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f9f40abebd86e606ce2e2c73b42ea.jpg

 

 

逆襲劇情吧!龍套少女!23:本宗?分宗?

 

 

結束閉關,風歌出了房間,才走到門口就見到尹堯坐在院子喝茶,顯然是在為她守護。

風歌心頭一暖,笑著迎上前。

「丫頭,妳終於出來啦?妳……咦?」

尹堯突然近身上前,握住她的肩膀,上上下下的查看。

「到金丹了?」

風歌心底咯噔一下,連忙用神識詢問萬界通寶。

『不是說可以遮掩我的境界不被人看出來嗎?為什麼我師父一眼就看出我的真時情況?』

她不是擔心被尹堯識破境界,而是擔心日後被其他人看出來。

【主人的師父本身的實力已經到達仙級,只是刻意壓制並遮掩著境界,您買得遮掩商品只能夠掩蓋仙級以下。】

『師父已經是仙級?仙級不是都要飛昇成仙,離開這方世界嗎?怎麼他還留在這裡?』

【這一點您可以詢問您的師父。】

風歌也真的開口問了。

尹堯挑眉,「我留在這裡自然是要負責鎮守門派……妳又是怎麼看出我的境界的?」

風歌順勢說出萬界通寶的事情,並說那是她家的老祖宗留下來的傳承物。

「以前並不知道這個祖傳物件還有這樣的功效,直到開始修煉、獲得靈氣以後這寶物才被激發……」風歌半真半假的說道。

「這靈寶我曾經聽說過,據說是由上層世界製作的,開啟了靈智的仙器。」

出乎預料,尹堯竟是知道萬界通寶的。

「我以前曾經跟隨師父前往其他世界,那裡的修煉體系眾多、資源豐富,街上到處可以看見,元嬰期、仙級甚至是更厲害的修真者,與他們相比,這裡就像是井底之蛙的世界,不過元嬰期就被認為是一宗一派之主了……」

尹堯露出懷念又感慨的神情。

「在那方大世界,元嬰期、仙級只不過是中下等級的家族打手,那些大家族、大宗門完全看不上。」

「那您為什麼不留在那裡修煉,要回來這裡呢?」風歌不解的問。

尹堯這模樣,就像是去了繁華的大城市後,卻又返回偏遠農村種田一樣,怎麼看都覺得不對。

「傻徒兒,妳以為那些地方有那麼好待的?」尹堯敲了她的腦袋一記,「資質好的,會被宗門和大家族、大勢力招攬,資質不好的,人家連理都不理妳,妳只能像個散修一樣,自己想辦法謀生,或是拉下身段,去客棧、商家應聘,當人家的打手和跑腿……」

能夠從小世界前往上層世界的,怎麼說都是一方的天之驕子,被眾人捧的高高在上,他們又怎麼可能折了自己的傲骨任人差遣?

「不過為師倒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留在這裡。」尹堯又道:「為師駐守在這裡,是因為為師接了一個門派任務。」

「門派任務?」

「我們蒼穹宗的本門位於中等世界。」尹堯爆出一個大秘辛,「這裡只是小世界其中一處的分派。」

「這裡只是分派?」

「對。」尹堯笑著將蒼穹宗的情況概略說了一遍,「蒼穹宗真正的本門位於中世界的『九鹿境』,為了宗門的發展和補充生源,蒼穹宗在各個小世界都有設立分宗,像你們這些傳承弟子只要達到金丹期,就會被接引到本門去進修,而內門弟子則是會經過篩選,三十歲以下、潛力巨大的才會被送往九鹿境,成為蒼穹宗本宗的弟子。」

風歌還不到半年時間就已經步入金丹,又是尹堯的唯一弟子,肯定是會被帶到九鹿境去的,所以尹堯才會破例,預先跟她提起此事。

「為了維護分宗的穩定,本門都會派遣弟子下來鎮守,鎮守期年限從三十年到五十年不等,我因為一些原因,需要留守六十年。」尹堯想起先前被懲罰的事由,覺得有點牙疼,「原本我還要再留守五年多的,不過現在有了妳,我可以提前離開啦!」尹堯開心的說道。

這個靈氣稀薄的鬼地方,他可是一刻鐘都不想多待!

「為什麼?」風歌不解。

「因為我收了一個天才弟子啊!」尹堯瞇著眼睛,笑得像一隻狐狸,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,妳就從凡人晉升為金丹期,比本宗那些天之驕子都要出色,我給本宗找到妳這樣的好苗子,本宗怎麼可能不嘉獎我?怎麼可能不讓我快點把妳帶回去?」

小世界的靈氣稀薄、資源稀少,好苗子還是要種在沃土裡生長才好!

「我等一下就傳訊回去,讓他們安排接替鎮守的人過來……」尹堯已經開始盤算該怎麼寫這封信了。

「師父,等等。」風歌制止了他,「我想晚一點再走,您不是說還要守五年嗎?我們五年後再走吧!」

「為什麼?」尹堯不解的皺眉,「本宗的修煉資源和靈氣都比這裡好,妳到了本宗以後修為必定可以更進一步,留在這裡根本是在浪費妳的時間……」

「我知道,我只是、我只是想帶著紅茵和凌雲一起走。」風歌誠懇的說道。

他們才剛加入宗門,風歌就要離他們而去,這兩個小傢伙肯定會很傷心。

「帶他們一起走?」尹堯眉頭一挑,似笑非笑的問:「小風歌,妳以為修煉到金丹期很簡單嗎?是,單以資質而言,妳的弟弟確實有可能在五年內步入金丹,另外那個可能要再加上十幾年的年限,但是我這麼說得前提是,他們修煉的資源要足夠!」

而這個小世界,最缺乏的就是資源。

「我見過不少比他們兩個資質好的人,可是他們成就金丹的時間依舊要花上十幾年、幾十年甚至是上百年!妳以為這是因為他們不夠努力嗎?錯了!他們非常勤奮努力,心性好、資質高、悟性也出色!可是他們還是耗費了那麼多時間!為什麼會這樣?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修煉資源!」

「我知道,可是……」

「知道妳還這麼說!」尹堯打斷她的話,恨鐵不成鋼的說道:「遠的我就不提了,就說說妳知道的胤天,他被譽為百年來的劍修奇才,很厲害吧?他從五歲就進入宗門了,直到現在,修煉快三十年了,他都還沒能晉升到金丹期!他現在正在閉關修煉,想要突破,可是我告訴妳,沒那麼簡單!」

尹堯一揮手,信誓旦旦的說道:「他這次就算勉強突破,也要養傷養好一段時間!為什麼我會這麼說?因為這裡的靈氣不足!雖然蒼穹宗座落於靈脈上,可是這條靈脈的靈氣不夠多,沒辦法讓人衝擊金丹!」

尹堯揮舞著拳頭,激動的說道:「蒼穹宗的收藏雖然不少,但也不可能把所有資源都放在一個人身上!即使那個人被譽為百年來的劍修天才!」

修士晉升時,都需要吸收大量靈氣突破障壁,修為等級越高,需要的靈氣就越多,要是靈氣不足,就必須準備靈精、靈石、丹藥或是具有靈氣的天材地寶,在晉升時吸收服用。

然而,這些東西,蒼穹宗雖然有收藏,數量卻不多,不可能全都拿出來供應一二個人使用。

蒼穹宗宗主需要考慮的是宗門的未來,是要考慮全面的發展,而不是關注於其中一兩人。

半途折殞的天才不計其數,宗門的資源不足,不能將希望都放在一人身上!

胤天的修煉天賦出色,宗門也很樂意栽培他,平時給予的資源也不少,但是就算如此,他想要晉級成為金丹期,還是差了那麼一點。

欠缺的部份,只能靠他自己或是他的師長去外地搜尋寶物供應。

「師父,冷靜下來……」風歌安撫著尹堯,「我知道您是為了我好……」

「知道我是為妳好妳還不聽話!」尹堯氣呼呼的甩她一記白眼,神情委屈。

「師父,你讓我把話說完……」風歌哭笑不得的看著他。

「哼!」尹堯別過頭去,不再打岔。

「師父,我知道你是在擔心我,怕我資源不足、怕我耽擱了修煉……」

語氣停頓一下,風歌思考著該怎麼將想法完整表達。

「我沒去過本宗,不過我猜想,本宗對待好苗子的教育方式不外乎兩種,一種是保護教導,將人關在宗門,讓他專心修行,其他事情都不用管,把人養成單純的性子;另一種就是揠苗助長,讓同樣天賦的人齊聚在一個地方,讓他們競爭廝殺,在危險的困境中殺出一條血路……」

然而這兩種方式風歌都不喜歡。

「師父,我現在還小,我以前一直生病,從沒出過家門,也沒有離開家鄉,我接觸過的人少之又少,您覺得這樣的我,適合那兩種教養方式嗎?」

「……」尹堯不回話,但是心裡也動搖了。

「在這方小世界,您有足夠的能力庇護我,您可以帶著我到處遊歷,幫我擴展視野,讓我歷練心性……」

風歌伸手拉住尹堯的袖子,帶著微微撒嬌的口氣說道:「等我境界更高,有了更多的處事經驗後再去本宗,您也會比較放心吧?」

「……」尹堯皺著眉頭,他確實被小徒弟說服了。

「而且我有萬界通寶,祖上也有留下一些東西給我,不用擔心修煉資源不夠……」風歌扯了扯尹堯的袖子,希望他能夠同意。

「別扯了,袖子都要被妳扯破了!」尹堯瞪她一眼,將袖子抽回。

「既然妳非要留在這裡,那麼我會嚴格訓練妳,讓妳可以跟上本宗弟子的修煉進度,妳要做好心理準備!」

「是!我一定會努力的!」風歌開心地舉手保證。

 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