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原來是一個假冒的傢伙。」尚恩眼中掠過一抹失望,「還以為你也是『
unknown』,結果你只是一個冒牌貨。」

unknown?那是什麼?」尚漓困惑的皺眉。

「現在不是問問題的時機,回去再拿書給你看。」夏契爾語氣平淡的回道。

「……又要看書喔?」尚漓不情願的嘟嘴。

「冒牌?你說我是冒牌?」這句話讓陳逸安起了反感。

「經過『加工』才擁有能力,這不是冒牌這是什麼?」尚恩譏笑著。

「我是神!我是網路世界的王!」他大吼著,「在我的世界中,你們都只能當我的戰俘!我的僕人!」

「憑你就想統治這個世界?」尚恩不以為然的搖頭輕笑,「這個人交給你們,要處死也行。」

對夏契爾丟下這句話後,尚恩憑空一抓,將空間撕裂出一個缺口。

「這是出口,你們可以回家了。」他對馨慧等人說道。

「太好了!終於可以離開了!」一群人興高采烈的衝向出口。

「也許我應該在一開始就殺了你們。」陳逸安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「現在也可以啊,如果你有那個本事。」尚恩挑釁的回道。

陳逸安握緊拳頭瞪著尚恩,就在他們以為他即將發動攻擊時,他突然轉怒為笑。

「算了,反正我也差不多膩了。」

往上輕跳,陳逸安飛到半空中,隨著他的動作,四周的場景就像拼圖一樣一片片剝落,裂開的洞口外是一片虛無。

「快離開,這裡要坍方了!」尚恩對他們喊著。

「是啊,你們要小心點。」陳逸安輕笑著,「如果不小心掉到外面去,說不定一輩子也沒辦法離開這個網路世界了喔。」

「靠!想逃?老娘才不會放過你!」伊恩踩著飄浮在半空的桌椅,朝他的方向跳去。

陳逸安動作輕盈的在空中閃躲,不斷迴避她的攻擊,夏契爾等人也上前協助追捕。

「不公平,竟然這麼多人對付我一個。」

陳逸安一彈指,數十隻殭屍隨即出現與他們糾纏,讓他們無法順利進行追捕。

「不好意思,我還有事,要先走了。」

「你以為我會放你走嗎?」季薰突然現身在他身後,抓住了他的肩膀。

「喔,對了,我忘了妳是要來帶我回去跟我爸媽他們交差的。」沒有驚慌的情緒,陳逸安臉上依舊帶著微笑。

「這樣吧,妳回去告訴他們,就說我已經死了,不能好好孝順他們直到終老,我是一個不肖子,請他們不要太過傷心。」儘管嘴上說的歉然,他的語氣跟神情卻彷彿是在開玩笑。

「這種事情你自己回去跟他們說。」季薰拉著他往出口衝去。

「強人所難是不好的行為。」陳逸安的語調依舊輕鬆,「對了,既然我『重生』了,我想要換一個名字慶祝,陳逸安這種名字太普通了,『潘拉蒙』這個名字妳覺得怎樣?感覺很酷對吧?」

「你自己去問你爸媽他們。」季薰沒好氣的回應。

就在他們快要抵達出口時,陳逸安突然向季薰潑灑了不明液體,季薰反射性的縮手擋住,趁這時機,他將季薰一推,順利從她手上脫身。

「可惡!別跑!」

季薰才想要伸手抓人,一旁突然出現殭屍抵擋,要不是季薰縮手縮得快,她的手臂就要被僵屍給咬中了。

「你們慢慢玩,我先走了。」趁著殭屍出面拖延,陳逸安快速開門逃逸。

「不要戀戰!」尚恩朝他們幾人喊道:「這個世界快要瓦解了,再不走就真的會被困住!」

「知道了!」夏契爾等人轉身往出口跑去。

「季薰,快點過來!」

「好!」回話時,季薰突然瞧見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「……媽媽?」她失神的輕喚。

跟母親相似度高達80%的女性,快速朝她逼近,對方伸長了雙手,直接掐住她的頸子。

疼痛喚回了季薰的神智,儘管對方真是跟自己母親外型相像,但她可是一名殭屍,她試圖掙扎,殭屍的力氣卻比她強大許多。

「小季,妳在發什麼呆!」

就在殭屍要咬上她頸子時,魈即時現身搭救,他一腳將殭屍踢開,帶著季薰快步朝出口衝去。

就所有人都穿過裂口,回到現實世界時,陳逸安所製造出的世界也全數崩毀。

 

※  ※  ※  ※

 

──XX事務所內──

「真他媽的!竟然眼睜睜看犯人跑了!」伊恩生氣的捶打桌面。

「不用生氣,以後應該還有機會遇到。」葛瑞安慰著她。

「還好,手上的資料夠多,這次的案件報告應該不難寫。」收拾著器材,薇菈慶幸的說道。

「回去吧。」沒有任何情緒,夏契爾轉身離去。

「咦?現在就要回去啦?」尚漓有些不捨。

「……」夏契爾不發一語的看他一眼,接觸到他的眼神,尚漓也只好乖乖跟著他離開。

在他們離開後,一直沒有開口的季薰這才發出一聲輕嘆。

「怎麼?妳的好朋友走了,妳很難過?」魈打哈哈的笑問。

「不是,我是在想,我該怎麼跟陳逸安的父母解釋。」季薰為了這個問題苦惱許久。

「簡單啊,就跟他們說他的靈魂已經死了。」魈語氣輕鬆的回道。

「……」季薰不滿的瞪著他。

「那是什麼眼神?」魈發著牢騷,「難道妳要跟他們說,『兩位,不好意思,我調查之後發現你們兒子是無惡不作的大壞蛋,追捕他的時候被他逃了,而且他還說他不想繼續當陳逸安,他要在網路世界裡面稱王、當流氓』?」

「我當然不可能那麼說。」季薰沒好氣的回道:「我只是……只是想找一個比較好的說法,我不希望讓他們太過傷心。」

「長痛不如短痛。」魈拍拍她的肩膀,「早點讓他們放棄,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解脫。」

「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嗎?」季薰頭疼的揉揉額角。

一想到那對夫婦得知答案會出現的神情,季薰的心底就不由得起了一陣刺痛,失去家人的傷痛,她非常能了解。

「妳覺得他們家的孩子,有可能回心轉意,重新回到他的身體裡嗎?」

……機率不大。季薰在心底苦嘆。

「鈴──」事務所的電話突然響起。

「小季,接電話。」魈催促道。

「懶人,電話明明就在你手邊,動一下手會死喔。」季薰不情願的拿起話筒,「你好,這裡是XX事務所……」

『季小姐嗎?是我。』熟悉的聲音傳來,季薰聽出是陳逸安母親的聲音。

『呃,妳好……』沒料到對方會主動打來,季薰頓時不知該怎麼回應。

『季小姐,謝謝、謝謝妳。』對方突然連連向她道謝,『逸安他醒了,他已經醒過來了,我知道這一定是妳的功勞,真的非常感謝妳。』

醒了?這怎麼可能?季薰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。

『我跟我先生已經將所有的錢領出來了,雖然不清楚妳要多少酬勞,要是不夠,我們打算將車子賣掉……』

『不、不用了。』季薰連忙制止。

『不行,怎麼可以不用呢!』對方堅持著。

『因、因為我並沒有……』

就在季薰打算說出實情時,魈一把將她的話筒拿了過去。

『妳好,我是事務所的負責人,因為這次的事情不難,所以我們不收酬勞,希望你們一家可以幸福的過日子。』

在魈結束通話後,季薰滿臉茫然的問:「為什麼他家的孩子會醒來?陳逸安不是跑了嗎?」

「我讓一個自殺的孤魂進入他的身體。」魈簡短的答道。

「什麼?你怎麼可以這樣做!」季薰驚愕的喊。

「放心,那個亡魂的個性不錯,不會虐待他們。」魈向她保證著。

「我不是說這個!」季薰生氣的大叫:「你怎麼可以找鬼冒充他們家的小孩?」

「妳不是要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嗎?」魈隨手攤開報紙閱讀,「那個亡魂希望能重新來過,而那對夫婦希望孩子能夠醒來,這種方式剛好可以滿足雙方的心願,很不錯啊。」

「就算他代替陳逸安活下來,他也不是他們的孩子啊!」季薰完全不認同這種作法,「你這樣做根本就是欺騙!」

「這個叫做善意的謊言。」魈糾正道:「有的時候,人會寧可要一個虛假的幸福,也不要真實的殘酷。」

「……」聽著魈的話,季薰沉默了。

換成是我,我會想要哪一種?她在心底問著自己,腦中浮現那名跟母親相似的殭屍。

 

※  ※  ※  ※

 

「魈!不要再沉迷電玩了!恐怖片也給我收起來!你已經兩星期都沒工作了,難道要喝西北風嗎?」

經過了遊戲事件的「洗禮」,魈竟然深深愛上看恐怖片的刺激感,每天一到事務所,他所做的事情就是「定」在沙發上,沉迷在恐怖片的氛圍中,要不就是找一些網路遊戲玩。

「嘖嘖!這麼激動做什麼?桌上不是有幾個看風水、收驚、捉妖的案子嗎?妳去處理一下就有錢可以拿了。」

「那些案子我上星期早就解決了。」季薰板著臉回道。

「那很好啊,有拿到錢吧,這樣就沒問題了。」魈一臉悠哉的笑著。

「好什麼好?那些錢根本不夠付帳單!你快點出去接案子!」季薰對他大吼著。

「接案子那種小事妳去處理就好了,幹嘛一定要我?」魈懶洋洋的回道。

「我去?到底誰是老闆啊!接案子這種事情應該要老闆親自出面吧!」

「老闆動口指揮、員工動手工作,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,難道妳都不懂?」

「……要是你再不出門找工作,我就把你的頭塞到電視機裡面!」季薰冷著臉恐嚇道。

「好好好,我去、我去。」魈無奈的起身,順手拿起已經看完的影片。

「你拿那些片子做什麼?」季薰質問著。

「拿去還片啊。」魈理所當然的回道。

「還片之後立刻去接案子,不要在那邊逗留。」季薰叮囑道:「你不要故意在那邊混幾小時,然後才回來跟我說你都接不到案子。」

「我說,小季啊,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嘮叨?」魈挑眉損道:「明明就是一個連男朋友都沒有的小鬼,囉嗦的程度跟那些婆婆媽媽有的比,小心喔,等妳嫁人之後,妳這種黃臉婆的樣子會被丈夫嫌棄。」

「我會變成這樣還不是你害的!」季薰氣得頭上快冒煙了,「如果你是一個認真、負責任的人,我會需要這樣操心嗎?」

「我又沒有對妳怎麼樣,為什麼要我對妳負責啊?」魈滿臉無辜的回道:「如果妳想要以身相許的話,等妳再長大一點、成熟一點再來吧,現在的妳不過是個小鬼。」

「你!」

在季薰準備扔雷符時,魈搶先一步衝了出去。

「可惡的傢伙!要是沒有接到案子回來,我一定用雷劈了你!」季薰氣呼呼的大罵。

季薰對著大門發了一頓怒氣後,這才悻悻然地走到沙發上坐下。

天啊,這種日子我還要過多久?繼續跟這個大叔相處下去,我一定會被氣老!她煩躁的抓亂頭髮。

「東伶,你快點回來,我在等著你幫我贖身啊!」她苦悶的大叫著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