肉球

 

第二章 心慌(2)

 

 

就這樣,金渝在過完新年後,又在唐家待了三個多月,直到冬天的冰雪融化為止。

「……妳又要出去?」

聽到金渝要再度外出遊歷,原本還帶著淺淺笑意的韓非,立刻斂了笑、神情轉為嚴肅,儘管沒有將抱怨說出口,但那譴責的眼神與委屈的模樣,實在讓人覺得不忍,活像是金渝做了滔天錯事一樣。

「上次才逛幾個地方就回來了,還有好多地方沒去過呢!」看著韓非繃著小臉、嘴唇緊抿的可愛模樣,金渝笑了。

「放心吧!我會記得帶禮物回來給你。」

她捏了捏他的臉頰,後者則是氣呼呼的別過頭去,鬧起了彆扭。

這一次,她在外頭待的時間比第一次稍微久一些,滿三個月才被韓非找回去。

「發生──」

「唐家沒事。」韓非打斷她的詢問,「我想要重新佈置我跟妳的院落,想問問妳喜歡什麼樣的房子或造景。」

「……就為了這個找我回來?」金渝的表情有些詭異。

儘管對方這樣的表現算是尊重她,想要確認她的意見,但……

「這是你家,你要怎麼佈置都可以。」

她可沒有在這裡定居的打算。

「妳不是說我是妳的家人嗎?難道妳不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?」韓非沉下小臉,語氣嚴肅的質問,拉著金渝的手也越抓越緊。

「不,我……」金渝想解釋,但卻又覺得不管是哪一種說法,似乎都會傷害到韓非。

無奈的輕嘆一聲,她伸手揉了揉韓非的腦袋,「我的意思是說,不管你怎麼佈置我都喜歡。」

比起現代的高樓大廈,她更喜歡這種古色古香的環境,只要韓非的審美觀不要太過詭異,不管什麼樣的佈置她都能接受。

「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!」他拉下金渝在他頭頂作亂的手。「既然這樣,那妳就乖乖待在家裡監看,我還要修煉,沒有太多時間看顧工程進度。」

「既然沒時間,那就不要更動不就好了?幹嘛非要……唔,我肚子餓了,我想要吃核桃酥還有百花糕、梅子茶。」

對上韓非幽怨委屈的目光,金渝隨即轉移話題,把牢騷吞回肚子裡。

這樣的情況若只是發生一次、兩次那還好,但若持續五次以上,這就讓金渝很不高興了。

試想,在玩得開心時卻被人緊急找回,中斷了遊興,而且找回的原因又是那麼……

那麼的無關緊要、可有可無,並不是什麼緊急的大事,這能讓人不生氣嗎?

金渝本來就不是什麼脾氣好的人,在忍耐到第九次時,她終於爆發了。

「韓非,這個裝置是『遇到麻煩』的時候使用的,並不是讓你閒著無聊拿我尋開心的!這種事情我不希望發生第二次!」

丟下這句話,金渝直接飛身離去,完全不理會因金渝的怒火而呆愣住的韓非。

苦澀的看著遠去的身影,韓非心底也是感到相當懊惱。

他也不想做出這麼孩子氣的行為,但是只要一段時間沒見到金渝,他就會感到不安,害怕對方一去不回頭,害怕兩人之間的緣份就這麼斷了,害怕金渝會就此跑到他無法觸及的地方。

修道人最講究的就是機緣,要是失了緣份,那兩人也就成了陌生人了。

因為這樣,他才會一次又一次的找她回來,就算金渝在聽到他那荒謬的理由,露出無奈又寵溺的笑容,像是在看待任性的孩童一般,他也沒有就此打住。

甚至,他還因此暗暗欣喜,覺得自己在她心底是有相當地位的,就算自己一再得寸進尺,也認定她不會生自己的氣,畢竟她對他是那麼的包容,那麼的溫柔,那麼的好……

這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嗎?

或許他在金渝心底也沒有那麼的特別,他的重要性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深,也許金渝只是將他當成寵物……

韓非的心慌了,對自己也開始不自信起來。

要是金渝一怒之下,從此不回來了,那他該怎麼辦?

就算是被當成寵物看待,他其實也是情願的,只要金渝不要拋棄他,只要她同意讓他待在她的身邊,就算、就算是被當成寵物養、被看作玩物,他其實、他其實也是無所謂的……

刻意無視了心底隱約的不甘,他握緊了拳頭,指甲刺入掌心,滲出了血。

那殷紅的血液順著指縫滴落,在泥土地上濺出一朵朵血花,他卻依然無知無覺,陰鬱頹喪的氣息環繞在他周身,靈壓失控的擴散而出,衣袍無風自動,靈壓引發的氣流開始狂暴起來。

「傻孩子。」唐老爺子的嘆息從旁傳來。

唐老爺子在一旁關注了很久,看著韓非的臉色忽青忽白,翠綠的眼眸逐漸失去光彩,甚至出現迷失本心的入魔趨勢,他這才忍不住開口。

看來,他對金渝並不只是存著報恩的心啊……唐老爺子暗嘆一聲。

韓非本人還沒察覺到自己的心思,只是將自己對金渝的種種關注當成是對恩人的在意,而唐老爺子好歹也是活了幾百年的人,又是唐家的一家之主,怎麼可能看不出這點苗頭?

情劫是修道者必定會面臨的一關,有人因情入道、有人斷情入道,有人則是終生為情所困,唐老爺子也不曉得對韓非來說,這件事情到底是好是壞?

應該是弊大於利吧……唐老爺子無奈的嘆息。

金渝雖然總是一副不知世事、傻里傻氣模樣,但她再怎麼說也是隸屬於仙界的仙人,光憑這一點,韓非就遠遠不及,就像雲與泥的差別,身份如此懸殊,他們又怎麼能成呢?

站在長輩與修行者的立場,他應該要在這株情苗還沒生長之前,就先掐斷它的生機,免得誤了韓非日後的修行,然而,已經到了嘴邊的勸戒,卻在對上韓非那雙泛著水光的黯淡眼眸時,硬生生地轉了回去。

罷了,那丫頭也不是無心寡情之輩,也許……可能有那機會也說不一定。

心念一轉,唐老爺子出口的話就改了。

「知道你錯在哪裡嗎?」他沉聲問道。

「……」韓非張了張嘴,臉上卻是先落下一滴淚。

「從第一次開始,我就在想,渝丫頭什麼時候會對你發脾氣,本來以為大概三、四次她就會發火了,沒想到那丫頭這麼有耐性,竟然忍到現在才罵人。」

唐老爺子彷彿沒看到孫子的眼淚,沒見到他手心滲出的血,笑得歡快,語氣更是透著揶揄。

「說起來,她對你還真是相當容忍,如果是仁虎,恐怕早就被她一腳踢飛了!」

「她會不會不回來了?」韓非憂心忡忡的問,神情透著惶恐,「我並不是要捉弄她,我只是、只是……」

只是害怕,只是擔心,只是不安。

「我知道,但是你的方式錯了。」唐老爺子直截了當的點明,「這個裝置是什麼用途,我想你應該很清楚,你卻把它用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頭,你有沒有想過,渝丫頭看見求救訊號時會有多緊張?而她匆匆趕回後,發現情況不是她想的那樣,又會是什麼樣的心情?」

「……我知道錯了。」韓非沮喪的低下頭,他現在也是很懊惱、很後悔。

「呵呵,年輕時做幾件蠢事很正常。」老爺子笑得歡快。

「那金渝……」他不在乎自己被取笑,就只擔心她不會再回來。

「渝丫頭的脾氣你還不清楚嗎?氣消了就沒事,不過啊,就算是泥人也會有三分火氣,你要是繼續這樣下去,難保她不會真的被你氣跑,那丫頭啊,是吃軟不吃硬的性子。」

提點了最後一句話後,唐老爺子就這麼背著手走了,留下面露沉思的韓非。

他在庭院站了許久,從白天到黃昏,從日落西山到皎月高掛,他就像化成了雕像,面無表情,一動也不動的站著。

良久,他幽幽地發出一聲嘆息。

「終究還是給她添麻煩了啊……」

犯了錯就要彌補,知道方法不對就要懂得改過。

儘管性格固執,但他也不是那種不知變通的人,如果他是那種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人,根本無法替雙親報仇。

該怎麼迎合他人、獲取對方的信任;該用什麼方法才能達到目的;如何避免對自己最不利的狀況……這些手段他都懂。

這次他之所以惹金渝發火,是因為他太過執著、太過不安、太過重視金渝,這才導致他看不清情況,自亂陣腳、魯莽行事。

現在經爺爺這麼一提點,他才發現,其實情況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糟糕,他還是有很大的機會能夠追隨金渝,他還是能夠實現報恩的心願。

畢竟金渝並不討厭他,不是嗎?

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只有兩件,一是快速提升實力,二是讓金渝給出承諾,同意讓他跟隨在她身旁!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