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選者(3) 》.jpg




博客來購書網頁: 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855679?loc=P_0004_378


金石堂購書網頁: https://www.kingstone.com.tw/basic/2018630173115?zone=book&lid=book_class1_newbook1_qqqq

 

簡介:

尋寶!尋寶!我們一起去尋寶!

崽子們也放假了,正好全家一起出遊!

咦咦?有新的小夥伴要跟我們一起去旅行?

還有漂釀小姐姐要加入!

太好了!漂釀小姐姐快來一起玩!

 

啊哩?怎麼別人尋寶都是靠經驗、靠探索,我們尋寶都是靠摔倒呢?

雨時花、獸類骸骨、重螢水……

啊啊啊啊!怎麼地面突然冒出一條裂縫?

這條裂縫好深啊!往下掉了好久都還沒到底……

該不會又要穿越了吧?

 

 

 

第一章 隨機任務

 

 

【叮!隨機任務發布:找尋雨時花。獎勵:五萬貢獻點,抽獎券三張。(任務可重複執行十五次)】

【叮!隨機任務發布:獵殺二十隻怪物。獎勵:一萬貢獻點,抽獎券三張。(任務可重複執行二十次)】

【叮!隨機任務發布:唱一首歌。獎勵:一千貢獻點,抽獎券一張。(任務可重複執行十次)】

【叮!隨機任務發布:跳一支舞。獎勵:一千貢獻點,抽獎券一張。(任務可重複執行十次)】

【叮!隨機任務發布:看一本書。獎勵:兩千貢獻點,抽獎券兩張。(任務可重複執行十次)】

【叮!隨機任務發布:旅行。獎勵:遊歷一個區域一千貢獻點,抽獎券兩張。(任務可重複執行十次)】

【叮!隨機任務發布:結交朋友。獎勵:一名朋友一千貢獻點,抽獎券一張。(任務可重複執行十次)】

【叮!隨機任務發布:表演才藝。獎勵:五千貢獻點,抽獎券三張。(任務可重複執行五次)】

突如其來的一連串任務讓正在聊天的晏笙和阿奇納有些懵,但是這種情況以前也出現過幾次,所以他們很快就定下心來,翻看系統給得任務。

「這次給得抽獎券不少呢!」晏笙開心的笑著。

雖然他現在身上的資產已經能讓他不在乎這些貢獻點,可是抽獎券他還是挺想要的。

「你喜歡抽獎券?為什麼?這些東西又不值幾個貢獻點。」阿奇納面露不解。

在他看來,抽獎券抽中的東西雖然大多數都很實用,可是那些東西都是普通貨色,晏笙可以透過萬宇商城買到相同的物品,甚至還能買到品質更好、更加優質的,實在沒必要因為幾張抽獎券這麼開心。

「大概是因為覺得……可以觸碰到幸運?」晏笙偏著腦袋,試圖將自己的想法描述出來,「抽獎抽中不是能夠得到獎品嗎?要是抽中了,我會覺得很幸運,不管東西的價值高低,都會讓我很高興……」

「要是沒抽中呢?」阿奇納反問。

「沒抽中就沒抽中啊,反正抽獎券是白得的,又不用花錢去買。」晏笙聳肩回道,心態相當平和。

「你還真容易滿足。」阿奇納挑了挑眉,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。

「也不是容易滿足,欲望是永遠滿足不了的。」晏笙搖頭說道:「我以前也不是這樣的,以前我因為身體的關係,有段時期很憤世嫉俗,覺得我好像是天底下最不幸、最可憐的人……」

回想起當時的中二病黑歷史,晏笙就很想回到過去把自己打醒。

「是我的家人教會我,要活在當下、要關心身邊的人,要學會從日常中發現美好的事物,要珍惜的過每一天。」

很多人都以為,他們每天都過著無趣呆板、枯燥乏味的生活,其實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,只是他們從沒關注過而已。

「我們塔圖從來不會壓抑欲望,我們認為欲望是進步的動力!」阿奇納揮舞著拳頭說道:「想要什麼就去搶,要是搶輸了那就繼續努力!我聽我們長老說,我們先祖以前很窮,就是靠搶劫跟打架變富有的,我們以前的武器是搶來的、星幣是搶來的,族地也是搶來的!」他頗為自豪的挺起胸膛。

晏笙:「……」原來你們祖上是土匪嗎?真是失敬、失敬。

「可惜加入百嵐以後就不能搶了,我還想要效法先祖成為星際海盜,到處搶劫賺星幣呢!」阿奇納咂巴著嘴,頗為惋惜的說道。

「……搶劫是不好的行為。」晏笙委婉的勸說。

「不是啦!我是要當好的星際海盜,專門搶壞人的那種!」阿奇納連忙解釋,不希望小夥伴誤會,「像是獵盜組織,他們搶了別人的,我就去搶他們!」

「……」

晏笙順著阿奇納的說法想了想,覺得阿奇納所說的行為似乎也沒錯。

黑吃黑,很正義!

「那你們現在怎麼賺星幣呢?」晏笙好奇的詢問,少了最主要的收入來源,塔圖人是怎麼維持整個族群的開銷?

「現在就是當星際冒險者、保鏢和僱傭兵啊……」阿奇納回答道:「我們塔圖是最強大的戰士,長得也好看,很多有錢人都喜歡找我們當保鏢,給得星幣也多,不過當保鏢太麻煩了,都要看那些人的臉色、聽他們的命令,而且不能亂跑,都只能跟著老闆走,之前還有個富豪女喜歡我們族裡某個人,一直要他跟在身邊,還動手動腳的吃豆腐……」

阿奇納頗為不滿的撇了撇嘴,「要換成是我,我早就辭職不幹了!不過果哈特大哥好像也很喜歡富家女,經常變成獸形跟富家女玩,富家女還買好多吃得跟玩具給他……」

提到食物跟玩具,阿奇納露出羨慕的表情。

「那些玩具真的好好玩,糖果也很好吃……」他看著晏笙,用著垂涎又可憐兮兮的語氣說道。

晏笙挑了挑眉,似笑非笑的問,「你想吃糖果?」

「想吃!」阿奇納中氣十足的回道。

「那你變成獸形讓我擼毛,我就買一堆給你吃。」

「你要幫我梳毛?」阿奇納雖然心動,卻又有些遲疑。

晏笙幫他梳過幾次毛,還會幫他按摩,他覺得很舒服,但是晏笙每次摸著摸著就會「不小心」摸上他的耳朵跟尾巴,那可是相當敏感的部位!是要留給未來的伴侶摸的!

「變成獸形可以,但是你不可以再摸我的耳朵跟尾巴了!我還是一隻清白的單身獸呢!」阿奇納鼓著臉頰說道。

「噗哧……」晏笙被逗樂了,「說得好像我對你做了什麼事了一樣,我也是清白的單身漢啊!」他學著阿奇納的口氣說道。

「你還狡辯!」阿奇納滿臉的控訴,「上次你幫我梳毛的時候就一直摸我的耳朵跟尾巴,上上次也是,還有上上上次……」

「我那是不小心。」晏笙訕笑著解釋,「我不是跟你說過嗎?在我的家鄉,我們都很喜歡摸貓咪的耳朵跟尾巴……」

誰叫阿奇納的耳朵跟尾巴摸起來的手感那麼好呢?他克制不了自己啊!

「我家鄉的人還會把臉埋在貓咪的肚子『吸貓』呢!我都克制著自己,沒對你這麼做……」

晏笙想起,他有一個朋友就是很喜歡「吸貓」,而他家的貓每次被他埋肚子的時候,總是露出一張「生無可戀」的臉,相當有趣。

雖然晏笙也很想把臉埋在阿奇納的肚皮上,不過要是他真的這麼做了,阿奇納可能會蹦跳起來,罵他是「色狼」了!

「你、你家鄉的人還真是、真是……喜歡貓獸。」

聽到晏笙還「覬覦」過他的肚子,阿奇納的臉頰微紅,有些彆扭又害羞。

大貓的腹部可是只有伴侶和家人能碰的呢!

「是啊,我的家鄉有一堆人自稱是貓奴,喊自己養得貓是貓主子、貓陛下,他們喜歡買一堆玩具給貓主子玩……」

晏笙沒有發現阿奇納的情緒,歡快地說出幾件他見過或是聽說過的貓奴舉動。

像是:舉著手機對著心愛的貓主子狂拍照;看到貓主子張嘴打呵欠的時候,就把手指放到牠嘴裡讓牠咬,然後在貓主子露出驚嚇的表情時抱著牠猛親;玩弄貓主子的肉球(貓掌);喜歡買很多衣服、配件裝飾貓主子;將貓主子放在胸口,讓牠踩踩踏踏……

「你家鄉的人真好。」阿奇納露出羨慕的神色,他也好想被人這麼寵著、疼愛著。

「我們還沒加入百嵐以前,有壞人會抓我們去當奴隸和玩寵,聽說那時候我們的先祖被那些壞人逼得經常遷移,現在的情況比較好了,但是還是有壞人會跑來抓族裡的幼崽,有些種族的人還會自認他們的血統高貴,瞧不起我們這些獸人!」阿奇納忿忿不平的握緊拳頭,恨不得揍歪那些人的嘴臉。

他之前跟著阿姐去墟境時就遇見了這種人,自以為高人一等,把其他種族都看成為開化、沒教養的野蠻人,開口閉口就說「你們這些下賤人種」、「低等種族」……

要不是阿姐拉著,阿奇納真想給那個人一頓教訓。

阿姐卻叫他不用在意,她說這樣的人,在墟境都活不久。

阿姐的話應驗了,隔了十幾天後,阿奇納就聽說那個人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,被對方弄死了,連帶跟他同行的小夥伴也死傷不少,那個種族的族群試煉算是失敗了。

對方的帶隊領隊還想找墟境主人討個公道,卻被管事斥責一番,罵他們不自量力、不知反省。

領隊不服氣,還想顛倒黑白、製造輿論,說墟境處事不公、包庇兇手,試圖從管事這裡撈到一點好處。

管事便讓人調出監控,直接在天幕上播放對方當時的惡形惡狀,堵得領隊啞口無言。

後來連墟境的「制裁者」也聽說了這件事,直接下達命令,讓這個種族未來一百年都不許進入墟境,就連那些已經進入墟境的人都被強制遣返。

那個種族可說是偷雞不著蝕把米,面子裡子都丟光了。

阿奇納將這件事情跟晏笙說了,語氣裡不乏幸災樂禍。

「墟境那裡真的很好玩!可惜我的實力太低,只能待在永望島等阿姐他們,不能夠跟他們一起進去……」

永望島位於墟境外圍,要進入墟境就要從永望島傳送,是一個類似百嵐城那樣的地方。

「永望島也挺好玩的,很熱鬧!大家在墟境得到東西,一些不需要的就會拿到永望島賣,那裡也有旅館和出租房可以短期居住,也有鍛鍊場和戰鬥擂台,戰鬥擂台贏了還有獎金可以拿,不過我的實力不夠,人家根本不讓我上去打……」

阿奇納一邊叨叨絮絮、一邊在晏笙的眼神示意下變成獸形。

等阿奇納大貓趴平了,晏笙拿出三把梳子準備為他梳毛。

這三把梳子是他在萬宇商城買的,名為「貓科獸類專用梳」,梳子的材質特殊,自帶滋潤、柔亮作用,使用時不需要額外添加其他潤絲精、柔絲液或是滋養物。

不過要是覺得功效不足,想要額外添加,也是可以搭配使用的。

最大的一把梳子梳齒齒距寬,用途是粗略地梳毛,將獸毛梳順、梳柔,並讓一些寬鬆的打結處鬆開;中號的梳子是將毛髮梳的更加光滑、更加光澤明亮,以及處理細小的毛髮糾結處;小號梳子是針對一些不容易梳到的部位進行更加精細的梳理。

等到大貓的毛髮被梳理的光滑柔順之後,晏笙拿出一瓶噴霧式的「護毛噴霧」,將裡頭的護毛液均勻的噴在貓毛上。

這款護毛液除了讓獸毛保持順滑耀眼之外,還具有防塵污、除蟲蚤的功能,讓打理好的獸毛能夠保持一段時間的乾淨清潔。

晏笙忙得不可開交,而被伺候的大貓則是舒服地瞇起眼睛,一邊發出「呼嚕呼嚕」的聲響,一邊吃著晏笙給他準備的餅乾糖果,相當的舒服愜意。

直播間內,觀眾們一邊對阿奇納充滿羨慕和忌妒,一邊又忍不住將這一畫面拍攝下來。

噴過護毛噴霧的貓毛顯得更加蓬鬆、光澤感十足,讓大貓在帳篷的燈光照耀下閃閃發光。

護理梳毛過後的大貓就像是高貴驕傲的小王子,而坐在貓王子身邊的黑髮少年是貓王子信任的管家,黑髮管家看著貓王子的眼神溫和而寵溺,整體畫面美麗又溫馨。

看著自己的「傑作」,晏笙按捺著蠢蠢欲動的撲貓欲望,表情平靜地收起工具,而後佯裝自然地蹭到大貓身旁,靠著他的腰部位置坐下。

才剛盤腿坐穩,一道白影襲來,腿上一重,蓬鬆柔軟又光滑柔順的巨大尾巴就自動送上來了。

不是說不能摸尾巴嗎?

晏笙訝異的轉頭看向阿奇納,後者像是沒有意識到他的尾巴背叛了主人,依舊「喀咔喀咔」地啃著餅乾。

晏笙抿著嘴,忍住笑意,眼底的開心卻是洋洋灑灑地溢了出來。

他伸出手,指尖試探地撫摸尾巴,目光仍然緊盯著阿奇納,等著他要是有反應就立刻將手拿開。

然而,阿奇納像是無知無覺,依舊開心的吃著零食,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尾巴已經落入晏笙手中。

晏笙暗笑,眼底笑意更盛。

指尖輕輕地梳理著尾巴的長毛,偶爾捏一捏溫熱的尾骨,惹來大貓愉悅的呼嚕聲,尾巴還舒服地向上翹起,末端微微地捲成鉤狀,還時不時地蹭蹭晏笙的手臂。

晏笙無聲的笑著,一邊把玩著尾巴,一邊以意識點開光幕,準備繼續查看剛才跳出的隨機任務。

「咦?」

相當意外地,任務欄上竟然顯示有一項任務完成了。

「呼嚕……怎麼了?」阿奇納扭頭詢問。

「上面顯示我完成一項才藝表演,可是我沒有啊……」

晏笙將光幕拉大,讓阿奇納能夠看得更加清楚。

「該不會是你幫我刷毛,系統覺得這是才藝?」阿奇納表情古怪的猜測。

從接到任務到現在,晏笙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幫他刷毛了。

「還能這樣嗎?」晏笙訝異的瞪圓了雙眼。

「我覺得是這樣,不然你問問你的系統。」

晏笙半信半疑地詢問了天選者輔佐系統壹貳,發現這個任務還真如阿奇納所說,就是將他為阿奇納刷毛的舉動判斷成才藝表演了。

「這麼……簡單?」晏笙難以置信的低語。

他原以為任務要的才藝表演是彈鋼琴、拉小提琴、寫書法、畫畫、跳舞、打拳這類的表演呢!

「當然!會梳毛可是相當厲害的才藝呢!」阿奇納一臉認真的說道:「你看,你把我的毛梳得這麼好看、這麼柔軟、這麼蓬鬆,這可不是每個人都能辦到的!我們部落有好幾個笨蛋,他們每次給自己舔毛,都把自己弄的一團糟!你不是獸人卻能夠幫我把毛髮打理的這麼好,真的很厲害!」

「……謝謝。」晏笙雖然覺得有哪裡怪怪的,可是在阿奇納閃閃發亮的貓眼下,他被說服了。

「如果這樣也算才藝的話……」

晏笙從空間拿出一張紙,十指翻飛地摺疊著,不一會兒,一朵紙玫瑰就出現了。

「摺紙也能算才藝嗎?」他舉著紙玫瑰問道。

「這是你家鄉的才藝?」阿奇納好奇地看著那朵玫瑰。

「對,摺紙是流傳傳統技藝,我們會摺星星和千紙鶴祈福和祝福,也會摺玫瑰花、愛心用來告白求愛,還會摺紙船、紙飛機、青蛙、氣球等等做成玩具玩,一些藝術家也會用摺紙做成藝術品……」

晏笙又拿出幾張不同顏色的紙,逐一將他提到的東西摺出。

「我以前身體不好,大多時間都待在家裡,我奶奶就會教我摺紙玩,她還會剪紙……」晏笙流露出懷念神色。

「我奶奶很厲害,她煮的菜很好吃,會醃菜、做臘肉,會刺繡、會做衣服、做布偶,還會用布料做絹花、做髮飾,她還會編織,中國結、手環、腰帶、帽子、手提袋、衣服……她都能夠用各種材料編織出來。」

晏笙跟著奶奶學到幾手,都是普通水準,並不精通。

「你奶奶真厲害,我阿母就沒那麼厲害了,她只會煮飯,不過飯菜的味道普普通通,只有燉肉好吃!我阿爸用礦石跟肉拌的肉飯也好吃……」

「礦石跟肉?」晏笙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樣的滋味。

「對啊!把礦石弄成小片和小塊,跟肉泥拌在一起,礦石硬硬、脆脆的,有甜味、辣味、鹹味,肉泥軟軟嫩嫩的,很好吃!」

「礦石也有味道嗎?」

「有啊!不同的礦石有不同的味道,不過甜礦石很少,只有高級能源礦和礦心才是甜的,它們都很貴,我也才吃過一次……低等礦都會摻著一股苦澀味,像是吃到難吃的青菜,我不喜歡。」阿奇納皺了皺鼻子,尾巴一晃一晃的說道。

聊完食物,話題又回到隨機任務上。

「我剛才的摺紙也算一項才藝耶!」晏笙開心的說道。

「你都完成兩個任務了啊……」

阿奇納莫名地被激起勝負心,也跟著點開任務欄,打算先完成幾個任務。

「你想要表演什麼呢?」晏笙詢問道。

「我要唱歌!」阿奇納伸出毛茸茸的爪子,豪氣地拍在唱歌的任務標籤上。

「啪啪啪啪……」晏笙捧場地拍手,等著阿奇納一展歌喉。

阿奇納的歌聲,與其說是唱,不如說是吼。

他唱的是塔圖部落傳唱許久的古老歌曲,歌詞的大意是:

 

塔圖啊!塔圖!我們是強壯的塔圖!

我們有著強健的體魄和銳利的獸爪!

敵人來了,我們幹死他!

塔圖啊!塔圖!我們是英勇的塔圖!

我們有著堅定的意志和熱情的戰魂!

屍堆骨山,我們踩著它!

 

阿奇納的嗓音還有些稚嫩,可是配合著他那氣勢騰騰的歌聲,竟是讓他唱出了幾分壯烈、豪邁之感。

晏笙聽得情緒激昂,等到阿奇納一曲結束,他立刻鼓掌叫好。

「真好聽!你唱的太棒了!」

得了晏笙的稱讚,阿奇納得意的抬高下巴,喉間發出喜悅的呼嚕聲,而後又唱了好幾首歌,把唱歌的隨機任務都完成了這才滿足的休息。

晏笙也跟著唱了幾首家鄉的歌曲,不過因為歌詞和旋律記不太清楚,經常出現張冠李戴和忘詞、忘記旋律的情況,這時的他便厚著臉皮地哼著自編的曲調,要不就是重複幾次記住的副歌,然後就將歌曲結束。

用著這種「反正我家箱的歌曲你們也沒聽過」的耍賴態度,十個唱歌任務也被他矇混到手了。

晏笙開心的轉過頭,想要詢問阿奇納的聽歌感想,結果卻發現,在他唱歌過程中還會「嗯」、「嗯嗯」地回應他兩聲的阿奇納,竟、然、睡、著、了!

「阿奇納!」晏笙氣得大吼一聲,恨不得撲到他身上揉亂他的毛。

「唔!」半昏睡的阿奇納一驚,連忙睜開眼睛。

「怎麼了?有敵人打進來了?」

他警戒地站起身,四下張望,卻發現帳篷內外並沒有異狀。

「喵嗷?沒人啊……」

阿奇納困惑地轉頭看向晏笙。

「你睡著了。」晏笙瞪著他,平靜的語氣中透著風雨前的寧靜。

「喵……嗷?」阿奇納眨了眨大貓眼,腦袋還歪了歪,一臉的天真茫然,絲毫看不出他的心虛。

「剛才我唱歌的時候,你睡著了。」晏笙堅定心智,沒有因為他的萌態而滅了怒火。

「喵嗷?有嗎?沒有吧!我剛才是閉著眼睛在聽你的歌啊……」阿奇納求生欲很強的解釋,尾巴還纏上晏笙的手臂討好地磨蹭。

「我剛才唱了什麼?」晏笙挑眉反問。

「我不記得歌詞。」

「旋律呢?哼兩句總行吧?」

「我、我……」

「別解釋了!」晏笙撲向他,氣呼呼的揉他的臉,「我唱歌有那麼難聽嗎?你竟然寧願睡覺也不聽我唱歌!」

「沒,你唱的很好聽。」阿奇納連忙解釋,「就是、就是曲調太溫和、太慢了,像是我小時候阿母哄我睡覺的歌……」所以他才會聽到睡著。

聽他這麼說,晏笙也反應過來,剛才他唱的都是曲調輕柔、歡快的歌曲,沒有阿奇納唱的部落戰歌那種激昂風格。

鬧了這麼一會兒,晏笙的不滿已經消失,但是他還是繃著臉,做出一副「我現在還在生氣」的模樣。

「你別生氣,我、我給你玩耳朵?」

阿奇納低下頭顱,將耳朵遞到他面前。

「用耳朵就想收買我?」晏笙哼哼兩聲,忍住了摸耳朵的手。

「那、那加上尾巴?」阿奇納害羞的說道,要不是有獸毛遮掩,他的臉早就紅了一大片了!

「我要趴在你的肚子上!」晏笙說出他的目標。

「不行!」阿奇納蹦跳了起來,差點把帳篷給頂翻了。

「小心!」晏笙連忙拉住他。

「不行、不行……」

阿奇納以為晏笙要「霸王硬上弓」,連忙往地上一趴,把肚子嚴嚴實實的遮住。

「肚子不行!肚子是、是給伴侶的!小夥伴不能趴!我、我要當一個清白的獸人!」

「噗……」晏笙被他逗笑了,「算了,不鬧你了。」

其實他只是想要模仿以前看過的動畫《龍貓》,小女孩趴在大龍貓肚子上的那一幕。

他小時候看到那個場景時,覺得要是真的可以趴在巨獸的肚皮上,肯定會很舒服,所以現在才會想要嘗試一下。

沒想到阿奇納的反應會這麼激烈,他也只好放棄。

「真的?你真的不摸我肚子了?」阿奇納小心謹慎地詢問。

「你要是再囉唆,我就真的要玷污你的『清白』了!」晏笙似笑非笑地威脅道。

感受到晏笙的「惡意」,阿奇納立刻噤聲。

他總覺得,要是他再繼續說下去,晏笙肯定會對他做些什麼,他的直覺可準了!

「我、我們繼續任務吧?」阿奇納小心翼翼地轉移話題。

見阿奇納嚇得尾巴都縮到腿間了,晏笙也不再逗他,順著他的話往下說道。

「你會什麼才藝表演?」

「我會、我會……我會鍛造。」阿奇納想了很久,才憋出一個像是才藝的技能。

「這裡又沒有工具,怎麼鍛造?」

「可以用精神力打造,只是會比較累,而且材料也要找精神力專用的材料。」阿奇納從空間裡頭取出一個像是黏土的白色圓球。

「這個是精神力鍛造專用的『塑土』,我小時候都是用它訓練精神力。」

晏笙接過手,揉捏了幾下。

塑土相當柔軟,具有很好的彈性,晏笙將它往兩旁扯開,雙臂平行拉長了,它依舊沒有斷裂,鬆手後,它還會慢慢往回縮,縮成最初的圓球狀。

「它具有回復性,可以重複使用。」阿奇納詳細地解說道:「要是想要保留成品,做完以後往上面噴定型液,它的形狀就會固定,不過噴了定型液以後就不能再恢復成原來模樣,要再去買新的。」

晏笙點頭表示理解,並將塑土遞回給阿奇納。

「塑形有兩種方法,一種是精神力抽絲法,就是將精神力注入塑土裡面,然後將塑土分批抽取塑造,精神力比較弱小,或是要製作的東西比較精細的時候就用這種方式,缺點是耗費的時間長……」

阿奇納一邊解說、一邊進行示範動作,讓晏笙可以看著實物變化,理解兩種方式的差異。

「另一種是精神力覆蓋法,就是用精神力將塑土全部包裹起來,整體一起塑形,不分批,精神力強大的人都會選擇用這種方法,比較快……」

塑土一下子被抽成無數條細絲,而後層層疊疊地盤繞,變成一顆毛線球;一下子又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揉捏,轉眼間就變成一個十公分高的小人偶,人偶的樣貌跟晏笙一模一樣。

阿奇納示範完畢後,順利獲得任務完成的獎勵,他開心的將塑土遞給晏笙,讓他嘗試。

晏笙使用了較為保守的精神力抽絲法,一縷縷、一絲絲地構築自己想像中的物品,沒有冒進。

他耗費了兩個多小時,這才塑造出一隻小貓,小貓的樣貌與阿奇納相似,但是卻比阿奇納的獸形更加稚嫩、渾圓。

「我才沒有這麼胖!」阿奇納抗議道。

「這是一種叫做Q版的風格。」晏笙解釋道:「Q版的設計都是把人或物體變成二頭身、三頭身模樣,你不覺得這樣看起來很萌、很可愛嗎?」

晏笙將Q版貓遞到阿奇納面前,讓他可以看得更加清楚。

「這樣哪有可愛?它根本就是一隻胖幼崽!我才不是胖幼崽,我是壯幼崽!」阿奇納鼓著腮幫子,表情彆扭的說道。

他小時候就是被餵養的圓圓胖胖,比部落裡頭其他幼崽都要圓胖,他阿姐和阿爸都拿這件事情取笑他,阿姐還經常將他當成球玩,按著他在地上滾來滾去,這是他一輩子的黑歷史!

晏笙不明白阿奇納的糾結,但是他從阿奇納強調的話語中判斷出,阿奇納大概是小時候曾經胖成圓球,或許曾經遭受過嘲笑,他才會這麼排斥。

晏笙小時候也有類似的經歷,所以他可以感同身受。

「我挺羨慕胖胖的人。」晏笙散去塑土上的精神力,讓塑土恢復成原形。「我小時候身體不好,經常生病,小孩子一生病就會變瘦,所以我小時候都是瘦瘦小小的模樣,有些人就說我長得像筷子,好像一折就斷……」

還有一些鄰居、親戚背地裡說他大概養不活,語氣中的憐憫讓他很不舒服。

「就算後來身體健康了,我的食量還是很小,還是長得很瘦,所以我特別羨慕長得胖胖壯壯,食量大、很能吃的人。」

他垂眸揉捏著塑土,用精神力將牠重新塑造成一隻小貓,只是這隻小貓沒有先前的圓滾,是屬於正常體態。

「我最喜歡看大胃王比賽和各種吃播,吃播就是主播在鏡頭前表演吃東西。」

指尖輕撫著塑土小貓的腦袋,晏笙露出了溫和、柔軟的笑容。

「我小時候很崇拜那些大胃王,覺得他們好厲害,可以吃好多東西,而且什麼都能吃,不像我,這個會過敏不能吃,那個太過寒涼要忌口……」

阿奇納聽著晏笙的話,心底的那點小疙瘩也去除了,反而覺得自己很厲害。

連晏笙也崇拜他呢!

──是的,阿奇納已經將自己帶入那些大胃王,認為自己就是晏笙崇拜的對象。

阿奇納的眼睛瞄向晏笙手中的「瘦貓」,現在他又覺得剛才的胖貓比較好看了。

「這隻貓太瘦、太弱了。」阿奇納撇嘴,完全忘了剛才是誰說要一隻正常版小貓,「剛才那隻壯貓比較像我,我小時候就是圓圓胖胖的,好看又強壯!」

晏笙也沒有反駁他,面帶微笑,從善如流地重新捏造。

「我小時候吃很多,一頓要吃掉好幾桶的肉,食量比我阿爸還大呢!」阿奇納甩動著尾巴,頗為自豪的說出過往戰績,「那些大人都誇我,說我很能吃、很棒!說我這樣壯壯的崽子才是好崽子!」

阿奇納高高地仰著頭,毛茸茸的胸膛挺起,一副霸氣得意的驕傲大貓模樣。

這樣的阿奇納實在是太可愛了,要不是手頭不方便,晏笙真想揉揉他的臉。

新捏造的小貓就按照阿奇納的驕傲模樣出現,阿奇納非常滿意,連忙掏出定型液讓晏笙塗上,把這隻「驕傲的小貓」永遠留存。

得到任務完成的提醒後,晏笙將小貓送給阿奇納,掩嘴打了個呵欠。

「好累,我想睡了。」

今天遭遇了不少事情,不管是精神或是體力都消耗不少,晏笙的體能支撐不住,先前的精神勁過後,臉上隨即流露出疲態。

阿奇納隨即變回人形,貼心地鋪好兩人的睡袋。

晏笙鑽進柔軟舒適的睡袋後,不到幾秒鐘就沉沉睡去。

一夜無夢。

 

 












 

 

 

 

 

《天選者3》FB cover page.jpg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天選者 貓邏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