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實話,在我說出這番發言時,心裡真的是鬆了口氣,好像是將一件麻煩事順利擺脫,累積的壓力全部消散了一樣。

但,當我接觸到遙日的表情時,心卻沒來由的糾了起來,他的眼神彷彿是在問我「我真的造成妳的困擾嗎?」、「我是不是真的要放棄?」

心底好像突然空了一個缺口,有一種難受的莫名情緒慢慢滋生,一種無法理解的、深深的……懊悔。

莫名的,我開始期盼,期待遙日能像路西法一樣反駁我,像他之前對我的信誓旦旦一樣,對我說「我不會放棄」或是「我會繼續努力」。

然而,一直到我們將任務破解,遙日沒有再開口對我說任何一句話……

「這次找難一點的任務來玩玩。」

站在任務卷軸的購買商店內,老哥打算繼續進行其他地獄任務。

「抱歉,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,不能繼續了。」遙日歉然的笑了笑,向我們道別後便先行離開了。

「……」在遙日離去後,我陷入了沉思。

不曉得是不是我多心,我總覺得遙日的道別很不尋常,像是一種刻意的離開。

「貓,怎麼了?妳好像心不在焉?」路西法好奇的追問。

「沒什麼。」我朝他敷衍的笑笑。

是我想太多了吧,遙日他應該是臨時有工作出現……晃晃腦袋,我將心底的那點困惑給甩開。

但,在那天之後,遙日開始跟我漸漸疏遠,平常離開遊戲時,我總是會在家裡各個地方遇見他,現在他卻只有在吃飯時才會出現,以前總喜歡邊吃飯邊聊天的他,突然變得沉默了。

在遊戲裡,遙日開始跟別人組隊出任務,不再像以前一樣主動找我行動。

我偶爾會在商會裡遇見他,當我像往常一樣跟他打招呼、攀談時,他的回應卻只是簡單點頭回應,甚至,有時候他遠遠看見我了,還會故意別過臉去或是立刻離開,躲我躲的很明顯……

為什麼會這樣?遙日怎麼好像變了一個人?我開始感到茫然。

從原本的溫柔、親切到現在的冷淡與不理不睬,這樣的態度轉變實在太突然,讓我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。

遙日跟我之間的狀況,公會其他人也發現了,一些私語猜測開始流傳,為了迴避那些人打探的目光,我索性跟暴雷一直窩在地獄中解任務,當地獄的任務都被我解完、玩膩時,我這才回到公會,而後也才從旁人口中得知一項新的轉變──遙日退出了公會。

還記得當我知道這件消息時,我感到很震驚,在眾人議論紛紛的討論聲中,我匆匆下線,想要找他問個清楚,然而,我看到的卻是空無一人、空無一物的房間。

慌張的詢問老哥,他才告訴我,遙日早上就搬走了,搬到焰星的家中。

搬家的原因:不明。

退出公會的動機:不明。

老哥說,他曾經問過遙日原因,但他什麼都沒有說。

這就是他的方式嗎?我泛起了苦澀的笑。

因為我清楚表態了,所以他也有了新打算,於是他連個敷衍的原因也沒有,連一句道別的話也不說,就這麼離開,連朋友也做不成?

我,是不是錯了?

嘴裡說著不想傷害遙日,可是我卻……卻因為害怕、因為想逃避,而傷他最深。

我果然很自私吶……

坐在岸邊與海水相連的木製小碼頭上,凝望著波光閃爍的遼闊海面,聽著規律的浪濤聲,心情卻是凌亂不已,眉頭也總不自覺皺起。

「貓,妳的『殺氣』快將魚給嚇跑了。」北宮夜雪打趣的說道。

「……」無言的回了個笑,順手揉了揉眉心,試圖將皺起的眉頭鬆緩。

真是無奈,明明遙日已經離開很多天了,可是我每次一回想起這件事情,心情不自覺就會變糟。

「要是真的那麼在乎,就去跟他說清楚吧。」知道我是為了什麼事情煩心,北宮夜雪好心的建議道。

「我也想找遙日好好談談,但是,」我發出一聲無奈的長嘆,「他一直躲著我。」

「然後呢?」黃泉鎖鏈的問話聲隨之傳來,「妳也學他,開始躲他?」

「我只是不想聽其他人問一堆有的沒的。」我再度嘆了一聲。

真的搞不懂,明明這是我跟遙日之間的事情,可是為什麼旁人總是比我還要緊張跟擔心?只要我一出現在商會,總會有一些朋友「順口」說起他的事情,「順便」關心一下我們目前的狀況。

也因為這樣,現在的我,除了焰星要我幫忙帶新人打怪、解任務,要不然我很少出現在公會,大多時間是躲在偏僻小島,跟著北宮夜雪玩起生活技能──釣魚跟烹飪。

釣魚真是不錯,可以讓人逃避一些事情又不會覺得煩悶,要是真的釣膩了、煩了還可以跑去殺殺島上跟附近小島的BOSS,運氣好的話,可以獲得上等食材跟優質寶物,食材留著練習烹飪技術,寶物就丟給痞子殺手放在商會販售,一舉兩得。

正當我努力集中精神釣魚時,一旁突然飄來了奇怪的味道,不是焦味但也不算食物烤好的香味,而是像是添加了某種香料的味道。

「不曉得有沒有成功……」仲澐打量著手上的烤魚。

「是新的配方嗎?」我看著那尾閃著水藍光芒的烤魚。

「是啊。」仲澐從懷中拿出一罐他新調配好的配方瓶子,「前天看到商會販售新的配方,就買來試試。」

因為從海魔女那邊學到了藥草知識以及製藥技術,仲澐在製藥達到專業等級後,開始嘗試研發新的毒藥,以及一些「增添食物味道」的香料。

加了特製藥草的食物,通常可以賣得極高的價錢,除了可以當成上等補品進補之外,這食物還可以拿來吸引「稀有Boss」上鉤。

一些罕見的、少見的,出現機率只有千分之一的boss,只要這食物一放,那boss就有百分之一的機率會現身,就算現身的不是罕見怪物,也會是一些難得一見的優質boss

「拿去試試吧!黃泉,妳要玩嗎?」我望向一旁等待食物的她。

「我比較想要直接將烤魚吃掉。」黃泉鎖鏈扁了扁嘴。

「北宮現在不是在幫妳烤魚了嗎?」我往另一名廚師掃了一眼,「何必跟boss搶食物?」

「那就等我吃飽再說吧。」黃泉鎖鏈朝我揮揮手,「吃飽了才有力氣打怪,或者妳要拿去玩也可以。」

「我要釣魚。」將視線轉回海上,我的浮標仍在水面上載浮載沉。

見到我跟黃泉鎖鏈都沒有動身的欲望,仲澐便將烤魚放到一旁的盤子裡。

「艾奎等一下會過來,讓他拿去試吧。」

「嗯,也好。」

當仲澐跟我們在這邊釣魚烤魚時,艾奎一有空也會跑來這裡,本來以為他們兩個是朋友的關係,後來才發現不是我所猜測的那樣。

他們兩人在法律上的關係是養父跟養子,實質上則是偏向朋友。

聽說,艾奎的親生父親因為經商失敗,變得窮困潦倒,後來因為被債主逼急了,索性就攜家帶眷燒炭自殺,艾奎的父母親跟弟弟都在那次的事件中死亡,只有艾奎一人被救活。

在法律規定上,像艾奎這樣的孤兒要先看看他有沒有親戚能收養,如果沒有親戚或是親戚們都放棄收養權,社工人員才能轉而詢問寄養家庭。

艾奎的親戚全部都拒絕收養他,社工人員本來打算放棄了,卻見到仲澐的資料,他是艾奎的遠房親戚,只是,名義上是親戚,那血源卻淡薄的幾乎可當陌生人,在不抱任何希望之下,社工人員還是去電詢問了他。

仲澐當下的回應是:請給我兩天時間考慮。

在仲澐之前的很多親戚,也都是用這句話回應,社工人員認定這是一種拖延戰術,所以在結束談話後,他們也開始為艾奎找起了寄養家庭。

沒想到,兩天後,仲澐親自到社福機構來,說是要辦理收養艾奎的種種事誼。

自此以後,艾奎便成了仲澐的「孩子」。

說實話,光看艾奎平常的模樣,實在是無法猜出他有這樣的過去,要不是之前跟他一起解任務,恰好見到他暴走的模樣,我也不會知道這件事。

在我又釣上一尾大魚時,艾奎駕著一隻大型翼手龍抵達這座小島。

當他降落時,那隻巨大的翼手龍隨即縮回原形。

「各位好,我跟我家主人又來叨擾了。」翼手龍尼克收起翅膀後,禮貌的對我們點頭打招呼。

「你們今天來的比較晚喔。」我打趣的對他們說道,並順手將魚交給仲澐,讓他繼續進行實驗。

艾奎無奈的聳肩,「我剛被司徒纏住了。」

「喔。」一聽到這名字,我們幾個立即理解的點頭,臉上同時出現「你辛苦了」的感嘆表情。

司徒狂風,五大王者的第五名。

大家都知道,王者的排名是依照砍殺BOSS的數量來編排,但,這位司徒老兄卻將它當成實力強弱的依據,(雖然他這樣的認知也是沒錯啦!)因為不甘心屈居第五,所以他總是喜歡找前幾名王者進行單挑挑戰。

因為覺得這種切磋方式很有趣,所以艾奎他們也樂於跟他打上幾場,不過,打久了總是會膩啊。

偏偏這位老兄明白對他們宣告,除非他躍上第一名的位置,要不然,他勢必永遠的挑戰他們前四位。

聽到這樣的宣言,凌依他們索性開了他一個惡意的玩笑,大家卯起來狂打BOSS並對他使用隱藏,讓他沒辦法在地圖上發現他們的方位,同時,他們幾個還不斷移動位置,不在同一個地方停留過久,以免被他的消息網給找上。

而我之所以會知道這一號人物,是因為我在王者排行榜上的名次,聽說逐漸逼近他的名次,因為這樣而引起對方的好奇,於是他特地跑來找我,想要看看我的模樣。

好巧不巧,那時候我剛好跟其他四名王者在商會聊天喝茶,見到這陣仗,他誤以為我是他們幾個特地培育出的新人物、新王者,我們五個要聯合起來排擠他,將他踢出前五大王者的寶座,自此之後,我也成了他騷擾的名單一員。

套句路西法的說法,司徒狂風是一個很有趣的人。

雖然總愛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,又會對人糾纏不清,可是他卻又不讓人覺得厭惡,要不,其他幾人也不會只是隱藏自己的下落,沒有將他列為黑名單了。

「艾奎,你應該有『確定』甩開他,才過來這邊的吧?」黃泉鎖鏈確認的問著。

「當然甩開了。」艾奎認真的點頭,「我繞了好幾座城市,確定他沒跟上來我才轉到這邊。」

「很好。」我安心的點頭,順帶指了下盤子上烤魚,「那隻魚是新的誘餌,你拿去玩吧。」

「讓我先休息一下吧。」艾奎一屁股坐在我身旁,嘴裡連帶抱怨道:「為了甩開司徒狂風,我跑的腿都快斷掉,快累死了。」

對於這段說詞,尼克有些不以為然的掃了他一眼,「艾奎主人,先前有一大段路程似乎都是在下在奔波的吶。」

「……」撇了撇嘴,艾奎索性將尼克收了起來,讓牠不要干擾自己的發言。

「對了。」像是想起什麼,艾奎突然拍了下手,開口道:「我有跟妳……們說過,遙日加入新公會的事情嗎?」

艾奎未免也太刻意了吧?我輕笑了聲。

遙日的這項消息,他應該是要跟我說的吧,大概是覺得這樣太過八卦,所以才將「妳」添加了個複數字「們」。

「嗯,我有聽說。」沒有回頭,我的視線仍緊盯著魚標。「他加入一個叫做『MASK(面具)』的公會,聽說他們公會裡面的成員,每個人都會帶著一個半截式的面具,用來表示身分。」

「啊,原來妳已經知道啦?」艾奎抓了抓頭髮,有些該尬的笑笑。

「前幾天痞子告訴我的。」我說出了情報提供者。

多麼有趣啊,曾經是互動極佳、每天都黏在一起解任務的夥伴跟戰友,現在我卻必須從旁人那邊得知他的新消息,不過,事情會演變成這樣,有一部分也是我造成的。

想起這樣的前因後果,我勉強振作的心情,又往下沉了一些。

「我聽說那個公會蠻強的。」黃泉鎖鏈接著道:「他們曾經向戰鬥排行榜前十名的幾個公會進行挑戰,聽說都沒有輸過。」

「我曾經幫一個公會朋友跟他們一起作戰,MASK真的很厲害,」艾奎開始說起他的經歷,「不管是攻擊、支援或是防備,他們都很有一套,我跟我朋友曾經發動幾次突襲,就算遇到突發狀況,他們還是很沉穩,不會亂了手腳,簡直就像個訓練有素的軍隊!」

「雖然沒有接觸過他們的人,不過凌依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,」北宮夜雪插嘴道:「她說『那公會簡直就是一個菁英公會』,聽說他們成立還不到一個月。」

儘管他們談的熱烈,但我卻連一句話都插不上嘴,對於MASK,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只是遙日加入了這個公會,如此而已。

「看來這個MASK很出名啊。」仲澐一邊在烤魚上頭灑配方,一邊說道:「痞子跟焰星也在收集這個公會的資料。」

「咦?為什麼要收集MASK的資料?」艾奎有些不解,「對方有跟你們下戰帖嗎?」

「只是純粹的情報收集。」我回答道:「不管是不是敵對的公會,一個新的組織出現,總還是要了解一下狀況。」

說話時,手上的釣竿突然抽動了兩下,我連忙開始收線。

從那沉澱澱的手感判斷,本以為是一條大魚,但,當獵物脫離水面後,才發現那是一只舊靴子。

「嘖!」將靴子扔回海裡,我收起了釣竿並拿起擺在一旁的BOSS誘餌。

「我去抓BOSS。」

「不要在這座島上引怪。」見到我準備往森林裡走去,黃泉鎖鏈連忙開口提醒:「上次我不小心引出一隻巨型怪物,那傢伙不只搗毀了島上的森林,還將我們蓋的小木屋給拆了。」

「難怪我覺得這間屋子好像有些不一樣,原來是重蓋了啊。」我理解的點頭。

「去後面的惡魔島吧!」北宮夜雪指了指身後的海面,「那邊拐出來的BOSS,掉的寶都不錯。」

「好。」

回應了聲,我叫出了暴雷,並要牠變成「騎乘模式」,瞬間,小狗般大小的暴雷,變大了數倍。

我跟暴雷在地獄奮戰時,意外解出了一個寵物轉變任務,它可以讓原本不能乘坐的寵物變成坐騎。

在遙日離開的第二天,他將浮動部屋以線上郵寄的方式寄到商會給我,我知道他是想讓我行動上能更方便一點,但,我還是將它退回去了,畢竟那東西本來就不屬於我。

坐上了像馬匹一樣大的暴雷,我們飛騰到高空,往不遠處的惡魔島飛去。

才剛接近,就看到在島上的沙灘上有玩家被怪物攻擊,幾名玩家成了幽靈,剩下兩、三人還在苦撐。

我拍了拍暴雷,示意牠下降一些高度,沒有插手干預打怪,我只是幫忙死亡的幾個人復活,為他們進行治療,讓他們能夠上場幫助隊友打怪。

等到他們將怪物全消滅時,我才緩緩降落在地上。

「嘿!謝啦!」他們疲憊的坐在地上,揚著笑對我說道。

「貓師父?」一個訝異的叫聲傳來,「怎麼會是妳?」

回頭望去,發現叫我的人是夜影杰,夜音黎恩則是站在他身旁,正在為他進行治療,再看看其他人,他們身上都有著「聖˙十字軍」公會的標誌,整個團隊約莫有十多人。

原來是公會團啊。我慶幸著自己剛才沒有插手,通常這種公會團組隊出來大都是為了要解任務,要是我剛才插手了,他們的任務也就會宣告失敗。

「貓師父,妳也是來這邊打怪的嗎?」夜影杰好奇的追問。

「不,我來這邊引BOSS。」揮了揮手上的烤魚,我說出了目的。

「妳一個人可以嗎?」夜影杰有些擔心的詢問。

「試試看囉!」我無所謂的笑笑,「反正大不了就是掛掉。」

套句某位玩家說的話:高手就是從不斷死亡中練成的。

要是在乎死亡的話,那就玩不成遊戲了。

本來想要在島的邊緣引怪,但,既然他們都在這邊歇息,我決定跑遠一點,免的害了他們。

重新騎上暴雷,準備往島嶼的深處前進。

「等等!」在我飛升至高空時,夜音黎恩叫住了我。

「有事嗎?」回頭望向夜音黎恩,我真的沒料到她會主動跟我說話。

雖然在路西法跟夜影杰努力調解下,夜音黎恩對我的態度似乎轉變了不少,至少現在的她在見到我時不會立刻扭頭就走,但,她也不會跟我聊天就是了。

「妳……」張著口,她遲疑、停頓了一下,才又接著道:「我向來不喜歡欠人家人情,既然妳剛才幫了我們,那我們就幫妳打BOSS。」

「對啊!反正我們也是來練功兼打怪,就一起行動吧。」夜影杰開心的附和道。

「那就謝謝囉!」

「重新降落地面,我找了個好位置,將手上的烤魚放下。

「大家先準備陷阱魔法。」夜音黎恩提醒其他隊友,「等BOSS出來就立刻將它定住,這樣比較好打。」

「好!」

在眾人都就定位之後,烤魚附近的地上出現一個黑影,緩緩的,一樣生物從黑影中冒了出來。

「咦?」

見到那東西的樣貌,原本已經施法預備的魔法師停下手,法術也隨之消失。

那生物身形大約像是六個月大的小狗,形狀像是長毛象,有著長長的鼻子,小小的尖牙。

搖晃著步伐,那生物慢慢的跑向食物,模樣看來非常逗趣。

「是不是失敗了啊?」某位玩家不解的問。

不,這沒有失敗……

「快點使用陷阱魔法!」我警告的大喊:「這隻是BOSS榜排行第三的獠牙火象!」

「什、什麼?」

聽到這名稱,幾個原本想要接近的人,嚇得連連後退幾步,同時手忙腳亂的聚起陷阱魔法。

然而,就在他們準備防備時,怪物也在這時候變身了。

不過是幾秒鐘的光芒乍現,那隻可愛、會讓人想抓來當寵物的小東西,竟然變成房子一般高大的巨無霸大象,象鼻子噴的不是水,而是宛如地獄烈火般的火焰,粗壯如樑柱的象腿一蹬,整個地面頓時劇烈的撼動起來,彷彿牠再用力多踏、多踩幾下,這座脆弱的小島就要被牠踩沉了一樣。

在可愛的小象變成巨大BOSS後,在牠附近的空地同時出現幾顆晶石,以及一些跟牠長相相同,但體型小一倍的小象。

「先將祕法晶石擊毀!」我指著人一般巨大的晶石說道:「這些晶石會幫牠們療傷,你們打再久也沒有用。」

「好。」

眾人開始努力破壞晶石,也就在此時,象群發出像是宣戰的高吼聲,而後開始朝四面八方放出火焰,將圍繞在附近的我們給逼退。

「冰、冰雪凍塵!」

一名魔法師朝獠牙火象發出了冰系束縛術,但,那白色的飛雪還沒接近怪物身邊,就全給融化了。

「笨蛋!你用冰魔法做什麼?」夜音黎恩氣急敗壞的罵道:「牠是火系的王者耶!除非你的冰雪練到最高等,不然冰魔法對牠根本沒用!」

「我、我……我只是想要困住牠。」那人哭喪著臉說道。

「碰、碰、碰!」

踏著沉重的步伐,象群開始大肆進攻,而牠們的首領獠牙火象則是站在原地觀看,有時也會甩動長鼻子指揮手下。

「啊──」見到吐著火焰的象群衝來,魔法師嚇得連連後退。

「暴雷,把怪物封住!」我對暴雷下命令道。

「嘎啦啦,雷籠之術!」

暴雷飛到空中,翅膀發出了金色閃光的雷電,雷電交織成網,瞬間就讓幾隻小象停止行動。

「吼~~」

張大口,發出巨大的怒吼聲響,小象用力衝撞雷籠,試圖掙脫。

見到怪物即將掙脫牢籠,夜音黎恩快速放出幾個土崩術,將獠牙火象以及牠的手下一隻隻困在地洞中。

這些地洞用來對付小象群的確足夠,但,遇上獠牙火象可就不行了,困住牠的那個洞穴顯然挖的不夠深,獠牙火象約莫有三分之一的上身顯露在地表上。

「趁現在攻擊小象群!」夜影杰喊道:「先解決小隻的再來處理BOSS!」

「魔法師先用魔法困住獠牙火象!」夜音黎恩跟著喊道:「讓戰士能夠專心應付其他象群!」

在兩人的指揮下,所有人紛紛拿出裝備,只是,他們並沒有依循指示行動,而是紛紛放出自己的大絕招,企圖造成怪物群的重大傷亡。

然而,在這樣的奮力進攻下,獠牙火象並沒有因此受困,牠不斷甩著長鼻子,朝我們噴出熊熊烈火。

「嗚啊!」

幾個靠太近的人不小心被火焰掃到,身上立刻燒焦一半,血量也少了大半。

「魔法師不要太靠近,不要用攻擊魔法,用魔法慢慢進行牽制,等戰士來處理!」夜音黎恩提醒喊道。

「有穿護甲的戰士直接上前砍,」夜影杰一邊進行戰鬥,一邊吩咐道:「魔法師記得為戰士加上保護罩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

幾個人連忙往後退開,依循指示放出魔法。

好不容易解決完小象群,所有人轉而全力進攻獠牙火象,但,就在獠牙火象的血量減少三分之一時,突然有幾道光芒照射到牠身上,在光芒的照耀下,獠牙火象的血量回增、傷口痊癒了。

「欸?怎麼會……」

幾個人紛紛轉頭望向光芒來源,發現附近又出現了幾顆祕法晶石。

「嘖!不是才破壞完嗎?竟然馬上又冒出來了。」我揮劍朝身邊的晶石砍去,「你們繼續攻擊,這些晶石交給我!」

我退出作戰,帶著暴雷一同破壞祕法晶石。

「大家往後退一點!牠要衝出來了!」夜音黎恩一邊施放攻擊魔法,一邊警告的喊著。

在獠牙火象的奮力掙扎下,身子已經有一半出現在地表。

為了不讓牠順利衝出,我用幻實變出幾顆大石砸在牠身上,藉此壓制牠的行動。

將所有祕法晶石毀壞後,將手上的複合劍盾一甩,變化成雙頭有尖刺圓球的流星鏈,甩著鍊子,一下下往牠身上重擊過去。

雖然遭受攻擊讓獠牙火象噴出很多鮮血,但,牠的生命跡象沒有減弱太多,依舊是生龍活虎的朝我們大聲咆嘯,激動且用力的掙扎。

「怎麼打不死啊!」

「他的弱點到底在哪裡?」幾個人無奈的嚷著。

儘管已經用盡全力攻擊,然而,這些攻擊似乎全無效啊!

「不行了!牠要衝出來了!」

發現獠牙火象的前腳已經踏了出來,戰士們更加賣力進行攻擊,然而這樣的攻勢還是止不住怪物衝出的行動。

「要撤退嗎?」

「魔法師再加強牽制!」夜影杰高聲喊道。

「不行!魔力快用光了,要補。」

經過剛才一段時間的纏鬥,我方的資源似乎已經快要消耗殆盡。

我在獠牙火象四週丟出了「荊棘種子」,一接觸到土壤,巨大帶著尖刺的藤蔓立刻出現,牢牢纏上獠牙火象的身子。

但,光是依靠藤蔓的力量還不夠,怪物還是能夠進行小幅度的掙扎,而且這樣的牽制也只能稍微拖延幾分鐘,無法維持長久。

「暴雷,過去纏著獠牙火象,不要讓牠離開地洞!」

「嘎啦啦,是!」

暴雷快步衝了過去,使出音波咆嘯干擾怪物的行動,讓牠的活動力頓減。

在獠牙火象稍為安定後,我收起武器、起腳一蹬飛升至高空,準備對怪物使出「透析術」,尋找出牠的弱點。

「你們先準備好,等我找出弱點之後,你們立刻集中火力攻擊。」我對著底下的他們說道。

「好!」

我在雙手凝聚魔法,而後將魔法光芒覆蓋在怪物身上,開始在牠的身上進行掃描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