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朗寧談過以後,他答應季薰讓魈恢復原狀。

「……恢復的藥我只調過一次,材料是老人給我的,我也不知道藥材該去哪邊找。」翻閱著一本封面斑駁泛黃、邊緣磨損捲起的老舊書籍,朗寧苦惱的說道。

「需要什麼材料?」季薰探頭上前,好奇地看著書頁上的內容,然而,書上的文字沒有一個字她看得懂。

「寧魂菇、百長草、火魚鱗粉、千瓣花……」朗寧一連串報出十多種材料。

「你確定真的有這些東西?」季薰很懷疑,這些材料名實在是太過詭異。

「有。」朗寧篤定的點頭,「我在火山岩漿裡看過火魚。」

「……火山?」季薰額上降下黑線,光聽這一點,她就知道這些東西不好找。

「早知道需要調這種藥,那時候就該問老人這些東西在哪裡。」朗寧鼓著臉,一臉的鬱悶。

這些被操縱的人對他來說是拋棄型物品,用過就丟,他從沒想過需要幫他們恢復意識。

「你把材料寫下來給我,我找人問問。」季薰拿出手機,撥出一通電話。

很快的,電話接通了。

『好久不見,怎麼會想打電話給我?』水色淡然的聲音傳來,話音透出隱隱地笑意。

『我在找一些調藥用的材料,可是不知道該去哪邊找。』季薰說出她的目的,『妳知道寧魂菇、百長草、火魚鱗粉……這些東西要去哪邊找嗎?』

對話那端異常地沉默了,等了一會都沒人開口,季薰還以為電話斷訊了。

『水色?妳還在嗎?有聽到我說的話嗎?』

『妳怎麼會找這些東西?』水色的音調裡有些緊繃。『有人出事了?』

『魈他……出了一點狀況。』季薰說得含糊,『他被控制了意識,這些藥可以讓他恢復。』

『是誰做的?』水色追問道。

語氣聽起來是在關心魈,但季薰卻覺得她對朗寧比較感興趣。

『一個孩子。』季薰看了朗寧一眼,『只是一場誤會,他不是有心的。』

聽到她的回答,水色又沉默了,只是這次的時間較為短暫。

『妳說的那些材料,網路上就可以買得到。』她說道,話筒的那端傳出幾個敲鍵盤的聲音。

『網路?』季薰愣了一下,而後又想起水色常逛的幾個網站,『妳是說妳買東西的那個網站?』

『嗯。我已經下單買好了,一個小時後,到這個地點取貨……』水色念出一串地址給她。

取貨的地方位於羅馬,需要搭車前往。

『順便帶那個孩子過去吧!』水色建議的說道:『或許店老闆會看在熟人的份上給妳一個不錯的折扣,妳要的那些材料可不便宜。』

『熟人?』季薰的目光移向朗寧,若他跟那位老闆認識,應該不會不知道該去哪裡買材料才對。

沒有多做解釋,水色逕自掛上電話。

聽到季薰的邀約,朗寧立刻拒絕,並且一再重申他不喜歡在熱天氣外出,季薰只好搬出一堆說法試圖引誘他。

「聽說那間店有很多特別的東西,你不想去看看嗎?或許你會在那邊發現沒見過的藥材。」

朗寧搖頭。

「怕熱的話,我們可以下午再出發,五點如何?那時候太陽已經快下山了。」

朗寧還是搖頭。

「覺得熱可以吃冰淇淋啊,看你喜歡什麼口味,我都買給你。」

朗寧有點心動,但他還是搖頭拒絕了。

「好吧!我自己去,拿到東西之後我會立刻趕回來。」季薰決定放棄,雖然她很想減少材料錢,不過她也不想強人所難。

「為什麼妳會在這裡?」清冷的男子聲音傳來,嚇了季薰一大跳。

兩天之內,她已經讓兩個人在她毫無察覺時近身了,若她現在是在執行工作,這樣的疏忽很有可能導致她喪命。

緩緩地回過頭,她見到路易士站在她身後,深紫色雙眸透出打量。

「咦?」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見到路易士,季薰瞪大雙眼地望著他,「為什麼你會在這裡?」

「這應該是我的問題吧?」

若季薰沒有看錯,路易士的嘴角掠過一抹很淡的笑容。

他的目光在季薰身上停留幾秒,而後掃向呆坐在餐桌前的魈,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,而後再度望向季薰,目光似乎是在詢問「他怎麼了?」

「他……」季薰還來不及說明,朗寧搶先一步跑向他。

「路,你回來啦!」他親暱的叫著。

「他就是路?那個收養你、照顧你的路?」季薰驚愕地指著路易士。

L組織的頂尖殺手路易士,個性僵硬、呆板的路易士,竟然會是朗寧的扶養人?今天是愚人節嗎?

「是啊,他就是路。」朗寧扯著路易士的衣襬,開心地笑著。

「路易士。」他更正朗寧的說詞,並且伸手扯回了被朗寧拉住的衣襬。

「路,你吃飯了嗎?」朗寧再度伸手抓住他的衣服,路易士身子一閃,避開了他的手。

「滾開。」他冷冷地下令。

「不要。」朗寧張開雙臂撲向他,像個愛撒嬌的孩子。

「滾!」路易士毫不留情地起腳踹開他。

被踢倒的朗寧在地上滾了幾滾,而後又就著原路徑回路易士腳邊,雙手抱住了路易士的腳踝。

睨了他一眼,路易士懶得多做理會,就這麼拖著他,一步一步地走向餐桌,步伐並沒有因為腳上的障礙物而變慢。

「你……真的是他的收養人?」看著在自己身旁坐下的路易士,季薰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相處模式。

「嗯。」路易士悶聲回道,順手抓起桌上的漢堡大口咬下。

「你喜歡小孩?」季薰推敲的問,雖然她不認為他會給予肯定的答案,但這是最合乎邏輯的解釋。

「不喜歡。」他回的很篤定,「太吵了。」

「我想也是。」季薰認同的點頭。

從剛才路易士跟朗寧的互動看來,她完全感覺不到其中有愛護、疼惜或者是任何對待孩子的成份在。

「艾蒙要我養他。」他說出最主要的主因。

身為艾蒙的手下,路易士忠誠地完成他所有的要求,即使艾蒙提出的要求很可能是刁難。

「你沒有提出抗議?」季薰很明顯可以看出,路易士並不喜歡這項命令,但他還是服從了。

「那是首領的命令。」言下之意,就是他絕不會違抗。

路易士說的是「首領」,不是艾蒙,季薰曾經從魈的口中,得知兩者的差別。

很久很久以前,路易士就是L組織首領的專屬護衛、最忠誠的手下,沒人計算過他跟隨過幾任首領,前任首領死在艾蒙手下,當艾蒙奪取到首領一職時,也連帶得到了路易士這一名手下。

前一刻他還為了保護首領與艾蒙刀刃相向,下一刻,當艾蒙砍下那位前首領的頭時,路易士立刻停止攻擊,很快就調適了身份上的轉變。

聽起來很不可思議,但這件事的確就這麼發生了。

最初聽聞這件事情時,季薰以為路易士也被某種指令操控了,但魈否認了這樣的臆測,在魈的推測中,路易士應該是被教育成──效忠首領,無論首領是誰。

在L組織那種封閉的環境中,要對一個人或是一群人灌輸這樣的想法,並不難,尤其是像路易士這種「心性單純」的人。

用心性單純來形容一名殺手其實有點怪,可是這個形容詞放在路易士身上卻十分貼切。

路易士令人恐懼的地方是他傑出的身手、堅定而且專注的個性,他可以俐落地進行任務,完美地排除擋在他面前的障礙,然而,單就心機詭計來說,他單純得就像沒受過歷練的孩子。

就連一見到L組織的人就躲的魈,遇見路易士時,不但不躲不藏,還會上前與他攀談。

反倒是路易士見到魈就直皺眉,完全不想搭理他。

「他怎麼了?」

吃完一個漢堡跟一份三明治,路易士對於異常沉默的魈感到好奇。

照以往的經驗,這個聒噪的人應該在一見到他的時候,就會主動黏上來,不正經的跟他開玩笑,說一些不著邊際的無聊話。

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魈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,沒有對他進行任何騷擾。

「他現在是『身不由己』。」季薰回以苦笑,目光掃向坐在路易士身旁的朗寧。

「原來如此。」路易士聽懂了話中的隱喻,也間接理解季薰出現在此的原因。

「他也是路的朋友嗎?」朗寧緊張地問,淺紫色眸中透出微微地不安。「我會快點讓他恢復,路不要不高興。」

「我沒有不高興。」事實上,他還蠻滿意他現在這種安分的狀態。

「你的工作忙完了?」季薰喝完最後一口飲料,隨口問道。

「沒有。」

「那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語氣一頓,季薰反射性地問道:「應該跟我們無關吧?」

「無關。」

確定路易士不是來抓她或魈,季薰稍微鬆了口氣,只是腦中隨後閃過的念頭,又讓她緊張了起來。

該不會是艾蒙特地找他來對付亞瑟他們的吧?

「你這次的工作地點是在羅馬?」她問。

「妳怎麼知道?」路易士意外的看著她。

「我前幾天有遇到艾蒙。」季薰聳聳肩,語氣輕鬆的說道:「他說他要到羅馬參加拍賣會,也約了我一起過去。」語氣一頓,她轉而用狐疑的表情反問:「他該不會是想要搶拍賣會上的東西吧?」

「不是拍賣會的東西。」他搖頭否認。

不是拍賣會,那他們的目標果然是……微微握緊拳頭,季薰內心的不安逐漸升高。

「他要的東西是非賣品,在拍賣會的最後一天展示,他要我搶到手。」路易士緊接的這句話,讓季薰鬆了一口氣。

「原來是這樣。」知道路易士不會插手亞瑟他們的事情,季薰總算安心了。

她並不擔心亞瑟打不過路易士,她對亞瑟的實力很有把握,但路易士若是加入這場糾紛,對亞瑟他們來說無疑是一大麻煩。

「拍賣會的最後一天是什麼時候?」季薰佯裝無意地隨口問著。

她希望趁著艾蒙還沒閒工夫理會他們的時候,快點解決掉魈的狀況,離開這個國家。

「後天。」

很好,還有時間。

「我要去買調藥的材料,先走了。」她站起身,笑盈盈地說道:「魈就麻煩你暫時照顧一下。」

「……我跟妳去。」很顯然地,路易士不想照顧魈。

「我也要去!」朗寧揪住他的衣襬不放。

「不行。」路易士一口回絕。

「要。」

「不准。」

「……」季薰皺眉看著兩人。

路易士想跟去的原因她可以理解,但朗寧是怎麼了?先前還一直拒絕出門的他,現在卻一反常態地要求,這……

難不成是在跟路易士撒嬌?

「不准跟,這是命令。」路易士強硬地要求。

「為什麼我不能去?」他鼓起包子臉,一臉的苦悶。

「動作太慢,礙事。」路易士直接了當地批評。

「我不會。」朗寧不甘地回嘴:「要是不讓我去,我就不幫他做解藥!」他祭出威脅。

揚起一邊的眉頭,路易士朝魈掃了一眼,有沒有解藥他倒無所謂,反正需要藥劑的人又不是他,再說……

「他這個狀態也不錯。」至少不會煩他,若艾蒙下令要抓人,他這種樣子也比較好抓。

「停!都不要吵了。」發現情勢越來越不妙,季薰連忙上前阻止。「這樣吧!大家一起去,連魈也去。」

「……」路易士定定的看著季薰,沈默不語。

「就當作是出去玩嘛!人多比較熱鬧。」季薰試圖說服他。

「好吧!」路易士最後妥協了。

「太棒了!」朗寧開心地抱住路易士的手臂,卻被他一手甩開。

「出發。」他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。

「好!」沒有因為路易士的拒絕而難過,朗寧依舊對這次的出行十分興奮。

 

從米蘭到羅馬,車程約要五、六個小時,再加上找路、尋店的時間,當他們抵達那間商店時,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。

隱藏在小巷弄之中的店家,紅木大門上掛著一個圓形木牌,上頭沒有文字,只在上頭烙印出一個像是魔法圖騰的符號。

推門而入,門上掛著的鈴鐺因門的開啟搖晃,發出不怎麼清脆,如同硬幣在飲料罐裡撞擊的悶響。

店舖的燈光是溫暖的黃橙色,櫃台不像一般店家設在大門旁邊,而是位於門的正對面,客人一進門就會見到坐在櫃台的店老闆。

那是一名年邁的老婦人,她的臉看起來約莫五十歲,但她那雙帶著灰色的綠眸卻十分蒼老,像是擁有上百歲的靈魂。

她的五官十分立體,顴骨高、鷹勾鼻、薄唇,紅褐色長髮挽成髮髻固定在腦後,墨綠色洋裝讓她的身材看來十分削瘦。

她是一名女巫。季薰一見到她,就立刻明白了這一點。

他們這類人都有一種獨特的氣場,眼前這位老婦人所散發出來的氣息,就像名片一樣,清楚地表露出自己的身份,沒有絲毫隱藏。

「終於來了嗎?」說話的嗓音慵懶且沙啞,像是喝了酒、昏昏欲睡的音調。

「你們要的東西在這裡。」她從櫃台裡拿出包裝好的物品,肩上的灰色針織披肩因取物的動作而滑落下來。

「謝謝。」季薰禮貌地道謝,將東西遞給朗寧。

拆開包裝,朗寧仔細地核對那些材料,確定那些東西與書上相符。

「嗯,沒錯。」

「讓他變成這副德性的人,是你?」巫婆店長目光炯炯地看著朗寧,銳利的像是要將人刺穿。

「嗯,是我。」朗寧點頭回道。

「既然已經做了,為什麼還要調製解藥?」她又問。

「他是她的朋友。」朗寧望向季薰。

「就只是因為這樣?」巫婆店長的音調往上提了幾分,對他的答案感到不可思議。

「不然呢?」偏著頭,朗寧不解的回問。

「老頭子……人呢?」

「他死了。」

得到這樣的答案,巫婆店長沉默了幾秒。

有那麼一瞬間,季薰看見眼前的婦人又蒼老了幾分。

「果然啊……」她以一種近乎低語的聲音說道,彷彿先前的提問只是進行再一次的確認。

「妳認識他?」朗寧好奇地問。

「他是……一個老朋友。」巫婆店長牽動嘴角,笑容模糊的道。

「唔……」朗寧伸手在他的長外套裡掏了掏,拿出一條作工十分細緻的項鍊,金色鏈身,碧綠色的寶石墜子。

「我想這個應該是妳的。」他將它遞給巫婆店長。「臨死之前,他跟我說,要是有遇到一個認識他,紅髮綠眼的女人,就將這個給她。」

巫婆店長將東西拿在手上把玩,笑容裡添加了苦澀,「他有跟你說這個是什麼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它是巫師的權力象徵,是巫師的榮耀與尊嚴。」巫婆店長喃喃說道:「你們知道梅林嗎?」

「妳指的是那個傳奇巫師?」季薰好奇地發問。

一提起巫師梅林,就會讓人想到圓桌武士、亞瑟王以及一段又一段的傳奇冒險。

「這個就是梅林的墜練,他的法力來源,擁有它就等於擁有至高無上的強大力量。」巫婆店長晃了晃項鍊,在燈光的照耀下,那碧綠色寶石發出璀璨光芒。

「花了幾十年時間的籌劃、用盡各種手段奪取的東西,最後卻又將它還回來,真是一個任性的男人。」她嘴角上揚,露出一個若有似無的笑。

「妳認識他?」朗寧對她與老人的狀況感到好奇。

「這是一個很長、很長的故事。」她笑著,「坐下吧!我這裡有烤餅乾、巧克力餡餅,我們邊吃邊聊。」

巫婆店長從櫃台內走出,示意他們在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「喝奶茶好嗎?我這裡沒有咖啡。」

「好。」

為他們送上熱奶茶後,她走向廚房,不一會,烤餅乾的香氣飄了出來,勾起了眾人的食慾。

「香草餅乾、薰衣草餅乾還有巧克力餡餅。」她將點心放在披著淺米色桌巾的桌上,自己跟著拉開椅子坐下。

他,是她的哥哥。

兩人出生在一個遠古的魔法世家,他們的祖先是梅林的傳人。

哥哥的個性好強、崇尚力量,就跟所有男人一樣,對權勢與力量有著強大的野心,而他也被長輩們以繼承人的方式培養。

妹妹偏好安定的生活,她喜歡看書,喜歡烘烤餅乾,喜歡種植花花草草,若不是生長在那樣的家庭,她應該會變成一名愛家、護家的家庭主婦。

兄妹倆的個性不同,著重的專業自然也不同。

哥哥喜愛學習攻擊法術,妹妹則是偏重調藥與魔法陣。

一心追求強大力量的哥哥,大量研究會造成強大破壞力的法術,甚至背著家人偷偷學習黑魔法禁術,像是「靈魂控制」、「靈魂摧毀」、「靈魂修補」等等……

到最後他甚至與惡魔簽訂契約,從惡魔手上獲得他想要的權勢與力量,為了不被惡魔反噬,他打傷了父親與阻擋他的家族長輩,偷走家族小心守護著的「碧眼」,也就是梅林的墜練。

失去了墜鏈與繼承人,那古老的魔法家族逐漸衰敗、沒落,妹妹被迫繼承家族,在父親的墓前,她許下誓言,一定會追回項鍊。

在這之後,便是一連串的追逐。

或許是因為血脈相連的關係,當哥哥死亡的時候,她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消失。

哥哥的去世,讓她成了家族僅存的最後一人。

「對於那樣的哥哥,我愛過、尊敬過、恨過、埋怨過……但,當我確定失去他的時候,卻又對他深感懷念。」巫婆店長拿出絲巾,輕輕拭去眼角的淚光。

「聽完了它的來歷,你想要嗎?」巫婆店長攤開握在掌心的墜練,伸到朗寧面前。

「不想。」朗寧回的乾脆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沒興趣。」

「看來他收了一個不錯的學生。」巫婆店長呵呵地笑著,「下面有調藥室,你可以在那裡調藥。」她伸出纖細的手指,指向旁邊通往地下室的樓梯。

沒有反對,朗寧拿著材料往地下室走去,魈跟隨在後。

目送兩人離開,當季薰回過頭來時,卻發現巫婆店長正盯著自己直瞧。

「有什麼事嗎?」對上那雙若有所思的眼神,季薰好奇地詢問。

「妳就是水色說的那個孩子,季薰?」

「是。」

「妳的眼睛很特別。」雙手捧著她的臉,巫婆店長湊上前打量。

「很多人都這麼說。」雖然對這種近距離接觸有些不適應,但季薰並沒有挪動身體,依舊乖乖地坐著。

在盯著她瞧了好一會後,巫婆店長低聲嘀咕幾句,說了幾句季薰聽不懂的話。

幾分鐘過後,她才鬆開手,坐回座位。

「有人在妳的眼睛上施加了咒術,封印住某樣東西。」她解釋的說道:「真想看看究竟有什麼東西在妳的體內,只可惜我的力量不夠,解不開。」語氣聽來十分惋惜。

「有東西……在我的體內?」季薰呆愣地複誦對方所說的話,一時之間無法消化這份衝擊。

「如果我沒猜錯,那東西已經跟妳的靈魂結合了。」

「跟我的靈魂結合……」季薰不自覺摸上心口位置,而後向是想起什麼般猛然醒悟過來。

「等、等等,妳說那東西已經跟我的靈魂黏在一起,那、那要是剛才妳成功了,將那個東西釋放出來……我會怎樣?」

「誰知道。」巫婆店長十分隨性地笑笑,「也許會死吧?」

「會死?」季薰的音量增大了一倍,「妳是說剛才要是妳成功了,我就會被妳給殺了?」

天啊!還好她失敗了。一想到自己差點死在這名看似無害的老人手下,季薰的背脊頓時升起一股寒意。

「我只是說『也許』。」她呵呵地笑著,「就算靈魂真的不小心被我拖出來,我也會幫妳塞回去,怕什麼?」

「塞回去?妳當我是填充式玩具嗎?」季薰頓時額冒黑線。

「有妳這樣的玩具也不錯,至少日子不會無聊。」巫婆店長開心的笑著。「要不要留下來當我的店員?我給的薪水不錯喔!」

「謝謝,我已經有工作了。」

「呵呵,真是可惜,我挺喜歡妳的。」她端起熱奶茶喝了一口,又拿起餅乾吃著,態度安逸。

但,當她流轉的目光接觸到擱在桌面的「碧眼墜練」時,她不禁失神地望著它發呆。

少了她的聲音,屋內頓時陷入一份寂靜。

「幫我把它交給水色。」她將墜鏈遞到季薰面前,「跟她說,碧眼隨她處置。」

「這樣好嗎?」季薰猶豫著,聽完巫婆店長所說的過往,她知道這是他們家的傳家之寶。

「有什麼不好?」她回以淺笑,「家族只剩下我一個人,而我已經老得不能保護它了,與其讓它落入其他意圖不軌的人的手中,不如交給水色,我相信她可以妥善處理。」

「知道了,我會交給她。」季薰伸手接過墜鏈,將它收入空間玉飾裡。

「呼~~好累,人老了就是不能熬夜,我先去睡了。」巫婆店長打了一個呵欠,「樓上有空房間,你們今晚就在這裡住下吧!」

沒有預定旅館房間的他們,自然是欣然接受了對方的好意,在朗寧調出解藥,餵魈吃下後,一行人前往二樓的客房休息。

 

全站熱搜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