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d-panda.jpg

 

 

 

第七章 修煉計畫(2)

 

 

在韓非的帶領下,兩人來到唐老爺子居住的院落。

此時,門前的庭院聚集了不少人,這些都是唐家本家的人,有老有少、有男有女。

見到金渝出現,他們臉上隨即出現激動與景仰神情,雙眸精光閃閃、面色漲紅,就像看到崇拜的偶像一樣。

儘管不太適應這麼熱烈的注視,金渝還是保持鎮定,態度從容的朝眾人點頭微笑。

金渝溫和的態度引發了一陣騷動,唐家人從沒想過仙人竟然會這麼親切,在這之前,他們還擔心大仙會不會不喜歡他們群聚在這裡呢!

「前輩,請。」唐仁凱對金渝行了一禮,引領她與韓非進入屋裡。

此時的唐老爺背靠著枕頭坐立,身穿一襲藏青色長袍,目光深邃有神,雖然身形消瘦,但氣色比先前好看許多。

在兩人進入房間後,唐老爺只是淡淡地掃了金渝一眼,而後目光就緊緊鎖定在韓非身上。

原以為凶多吉少的孫子失而復得,這讓他相當激動,若不是顧慮到還有其他人在場,他肯定會拉著他好好敘敘祖孫情。

被唐老爺用灼熱的目光盯著,韓非雖然覺得有些窘迫,但依舊沒有閃躲迴避,仍舊安靜地站在金渝身旁。

「毒素已經驅除,身體的恢復情況很好。」

以靈識掃描過唐老爺子的狀態後,金渝手腕一翻,拿出一個茶色的小葫蘆瓶。

「裡面有十顆丹丸,三天吃一顆,吃完後身體就痊癒了。」

「謝謝。」唐仁凱上前接過,感激的道謝。

在金渝說話時,唐老爺子依舊緊盯著韓非不放,完全沒有注意她說了什麼。

「咳!老爺子,我知道你很想跟孫子敘舊,很希望我這個外人快點離開,但是現在我們正在討論你的身體,還是請你暫時分點時間給我。」金渝打趣的說道。

「妳不是外人。」韓非緊張地抓住她的手,小臉嚴肅的板起。

「金渝是……」

是什麼?

師父?她沒收自己當徒弟。

救命恩人?她說不要自己報恩。

念及此,韓非的心一沉,抓著金渝的手不自覺的捏緊。

原來,他們之間,什麼都不是……

「金渝……金渝不是外人!」

他像是在宣告什麼,又像是在說給自己打氣的低吼。

碧眸緊盯著金渝,眼底流露出他自己也沒有察覺的不甘與渴求。

「噗哧──」

見韓非繃著小臉、正經八百的嚴肅模樣,金渝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「金渝!」韓非氣惱的瞪著她。

她是在笑他自不量力?是在笑他認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嗎?

韓非的胸口像是堵了一口氣,眼眶酸澀,昂起的小腦袋也跟著低下。

就在他羞愧的想要奪門而出時,金渝手一伸,將他攬入懷中。

「是、是,我不是外人。」她親暱地揉著他的頭頂,把他打理整齊的髮髻弄亂,「你是我的第一個朋友,就跟家人一樣,所以我是內人!」

金渝半開玩笑的說道,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後一句話有多麼曖昧。

內人──古代男子對外人稱呼自己妻子的代稱。

只可惜,金渝的古文學得不好,所以她只是簡單的當「內人」當成「外人」的反義詞,自然也就將韓非突然變得僵硬的身軀,當作是他不習慣與人摟摟抱抱的表現。

抱著韓非,金渝手一揮,一張精緻的躺椅出現在旁邊。

椅子是以紫香木製成,這種木材本身會發散出一股淡雅、不刺鼻的清香,這香氣具有舒緩情緒、潤養身體的功用。

火紅色長毛毯鋪於其上,整張毯子長寬各為三公尺,是一件相當大件的獸皮,毛毯的每一根毛尖泛著銀白微光,就像染了一層星輝一樣,火紅與銀白交織成耀眼至極的華麗。

無視韓非僵直的身軀,金渝坐下後便將他拉到懷裡,讓他背對著自己坐在腿上,雙臂環抱住他,下巴枕在他的肩窩上。

一系列動作流暢無比,好像排練了無數次一樣。

這般親密的舉動,讓韓非的小臉瞬間漲紅,就連耳朵也是如血一般的艷色,熱氣往他頭頂直冒,整個人像是要起火自燃一樣。

看著金渝與韓非的互動,唐老爺子的臉色瞬間變得相當精彩。

她竟然如此膽大妄為,在他的面前「調戲」他家孫子!如果換成其他人,他早就一掌拍飛了對方,但眼前這位是救了孫子與自己的恩人,這……

他是該將自家孫子搶過來,替他擋住這位色仙人的騷擾,還是該替孫子高興,年紀輕輕就如此有魅力?

「咳!老爺子,我現在要說的是關於你『晉級』的事情,請你不要再分心了。」也許是唐老爺子的眼神太過詭異,金渝端正了坐姿,不再把下巴枕在韓非肩上,這也讓韓非僵硬的身體稍微舒緩,蕃茄般的紅臉也慢慢褪成粉色。

「晉升?」

唐老爺子虎軀一震,雙眼瞬間瞪大,而同在屋內的唐仁凱也面露愕然。

「你以前修煉時操之過急,差點走火入魔,雖然後來穩住心神,服用了調養的藥物,但身上也留下了暗傷,之後的修行一直不順,就算用了許多丹藥輔助,也只提升到出竅中期,我沒說錯吧?」

「是。」

「我剛才給的丹藥就是要治療你的暗傷、調養你的身體,等丹藥吃完後,我再為你搭個匯靈陣,不出一個月,你就可以突破目前的境界,若你夠勤勞,十年後,應該可以邁入仙界。」

「十年?」唐老爺子的身軀再度一震。

短短十年就能成仙?這是真的嗎?

打從受傷後,他就沒奢望過自己還有飛昇成仙的一天,如今這個大好機會竟然就出現在自己面前……

他不是在做夢吧?

回過神來,唐老爺子立刻對唐仁凱使了個眼色,後者會意地退出房間,並在門外佈下禁制,防止他人竊聽。

俗話說的好,「一人得道、雞犬升天」,家族出現一名成仙的修真者,背後會造成的影響甚大,從最基本的唐家勢力提昇,到蒼曜星的各方勢力變化,都會因為這一人有所變動,影響甚鉅。

也因為這樣,各大家族才會不遺餘力的培養自家弟子修煉,哪怕要耗費無數家產都在所不惜!

唐老爺子做了幾次深呼吸,試圖穩下過於高亢的情緒,但他失敗了。

一想到成仙以及往後唐氏家族的種種發展,他實在無法克制心底不斷翻騰的喜悅,原先有些蒼白的臉色也因此漲紅。

「呃……抱歉,我說得這些只是『評估』,沒有絕對的把握。」金渝突然改了口,語氣瞬間迴轉。

這一大桶冰水潑下,恰好將唐老爺子心底撲騰的火焰澆滅。

「妳、妳、妳……」顫著手,唐老爺子一口氣梗在胸口,差點喘不過來。

這是在耍人嗎?

「我的修煉方式比較特別,跟你們不一樣,所以時間的估計上就出了一點點問題。」金渝訕訕地笑笑,面色有些尷尬。

剛才說出那番話後,她突然驚覺自己的構想太過「理所當然」,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自信滿滿的說出這些話,而且還說的那麼理所當然,彷彿有她協助就全然沒問題……

要知道,她現在擁有的一切能力都是從遊戲裡得來的,遊戲中的角色要升級,就只是需要打怪累積經驗值,然後吃一些進階的丹藥就行了。

這樣的方式能夠用在唐老爺子他們身上嗎?

當然不行!

這裡是真實的世界,他們是真實的修真者,他們殺死妖獸可沒辦法獲得經驗值,想要提昇自己的實力,他們就只能日復一日的刻苦修煉,而且光靠埋頭苦練也不見得就一定能成,他們還會因為這樣那樣、內在外在的種種原因,造成境界停滯,無法繼續往上升級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她又怎能誇口說自己肯定能讓他們成仙?

「我是真的想要幫你們升級,呃、修煉成仙。」見到唐老爺子臉色不對,金渝連忙端正坐姿,表示自己的真誠。

「只是我不清楚你們的修煉方式,所以我只能從其他方面給予協助,像是修煉用的陣法、丹藥、器具等等……」

聽到這裡,唐老爺子發黑的臉色這才緩和一些。

「我現在的想法是,我們先用五年的時間來實驗,呃、觀察。」

金渝懊惱地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,她可不想讓對方覺得她把他們當成實驗小白鼠──雖然實際情況的確是這樣。

「這五年裡,我們可以一起討論、一起想辦法調整狀況,以衝破修煉的滯礙為目標,您覺得如何?」

她直視唐老爺子的雙眼,神情誠懇而認真。

對一般人來說,五年是很漫長的時間,但對修真者而言,五年的光陰猶如白駒過隙,眨眼即逝,算不上什麼。

唐老爺子低頭沉吟一會,而後點頭道:「既然要研究,那就多找幾個人選。」

儘管金渝不能肯定一定會成功,但仁虎曾經跟唐老爺子提過藍玉石的效用,他也聽說金渝擁有許多珍貴的丹藥與陣法,如果能夠得到對方幫助,境界又怎麼可能不提昇?

「嗯,我也是這麼覺得。」金渝同意的點頭附和,要進行實驗,參照樣本自然是多一點比較好。

「不過也不能太多,不然很難掌控情況。」她補充道。

「也是。」

唐老爺子雖然沒學過投資學,但也明白「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」這種淺顯的道理。

唐家雖然具有數百年歷史,族裡頭天資出眾的後生晚輩不少,但這些人可都是往後振興唐家的棟樑,行事不可不慎。

「就選五個人吧!」唐老爺子敲定了人數。「我、仁虎、小非,另外兩個人選我再看看。」

「韓非不算在名額裡頭,你可以多選一個。」金渝反駁著。

唐老爺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而後眉眼彎彎的笑了。

「看來妳真是很喜歡小非。」

「他很可愛。」金渝直言不諱,而韓非卻因為這句「可愛」氣鼓了臉。

看著繃著小臉的韓非,唐老爺子乾咳一聲,也間接認同金渝的話。

鬧著彆扭卻又不敢開口抗議的小非,真是很可愛啊!

接下來的幾天,金渝很完美的展現了「如何當一位學習修真的好學生」,她經常向唐老爺子或唐仁凱、仁虎詢問修真的事情,並將她得到的訊息與心得全都記錄下來。

「……為什麼妳會覺得,經常吃丹藥反而會讓修煉緩慢?」唐老爺子一臉糾結的看著她。

「不是這樣嗎?」乖學生金瑜納悶的反問。

有一些修真小說都是這樣寫的啊!

「當然不是!」唐老爺子揉了揉額角,神情頗感無奈。

明明是這麼厲害的大仙,擁有煉丹、制器、佈陣等多種高超技藝,但……

她怎麼可以無知成這樣?她的師父到底是怎麼教導她的啊?

「我從沒聽過有人因為吃多了丹藥導致修煉落後,所有人都是往上提昇。」唐老爺子很想宰了那個教她這些奇怪知識的人。

「依靠丹藥提昇或是突破障壁,這不會導致境界不穩嗎?」金渝繼續追問。

「不會。」唐老爺子相當篤定的否決,「不管有沒有吃丹藥,每個剛衝破障壁的修真者,都會有少許的、短暫的靈氣虛弱,這很正常,只需要調養一下就行了,除非他突破境界後又立刻服用丹藥,再度把境界強行提昇,這才會造成境界不穩固。」

不過這種情況很少發生,就連那些沒人引領的散修,也知道修煉需要循序漸進,不會自尋死路。

最最重要的一點……他們也沒那個本事,覓得大量丹藥服用。

「真的沒問題?就算吃多了也不會怎麼樣?」金渝不太放心的再三確認。

「妳是打算吃多少?把丹藥當成零嘴吃嗎?」唐老爺子額冒黑線的回問,如果她敢點頭,他肯定會往她的腦袋瓜敲下去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