樹林裡,獸吼聲此起彼落地傳出,十多隻巨大的黑狼圍困住一名銀髮豹族人,狼群瞪著眼、露出尖銳的雪白獠牙,喉嚨裡發出震懾的吼聲。

被圍困的豹族人面色如常,金色豹眼泛著淡淡的漠然,配戴著拳刃的雙手有數道血紅色氣息流竄。

陽光透過樹葉縫隙灑落在他身上,讓他整個人籠罩在金色光暈裡,古銅色肌膚在日光下閃閃發亮,光影在他那一身結實、漂亮的肌肉線條上交織。

他目光銳利的環視一圈,那周身的氣勢完全不輸狼群,甚至還有隱隱勝過的趨勢。

就在雙方對峙的緊張氣氛中,其中一隻黑狼突然發出咆嘯。

「嗷嗚~~」

這聲音就像是戰前的行動訊號,緊接在牠之後,其他黑狼也紛紛發出吼叫,聲音響亮而驚人。

狼嚎聲尚未停歇,站在最前方的黑狼就已經率先發動了攻擊。

三頭黑狼分別從不同的方向衝向豹族人,張開血盆大嘴,朝他身上咬去。

豹族人動作俐落地揮拳,「刷刷」地幾道刀光閃過,血花飛濺,拳刃上的鋒利刀刃劃開了兩匹黑狼的腹部,在上頭留下三道深深地刀痕。

另一頭黑狼咬上了他手腕處的護甲,在堅固的腕甲防禦下,狼牙連一點咬痕也沒能留下。

他起手一甩,直接將黑狼給甩飛,強大的力量讓黑狼滑行了數公尺遠,在草地上劃出一道痕跡。

隨著圍攻的狼群越來越多,攻勢也如同浪潮般襲來,面對逐漸艱鉅、激烈的戰況,豹族人的神色依舊不變,他從容地應付各種攻擊,每一次接招、出招都宛如成竹在胸,精準地掌控了戰鬥的節奏。

在他身上,完全感受不到一絲的慌張失措。

隨著時間流逝,他出手速度也越來越快,到最後,他的每一次出擊都在空中留下殘影,彷彿練就了分身術一樣。

這一場戰鬥並沒有持續很久,約莫過了十分鐘,黑狼群就已經全數滅亡。

經歷過這場戰鬥,他的身上沾了些許血花,用來攻擊的拳刃更是被狼群的鮮血染紅,血滴順著刀刃的弧度,一滴滴地滴落在草地上。

站在一群黑狼屍體中央的他,宛如頂天立地的百戰王者,強大而令人望而生畏。

就在激戰過後的寧靜氣氛中,系統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「行程提醒,絕對殺戮,您今天下午安排了『新車測試』行程,下線時間已到,請注意遊戲時間。」

聽到系統的提醒聲,絕對殺戮隨手甩去拳刃上的血漬,收拾地上的黑狼殘骸後,隨即登出了遊戲。

離開遊戲蛋,絕對殺戮換了一套簡便的外出服──線條俐落的黑襯衫以及黑色長褲。

臨出門時,發覺外頭的天色陰暗,氣溫微涼,他又從衣櫃裡拿了一件軍裝款式的薄外套。

開著自己設計的黑色跑車,他往西城郊外的方向駛去。

才離開家裡沒多久,他便接到他的老闆──達爾文的來電。

「呦!我可愛的莫德,出門沒有啊?」達爾文爽朗的聲音從話筒那端傳來。

莫德,絕對殺戮在現實中的名字。

「出門了,預計九點四十分到達那裡。」

「那好,順便買幾杯熱咖啡過來,這裡連一間咖啡館也沒有,糟糕透了!」

「誰叫你要選在西城郊外試車。」莫德不以為然的回道。

以往他們公司進行試車時,總是會選在距離公司較近的東城區,可這一次不曉得達爾文是怎麼了,突然說將試車地點改在西城郊外,雖然說,那裡的環境設施比較好,但位置卻十分偏僻,附近完全見不到住家與店家。

也正因為這樣,莫德才必須提早三十分鐘出門。

若是換成公司的其他車輛,他肯定不會淌這趟渾水,偏偏這台跑車是他設計的,而且還是公司今年的主打車款,身為設計師,他自然要親至現場監製才行。

「對了,順便再買一些食物過來,我還沒吃早餐,就這樣了!」不給他拒絕的時間,達爾文直接掛了電話。

「……臭老頭。」鬱悶的結束通話後,莫德調轉方向,往餐館的方向駛去。

繞過了幾條街道後,莫德來到「悠然食坊」。

自從上次這裡的老闆「里歐」請他吃過有機蔬菜以及手工麵包後,他就喜歡上那滋味,只要有空,他就會跑來這裡吃飯。

「莫德先生,歡迎光臨!」服務員一見到他,立刻笑盈盈的上前招呼,「今天的主廚推薦正好是你喜歡的養生套餐喔!一樣的用餐位置嗎?」

「我……」莫德才想說他要外帶餐點,一旁傳來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。

「哎呀?莫德先生是要找老闆嗎?他今天不在喔!」另一名服務生如此說道。

「不,我沒有要找他。」莫德尷尬的笑笑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,在他第一次來這裡找店老闆里歐時,這些服務生對他的態度就特別熱情,似乎將他當成了里歐的朋友,而里歐也沒有對此反駁些什麼。

後來,那天里歐親自下廚煮東西給他吃之後,員工對兩人之間的認定也變得更加篤定,這導致後來他來這裡吃飯時,服務員在接受他的餐點後,總會再補上自家老闆的行蹤,有時候還會特地跑去辦公室,請里歐出來與他見面。

一開始,莫德對這種情況感到相當尷尬,但里歐的態度卻十分自然,每每都會笑著與他同桌用餐,陪他天南地北的閒聊,儼然就像是認識許久的好友一般。

久而久之,這成了他與里歐之間的一種默契。

「啊哩?我聽老闆說,今天有朋友要去他家裡,還以為他是跟你有約呢!」服務生納悶的道。

「為什麼會認定是我?」莫德感到有些啼笑皆非。

在他看來,善於交際的里歐,朋友圈應該是相當廣泛,每天應該都有應接不暇的邀約,說不定他的行程就像這餐館的預約,已經排到隔年去了呢!

「因為除了你之外,老闆很少跟人談他家裡的事情啊!」對方回的乾脆。「而且,除了你之外,老闆也很少會單獨陪朋友一起用餐。」

「對啊對啊!」服務生乙點頭附和,「老闆每次都說,要是每位朋友過來餐館,他都要陪他們吃飯,就算一天吃十餐飯,也要好幾年才陪得完,所以他每次都只是陪對方坐一會,然後就轉去招呼其他客人。」

「莫德先生可是朋友中的特例呢!」服務員甲促狹的說道。

「……」聽到自己被歸類在「特別對待」的人物裡頭,莫德頓時有些窘迫。

當然,當下的情緒是開心的,畢竟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會被特別對待,只是對方說話時的表情實在有些……

該怎麼說呢?

似乎像是在揶揄他,拿他尋開心。

他知道對方沒有惡意,這只是一種朋友之間的玩笑話,所以他也不能就此拉下臉來,讓氣氛變得尷尬。

再說,平常他來這裡用餐時,她們可是將他當成自己人看待,有什麼好吃的、好玩的總會跟他分享,還會贈送店內的一些配菜、點心讓他品嚐。

「妳們幾個,又在欺負人了嗎?」就在這時,領班恰好出現,替莫德解了圍。

「哪有,我們哪有欺負他。」服務生們紛紛喊冤。

「就是啊,我們是在跟莫德聊天。」

「少來,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妳們!」領班嗤之以鼻,「我們店裡那些老實靦腆的員工,有哪一個沒被妳們欺負過?別以為老闆不在,妳們就可以對莫德亂來,小心我跟老闆告狀。」

「妮可姐姐,妳說話要憑良心啊,我們店裡的服務生,有哪一個是老實靦腆的?」

「就是啊,跟莫德先生比起來,他們簡直就是壞透了!」

……老實靦腆?聽著她們的評語,莫德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也只有這些熱情又親切的服務生會這樣形容他,公司的那些同事還有合作廠商,每個人都怕他怕得要命,還有人私底下說他是不通人情、要求嚴格的惡魔設計師呢!

這種尷尬的時刻並沒有太久,莫德用點餐的名義將話題拉開。

半小時後,莫德順利地拿著餐點,離開悠然食坊。

上午十點二十分,他終於抵達測試現場。

一棟造型相當獨特的大樓立於寬廣的空地上,大樓的外型就像一個塔狀物體上掛了兩個大環。

這棟大樓裡設置了許多測試區,各式各樣的高科技檢測儀器都在裡頭,除此之外,大樓背面還設置了戶外試車場地,場地內設置了各式各樣的專業跑道。

車子在大樓裡進行過各項功能檢測後,便會轉移到試車場地進行戶外測試,要是覺得在跑道上跑得不過癮,還可以開著車子到附近的山區轉轉,享受在大自然環抱下的飆速快感。

當然,莫德他們在進行山區試跑時,會先遞送公文給當地的警方與交通管理局,讓他們在山區進行車輛監控,以免有其他車輛誤闖跑車測試區。

「來得真慢!我還以為你是來送午餐的。」達爾文一邊叫嚷,一邊接過莫德手裡的牛皮紙袋,「呦?你還特別跑去悠然食坊買啊?不錯不錯,它的咖啡跟餐點我都喜歡。」看著紙袋外的店名,達爾文滿意的點頭。

將幾個紙袋往桌上一放,他從紙袋裡頭拿出一份夾了燻牛肉片、起司、蕃茄與各種生菜,配料相當豐富的潛艇堡。

搭配著溫熱的咖啡,達爾文大大的咬了一口,一些醬汁沾上了他的唇角。

「嘖嘖!這燻牛肉真棒!」達爾文滿足的瞇起雙眼。

「現在測試進度到哪裡了?」莫德同樣拿起一份潛艇堡吃著,只不過他的是燻雞口味。

「最後一次了。」達爾文回道:「下午的路測要是也沒問題,就可以馬上進行生產。」

新設計的跑車實際大量製造之前,會進行超過兩百項的檢測項目,經由這些項目所產生的數據,工程師與技師會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調整,直到趨於完美為止。

吃過餐點後,莫德先向測驗人員拿了數據觀看,而後又在現場看技師進行微調,當這些繁瑣而又枯燥的步驟都結束時,時間已經是下午一點多。

這時,一群人移動到戶外,莫德設計的黑色跑車正停在跑道上。

沉穩且時尚的黑色鏡面烤漆、流線型車身外型、全景式透明車頂、獨具風格的TRGXII尾翼、精緻而高雅的真皮內裝……

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來,這都是一輛高貴且極具霸氣的跑車。

「你要開嗎?」達爾文問道。

看著車道上的跑車,莫德唇角勾起一抹淡笑。

「好。」

他那已逝的父親曾是賽車場上的名車手,他受到父親不小的影響,還曾經在父親的訓練下,取得了賽車手執照,若不是因為他父親過世、車隊解散,他現在應該會是賽車場上的一員。

雖然之後也有不少車隊延攬他,但他只想加入父親的車隊,便一一回拒了那些人,直到父親的好友達爾文向他提出邀約,他才選擇成為跑車設計師。

坐在駕駛座上,莫德仔細查看車子內裝,確定每一項細節都如他想像的那麼完美。

「莫德先生,您可以進行測試了。」檢測人員朝他揮舞著手上的旗幟。

一開始,莫德只是平速駕駛,繞了混合行車道一圈後,他這才逐漸加快速度,駕駛的動作相當流暢,不管是油門控制或是過彎甩尾,他都展現得相當完美,就跟線上職業車手沒什麼兩樣。

繞了五圈後,莫德結束了這場路跑測試,而他的專業表現獲得現場人員熱情地掌聲。

莫德下了車,讓工作人員將裝置在車裡的紀錄器取出,並檢測車體狀況。

「嘖嘖!你真的不考慮去當個賽車手?」達爾文笑嘻嘻的朝他走來,「公司可以當你的贊助商,全力支持你喔!」

「……」沒有回答,他只是朝對方笑了笑。

每次他只要親自駕車進行測試,達爾文就會提起這樣的話題,一開始他還會向他解釋一番,後來他發現,達爾文只是藉由他緬懷當年在賽場上的過往,他也就沒將這些話放在心上。

剛開始成為設計師的幾年,他的確有對這樣的提案動過心,只是當他設計的車款逐漸受到注目,漸漸在這一行闖出名號後,莫德發現,他對「親手創造出喜歡的跑車」的這件事情,更加感興趣。

當然,他依然喜歡駕車奔馳的速度感,這項活動成了他的休閒興趣,有時候要是情況與時間允許,他也會參加一些小型比賽過過癮。

在檢修小組查看過車體與輪胎情況後,他們又進行一次路跑測試,但這次是由公司聘僱的車手進行,莫德只是待在儀器旁邊觀看行駛中的數據。

一直到下午四點多,所有的檢測這才宣告完成,在評量師宣告跑車通過測驗後,所有工作人員全都發出一陣開心地歡呼。

這兩個月來,他們一直在進行車體的結構調整,測試車子的性能與穩定性,眼看著發表的日期一天天逼近,眾人的壓力也越來越大,生怕會延誤了發表的時機。

「這段時間辛苦大家了。」達爾文舉起手上的香檳杯,笑道:「聽說有不少人這幾天都失眠,晚上你們應該可以睡個好覺了。兩星期後,『黑暗尊爵』將會舉辦發表會,屆時再來正式的慶祝一番吧!」

他向眾人做了個敬酒姿勢,而後一口乾了香檳。

事情到此,算是告一個段落,接下來就是宣傳與企劃部門的工作。

莫德才想離開,達爾文突然拉住了他。

「一起去吃個飯吧!」他邀約道。

「嗯。」

達爾文讓司機先行離去,坐上莫德的車。

「我發現一個很不錯的地方,已經跟對方預約好了,就去那裡吃吧!」達爾文興沖沖的提議道。

既然達爾文都已經預約了餐館,莫德自然也就沒有多說什麼。比起喜愛美食的達爾文,莫德對飲食方面的要求就相當低了,幾片土司加上一壺黑咖啡,他也能這麼吃一天。

順著達爾文給的指引駕駛,他們繞了一段路後,開到了一處山區,沿途的風景十分優美。

駕車開在平整的路面上,一邊是山壁與綠林,另一邊則是遼闊的海洋,夕陽光線穿透過微暗的烏雲,灑落在海面上,碎成了一片閃閃金光。

車子沿著蜿蜒山路上行,來到了山腰處,這才見到了住家。

「就是這裡,開進去吧!」達爾文指著前方的建築物說道。

那是一處莊園式的建築物,外頭圈著一圈白色高牆,讓人看不見裡頭的景色。

當他們的車子來到大門的鐵柵門時,大門緩緩開啟,展現出裡頭的景緻。

莫德本以為這裡應該是專門提供給老饕的隱藏式餐館,但眼前的佈置卻大大出乎他的預料,以為應該是花園的地方種植著蔬菜,以為是游泳池的地方卻是水池。

「這裡是?」停妥車,他跟隨達爾文下車往前走去。

「一位朋友的家,這個人你也認識。」達爾文朝他神秘的笑笑。

「我也認識?」聽他這麼說,莫德開始回想他與達爾文共同認識的人。

符合條件的人不少,大多是工作上的往來對象,一時之間,莫德也想不出人選。

本以為達爾文會領著他進入屋內,畢竟那是這裡唯一一棟建築物,然而,達爾文卻無視了那棟房屋的存在,繞過了它,職接走向屋後的水池。

難道是打算在戶外用餐?莫德有些擔心的看了看天色。

從他們進入山區開始,烏雲就已經開始聚集,若他的猜測無誤,晚一點應該會下雨。

兩人繞過了水池,來到水池旁的林子裡,也直到走近後,莫德這才注意到,樹林裡立著一間樹屋。

樹屋就這麼鑲嵌在大樹的中央處,距離地面約莫一層樓高,螺旋式木造階梯連結了樹屋的前廊與地面。

樹屋的外牆是多角形設計,木牆環成了一個近乎圓形的外觀,屋頂呈圓錐狀,在接近收尾的末端處,又連接了一間塔狀小屋,整體看來,像是兩層式建築。

「這裡很棒吧!」達爾文一臉得意的笑著,彷彿這棟木屋是屬於他的一樣。

「的確很棒!」莫德點頭答道。

他小時候的夢想,除了成為賽車手之外,還有一個就是擁有自己的樹屋,很幸運的是,這兩個夢想他都達成了,他的那棟樹屋是跟父親聯手搭建,兩人的木工手藝實在不怎麼好,樹屋搭得歪七扭八,經過幾次拆除重建後,他們才完成一間相當簡單的樹屋。

後來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,他們搬家了,那樹屋也就留在了當地,成為他回憶的一部份。

「上去吧!」達爾文率先走了上去,莫德尾隨其後。

他們才剛步上樹屋的前廊,就聞到了一陣食物的香氣。

「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。」達爾文笑著推開樹屋的門。

樹屋的中央處擺放了一張方桌,桌上鋪著米白與橘色相間的桌巾,餐點與餐具已經放置妥當。

樹屋裡頭的所有照明均採用黃色調,搭配上木頭傢俱與裝飾,整體風格顯得相當古樸與溫暖。

「歡迎光臨。」身穿米白色上衣、卡其色長褲的里歐,放下手上的書籍,從小沙發上站起身,笑臉盈盈地向他們打招呼。

「里歐?」見到他,莫德著實被嚇了一跳,「這裡是你家?」他不確定的再次追問。

「不,這裡是我的樹屋,我住的地方是前面那棟房子。」

里歐等兩人就坐後,轉身從冰櫃裡頭取出一瓶紅酒,準備為兩人斟上。

「好了、好了,現在是朋友間的聚會,大家隨性一點。」達爾文朝他擺擺手,示意他坐下用餐。

「既然這樣,你們也將這裡當成自己家裡吧!」里歐在兩人之間的位置坐下,笑呵呵的說道:「冰箱裡有甜點、水果跟冰淇淋,保溫箱裡還有麵包、燻牛肉片跟半隻烤雞,要是這些餐點不夠,就自己過去拿吧!」

「有燻牛肉?這個好!我喜歡。」達爾文笑著起身,朝廚房的方向走去。

「生菜沙拉的蔬菜都是剛採下的,非常鮮甜,嚐嚐看。」里歐笑嘻嘻的對莫德說道。

「……」還沒從震驚回過神來的莫德,欲言又止的看著他。

「有什麼問題嗎?」里歐問道。

「為什麼……」他張了張嘴,腦中的疑問卻不知道該怎麼問出口。

「你是想問,為什麼達爾文會拉著你跑來這裡用餐,還是想問我,為什麼達爾文知道我的住所,又或者,你是想問我,為什麼會邀請你們用餐?」里歐準確地說出他心底的疑惑。

「嗯。」莫德點頭。

「這有什麼好問的?」達爾文的聲音傳來,打斷兩人的交談,「到朋友家裡吃頓飯,這很正常啊!」他端著一盤牛肉片走回座位。

「這哪裡正常啊?」莫德回他一記白眼,「要吃飯可以到他的餐館吃,沒必要特地讓他下廚煮這一頓吧?」

聽到莫德介意的是這件事,里歐輕聲笑了出來。

「不用在意,這是我提議的。」他解釋著,「之前聽達爾文說,你設計的車款即將上市,一時之間,我也想不出該送什麼禮物恭賀你,所以才跟達爾文提議,請你來我家裡用餐,當作是朋友間的慶功宴。」

聽了整件事情的緣由,莫德這才釋然了,但另一方面,他又因為里歐的用心感到有些不好意思。

「這也不是什麼大事,你實在不需要這麼客氣……」他尷尬的回道。

看出莫德感到窘迫,里歐再度笑了。

「雖然說是慶功宴,其實這只是我的一個藉口,主要是家裡儲藏的食材太多,我一個人吃不完,想找人來幫忙吃罷了。」

「哈哈,這你就找對人了。」達爾文笑道:「這些牛肉片我全包了!要是吃不完,我會負責將它帶走,絕對不會佔你冰箱的位置。」

「那就拜託你了。」里歐笑應道。

莫德雖然一開始感到有些侷促,但在達爾文與里歐天南地北的說笑與調侃聲中,他也逐漸放鬆了下來,不再去計較這頓晚餐的主題與目的。

一頓飯吃下來,氣氛顯得相當融洽,笑聲始終沒有停歇。

在離開時,莫德跟里歐還定下約定,若莫德設計的這款跑車能得到一個好成績,那就換莫德請里歐吃飯。

後來跑車上市了,銷售成績比他們原先預估的還要多百分之三十,而莫德也遵守承諾,跑去里歐的餐館請他吃了一頓豐盛的料理。

在這之後,每當莫德有空時,就會跑去里歐的田裡,充當他的助手,協助耕種與採收。

經由里歐的耕種教學,他對蔬菜的認識與知識也跟著多了許多……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