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承蒙狙擊手看的起我們,不過我們幾個都不喜歡出鋒頭,無法接受這項合作提案……」

「太受歡迎真是一種罪惡啊……」

「我們幾個已經決定轉移陣地,跳槽去零度領域……」

「給你三秒鐘拔槍。」

「三、二、一……碰碰碰碰!」

「戰神不是商品,更不是被你拿來宣傳的工具!」

「碰!」

最後一聲槍響,終結了仲澐的性命,也成了他在狙擊手遊戲裡的初體驗。

死亡的時候,仲澐並沒有立刻重生,他只是愕然而茫然的躺在地上,善於規劃、盤算的腦袋,難得的出現了空白。

那逞兇的「惡徒」並沒有在殺了他之後立刻離去,而是留在現場跟她的夥伴閒聊,神情雲淡風輕、笑聲歡快,沒有剛才要他拔槍時的冷冽,也沒有殺死他之後的淡漠。

狙擊手裡的玩家都是這樣的嗎?仲澐的心底湧起一絲茫然。

他知道狙擊手是一款戰鬥遊戲,也知道玩家們玩得就是殺人與被殺,但一想到玩家在戰鬥時,竟然殺人殺的這麼毫不留情,完全不給對方一分餘地,當他倒地死亡時,周圍玩家那些輕蔑、嘲笑、不以為然甚至是崇拜的眼神……

崇拜誰?當然是崇拜那開槍的人。

仲澐突然覺得心口發涼。

如果這不是遊戲,如果這些玩家在現實生活中遇到類似的情況,如果他們手上正好有一把槍……

仲澐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。

他現在總算明白,那些總是喜歡高談闊論的教育學者,為什麼會一直緊盯著狙擊手不放了。

以往的他,對於他們的憂慮總是覺得很不以為然,他始終認為,狙擊手這遊戲已經規定要年滿十六歲才能玩,這是請專家學者評估過的年齡限制,這個年齡層的玩家算是半個成年人,心智與個人價值觀已經成形,不可能會把遊戲跟現實混淆,但現在……

那些圍觀玩家的神情就像一根刺,刺得他心口很不舒服。

就算這件事情已經過了好幾天,他還是耿耿於懷,無法放下。

「叔叔?你今天不是要出門嗎?」相貌清秀的少年站在樓梯口,詫異的望著他。

從他跟仲澐住在一起後,他就知道這位叔叔是一個工作狂,工作態度嚴謹、重視效率,每次見到他的時候,他不是在閱讀公司的報表、資料,就是在與助理或客戶交談,很少見到他坐在客廳發呆。

被姪子喚回意識,仲澐掩飾的一笑,隨手端起桌上已經放涼的咖啡喝了一口。

「早安,功課做完了嗎?」每次他跟艾奎的對話,都是從這一句開始。

「做完了。」少年點頭笑笑,隨手把他的咖啡拿走。

「叔叔,我不是說過嗎?還沒吃早餐之前……」

「不能喝咖啡。」仲澐自覺的接下話。

這麼多年來,同樣的一句話一說再說,他要是記不起來,那他肯定要去看腦科醫生了。

「既然知道,就要遵守啊!」艾奎不滿的數落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不要每次都用『我忘了』作藉口,你工作上的事情從沒忘記過!」艾奎譴責的看著他。

「……」無話可說的仲澐,只好鼻子摸摸,不再解釋。

仲澐的作息雖然還算規律,但每天早上他總是會忘記吃早餐,就只是用黑咖啡果腹,這樣的飲食習慣看在艾奎眼裡,可是非常不健康的行為,為此,他也不知道跟他說了多少次,但對方總是依然故我,完全沒有糾正這個習慣。

艾奎烤了幾片全麥土司,煎了兩顆蛋,又泡了兩杯牛奶,這就是他們兩人的早餐了。

兩人在餐桌就坐後,艾奎把自己的那份土司抹上果醬,仲澐不愛吃甜食,他的土司也就沒有添加東西。

「……」看著面前的牛奶,仲澐習慣性的皺了皺鼻子,一臉不情願的模樣。

「喝牛奶對身體好。」艾奎也知道他不喜歡喝牛奶,但他還是每天都會逼他喝上一杯。

至於原因嘛~當然是為了他的身體好囉!

當然啦!艾奎也不否認自己有一點看好戲的心態,誰叫叔叔皺眉盯著牛奶的樣子,完全沒有平日的穩重、冷靜,反而像是鬧脾氣的小孩子呢?

吃完土司與煎蛋,仲澐皺著眉頭,一口氣喝光牛奶,而後又立刻端起擺在一旁的咖啡灌下,沖淡嘴裡的牛奶味。

拿起餐巾紙擦了擦嘴,他拎著外套起身。

「我去工地,之後會直接進公司,晚上才會回來。」

「好,路上小心。」

駕車離開住處,仲澐直接開往T市的13區,他在這裡看中了一塊地,打算把這裡改建為慈幼園,專門收養那些被人遺棄的孤兒,還有被子女遺棄的老人。

仲澐自己也是一名孤兒,出生沒多久就被遺棄在公園,後來被路過的好心民眾發現,迅速送往醫院,這才撿回一條小命。

他在孤兒院裡待到十五歲,在有了一定的學業基礎時,他開始在網路上搜尋外包工作,利用這些外包案件賺取生活費。

他的主要專業是商業企劃,而後又副修了金融學、經濟學、國際貿易、企業管理等等,在他二十歲時,累積了多年接案經驗的他,被現在任職的公司聘為企劃部經理,一做就做到現在,從經理變成亞洲區總裁。

他以前曾經發過誓,等他有錢、有能力的時候,他要蓋好幾間孤兒院,收養那些跟他同樣命運的孩子。

為了達到這個目的,他在十八歲那年成立了一個基金會,到處遊說那些名人富商捐款,當基金會的捐款達到一定數額時,他就會用那些捐款進行投資以及建設孤兒院,如今,這個基金會已經建造三十幾間孤兒院了。

T市收購的土地上有一座大型百貨,這商場已經歇業很久,算是半廢棄的舊建築物,早在買下這塊地的時候,他就已經請人規劃了孤兒院的建築設計,這棟舊建築物自然是不能用。

如果這商場的面積小一點,那還能用一般的拆除方式處理,但這座商場在當初興建時,可是號稱T市規模最大的建築物,如果是用一般手法拆除,肯定要耗費許多時間,為此,他特別從國外請來專業的爆破大隊,用他們精準的炸藥控制手法拆毀它。

今天他來到這裡,就是要跟這個爆破團隊討論相關事項。

這個爆破團隊名叫「古塔森家族」,又名「爆破家族」,從名稱上就可以看出,這是一個家族式經營的公司,幾乎所有古塔森家族的成員都是公司職員,聽說這個家族的人,從小就接觸炸藥與各式各樣的爆裂物,每個人都有各自專精的爆破手法,家族裡還有人在軍隊裡擔任教官,專門教導爆破方面的知識與技巧。

在他抵達現場不久,前去接應古塔森家族的專車也出現了。

這次只是事前會談,所以古塔森家族只派出兩人前來探勘環境,其他人還留在新的住所整頓環境。

「你好,我是巴爾.古塔森,這次爆破任務的負責人。」身材健壯、蓄著大鬍子的中年男子朗聲笑著。

「你好,我是仲澐。」仲澐伸手與對方一握,對方的手掌溫暖而乾燥,握手的力道很強。

如果仲澐沒有事先看過巴爾的資料,肯定會以為對方只有三十出頭,實際上,巴爾今年已經五十二歲了。

「這個是我兒子,皮茲,他也有玩你們公司開發的遊戲。」巴爾轉而介紹著身旁的年輕人。

「你好。」仲澐同樣朝皮茲伸出手,又隨口問了一句:「你玩的是哪一款遊戲?」他們公司可不只有狙擊手這款遊戲而已。

「狙擊手。」皮茲臉上浮現一抹古怪笑意,在伸手回握的同時,打量他的紅棕色雙瞳透著些狡黠。

對方明顯的打量讓仲澐覺得有些納悶,但也沒有進一步多想,而是順著他的話接下。

「你在裡頭玩的是什麼職業?有特別喜歡的武器嗎?」仲澐打算讓遊戲管理者送些小禮物給他。

「炸彈。」皮茲回以燦爛的笑靨,「我那些朋友都叫我瘋狂炸彈客。」

瘋狂炸彈客?這名稱怎麼有點耳熟?仲澐雖然有些納悶,但臉上還是沒有顯露異樣情緒。

「不愧是炸彈家族的成員,就算到了遊戲裡頭,也還是專挑跟爆破有關的東西玩。」頓了一頓,他又接著問:「你在遊戲裡的ID是?」

「我的ID?」皮茲嘿嘿一笑,神情更顯促狹,「我的ID是『痞子殺手』,或許你有聽過?」

聽過,當然聽過!前幾天他還跟他們接觸過!

仲澐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,為什麼他會對「瘋狂炸彈客」覺得熟悉了,在助理呈上的資料中,身為戰神一員的痞子殺手,他的外號就是瘋狂炸彈客!

「呵呵,沒想到你就是痞子殺手,前段時間我們才見過面。」仲澐不動聲色的笑著,想起先前在遊戲裡的不愉快,先前被韃羅貓射傷的部位,隱隱傳出疼痛感。

「是啊,真是好巧,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。」皮茲同樣嘿嘿一笑。

「你們認識?」被冷落在旁的巴爾,面露好奇的問。

「見過一次。」皮茲回的含糊。

「原本想要邀請他跟他的隊員當狙擊手的代言人,只是被他們拒絕了。」仲澐坦然回道。

巴爾理解的「喔」的一聲,接著便將話題轉回正事上,三人在助理的帶領下進入建築物,一邊勘查環境一邊討論後續事宜。

今天只是粗略瞭解地形,所以巴爾他們也只是看一個大概,但這樣繞一圈下來,他們也耗費了三個多小時。

時間已經過了中午,仲澐當然不會就這麼讓他們回去,而是邀請他們前往附近的餐廳用餐。

吃飯時,為了活絡氣氛,自然也免不了閒聊幾句,聊著聊著,也就扯到了狙擊手與戰神上面去,仲澐自然是向皮茲不斷釋放善意,希望能讓代言的事情有一些轉機,皮茲也沒有太不給對方面子,沒有像在遊戲裡頭那樣直接拒絕,只是婉轉的說,他們最近在玩另一款遊戲,恐怕沒時間代言……

好吧!這句話其實也不怎麼婉轉,甚至有點不給面子。

當著狙擊手遊戲公司的總裁面前,說他們跑去玩另一款遊戲,這不是明擺著打臉嗎?

「哈哈,換個遊戲玩玩、換個心情也好。」巴爾出面打圓場,「你不知道,這個臭小子玩狙擊手玩的入迷了,去年還想要拿家裡的炸藥實驗,說他要製作新型的炸藥,還好提前被他妹妹發現……」

這句話其實說得有些誇張了,皮茲也不是那種莽撞的人,身為古塔森家族的一員,他自然清楚炸藥的危險有多大,現在巴爾這麼說,也只是想緩和氣氛,因此,他也就沒有反駁,只是撓了撓頭髮,嘿嘿一笑。

而聽到巴爾這麼說,仲澐先前存在心底的擔憂被勾了起來。

與戰神接觸的那次經驗,就讓他想到玩家把現實與遊戲混淆的情況,但擔心歸擔心,他也做不了什麼處理。

目前公司旗下的數款遊戲中,就屬狙擊手最受歡迎、獲利最高,公司不可能因為這樣的猜想,就讓他終止這款遊戲……

目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,儘快研發出新的遊戲,看新遊戲能不能取代狙擊手。

這樣的念頭一起,仲澐腦中立刻有了初步構思,與古塔森父子道別後,他回到公司就立刻召開會議,要相關人員進行進一步的企劃。

沒有人能夠保證,他們能製作出熱門而且受歡迎的遊戲,每個人都是在摸索中度過,為了縮減這樣的摸索過程,最好的辦法就是參考其他熱門遊戲,瞭解玩家喜歡的風格、分析遊戲受歡迎的原因,而目前最受歡迎的遊戲便是零度領域。

仲澐也曾經因為職業需要玩過一段時間的遊戲,後來職位越高、休閒的時間越少,他也就沒再接觸這些東西了。

沒接觸不代表不瞭解,儘管風格不同,但身為主管,他還是要瞭解目前遊戲市場的情況,自然或多或少知道這款遊戲的資訊……

據說,這是一款老少咸宜的遊戲。

據說,這是一款戰鬥與休閒並重的遊戲。

據說,這是一款很不合常理的遊戲。

據說……

看完助理整理的資料,仲澐對這款遊戲也好奇了。

他不是想玩遊戲,而是對於製作出這款遊戲的團隊有興趣。

Deus……」

看著Deus工作室的檔案,仲澐的眼眸閃爍,一個念頭在心底成型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