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的時間,我們陪著貝瑞拉一起照料康帕納博士、一起找尋藥材,製作讓博士維持人形的藥劑,除此之外,我們也到處打聽讓博士恢復的方法,只是……

「為什麼都找不到線索啊?」我坐在海魔女屋內的角落,無力的嚷道。

「不曉得是不是有什麼地方遺漏了。」天神樂坐在我身旁,努力回想任何可能的地方。

為了要尋找線索,我們拆成兩組行動,雖然沒有限定誰要跟誰在一起,但是幾乎都是我、天神樂跟仲澐一組,遙日跟另外兩人一組。

此時,海魔女正將我們帶來的藥材一一丟入鍋爐中,攪拌幾下之後,她又轉身走到鍋爐旁邊的藥櫃前,裡頭放置著琳瑯滿目的玻璃瓶,每個瓶子裡頭裝著一種顏色液體。

她手上拿著一個海螺形狀的杯子,挑選了幾個玻璃瓶,將裡頭的液體倒入陶杯,經過融合,海螺杯裡的東西像是起了化學反應,不斷冒出煙霧。

回到鍋爐前,海魔女將杯裡的東西全數倒入鍋中,緊接著又隨手扔了幾樣藥材,然後再抓了一根略微彎曲的珊瑚往裡頭攪拌了幾下,動作極為豪邁,就算藥劑從裡頭濺了出來她也毫不在意……

「好了,一共完成三瓶藥水,製藥費一共九萬元!」

將藥劑裝入小瓶子後,海魔女隨即向我們伸手討錢。

「親愛的魔女姐姐~~」我用著撒嬌的口氣對她說道:「我們少說也來這邊好幾趟了,妳不能算便宜一點嗎?」

「親愛的韃羅貓妹妹~~」學著我的語調,海魔女朝我回了個笑,「想要套交情的話,至少要來我這裡交易五十次以上喔!」

五十次?聽到這個數字,我真是……十分的XXOO

「如果真的要集滿五十次,我就要破產了啦。」我裝出一副無辜的可憐模樣。

「要是沒錢的話,可以來我這邊打工賺錢。」海魔女笑嘻嘻的對我說道:「我這邊很缺採藥人手呢!」

「幫妳採藥可以賺多少錢?」聽到可以打工,我順口問著。

「一百元。」

「一百?」天神樂困惑的追問:「是說一樣藥材一百?」

「不,是採一趟藥,工資給妳一百元。」

「……」無言。

其他工作就算只是送一趟貨,至少也有千元以上,採藥這麼辛苦,她竟然只給一百?

「如何?要幫我打工嗎?」

「不要。」天神樂毫不猶豫的拒絕了。

「你們兩個呢?」

「好。」仲澐意外的點頭答應。

「你真的要做這份兼差?」我訝異的追問。

「反正我們現在都在採藥,順道兼個差也不錯。」

「可是錢很少耶,這樣感覺好吃虧。」

「反正只是在玩遊戲,吃點虧又沒有關係,主要是體驗這項工作的內容。」

「這麼說也對,我好像沒有試過採藥的兼差,順便玩玩也不錯。」我被仲澐的說法說服了。

「這是我要的藥材清單。」

聽到我們答應了,海魔女將一個卷軸遞給我們,上面寫了五樣藥草以及所需的數量。

「因為我急著要用,請你們在下午五點前將藥材交給我。」

聽到時間這麼緊急,我索性將博士的藥水交給天神樂,請他先將藥劑送回地面。

『貓……』在我跟仲澐踏出海魔女的店鋪時,天神樂突然傳密語給我。

『什麼事?』

『還記得我之前問妳的問題嗎?』

問題?我側著頭苦思了下,最後才記起天神樂所說的「那件事情」。

糟糕,因為一直在想任務的問題,我竟然……忘記了!

『雖然我說過我會等妳的答覆,可是現在都已經過了一星期了,我……』

停頓了幾秒,天神樂向我提出了期限。

『我在博士那邊等妳,等妳將這裡的工作完成之後,我希望妳可以給我答案。』

『嗯,我知道了。』我尷尬的答應著。

雖然心裡早已經有了答案,可是當初我想要早早回覆的氣勢,現在早就蕩然無存了……一想到等一下要對天神樂說的話,我不免覺得非常緊張與不安。

要怎麼說才會比較溫和,比較不會傷到他?

儘管之前早就已經想好一套說詞,可是現在卻全部忘光光。

「啊~~我到底該怎麼辦?」我煩躁的抓亂頭髮,整個腦袋想的快要炸開了。

「貓?妳怎麼了?」仲澐手上拿著剛採到的藥草,出現在我面前。

「呃,沒、沒事,只是……覺得有一點煩。」我朝他回了個苦笑。

「是因為藥草嗎?」仲澐推敲著理由,「我這邊有多採一些,可以分給妳。」

「呃,不是藥草的關係,不過我也缺藥草就是了。」我尷尬的笑笑。

等我們將所有藥草找齊,向海魔女回報工作之後,我跟仲澐隨即朝康帕納博士家移動,途中,我跟他說了天神樂跟我要答案的事情。

「妳不是已經想好要怎麼回覆了嗎?還有什麼好煩腦的?」

「雖然已經有了答案,可是我總不能很直接的跟他說吧?總覺得這樣會去傷害到他。」我苦悶的嘟著嘴。

「不管怎麼回答,都會造成傷害。」仲澐朝我安慰的笑笑,「畢竟大家都喜歡快樂而又完美的結局,沒有人會希望被拒絕,尤其是在感情這件事情。」

「嗯,我也知道,可是……」

「想要讓殺傷力降到最低,重點就在於妳的態度,」仲澐繼續往下說道:「妳只要用坦誠、認真的態度回覆他,不要因為擔心以後的相處狀況,說出了敷衍或美化過、含糊不清的說詞,我想,這樣才是最好的方式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聽完這番話後,不知道為什麼,我的心情安定不少。

就像仲澐所說的,我只要用誠懇的態度面對天神樂,不要因為擔心場面尷尬,而用一堆敷衍的體貼說法,這樣,才算是尊重阿神對我的告白……

緩步走到康帕納博士家門口,還沒接近,我就看到天神樂站在門口等我。

「貓……」見到我出現,天神樂立刻朝我走來。

「我們……到處走走吧。」我提議的說道。

「好。」

正當我們打算離去時,遙日卻從屋內追了上來。

「貓,你們要去哪裡?」

「我跟貓有事情要談。」突然被攔阻下來,天神樂的語調有些不開心。

「是有關任務的事情嗎?」遙日追問著。

「跟任務無關。」天神樂敷衍的回著。

「那……我可以跟你們一起行動嗎?」

「不行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沒有為什麼。」天神樂用著淡漠的語氣說道。

「為什麼……阿神老是跟貓一起行動,卻不讓我參與?」遙日用一種不滿的語氣開口說道:「雖然我們是同一隊的隊員,可是我總覺得你好像刻意不讓我跟貓在一起。」

雖然天神樂排擠遙日的態度有些明顯,但我沒料到遙日會直接將想法說出口,這讓我錯愕的愣住,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緩衝這種尷尬的局面。

「你問我這種問題,不覺得奇怪嗎?」天神樂朝他回了一抹淡笑,「你跟貓現在已經不是搭檔了,貓要跟誰一起行動是她的自由不是嗎?難道說,貓要跟我到處去逛逛還要經過你的同意?」

「我、我……」

被天神樂這麼一反問,遙日話說的結結巴巴,似乎是找不到理由反駁。

「貓,我們走吧。」天神樂拉著我的手,隨即準備轉身離開。

「等、等一下!」遙日突然拉住我另一隻手,不讓我走。

「你做什麼?」見到遙日作出這種舉動,天神樂立刻上前準備將他的手拉開。

「就、就算貓跟我不是搭檔,我跟她還是可以一起行動啊!」遙日硬是不肯放手,「為什麼只有你能夠跟貓一起去逛街,為什麼我不能一起去?」

「等、等等,你們兩個不要這樣……」夾在兩個人之間,雙手被兩個人又拉又扯,我頓時亂了方寸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「因為我喜歡貓!」天神樂直接吼出了他的想法:「我現在想要跟她單獨相處,我說的夠明白了吧?」

天、天啊!阿神竟然……我尷尬的往四周望了下,發現痞子跟小櫻因為他們兩人的爭吵,從屋內跑出來觀看。

「我也喜歡她啊!」遙日朝他反吼了回去,「大家都很喜歡貓,你不能因為這種原因……」

「住手,你們兩個不要這樣,不要吵……」

我為難的朝兩個人喊著,但是卻沒有人理會我。

「我說的不是那種朋友之間喜歡!」天神樂一把將我拉向他那邊。「如果你只是那種等級的心情,那就給我閃邊去!」

「痛,你們不要這樣,我的手快要被拉斷了……」

「喜歡還有分等級?」遙日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將我拉向他的方向。「如果有,那我絕對會比你高一等!」

「不要吵、你們不要吵啦……」

儘管我不斷勸著他們,拼命想要從兩人手中掙脫,但是卻徒勞無功,他們兩個越吵越烈,就連痞子他們三個人出面勸阻也沒有用。

「夠了!」

壓抑的火氣終於爆發,我用力將兩個人的手甩開,歇斯底里的大吼著。

「你們兩個說夠了沒有?為什麼要鬧成這樣子?大家都是朋友,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吵來吵去?為什麼不能好好的溝通?為什麼不將事情說清楚?」

一連串的質問之後,我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。

我實在是很不喜歡見到朋友發生爭執,尤其他們兩個是因為我而鬧翻,這讓我感到更加難受。

整個火爆的場面在我哭泣的時候安靜了下來,暫時出現沉默無語的狀態。

「你們兩個也太過份了吧?」月雪櫻一臉嚴肅的瞪著兩人,「只顧著吵架,你們有注意到你們將貓的手抓紅、抓痛了嗎?」

一邊責備著兩人,月雪櫻一邊施行治療術為我進行治療。

「請問一下,你們是將貓當成什麼?你們的專屬物?」痞子殺手說話的語氣,難得的蘊涵了怒意,「你們有沒有顧慮到貓的想法?如果你們真的重視她,應該知道她最討厭的就是吵架,尤其是自己身邊的朋友發生爭執。」

「簡直就像是小朋友在爭玩具一樣。」仲澐冷聲的譴責道:「你們對於『喜歡』的人,就是用這種不成熟的態度對待嗎?」

「對不起。」

「貓,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
聽到眾人的指責,發覺自己犯了錯,兩人懊悔的向我賠罪。

雖然很想對他們說「不要緊、我沒事」,但,眼淚就是止不住,話也完全無法說出口。

無法擠出笑容回應他們,不知道該怎麼收拾這種情況,心情亂成一團的我只好轉身逃開,一直到遠離他們之後才停下腳步,蹲在草地上,試圖讓自己的情緒恢復。

在我好不容易將淚水止住,將狼狽模樣收拾好的時候,仲澐突然出現在我身旁。

「我沒事了,我們回去吧!」站起身,我朝他回了一個跟平常相同的笑容。

仲澐安靜的看了我一會,用一種很溫柔的聲調對我說道。

「不要壓抑情緒,全部都發洩出來會比較好。」

「……」

聽到這種說法,我原本已經拼命壓抑住的眼淚再度潰堤,不自覺的,我走向他,將頭枕在他的肩上,無法克制的哭著。

等到我的心情終於平靜下來時,我已經哭了十多分鐘了。

沒有說任何話,我跟仲澐只是相視一笑,然後走回到康帕納博士門前。

見到我出現,他們很有默契的絕口不提這件事情,大家還是如同往常一樣的聊著。

 

次日,我約了天神樂來到商會附近,將我還沒說出口的答案告訴他。

「……對不起,我一直都只是將你當成朋友。」

聽到我拒絕的答案,天神樂沒有出現我預期中的難過或沮喪。

「我知道。」沉默幾秒鐘之後,他用一種輕鬆的語調說道:「我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了。」

天神樂這種平靜的態度,雖然出乎我的意料,但也著實讓我鬆了口氣。

「我只是想向妳坦白我的心情。」天神樂說出了他的原因跟想法:「如果不這麼做,我會沒辦法放下這份喜歡,會一直困在這樣的感情裡面,沒辦法很坦率的跟妳相處。」

「我們……還是朋友嗎?」我忐忑不安的追問。

我實在不希望因為這樣的事情失去一位朋友。

「當然。」天神樂用篤定的語氣回答道:「除非妳會覺得尷尬,不想要跟我有任何交集。」

「不,怎麼可能……」我急忙搖手否認。

天神樂朝我回了個笑,同時也再度對我道歉:「昨天真的很對不起,我實在是太意氣用事了,完全沒有考慮到妳的心情,還害妳哭了。」

「沒關係啦,我已經沒事了。」

「跟妳告白的時候,我還信誓旦旦的跟妳說,我絕對不會讓妳哭泣,會好好保護妳,沒想到才過一陣子,我就害妳哭了,我還真是糟糕……」

像是覺得很不好意思,天神樂的臉上出現摻雜難堪與自嘲的苦笑。

「老實說,我真的被你們兩個嚇到了。」我坦白說出了我的感覺:「我一直以為你跟遙日都是脾氣很溫和的人,從沒想過你們會有這麼暴躁的時候。」

聽到我這麼說,天神樂哈哈的笑了幾聲。

「其實那是為了要讓妳有個好印象,所以才會故意裝的很沉穩,不過遙日的態度真是讓我很意外,我一直以為他是一個沒什麼情緒的人,沒想到他也會有這麼激動的時候。」

「你說的太誇張了吧?」我打趣的回道:「他又不是機器人,怎麼可能沒有情緒?」

「說這樣的確是有點過火啦!」天神樂更正了他的說法,「不過他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沒什麼七情六慾,好像對一切都不是很在乎。」

「嗯,聽你這麼一說,好像也是耶。」

在我的印象中,遙日真是很少有情緒激動的時候。

「所以……我才會很生氣。」天神樂說出了另一件事,「因為我覺得他不是很重視妳,而妳卻處處幫著他,讓人覺得他很不識好歹。」

「你是因為這樣,所以才會用那種態度對待遙日?」

「嗯,不過現在看來,好像是我誤解了。天神樂坦率的回道。

就這樣,在我跟天神樂將事情說開之後,一切的尷尬閒隙就像突然消失一樣,我們恢復了以往的相處模式,而他跟遙日之間的不愉快,也在兩人相互道歉之後化解了。

甚至,因為經過了這樣的爭吵,他們的交情似乎變得比以往更好……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