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reenshot_2018-01-30-15-01-01.png

 

 

 

第二章 小跟班(2)

 

很顯然地,韓非也聽出了金渝話裡的意思,他淡淡地掃了眼前幾人一眼,目光冷然。

「他們,無關。」

已經很久沒說話了,他的嗓音聽起來相當乾澀、沙啞,話也說得不是很連貫。

「嗯。」金渝點頭表示理解,「把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留下,然後就可以滾了!」

「……啊?」這話一出,引來了眾人一陣呆楞。

他們沒聽錯吧?眼前這位大仙前輩竟然要搶劫他們?

她可是高高在上的大仙耶!仙丹靈藥、仙寶法寶,隨便一樣都是他們一輩子也難以奢望的珍品,這樣的大仙竟然要搶他們身上的東西?

「沒聽懂嗎?」金渝不悅的挑眉,黑眸微瞇,「東西留下,人滾。」

「是、是……」

三長老第一個回過神來,他立刻取出身上的靈石、丹藥與符籙。

見到長老都交出東西了,其他人自然也就乖乖跟進。

「這是什麼?」金渝指著其中一顆靈石問。

聽到這個問題,三長老再度愣住。

這位大仙怎麼會連靈石都不知道?這可是修真者交易時所用的媒介啊!

修真者與凡人不同,他們進行交易時,用的不是金錢,而是靈石。

對修真者來說,靈石的用途有:

一、提供靈氣讓修真者吸收,輔助修煉。

二、佈置陣法時,作為陣法的能量來源。(簡單來說,就是電池啦!)

三、當寵物的糧食。

就跟修真者一樣,靈獸也是需要修煉,需要靈氣輔助,牠們攝取靈氣的方式比人類便捷,直接將靈石當成糖果啃就行了!

四、可以用來煉製武器或器具。

五、作為交易的媒介。

金錢銀兩在修真界中沒什麼用途,對修真者來說,修行才是重要的,能夠輔助修行的東西才是他們重視的,而靈石的用途廣泛,自然就順理成章的成了交易媒介啦!

「回大仙,這是二品靈石。」儘管心底狐疑,三長老面上還是相當恭敬。

「那這顆呢?」她又指向另一顆。

「一品。」

「這顆是三品?」她指著第三顆靈石。

「是、是的。」

「那這個呢?」金渝手腕一翻,取出了一顆靈氣能量比前幾顆都還要豐沛的晶體。

「七、七品靈石!」三長老倒抽一口冷氣,瞪大了雙眼。

「是七品靈石耶!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高階靈石。」其他人垂涎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。

「這個呢?」手上的七品靈石消失,又冒出另一顆。

「九、九……」指著靈石,三長老震驚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。

金渝的手一收,靈石再度消失,三長老這才從震驚中回神,有機會喘口氣。

原來,這位大仙不是不懂靈石,而是沒見過低階靈石啊……三長老無奈的苦笑。

靈石的品級是依照靈石本身的靈氣量與純淨度劃分,一共分為九品,一至三品是低階靈石、四至六品為中階,而七至九品則是高階。

九品靈石再往上就是仙石,同樣分成一至九品。

在他們這個中級修真星球,一、二品的靈石相當常見,但三品以上的靈石就十分稀罕,更別說七品靈石了,一顆五品的靈石就足以讓眾人搶破頭,連他這個元嬰級的高手也難以獲取。

仙人不愧是仙人,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一顆讓人眼紅的靈石。三長老感嘆著。

金渝自然不知道三長老在想什麼,她現在正忙著將這裡的靈石分級記下。

她剛才拿出的兩顆靈石,其實是儲物戒指中最低階的靈石,而那個靈泉空間裡還有更高級的仙石呢!

她本來想藉由對方的判斷進行分類,只是三長老的反應實在是太過誇張,為了不讓對方嚇出心臟病來,金渝也只好打消這個念頭。

「這裡要怎麼去另一顆星球?」她又問。

「從、從這邊往東走會看到一座大城,那邊就有飛船可以搭乘。」三長老指著東方說道:「御劍飛行大概要十五天,飛船半年來一趟,每次只會停留三天,下個月月初剛好是飛船抵達的時候。」

「船資怎麼算?」金渝又問。

「這個我也不太清楚,只知道他們會根據目的地與航程作不同的收費……」三長老尷尬的回道。

雖然他的身份貴為長老,但在這顆星球上,林家頂多只能算是中流勢力,給的供奉比不上大家族,他可沒有那種財力搭船。

「知道最高船資多少、最低多少嗎?」

「最低是十顆二品靈石,最高似乎是要五十多顆二品靈石。」這也是他從其他人口中聽說的。

「好了,你們可以走了。」得到想要的資訊後,金渝立刻揮手趕人。

「是、是,謝謝大仙。」一行人連忙鞠躬行禮,快步離去。

 

確定他們走遠後,金渝從聖華之戒中取出一個儲物袋,起手一揮,搶來的那些東西全數飛入袋中。

「這個儲物袋有五立方公尺的空間,雖然裝不了多少東西,不過還能勉強用用。」她將袋子遞給韓非,但後者卻遲遲不肯伸手接過。

「為什麼,幫我?」碧綠色的雙眸滿是困惑。

「這個嘛~~」金渝偏頭想了想,「因為你是我第一個遇見的人,然後……是因為你母親的信。」

「信?」

「你有一位好母親。」金渝感嘆的笑笑。

她眼裡一閃而過的落寞,全被韓非瞧的一清二楚。

「……謝謝。」緩緩伸出手,他將袋子接過。

韓非其實不喜歡受人幫助,他雖然一無所有,但他仍然保有尊嚴,然而,此時此刻,他卻說不出一句拒絕。

不回拒,並不是因為畏懼金渝的力量。

一想到對方貴為大仙,卻為了他進行這場「搶劫」,完全不在乎落了自身身份,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若還為了那無所謂的尊嚴執著,豈不可笑?

這麼一想,他突然覺得心境開闊許多,隱隱中好像觸碰到悟道的門扉,那虛無飄渺的「天道」,似乎就只隔了一層窗紙,過段時間自然就能勘破。

「唔……在搭船之前,你最好先洗個澡。」金渝捏著鼻子說道。

經過洗筋伐髓,韓非身上覆蓋著一層黑液,渾身散發著濃郁的惡臭,比腐爛的生肉臭氣還要恐怖!

這麼直白的評論,再度讓韓非紅了臉。

「噗!只顧著說你,我都忘了自己也是一個泥人。」金渝朗聲笑道:「這裡不知道有沒有水源?」她環顧著四周。

「妳……不是會,召水?」韓非記得她先前召了一顆水球洗手。

「水?我是會召雨術,不過那是用來灌溉草藥……啊!對吼!我可以用『雲雨術』來洗澡!嘖!之前怎麼沒想到這一點?」金渝恍然大悟的敲敲額頭,隨即掐動手訣,施展雲雨術。

「……」韓非無言了。

金渝神秘莫測的大仙形象,在此刻出現了細微的裂痕。

兩人淋了二十多分鐘的雨,才將身上的泥巴與污穢全部洗淨,直到這時,韓非這才瞧清楚他的救命恩人長什麼模樣。

眉不畫而黛、唇不點而朱,膚如潤玉、黑髮如絲緞、雙眸如耀星,五官清秀,眉宇間隱隱有一股出塵的仙氣。

韓非不敢說自己看盡天下美人,也不覺得金渝具有天下無雙的絕色,但她卻有一種悠然脫俗的氣質,宛若夜空中的皎潔月華,又如透出薄霧的黎明晨光,就算是天下第一美人站在她面前,也絕對無法與之爭輝。

韓非打量金渝的同時,後者也同樣觀察著他。

在九轉大還丹的神奇功效下,他臉上的疤痕消失了,古銅色肌膚變白不少,現在只能勉強稱為麥芽色,身高也縮水了,而年齡……

金渝不清楚他先前是幾歲,只是目前的他看起來,大概就是十二歲左右的孩童。

劍眉星目,一雙綠眸相當水靈漂亮,嘴唇緊緊抿著,帶著點倔強意味。

唯一的美中不足是,凝聚在那雙碧眸裡的沉重與滄桑,與這稚氣的臉龐大相逕庭。

「你長得蠻可愛的嘛!」金渝嘖嘖的稱讚,很想伸手掐一把那圓潤、柔軟的臉頰。

可愛?聽到這個跟自己完全無關的形容詞,韓非錯愕的一愣。

他聽過不少外人給他的評價──冷漠無情、血腥嗜殺、刀疤怪物、噁心的啞巴、醜八怪……

在他的臉被毀容之前,也有人讚美他俊逸不凡、儀表堂堂,但……可愛?

先前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金渝與敵人身上,直到金渝的這句話,他才察覺到自身的改變。

身高縮水了,衣服變大了。

現在的他,在對上金渝的目光時,竟然是「仰視」的姿態。

手變小了,習武練劍磨出來的老繭沒了,合身的衣服變寬大不少。

「……我怎麼了?」他納悶的皺眉。

儘管心底已經有了臆測,他還是隱隱期盼,希望情況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。

「這個……」金渝撓了撓臉,「你還是自己看好了。」

她掐了幾個手訣,召出一面水鏡,讓韓非透過鏡面查看自己的改變。

頭髮還是藍色,眼睛也還是綠色,原本瘦削的臉龐豐腴了不少,一張臉看起來相當稚嫩。

他還是他,只是這個「他」,是少年時期的他。

「返老還童?」雖是問句,語氣卻是肯定。

韓非習慣性的沉著臉,這老成的表情由那張青澀稚嫩的臉作來,實在是相當怪異。

「這樣也不錯啊!就當作是重生吧!」金渝倒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。

「……重生嗎?」韓非低垂雙眸,複雜的情緒湧現。

家裡遭難的那一年,他也正好是十二歲的年紀。

在他服用丹藥強行提昇能力時,他就沒想過自己能活的下來,會跑來這座森林,也只是因為他將父母親的遺體葬在這裡,他想死在雙親的墳前罷了。

沒想到……

他抬眼看著金渝,心底百感交集。

爹、娘,這一切難道是你們在冥冥之中的安排,讓我有幸遇見這位恩人,重獲新生?

雖然現在的他已經不是元嬰期境界,只是築基中期,然而,他先前的境界全是依靠丹藥強行提昇,根基相當不穩,現在被九轉大還丹這麼一清,卻讓他的築基變得穩固而強大,經脈體質就更不用說了,比他先前的身體還要優異數倍!

有了這些良好的基礎,他相信未來他的修煉進展可以更快,境界只會比先前更高!

「你幹嘛這樣看著我?」被對方這麼盯著直瞧,金渝感到有些不自在。

沒等她反應過來,韓非突然跪在地上,朝她連連磕了幾個響頭,那強大的力道把土地磕出一個凹洞。

「喂喂!你這是在做什麼?」金渝急忙拉住他,不讓他繼續殘害自己。

儘管只有磕了幾下頭,他的額上卻已經青紫一片,還隱隱滲出血來。

「天地明鑑,我韓非在此立誓,恩人的再造之恩,我願意──」

沒等韓非將後續的話說出,金渝就立刻摀住了他的嘴。

「我拒絕!」她急忙朝他大吼:「你少給我來什麼『為了報恩以身相許,願意一輩子當手下』的那一套,我不缺僕人也不缺手下,更不要一個小屁孩以身相許!」

我才不是小屁孩!

活了二十八個年頭,現在竟然被人叫成小屁孩?這實在讓他哭笑不得。

韓非想要反駁,但金渝的手卻摀得老緊,完全不讓他發出半點聲音。

「我救你只是因為想救,與你無關,所以你不用把我當什麼恩人,聽懂了嗎?」金渝神情認真的澄清道。

她可不想因為這種小事就被人惦記一輩子,那實在是太沉重了。

救我只是因為想救,與我無關?這句話讓韓非想笑,但進一步細想,卻也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。

他現在太過弱小,不管是要報恩還是要當她的奴僕都不夠資格,想要回報這份恩情,他必須先讓自己強大起來。

屆時,他才有跟隨在她身邊的資格。

「想明白了?」見到對方若有所思的神情,金渝緩緩鬆開手。

然而,韓非下一個動作,卻是緊緊抓住她的衣袖。

「你做什麼?」金渝不解的看著他,卻也沒有抽出袖子。

「跟著妳。」

「啊?」

「跟著妳。」他又重複了一次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想跟,與妳無關。」他拿她先前的話回堵。

「……」被對方用自己的話噎了這麼一下,金渝很沒形象的翻了個白眼。

「就算你不說,我也不會丟下你一個人在這裡。」她伸出另一隻手,揉了揉他的腦袋,「正好我沒去過『蒼曜星』,去參觀參觀也好!」

金渝是真的沒去過蒼曜星,也的確是想去逛逛,然而,她的這番說詞聽在韓非耳裡,卻又變了一層意思。

像她這樣修為高深的大仙,就算沒有遊遍天下,至少一些有名的修真星球也該去過,蒼曜星可是相當有名的高階修真星球,它的名氣就連東馬星這裡也有不少人知曉,她怎麼可能沒去過?

念及此,他對她的感激又更深了一層。

金渝並不清楚他的想法,也沒注意到韓非現在的神色,要不然她大概會直接回他一記白眼,順帶吐槽他幾句。

現在,她正忙著在聖華之戒裡找東西。

「找到了!」

一枚巴掌大的葉形物體出現在她手上,在她掐了幾道手訣後,那物體逐漸放大,漂浮至半空。

那是一艘葉子形狀的飛船,船體如碧玉一樣透亮,船隻的兩端高高翹起,船首處漂浮著幾個橘黃色發光體,外型跟燈籠有些相似。

「上船吧!」拉著韓非的手,金渝輕輕一蹬,兩人就這麼飄入船裡。

「之前那個人說的城市是在那個方向吧?」金渝指著東方天際。

「嗯。」韓非回應時,目光卻望向另一處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我的爹娘葬在那裡。」他指著森林的一角。

「瞭解。」

金渝善解人意的調轉船頭,朝他所說的方向駛去。

那是一座相當不起眼的墳墓,小小的一個土坡,上頭沒有石碑,只有種著幾株不知名的花卉。

抵達後,金渝放下韓非,自己留在燈葉舟上等待,留給韓非與家人傾訴的空間。

韓非跪在墳前,從懷裡取出被奪走的秘笈,在雙親墳前燒化,而後便一動也不動的跪著,跪了很久、很久,直到日落西山、明月高懸,他的身子仍然沒有移動半分。

金渝也不催他,就這麼默默的陪著他。

直到太陽再度升起,清晨的薄霧在晨光中蒸散,他這才有了動靜。

「我好了。」他嗓音乾澀的道。

將韓非接上燈葉舟,金渝丟了一瓶花露給他潤喉,而後調轉船頭,朝東方緩緩飛去。

 

 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