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的幾天,季薰開始了忙碌的生活。

學習社交禮儀、用餐禮儀,熟記各個幫派的資料,跟雪倫唇槍舌戰,有時候還要跟東巴、捲髮少年過招……

「不就是要引出那些叛徒嗎?為什麼我還要背這東西啊?」

看著眼前一大疊的幫派檔案,季薰真是一個頭兩個大,以前唸書、考試的時候,還沒這麼辛苦呢!

「這是為了避免妳認錯人,將敵方的人誤認成我方盟友。」菁英份子─史邦德推了推黑框眼鏡,語氣平淡的回道:「『知己知彼、百戰百勝』似乎是貴國的古老名言。」

「那個指的是戰術吧?跟這些幫派成員有什麼關係?就算要知道對方的身份,記幾個重要人物不就好了嗎?像是老大、心腹那些……」

她煩躁地翻閱手上的照片檔案,上頭從各個幫派的老大直到下層幹部,全都詳細記載、無一缺漏。

「檔案裡的人全是組長、幹部階層,並沒有最底層的雜魚。」史邦德端起桌上的黑咖啡,喝了一口。「再說,因為時間不多,我已經替妳刪去不少弱小幫派,目前要妳熟記的,只有上得了檯面的大型組織。」

「……那還真是感謝你。」季薰口是心非的回道。

「好說,這是我分內之事。」

「……」苦悶地扁扁嘴,季薰端起拿鐵灌了一大口,而後繼續埋首資料中。

若只是這些,那她也還能勉強適應,只不過……

「季薰小姐,昨天訂製的禮服已經來了,您要試穿嗎?」管家領著幾名僕人現身,那些人手上各拿了五、六套禮服。

「又來?」拔高的聲調明顯表現出她的不滿,「前幾天不是才買了十幾套嗎?」

「這是雷諾先生的一片心意。」管家尷尬地笑笑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拒絕雷諾禮物的女子。

「要是他真的好心,就請他別拿這些事情煩我,我沒那閒工夫玩變裝秀。」季薰朝他擺擺手,繼續埋首資料中。

「呃,那我就先將衣服收到您的衣櫃,另外……」管家一揚手,幾名僕人端著珠寶首飾進入。

「這些飾品是雷諾──」

「夠了。」季薰直接打斷他的話,頭也沒抬的道:「不用問我,你處置就好。」

「呃……」

「妳不喜歡嗎?」雷諾的聲音從旁傳來。

「如果我說是,你會停止這些行為嗎?」季薰反問。

「不會。」

「那你問我做什麼?」季薰白他一眼,順帶喝光杯裡剩餘的咖啡,「管家先生,麻煩再給我一杯拿鐵,牛奶多一點,謝謝。」

「好的。」為她重新換上咖啡後,管家與僕人們快速退出房間。

「我第一次看見不喜歡這些東西的女人。」雷諾在她身旁坐下。

「不是不喜歡,只是我比較實際。」季薰將手上的資料翻頁,她現在才記住四分之一。

「妳是要我直接給妳錢?」雷諾笑問。

「那要看那些錢是用什麼名義給我。」季薰的目光依舊停在資料上,「如果是這次行動的酬勞,我絕對會很高興的接受,而且沒有原因就給我錢,那我可不敢拿。」

「妳怕我對妳另有企圖?」雷諾刻意貼近她,語氣曖昧。

「我沒那麼無聊,你也沒那麼蠢。」季薰沒有因他的動作而動搖。

「喔?怎麼說?」雷諾伸長手臂,橫在季薰背後的沙發靠背上。

「天底下的女人一堆,有實力又忠誠的手下卻不多,既然要用錢買我,當然要用來當手下,協助你拓展地盤。」

「妳會對我忠誠?」

「我對我的朋友忠誠。」她語氣堅定的回道。

「我算是妳的朋友嗎?」他問。

直到此時,季薰這才緩緩抬起頭來,與雷諾對望。

「你說是,就是。」明亮的金屬色雙瞳,熠熠生輝。

「如果我說『是』,那麼,要是我跟亞瑟或蓋爾打起來,妳幫誰?」

這是什麼爛問題啊?就跟女生問情人的十大爛問題之一──「要是我跟你母親同時掉入海裡,你會救誰?」一樣,愚蠢至極!

季薰揉揉額角,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,「史邦德,你家老大現在很無聊,你找點事情給他做吧!」

「恐怕他現在只對騷擾妳感興趣。」史邦德回她一個應酬用的微笑。

「……沒想到你這個人還挺幽默的。」季薰的嘴角微微抽搐。

「妳不敢回答我的問題?」雷諾戲謔地揚笑。

「你這算什麼問題?」她甩他一記白眼,繼續埋首苦背資料。

面對她的無視,雷諾索性奪走她手上的檔案,雷諾如此孩子氣的舉動,讓季薰啞然失笑。

「都不幫。」她伸手奪回檔案,丟出答案。

「就算他們即將被我殺死,妳也不幫?」雷諾可不相信她真會眼睜睜看著朋友死去。

「換個角度來說,要是你即將被殺死,你希望我出手救你嗎?」季薰將問題丟回給他。

不過就算雷諾不回覆,她也知道,他肯定拒絕。

只要是生物,就一定會怕死,但是像他們這種高傲的族群,活在生死邊緣的人來說,死亡並不足以令他們畏懼,反倒是在生死搏鬥時,因別人的救助而活下來,那才是奇恥大辱。

「不要用問題回我。」他再度奪走檔案。

「你!」季薰才想發火,腦中靈光一閃,讓她改了語氣,「你真的想知道?」她朝他眨眨眼,笑的一臉燦爛,卻也讓雷諾皺起雙眉。

這女人又想做什麼了?雷諾提防的看著她,每次她一出現這種神情,就表示她腦中正想著奇怪的事情。

只見季薰深吸了口氣,而後緩緩道來。

「要是真想知道你就問嘛!你不問我怎麼知道你想知道呢?雖然你很有誠意的看著我,可是你還是要開口跟我說你想知道……你真的想知道嗎?那你就問吧!如果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了,我也會大發慈悲的告訴你,其實你不是真的想知道吧?難道你真的要知道?你確定、肯定、篤定你真的想知道?」

「妳……」聽著她這一串鬼打牆似的話,雷諾額冒黑線。

「這個是最新的rap?」捲髮少年出現在門口。

「聽起來還挺難的。」東巴滿臉佩服的道。

「是啊,有點難,只是你家首領說他想學,我只好教他囉!」季薰一臉正經的回道。

「老大學這個做什麼?」捲髮少年滿是不解。

「他想進軍rap界,成為有名的rap歌手。」季薰回話的表情十分認真,彷彿雷諾剛才真的跟她提了這項計畫。

「老大想當歌手?為什麼?」捲髮少年更加困惑了。

「這個你就要問他了,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。」季薰很乾脆地將問題丟給雷諾,「檔案可以還我了吧?我可不想害你們計畫失敗。」她向他討著檔案。

看著她伸出的手,雷諾臉上突然勾起一抹微笑。

「妳,真的想要嗎?」他握住了她的手。

「你……」不明白他的企圖,季薰想抽手,對方卻握的老緊。

「要是真的想要,妳就說嘛!妳不說我怎麼知道妳想要呢?雖然妳很有感情的看著我,可是妳還是要跟我說妳想要,要是妳謙恭有禮的向我索取,我也會順應妳的希望給予……」

聽到這一串回敬的發言,季薰額上淌下一滴冷汗。

「怎麼呆住了?想要就拿去啊,其實妳不是真的想要吧?難道妳真的想要嗎?你確定妳真的想要?妳肯定妳真的想……」

「夠了!」季薰頭疼的揉揉額角。這隻混血狼的學習力還真是驚人,只聽過一次竟然就可以舉一反三。

「老大真厲害,才剛開始練習rap,竟然就可以說得這麼流利。」捲髮少年崇拜的看著他。

「噗──咳咳!」終於忍不住笑出聲的史邦德,急忙抓起報紙遮掩,若沒注意到他抖動的雙肩,以及那份拿反的報紙,他這偽裝算很成功。

「史邦德,你家首領正在干擾我背資料,你不處理嗎?」季薰將雷諾這個燙手山芋丟給他。「要是我因為記不熟這些人,害你們的計畫出了狀況,我可不負責。」

「……首領。」史邦德無奈地看著他。

「這些資料我已經記熟了,妳不用背了。」雷諾一揚手,將手上的檔案拋到一邊。

「既然首領大人都這麼說了,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」難得可以從這個背誦地獄逃脫,季薰爽快的答應。「我先去休息了,你們請自便。」

為了背熟那些資料,她已經有好幾天沒有睡好。

「等一下。」雷諾一把拉住她的手。「既然妳沒事做,那就陪我出去兜風吧!」

「咦?我剛才不是說我要去睡……」

「走吧!」不給季薰拒絕的機會,雷諾拉著她往外走。

 

「……你不覺得開這種車,很容易被人狙擊爆腦嗎?」

坐在紅色敞篷車上,季薰覺得自己活像是移動標靶,隨時可能被人用槍狙殺,尤其他們現在又是在這種「非常時期」。

「妳想太多了。」雷諾咧嘴笑道,語氣裡明顯透出不以為然,「要是這麼簡單就會被狙殺,我早就不知道死幾百次了。」

車子很快就開出城市,在寬敞而筆直的公路上奔馳。

離開市區後,沿途景色空曠,目光所及之處,只看得到地平線與一大片湛藍天空,這樣的景色稱不上美,但卻給人一種遼闊且心曠神怡的舒服感。

季薰臉上戴著雷諾硬塞給的備用墨鏡,茶色鏡片為她遮去不少刺眼光線,以及挾帶在風中的沙塵。

頭髮被風吹的凌亂,午後的春風透著暖意襲來,舒適的溫度讓人昏昏欲睡。

不一會,季薰就這麼偏著頭睡著了。

當雷諾叫醒她時,太陽西移了不少,但天色依舊明亮。

「這裡是?」季薰揉揉雙眼,有些茫然地看著周邊景色。

「下來吧!」雷諾率先開門下車。

離開車子後,季薰這才看清楚所處環境。

他們來到一個高處,車子前方是一處斷崖,對面同樣也是一處斷壁,位置較他們現在待的地方低一層,兩處斷壁之間,相隔不算近、也不算遠,看得到對面的景物,但卻無法簡單越過。

「這裡很不錯吧!」雷諾坐在斷崖邊,回頭朝她笑著,深棕色墨鏡遮去了藍綠色雙瞳。

「來這裡做什麼?」季薰不明白他的用意。

「發呆。」他往後一倒,不在乎身上的名牌服裝被弄髒,就這麼躺在地上。

來這裡發呆?季薰越來越弄不懂他的想法了。

「過來。」雷諾拍拍身邊的位置,示意她靠近。

挑了挑眉,季薰緩步走近,沒有坐在雷諾指定的位置,而是在離了一個座位的差距坐下。

對她這種刻意隔開的舉動,雷諾只是牽了牽嘴角,沒有多說什麼。

季薰低頭俯視,斷崖下方是蒼翠的森林,茂密的綠樹像是在斷崖下鋪了一層綠地毯。

懸崖的高度令人心驚,卻也讓人有一種高高在上、傲視萬物的錯覺。

摘下太陽眼鏡後,寬廣的天空映入她眼底,沒有被任何物品遮蔽或分割,湛藍色天際染上淡淡地橘金色,光線也沒有先前那麼刺眼。

「覺得如何?」雷諾開口問道。

「很不錯。」學著雷諾的動作,季薰往後躺下。

「就只有這三個字?」不滿她的評語過於簡單,雷諾皺起雙眉,面露不悅。

「難不成你要我站起來,朝天空大喊『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(我是世界之王)』?」季薰搞笑地說出電影「鐵達尼號」的著名台詞。

聽到她的回答,雷諾朗聲笑了出來。

「星期六晚上要舉行宴會。」雷諾說道。

宴會當天,也正是計畫開始的時候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季薰嘴角勾起淺笑,她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。

「L組織的人也可能會出現。」

說是「可能」,其實雷諾已經肯定對方會有所行動。

「嗯。」季薰隨意的應了一聲,早在雷諾說出這項計畫時,她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。

為了讓計畫成功,她必須在眾人面前亮相,成為誘餌,這麼大的動作,艾蒙不可能不會注意到。

「妳不怕?」雷諾聽說過L組織的事蹟,也知道艾蒙是個什麼樣的人。

「當然怕。」她可沒有拿自己小命開玩笑的興致,不過……

「怕也沒用,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。」

這種事情遲早有一天會發生,這時候就真的應了那句話──出來混遲早要還的。

「我不會讓妳被帶走。」這是他先前對亞瑟的保證,也是他此時對季薰的允諾。

「無所謂。」當事者倒是不怎麼在意這個問題,「就算被抓走,我也有辦法脫逃。」

跟魈到處鬼混、到處惹事生非的這幾年,這樣的經驗已經太多、太多了。

「妳對我的保證沒信心?」雷諾淡淡地哼了一聲,周邊氣氛頓時凝重起來。

察覺到對方刻意發散出的冷氣,季薰只能無辜的苦笑。

「我不是那個意思,只是……」她的語氣停頓了一下,「如果計畫跟我的安危出現衝突,我希望你跟亞瑟以計畫為重,不用管我。」

雖然一切都安排妥當,但世界上沒有萬全的事情,總會有意外發生的可能。

「我不想成為絆腳石。」她補上這一句。

「……」雷諾沒有回應,但身邊的冷氣已經斂起。

既然他不開口說話,季薰當然也不想自找麻煩,寧靜的氣氛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,季薰望著天際,看著那逐漸變換的天色,享受著這份難得寧靜時光。

只可惜這份安靜的時刻並不長久,約莫過了半小時,附近樹叢開始傳來竊竊私語聲,還有一些奇怪的騷動。

「他們怎麼都不說話了?」這是捲髮少年的聲音。

「大概睡著了吧?」花襯衫男子猜測的回道。

「還以為會有什麼有趣的事情,早知道這麼無聊,我就不跟來了。」捲髮少年悶聲說道。

臭小鬼,你是在期待什麼有趣的事情啊?發現自己被當成看戲的對象,季薰無奈地翻翻白眼。

「為什麼首領只帶她來這裡?」雪倫的聲音隱含嫉妒。「是不是她跟首領說要他不帶我們來?早就知道這個女人不安好心……」

喂喂,是妳家首領硬抓我過來,關我什麼事?季薰在心底暗暗辯解。

「是首領約她外出散心。」史邦德公正地道出實情。

「你幹嘛幫她說話?」雪倫對他的解釋感到不滿,「難道幾天的相處,就讓你愛上她了?」

雪倫小姐,妳是不是言情小說看多了?男女之間並不是只有愛情好嗎……季薰皺了皺眉。

「我只是實話實說。」史邦德回話的語氣依舊平靜。

「我們還要在這裡待多久?」捲髮少年問道。

「既然沒戲看,我們就回去吧!」花襯衫男子附和道。

「不要。」雪倫第一個拒絕,「不可以讓他們單獨相處,誰知道那個女人會對手領做出什麼事情來!」

……我能對那隻混血狼做出什麼事情啊?宰了他煮狼肉嗎?在那之前我會先被他給啃了吧?

「可是,要是讓首領知道我們偷偷跟過來……」捲髮少年有些遲疑。

「我們是為了首領的安危著想,他不會怪我們的,對吧,強納森?」雪倫尋求支持。

連強納森也來了啊……她還以為他是唯一一個個性穩重、不愛湊熱鬧、看戲的人呢!

「車裡有吃的嗎?我餓了。」儘管東巴已經刻意壓低了音量,他的大嗓門還是格外清楚。

「東巴,我也餓了,有食物記得分我一點。」季薰開口喊道,順勢坐起身。

對方的聲音這麼大,就算季薰想裝作不知情也難,更何況身旁的雷諾已經放出了陣陣冷氣,若她不想單獨面對一座冰山,首先就是要先留下他們。

「死東巴,都是你!聲音那麼大做什麼!」捲髮少年的聲音一下子大了起來。

「就是說啊!肚子餓不會自己去找東西吃啊!」雪倫同聲怒罵。

「被發現了又怎樣?」東巴大剌剌地笑道:「反正首領遲早會察覺到我們。」

「我們離首領這麼近,他應該早就察覺到了。」史邦德附和的開口。

「知道就好。」季薰起身朝他們走去,「我都能聽見你們說話了,更何況是你家首領。」

他可是狼人耶!聽力肯定比她好上數倍。

「有吃的嗎?我餓了。」季薰摸著餓扁的肚子,走向他們。

「有。」回話的是強納森。

「走吧!我跟你去拿食物。」季薰一把勾住強納森的手臂,拉著他就要走。

「怎麼了?」發現對方一動也不動的站著,身體僵硬,季薰不解的抬頭,正好對上對方深邃的目光,以及抿直的薄唇。

他……這表情是不高興嗎?為什麼?我哪裡惹到他了嗎?看不透對方的情緒,季薰不解的望向其他人,希望能得到他們提示,卻發現其他幾人的臉色也不太好看。

「怎麼都在這裡?」雷諾的聲音傳來,微透著不悅。

「首領我……」雪倫才想開口解釋,強納森卻先一步上前認錯。

「對不起。」

發現周遭氣氛不太好,季薰急忙上前,攔在雷諾與其他人之間打圓場。

「你也餓了嗎?這裡風景這麼好,不如我們在這裡野餐好不好?」她刻意勾住雷諾的手臂,箝制住他動手揍人的可能。

「……」雷諾沒有回答,只是低著頭,意味深長地看著她。

「喂,就算不想野餐,也不用這樣瞪我吧?」季薰揚眉看他,故意曲解他目光裡的打量意味,「算了、算了,回去吃也行,走──」

季薰才想轉身離去,雷諾反過來抓住她的手腕,一把將她扯回懷裡。

「就依妳的意思。」低著頭,他附在她耳邊柔聲說道。

不習慣他突如其來的親近,季薰想掙脫,卻被對方緊緊摟著。

「你們去準備吧!」他對他們下令,並摟著季薰走回懸崖邊。

感受到身後雪倫刺來的目光,季薰無奈的輕嘆一聲,「我錯了,你大人有大量,請原諒我吧!」

「喔?妳什麼地方做錯?」坐在懸崖邊,雷諾將季薰攬在懷中,頭枕在她的頸窩處,溫熱的氣息隨著問句散出,讓季薰的耳朵一陣發麻。

在別人眼裡看來,這根本是情人間的曖昧互動,只有當事者才明白,這只是一種懲罰與被懲罰的關係。

「我不應該干涉你對他們的處置。」季薰揉了揉額角,她怎麼就忘了這隻混血狼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呢?

「嗯哼。」雷諾回應的是意味不明的哼聲。

「尊貴又偉大的雷諾先生,我錯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。」季薰不明白哼聲裡的意思,但她知道對方發出的冷氣還沒收回,為了自己的安危著想,她只好一再地討好、認錯。

「你是超級無敵霹靂大幫派的首領,應該不會跟我這個無名小卒計較的對吧?再說,我都已經誠心誠意的跟你認錯了,像你這樣的大人物,要捏死我就像捏螞蟻一樣,簡直是輕而易舉,既然我這麼沒份量,你又何必浪費時間對我生氣,我說的對吧?」

「……」沒反應。

「管家先生跟我說了不少你的事蹟,聽說你年紀輕輕就已經統帥血狼幫,真的很厲害耶!我對你的景仰簡直就像滔滔江水連綿不絕,又好比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……」

「……」還是沒反應。

「雷諾先生才智雙全、容貌出眾、英明神武,真可謂出得廳堂、入得廚房……」

「……」依舊沒反應。

嘖!都已經說了那麼多了,這隻死混血狼怎麼還是板著臉?真是個心眼小的傢伙!季薰無奈地扁嘴。

「不要在心底偷罵我。」雷諾開口警告。

「你怎麼知道?」季薰大感訝異。

「猜的。」

……這樣也能猜中?

「還以為妳真的有悔意,沒想到卻是口是心非,嗯?」他低頭瞧著她,笑容如夏日般耀眼,卻讓季薰頭皮發麻。

「咳!」對上那雙藍綠色眸子,季薰開始覺得被套出話的自己愚蠢無比。

「其實我不覺得自己有做錯。」

伸頭是一刀、縮頭也是一刀,既然下場都一樣,那她乾脆賭一把!

「怎麼說?」

「我會這麼做,也都是為了你。」她正色道:「難道你真要為了在我這個外人面前維護尊嚴,出手懲罰他們?」

「不聽從命令,本來就該懲罰。」

「你並沒有下令他們不准跟來,他們不算違抗命令。」季薰鑽著他話中的漏洞。

「妳在幫他們說話,為什麼?」藍綠色眸中閃爍著不明的光芒。

「我說過啦,我是為了你。」她回以微笑,「他們是你重要的『家人』不是嗎?家人之間,不應該因為一個外人壞了感情。」

「……」沒有回答,雷諾只是定定的看著她。

不是手下、不是朋友,而是「家人」,這麼明確又一針見血的定位,讓他內心深處的角落被觸動了。

半晌,雷諾鬆開對季薰的箝制,讓她從懷中脫離。

「難怪艾蒙會針對妳,妳的確是個危險的傢伙。」他挑了挑眉,將情緒收的更深。

簡簡單單就看穿了他的心思,說出他一直以來深埋在心底的話。

這個女人……真的很危險。

「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回來啊?我肚子快餓扁了。」重獲自由的季薰,飢餓感也重新回歸。

「吵死了!」伴隨著雪倫的怒吼聲,一塊巨大的燻牛肉就這麼憑空砸落,要不是季薰反應快,她恐怕就要被砸暈了。

被雷諾派去採購食物的幾人,現下全部回來了,他們手上捧著紙箱,箱子裡裝滿了各式各樣的食物。

「妳、妳想謀殺啊!」抓著幾十磅重的大肉塊,季薰指著雪倫大叫。

「哼!」雪倫掃了她一眼,起手在地上鋪了一塊塑膠墊,並將箱子裡的食物逐一拿出。

意外看著雪倫冷淡的回應,季薰愕然地為之一愣,她還以為雪倫會像往常一樣,氣沖沖的跟她互相叫罵呢!

「妳……沒事吧?」她不安的看著她。

「……」沒有回應。雪倫拿出塑膠杯盤,將幾樣食物擺上在上頭,遞給雷諾。

「生病了嗎?身體不舒服嗎?」季薰又問。

「……」依舊沒有理會,只是她的額上暴出一條青筋。

「東巴,你們剛才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」從她身上得不到回應,季薰只好轉而詢問其他人。

「啊?沒有啊,有什麼事嗎?」正在吃著大披薩的東巴,滿臉困惑地回問。

「要不然雪倫怎麼會這麼不正常?」季薰指著她,「你不覺得她現在很奇怪嗎?還是她剛才吃錯東西了?」

「啪!」雪倫捏破了一個塑膠盤,「妳這個女人……」

雪倫咬牙切齒地瞪著她,壓抑的聲音像是從齒縫中擠出。

「怎麼了、怎麼了?」季薰關心地上前,「不舒服嗎?肚子痛?頭痛?還是生理痛?」

「我殺了妳!」抓著料理食材的刀子,雪倫氣沖沖地撲向她。

「欸欸?為什麼?」不明所以的季薰,急忙逃竄,嘴裡同時不停的叨念。

「要是身體不舒服就要看醫生,殺人不能舒緩疼痛,要是妳是生理痛,那就不該追著我跑,這樣會更不舒服,啊!對了,妳可以喝一些黑糖水,那個可以舒緩……」

「閉嘴!」

「我是為妳好,雖然說忠言逆耳,妳還是要聽一下嘛~~」

「咻──」銀白刀光射向季薰。

「喂喂!妳怎麼亂扔刀子?要是不小心刺到我怎麼辦?很危險耶!」

「咻──」一隻烤雞飛過。

「呃,雪倫,看在我們兩個認識那麼多天的份上,我有件事情一定要告訴妳。」季薰的語氣轉為認真。

「像你們這樣的『高手』,出手的武器就等於你們的身份,妳可是血狼幫的高級幹部,要扔也該扔貴一點的東西,鑽石怎樣?呃,好吧,要是妳不喜歡,那我們換……金塊怎麼樣?欸、欸,不要老是扔食物嘛!之前丟燻牛肉、接著扔烤雞,現在又丟披薩,扔完了就沒得吃了。」

「閉嘴!」雪倫又一聲爆吼,「東巴、西特,幫我抓住她!」

「好!」東巴跟捲髮少年應身上前。

「不公平!哪有人三對一的!抗議啊啊啊啊~~」

「那我來幫妳吧!」身穿花襯衫的愛德華,笑著追了上去。

聽著幾個人逐漸遠去的打鬥聲,史邦德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。

「明明觀察力那麼敏銳,這時候卻又像少根筋,真有趣。」他臉上的笑容深遠,話裡意有所指。

方才季薰與雷諾的交談,他們聽到了後半段,她所指出的「家人關係」,在他們心底投下了一顆震撼彈,若不是他們在外頭闖蕩久了,知道隱藏心思,翻騰的情緒早就宣洩出來。

只是,再怎麼努力維持,指尖微微地顫抖、喉嚨的緊澀,還是藏匿不了那份激動。

為了平復不穩的情緒,他們可是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壓下,雪倫先前的反常沉默,也是出自這個原因。

然而,這個隨意扔炸彈的兇手,竟然一臉無知地戲弄雪倫,難怪她會想追殺她了。

「家人啊……」雷諾嘴角上揚,雙眸透出罕見地溫暖,「很好的一個詞,不是嗎?」

「是啊。」

「……」默默吃著食物的強納森,微不可見的點頭。

 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