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.jpg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七章 修煉計畫(3)

 

「呃……」

對上唐老爺子「兇惡」的目光,金渝縮了縮脖子,一臉無辜的看著他。

見她這副討好的模樣,唐老爺子頓時洩了氣。

「服用『過量』的丹藥,的確會對身體造成很大的影響,就像一個一餐只吃得下一隻雞的人,卻硬吃了一頭牛,他的身體一定會承受不住。修真者的情況也是這樣,服用的丹藥藥效如果超過他能吸收的程度,程度輕一點的就是經脈被藥力漲破,嚴重的話就是身體不堪負荷,死路一條。」

「呵呵,到目前為止,我還沒聽說過有人這麼死的。」唐仁凱走進屋內,笑著補充道。

「嘖!因為吃了太過高級或是過量的丹藥而死,這個傢伙肯定會被其他修真者嫉妒!」尾隨在他身後的唐仁虎,面露羨慕與感嘆。

「所以說,只要丹藥的藥效不要太強,能讓人順利消化掉藥力,不管怎麼吃都沒事?」

金渝單手托著下巴,另一隻手把玩著白玉材質的毛筆,她現在正在條列可以供應給他們的丹藥。

在穿越到這個世界後,她腦中莫名冒出了一大堆丹藥配方,光是最基礎的固本培元、焠練體質的丹藥,她手上就有十多種配方,要在這其中找出適合他們的,真是讓她大傷腦筋!

「有句話說『是藥三分毒』,難道服用丹藥不用顧慮丹毒嗎?」她又想到這個問題。

「這個我知道!」唐仁虎開口搶答,「只有沒有品階的丹藥會有大量丹毒,有經過鑑定得到品階的丹藥,藥材裡頭的毒素比較少,上品丹藥幾乎沒有毒素、中品帶有一點,但對身體無礙,下品就又多了一些,但只要花上一段時間,就能將它清出身體。」

「對喔!我怎麼忘了……」

金渝拍了一下腦袋,之前唐老爺子也跟她說過這件事,她一時鑽了牛角尖,反倒忘記了。

「算了!我放棄!」她將毛筆一丟,拿出一枚玉簡,將那些丹藥名稱以及功效、用途輸入其中。

「你們從這裡頭挑適合的丹藥,再將名單給我。」她把玉簡遞給唐老爺子。

唐老爺子隨手接過,釋出靈識一掃,才看了十多項名稱就讓他變了臉色。

「這、這些材料……」

「材料我有,你們只需要挑出需要的、想要的丹藥就行了。」金渝自然不會將沒辦法製作的丹藥名單交出,她錄入的全是能立刻製作的藥品選項。

「……為什麼?」唐老爺子的視線從玉簡轉移到她臉上,神情複雜。

她與他們唐家,除了韓非以外再無其他瓜葛,為什麼她要這麼幫助他們?就只是因為喜歡韓非?看小非順眼?

若是因為這樣,她大可以將韓非帶走,自己親自教導他,用不著花費這麼多心思、耗費這麼多珍貴的丹藥在他們身上……

「啊?」

面對突如其來的詢問,金渝先是不解的一愣,但當她與唐老爺子的目光對上時,她明白了。

「小非是我第一個朋友,這裡是他的家。」

相當簡單的理由,雖然聽起來有些沒有說服力,卻讓人覺得很溫暖。

唐老爺子微瞇著眼,輕撫雪白長鬚,讓人覺得嚴肅銳利的臉龐因這個答覆趨於柔和。

「就只是因為這樣?」他試探地追問。

「不然呢?」金渝挑眉反問。

唐老爺子呵呵地笑了幾聲,沒再繼續這個話題。

在他與金渝相處的這段時間中,他早就看出金渝是一個沒什麼心機、有些小聰明、學習力強、反應快、機智聰慧,有時候會像孩子一樣調皮搗蛋,耍些小詭計捉弄人,但大多時候卻像缺了根筋的呆女孩。

儘管她很厲害、專業學識豐富,像是一個無所不知、無所不能的非凡高人,但她的性格卻讓人不得不替她擔心。

在修真界中,為了提昇自己的實力,強取豪奪、偷拐搶騙的齷齪事情實在是太多了,相較唐老爺子見識過、聽過的種種人性,金渝簡直可說是單純、善良的不像話。

難怪小非總是以「保護者」的姿態自居,老是板著臉、像個小老頭一樣的替她擋去騷擾,攤上這麼一位「高人」,不管是誰都會有這樣的反應啊……

看著正在跟唐仁虎爭搶茶點的金渝,唐老爺子失笑的搖頭。

「咳、咳咳!仁虎。」

唐仁凱乾咳兩聲,示意弟弟讓出他到手的甜點,後者鬱悶地、留戀地看著盤子上的糕點,猶豫一秒後這才將盤子遞出。

「謝謝。」金渝面露得意的接過,捏起一塊甜酥糕放入嘴裡,瞇起的雙眸顯得相當滿足。

「比試已經進行完畢,進入決賽的四人明天將進行最後勝負。」唐仁凱報告著進展。

在唐老爺子療傷的期間,其他唐家人進行了「實驗」人選的選拔比賽,經歷了十多場的比試,耗費了近一個月的時間,今天終於到了最後一關。

這次的選拔並不只是針對唐家內部成員,而是「所有人」。──不管是本家、分家或是沒有血緣,只是在唐家做事的下人,只要是築基期或是築基期以下,二十五歲以內,就有資格參與這次的選拔。

也因為這樣,這段時間裡,唐家上上下下、裡裡外外可是熱鬧非凡,一掃先前因唐老爺子病重的陰霾,而東薩城這陣子的話題,也都是繞在「唐家來了一位厲害的上仙」、「唐家即將復興」這些事情打轉。

次日一早,金渝隨著唐老爺子來到比試場,與先前的內部比試不同,這次他們特地向古邈派借了場地,除了邀請各方貴賓之外,還開放讓其他民眾參觀。

金渝與唐老爺子、古邈派的幾位長老坐在看台上,正前方對著一個半層樓高的比試台,圍觀的群眾擠滿外圍空地。

一些收到唐家請帖、應邀前來的賓客坐在高台兩側,他們都是這場盛事的與會來賓,就連與金渝交好的花百里、洪九公以及軒轅家的任大總管也都應邀前來。

「與其說是來看唐家的傑出後輩,不如說他們『醉翁之意不在酒』啊……」花百里戲謔的笑著。

就算比試裡出現傑出的人物又怎麼樣?他們全都是唐家人,根本沒辦法挖角過來,還不如趁這機會結識那位神秘、高強的上仙大人,看能不能從對方手上撈點東西,得到一些「指點」或「協助」,這還比較實際!

「這裡的風景真不錯。」

無視周圍投射來的火辣目光,金渝慵懶地靠在她自己的躺椅上,盛裝櫻桃的水晶盤揣在懷裡,一邊欣賞風景、一邊吃著水果。

「妹子,那個小傢伙跑到哪裡去了?」洪九公納悶的問。

在飛船上總是跟金渝形影不離的韓非,現在卻不在她身邊,這情況讓洪九公覺得有些怪異。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金渝聳肩回道。

她最近都在忙著學習修真知識,沒有太過關注韓非的情況,只從旁人那裡聽說,他修煉得很勤、很刻苦。

「不知道?你們兩個不是很要好嗎?」洪九公挑眉回道:「我記得那小子可是很黏妳的啊!」

「來到唐家以後就不黏了。」金渝故作委屈的扁嘴,「小非有了爺爺就不要我了,虧我對他那麼好,這小鬼真是沒良心!」

「哈哈,既然這樣,就拋棄他吧!」花百里朗聲笑道:「要是妳喜歡跟小孩子玩,來我家吧!我有很多孫子……」

「切!說的好像別人都沒有孫子?」洪九公不以為然的打岔,「金渝妹子,別聽他的,他那些孫子可頑皮了,每個都像猴子一樣活蹦亂竄、吵的不得了,妳在他家絕對住不到一天,我的孫子比較乖,又聽話又可愛,比他家的好玩,妳來我家吧!我們還可以順便討論一下偶具或機關製作,上次見到的那幾個偶具都是妳製作的嗎?那偶人可真精巧……」

「妹子,別理這個死老頭,他肯定又想拐妳的手藝。」花百里一把推開洪九公,「到我家玩幾天吧!前陣子我找到我家祖傳的陣法圖,雖然有些殘缺,但那可是我見過最棒、最精巧、最完美、最神奇的陣法,我想妳應該有興趣……」

兩人為了拐金渝到自己家裡,將所有能用的藉口全都丟了出來,甚至無視現下的場合,面紅耳赤的爭執不休,任大總管雖然也想藉機與金渝交好,但也不急於一時,所以他只是安靜的端著茶杯品茶,像個局外人一樣的旁觀。

看著爭得面紅耳赤的兩人,坐在旁邊的唐老爺子則是隱忍著不悅,臉色黑了一半。

兩個厚臉皮的老不羞,竟然當著我的面「誘拐」我的客人?

「咳!仁凱啊,小非那孩子跑哪去了?怎麼這陣子都沒見到他?」唐老爺子狀似無心的問著,視線隱晦地停留在金渝身上。

「他在修煉。」唐仁凱理解了父親的意思,忍著笑意說道:「他是我見過最有天份、最刻苦、最勤勞的人,一修煉起來好像完全不要命了一樣,要不是有金渝給他調養身體的丹藥,我還真擔心他的身體會吃不消。」

「這孩子真是……」唐老爺子搖了搖頭,韓非這個孫子讓他感到既驕傲又心疼,「叫他不要操之過急,有時候也要放鬆一下。」

「我勸過,可是他不聽。」唐仁凱也是很無奈。

「小非現在人呢?」金渝開口發問。

早上他們可是一起出門、共乘一輛馬車來到這裡,但到了會場以後,她不過跟軒轅任等人打聲招呼,韓非就不見了。

「晚點就會出現了。」唐仁凱意有所指的笑著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