒有想我啊?」麗蓮娜親暱的抱住我。

「有。」

「你們任務要找什麼人?」刺客問道。

「迷薩亞。」痞子殺手開始形容起他的長相,「他的頭是長橢圓形,頭的下面是觸手,感覺很像是水母星來的外星人。」

「聽起來很容易找。」伯爵慵懶的笑笑。

「分頭行動吧。」非凡子建議著。

「我跟大藍往這邊。」坐在愛寵「大藍」肩上的貝佳,拍了拍身下的寵物,示意他移動。

「我跟妳一組。」格鬥天丸追了上去。

就這樣,我們分散成幾組,開始在城裡城外進行找尋。

「這邊好像沒有。」

我跟遙日來到城外的海岸邊,這裡並沒有見到任何人的蹤影,一些煩人的小海妖倒是挺多。

「貓,那裡。」遙日指向不遠處的沙灘上,那裡有一根很大的骨頭,骨頭旁邊停著迷薩亞的飛船。

發現迷薩亞的下落,我們立刻聯絡其他人會合。

「原來他是在外面啊?」刺客抓了抓頭,「我們在城裡找好久,還差點去闖監獄咧!」

「走吧!去搶劫!」我快步走上前。

「要搶銀子還是搶人?」格鬥天丸打趣的問。

NONONO,都錯!」痞子殺手朝他搖了搖手,「是要搶鑰匙。」

才剛抵達巨型骨頭附近,我們就見到迷薩亞坐在外頭,拿著一杯茶喝著,他身旁還坐著一名穿禮服的少女、稻草人和獅子。

「你們要來拿決裂之鑰?」見到我們,他不假思索的問。

「沒錯。」痞子殺手朝他走近,用近乎流氓的口吻道:「不過我們其實也是和平主義者,如果你肯將鑰匙交出來,我們也不打算為難你。」

「好恐怖,竟然光天化日的搶東西。」獅子驚恐的發抖著。

「哼!豈有此理!」看似溫柔婉約的少女,氣憤的往桌上一拍,「要錢沒有、要命一條!」

「不好意思。」我朝她笑了笑,「我們是要鑰匙,不是錢也不是命。」

「小白,不要這麼暴躁。」稻草人好言安撫。

「臭稻草,跟你說過幾次了?老娘叫做白雪!不是叫做小白!」揪著他的頸子,白雪公主怒沖沖的道。

「好好好,小白大姐。」稻草人依然故我,「息怒,喝茶吧。」

「各位,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。」迷薩亞溫和的勸道:「這是我跟他們的事情,我不希望將你們牽扯進去。」

「汪,迷薩亞,這裡是本大爺的地盤,你是大爺我的朋友,你的事就是大爺我的事情!」狗骨頭裡面傳來了聲音。

潔白無瑕的骨頭突然開了一個缺口,一隻小狗從裡頭走了出來,看起來就像是出生不滿一歲的幼犬。

「敢來大爺我的地方威脅我朋友?你們這些兩隻腳的人類,活的不耐煩了嗎?汪!」雖然體型嬌小,牠說話的音量跟氣勢倒是很大。

「可魯?」刺客愕然的瞪大眼。

「汪?你們也知道本大爺的名字?」牠驕傲的直立起身,「既然你們還有點見識,大爺我就不跟你們計較,快走吧,汪!不要打擾我們的茶會,汪!」

「沒有拿到鑰匙,我們什麼地方都不會去。」遙日篤定的回道。

「汪,口氣狂妄的小子!」牠發怒的叉著腰,「想要鑰匙就打贏本大爺!要不,鑰匙絕對不會給你們,汪!」

「意思是說,只要能打倒你,迷薩亞就會給我們鑰匙,是嗎?」老哥依著可魯的話反問。

「汪,沒錯!」沒有詢問迷薩亞的意見,可魯直接替他允諾。

「可魯,你怎麼……」迷薩亞顯得有些為難。

「怎麼,你不相信本大爺?汪!」可魯不悅的反問:「你覺得本大爺會輸給他們?汪!」

「不,就算輸了也無所謂,我只是不想將你扯入這件事。」迷薩亞澄清著。

「汪,什麼你的我的?」可魯豪邁的拍了下胸口,「你是大爺我的朋友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這件事情大爺我管定了!」

「說的好!」白雪公主又拍了一下桌面,茶杯裡的茶水都給震了出來,「可魯老大,你要給這群不識相的傢伙一點顏色瞧瞧!」

「那就來打吧!由我來當你的對手!」痞子殺手亮出大傘,準備行動。

「痞子,不要大意。」焰星提醒著。

「放心、放心,我絕對會贏。」他信心滿滿的笑著。

抓著傘,他朝可魯用力的揮去……不過就眨眼的時間,痞子殺手就成了亡魂。

「我……我被可魯秒殺?小可魯?」他無法置信的瞪大眼。

「帥啊!」白雪公主沒形象的又叫又跳,「可魯老大,你果然是最強的人!」

「哼哼,還有誰要打?儘管上來!汪!」可魯得意的咧嘴笑著。

「有意思,我來。」絕對殺戮興致高昂的上前。

這一次,他比痞子殺手多撐了幾秒鐘。

「不可能……我竟然敗給小狗?」成了亡魂的絕對殺戮,表情一片茫然。

「你們以為牠很弱嗎?」飄在半空觀戰的老哥,語氣悠哉的道:「雖然看起來小小一隻,但,牠跟剛才你們打的魔王差不多厲害喔。」

「你是說……回收再利用的那隻?」紫玥皺眉問道。

「沒錯。」老哥笑嘻嘻的點頭。

「要打贏牠,我們大家就要一起進攻。」遙日開始準備魔法陣。

「喂、喂!這麼重要的事情,剛剛怎麼不早點說?」痞子殺手不服氣的嚷著。

「我說了。」焰星拋出還魂符為兩人復活,「我不是要你不要大意嗎?」

「……那算哪門子的提醒?」痞子殺手臉上佈滿黑線,「至少也要跟我說,『痞子,這隻小狗跟那隻回收魔王一樣強,你要注意』,這樣才對啊!」

「說了,結果還是一樣。」焰星淡淡的掃了他一眼。「就算告訴你前面有坑,你也會跳下去試試坑有多深,不是嗎?」

「嘿嘿,不愧是最了解我的同居人。」痞子殺手笑搭上他的肩膀,笑嘻嘻的點頭。

「準備開打吧。」拍掉痞子殺手的手,焰星朝我們示意。

「哼哼,就算你們一起上,大爺我也絕對不會輸!汪!」可魯擺出作戰姿勢。

就像焰星他們說的,這隻小可魯的確很強,我們跟牠打了將近半小時,全體傷痕累累,才很勉強的將牠制服……

「好過份!你們竟然、竟然虐待小動物!」獅子開始嚎啕大哭。

「可惡的傢伙!報上名來!我要通知動物保育會,將你們全抓起來!」白雪公主氣呼呼的嚷。

「牠、牠哪裡算小動物啊?」我們幾個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。

「就是說啊,我從沒看過殺傷力這麼強的小動物。」痞子殺手直接倒在沙灘上。

「真要比較傷勢的話,我們身上的傷才嚴重。」絕對殺戮悶悶的反駁,他身上有多處被咬的痕跡。

「汪……」可魯沮喪的垂著耳朵,「對不起,我輸了。」

「沒關係。」迷薩亞不以為意的笑笑,「就算現在打贏了,今天的事情,往後依舊會發生。」

起身,迷薩亞緩緩走向我們。

「將決裂之鑰給你們以前,請你們聽我說一段過往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我是零族的三王子,父親去世後,我跟我的兩位哥哥接下了掌管的職責,管理這個世界……」停頓了一下,他又晃了晃腦袋。

「不,或許不該用『管理』這個詞,這個世界並不是我們所創,也不是零族所有物,我們只是來這裡定居的外族。」

「很久很久以前,我們所居住的世界毀滅了,祖先率領所有族人來到這個世界,在這裡定居後,他們開始教導這個世界原有居民技能與知識,因為我們擁有高度科技與特殊力量,這個世界的人將我們奉為神,恭敬而癡迷的崇拜著,久而久之,我們也真的認為,自己是掌控這世界的神,擁有這個世界……」

「我的兩位哥哥,大哥叫做『帝普羅斯』,也就是要你們營救他的人,二哥叫做『薩伊德』,他……我們將大哥給關了起來。」

迷薩亞自責的低下頭。

「大哥喜歡進行生物研究,這個世界原本只有人類,現在你們見到的其他種族,精靈、獸人等等,這些全是大哥進行基因改造創造出的生物,這些創造品有好有壞,有成功當然也有失敗,失敗品……就是你們稱之為惡魔的那些怪物。」

「因為太過癡迷這些研究,大哥他開始想要創造出最完美的生物,甚至,他改造了自己的身體……」

「我們覺得這種作法不對,不應該拿生命當成研究品,所以二哥就制止了他、限制他的實驗,可是大哥卻召集服從他的魔物,擊倒了二哥,甚至還想打垮我,讓這個世界成為他的所有物,逼不得已,我只好跟二哥聯手將他關起來。」

「原以為這樣一來,應該會恢復原有的和平,可是我沒想到,二哥他因為在那次的戰役中敗給大哥,他的自尊受創,於是也開始著手擴充、增強他的力量。」

迷薩亞深深的嘆了口氣。

「二哥他從事的是科技與機械研究,他以橙色境界大陸為研究據點,在那邊建造了很多武器與戰鬥型機器人,逐漸的,他也走上跟大哥一樣的道路,以絕對的軍事力量統治世界。」

「我不想眼睜睜看著他走向極權的道路,所以,數十年前,我趁著二哥熟睡時,將他封印了,我自己則是放棄一切,成了四處旅遊的旅人……」

迷薩亞拿出一個發光的水晶,水晶裡頭閃爍著七彩光芒。

「這把決裂之鑰是以我的力量形成,要是你們利用它開啟牢籠,除了釋放出大哥之外,我的二哥也會因為這樣而從封印中甦醒,這個世界會因為他們兩人再度陷入戰亂,現在的和平將會被毀滅。」

他將水晶交到我手中。

「……就算會變成這樣,我們還是會這麼做。」看著手上的水晶,我照實提出我的想法。

「我知道。」他微側著頭,聲音從先前的低沉改為輕鬆。「經過這些年的流浪,我也想清楚了,我不應該逃避……」

他欲言又止的停住了話,「我的兩位哥哥,就拜託你們『釋放』了。」

「嗯,交給我們吧!」

「好啦,接下來就預祝你們順利了。」格鬥天丸朝我們揮手道別。

「咦?我們不跟過去玩嗎?」麗蓮娜反問。

「最後的解救任務需要同公會的人才能行動。」格鬥天丸解釋的回道。

「真可惜,感覺這個任務好像會很有趣。」麗蓮娜噘嘴說道。

「我們的公會解散,加入他們……」貝佳冷不防的爆出這句話來,讓我們在場的人全都愣住。

「這個主意不錯!」麗蓮娜第一個表示贊同,「反正我們跟貓他們都這麼熟了,同公會一起玩也比較熱鬧!」

「沒錯。」貝佳跟著點頭。

「妳們兩個是認真的嗎?」格鬥天丸愣住了。

「看起來很像是。」刺客苦笑著。

「那就這麼決定了。」伯爵拍板定案。「阿丸會長,請將公會解散吧。」

「耶?你、你們會不會太爽快了?」拉布拉錯愕的嚷嚷。

「沒辦法,我們都是說做就做的行動派。」格鬥天丸笑著抓抓頭髮。

「我們公會的成員也就我們幾個,不需要討論很久。」伯爵補充道。

「這樣很不錯啊。」焰星燦爛的笑著,「我們很歡迎你們這種富有行動力的會員。」

就這樣,格鬥天丸他們全體加入了新戰神,跟著我們一同進行接下來的任務。

 

「雷普羅德曼圖書館」,這裡是我第一個任務的場所,也是我最熟悉的地方。

圖書館坐落於城市的東方,外型是特殊的球體結構,它從橫面分成了兩部份,下面是由大石塊砌成的牆壁,上半部則是亮晃晃、可以當鏡子照的光板,奇特的圖案雕刻在上頭,有點像是遠古文明時期,人類用來記錄日常的圖形。

圖書館周圍架著三角形石階,每座階梯連接一道門,讓人可以從不同的方向進入。

當我們抵達其中一處入口時,負責拿「守門者鑰匙」的夥伴,也同時抵達。

「你們看起來好狼狽。」看著他們氣喘吁吁、滿身血汙的模樣,痞子殺手玩笑似的揶揄。

艾奎、仲澐以及其他成員,每個人都是一臉疲憊,傷痕累累、衣服破損不堪。

「先休息一下,恢復體力。」仲澐對眾人說道。

「順便檢查裝備。」焰星提醒著,「等一下是一場大戰役,藥劑補品、備用兵器裝備這些,趁現在立刻補充。」

「好大的陣仗。」刺客語帶訝異的道:「這裡差不多有幾百人吧?」

「嗯啊,感覺好震撼。」麗蓮娜認同的點頭。

「人多才壯觀。」天神樂興致高昂的笑著,「剛才的戰役,比起一般的任務、公會站要好玩多了。」

「是啊,我第一次發現,原來解任務打怪也能這麼好玩!」

「咦?你們……加入新戰神了?為什麼?」看著格鬥天丸他們身上的公會章,艾奎訝異的問。

「你之前不也說喜歡一個人行動?那後來為什麼又加入了呢?」格鬥天丸笑著反問。

「我是因為……」艾奎的視線轉向仲澐,而後又望向我們,而後他笑了。

「因為我想加入。」

「我們也是。」

幾個人心照不宣的笑著。

「好了,準備開始吧!」焰星朝痞子殺手使了個眼色,痞子殺手將海魔的號角拿出,吹響。

在洪亮的號角聲過後,空中出現了一個紅色身影,惡魔歐姆迪爾自上空降落。

「很好,不愧是主人選中的人,你們果然取得了鑰匙。」他讚賞的笑著,「現在,你們分成兩批隊伍,一批進入地下室,將『背叛者翼獸女的能源石』鑲在地下室的地板上。」

高舉手,歐姆迪爾指向圖書館頂部。

「另一批到上面去,將元初之水倒在時光之鑰上頭,它會成為『歷史的碎片』,將這碎片鑲在圖書館頂部中心點,當這兩個地方安置完成後,背叛者翼獸女的能源石』跟『歷史的碎片』的能量會相互交流,在空中開啟一個通道,那裡是另一個空間。」

「注意,當通到開啟時,地下室跟頂部會出現許多機器人戰士,它們會攻擊你們、毀壞你們鑲嵌上去的東西,你們必須將它們擊退,一直到救出我家主人之前,都不能讓通道封閉,要不,進入通道營救的人,將會被震出那個空間,你們的營救任務就會宣告失敗,需要重新收集材料重來。」

聽到最後,我們的臉上全部出現苦笑。

為了收集這些材料,我們可是吃足了苦頭,要是要重新來過,那可真是一件苦差事……

「最後,還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們。」歐姆迪爾叮囑道:「那裡面的空間是一個特殊空間,你們的魔法與武器對裡面的怪物無效,只有『幻實』製造出的東西才能打敗它們,在那個空間裡頭,幻實沒有使用次數的限制,你們可以盡情發揮。」

「幻實?」隊伍中出現驚愕聲。

「糟糕,我以為那是沒用的技能,我沒有練。」

「我也是……」

瞬間,大家全鬧哄哄的慌成一團。

「好了、好了,大家不要慌、安靜一下。」痞子殺手開始安撫眾人的情緒。「沒有練技能又不是什麼大事,擔心什麼?」

「這項任務是要大家齊心合作,技能不是特別的重點。」焰星接口道:「有這項技能的就進去解任務,沒有的人在外面守通道。」

接下來,我們快速分出了三個組別──地下室與頂樓各分派一組守護隊伍,擁有幻實技能的隊員負責前去救人。

站在頂樓,高處的大風將我們的衣角、頭髮吹的飛揚,依照指示,我們將「歷史的碎片」安置在中心處的凹槽。

『地下室的碎片放上了。』公會頻道傳來的通知聲。

話音才結束,腳下的地面突然發出強光,顏色由紅、澄、黃、綠……依著彩虹的顏色順序出現,最後,光芒轉成金色,宛如夏陽般耀眼。

「出現了!通道出現了!」隊友興奮的大喊。

或許不該說那是通道,應該說是一扇門,立在雲端的一扇金色大門,漂亮的彩虹橫過門端,美麗的高懸著。

「聽說要進入天堂的入口,就是像這樣的門。」痞子殺手笑笑的說道。

雕刻有美麗花紋的門扉緩緩開起,一條蜿蜒的階梯從門口連到我們所站的地方,裡頭走出了許多造型奇特的機器人,聲勢浩大的朝我們衝來。

「我想,天堂裡面應該不會有機器人。」紫玥打趣的回道。

「敵人出現了,大家小心點。」

「走吧。」歐姆迪爾飛至半空,「我帶你們去找主人。」

「加油!我們幫你們開路!」

跟在他身後,負責留守這裡的隊友先行衝上階梯,用強勢武力,硬生生從龐大的機器人軍團中間開出一條路,讓我們這群負責解救人隊伍的通過。

門裡面是一個很奇特的空間,它沒有空間、邊界甚至上下之分,不管往哪個方向看,我們眼前只有一片淺灰。

「現在該往哪邊走?」

「上面。」

歐姆迪爾往上飛高了一些,上頭出現一個個方框,沒有任何東西支撐、也沒有任何階梯連接到那裡,就像是憑空鑿出一個缺口一樣。

「這裡,到這裡來。」他指著一個其中一個缺口。

「要怎麼上去?」隊友們錯愕的互望。

「用幻實。」焰星率先做出了示範,他造出了一條手扶梯,連上了那個缺口。

缺口裡面是一片草原,裡頭有各式各樣的動物──全都是機械製成。

在我們現身後,那些動物突然眼冒紅光,發怒的朝我們奔來。

「現在是什麼情形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我們反射性的拔腿逃竄。

「惡魔呢?他跑到哪裡去了?」

「我在上面。」他語氣悠閒的回道:「如果你們想要活著出去,最好先解決這群怪物。」

「解決?這群動物要怎麼解決啊?」

「用牆壁試試?」

我從半空中砸下無數道鋼牆,試圖擋下牠們的追擊,但那些牆卻被動物們一扇扇撞穿。

在我之後,其他人也紛紛砸下大石、汽車、火車、甚至是房子,但這些動作卻只讓牠們稍稍緩了腳步。

「靠!這是什麼怪物啊?被房子砸中還沒有死?」

「因為你的房子是紙糊的。」

「你的飛機才是保麗龍做的啦!」

「……其實你們半斤八兩。」貝佳冷冷的評論。

「前面就是出口了。」惡魔歐姆迪爾指著前方說道:「要是再不快點阻止,你們可能會在離開這裡之前就被撞扁。」

危急之際,遙日突然轉身,造出了一隻非常巨大的史萊姆,所有追殺我們的動物,全被史萊姆給吞下肚。

「帥!」

「遙日這招真是太厲害了!」

「史萊姆只能擋一陣子,大家快點離開。」遙日催促著。

跨過出口的框框後,我們從草原直接往下掉,往下一看,地面距離我們極為遙遠,河川變成繩子一樣的大小。

「救命、救命!會摔死!」

「我有懼高症啊!」

遇上危險,我們本能的想要從倉庫中取出裝備使用,但,卻也在這時候發現倉庫完全無法開啟,大夥立刻慌了手腳。

「用幻實!」我對他們叫著,「看你是要做出降落傘還是飛機、翅膀,快點想辦法!」

我讓背上長出三對翅膀,緩住我的下墜,其他人也紛紛造出合適自己的工具。

「不行!我的降落傘沒辦法支撐!」

「我也是!」

因為部分成員的幻實技能等級不高,導致他們造出來的東西缺少強韌度,在高速下墜之下,那些降落傘、飛機就像紙張般的脆弱。

「不用擔心!我來救你們啦!」

痞子殺手造出許多兩端有翅膀的床,用它來一一接住隊友。

紫玥放出了大型蝴蝶、艾奎是翼手龍、黑戰士是大型飛船……

「出口就在前面。」歐姆迪爾所指的方向,盤旋著一群機器鳥。

「看來要打贏才能通過了。」

「在空中打很吃虧。」絕對殺戮皺眉道。

「我先引開牠們,其他人趁這個時候離開。」

「一個人危險,我跟妳一起去。」遙日和我一同行動。

甫一接近,鳥群隨即發出尖銳的叫聲、衝向我們兩個攻擊,我跟遙日立刻轉身飛離,讓其他人能藉著這個空檔穿過那扇門。

鳥群追著我們忽高忽低、忽左忽右的飛,在隊員們都已經脫逃之際,我們這才轉身衝向出口。

「快點!牠們快要追上來了!」

「快!」

隊友們站在另一頭,緊張的對我們大喊。

沒有回頭,我直接在身後張出一張大網,將牠們全數攔住,遙日則是趁這時機便出黏液,將鳥群全黏在網子上頭,我們也才能順利脫身。

接下來,我們又經歷了上刀山、下火海,跨深淵、登雪山等等狀況,除了被機械怪物追趕之外,還要跟提然冒出的機器士兵對打,累的我們氣喘吁吁、疲憊不堪。

「我說,我們是在進行地獄之旅嗎?」麗蓮娜不滿的埋怨。

「地獄說不定比這裡輕鬆。」我苦笑著。

「同感。」痞子殺手點頭附和。

「快到了,前面那邊就是出口。」

歐姆迪爾重複著我們已經聽過不下十次的台詞。

「每一個都是出口,到底什麼時候我們才能見到人啊?」拉布拉哀號著。

「從開始到現在,這個惡魔只是飛在空中,跟我們說出口在哪邊,要我們走快一點,他也不會伸手幫忙解決一下怪物。」麗蓮娜開始發著牢騷。

「因為他是裝飾用。」絕對殺戮淡漠的批評道。

我回給她一個苦笑,「妳就將他當成裝了導航系統的花瓶吧。」

在我們走到盡頭後,我們見到了另一個出口。

「到了。」歐姆迪爾降落在出口前,「我的主人就在這裡面。」

「太棒了!謝天謝地!我們終於快完成任務了!」

我們興奮的穿過那缺口,來到了另一個空間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