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d12b570jw6dfev4oa11uj.jpg

 

 

 

第一章 我是來幫人開外掛的?(2)

 

「不屈不饒,不為外物所役使,不為外物所困惑,一心一意朝著天道而行,一名真正的修道者,就該有這樣的心態,而不是人云亦云,隨波逐流……當然啦!這些只是我個人的想法,不代表我說得就一定正確,以上發言僅供參考。」

發現眾人的神情詭異,金渝連忙替自己打圓場,她可不想引發什麼誤會。

最後這句補充固然讓人無言,卻也沒有人提出反駁,畢竟,天道運行奧妙萬千,就算是上仙,也不見得就能勘破天機,瞭解天道運行的真理。

「這跟妳問他是走什麼道有什麼關係?」韓非插嘴詢問,將最初的主題拉回。

「因為他把修煉給扭曲了,走偏了嘛!」金渝撇了撇嘴,頗不以為然的說道:「他選擇了鬼修這個修煉法,選擇用別人的元神提昇自己,卻又把這些私慾扯到修道的事情上,說得好像他是無辜的,是被天道逼著逆天而行,這不是很可笑嗎?明明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選擇,是他自己好逸惡勞、不想辛苦修煉,又做出這種可憐兮兮、委屈萬分的姿態,是想裝可憐給誰看啊?」

她鄙視的掃了對方一眼,這一眼也讓鬼修冒出了火氣。

「鬼修不這麼修行,那要怎麼修?所有鬼修都是這樣的!」他急吼吼的說道。

「瞧!現在又把其他鬼修拖下水了。」金渝搖搖頭,一臉的不置可否,「誰說修行只有一種法門?不是有句話說:『一樣米養百樣人』嗎?修行的法門千千萬萬,大千世界,萬法疏途同歸,你走歪了是你的事,別拖其他人下水,損壞他們的名聲。」

「胡扯!不採補元神要怎麼修煉?妳根本是強詞奪理!撒謊、狡辯!」

「那就要看你要以什麼入道了。」沒有理會他的指責,金渝自顧自地說下,「有人以音律入道,平時只要彈彈琴、看看風景,心血來潮就泡泡茶、弄些茶點吃,過得相當逍遙自在、舒心隨意,也沒看他多辛苦,境界就噌噌噌的往上竄升,看得人火氣直冒,恨不得痛揍他一頓,看能不能把他的境界打低一點……」

金渝的憤愾讓聽眾們心有慼慼焉,這麼悠哉的修煉方式,要換成他們看了,肯定也會想要宰了對方!

然而,就在金渝對這段回憶感到不滿的同時,另一方面卻又為自己的話感到詫異。

怪了,我什麼時候遇見過這樣的鬼修玩家?

在脫口說出那些話時,她覺得那些情景就像親身經歷過的,不是網路遊戲中的遭遇,也不是隨口胡謅,有那麼一瞬間,她的腦中甚至閃過幾個模糊影像。

到底是怎麼回事?難道我有妄想症?

金渝苦惱的皺眉,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。

打從她來到這個世界以後,她的腦中都會有一些東西掠過,有些是情景、畫面,有些則是隱隱約約、模模糊糊的感覺

她說不清那些感覺是什麼,每次她想要進一步細究時,腦袋就會微微泛疼。

「以音樂入道?這算什麼道?妳少在那邊胡扯!」鬼修的反駁聲打斷了她的思緒,讓她回過神來。

「為什麼不行?不是有一句話說『各人有各人的緣法』?難道你以為只有以殺入道才行?」

發現對方露出認同的表情,金渝詫異的瞪大雙眼。

「不會吧?要是所有人都只能以戰入道,每天都打打殺殺,你搶我、我砍你,能活到成仙的還有多少啊?而且又不是每個人都喜歡殺戮,也不是每個人都擅長武道,為什麼一定要以戰入道?」

「……」金渝的反問讓鬼修與其他人啞口無言,他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。

「敢問前輩,除了以音律入道之外,還有其他途徑嗎?」清朗而透著恭敬的男子嗓音傳來,引來眾人的注意。

說話者是一名穿著寶藍色長袍、腰繫玲瓏寶玉,通身氣派、氣宇軒昂的男子。

「是軒轅大人!」人群中傳出驚訝聲。

「軒轅大人也來了!」

這人也是軒轅家的?金渝打量著對方,仔細觀看後,這才發現他的五官與軒轅清有五、六成相似。

「晚輩軒轅齊,見過前輩。」軒轅齊恭敬地拱手一揖,禮數周全。

「軒轅清跟你是……」金渝好奇著他們的關係。

「清兒是晚輩的玄孫。」

「玄孫?」金渝不太清楚輩份的稱呼,不過從玄孫這兩個字聽來,這個軒轅齊似乎是很老很老的長輩?

修真果然能讓人青春永駐啊!看著軒轅齊不過三十出頭的英俊容貌,金渝暗暗咋舌。

「前輩對於修煉的言論,讓晚輩恍惚中若有所感,只是晚輩駑鈍,未能揭開那層迷惘,還請前輩賜教。」

修煉?金渝回想了一下,這才想起對方剛才的問題。

「入道方式有很多種啊!縫紉、烹飪、陣法、品茶、棋藝、劍術、製器、丹藥、繪畫、種植……每一種都是學問、每一種都是道。難道你們修煉時,沒想過自己往後要朝哪個方向修行嗎?」

就算金渝沒有修煉過,她也知道,想要在某方面有成就,就要先定下目標,然後追著目標循序漸進、逐步完成,如果沒有一個明確的前進目標,無疑是在茫茫大海胡亂闖蕩一樣,永遠都抵達不了想要到達的彼岸。

「還請前輩指點一二。」對方客氣的拱手詢問。

「這要我怎麼指點啊?」金渝頭疼了,「你沒聽過『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』嗎?就是因為每個人的感悟不同,必須自己慢慢摸索,外人根本幫不上忙,大部分的人終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麼,所以真正成仙的人才會這麼少。」

說到這裡,她突然想起考上大學,面臨科系選擇的那個時候。

面對眾多的學校與科系,她自己也很茫然,不曉得未來該做些什麼,後來還是認識的長輩開導她,要她先知道自己喜歡什麼,然後再從興趣去找尋合適的科系。

「看清楚自己的心,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道路。」她面露感慨的說道。

「認清……本心嗎?」問話者面露迷惘。

金渝沒有繼續往下說,就只是朝對方回以一笑。

也不是她故意吊人胃口,把話說得這麼含糊,而是她心有餘而力不足啊!誰讓她的大學專業是商業科系,而不是中文系呢?

如果可以,她也想要說一些高深的話來賣弄一下,讓自己像是一個厲害的高人,可是她想來想去,腦袋卻是一片空白,連半句話都擠不出來。

我果然沒有裝高手的能耐啊!

金渝心底暗暗感嘆,但依舊把臉上揚十五度角,雙手背於身後,遙望天際。

在落日餘暉的襯托下,那流竄著光彩的黑眸、飄揚的青絲與繡著美麗暗紋的衣袍,還真的讓她顯出一些世外高人的飄渺氣韻。

儘管絞盡腦汁也沒想出有深度的東西,但金渝卻在望向天際時,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一句佛經。

「願我來世,得菩提時,身如琉璃,內外明澈。」

金渝是在看網路小說時,意外看到作者在小說裡引用這句話,看到的當時她就很喜歡,也就下意識的記下了。

「身如琉璃,內外明澈……」青袍男子反覆念著後兩句話,恍然中似乎有些明悟,而其他人也有一部分露出同樣的神情。

「要是不清楚自己的本心是什麼,追求的是什麼樣的道,就把自己的心還原到最初,想想剛開始修煉時的感受,想想人生第一件讓你感動、讓你快樂的事情,也可以回憶一下曾經的遭遇,不管是喜事、樂事、苦事、哀事、怒事,就算是難堪、難忍至極的慘事,也是屬於你的歷練,是成就你未來大道的種子。」

金渝的聲音清清冷冷,宛若潺潺的溪流行走,又如清風掠過眾人心頭,她的這番話讓在場眾人出現不同神情,或迷惘、或恍然、或納悶、或不解、或震驚、或哀傷、或欣喜……

而這其中,竟然有五人進入感悟的境界,提問的軒轅齊與唐老爺子也是啟發感悟的一員。

其他人見狀,也沒有開口驚擾他們,古邈派的一干長老與執事也出面替這些人護法,讓他們保持感悟的狀態。

有沒有搞錯啊?竟然這樣就感悟了?金渝納悶的嘀咕。

她看過的那些修真小說都說,悟道這種事情是一生難求,要有稀奇的機遇才會發生。

結果她也不過隨口說了幾句,順便抒發一下感慨,竟然就有這麼多人悟道?未免也太幸運了吧!

難道她是來給這些人開外掛,幫他們快速升級的?

儘管心底腹誹著,金渝還是保持著仰頭望天的姿勢,繼續偽裝成厲害的高人。

也不是她要刻意這麼做,她是因為不曉得現在能做什麼,也不知道能不能說話或是做其他動作,要是她動個腳、換個姿勢結果卻打斷人家領悟,那不就罪過了嗎?

直到後來,金渝才知道,進入頓悟境界的人,除非有人強行阻斷,不然一些聲響與動靜是不會造成驚擾的。

現在的她,為了不惹禍上身,就只能繼續當個木頭人,直到這些人結束悟道、恢復清明為止。

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啊!才幾句話就能領悟進階,真是了不起!

她說的那些話,在她以前的世界,隨便進入一間書店,到心理勵志書櫃專區,隨手就能抓出上百本,而看過的人也只會感嘆幾句,或是不以為然的鄙視一下,然後就繼續忙碌,生活依舊如常,也沒出現什麼頓悟升級的現象。

果然是人比人、腦袋疼!

她只是一個普通人,跟這群半仙人完全不在同一個等級上,大腦等級差距太大,完全沒有可比性。

 

就在金渝心底萬般感嘆,順便默默計算著時間,等待這些人的頓悟結束時,異變突起!

被人忽視的黑袍鬼修眼見時機正好,朝金渝發動偷襲,金渝還來不及做出反應,一藍一黑兩道影子自她體內竄出,挾著雷霆之勢朝鬼修衝去。

一個呼吸間,那名鬼修先是被藍影撕裂身體,而黑影則是緊跟著把他的元神給吞了。

整個過程從發生到結束極為短暫,所有人都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,就連一聲驚呼也沒發出。

「……就說你連我的寵物都打不過了,還是硬要送死,何必呢?」金渝無奈的搖頭感嘆。

與此同時,那一藍一黑的物體也飛回她的身邊。

藍色身影的是一隻玄霜鵬鳥,脖子部份的絨毛呈現星光般的銀白色,其餘部份則是色澤亮眼、宛如大海的寶藍色,翅膀與尾羽末端鑲著一圈銀邊,瀰漫的霜霧在牠周身迴繞,明明與牠離了一段距離,卻還是感到嚴冬般的寒意一波波襲來。

再往死去的鬼修屍體瞧去,這才發現那屍體竟然凝結了一層冰霜,活像是被人用冰塊包裹一樣,森森的白色寒氣不斷外冒,附近的地面也凝出一層霜花。

另一道黑影是一隻人頭大小的蝴蝶,若是定眼細瞧,看者將會驚訝的發現,這隻蝴蝶竟然像黑霧一樣飄渺,無法看出牠的實體。

牠們都是棲息在靈泉空間裡的靈寵,奉金渝當主人,與她相當親密。

說也奇怪,當金渝見到這兩隻寵物時,竟然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,好像她已經飼養牠們很久、很久了一樣。

回到主人身旁後,墨翎得意的鳴叫幾聲,興奮的跟主人邀功,而鬼蝶也不斷在金渝身邊飛繞,像是想要討賞。

見狀,金渝寵溺的笑笑,隨手拿出一瓶凝霜丸,餵墨翎吃了幾顆,卻不理會鬼蝶的要求,讓鬼蝶在她身邊急得團團轉。

「知道你錯在哪裡嗎?」金渝以指尖輕點鬼蝶的翅膀,隨著這動作,鬼蝶身上泛出漣漪般的薄霧。

「那人是採集別人元神修煉的鬼修,用這種功法修煉,他的元神肯定是混雜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,你竟然把這種髒東西吃下肚,要是吃壞肚子怎麼辦?」

鬼蝶飛到金渝的手背上,頭部的觸鬚輕輕磨蹭著她,做出懺悔的乖巧模樣。

「做錯事情就要懲罰,你的零食降一級,以後只能喝瓊花釀。」

鬼蝶著急的飛舞,身上甚至冒出觸鬚般東西纏繞到主人手上,但金渝卻完全不理會,最後牠也只能鬱悶的收回觸鬚,乖乖聽從。

「要是往後表現的好,我會再把混沌靈丸給你吃。」

身為主人的金渝都這麼說了,鬼蝶自然也不能反對,再說,有瓊花釀喝,總比完全沒得吃還好。

確定鬼蝶已經接受這樣的安排,金渝取出一個葫蘆,從裡頭倒出十滴瓊花釀在掌心,讓鬼蝶停在她的掌上吸取。

十滴瓊花釀也不過就是一小口的份量,鬼蝶一下子就吃完了。

就在這時,已經與韓非締結契約的火雷吼獅,被命名為「雷燄」的靈獸,突然自他體內衝出,晃著尾巴、屁顛顛的跑向金渝,也想向她討點好東西嚐嚐。

跟雷燄做出同樣動作的還有啾啾,不過牠並不是要向金渝討食物,而是感應到墨翎發散的強大上古威壓,像見到偶像一樣,帶著仰慕、崇拜與朝聖的情緒飛向牠,顫顫畏畏的想要拜見這位「祖先前輩」。

然而,墨翎可沒想要理會這個小傢伙,啾啾還沒靠近,便被牠一翅膀扇飛了。

「墨翎。」金渝臉色一沉,面露不悅,「再怎麼說啾啾也算跟你同系,是你的小晚輩,你這樣欺負牠對嗎?」

察覺主人發火,墨翎討好的叫了幾聲,在啾啾再度撲過來時,壓下心底的不悅,暫時容忍牠跟在自己身旁。

「啾啾遇上一些成長期的小麻煩,你幫牠解決了吧!」金渝直接將這個問題丟給牠。

聽到主人的命令,墨翎立刻發出陣陣清鳴,表達自己的不滿。

牠可是上古時期最強悍、最厲害的洪荒異獸!主人竟然叫牠照顧這隻不知道隔了幾百代、血緣稀薄、實力弱到不行的幼崽,這算什麼啊?

「就這麼決定!」金渝完全不給牠抗議的機會,獨裁的下達命令。

墨翎還想再做抗爭,雷燄的吼聲卻打斷了牠。

「吼吼、磝嗷嗷……」

想來分點食物的雷燄,被鬼蝶識破企圖,沒等牠靠近金渝,鬼蝶就發出十多根細繩般的觸鬚,將牠牢牢捆起,綁成肉粽丟到一旁,在雷燄發出「嗷嗷」的吼叫時,牠還用觸鬚抽了牠幾鞭。

「小蝶,不要欺負雷燄。」金渝無奈的開口制止。

怎麼這隻鬼蝶老是喜歡揮鞭子打人呢?

「雷燄是我朋友的寵物,你們以後要跟牠和睦相處,知道嗎?」金渝指了指韓非,示意寵物們把他的容貌記住,以免往後誤把他當成敵人,她可不希望看到鬼蝶把韓非捆起來抽鞭子的情景。

得到寵物回應後,金渝環顧四周,發現那些頓悟的人依舊在頓悟中,她與寵物們的一番舉動並沒有驚醒他們,抓緊這個時機,她縱身飛回燈葉舟上,帶著韓非開溜。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貓邏 修真 上仙 輕鬆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