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世風華04_封面+書腰.jpg

 

 

【劇情簡介】

 

 

原以為已經死亡的蟲皇再度出現了!

這一次,牠竟是藏匿在暗處,指揮著蟲怪攻擊人類聚地,完全不露面。

尉遲鷹和徐婕奉命調查,跟蟲皇展開一場大戰,可惜沒能殺死蟲皇,被牠逃了!

兩人還因此深受重傷,性命危在旦夕!

潛伏一段時間後,蟲皇率領著大軍再度來襲!

這一次,蟲皇從北方基地開始橫掃,人類似乎又要重蹈覆轍……

 

 

 

第一章  少年團的農場之旅

 

 

少年團野外訓練的最後一天,他們被帶到國英農場裡頭。

「大家好,我是國英農場園林部的主管劉虹,也是負責接待你們的人……」

劉虹穿著農場員工的連身工作裝,因為翅膀的關係,她的上半身是穿著工字背心,而不是像其他員工一樣穿著T恤或襯衫。

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和考慮後,劉虹跟她的夥伴們決定加入國英團,喜歡安穩生活的人便在農場任職,喜歡追求刺激和戰鬥的人則是成為國英團的附屬傭兵團一員。

基於種種考量,沈壽打算將半蟲人的消息慢慢地放出,讓所有人漸漸地習慣他們的存在,現在半蟲人的存在算是一個半公開的祕密。

少年團在學校學習時就見過半蟲人的相關資訊,所以他們見到劉虹時,臉上雖然流露出些許驚奇,卻也沒有驚慌失措或是將劉虹當成怪物對待。

劉虹暗中觀察著孩子們的反應,滿意地勾唇微笑。

「我先簡單的跟大家說一下行程,你們會在農場待上五天,這五天裡,你們將會體驗農場裡頭的生活,你們會跟農場人員一起巡視農場、了解農場的各種作物、學習農場的各種工作、幫忙農場作物的採收以及品嚐農場出產的各種美食……不管吃多少都沒問題!」

聽到最後一項,孩子們的眼睛都發亮了。

這段時間的野外訓練,他們雖然餐餐頓頓都有食物能吃,但是他們收穫的食物對發育中的孩子們來說,根本就不夠他們吃飽,每餐都是處於半飽半餓的狀態,半夜還會被餓醒。

要是問他們野外訓練最辛苦的是什麼,肯定是吃不飽這件事!

「考慮到你們之前在進行野外訓練,現在應該很疲憊,所以特地給你們半天的休息時間,下午才有行程……看到我後面的東西了嗎?」

劉虹指了指身後長桌上堆放的物品,並逐一介紹道:「這裡有洗臉盆、毛巾、沐浴用品,旁邊還有農場的工作服,你們按照自己的尺碼領取,這些衣服是農場贈送給你們的,算是農場生活的紀念品。另外,每個人還能拿到一袋食物,這些食物都是農場生產的,你們可以當成零嘴吃……」

「領完這些東西後,我會帶你們到大澡堂洗澡,你們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把自己清洗乾淨,澡堂的走廊有洗衣機,你們將衣服脫下來後可以先放進洗衣機裡頭清洗,這樣等你們洗好澡時,衣服也清洗乾淨了,可以拿到房間外面的空地晾曬……」

等劉虹說完話後,好幾天都沒有洗澡、渾身髒的發臭的少年團成員們立刻排好隊,按照順序領取洗臉盆等用品,恨不得立刻衝去澡堂洗澡。

澡堂是男女分開的,分隔成外間和裡間,外間放置著好幾台洗衣機和吹風機、鏡子和長椅,是給洗好澡的人打理自己的地方。

裡間被隔板和門簾隔成了一個個洗浴間,裡面有一個蓮蓬頭和一個放置乾淨衣物的箱子。

「哈!你們看!我的褲子是『站著』的!」一名少年指著腳邊的長褲大笑。

「我的也是!」

脫下的髒衣物因為乾涸的泥漿而變得硬梆梆的,每一件脫下來的長褲褲管都是硬挺的「站立」著。

蓮蓬頭一打開,溫熱的水當頭淋下,水流順著身體往下流倘,匯聚到腳底時,那些清水已經黑成了泥漿……

少年團成員認真的將自己刷洗乾淨,有些人甚至洗了十幾次,皮都刷紅了,分發的沐浴用品都是可以用上一兩個月的容量,在他們洗完後,那些洗髮精、沐浴乳被他們用掉差不多三分之一。

洗完澡後,他們覺得身上好像輕了幾公斤,連膚色都白了幾分。

刷洗乾淨的少年團,端著裝著洗淨衣物的洗臉盆,站在澡堂前集合。

劉虹確定人數無誤後,便領著他們前往宿舍。

「左右兩棟是正職員工的宿舍,每天晚上九點關燈就寢,除了巡邏人員,其他人都不得在外頭遊蕩。」劉虹介紹著宿舍的規則和佈置,「廁所在每一層樓的左右兩側,晾曬衣服的地方在後面,飲水機在每個樓層的中間位置……」

宿舍的房間是雙人房,劉虹讓他們自己分配房間──兼職宿舍舍監的教官和指導員們,自然是住在一樓的出入口位置,學員們的房間從二樓開始分配。

「……食堂會在中午十二點開飯,你們十一點五十分準時在宿舍門口集合,屆時我或者其他農場職員會來帶你們過去。」劉虹跟他們約定著時間,「吃過午餐後,我會帶你們參觀農場,今天的行程就是這樣,有問題要問嗎?」

「沒有!」少年團成員精神抖擻的回道。

「好,沒問題的話,你們可以回房間休息了,要是不想休息,也可以在宿舍附近活動,但是圈著黃色和紅色警戒線、貼著禁止進入圖案的地方禁止進入。」

「是!」

等到劉虹離開後,少年團成員這才降低音量,小聲地說出他們憋了許久的話。

「她是半蟲人耶……」

「她背後有翅膀!好漂亮!」

「那翅膀好小,而且好薄,看起來很脆弱……能飛嗎?」

「應該可以吧?」

「她很厲害,我覺得她的力量很強大……」

不能怪少年團成員這麼激動,他們只在教學影片上看過半蟲人,這麼面對面的直接接觸還是頭一遭。

年輕人的好奇心重,他們能夠忍到劉虹離去才說這些話,已經是相當克制了。

「好了!」總教官拍了兩下手,「農場聘僱了許多半蟲人職員,他們只是獲得的能力不一樣,跟我們沒什麼不同,以後你們會見到更多的半蟲人,記得要有禮貌……」

總教官足足嘮叨了半小時,這才放他們回房間休息。

在野外訓練時,他們因為要輪流守夜,再加上身處危險環境中,精神總是緊繃著,現在來到安全的地方,躺在乾淨的床舖上後,精神鬆懈下來的少年少女們很快就入睡。

教官們的體力比孩子們好,野外訓練的監督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,他們確定孩子們都睡著後,勾肩搭背地找尋農場裡頭的熟人敘舊。

農場的職員有兩種,一種是半蟲人,一種是因為受傷殘廢、心理創傷以及各種因素無法繼續服役,從國英團退下來的退役人員。

換句話說,成為農場職員也算是國英團給予的退休福利,讓他們不會因為失業導致出現生存問題。

農場食堂的一角,廚房人員正忙進忙出,俐落地準備著午餐。

總教官笑嘻嘻地站在廚房門口張望,時不時地聞一聞。

「這味道……滷肉?嘿!老孟啊,你這樣就不行了,我們大老遠的跑來一趟,你就給我們吃滷味?好歹把你的拿手菜端出來!胡蘿蔔炒蛋、燉菜、炒高麗菜、炒什錦……」

「去你的!炒什麼菜?老子的拿手菜就是滷肉!」被喚作老孟的中年人笑罵:「當初老子開滷味店的時候,一堆人排著隊,就想吃一口我的滷肉!」

老孟在末世前是開滷味店的,生意相當好,上過不少美食雜誌的報導,分店開了好幾十間,結果末世一來,所有的努力全都報廢,幾十年的經營全都打了水漂,要是換成其他人,早就崩潰了,還好老孟的性格豁達,再加上他覺醒了火系異能,讓他有底氣在末世生存。

後來因緣際會之下,他加入了國英團,學會該怎麼跟蟲怪、跟人拼殺,只是他始終不喜歡殺戮,後來在得知國英團要開闢農場時,他立刻毛遂自薦過來了。

農場的工作相當繁重,又髒又累,卻讓他產生睽違許久的安定感。

「你以為要滷這一鍋很簡單嗎?我光是要湊齊滷包的調味料就花了不少功夫!前前後後試了幾百次,好不容易才調出一個不錯的味道,這也是你們過來我才做,不然……哼!」

老孟用大勺攪了攪大滷鍋中的滷水和滷料,對總教官的「不識貨」很是不滿,讓總教官連忙說好話安撫,又遞了幾根煙給他,這才讓老孟消了氣。

在末世,香煙可是昂貴的高檔品,一般人可買不到!

「我也不只滷了肉,這裡面還有雜七雜八的雜碎,還有這些天攢得蛋也下了鍋,我還給你們做了白菜滷,用的是農場剛剛收割的新鮮蔬菜,這些可全都是好東西啊!外面想買都買不到!」

農場圈養了可食用蟲類和變異動物,還在水質乾淨的湖邊開闢了農田,在沒有污染的土壤中種植了許多蔬果,當外城人還在用水果罐頭炫耀自身的富有時,農場的人已經能夠吃上新鮮蔬果了。

「有菜啊?多放點、多放點,我今天要吃菜吃到飽!」總教官舔了舔嘴唇,面露垂涎的催促。

「放心!我煮了好大一鍋,夠你們吃了!」老孟指著另一個爐灶的大燉鍋笑道。

在水源和土壤都受到污染的末世時代中,一頓正常的、有葷有素的飯食,成了最頂級的搭配。

高檔餐宴的評價主要看兩個部分,一個是肉食的等級、另一個就是蔬菜量的多寡。

不管是蟲怪或是變異獸,牠們的等級越高,殘存於食材裡頭的能量就越豐沛,可以當成補給品和修煉品使用,吃一頓飯就等同於修煉一場,價格自然高!

而現今蔬菜都是變異的,沒經過變異的種類根本存活不下來,說也奇怪,變異後的蔬果植物其所蘊含的能量相當溫和純淨,沒有肉類能量的毒性和吸收時的暴虐不適,而且能量品質不比肉類差,這也就導致眾人更加喜歡食用植物蔬果。

但是變異植物都具有攻擊性和各種自保能力,不會乖乖讓人食用,想要收取植物總是要經過一番搏鬥才行,在來源獲取困難的情況下,價格自然節節高升。

飯桌上的蔬菜越多,就表示這頓飯越高檔,要是飯後還有新鮮水果可以食用,那可是相當有身份地位的象徵!

國英團因為有農場的關係,蔬菜不缺,但是因為農場一切都還摸索當中,而且植物發生變異後,合適種植的蔬果種子不多,產量不夠,不足以讓人吃得盡興,新鮮蔬菜通常是一星期可以吃到一兩次,而且都是切的細碎跟蟲肉拌在一起炒,肉多菜少。

又因為種植週期的關係,在加上運輸途中會有人或是蟲怪跑來「搶劫」,運氣不好的時候還會「斷菜」幾個星期,每天能固定吃到的東西就是一碗糊糊狀的、從各種植物中「萃取」出來的調味植物泥,每個月還可以領到幾包脫水蔬菜,偶爾可以幸運的吃到醃漬的醃菜和酸菜。

以往根本看不上眼的東西,現在竟然成了緬懷的滋味,這實在讓人覺得辛酸。

總教官以「試味道」的名義,從老孟手裡搶了一小碟白菜滷。

末世前的白菜滷是常見的滷菜,作法多樣,主料就是大白菜,配料多樣,隨個人口味變化,常見的配料有蒜頭、蝦米、胡蘿蔔、香菇、炸豬皮、蛋酥、木耳、金針菇……

只是末世到來後,許多材料都變異了,只能用其他食材替換。

老孟特地吊了高湯,用高湯、菌類和蒜頭滷大白菜,滋味更加濃郁鮮美。

現在沒有蝦米,但是湖裡頭有不少魚蝦和水生植物,為了讓眾人能吃飽,又不讓其他食材搶了味,他加入了水生植物一起燉煮。

幾口就能吃光的白菜滷,總教官卻是一片菜葉一口,珍惜地細嚼慢嚥,時不時地瞇著眼睛品味,像是在吃什麼三星級大餐一樣。

老孟見狀,嗤笑一聲,「裝!你繼續裝!」

他拿起大杓子,直接舀了一大碗公的白菜滷給他。

得了大份量的加餐,總教官的動作瞬間加快,一手接過大碗公,一口將碟子裡頭的剩菜掃進嘴裡,咀嚼幾下,吞嚥落肚。

將空碟子放到一旁,總教官開始呼嚕呼嚕的吃起了白菜滷,吃了一半還跟老孟要了白米飯,將白飯倒入大碗公裡,攪拌一下,又是滿滿的一大碗。

總教官又添加了一些辣醬,換個口味,緊接著呼嚕呼嚕的吃了起來。

「孟叔、孟叔!我們送魚過來啦!」

「孟叔,魚!大魚來啦!」

阿柯跟洋洋一同扛著一尾三米長的大魚出現,阿寶嘻嘻哈哈的跟在他們身後。

「霍!這魚少說有五百多斤吧?」老孟連忙讓廚房其他人一同幫忙搬運。

「真大……這是去哪裡抓的?」總教官吃完了白菜滷拌飯,也跟著探頭打量。

「在希望湖抓的!是我們養得喔!」阿柯笑嘻嘻的回道。

「聽說少年團過來,特地抓過來給他們加餐的。」洋洋附和的說道。

水是萬物之源,末世到來後,水和土壤都遭受到污染,而食水蛉所棲息的湖泊是難得的純淨之地,所以才會被命名為「希望湖」──所有人都希望,能夠從這希望湖和周邊已經被淨化的土壤找到人類生存的希望。

「這是什麼魚啊?看起來像鯉魚,味道怎麼樣?」

聽說這是要加菜的魚,總教官開始打聽起這魚的滋味了。

「這個其實是一種水生蟲怪,是在希望湖發現的,也不曉得牠是怎麼來的。」阿柯解釋道:「牠的外型像鯉魚,魚頭是青色,魚鰭和背鰭是黑色,那些研究人員就把牠命名為『青頭鯉』,吃起來的味道也跟鯉魚很像……」

青頭鯉是一種大型魚,魚苗就有半臂長,成年後能夠長到三、四米長,重量更是可以達到上千斤。

青頭鯉非常好鬥,連同族之間也會互相殘殺,比鬥魚還要兇殘,牠們是水生蟲類中的大胃王,靠著吞噬其他水生蟲類進化。

幼魚可以養在同一個水池,等牠們快要成年時就要將牠們隔離開,分散到不同的水池飼養。

現在研究院正在研究青頭鯉的飼養方法,等到他們可以穩定飼養了,這青頭鯉就會加入國英基地的食譜,再繁殖的多一些,就可以步入國英基地的民間市場,等到滿足城內所有人的需求後,還會繼續往其他城市推廣。

「好好好,有這麼一尾大魚,可以再加不少菜!」老孟思考著菜單,「鯉魚最常見的作法就是紅燒跟糖醋,炸魚皮也好吃……」

不過這青頭鯉又不是末世前的鯉魚,牠只是味道和肉質相似而已,自然可以嘗試其他作法。

「老孟,魚頭這麼大,不能浪費了!」總教官舔了舔嘴唇,他最愛吃魚頭了,「一半做豆腐魚頭湯,另一半做清蒸魚頭,你看怎麼樣?」

「做紅燒魚頭吧!好下飯!」總教官提議。

清蒸魚頭的味道太淡,拌飯的滋味少了幾分。

「好。」老孟笑應一聲,開始著手備料。

末世的變異黃豆極為容易種植,生長周期極短,每個月都能採收,也因此,農場裡頭有相當多的黃豆衍生產品,像是豆腐、豆漿、黃豆醬、豆皮、黃豆粉等等。

現今基地裡有不少便宜的營養品都是用黃豆當主材料製作。

研究院現在還在研究製作豆腐乳和各種可以長時間保存的產品。

末世前製作豆腐乳只要看它有沒有發酵成功、熟成的好不好就行了,末世後因為空氣中多了蟲族分泌的物質,很容易在發酵、釀造的過程中出現各種變異。

製作出帶毒的發酵產品算是很常見的,除了毒素之外,有的發酵食物吃了以後還會讓人莫名的冒煙,聲音和外貌改變,掉頭髮或是毛髮快速增長,有的還會出現「換皮」現象,換完皮後整個人白皙光滑,也有會影響食用者,讓人產生幻覺、精神失常、心情莫名亢奮或是低落憂傷,短時間改變性格、脾氣和嗜好,甚至出現吃完後整個人發出特效光和宛如動漫一樣的虛幻背景圖的……

也因為還沒有摸透發酵產品製作時的「附加屬性」,研究所至今還不敢推出這些東西。

午餐時間一到,食堂立刻湧進了飢腸轆轆的眾人。

「哈哈!我就知道今天會有好吃的!」

「嘿!竟然有滷味跟白滷菜!之前讓老孟滷一鍋他都不肯!」

「今天是什麼好日子?竟然連青頭鯉都有!嘖嘖!研究所那邊不是不讓吃嗎?」

「之前不給吃魚是因為要研究養殖,前些日子聽說已經研究的差不多了……」

「搶什麼?這些菜可是專門給少年團那些孩子準備的,別搶光了!」

「呵,叫人不要搶,結果你夾的菜最多!臉呢?」

「哈哈,臉算什麼?能吃嗎?」

「噓!那群孩子過來了!」聽力敏銳的人低聲提醒道。

這話一出,原本嘻嘻哈哈、不太正經的眾人隨即整理了下衣著、挺直了腰桿,變得人模人樣。

少年團們來到食堂門口時,見到的就是一群相處融洽、成熟穩重的大叔。

大叔們一邊吃著飯、一邊朗聲聊天,說得都是各自曾經做過得豐功偉業。

「最近蟲怪變多了,我昨天弄了幾個陷阱,早上去看的時候,發現裡面抓了幾十隻蟲怪……」

大叔面上不動聲色,實則是在暗暗炫耀他弄的陷阱厲害,抓到好多蟲怪!

「早上又抓到幾個跑來偵查的人,嘖!偽裝技術那麼差,以為我少了一隻眼睛就看不見他們嗎?我當年可是偵察兵!」

獨眼中年人鄙夷了前來偵查的間諜,又提起自己以前在國英團的事蹟。

「當初隊長讓我們進去XX城偵查,我可是連目標吃了什麼、上了幾趟廁所、內褲是什麼顏色都查的一清二楚!哪像這些小崽子,才摸到外圍就被發現了,哎!這一屆的探子不行啊……」

「那些基地也不曉得在想什麼,想要東西就合作嘛!每次都鬼鬼祟祟的跑來,人被我們抓了還裝成不認識、不知道……」

「呵!他們想白拿啊!能夠用搶的,誰會花資源跟你交易?又不是蠢!」

「上次我跟車送菜去基地,路上就遇到好幾批開裝甲車的搶劫,我全都用火龍把他們轟上天!」

少年團成員們一邊安靜的吃著飯,一邊豎起耳朵聽這些八卦消息。

雖然內容有些吹噓誇大,像是一個人單挑幾十個人、一個人掃蕩一個連隊、一個人毀了半個蟲巢、一個人上山下海跟海怪搏鬥……

但是扣除掉這些灌水的內容,這些前輩說得可都是半公開或是沒有公開的真實消息。

農場的用餐時間很寬裕,足足有兩個小時,飯後還可以午睡一下,不過少年團上午已經小歇過了,此時正式精神充足的時候,用餐過後,他們便纏著還留在食堂的老兵們說故事。

有人捧場,這些退役老兵自然很願意分享他們的經歷。

斷臂老兵說他的手是跟巨大的蟲怪對轟折斷的,斷一隻手,卻能救回他的隊友,值得!

雙腳截肢的老兵說他以前的部隊駐紮在江南市,江南市是蟲怪的大本營,那裡的蟲怪又多又密集,國英團和周圍的基地都會讓人定時清剿,還讓部隊駐守在那裡監控,只要發現蟲怪出現什麼大動作,他們就要即時上報。

駐紮的工作不好做,因為人類也是蟲怪的食物之一,牠們會經常偷襲營地,老兵的雙腿就是在一次蟲怪的偷襲中,被蟲怪硬生生咬掉的。

不過比起其他命喪蟲口的隊友,斷腿老兵又無疑是幸運的,至少他還活著。

臉部半毀、身上皮膚有多處腐蝕痕跡的老兵,他的團隊駐紮在隔壁縣市,負責蟲蜂這一區塊,在那裡,他們除了要防備蟲怪之外,還要防人。

畢竟利益動人心,蟲蜂的好處那麼多,誰不心動?誰不想獨占?

老兵身上的傷勢,就是在驅逐敵人時,被人惡意潑撒了蟲蜂毒液所導致的。

除此之外,他和他的戰友們還遭遇過,敵人故意引來一大群蟲蜂追逐,禍水東引,害他們的營地被蟲蜂包圍攻擊的情況……

人心吶!遠比蟲怪還要來的恐怖!

午休時間就在熱烈的說故事氛圍中度過了。

老兵們過足了傾訴和炫耀的癮,少年團成員也各有思考和收穫。

 

下午,少年團跟著劉虹參觀農場。

由於農場面積很大,徒步的話一天肯定走不完,所以他們是乘坐著農場專用車輛進行參觀的。

「那邊是果園,現在的變異植物生長週期不定,果園都是選取生長週期短的變異果樹進行種植,這些果樹有的是夏季採收、有的是秋季,也有不分季節,每隔兩、三個月就會長出果實的,那邊那片藍色和紫色果實的漿果樹叢,只要天氣溫暖,每個星期都能採收……」

「這邊是養殖場。農場裡頭的養殖場一共有五個,有的飼養溫馴的可食用蟲怪、有的飼養變異動物、還有一個是專門飼養水生蟲怪和變異魚蝦的……」

養殖場並不是圈出一塊空地就算養殖了,還要按照不同飼養生物的習性和危險程度,用不同的材料區隔開來。

有的是鋼鐵搭建成的大型建物,看起來像是沒有塗抹水泥、填補磚石的鋼鐵支架屋;有的是土系異能者用泥土塑成,看起來像大磚窯的土窯子;有的用變異植物圈成一圈,看起來像是一個花園……

「目前養殖場的養殖還在摸索,等到我們確實掌握蟲怪和動物的飼養方式後,就會擴大經營規模,到時候大家的飯桌上就能看到這些食物了……」

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,他們見到一片片被開闢出來的農田。

「農田除了種植蔬菜之外,研究人員還培育出不少新品種作物,這個區域是紅薯區、旁邊的是馬鈴薯、再過去是稻米、那邊那塊是小麥……」

簡而言之,這個區域是主食區。

雖然有蟲肉和變異植物、變異動物可以吃,但是人還是需要吃五穀雜糧的,澱粉類食物永遠不會被撤下飯桌。

「這邊是中間哨站,那邊那一排都是員工宿舍,旁邊是加工廠,磚紅色那棟是食品研究所,專門研究各種食材搭配和加工的地方……」

加工廠目前只有密封包裝食品加工廠,末世前常見的罐頭因為金屬材料稀缺,全都運用在軍事武器和生產機械的製造當中。

不過目前科研人員也在研究其他的包裝方式,例如將蟲殼分解重新凝鍊成新物質,或是用變異植物或變異動物為材料製作,現在已經有一部分成果出現,只是這些成品還在進行觀測和各種實驗,還不能大量生產。

「這邊是雜區,我們叫它『百工區』,這裡有陶器工坊、木料雕刻、石料製作、布料織造製作、編織工藝……」

當科技產品跟機械流水線產品因為各種原因不能使用後,手工製作和簡易加工類的商品便又重新復甦起來了。

當然,這裡做的並不是末世前那些普通物品,而是使用蟲怪和變異動、植物為材料所研發製作的物品,最主要的第一個問題點在於:「如何將材料中的毒素和各種變異反應去除」。

末世前的那些材料,就算混合使用頂多也是出現排斥或是有毒素出現,可是現在使用的材料大多帶毒,而且一個沒弄好還會出現冰凍、爆炸、火焰竄出、雷鳴閃電、地面崩毀、突然降雨、空間扭曲、讓周圍的東西漂浮起來,甚至是憑空出現一些陌生而奇特的文字、符號……

科研人員在研究過這些文字符號後,意外的發現它們竟然跟《易經》和玄學有些關聯!

對此,科研人員又是興奮又是納悶──沒想到蟲怪竟然跟玄學有關!

難道我們的祖先也曾經遇見過外星蟲怪嗎?

或者是古代人已經窺探到宇宙奧妙,這才會察覺到這些神奇的規律?

難道古代煉氣、修仙的事情是真的存在的?

有了這項新發現後,科研人員現在都是手捧著殘存的玄學資料,研究著陰陽、五行、易經卜算、風水地理、天文曆法和各種奇特異像的傳說。

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智慧果然博大精深!

科學的盡頭原來是玄學!

在少年團參觀著農場時,徐婕和尉遲鷹也在休息小半天後,被農場的研究所找去幫忙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末世風華 貓邏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