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一打開房間門,我們就見到一群食屍鬼在走道上徘徊,其中還有一隻與我們面對面站著。

「咕嘎……」對方發現我們,隨即舉起雙手想要撲來。

但,對方還沒接近就被老哥以噴霧氣給定住動作。

「真是的,都忘記這一層也有很多怪。」老哥一腳將對方給踢倒,直接往他身上踩過,步出房間。

當我們魚貫走出房間時,五秒的停滯時間也已經到了,對方開始移動他的身體,伸長手往我們腳邊抓來。

見狀,路西法起腳朝對方的身體踢去,將食屍鬼給踢進了房間。

依循地圖上的標示,我們很快來到地圖上那片大空格,但,眼前除了凸出在走道的奇怪牆面之外,並沒有看見任何入口。

「那個空格該不會是牆壁的意思吧?」路西法不解的說道。

「不。」老哥朝他搖了搖頭:「如果是牆壁,就不會特別畫出那個空格。」

「該不會……」紫玥像是想到什麼的望向我。

「密室嗎?」我接下了紫玥未說出口的答案。

這種設定在狙擊手很常見,地圖上特別標出,但實際上卻看不見的地方,常常都是密室所在。

我起手敲幾下面前牆壁,而後又走向走道對面,敲敲對面的牆壁。

「貓,遊戲中應該是不會做的這麼仔細吧?」明白我是在查看牆面的狀態,紫玥苦笑的說道。

「不……這兩個聲音有點不一樣。」走回原先的牆面,我再度敲了幾下。

「這裡面是空的,應該是密室沒錯。」

「真的?」紫玥也學著我的動作,往牆上敲了幾下,「真的耶……我還以為遊戲的場景,應該不會做的這麼真實。」

「因為那也算是線索之一。」老哥笑嘻嘻的回道:「聲音也是一種提示。」

「各位,該走了。」一直在留神注意四周狀況的遙日,開口提醒,「怪物已經接近了。」

在我們停留的時候,食屍鬼開始從兩側朝我們聚集,目前距離我們只有十多步遠。

「要從哪邊跑?」我問道。

兩側都有食屍鬼,而且數量看起來又差不多,真是很難抉擇。

「走右側,那邊有樓梯通往一樓。」已經將地形記住的老哥,建議的道。

「好。」

拿起身上的道具,我將幾顆變形珠朝怪物丟去,珠子一落地就變成小人,在怪物面前跑來跑去。

其他人也各自拿出道具,網子、黏液、鞭炮煙火等等東西飛向了怪物群,藉此擾亂他們的注意力。

「衝!」

一聲令下,我們隨即朝樓梯的方向跑去。

好不容易穿過怪物群,來到了一樓大廳,卻發現面前有更多的食屍鬼跟鬼魅等著我們。

那幾乎要將大廳擠滿的恐怖數量,讓我們不得不在樓梯停住了腳。

「現在怎麼辦?」紫玥臉上出現黑線。

「好像……死定了。」老哥苦笑的回道。

「貓的大哥,不要這麼沒志氣,我們要有鬥志!」路西法刻意挺起胸膛,做出一副很有氣勢的模樣。

雖然想要提起鬥志,但是……「看到這麼多怪物,鬥志早就跑掉了。」

「有沒有道具可以一次應付大量怪物?」遙日開始翻找著倉庫,最後他從倉庫中拿出一樣東西。

「那是……請神令?」看著他手上的東西,我間接想起它的用途。「那個老闆說可以找神出來幫忙對吧?說不定神明可以一舉消滅怪物!」

想到這裡,我連忙也拿出我的請神令。

來吧!神明降臨吧!幫我們消滅這些怪物吧!唔……

「這個該怎麼用?」

盯著那令牌,我腦袋一片空白。

「上面不是有寫字嗎?照著念就行了。」遙日指著令牌上的文字說道。

「字?」我看著上面的小字,逐一唸出,「諸佛神仙、八方神明,請傾聽我的祈願,速速降臨,急急如律令!阿門?」

這、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!

才想抱怨,令牌突然發出金光,而後從我手上飛脫,延伸成一個人型。

一名紅臉長鬚,手持關刀,騎著馬匹的神明出現。

「吾乃關公!何方妖孽竟敢在此地撒野!還不快快速手就擒!」

緊接著,他騎著馬匹、揮動關刀,一舉掃過便將一群怪物腰斬,回手拉回,又是滅了一群,簡直有一夫當關、萬夫莫敵的趨勢啊!

「帥!真是太帥了!」我雙眼發光的讚嘆道。

雖然被關刀斬到的鬼魅一下子就化成煙霧消失了,但,那些食屍鬼可是不死之身,只見他們的肢體殘塊在地上不停扭動,努力想找到屬於自己的那部份,將自己再重新接合拼裝,而後又是一隻活跳跳的食屍鬼。

「真是殺不盡、斬不完吶!」我感嘆的搖頭。

如果我是關公,我應該會斬到手酸吧!

「真有趣,我也來玩玩吧!」路西法同樣唸出了召神咒。

這次出現的神明是……

「天使?」

沒錯,我們沒眼花、沒看錯,那是一位頭上有光圈,身後有翅膀的天使。

「我以為……這個只會出現中式的神。」我有些錯愕的說道:「沒想到連西方的神都有啊?」

那位天使並沒有像關公一樣,勇猛的砍殺怪物,而是撥弄手上的豎琴,開始唱起歌來。

歌唱的聲音輕飄飄的,像是一曲搖籃曲,在天使附近的怪物全都停止動作,表情癡迷的望著他。

隨後,遙日也進行了神明召喚,這次出現的是一名老者,他一手拄著柺杖、一手持著幾圈紅線。

「呵呵呵,讓月老我來為世人綁上姻緣線吧。」

紅線的前端被打出了一個環,那月老像是牛仔般,將套圈甩了幾下,而後朝一隻食屍鬼拋去,當線圈套中那食屍鬼時,紅線閃了一秒的亮光隨後便消失不見,而那食屍鬼……

「咕嘎,親、愛的,喜歡……」

雙眼冒著小愛心,身邊飄著與他外貌不搭的粉紅色花瓣,食屍鬼神情羞怯的噘嘴,宛如戀愛中小女人的姿態望向遙日。

「這……」遙日的背後出現一片陰影。

「咕嘎、喜歡你,喜歡你……」

那食屍鬼一邊喊著喜歡,一邊朝遙日走去。

「原來還有這種神仙啊。」紫玥頗感有趣的笑著。

「來來來,月老要幫大家綁上姻緣紅線,人人有份。」

隨著越好手上的紅線線圈越拋越多,朝遙日靠攏的鬼怪也跟著增加。

「不要再丟了!」

遙日伸手想將飄在半空的月老抓下,但,他手卻直接穿透對方,撲了個空。

見狀,老哥也測試性的伸手往天使撈了幾下,每下同樣都是落空。

「看樣子,我們是碰觸不到、也制止不了這些神仙。」他感嘆的搖頭。

「這麼說,遙日只能自求多福了啊。」我無奈的苦笑。

「喂,情敵!既然你已經有那麼多愛慕者了,貓就由我接收啦!」路西法笑嘻嘻的摟住我肩膀,打算將我帶開。

「不行!」情急之下,遙日乾脆直接衝向我們。

「喂!你做什麼!」發覺狀況不妙,路西法連忙擋在我前方。

也就在他伸手準備攔住遙日時,遙日一跳跳到了他的身上。

「喂!你做什麼!快下來!」

路西法使勁想要將他環在脖子上的手、勾在他腰間的腳抓下,但遙日卻手腳並用的「黏」在他身上,活像是逮到獵物的章魚一般,喔,不,比較正確的形容詞應該是「抱著尤佳利樹的無尾熊」。

「你這傢伙……還不快放開!」

「不放!我絕對不讓你糾纏貓!」

當兩人糾纏在一起時,食屍鬼也同時包圍住他們,路西法所召喚出的天使,只能用音樂催眠少部份,沒受到控制的怪物不斷伸手抓向兩人,不斷朝兩人推擠過去。

「可惡!你們這些死傢伙給我滾開!」

一邊跟遙日糾纏、一邊應付身邊的怪物,路西法終於發火了。

「還有你!要是不放開我就揍死你!」

「不要!」遙日固執的回絕。

於是,兩個人便直接滾在地上、扭打成一團,而那些怪物也跟著團團圍上,讓我們看不清楚裡面的狀況。

「住手!你們兩個不要打──」我著急的想要上前救人,老哥卻攔住了我。

「不用管他們,死了再幫他們復活就好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沒關係,不是有句話說,不打不相識嗎?就讓他們打打,發洩一下也好。」老哥笑著拍拍我的肩膀:「我們繼續去找線索。」

說完,他隨即轉身往下一個房間走去,沒有理會打成一團的兩人。

這樣子真的可以嗎?我回頭望向他們。

雖然現在我們只是在玩遊戲解任務,說笑玩鬧當然是可以,可是,該有的團隊精神還是應該要有吧?他們這樣……真的是很糟糕。

不可否認,我很重視隊員間的相互合作,如果是在狙擊手時,隊員們發生這種狀況,我一定會立刻將他們踢出隊伍。

不過,現在隊長不是我,是老哥。

看老哥的樣子,他對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在乎啊……

「走吧。」紫玥拍了拍我的肩膀,示意要我移動。

突然,紫玥的身體變成光束消失了。

「啊。」我有些錯愕的一頓,緊接著,另一個聲音出現。

「親愛的玩家,您上線的時間已經達六小時,為了您的健康,系統將在三分鐘之後將您登出。」

原來時間已經到了啊。我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。

不一會,我便被登出了遊戲。

 

起身走到一樓客廳,想要喝水解渴,正巧見到遙日也出現在客廳中。

十分難得的,向來總是笑嘻嘻的他,此時卻是板著臉,沒有任何笑容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我討厭路西法。」他十分坦率的說出心情。

「嗯。」理解的點頭,順手倒了一杯水給他,「你打輸了?」

「沒有!」他激動的反駁:「還沒分出勝負,我就被登出遊戲了。」

「嗯……」不知道該接什麼,我只好朝他點頭笑笑。

「下次,我絕對會跟他分出個高下!」向來不與人爭執的遙日,說出了這樣的宣言。

很少看到他有這種氣呼呼的時候,我不禁笑了出來。

「乖~~不要生氣啦。」我伸手拍拍他的頭安慰道。

「貓。」遙日抓下我的手握住,一臉苦悶的望著我。

「嗯?」

「妳不會喜歡那種人對吧?」他擔心的問,握著我的手也在這時收緊,「那種人……貓應該不會喜歡上,對吧?」

遙日的眼神讓我不自覺慌亂起來,一種很陌生的情緒出現,讓我覺得不知所措。

「當、當然不會。」我試圖抽回手,卻被他握的老緊。

「太好了。」他鬆了口氣的笑開,並一把抱住了我。

溫熱的體溫透過衣料傳來,不能否認,在即將步入冬天這種的時候,擁抱是一種很舒服的事情,但……

在我還沒有確認自己的心意時,如果任由事情就這樣隨意發展下去,到最後會不會傷害到人呢?

應該……會吧……

「你們……對我來說,都只是朋友,就只是這樣。」

在我說出這句話時,我可以明顯感受到遙日的身體僵了一下。

「沒關係。」緩緩鬆開手,遙日說出他千篇一律的答案:「我會等妳。」

可以……不要等我嗎?遙日的溫柔,讓我開始覺得害怕。

他的那份體貼、那份等待,對我來說其實是一種壓力。

「為什麼會有壓力?」

在等待進入遊戲時,我跟紫玥聊起這件事情。

「我怕沒有答案,也怕我會傷害到他。」

雖然不能肯定感情,至少我可以確定,他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朋友。

「貓,妳……確定沒有答案嗎?」紫玥質疑的反問。

「嗯。」我輕輕的點頭,「在遙日跟我表白的時候,其實我就已經在努力釐清對他的感覺了,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是喜歡他,可是有的時候又覺得只是朋友,我很害怕,真的很害怕我永遠都沒有答案……」

我苦惱的抱著抱枕,將臉埋在抱枕裡。

「妳這個當事者自己都不清楚心情了,我們這些外人也沒辦法插手,」紫玥有些無奈的嘆息一聲,「要我們給妳建議,你就必須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、不要什麼,這樣才行啊。」

「嗯。」我也知道自己都沒答案的事情,問別人也不可能得到答案,但是,「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,我會不會傷害了遙日?我的意思是說,他投入了這麼多,而我卻一直沒有回應,這樣對他……是不是不公平?」

「愛情這種東西,沒有所謂的公平或不公平,」紫玥斷然的否決了我,「如果妳會擔心這樣對遙日不公平,那其他人呢?那些被妳拒絕過的人,妳對他們的態度就公平了嗎?還有現在同樣正在追求妳的路西法,妳現在只想著遙日、因為遙日而煩惱,那路西法他呢?他怎麼辦?他對妳的付出也很多吧?在他說要追求妳之後,他不是經常將一堆寶物拿來給妳,妳任務缺什麼東西他就找來給妳,除此之外,他對妳的噓寒問暖也做的十分周到,妳怎麼就沒考慮過他的心情呢?妳這樣對他是不是也不公平?」

「……」

雖然紫玥的話說的很有道理,可是,現在的我因為這些煩人的問題,腦袋都已經快要炸開了,哪還能想那麼多、考慮那麼多?

「乾脆兩個都拒絕好了!」我扯著抱枕,負氣的說道:「這樣事情就解決了,我也不用想這些有的沒的。」

「……妳的解決方式還真是乾淨俐落啊。」紫玥的語氣中帶有貶意,「這就是妳解決事情的態度?」

「我……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啊。」我無力的嚷嚷。

「面對問題,解決問題,妳這樣其實算是逃避。」

「……的確,我是在逃避。」我坦承回道:「說難聽一點,我算是將他們當成燙手山芋,想要早點拋開。」

「妳這種想法……不覺得很自私嗎?」紫玥向我挑明了她的想法。

「我承認。」我沮喪的點頭,「我是一個自私的人,我有點怕……」

怕選擇、怕最後的結局、怕我做出決定可是卻後悔,我怕傷害,不管是傷害別人會是傷害自己。

「妳自己再多想想吧。」沒打算追問,紫玥直接將對話做了結束,「不過時間不要拖太久,不然會有不好的傳言,像是腳踏兩條船之類。」

腳踏兩條船?「我哪有!」我抗議的反駁。

「看來,妳都沒在逛零度的官網討論區啊?」

「沒有。」我誠實的搖頭:「我對那些沒什麼興趣。」

除非是有人叫我一定要去看某篇文章,不然,除了找資料,我其他時間很少上官網。

「嗯……沒看也好,省的心煩。」紫玥自顧自點頭說道:「好啦,我的經紀人找我開會,先去忙了。」

「嗯,bye。」

結束了通話,我突然對紫玥說的討論區感到好奇。

進入網站,利用幾個關鍵字搜尋後,我看到一串又一串的討論。

很久以前我就已經知道,路西法跟遙日擁有很多喜歡或是崇拜他們的女生,他們被當成是遊戲中的優質男生,人氣當然也是在遊戲中前二十名的地位。

因為喜歡、因為崇拜,也因為我的出現,我們三人的感情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。

有些人給予這模糊未定的感情祝福,有些人則是希望這戀情最好不成立,另外當然也出現「為了擁有兩人的愛情,所以韃羅貓故意周旋在兩人之間」這類的發言。

而這樣的想法,似乎佔了留言串的大宗。

而我,也成了所謂的「奸詐、善於心計」的狐狸精。

雖然不想,但我還是無法克制的看了十幾則發言討論,越看,心越沉。

原來,我的猶豫不決,被這些人當成了周旋。

原來,我的一視同仁,被理解成雙方討好。

那麼……我到底該怎麼做?

當我陷入苦思時,老哥的通訊聲音傳來。

「芥伶,差不多該進去遊戲了。」

「好。」

回應了聲,我再度登入遊戲。

 

現身的地方不是建築物裡頭,而是任務的起始地點──城堡門口。

紫玥因為被事情擔擱了,在等她的這段時間裡,老哥要我們先飛回村子補充道具跟貨品,他則是留在原地等我們回去。

「貓跟我坐!」

「為什麼是跟你!」

為了共乘飛龍,路西法跟遙日又起了爭執。

「……」無言的看著兩人。

不想捲入紛爭、不想成為他們爭吵的物品,我索性自己扔了一隻紙飛龍,騎著它往村子的方向前進。

然而,這兩人似乎是槓上了,除了為乘坐飛龍的事情爭吵之外,當我們進入村子選購物品時,他們兩個總是抱持相反的意見,只要有一點小話題就能吵的面紅耳赤,引起旁人的圍觀。

雖然說地獄村的玩家不多,但,這並不表示這裡沒人啊!

沿途總會看到其他玩家對我們指指點點,另外還有一些女生迎面走來,笑嘻嘻的跟路西法、遙日打招呼,私下再用眼白掃向我。

如果眼神是一把利刃,我恐怕已經被刺的傷痕累累了吧!

快速將要買的東西買齊了,我再度扔下他們兩人飛回城堡。

剛巧,紫玥也在這時候上線了。

全員到齊後,我們隨即開始進行任務。

快速搜尋過之前熟悉的地方,因為已經記熟路線也清楚了地獄的玩法,我們花費的時間比之前少了一倍,很快就抵達了新地點──書房。

想當然爾,這裡最多的東西就是書櫃跟書本,為了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的線索,我們開始將架上的書本逐一拿下檢查。

不一會,當書架上的書本全數清空時,地板上也早已堆出小山似的書堆了。

「有找到什麼嗎?」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,我轉頭詢問道:「我這邊只有一張照片。」

照片裡有一對夫婦跟一個小孩,看樣子應該是這棟房子的主人。

「我找到一張紙,還有一本日記本。」紫玥晃了晃手上的戰利品,並補充了句:「不過這日記本上鎖了,看不到內容。」

「我這邊找到一把鑰匙。」老哥抓著一把長約二十公分的金色大鑰匙。

「這應該是房間保險櫃或是什麼大型鎖頭的鑰匙吧?」我猜測的道。

「這日記本的鎖很小,應該是小型的……」紫玥沉吟了一會,「對了,剛剛撿到的鑰匙!」

她從倉庫中拿出了那銀製鑰匙,插入鑰匙孔後,輕輕一轉,日記本上的鎖就開了。

緩緩翻開書頁閱讀,上面是男主人的日記,記錄著一些日常的生活,以及他買到古壺之後發生的狀況……

 

四月三日

就像那個商人說的,這個壺是絕妙好物,就算是每天盯著它看,它每天的色澤也都有不同的變化,本以為是光線的關係,但,其實並不是這樣,那色彩是這個壺自然發出的光采,耀眼非凡。

 

四月十日

真是太美妙了!這個壺就像是有生命一般,每天、每天都有變化,就算要我每天都看著它,也不會覺得膩。

 

四月二十三日

前幾天發現這壺流出了紅色液體,那顏色真是很漂亮、香氣就像花香一樣的濃郁,猶豫了幾天,今天終於壯膽喝下一點,那滋味還真是美味啊!簡直比醇酒還要迷人。

 

五月四日

最近的狀況好像越來越奇怪,越來越想喝那紅色的液體,只要一天沒喝,就覺得身體要撕裂了一樣……

 

越往後看,那日記上的字跡越顯潦草,在最後一頁,上面只凌亂的寫了幾個大字。

 

  不及 了

 

   一 切

  

都 太 遲  了!!

 

血!

 

   我

     

我  要   血!!

 

血────

 

「沒了。」紫玥翻著日記本的後半部,是一片空白。

「看樣子,那個人應該是喝了壺裡的『飲料』之後,就變成食屍鬼了吧。」我猜測的說道。

「也許吧。」紫玥對書裡的故事並不感興趣。「可惜裡面沒線索。」

就在她準備將日記本闔上時,一張被折了幾折的紙張,從日記的封皮夾層中掉出。

「這是什麼?」彎下腰,我拾起了那東西。

將紙攤開一看,那是一張小平面圖,上頭只畫了幾個房間跟幾道階梯,從那略顯凌亂的線條看來,這應該是日記主人自己隨手畫下的東西。

「這是哪裡?」

將紙張翻來覆去看著,卻搞不清楚紙上畫的是哪一個場所。

老哥盯著那張紙瞧了一會,隨後將任務卷軸拿了出來,攤開到平面圖的位置。

「紙給我。」他向我要著那張小圖。

只見他拿著紙張,在平面圖到處比對了一陣,最後終於在一個地方停下。

在紙張跟卷軸疊合後,我們原以為是這房子自然缺口的部份,竟然出現了新的空間。

「是暗房嗎?」我推測的問。

「可能是。」

將位置默記下後,老哥將再度將卷軸收起。

「妳不是還有找到一張紙?」路西法好奇的追問:「上面有什麼東西?」

「一堆密密麻麻的線,我也看不懂。」紫玥將它遞到我們面前。

那是一張細長型的紙張,上面每一列各都有一組線段,每一組的狀況都不同,像是:一短線一長線、一長線三短線、五條全是長線等等。

這樣一路看下來,還真是讓人摸不著頭緒,眼花繚亂。

「……完全搞不懂它的排列組合。」我最不擅長這種解謎類的東西了。

「是摩斯密碼。」遙日篤定的回道:「從上面到下面這行是A到Z,然後再下來是0到9。」

「為什麼你會知道?」我有些詫異的反問。

「以前看過它的介紹,覺得很好玩,就背下來了。」遙日說的理所當然,卻讓我們臉上全掛上茫然。

這、這種東西哪裡好玩啊?我真是無法理解他的思維。

「繼續往下個地方找吧!」路西法催促道。

「往三樓去吧。」老哥緊接著說出方向,「剛才那張小圖疊合的地點,就在三樓的主人工作室。」

「三樓啊……」我臉上出現無奈的苦笑。

剛才找尋東西時,我們已經跑過一趟三樓了,沒想到才剛回一樓,又要再度往上跑。

除了要面對一波又一波的怪物,有時還要攔阻路西法跟遙日的爭執,整個行進的氣氛變得不是很好,有一種緊繃以及煩躁感。

最後他們兩人對彼此的不滿,終於在三樓爆發了。

無視旁邊一群怪物虎視眈眈,兩個人就這麼打了起來,打架的原因,不明。

「這兩個人真是……」

我無奈的想要上前勸阻,可是身邊還有一堆鬼魅纏著我,讓我無法動彈。

「先將神給請出來吧!」紫玥揮舞著手裡的召神令說道:「這裡怪物太多了。」

於是乎,我們請出了三位神仙,紫玥是佛祖、老哥是土地公、我則是一位有著狼頭、手持鞭子,名為「阿努比斯」的埃及神明。

佛祖是以金光保護紫玥,讓那些怪物無法接近她,老哥的土地公則是拿金元寶砸怪物,將他們砸的頭昏眼花、眼冒金星,而我的阿努比斯……

「啪!啪!啪──」

清脆的鞭子聲音不斷響起,當阿努比斯的鞭子落下時,怪物們驚恐的四處走避,動作快的鬼魅很快就能從鞭下逃開,而行動力欠佳的食屍鬼總是走避不及,被阿努比斯一鞭子打在身上,身體皮開肉綻這還算是輕傷,有的還因為這鞭打,軀體瞬間被打穿、斷成數塊。

「真好,貓叫出的神明,每一個都好帥氣。」紫玥語帶羨慕的道。

「嘿嘿,這是機率問題,可遇不可求。」我得意的朝她笑著。

「不要高興的太早,」老哥回了我一個惡笑,「沒聽過風水輪流轉嗎?說不定等一下妳會叫出很糟糕的衰神。」

「哥……」我不滿的瞪他一眼。

哪有人這樣詛咒自家妹妹的啊?

「貓,我掛了,幫忙復活一下。」路西法的聲音傳來。

「貓,幫我復活。」遙日跟著說道。

兩團小小的白色光球,在前方角落處飄著。

「救你們做什麼?」我沒好氣的回道:「反正讓你們復活了還是會打架打到死,我救你們做什麼?」

「我說,兩位。」紫玥接在我之後開口了,「要是你們不想解任務,就請你們趁現在離開吧。」

「離開?沒有啊,我沒有說不想解任務。」遙日的明顯出現驚愕,屬於他的那顆光球,動作上也明顯的頓了一下。

「我沒有說不想解任務。」路西法同聲反駁:「已經進行的事情,我不喜歡半途而廢。」

「是嗎?」紫玥冷哼了一聲。「可是你們兩個並沒有專心在團隊活動上,不是嗎?」

「……」

發現兩人不吭聲,紫玥又接著說下。

「我們是一個團隊,如果不能同心協力解決問題,那也沒有組隊的必要,雖然目前還沒有出現什麼大狀況,不過就算任務僥倖沒有失敗,你們兩個人的爭執行為,也很有可能會拖累整個行動。」

面對這樣的數落,被指責的兩人同時沉默了。

「感情上的事情,是你們三個人私下的事情,不應該拿它影響到其他人,如果你們沒把握在接下來的行動和睦相處,我想你們最好還是不要繼續。」

「……」在紫玥說完一串話後,回應的還是一陣沉默。

而我,也因為她的話陷入沉思。

他們兩個之所以會這樣,全都是因為我,如果我能早點作出決定,不要一直猶豫不決,也就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……

「要繼續嗎?」老哥語調溫和的詢問道。

「要!」一致的回答。

也就在紫玥訓話完畢,老哥才拿著還魂香上前將兩人救活。

「貓,我們走吧。」

丟下他們,紫玥拉著我往目的地的房間快步走去。

到了工作房,我們開始搜尋房間各個地方,試圖找出密室入口。

最後,我們在一幅巨幅的畫後頭,發現了一扇門,門上出現形狀奇怪的裝置,兩個顏色不同的按鈕,以及一個像是螢幕顯示器的長型面板。

「這要怎麼用啊?」站在門前,我們頭上冒出許多問號。

原本以為那應該是要輸入之前我們找到的密碼,但是,那紙上的英文加數字一共有六個字,這門上不過就兩個按鈕,要怎麼湊成六個?

「該不會還要找到其他的線索吧?」紫玥猜測的問。

「不知道。」

正當我們在苦思著方式時,路西法跟遙日不發一語的站在一旁,似乎還在為剛才的事情耿耿於懷。

察覺到兩人的模樣,老哥臉上出現無奈,「你們還想吵嗎?」

「沒,有什麼好吵的?」路西法淡淡的往遙日掃了一眼,「只要他不煩我就行了。」

「如果他不再纏著貓,我會跟他合作。」遙日不甘示弱的回道。

「這就是結論嗎?」老哥的臉上已經看不見笑容,「那就隨便你們吧。」

「立人,你……生氣了?」

似乎是發覺老哥的口氣有些不對勁,遙日的表情顯得有點不安。

「不,我只是累了。」老哥直盯著兩人,說話的語調沒什麼情緒。「隊伍中出現不管別人心情、不重視團隊精神的隊員,這真是很讓人很頭痛。」

雖然老哥並沒有用嚴厲的語調譴責,但,這句話讓他們同時低下了頭。

「既然事情都已經說開了,那就現在做出決定好了。」紫玥接口催促道:「要留下,就好好合作,要是真的非常討厭對方,完全無法跟對方和平相處,你們可以直接退隊離開,請選擇。」

「我不要離開!」

「我也是。」

兩人有著同樣的固執。

「那就好好相處啊!」紫玥沒好氣的道。

「我說過,只要他不煩我,我沒問題!」

「我也是!只要他不要做出過份的舉動,我就跟他好好相處。」

「你們兩個真的是……我好想揍你們。」紫玥握著拳頭,努力克制住暴打兩人的衝動。

「怎麼覺得好像問題一直在迴圈打轉?」我頭疼的苦笑。

「還敢說!」紫玥轉而將矛頭對準我,「這個問題的核心是妳,要是妳早點作出決定,就不會有這場爭執了!」

「……」被這樣直接點名,我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接話。

「貓,既然這樣,妳就直接選擇吧!」路西法催促道:「看是要選我還是選他!現在就來做決定!」

「是啊,貓,來決定吧!」

「決定個頭!你們以為現在是上菜市場挑水果、買菜啊?」我直接朝兩人頭上各揍了一拳。

「我沒有催妳啦!只是希望能夠快點知道答案。」

「貓,不管多久我都會等,妳可以慢慢想。」

「不用了!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答案!」火氣一上來,我也不管那麼多了!

「真的嗎?」

「妳……已經決定好了?」

「對!我已經決定了!」我鐵了心的點頭,「告訴你們!你們兩個──我、都、不、要!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不可以這樣,一定要選一個!」

「為什麼我一定要選你們兩個?難道我不能選別人、不能喜歡上別人嗎?」

「妳有別的人選?妳有其他喜歡的人?」遙日抓著我的肩膀,一臉愕然的追問。

「是誰?貓,那個人是誰?」路西法跟著纏上來。

「你們……放手啦!」我用力掙開他們兩人的手,「為什麼我要告訴你們啊!」

「因為我想看看對方是誰,我想知道妳是喜歡他哪一點。」路西法語氣堅決的回道。

「我……」

才想開口,老哥卻一把摀住我的嘴,不讓我繼續說下。

「現在不能說。」老哥將話題給止住了。

「為什麼?」路西法不滿的抗議著。

「立人,你、你也知道嗎?」遙日語氣中透著質疑,「你知道貓有喜歡的人?」

「不,我不知道。」老哥搖頭,「不讓她繼續說下去,是因為我們還在解任務,我不希望有事情讓你們分心……當然啦!如果你們現在就想離開,不想繼續了,我也不會攔你們。」

「不,我才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棄!」路西法固執的道:「他們又還沒真正在一起,在還沒成定數前,我還會繼續努力!」

「我對貓的這份感情,絕對不會放棄!」遙日信誓旦旦的道。

「你們沒必要這麼堅持吧?」發現兩人竟然還是這麼執著,真是讓我感到很頭疼。

有喜歡的人這件事情,只是情急之下脫口說出的謊言,為的就是要讓他們死心,不希望這件事情繼續拖拖拉拉糾纏下去,沒想到他們卻……

在情急與心煩之下,我說話的口氣不由得加重了一些。

「不要鬧了!我都已經表明我的想法了,你們卻……你們只會說喜歡我、想追我,可是你們有沒有考慮過我的心情?」

想起網路上的那些討論,我心裡不由得感到一陣苦悶。

「你們讓我覺得很困擾,你們知不知道啊?」

「我不是要造成妳的麻煩!」路西法嚴肅的反駁:「我只是希望妳能給彼此一個機會,讓妳自己認識我、也讓我能多了解妳,而不是才剛接觸就將我排拒在外,只是因為覺得困擾就直接拒絕!」

路西法的話,句句說中我的想法,讓我啞口無言、無從反駁。

相對於路西法的宣言,遙日則是不發一語的望著我,難過與悲傷全表現在臉上,我剛才的發言,似乎在他心中留下了傷害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