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應該……不會再追來了吧?」

坐在浮動部屋裡頭,我警戒的望著後方動靜,除了蔚藍的海水跟小魚外,並沒有看到任何追兵。

「接下來要去哪裡?」月雪櫻問著行程。

「決定下個地點之前,我們先將事情問清楚吧。」仲澐坐在貝瑞拉面前,似乎有某種審問的意味。

「嘎啦啦,將所有的事情全部弄清楚會比較好。」暴雷搖晃著尾巴,認同的附和道。

「說!」痞子殺手突然往貝瑞拉面前的桌面拍了下,厲聲問道:「你到底認不認識康帕納博士?為什麼那群人魚要抓你、為什麼他們在抓你的時候,還連我們一起抓?」

「嘎啦啦,快說!」學著痞子殺手的動作,暴雷用尾巴重重拍了下桌面。「你有權保持緘默,但是你所說的話將會成為呈堂證供!」

這……什麼跟什麼啊?我無奈的看著眼前的一人一獸。

「呃……」彷彿是被這樣的氣勢嚇到,貝瑞拉有些不知所措的望著我們。

「不說是嗎?告訴你,你不要想要用發呆這招矇混過去……」痞子殺手用猙獰的表情朝他逼近。

「嘎啦啦,吼嘎嘎~~」暴雷發出了奇怪的低吼聲:「要是不說我就要咬你!」

「夠了,你們兩個全給我住手!」我一手拎起暴雷、一手將痞子殺手拉退。「你這樣一連串的問,你要他回答哪一個?」

「當然是全部都要回答啊!」痞子殺手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。

「嘎啦啦,暴雷要他全部說出來!」

「這樣吧!為了不讓場面太過混亂,讓我來對他提出問題,」仲澐毛遂自薦的說道:「問完之後如果我有遺漏的地方,你們再作補充,好嗎?」

「嗯,那就交給你了。」我朝他點頭示意。

他首先丟出第一個問題,就是我們最初的問題。「你認識康帕納博士嗎?」

「……認識。」貝瑞拉低聲回道。

「既然認識,為什麼一開始會說你不知道他是誰?」

「你們問我問題的時候,附近有人在監視,所以我不能說。」

「為什麼他們要監視你?」

「因為他們認為我背棄了自己的同伴……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……」

這個問題讓貝瑞拉沉默了,發現這一點,仲澐也沒有追著問下去,而是轉了個問題。

「康帕納博士的狀況你知道嗎?」

「博士他……還好嗎?」

一提起康帕納博士的名字,貝瑞拉的眼中出現濃濃的擔憂。

「他受傷了。」我說出了博士目前的情況,「聽說傷的很重,現在完全昏迷不醒,你知道該怎麼救他嗎?」

「受傷了?怎麼會這樣……」

聽到了博士的情況,貝瑞拉臉上充滿焦慮與不安。

「可以請你們帶我去見博士嗎?」貝瑞拉跪在地上,向我們央求著,「求求你們,請帶我去見博士。」

在貝瑞拉的央求下,我們帶他來到博士的住家。

 

在上岸後,貝瑞拉的魚尾換成了雙腿,魚鱗的部份則是轉變成長褲。

當他見到躺在床上不成人形的博士時,立刻從身上拿出一小瓶藥水餵他喝下。

不到一分鐘的時間,康帕納博士的身體逐漸起了轉變,從那個人見人怕的怪物恢復成原本的樣子,原本因痛苦而糾結的表情也在此時疏緩,在疼痛舒緩後,康帕納博士陷入了沉睡。

「太好了,博士恢復了!」見到這樣的情況,我們幾個開心的笑著。

「這只是暫時的。」臉上沒有絲毫笑容,貝瑞拉說出令人沮喪的情況,「一陣子之後,博士又會變成像剛才那樣的怪物。」

「沒有完全根治的辦法嗎?」天神樂追問道:「你應該知道該怎麼製作解藥吧?」

「抱歉。」貝瑞拉朝我們搖了搖頭,表情十分沮喪。「我只會製作暫時恢復人形的藥劑。」

「怎麼會這樣……」

發現情況跟我們預料的不同,這讓我們幾個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應付。

「這樣的話,博士不就要一輩子被人當成怪物?」蜜莉絲擔憂的說道。

「對不起、真的很對不起……」

望著床上的博士,貝瑞拉難過的跪在床沿,摀著臉,泣不成聲的哭著,帶有水藍光澤的淚水從他的指縫中滴落,掉到地面時滾成了一顆顆的珍珠。

淚水形成的珍珠很漂亮,晶瑩剔透、耀眼非凡……跟貝瑞拉的悲傷形成截然不同的對比。

見他哭的這麼傷心,月雪櫻好言安撫著他,「你不要難過啦,博士會變成這樣又不是你的關係。」

「嘎啦啦,不知道解藥沒有關係,不要哭喔!乖乖乖……」暴雷飛到他的肩膀上,用小小的前腳拍著他。

「不,這都是我的錯,」貝瑞拉用懺悔自責的語調低聲嚷道:「要不是我,博士也不會變成這樣……」

聽到貝瑞拉的話,我們幾個困惑的互望了眼。

「可以告訴我們是怎麼一回事嗎?」我上前詢問著他,「也許我們能幫上忙。」

聽到我的話,貝瑞拉沉默了一會,抹去臉上的淚水後,才緩緩說出整件事情的經過……

 

多年前,貝瑞拉跟其他人魚戰士奉命來到「雷普卡特一號城」,他們的目的是前往機器人製造工廠,竊取出讓工廠運作的核心裝置,只要沒有這樣裝置,工廠就再也沒有辦法運作,也就不會再排放出大量污染大海的廢水。

因為事前已經進行過嚴密的調查,所以他們順利的完成任務,將核心裝置拿到手,但,就在撤退時,他們的行蹤不幸被機器人發現,貝瑞拉跟其他人魚夥伴立刻陷入苦戰。

最後,貝瑞拉跟其他同伴走散,他身上受了重傷,藏匿在工廠的某個角落,本來想等到騷動結束再進行脫逃,可是他卻因為失血過多而昏了過去。

當他醒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小房間,身上的傷口已經有人為他進行了治療與包紮,那個救他的人就是康帕納博士。

那時候的康帕納博士還沒辭去工廠的工作,是工廠的負責人之一。

「醒了嗎?」守候在床邊的康帕納博士,見他醒來,立刻上前察看他的狀況。

「抱歉,我只會一些簡單的治療,你有沒有覺得哪邊不舒服?」

「你為什麼要救我?你有什麼目的?」貝瑞拉警戒的看著他。

「目的啊?如果真要說,我的確是有事情要問你。」康帕納博士朝他笑了笑,「核心裝置在你身上對吧?請將東西還給我。」

「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」貝瑞拉直接否定了他。

「核心裝置設有追蹤器,資訊上顯示東西就在你這裡。」

康帕納博士從口袋拿出一個小型偵測器,偵測器一接近貝瑞納,就立刻發出偵測到物品的聲響。

「要是再不將它安置回去,這座工廠就會爆炸,會有很多人因這場爆炸喪命,請你將東西還給我……」

「休想!」貝瑞納恨恨的瞪著他,「我絕對不會將東西交出來,這座工廠修想要再恢復運作!就算你殺了我,我也絕對不會將東西給你!」

「看來你已經有了相當的覺悟了……」

望著他,康帕納博士臉上浮現無奈的苦笑。

他朝貝瑞拉伸出手,見到這情況,貝瑞拉以為對方打算下手殺了自己,而他也有了死亡的覺悟,沒想到康帕納卻是輕輕摸著他的頭髮。

「生命很珍貴,請你好好愛惜自己,不要隨便捨棄性命。」

這樣的態度讓貝瑞拉愕然的愣住了,但,他也隨即回過來,一把拍開了他的手。

「你也知道什麼是生命嗎?」他生氣的朝他大吼:「你們污染了大海,害死了我們那麼多族人,竟然還有臉說出這些話?」

說到激動處,貝瑞拉突然劇烈的咳了起來,連帶還吐出了一灘血。

「冷靜點、你現在不能太過激動。」康帕納輕手拍著他的背,試圖讓他舒緩一點。

「要我不要激動?光是看到你們人類我就恨不得能夠殺了你們,你要我怎麼能夠不激動?」

「要不然,我盡量少出現在你面前好了。」康帕納朝他苦笑了下,「以後除了送三餐跟換藥,我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,一直到你傷好了為止。」

說完,康帕納博士就離開了。

接下來的幾天,康帕納博士珍的信守他的承諾,除了送三餐跟換藥以外的時間,完全沒有在貝瑞拉的眼前出現過。

在康帕納博士的照料下,貝瑞拉的傷勢恢復的很快,有時候,康帕納博士也會趁他心情好的時候跟他聊上幾句,詢問海底的狀況。

儘管貝瑞拉想要好好介紹自己美麗的故鄉,但,每次說到最後,貝瑞拉總是會想起污染的事情,所以談話都是在他指責人類污染環境的怒吼聲下結束。

然而,康帕納博士也不以為意,依舊是一有空就找他聊天。

漸漸的,貝瑞拉對他的態度也趨於好轉。

後來,康帕納博士突然變忙碌了,雖然他依舊會將三餐送來給貝瑞拉,但他總是將餐點放下之後就匆匆離去,沒有像以前一樣逗留在房裡。

雖然覺得奇怪,但貝瑞拉也沒有多做過問。

幾天後,康帕納博士神情憔悴的出現在他房間,一到房間,他便像是快要站不住腳的倒了下去。

貝瑞拉不自覺出手扶住了他,他原本以為博士生病了,不過,後來他才發現博士在他懷中睡著了。

「欸!醒醒!要睡回你的房間去睡!」貝瑞拉拍著他的臉頰,試圖叫醒他。

迷迷糊糊中,博士睜眼看了他一眼,用著開心而滿足的笑容對他說道。

「完成了,我終於……完成了……」

「完成?」貝瑞拉不清楚他的意思。

本想問個明白,可是博士卻已經睡著了。

「是在說夢話嗎?」

不得已,他只好將懷中的博士抱到床上,就在此時,他聽到工廠機械恢復運轉的聲響。

他又做了一個核心裝置?發覺這一點,貝瑞拉真是恨不得立刻掐死他。

卑鄙的傢伙!前幾天還裝出一副同情的樣子,博取我的信任,結果私底下偷偷進行工廠的修復工作!他之所以留住我,應該是為了不讓我回去回報,擔心我們會來阻礙他的計畫,我徹底被他給騙了……

在盛怒之下,貝瑞拉作出了一項惡毒的決定。

他從懷中拿出一瓶巫藥讓康帕納博士喝下,同時在他的耳邊低聲呢喃,對他下了命令的咒語。

「變身成怪物吧,我要你親手毀了這座工廠,你最愛的這座工廠……」

 

次日,康帕納緩緩的醒來,見到他清醒了,貝瑞拉向他提出了要求。

「殺了我吧。」

「呃?你為什麼突然這麼說?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康帕納博士訝異的反問。

「你不是已經完成核心裝置了嗎?」「你當初會留著我的命,為的就是要從我這邊騙回裝置不是嗎?既然你已經另外做了一個,我對你來說也已經沒有用處了吧?」

「不,你誤會了,我從沒有想過要殺你。」

「如果不是為了殺我,你將我軟禁在這裡作什麼?」

「因為你的傷勢還沒好,我不能讓你就這樣離開,而且,我還有話想要請你轉達你的族人。」

「什麼話?你想要向我們宣戰嗎?」

「不,我是想要跟你們說『對不起』。」

「欸?」突如其來的道歉,讓貝瑞拉愣住了。

「對於你族人身上所發生的事情,我真的感到很抱歉、很對不起你們。」康帕納用極為真誠的態度說道。

「一直以來,我一直想要讓所有人過的幸福,所以才會不斷研發新的機器人,卻沒注意到工廠的廢水竟然傷害到你們,聽過你說的話之後,我已經開始著手改進工廠的設施,我本來打算在你傷勢痊癒時,能夠將工廠改造完成,不過,因為這項計畫的難度超乎我的預料,而你的傷勢又痊癒的比一般人還快,所以目前只有做出能夠將廢水量減少的核心裝置……」

「難道……你昨天說你完成了,指的是這個?」貝瑞拉錯愕的問著。

「是啊,本來想要早點跟你說,所以才會跑來找你,結果我竟然在近來之後就睡著了……」

康帕納博士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髮,朝他笑著。

聽到這裡,貝瑞拉真是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後悔莫急,但……

「太遲了,一切都……太遲了。」

「不,不會太遲!雖然現在來彌補的確是有點晚,但是我會繼續努力!」

誤以為貝瑞拉指的是海洋污染的事件,康帕納博士急忙保證道。

「雖然我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,但是我會一直努力下去,總有一天,我會讓這片大海恢復以往的乾淨……」

 

故事說到這裡,算是結束了。

「因為覺得很愧疚,我不敢對博士說出這件事情,回到大海以後,因為擔心巫藥對博士的影響,我會定期上岸觀察博士的情況,在他要發作之前,偷偷讓他吃下具有暫時療效的解藥……」

「如果你有定期讓博士吃下解藥,為什麼博士還是變成怪物?」天神樂不解的追問。

「因為我的行為被城主發現了。」貝瑞拉長嘆了一聲:「儘管我將康帕納博士的心意轉達了,可是城主卻認為那是他怕我們再次竊取裝置,所以才會屈服我們,城主的父親因為污染的海洋而生病死亡,所以城主對於跟工廠相關的人有非常深的怨恨,他覺得博士變成怪物是罪有應得,後來,城主發現我偷偷帶解藥給博士,他感到非常生氣,他下令除去我的戰士身分、拘禁我的行動,不准我再度來到陸地……」

重新提起這件事情,回想起自己的過錯,貝瑞拉陷入深深的自責與悔恨中。

「後來,康帕納博士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改造工廠,現在工廠已經不會再排放有毒物質進入海中,博士實現了他對我的承諾,可是我……」

貝瑞拉痛苦的握緊拳頭,像是要發洩般的捶打地面。

「我對博士做的事情已經無法挽救,我真的非常後悔,如果我可以不要那麼衝動,博士他也就不會變成這樣……」

說到這裡,貝瑞拉已經無法再繼續說下。

受到他這樣的悲傷情緒影響,我也跟著紅了眼框,身旁的月雪櫻早已淚流滿面、泣不成聲。

「你不要太過自責……」康帕納博士的聲音突然出現。

不知道何時醒來的他,從床上緩緩坐起身,臉上笑的溫和。

「博、博士……」見到他醒來,貝瑞拉臉上出現驚慌、錯愕且慚愧的複雜神情。

「好久不見。」康帕納博士朝他笑著,臉上沒有絲毫怒氣,反而有一種故友重逢的喜悅。

「對不起。」貝瑞拉愧疚的低下頭,淚水再度掉落。「我、我實在是太卑鄙、太懦弱了,不只是做出傷害你的事情,在事情發生之後,我還用盡心機拼命想要掩飾,身為一名戰士,我竟然連跟你坦承的勇氣都沒有……你應該很恨我吧?」

因為情緒過於激動與悲傷,貝瑞拉在說話時,全身很明顯在顫抖著。

貝瑞拉說話時,康帕納博士只是安靜的聆聽著,等到他將話說完後,康帕納博士輕輕的將手放在他的頭上,摸著他的頭髮。

「能夠再次見到你,真是太好了。」

「……」對於這樣溫柔至極的話,貝瑞拉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回應,只是靜靜的望著博士。

「你離開之後,我一直以為你會再度回到陸地上來,我很想再次聽你說那些大海的故事,可是你卻不再出現,想到你曾經說過你的人魚同伴因為污染的海水生病死亡,我真的很擔心,現在看到你平安健康,真是太好了。」

「因為我……沒臉見你。」貝瑞拉臉上的淚水完全止不住,房間的地面早已經被珍珠堆滿了。

貝瑞拉伸手握住博士的手,「你們人類的體溫比我們高,身體跟手就像太陽一樣,有很舒服的溫度,可是……我竟然讓這麼溫暖的手,這麼溫柔的人,變成冷冰冰的怪物,我、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。」

「大海……現在如何?」康帕納博士笑著反問:「那片被我們污染的海洋,生了病的大海,現在有逐漸恢復健康了嗎?」

「有……」貝瑞拉輕輕的點頭,「雖然還是有部分地區的汙染沒有清除,可是,現在已經逐漸恢復了。」

「如果你不急著回去,可以跟我多聊一些大海的事情嗎?」康帕納博士央求道。

「我……」遲疑了下,貝瑞拉轉而提出另一個請求。「在我找到解藥之前,你可以讓我留在你身邊嗎?」

「要是找不到解藥呢?」康帕納博士反問他。「如果我就這樣死去,你會因此愧疚一輩子嗎?」

「我會跟隨你一起死去。」貝瑞拉的語氣中透著異常的堅定。

「這正是我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。」康帕納博士輕嘆了口氣,「我應該跟你說過,生命很珍貴,你要好好愛惜自己的命。」

「但是……」

「不管我最後是生、是死,你都必須要好好的活著,連同我的份一起活下去。」康帕納博士一臉嚴肅的對他說道:「這是我答應讓你留在我身邊的唯一條件。」

「可是我……」

「如果無法答應,就請你離開吧。」不想再多做討論,康帕納博士直接躺回床上休息。

「……我知道了。」猶豫再三,貝瑞拉點頭答應了。「我會遵守這份承諾,請你讓我留下。」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