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跟狂通過石門之後,進到一間由灰色大石塊堆砌成的房間,石壁上放置著數把火炬,照亮整個房間,牆角結著無數的大型蜘蛛網,幾株雜草自地板的石縫鑽出,為這裡添了點生氣,除此之外,這房間空蕩蕩的,沒有其他擺設。

 

在我們走入這裡不久,數十隻巨型白蜘蛛突然憑空冒出,牠們從四面八方將我們包圍住,跟著,蜘蛛們對我們吐來一束束的白絲,當我揮刀想要斬斷白絲時,那蜘蛛絲反過來纏住了我的長刀,我連忙雙手握緊刀子,努力想要拉回來,但,蜘蛛強勁的收線力道,反將我整個人往牠的方向拖過去。

 

「笨蛋!」狂逼退身邊的蜘蛛後,快步衝上前,一把將那白絲砍斷,適時解救了我。

 

「對付這種蜘蛛絲,妳要斷的乾淨迅速。」狂指導著我:「要是動作不夠快,妳就會被纏上,脫不了身。」

 

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我握緊刀,準備重新迎戰白蜘蛛。

 

照著狂教的方法,我快速揮刀,努力不讓白絲沾黏上刀身,但,打鬥時,我腦中卻不由自主的想到另一組人……

 

夜伢他帶著芙朵兒,能應付這狀況嗎?想到之前芙朵兒纏著夜伢,害他無法施展身手的樣子,我實在是有點擔心。

 

正當我分心想著這件事情時,一隻蜘蛛趁機吐絲將我的腳團團捆住,我整個人被拉倒,狠狠摔在地上,再一次,我又被白蜘蛛給拖著跑,不過,這次的狀況更糟,不管我怎麼拼命揮刀砍腳上的蜘蛛絲,綁住腳的白絲卻怎麼也斬不斷,甚至,我的長刀還被另隻蜘蛛的白絲給纏住。

 

「迪亞!」狂本想衝過來救我,可是,十多隻白蜘蛛困住他,拖延了他的速度。

 

「該死!我可不想成為蜘蛛的食物!」放開刀子,我施放出火焰術,一條火龍快速攻向那兩隻蜘蛛,瞬間將牠們吞食殆盡。

 

「呼……好險……」我狼狽的從地上起身,將遺落在旁的長刀撿起,並且將殘餘在身上的蜘蛛絲給扯下。

 

「蠢女人!」狂從我身邊經過時,往我的頭上敲了一記:「以後要加強訓練!」

 

「……」無言,我摀著發疼的頭,往四周瞧了下,在我剛剛還在跟那隻蜘蛛奮鬥時,狂已經將其他蜘蛛解決了。

 

正當我想要跟著狂繼續往前走時,一道黑影擋在我面前,不,應該說,一個人形的黑色鬼影擋住我,這隻鬼沒有臉孔,它的臉部是平面的。

 

無臉鬼?看著這特殊的外貌,我立刻猜出它的來歷。

 

無臉鬼,沒有什麼攻擊能力,當它遇上人類時,它會幻化成對方喜歡的人物或者東西,引誘對方上鉤,然後再更深入的迷惑人心,使對方成為受它操縱的傀儡。

 

書上說,對付這種無臉鬼的方法就是不理會它,所以我也打定主意,準備快步離開。

 

「妳好,可以耽誤妳一下子嗎?」意外的,那無臉鬼竟然很有禮貌的跟我打招呼。

 

「抱歉,我有急事……」雖然對方是隻鬼,但是,既然它都那麼有禮貌的打招呼了,我當然也不能失禮啦!

 

「唉……」聽我這麼說,無臉鬼沉重的嘆口氣:「為什麼大家看到我都要躲開呢?我只是想要幫助你們,讓你們能更加了解自己心中的想法而已啊……」

 

「更加了解自己?」聽著這話,我納悶的停下腳步。

 

「是啊。」無臉鬼對我點點頭,又往我這邊走了幾步,但也沒有太過接近,微妙的,將我跟它之間的距離保持在三步左右。

 

「有一句話說『遇到迷惑時,要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』,可是,我發現有很多人並沒有辦法真正靜下心,聆聽自己的心之聲,而我,剛好可以為你們解決這麻煩,我可以透視妳的內心,了解妳真正的想法,並且將妳心裡的選擇告訴妳……」

 

唔?這話聽起來不錯,不過,窺視內心不就等於窺探了別人的隱私嗎?一想到這點,我就覺得渾身不自在,那感覺就像赤裸裸的暴露在其他人面前一樣,很令人不安啊。

 

「這是我出於善意的一個舉動,我只是想要幫忙大家而已。」無臉鬼更進一步的解釋道,跟著,它發出了像是啜泣般的聲音。「可是卻有人因為自己受到慾望迷惑,做出不該做的事情,事後又將那些過錯推給我,導致其他人跟著誤解我……」

 

「呃,你別難過啦……」不知該怎麼反應的我,只好略帶尷尬的對它笑笑。

 

「謝謝,妳真是個好人。」無臉鬼停止哭泣,又往我這邊靠近了一步:「我感覺到妳心中有著很模糊、不確定的情感波動,願意讓我幫妳嗎?」

 

不確定的情感波動?這真是叫我困惑了,我有什麼好不確定的呢?

 

「嗯,女生最容易感到困惑的,應該是感情問題吧!」無臉鬼一副篤定的說道:「我來幫妳看看,妳那個不安定的感情究竟是為了誰。」

 

也不等我同意,無臉鬼就開始變化它的外型,嘴裡還喃喃的嚷著:「竟然有兩個人啊,這真是有趣……」

 

「兩個人?哪兩個?」被它這麼一說,我也跟著好奇起來了。

 

「嗯,一個叫做狂,一個叫做夜伢。」

 

耶?是他們兩個?這句話讓我心裡起了一番波瀾。

 

「也難怪妳會搖擺不定了。」無臉鬼繼續往下說著:「夜伢對妳體貼、關懷備至、為人又可靠,的確是個老公的好人選,而狂呢,雖然個性衝、言行舉止又粗魯,但是,他跟妳卻又是相互扶持的好搭檔……」

 

聽著這段分析,我略有同感的點頭。

 

「原來是這樣,我懂了……」無臉鬼像是發現到什麼,語帶訝異的對我說道。

 

「你……懂了?」我自己都還搞不懂,你懂啥?

 

「妳心裡喜歡的人是他。」無臉鬼的樣貌逐漸變成我所熟悉的人。

 

「夜伢?」我愕然的望著那外表:「為什麼是他?」

 

「是啊,為什麼妳會選擇他?」無臉鬼也納悶的反問我:「雖然這兩個人各有各的特色,不過,這個叫做夜伢的人似乎悶了點,我覺得狂比較有趣呢!」

 

「夜伢只是比較穩重罷了!」不喜歡無臉鬼的批評,我為夜伢辯解著,隨後,我不太相信的再度問道:「你確定我心裡的那個人是夜伢?」

 

「我確定。」無臉鬼很認真的對我點頭,並且開始對我分析道:「雖然妳對狂跟夜伢的感情差不多,可是,要是將兩者的感情細分,妳對狂的感覺,應該比較偏像家人、像同伴,而妳對夜伢,卻還隱含著另一份感情,雖然不明顯,但是,那份感情真的存在。」

 

「這就怪了,要是我真的喜歡夜伢,那為什麼我看到他跟芙朵兒在一起時,我沒有吃醋?」我追問著無臉鬼。我只是對芙朵兒那愛黏人的動作感到不滿而已。

 

「唔……」無臉鬼用夜伢的表情苦思著,這模樣還真像極了夜伢為難的時候。「我剛也說了,妳對夜伢的這份感情很不明顯,也許是妳自己還沒察覺吧。」

 

「可是,大家都說,戀愛時會有一種心動的感覺,我好像沒有這樣子過。」我再度問著它。

 

「沒有嗎?」無臉鬼更逼近了我一些,望著夜伢的臉孔在我面前放大,我突然有點緊張起來。

 

「妳確定,妳沒對我動心過?」

 

當無臉鬼用著夜伢的臉,溫柔的對我笑著時,我茫然了,心裡突然產生一種「他就是夜伢」的錯覺。

 

「唔,我好像……曾經有過這種感覺……」在緊張的情緒中,我努力安撫著自己:「可是,那感覺是真的嗎?會不會只是我會錯意了?」

 

「迷惘了?」無臉鬼用著夜伢的臉對我笑笑:「剛開始發現自己的心情,的確會很難以接受。」

 

「也不是難以接受,只是,我有點搞不懂……」我如實的回答著。

 

「搞不懂什麼?跟我聊聊吧。」無臉鬼手一揮,我身後出現一張沙發,它拉著我坐下後,一手伸到我身後,輕柔的幫我梳理頭髮,另一手則是將我的手握在它的手掌中。

 

這手掌跟夜伢的一樣,都有著一層薄繭,還有,溫暖的熱度……突然,我的腦袋出現空白,望著夜伢的臉,我的思考出現中斷,只能結結巴巴的努力拼湊原本想說的話:「我、我在想……」

 

「嗯?」夜伢,不,是無臉鬼,往我的臉湊近了些。

 

「夜伢,呃,不,你、你幹麻突然靠近啊?」無臉鬼突如其來的拉近距離,讓我慌了手腳,尷尬的想往後退,但,它卻勾住我的肩膀,不讓我拉開跟它的距離。

 

「妳在說什麼?夜伢跟我,有什麼不同?」它問道。

 

「當然不同,你是你,夜伢是夜伢!」

 

聽我這麼回,它輕笑出聲:「迪亞,妳在說什麼?我不就是夜伢嗎?」

 

是啊,它就是……不!它不是!我猛然的甩甩頭,試圖讓自己清醒。

 

「迪亞。」它將我的手牽起,貼在它的臉頰上,用著夜伢那低沉又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:「不要再逃避了,正視妳的感情吧。」

 

「我……」看著它那雙跟夜伢一樣深邃的眼神,之前那種腦袋一片空白的感覺又出現了,我整個人陷入茫然的狀態,腦袋完全無法思考。

 

「說吧,妳想對我說什麼?」它又向我更靠近了些,我跟他之間只剩一個拳頭的距離。

 

是啊,我想對夜伢說什麼?我好像有話想要跟他說?「我、我對你……我……」

 

「慢慢說,我在聽。」一隻溫暖的手撫上我的臉,像是催眠般,我喪失了思考能力。「妳是不是想對我說,妳喜歡我,想要永遠跟我在一起,永遠……」

 

「嗯……」我依著話,緩緩的點頭:「我……」

 

「放開迪亞!」一個怒吼聲出現,中斷我的話。

 

隨即,原本握著我的手鬆開了,它快速的往旁邊一跳,躲去了攻向它的長刀。

 

「呿!」無臉鬼不滿的啐了口,狠狠的瞪著來人,像是責備對方阻礙了它的好事,之後它便悻悻然的離開。

 

而我,看著出現的人,心中跟著出現困惑。「你是……夜伢?」

 

要是他是夜伢,那剛剛跑掉的……不,不對!剛剛那隻是無臉鬼!我這下終於恢復清醒了,也終於了解,我剛剛是被催眠控制了!

 

「迪亞,妳沒事吧?」夜伢收回手中的刀,焦急的坐到我身邊,瞧著我上下的打量。「有沒有受傷?它……沒有對妳做出什麼事情來吧?」

 

「你真的是夜伢?」望著他,我再次問道。雖然思緒有恢復了,但心情卻是混亂又不確定的。

 

要是面前的夜伢,是另一隻無臉鬼呢?我質疑著。

 

「迪亞?妳被無臉鬼迷惑了嗎?」夜伢聽我這麼問,臉上佈滿擔憂:「是我,我真的是夜伢,千萬別相信無臉鬼的鬼話!」

 

嗯,看來這個是正牌的。夜伢眼中的擔心、真誠,是無臉鬼所沒有的。

 

「我相信你。」我笑著站起身,順便對他伸出手:「我們走吧!」

 

「呃?」夜伢無法理解我的轉變,但他還是牽住我的手,跟著站起來。

 

一樣都是有一層薄繭的手掌,但是,正牌的手更有熱度、更加溫暖。發現到這一點,我跟著加深了笑容。

 

「夜伢,你們剛剛也遇上無臉鬼了嗎?」我問著他。從他剛剛那反應看來,他們應該是遭遇到同樣的狀況吧?

 

「嗯。」夜伢點頭回道。

 

芙朵兒看到的人,當然是夜伢,不過,夜伢呢?我真是為這點感到好奇了。「你見到誰?」

 

「呃……」望著我,夜伢尷尬的紅了臉。

 

話出口後,我也跟著察覺自己問的太過深入,畢竟,這是夜伢的隱私啊!「沒關係,覺得不方便說就別說了!」

 

我窘迫的想要鬆開拉著夜伢的手,但,卻被反握住。

 

「不。」夜伢直視著我,表情帶著羞澀、靦腆:「我看到……」

 

是誰呢?正當我緊張又期待的等著答案時,一句煞風景的聲音傳來。

 

「夜伢哥!你們在哪裡?」

 

唉……就差一句,我可以就知道夜伢喜歡的人是誰了!這芙朵兒還真是掃興!我無奈的對夜伢笑笑:「走吧!我們該去跟他們會合了。」

 

「……」夜伢帶著沮喪又無奈的點頭。

 

正當我準備走向通道口時,夜伢突然像是想起什麼般追問了句。

 

「剛剛那個無臉鬼顯現的影像……」

 

聽這問話,換我臉紅了。天啊!我都忘了夜伢剛剛有看到無影鬼,這樣不就等於告訴夜伢……

 

「它……是誰?」夜伢緊張的看著我。

 

「耶?你看不到?」面對我的問題,夜伢只是苦笑著搖頭。

 

看來,無臉鬼的變身要受催眠的人才看的到啊。發現這一點,我安心了不少。

 

「妳……有喜歡的人?」夜伢小心翼翼的問著我。

 

「不知道。」我到現在還是不能確定,心中對夜伢的感覺。「我自己也不確定無臉鬼說的是真的,還是只是在騙我的……」

 

「妳的意思是說,妳不確定妳有沒有喜歡的人?」夜伢像是鬆了口氣而又失望的問。

 

「嗯。」

 

思考了一會,夜伢才用著嚴肅而又認真的表情望著我:「雖然說,無臉鬼能侵入人心,知道妳心裡想的事情,但是,它也有可能捏造出一段故事,騙妳相信上當,所以,無臉鬼的話妳別去相信,只要順著自己的感覺走就好。」

 

「我想也是。」這一點,我同樣認同。「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,無臉鬼怎麼又會知道?所以,它剛剛一定是在騙我的!」

 

沒錯,一定是這樣!雖然我對夜伢也很有好感,可是,那感覺應該還不至於到愛情吧!

 

「那……剛剛它……變成誰?」夜伢不死心的繼續追問。

 

「你啊!」我這話一出口,夜伢的臉色明顯變了。

 

「你幹嘛用這種表情看我?」面對夜伢帶著驚訝、錯愕又還帶著點高興的反應,我突然覺得好笑:「你剛剛不是也說那是騙我的?我想,那無臉鬼應該是在我心裡捕抓到你的影像,然後就變成你的外表來欺騙我吧!」

 

「其、其實……」夜伢額上冒出一層薄汗,著急的想要解釋。

 

「夜伢哥!你們在哪裡?」再度,芙朵兒的呼喚聲傳來:「我們找到出口了!」

 

「他們找到出口了!」聽到這個好消息,我加快腳步往他們衝去:「終於能出去了!我們快走吧!」

 

「嗯。」夜伢用著極度沮喪的表情對我苦笑,在我跑開後,後頭的他低聲的喃喃自語著。

 

「雖然沒辦法確定,但是,很高興妳心中的影像是我……」

 

「唔?你說什麼?」好像聽到了說話聲,我回頭望著他。

 

「沒,我們走吧。」夜伢一如平日的對我笑笑。

 

跟狂他們會合之後,我們快步往出口走去,不過,就在我們快要走到出口時,聽見了外頭法華跟三藏的爭吵聲……

 

「你這個臭小子!天神才是正道!你說的那些,只是人們衍生出的道德規範!那不是神!」法華的怒吼聲傳來。

 

「只要是勸人向善的,一切都可以說是神!」三藏不甘示弱的回喊:「為什麼你要偏執在這一點?這世上的種族這麼多,為什麼宗教只能有一種?神只能有一個?」

 

啊哩?怎麼我們才走了一趟鬼屋,外面就吵成這樣?聽著那越演越烈的爭執,我們幾個互看一眼,加快腳步走出去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