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世風華05_封面.jpg

 

 

【劇情簡介】

 

跟著蟲皇的一戰,竟然讓尉遲鷹和徐婕穿越到未來。

距離那場戰役已經過去了三十幾年,世界漸漸步入和平,國英總局擴大了,任務也沒有以前的繁重,讓尉遲鷹和徐婕提早步入「退休生活」。

兩人從大英雄轉職成為野外生存真人秀主持人,開啟了新事業。

本以為是簡單的教導生存技能和知識,卻沒想到一次的航海之旅讓局勢又有了新變化。

人類開啟了大航海時代。

 

 

 

第一章  來賓加入

 

 

第二天清晨四點,徐婕醒來接班,讓守下半夜的尉遲鷹去睡覺。

她用樹枝撥了撥已經燒的差不多的篝火,往裡頭放了幾根乾柴,讓火焰燃更猛烈,旁邊的石板上,放置著幾壺尉遲鷹已經燒好的開水。

徐婕看了看剩下的食材,份量不多,種類有些零碎,可以煮成一鍋亂燉,不過考慮到尉遲鷹才剛剛入睡,她打算等他醒來再煮,免得早餐放涼了。

從空間取出兩個蛋糕吃下,又喝了一杯溫開水,填充空蕩蕩的胃後,她走到臨時的住所外頭,做了幾下伸展操,而後繞著周圍走一圈,查看昨晚佈置的陷阱。

陷阱並不是為了抓蟲怪,而是為了示警和防禦。

這附近的蟲怪都被他們殺光了,地底下也檢查過了,但基於安全起見,他們還是佈置了不少警示用的陷阱,有蟲怪靠近時就能夠提醒他們。

昨天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已經不早,房子的清掃和周圍環境的佈置都只是粗略進行,既然高導說,要讓他們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,那把臨時營地佈置的更加安全舒適自然是主要任務了。

徐婕查看了昨天用蟲怪堆砌出的「圍牆」,圍牆上有她的絲弦和尉遲鷹的冰塊鞏固,不過冰塊畢竟會化開,所以徐婕又補強了幾層網子,將弦線結成繩索,把蟲怪串連在一起,讓這片蟲怪圍牆更加牢固。

巡視完畢,徐婕撿拾了周圍的廢棄木材,準備拿回去當柴火和修補房屋的材料。

他們入住的那棟屋子是這附近最寬敞、最完整的建物,然而,即使是結構最完整的,也有好幾處缺損,需要修補。

他們昨天只是簡單的修繕一下,臨時用幾天還行,但是如果要保險一點,還是要加強修補的。

「這些木材是好料,挺堅固的,可以拿來修理屋頂。」徐婕對著鏡頭,用手指敲了敲木板,「除了木材之外,還要石塊和泥土……塑膠硼布都壞了,用不了,鐵絲都生鏽了,這兩樣我會自己製作絲弦和布料代替。」

說完自己的目的後,徐婕來來回回搬運了幾次修建材料,在房子前院堆了兩座小山,一座土山、一座木料山。

徐婕雖然會修建營地,卻估算不好材料的份量,再加上她向來習慣多準備一點,便收集了這麼多了,況且高導演說以後會邀請來賓過來,來賓要是來了,肯定會住上幾天,別的不提,房屋數量肯定要夠!

他們住的臨時住所只是用隔板簡單地隔出幾個隔間,前面的大隔間是賣東西的地方,後方的隔間是盥洗室、工具房和休息用的房間,房間是大通舖,以尉遲鷹的體格來衡量的話,大概可以睡上五、六個他,床板是水泥砌的,上面鋪了床墊和草蓆。

床墊和草蓆早就腐爛,昨天就被他們清理出去了。

在水泥硬床上睡覺比睡在野外地上還要難受,至少野外的草叢可是軟的!

徐婕盤算著,等尉遲鷹醒後,他們去收集一些草,製作睡覺用的厚草蓆床墊。

「桌子、椅子也要做一些,不然客人來了,總不能叫他們坐在地上吃飯……」徐婕嘀嘀咕咕地計畫著後續行程。

「煮飯用的灶台也要修一個,不然每次都在地上生火、煮飯,不太好。蓄水槽也要,這附近不曉得有沒有水源?洗澡的地方也要,廁所也……」

當尉遲鷹醒來時,等待他的除了熱騰騰、香噴噴的早餐之外,還有徐婕列出的一堆工作。

「附近的土跟木材都被我搬回來了,吃完早餐,我們先把房子修一修,屋頂換一下,門修一修,窗戶我弄幾塊布糊上,做成紗窗……你負責做桌椅跟土灶吧!」

尉遲鷹:「……」

「下午我們在附近逛逛,看看有沒有水源,有的話架個管子過來,再做一個浴室跟一個廁所。」

頓了頓,徐婕又道:「要是今天做不完,明天繼續。」

尉遲鷹:「……」

行吧!話都讓她說完了,他還能說什麼?

徐婕設想的時間跟實際製作有出入,她和尉遲鷹足足花了兩天的時間才完成這些工程。

之後又用了一天時間製作桌椅、編織床墊和草蓆,還做了一個蓄水池。

「我們很幸運的找到一個有食水蛉棲息的水源,還找到一片水藤。」徐婕站在蓄水池前,看著從水藤管子中流淌出的乾淨清水說道。

「水藤堅韌又柔軟,可以當成繩索使用,水藤原本就是含水量相當高的植物,也是野外找尋水源時相當不錯的水源補給品,它的內裡是中空的,裡頭這層膜有過濾雜質的作用,變異後的水藤形體也變大了,每根都有手腕粗,很適合用來當水管……」

「我們從水源處接了水藤,把水導了過來。」徐婕指了指蓄水槽,「蓄水槽我們做成兩層式,上面這層放了石頭、苔蘚、碎碳和過濾的紗布,用來過濾接引過來的水,下面這層就是儲水槽了。」

「可能有人不了解,食水蛉所在的水源都是一級飲用水質,相當乾淨,為什麼要還要過濾一遍?」

「其實這是一個觀念上的誤區,食水蛉所在的水源確實乾淨,但不代表它就沒有細菌、微生物的存在,而且食水蛉也不是什麼毒素都會過濾,一些輕微的、微量的毒素牠們其實是不管的……」

「不過大家也不用擔心,人體可以代謝微量毒素,只要不大量飲用就不會造成危害,而且那些毒素只要將水燒開,就會全部蒸發消失,要是這樣還不放心,那就在燒開水時多煮幾分鐘。」

「這些水到了蓄水槽這裡,因為不再流動了,它就會變成死水,所以我們放了一些苔蘚在水裡,讓水『活』起來,不然死水反而對健康有害……」

解說完畢,徐婕看了一旁默不吭聲的尉遲鷹一眼。

接收到徐婕的目光,尉遲鷹這才開口。

「經過這些年的培育,目前食水蛉已經成功淨化了四成的淡水水域。或許有人會認為這個數字很少,認為食水蛉應該能夠淨化所有淡水,這其實是錯誤的認知。」

「食水蛉是具有智慧的蟲怪,並不是淨水工具,牠們淨化水源是為了生存和繁衍下一代,當其他地方有乾淨的水源時,牠們便不會固執的死守在水質污染嚴重的區域,用整個種族的生命一次次淨化這些水域。」

「目前我們的科學家已經栽培出能夠淨化水源的苔蘚,這些苔蘚的淨水效果雖然沒有食水蛉那麼好,但是它可以人工投放到水質污染嚴重的區域養殖,科學家估計,再過五十年,將會有八到九成的淡水水域獲得淨化。」

徐婕在旁邊直翻白眼,在尉遲鷹說完後直接吐槽,「雖然高導演讓你念這段稿子有宣傳和科普的意思,可是你既然都背下來了,那就消化一下啊,別說的那麼生硬啊,觀眾一聽都知道你是在背稿。」

「本來就是背的。」尉遲鷹坦然的點頭。

「……」徐婕的白眼都要翻上天去了。

都認識那麼久了,誰不知道誰啊?

尉遲鷹做出這副中規中矩的樣子,根本是故意讓節目組認為他的性格「耿直、古板」,不擅長節目的拍攝模式,這樣一來,高導就會將需要配合的事情交給徐婕,讓她來執行。

她可不認為,可以在偽裝執行潛入任務時,將情侶扮演的維妙維肖的尉遲鷹,連擔任節目主持人的本事都沒有!

說穿了,尉遲鷹根本就是「懶」!

懶的背節目組給的資料!

懶的配合節目組扮演角色!

懶的配合節目組做效果!

後知後覺看穿尉遲鷹的目的後,徐婕有些氣悶。

她雖然不介意配合節目,可是她也不希望自己忙的要死,而尉遲鷹卻在一旁悠哉悠哉的看戲啊!

感受到徐婕的怨念,尉遲鷹朝她露出正直、溫和的微笑。

「桌椅、廁所、洗浴間、土灶、蓄水池跟料理台都完成了,房屋也整修好了……還有缺什麼嗎?」

突然被問問題,徐婕環顧一圈,板著臉,很嚴肅的點頭。

「缺食物。」

他們帶來的食物都吃光了,這附近的蟲怪太過機警,他們才殺了幾批,那些棲息在附近的蟲怪就全都逃了!

再不找到食物來源,他們就要餓肚子了!

「去海邊看看吧!好久沒吃海鮮了。」尉遲鷹提議道。

「好啊!順便撈一些貝類跟海帶,希望能抓到龍蝦。」想起美味的海鮮,徐婕摸了摸肚子,有點餓了。

海邊離他們的營地差不多距離三公里左右,以他們飛馳的速度,約莫十分鐘就抵達了。

海邊就像是一處蟲怪樂園,沙灘上趴著、爬著貝類、蟹類和兩棲類蟲怪,海面上有看起來像是海洋生物的蟲怪悠遊。

一般人看到這樣的景象,肯定會嚇得瑟瑟發抖、頭皮發麻,即使是透過鏡頭觀看的節目組,此時也是口乾舌燥、坐立不安。

然而,徐婕和尉遲鷹環顧一圈後,同時開口。

「要吃什麼?」

「要吃什麼?」

問題很一致,思想很同步。

待在工作車上圍觀的節目組頓時有些哭笑不得,不知道該掐著大神們的脖子搖晃,讓他們清醒一點,那可是成群成堆的海怪啊!不是一兩隻!

還是該用微型通訊器跟大神說:請多抓幾隻海鮮給我們!

「吃章魚?」

「那種大章魚的皮很厚,不好咬,咀嚼太費力氣了。」徐婕皺著眉頭拒絕。

「刺魚?」尉遲鷹又提議了一種。

刺魚的肉質鮮嫩細膩、入口即化。

「算了。」徐婕擺手拒絕,「刺魚的小刺太多,你又不喜歡挑刺,我一個人吃不完。」

尉遲鷹吃飯不挑食,但是可以挑選時他也有他的偏好,他喜歡大口吃飯、大口嚼肉,需要細緻挑刺、剝殼的東西他向來不愛。

「其他的海產都不怎麼好吃……」尉遲鷹摸著下巴,評估著海面上跳躍、悠遊的蟲怪。

「是啊,不是刺太多就是口感不好,要不就是味道不好、肉太少……」徐婕很無奈的扁嘴。

看著兩位大神對著海面指指點點,像是在菜市場挑選自家想買的海產,節目組眾人又是一陣無言。

節目組:要不要這麼剛啊?大神!別人都是能有海產吃就好,你們卻是挑挑揀揀,真把大海當你家冰箱啊!

「要不我們先弄些貝類、海膽,再撈些海帶……之後再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海鮮、海怪出現?」徐婕看著近海岩石上的物產,開始列「菜單」。

「也好。」

兩人將目標轉向沙灘,殺湯已經荒廢多時,堆積著從海洋飄來的各種垃圾,一部分的垃圾被蟲怪吞噬和破壞,剩下的被蟲怪堆砌起來,做成像是窩巢一樣的存在。

形似蟹類的蟲怪在沙灘上橫行,牠們甚至大膽的爬到如同車子巨大的大岩龜上頭,像是仗著虎大王的包容囂張的小猴子。

大岩龜群趴在海水與沙灘的交界處,懶洋洋的曬著太陽,柔軟潮濕的泥灘負荷不了大岩龜的重量,讓大岩龜們陷入一半的泥坑裡,海浪沖刷上岸時,也順便把大岩龜們給淹沒了。

大岩龜是兩棲生物,被潮水淹沒也不害怕,牠們甚至很自在地叼住隨著海水上岸的海草堆,開心地啃咬著自動送上門的食物。

「大岩龜的性情溫和,只要不攻擊牠,牠一般都不會主動攻擊人。」頓了頓,徐婕又補充道:「產卵期的大岩龜除外,為了保護生產的蛋,大岩龜會變得非常暴躁和具有攻擊性。」

「大岩龜的主食是海藻、海草、貝類、浮游生物、死去的蟲怪屍體和小螺貝。大岩龜吃的海藻人類也可以食用。」

「大岩龜是無毒蟲怪,牠的肉……」

徐婕糾結的回想了一下當初試吃龜肉的感覺,覺得腮幫子有點疼。

「龜肉很強韌、非常強韌!生吃的時候咬起來像是橡膠,不對,應該說是像汽車的輪胎!完全咬不下去!要是想煮熟來吃,只能用燉煮,而且是超過四十八小時的燉煮,這樣才能將肉煮爛,其他像是煎煮炒炸烤的烹調手根本不行。」

「雖然不適合食用,不過大岩龜的殼是很好的護甲材料,可以抵消掉部份異能攻擊的能量,而且具有一定的柔韌度,方便塑形……」

「這些海藻經過變異,出現更加繽紛的顏色,口味也有酸鹹苦辣的變化,在調味料缺乏的時候,也可以用海藻作為調味料使用。」

徐婕邊講解邊採集海藻,海藻都是群聚生長,一抓一大把,相當容易採集,她和尉遲鷹一下子就收割了一大袋。

將海藻收進蟲晶空間後,他們又開始挖取附著在海岸岩石上和近海岩礁處的貝類。

扇貝、牡蠣、蟶子、貽貝、帽貝等等,兩人考慮到這些貝類在變異後全都變成放大版,殼大肉小,擔心不夠吃,最後足足裝了三大袋才停手。

岸上的食材搜刮的差不多了,他們又將目光轉向海面上。

就在這時,一尾十米長的變異金槍魚跳出水面,讓兩人眼睛同時亮起!

「金槍魚!」

兩人對看一眼,確定這就是他們今天的食物了。

金槍魚的肉質鮮甜美味,不同部位有不同的口感,魚刺極少,幾乎可以說沒有,而且牠的吃法各式各樣,不管是切片生吃、煎煮炒炸,或是曬乾了當魚乾都不錯,不會讓人吃的膩煩,相當符合他們的需要。

因為金槍魚的位置離岸邊有些遠,而他們又沒有準備木筏,尉遲鷹乾脆冰封海面,在浪濤起伏的海面上架出一條冰橋。

尉遲鷹和徐婕踏上冰橋朝著金槍魚的位置飛馳,隨著兩人飛越的步伐,冰橋也越展越長,像是沾了白顏料的畫筆在藍海中重重的抹上一筆,從岸邊蜿蜒到海中央。

今天的風浪不大,受到水浪衝擊的冰橋穩固的貼在海平面上,連一丁點晃動都沒有,整個畫面像是用修圖軟體修出來的,奇特、宏偉又詭譎。

巨型金槍魚周圍並沒有其他海怪,這讓徐婕他們的獵補相當順利,尉遲鷹將巨型金槍魚凍住,徐婕轟炸,而後操控水流將巨型金槍魚的屍體送到冰橋上,尉遲鷹像是扛著船一樣地扛著巨型金槍魚折返。

沿途自然有海怪攔阻,別的不提,能夠在海面上飛越和短暫飛行的飛魚是成群結隊、橫衝莽撞的存在,牠們最喜歡撞擊一切阻攔在前方的物品,就算海中霸主遇見牠們也只有退讓的份。

尉遲鷹建造的冰橋成了牠們的新目標,一隻隻的飛魚朝冰橋飛來撞去,有的還直接摔在冰橋面上撲騰。

變異飛魚不能食用,也沒有其他價值,尉遲鷹和徐婕懶的理會,只在牠們要撞上自己時才會出手攻擊,離得遠的就置之不理。

然而,飛魚群在海洋中是大型狩獵者喜歡的食物之一,尉遲鷹他們抓到的巨型金槍魚和各種海生蟲怪都喜歡吃牠,飛魚群朝著冰橋集中過來,也連帶影響了週邊的海生蟲怪。

靠近冰橋的蟲怪越來越多,甚至把冰橋撞的搖搖晃晃,還有出現斷裂和剝離現象,加深了尉遲鷹和徐婕奔馳的難度。

兩人邊閃邊躲、有些狼狽的上岸後,尉遲鷹直接放出雷霆大招,將聚集過來的蟲怪都電翻了,徐婕也接著放了幾次血爆,海面上炸開一朵朵巨大的血花。

之前顧慮到部份海怪有毒素,要是他們炸死或是電死那些海怪,毒素就會隨著海水擴散開,不利他們在海面上的行動,現在已經得到獵物了,自然就不用顧慮那麼多了。

血腥味和屍體吸引更多蟲怪和變異海洋生物聚集,牠們爭先恐後的搶食,將大海翻攪出的一片混亂,不過這一切都已經跟遠離的尉遲鷹他們無關了。

 

回到住處,徐婕和尉遲鷹開開心心的進行料理,他們將金槍魚放到料理台上,只是兩米長的料理台根本無法容納這十米長的金槍魚,兩人連忙拿了備用的竹子削削砍砍,迅速地搭建出一個竹製大桌。

大竹桌跟料理台一併,不只能放下巨型金槍魚,還能在上面擺兩個盤子。

「魚頭要怎麼煮?一半燒烤、一半煮魚湯?」徐婕將絲弦凝成長刀,在魚頭上比劃,嘴裡詢問著尉遲鷹意見。

「切成三份吧!一份做成生魚片。」

「好。」

徐婕手起刀落,魚頭就被她切下了。

之後兩人又協力將魚身各部位按照肉質切開,分別用大葉片裝著。

「聽說金槍魚最好的吃法是生吃,不過我不怎麼喜歡吃生的東西。以前出任務的時候,很多情況下都不能生火,都只能吃生的,吃到後來有點反胃……」

徐婕對著鏡頭解釋一番,之後有些糾結的看向尉遲鷹。

「你喜歡吃生魚片嗎?要是你也不喜歡,那我們就切幾片嚐嚐鮮就好。」

「我也不喜歡吃生的。」尉遲鷹斷然回道。

「好。」

徐婕應聲點頭,並在不同的部位切下兩小塊,做成一個嚐鮮用的生魚片拼盤。

「多切點、多切點!我也要吃!」

林威和陳姿瑩領著節目組成員,笑盈盈的出現。

「不介意我們搭個伙吧?」高導演搓著手、腆著臉笑道:「我們有帶食材過來,不會白吃你們的食物。」

節目組拿了白米、泡麵、調味料、醃菜包和脫水蔬菜包,以及一堆折疊式鍋碗瓢盆過來,還有人從空間中取出野餐用的大墊子,準備的相當充分。

徐婕他們自然不會反對,一大群人一起吃飯也比較熱鬧。

節目組裡頭有幾個擅長廚藝的人,他們一人拿出幾道拿手菜,桌上就擺了滿滿的一大桌菜餚。

清蒸魚、紅燒魚、蔥爆魚、沙拉拌魚肉、燉魚、烤魚、醋溜魚片、魚粥、魚湯、生魚片……幾乎能想到的魚類料理吃法都上了桌。

在開動之前,高導演還很喪心病狂的讓攝影師對著桌上的菜餚來了個高清、慢速的特寫,力求將這桌大餐拍的色香味俱全,讓觀眾們看著畫面流口水。

「你們的基礎建設都完成了,我明天就邀請來賓,請他們過來。」

吃飽喝足,高導演突然開口提議道。

這幾天雖然拍攝了不少內容,可是高導演總覺得,節目的知識度足夠,但是感覺不夠熱鬧,尉遲鷹和徐婕都太「酷」了,少了活潑歡快的感覺。

雖然他們這是冒險節目,可是趣味性還是希望可以兼顧一些,所以他決定請原本就邀約好的來賓提前入住,看看節目內容會不會活潑一點。

不過他們邀請來賓的時候,都有跟對方定下日期,請他們空出時間,現在臨時更改行程,肯定會有人無法更改,所以高導演打算讓國應少年學院的孩子們先過來。

國英少年學院早就把參加名單遞交上來了,而且孩子們在上學期間都是住校的,可以迅速配合更改的行程。

高導演聯繫國英少年學院的時間是當天下午,本以為聯絡後,學校走一套行政流程下來,他們大概也要到後天才能見到學生,卻沒想到隔天早上就見到兩個老師帶著一群孩子出現了。

接到節目組的通報,正在收拾客房的尉遲鷹和徐婕立刻前去接應。

「是大神!」

「大神來了!」

「大神好!」

兩人一現身,孩子們立刻發出激動的歡呼聲,現場氣氛熱烈的就像是粉絲見到偶像明星。

「大家好。」

徐婕笑盈盈地朝他們揮手,尉遲鷹也點頭回應。

「兩位大神好,我們是國英少年學院的老師,我叫做張宇。」

兩人的老熟人張宇笑呵呵的上前,給了兩人一個大擁抱。

跟老隊友重逢,尉遲鷹和徐婕也相當開心。

「聽說你想把我丟進蟲巢?」徐婕一把勾住張宇的脖子,開始翻舊帳。

「沒有!不可能!我怎麼敢呢!」張宇連連否認,試圖從徐婕手中搶救自己,「妳肯定是聽錯了,不然就是有人想離間我們的感情!」

「是隊長告訴我的。」徐婕陰森地笑道。

「……」張宇噎了一下,沒想到會被自己的隊長出賣。

「咳!跟你們介紹一下,這位是我們學校的老師……」張宇很生硬的轉移話題。

「兩、兩位大神好,我叫做言若葉,叫我葉子就行了!」圓臉、短髮的女老師有些緊張,但是笑容卻相當燦爛開朗,讓人心生好感。

緊接在言若葉之後,學生們也一個個報上班級姓名。

「我是國英少年學院四年甲班,凌鋒!」氣宇軒昂、氣質鋒利的少年挺直了腰桿,如同一桿標槍。

「我是四年甲班,馬東城!」

「四年乙班,林友友!」

「四年丙班,厲凱。」

「四年丁班,李一智……」

「我是三年級甲班,高麗麗。」

「三年乙班……」

學生共有二十人,是從三年級和四年級的班級中,選取成績最好,或是某一方表現最出色的學生,也算是間接讓這群孩子在觀眾面前亮相。

看著眼前這群精神奕奕、身形挺拔的國英幼苗,尉遲鷹和徐婕也是相當高興。

「這兩棟房子是給你們住的,房間不夠,需要打地鋪……」

徐婕指著他們住處對面的兩棟屋宅說道。

「我們有稍微收拾一下,不過你們想要入住還需要再整理整理。」

「是!」

孩子們朝氣蓬勃的回應一聲,隨即展開行動。

他們都有過野外露營的經驗,自然知道該怎麼收拾最妥當。

孩子們自動分組,負責不同的任務,一部分修整房屋、一部分在周圍收集材料,還有一部分負責建造桌椅、床舖、灶台這類的簡易家具。

孩子們想在偶像面前表現,個個行動迅速,兩個多小時就完成客房的基礎佈置,還煮了一頓豐盛的午餐。

昨天尉遲鷹他們抓到的金槍魚全被吃完了,午餐是用孩子們自己帶來的食材料理的。

吃飽喝足,自然就有些睏了。

看著有些疲憊的眾人,尉遲鷹讓他們先去午休,等到下午四點再去海邊採集晚上和明天的食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末世風華 貓邏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