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多說,凌依在我站定後隨即拔劍攻來,我連忙舉盾擋下並抽出長劍反擊,她一個旋身閃開,利用旋轉的力道,她快速轉了另一個方向進行攻擊。
當長劍再度刺來的那一刻,照常理看來我應該要往後退開,但是對方可是用劍的高手,是一位雙劍王者,如果我避開了,她肯定會發動更加凌厲的攻勢,為了反制她,我反過來衝上前,直接面對面迎擊。
見到我逼近,凌依的手上一轉,雙劍交叉纏上了我的長劍,將我的劍給絞開。
長劍一脫手,她再度揮劍殺向我,我一連用圓盾擋下,並在她跳至高空,準備一劍朝我劈下時,我趁隙衝向長劍遺落處,拾起我的武器。
雖然我的劍術不見的有凌依那麼精湛,但是在移動速度上我絕對略高她一籌,所以這應該能成為我跟她抗衡的優勢。
我不確定能跟她僵持多久,但是在我陣亡之前,我至少要掛掉她一次!
在我浮現這樣的打算時,凌依的身影突然發生了變化,似乎是變成了很多個她。
是無垠流光!曾經見識過她使出這個招數,我警覺的退了兩步。
就在一瞬間,無數道劍光在我面前閃過,雖然看清楚了她的出招,可是對方使出這種等同於「圍毆」的方式攻擊,就算我能擋下其中一、兩個人,也擋不下其餘的一群人啊!
好不容易我在這陣廝殺凌虐中找到縫隙逃出,可是血量已經失去大半,身上更是遍佈著深淺不一的傷口。
痛死了……要是現在的我能開口說話,我肯定會痛的大叫。
更慘的是化身成鬼王後,治療跟補血兩種功能都不能使用,擺明了就是要讓人戰鬥到死啊!
另一頭的凌依群再度往我這邊聚集,似乎是打算再對我展開一次圍毆,將我殘存的半條命給掛掉。
要是再被她砍一次,我一定會立刻死掉!我努力想著脫身的方法。
在她舉劍朝我衝來的時候,我連忙在掌中聚氣,在她揮劍之前朝她發出散彈波。
面對流星般的散彈波,毫無防備的她只能措手不及的舉劍擋著,但,這樣子根本擋不下散彈波的攻擊,她與她的分身幻影被散彈波給往後擊飛,狼狽的摔在地上,遭受重擊的她還因此咳出了一癱血。
好險,還好我還有這項技能。我心驚的喘著氣。
抓緊時間,我不讓她有多餘的反應時間,先試用網子將本尊與分身全都困住,然後再不停的用龜仙氣功彈跟散彈波輪流砲轟。
在這樣的轟炸攻擊之下,我竟然成功的解決了凌依,這種近乎反敗為勝的情況,真是叫我無法置信。
「依凌,出來!」成為亡靈的她,叫出寵物幫她復活。
第二度的攻擊,因為有了之前的經驗,凌依這次顯得較為謹慎,而我,當然也就更大意不得。
要不然就再用網子困住她一次。我在心中打著這樣的如意算盤。
可是凌依有可能再給我一次這樣的機會嗎?答案是……不可能!
所以在我拋出網子的同時,她飛快往旁邊一閃,躲過了光網的攻擊,筆直的朝我衝來。
完蛋了!我心驚的喊了聲。
為了不讓她發動攻擊,我抓著長劍搶先朝她刺去,然而,在我劍鋒快要碰觸到她時,她卻消失了!
有隱身術這樣的技能嗎?不、她應該是跳開了!我緊張的往空中、往四週找尋,卻不見她的蹤影,對打時卻找不到對手的蹤影,這實在是讓人感到極為不安。
才打算退往旁邊躲避時,我的胸口突然被刺了一劍,長劍由背後刺入、往前穿出。
現身了!沒有理會傷勢,我隨即將手擺到後頭,朝後方放出散彈波。
被擊中的凌依,發出一聲悶吭後隨即往後退開,我身上的長劍也被順勢拔出,濺出一灘血。
才打算回頭與她正面迎戰,卻發現她正在凝聚魔法陣。
來不及了!為了不讓她順利發動,我快步衝向她,但在我近身之時,凌依也啟動了陣勢,我在萬雷轟擊之下成了焦炭。
結束了……回到原先的黑暗中,我這才鬆下之前對峙的緊張情緒。
『……痛死了,我才出現不久就被打敗。』某位隊友無奈的嚷著。
『嘿嘿,我成功了兩次喔!』另一位隊友興奮的道。
『真好,我才撐一次……』霏曼莎羨慕的嚷著。
『我也只有一次。』我笑著附和道。
『欸?妳們兩個怎麼只有一次?』某位女隊友訝異的回:『我還以為你們至少會將對方宰個五、六次呢!』
『沒辦法,遇上高手了。』我用狀似無奈的語氣說道。
『對啊,那個人好強。』霏曼莎頗有同感的附和。
『嘿,我回來了。』非凡子的聲音突然出現。
『非凡子,你「進度」到哪了?』霏曼莎好奇的問。
『我目前已經累積七次了。』
『好強!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?』
『你的對手真可憐。』
『還好啦,只是運氣好,遇到一個弱對手,你們呢?』
『都只有一次兩次……』另一個人語帶無奈的回。
『我完成十三次。』遙日突然開口回著。
『嘩!你也太狠了吧?竟然連宰同一個人十三次?』
『因為我的對手太弱了。』遙日簡單明瞭的回覆道。
『……』這、這種說法會不會太……
『貓呢?』遙日問著我。
『一次。』雖然數字不怎麼漂亮,不過我還是很高興。
『貓怎麼會只有一次?』遙日不解的追問。
『因為實力不如人啊。』
依照我現在的狀況,能贏凌依一次,其實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。
談話中,我眼前再度出現畫面。『各位,我要再去打了,祝我好運吧!』
『貓,加油!』
在隊友的祝福聲中,我進行了轉移。
 
現身的地方是一座水晶洞窟,洞窟的頂部距離地面約莫三、四層樓,冰涼的水滴順著洞穴的石壁流下,在灰色石頭上留下一道道深色痕跡,凹凸不平的地面除了積水外還長著青苔,要是不小心踩上了,很容易因此跌個四腳朝天。
這次前來挑戰鬼王的對手只有一位,不過對方也不怎麼好應付就是了。
唉,現在是熟人聚會嗎?我無奈的嘆息。
我第二回的對手是──艾奎。
艾奎很強,這一點從之前出次見面時,他輕易收拾雷猙的表現就可以看出,所以這場戰鬥肯定是場硬戰。
「主人,雖然這對你來說是一件小事,不過還請容許在下提醒您,萬事小心。」艾奎的翼手龍寵物,尼克叮囑著他。
「我會的。」艾奎點頭答允,並拿出了他的武器,雙斧。
艾奎將雙斧在手上轉圈,斧頭轉動的淡綠色痕跡繞成了圓,形成兩個金色光圈,他將雙手往我的方向一甩,光圈隨即朝我衝來。
沒有閃躲,我直接用圓盾將光圈擋下,光圈的衝力讓我往後滑行了一小段距離。緊接在光圈消失之際,我朝艾奎發出散彈波。
艾奎先是一愣,隨即飛快的縱身一躍,跳了幾公尺高,閃過散彈波的攻擊。
就對戰的緊急應變能力來看,艾奎的反應比凌依快上一籌,這點對我來說有些不妙。
他似乎比凌依還難纏啊。我真是不知道該慶幸自己可以跟高手一較高下,還是該為了自己接連遇到高難度挑戰叫苦。
「主人,這次的鬼王似乎跟之前不一樣,請多留意。」尼克提醒著他。
「嗯,的確是跟以前遇過的感覺都不一樣。」艾奎認同的點頭,並朝我喊道:「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,不過我想我們應該可以好好打上一場吧!請多多指教了。」
喲?竟然這麼看的起我,真是感激吶!無法回應的我,只能在心底答應著。
既然對手這麼期待,我當然不能讓他失望囉!
我們隨即展開一陣激烈的攻防,長劍與斧頭的撞擊聲不斷迴響在空中,在速度上我站了優勢,不過艾奎的危機處理能力,剛好將我這項優勢抹消,不管我怎麼從難以防禦的角落偷襲,他還是能正確無誤的擋下攻擊。
真難應付……我暗暗咕嚷著,心底的鬥志也跟著被激起。
無論如何,我都要掛掉他一次!一邊小心他的反擊,我一邊苦思計策。
艾奎是身經百戰的人,要是我用尋常武器,他一定一眼就能看穿……我要的不是跟他打成平手,而是要打贏他,為此,我必須要出奇制勝才行!
念及此,我快速往後退開,拉開我跟他之間的距離,將長劍收回盾裡,我單手聚氣,朝他發出一記氣功彈。
艾奎臉上出現一抹輕笑,彷彿是在說「同樣的招式對我來說沒有用」。
呵,我當然不可能用你肯定可以擋下的招式攻擊你啊。
氣功彈是已經發出了,不過氣功彈的尾端可是還抓在我手上,我像是揮鞭子的一甩,原本筆直衝向艾奎的氣功彈隨即轉了個彎,畫出一道弧線後往他的側邊擊去。
「什麼!」已經擺好防禦姿勢的艾奎,因為來不及反應,讓氣功彈直接擊中。
他摔飛在地上,狼狽的滾了幾圈,手上的一把斧頭也掉了出去。
撒網捕魚囉!我朝他丟出光網,本想先纏住艾奎,讓他無法動彈後,再好好的凌遲……不,是解決他。
只可惜,我的網才丟出去還沒沾上他的身子,他就已經用斧頭將光網給劈壞,讓我連趁機偷襲的機會都沒有。
好吧,看來我只好試試看別的方法了。
我再度聚起一顆氣功彈,並且將它像麥芽糖一樣的拉長,本來想向拿鞭子一樣的鞭打艾奎,不過,甩鞭子這項技術可是要學的!要是沒有學過,就會落到像我一樣的下場……
「啪!」鞭子甩出。
「啪!」這是鞭子打到我後腦杓的聲音。
沒有估算好反作用力,甩出的鞭子反而打中自己,這意外的遭遇讓我的腦袋痛得快要炸開。
好痛……我發出無聲的慘叫。
摀著頭,很想蹲在地上打滾,卻又怕會被艾奎偷襲,只能拼命忍著。
「……我們可以先休息一下,等你的頭不痛了再打。」艾奎很好心的對我說道。
謝謝,你真是個大好人。我感激的對他拋去一個微笑,但他卻像是嚇到般,回我一個扭曲的怪表情。
當我為了艾奎的反應困惑時,尼克道出了他的心聲:「鬼王的微笑,其實也很有殺傷力。」
「……」的確,要是有鬼王對我微笑,我恐怕會全身起雞皮疙瘩吧。
用力的甩甩頭,將腦袋的痛麻感覺甩開後,我跟艾奎繼續進行戰鬥。
這一次,艾奎沒有讓我有使用氣功彈進行變化的機會,他猛烈而快速的揮動雙斧,接連不停的朝我殺來,忽而直劈、忽而橫砍,讓人應接不暇,這種緊迫盯人的攻擊方式,讓我連喘氣休息的機會都沒有。
不能再這樣子挨打,要找機會反擊才行!我想辦法加快閃躲跟反應的速度,藉由一次次的防禦,努力記下對方的動作模式。
再怎麼樣變化多端的攻擊,總會有他的一套行為模式,要是能夠抓到那個行動慣性,我就能更精準掌握他下一步的動作……
不過,這方式的缺點就是──會被對方打中很多次。
在不斷嘗試失敗之下,我的血量剩下最低量。
最後一擊了,要是再不行,這場就結束了……
當艾奎朝我衝來時,我努力辨識他在攻擊前的習慣模式。
他會砍我哪一邊?左邊嗎?我開始移動我的防禦重心。
……不,是右邊!
最後一刻即時反應過來的我,隨即改變動作,用圓盾將右邊劈下的斧頭擋下後,艾奎的出招會形成一個防禦空隙,趁這機會,我快速對他發出散彈波,沒辦法抵擋的他,就這樣硬生生往後摔飛。
就是現在!我雙手聚氣,在雙手掌心聚出一個大型的氣功彈,對準倒地的他,猛力的擊出。
「碰!轟轟轟轟……」
氣功彈的強大威力撼動了整個洞穴,艾奎所躺的位置被炸出了個大洞,不少落石順勢砸在他的身上,碎石堆將他的身體埋去大半部份。
他死了嗎?我……成功了嗎?我忐忑不安的望著那堆石堆。
忽然,石堆動了幾下,艾奎的手、腳、身體等部位逐漸從石頭縫隙中出現。
唉,他還真長命……我無奈的等待他脫困。
本來呢,我想要趁他被石堆困住動作無法動彈時,卑鄙的衝上前,刺他幾劍、揍他幾拳,可是……
之前我不小心甩鞭子打到自己時,他可沒有落井下石啊。
為此,我也只好忍著心中蠢蠢欲動的偷襲慾望,紳士的等待他起身。
不用擔心,現在他的血量跟我差不多,所以我跟他的立足點應該是相等的,等他一下無所謂……我拼命安撫著自己。
然而,我遺露了一件事情──他是可以補血療傷的玩家,而我只有挨打等死的份啊!
發現尼克正在為他的主人補血治療,我心慌的衝上前去,打算在他還沒完全恢復時,直接讓它變成亡靈。
但,就在我拔劍準備行刺時,腳下不小心踩到青苔,這讓我狼狽的往前直衝而去。
「主人,小心!」尼克一把將艾奎抓開,讓他不至於被我撞上。
「碰!」沒有肉墊,我直接撞上了牆壁。
要是在平時,這種撞擊應該不至於造成什麼傷害,但,我現在殘存的血量,別說是碰撞了,光是輕輕戳我一下、踹我一腳,我也會立刻陣亡,哪還能禁得起「撞牆」的傷害呢!
於是乎──我,掛了。
這種出乎意料的發展,不只是我感到意外,就連艾奎也是瞪大了眼,一臉的不信。
「不會吧,這樣也可以死?」他錯愕的自語。
「只能說,這一切全是這鬼王的命吶。」尼克用一種極為佛家的說法說道。
是啊,一切都是命……我重新回到黑暗中,無奈的苦笑著。
『早知道我就不要等他。』這種結果真是悶啊。
『等誰?』遙日的問聲傳來。
『艾奎,我差一點就打贏他了。』我苦悶的道。
『欸?妳差點打贏艾奎?真的假的?』霏曼莎的聲音突然出現,這種近乎大叫的聲音,讓我嚇了一跳。
『妳認識艾奎?』我試探的反問。
『拜託!除了新手之外,遊戲裡誰不認識他啊!他是五大王者的第一名耶!』
『欸?真的假的?』這下換我尖叫了。
『貓,你遇到大人物囉!』非凡子笑著說道。
沒想到,被我認為只是普通高手的艾奎,竟然有這麼大的頭銜?
『我又要上場了,』遙日開口說道:『我只剩下兩次,打完後就會被傳送離開,到外頭去了。貓,妳要加油。』
『放心,我一定會快點追上你。』我笑著回答道。
只要我別再碰上那些所謂的高手,我想我應該可以很快脫離這片黑暗。我暗自祈禱著。
也許是我的祈禱生效了,接下來遇見的人,是一個非常弱的新手,對付他,我根本不需要使用氣功彈,只需要用長劍就能輕易解決。
不好意思,既然被我碰上了,我當然要抓緊機會來場大屠殺啦!
所以我來來回回、前前後後,一共將對方掛了九次之多。
在歷經多次陣亡後,那名玩家從最初勢必要復仇的氣勢,轉成無奈與絕望。
「靠!我不打了,這麼難搞!」成為幽靈的他,氣憤的說道。
「再試一下吧。」他的隊友們好心的勸著:「我們會幫你補血,你只要一直攻擊鬼王就好。」
在隊友們的鼓勵下,那人才又勉強振作精神,繼續跟我奮戰。
這就對了,要是你不打了,那我的成績怎麼辦呢?
為了嘉許他這種不氣餒、不放棄的精神,我後來又狠狠的打趴他幾次。
「嘖!我放棄、我放棄!這什麼鳥鬼王啊!打都打不到!」一直陣亡的他,心灰意冷的板著臉。
「這隻鬼王真的蠻強的。」他的隊友們同意的點頭。「要不我們去別的通道試試吧。」
「嗯。」
作出決定後,他們一群人朝我圍了上來,打算來個圍攻,將我一舉消滅。
如果我殺了他們,不曉得算不算在任務成績裡面。我遲疑的想著。
當他們全數衝向我,準備將我剁成肉泥之際,我先一步朝他們發出散彈波,將他們的行動反制住,而後再揮劍攻向他們的要害。
這一個隊伍的水準普通,只有一兩個人能稍微跟我纏鬥,其他人全在幾招之內就趴地陣亡,用不了幾分鐘,他們就全軍覆沒了。
「真慘,竟然全隊被一隻鬼王給滅了。」
「這一定是惡夢!惡夢啊~~」
「所以說,不是我太弱,是它太強。」之前連連被我打敗的玩家說道。
在接連的埋怨聲中,其中有幾個人讓寵物幫他復活,重新跟我再打過,我將他們又擊倒了幾次,直到覺得有些膩了,才決定歇手,讓他們殺了我。
當我回到黑暗中時,正請聽到霏曼莎的埋怨詞。
『好討厭,竟然遇到凌依,真是有夠倒楣。』
『凌依?』聽到她的名字,我錯愕的楞反問:『我之前才跟她打過,她現在應該執行鬼王的任務吧?怎麼又會被妳遇上?』
『不一定。』非凡子回答道:『有些人來這邊只是想打鬼王、拿寶藏,所以打完鬼王之後,他們可以選擇不接任務,繼續去別的通道尋寶。』
『真奇怪,怎麼今天老是出現一堆高手啊?』另一名隊友開口埋怨著,『你們知道我剛才遇到誰嗎?』
『誰?』
『我竟然遇到北宮夜雪!我還以為他已經不打怪了咧!』
『北宮夜雪他不是只玩鋼琴嗎?怎麼會跑來這邊打鬼王?』
『他很強嗎?』另一名隊友不解的反問。
『當然強!』霏曼莎接口回道:『雖然他現在是走生活系路線,不過他以前可是五大王者之一呢!要不是因為發生那件事情,讓他離開遊戲一陣子,他現在應該還在第二名的位置。』
『阿雪是第二名?』這項訊息真是讓我大感意外。
『他以前發生什麼事啊?』
『還不就是感情因素囉!』霏曼莎開始說著整件事情的經過:『這件事情我也是聽說的啦,他以前跟黃泉鎖鏈感情很好,那時候北宮夜雪玩鋼琴,黃泉鎖鏈則是走戰鬥戲路線,後來因為兩人的打怪能力逐漸拉大,變成都是女生在保護男生……聽說北宮夜雪因為不想成為受保護的人,所以就離開黃泉鎖鏈,獨自一人打怪練功,也就是在那個時候,北宮夜雪衝上排行榜第二名的位置,然後黃泉鎖鏈好像不諒解他的這種作法,後來她就離開遊戲,在女生離開之後,男生也跟著離開,一直到前陣子,這兩個人才又重回遊戲。』
『那……他們兩個人和好了嗎?』另一位隊友追問。
『感覺上好像有合好,不過他們現在都各玩各的,感覺跟以前不太一樣。』霏曼莎也不是很清楚整個狀況。『重新回到遊戲之後,北宮夜雪就很少打怪了,他平常的休閒只有在廣場彈琴、在各大陸遊蕩,要不就是魚箱、釣竿拿著,跑到小島上釣魚,黃泉鎖鏈則是跟北宮夜雪相反,她比以前更加瘋狂的接任務,現在已經爬到排行榜第四名的位置……』
見鬼了,怎麼我遇見的人都是排行榜高手啊?聽到霏曼莎說出他們的來歷,還真是讓我意外不已。
『我還以為他只是個普通的鋼琴手,沒想到他真的那麼厲害……』不知道這段過去的隊友,訝異的道。
『妳有看過他彈琴嗎?』霏曼莎突然提問道。
『有啊。』
『他的鋼琴是不是很特別?』霏曼莎又問。
『嗯,商店裡面沒看到有賣這樣的樂器。』
『那個鋼琴要執行任務才拿的到。』霏曼莎開始說明著:『鋼琴的琴鍵一共有八十八個,黑鍵有三十六個、白鍵五十二個,每一個琴鍵就是一個任務,所以要完成那部鋼琴,就必須依照線索執行八十八個打怪任務,任務中會面臨的怪物全是高級怪物,而且!全部都必須單獨完成才行。
『……好強。』這下子大家對北宮夜雪可是由衷的佩服了。
他還真是個有恆心有毅力的人吶!我讚嘆的想著。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