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實說,一早睜開眼睛,就發現有人用一種想解剖自己的目光,直直的盯著自己看,那種感覺還真是令人發毛。

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,季薰努力露出溫和親切的笑容。

「早安,你起的真早。」

表面上說著客套話,季薰私底下也知道對方根本沒睡。

跟魈在外頭闖蕩久了,對周遭的氣息自然也敏感了不少。

拜對方所賜,要不是他總是盯著自己瞧,她這一覺也不會睡得那麼不安穩,老是有芒刺在背的感覺。

「已經下午了。」雷諾不冷不熱地回道,語氣中明顯表示她睡太久。

「啊,我睡了那麼久啊?可能是昨天太累了。」季薰佯裝無辜地笑笑,心裡卻暗暗腹誹著。

他奶奶滴,要不是你害我失眠,我會睡到現在嗎?

昨晚(或者該說今早凌晨)當她半夢半醒地,正要陷入熟睡狀態時,對方突然掠過的殺氣讓她瞬間清醒。

雖然醒了,雷諾沒有出手,她也不想多事,主動出手攻擊。

那一閃而逝的殺氣,她只當作天氣太冷,縮了縮身子之後,又維持原睡姿繼續打盹。

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,私底下她卻無法立刻入睡,只敢讓自己維持在假寐狀態,不敢睡熟。

暗暗提防雷諾一段時間後,發現對方似乎打算放過自己,季薰這才又放任自己睡著。

當然,顧慮到這隻混血狼人善變、多變、難以捉摸的脾氣,為了自己的安危,季薰早在睡前先就佈下了結界,要是對方打算對她出手,她也好有個自我保護。

「食物。」帶有命令口吻的清冷聲音傳來。

切!我又不是你家廚子,這裡也不是餐廳,更沒有多拉A夢的空間口袋,要不是本小姐有預先準備糧食,你要我去哪裡找吃的?

儘管心底不滿地叨唸,季薰臉上依舊笑容滿面。

「是是是,我疏忽了,起床之後當然就是要填飽肚子嘛!」

快速取出食物擺到他面前,發覺雷諾緊盯著自己的玉飾時,季薰動作頓了一下,而後笑得越發燦爛。

「這個空間玉飾很特別對吧?是我一個朋友送的,給我的時候還叫我在上頭滴血,讓它認主呢!」

言下之意,若你想將它搶過去,沒了我,你也沒辦法使用。

理解了她的暗喻,雷諾不以為然地挑眉,隨手抓起一份燉肉吃著。

用過餐後,季薰也沒有閒著,她開始摸著牆面到處搜查,試圖找出可以供他們逃生的方法。

牆壁──牢固。

地板──很牢固。

天花板──非常牢固。

鐵欄杆──用刀砍也砍不出裂痕。

「嘖嘖,這裡真是一個良好的監獄典範啊!」季薰搖了搖頭。

無法從這些地方下手,她只好轉而開始研究結界。

雖然她已經加強這方面的訓練了,可是……人嘛!總不可能面面俱到,所有事情都能學上手,十項全能的那種境界,大概只有神跟外星人才辦得到吧!

有些東西,就算付出了一百分的力氣,也不見得就能得到一百倍的收穫。

更何況,結界這種「靜態技能」,對於生性好動、不愛動腦筋的她而言,簡直就是恐怖的地獄。

試問,一個天性討厭吃青椒的人,逼他吃下一百盤就能讓她愛上吃青椒嗎?

不可能嘛!頂多就只是到不排斥的地步……

為了搞懂結界,她花了不少時間研究與觀察,絞盡腦汁,努力地搜腸刮肚,在腦中搜尋相關知識。

當她好不容易弄懂一切時,天色已經黑了,又到了吃飯的時候。

「結論?」吃著季薰貢獻的餐點,雷諾淡淡地開口問道。

「很麻煩。」季薰苦悶地回道,心中同時唾棄著對方的不良行徑。

從頭到尾,他一個忙也沒幫,就只是坐在一旁,像在看戲一樣的看著她,讓她一個人在那裡忙得團團轉。

等到結果出爐,他才像個大老闆一樣,高高在上地問話。

他奶奶滴!這算啥啊?就連魈都不敢這麼對我,你這傢伙是哪根蔥哪根蒜啊?

如果不是看在他們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,日後也許還要互相合作,一起逃出這裡,她現在還真想扁他一頓!

沒有接話,雷諾只是慢條斯理地吃著食物,等待季薰進行進一步解釋。

有些人,就算沒有開口號令,光憑自身散發的氣勢,也能讓身邊的人乖乖順從。

眼前的雷諾,正好是這樣的典範。

輕嘆一聲,季薰懶得多做掙扎,認命地說出她的看法。

「設立結界的這個人,是個高手。」程度應該跟命子差不多。她心底補充著。

「這些媒介體看起來簡單,可刻在上頭的幾道符紋卻很複雜,對方非常巧妙的用了最小的佈置,發揮了最強大的效果……簡單來說,一般的力量破壞不了它,要強行將它毀壞,大概要有毀掉一棟建築物的力量。」

「不能拆除?」

「可以,但是很難。」季薰給了肯定的答案,「拆除的步驟十分精密,估計大約有十道程序,我只知道其中三道拆除的咒語,其他的目前還沒想到,要是拆除方法錯誤,我跟你有九成的機率會被炸死。」

「九成?」雷諾不以為然的挑眉。

「結界上附加了破壞力十足的咒語,威力大概可以炸掉半棟建築物吧!」她無奈地聳肩。

「半棟建築物啊……」雷諾不以為然地揚笑,這點威力,怎麼可能殺的了他。

「好吧!算我低估了你。」看出他眼中的鄙視,季薰從善如流的更正,「或許是五……咳!三成。」

在那雙銳利的藍綠色目光射來時,她立刻乖乖地下修,心底同時對自己唾棄了一把。

喵的咧!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「俗辣」了?不過是一隻混血狼人,真要打起來,說不定還是我贏呢!幹嘛這麼怕他啊!

還記得她以前可是面對強權也不屈服,遇到威脅更是強悍無比,什麼時候她變成了這副德性?

果然,「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」跟魈在一起久了,竟然連他的爛個性也學會了。

糟糕,真糟糕,真是太糟糕了!

「妳在唸什麼?」見她低頭喃喃自語,雷諾豎起耳朵想要聽仔細,卻發現傳入耳的話十分模糊。

聽起來不是英文,有點像是那些藏傳佛教在念經的聲音。

「啊?呃……沒什麼。」她心虛地笑笑,對方則是回應一個白眼。

瞪什麼瞪,是你自己聽不懂中文,關我屁事!她壓抑著回瞪的衝動。

「你知道抓我們來這裡的是誰嗎?」她好奇地發問。

「嗯。」

嗯?嗯是知道,還是不知道啊?

「你知道他們的目的嗎?」她又問。

他們被抓來這裡已經一天一夜了,若是綁匪或有所圖的人,早就應該要出現跟他們談判了,現在卻連一點動靜也沒有,這讓季薰感到非常奇怪。

「哼。」

哼……哼個屁!

雖然季薰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抓來,但,她可以肯定,對方絕對是被雷諾的壞脾氣惹火,所以才會綁架他!

「有人會來救你嗎?」

「……」這次,雷諾連回個音都沒有。

「算了、算了,不問了。」季薰沒好氣的擺擺手,「我手邊的食物大概能再撐兩天,要是兩天過後對方還是不出現……我跟你可能就要餓死了。」

「我不介意吃了妳。」雷諾狀似開玩笑的回道,笑的很邪佞。

「呵呵,這個笑話真是有趣。」季薰嘴角抽了抽。

「呵呵。」雷諾學著季薰的乾笑,臉上明白寫著「過兩天,妳就會知道,我是不是在開玩笑」。

季薰與雷諾第一次交手,季薰敗。

……悶。扁扁嘴,季薰縮到原先睡覺的角落,逕自躺下休息。

看著她毫不掩飾的不滿,孩子氣的舉動,雷諾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就目前的觀察看來,她若不是城府極深、將自己掩飾的很好,就是一個不懂心計的蠢女人。

到底是哪一種呢?雷諾頗感興趣的打量她。

反正現在在這裡也沒事做,眼前有個玩具能玩,也挺不錯的……

儘管背對著雷諾,季薰還是不由自主起了一股寒意,身子不由得縮了縮。

 

無事可作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,尤其是像他們這樣被關在小房間裡,空閒時間一堆,卻沒有東西能打發時間。

……也不是沒有東西能打發,至少季薰的空間玉飾裡頭,放了撲克牌、麻將、PSP、還有幾本書……

只是當她拿出這些東西時,雷諾卻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,那眼神似乎在說「玩這種東西,妳是小鬼嗎?」

魯迅先生有一句名言:「不在沉默中爆發,就是在沉默中滅亡。」

所以……季薰在無聊中爆發了。

最初的時候,她是打定主意不想招惹這隻混血狼,但,人在無聊的時候,真的會做出一些非理性、事後會覺得匪夷所思的行為。

她,跑去騷擾雷諾了。

是的,她真的這麼做了,儘管對方始終用一張冷冰冰的臉回應,她卻還是鍥而不捨,不斷跟對方攀談。

從最基本的社交對話──「你今年幾歲?哪裡人?做什麼工作?」

進而變成小女生的聊天模式──「血型?星座?有沒有女朋友?男朋友也行……」

最後,她開始進入胡言亂語的境界。

「你有看過2012那部電影嗎?你相信世界會毀滅嗎?之前有新聞說,科學家觀察到一顆隕石,要是那顆隕石的軌道不變,說二十年後就會撞上地球,聽說那顆行星有一個法國那麼大,要是撞上之後,海嘯、撞擊的威力、撲天蓋地的灰塵……另一個新聞說,恐龍滅絕的唯一原因是因巨大隕石撞擊地球,哇~~人生真是充滿刺激,你說對吧?」

「你是來義大利旅遊的嗎?有沒有去參加威尼斯的嘉年華會?那個嘉年華真是非常好玩呢!不過也就是因為嘉年華會的關係,我才會被那些不知道長相、不知道背後用意,心腸發黑、腦筋愚蠢、器量狹小、幼稚到極點,連二次回收利用都不夠格的廢物抓來這裡。」

提起此事,季薰萬般氣惱的握拳。

「為了參加嘉年華,我可是特別訂了最好的旅館,打算好好玩上幾天,所有行程都已經安排妥當了,結果竟然被那些傢伙打亂,『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』說的肯定就是這種人……(以下省略五千字碎碎唸)。」

「欸,你有沒有休閒活動?還是你都窩在家裡啊?前陣子我去法國,那裡……(以下省略三千字遊玩感言)。」

「有一部叫做《銀魂》的漫畫很好笑喔!它的吐槽對白很有趣,對了,我剛好有帶這套漫畫,要不要看?」

她從空間玉飾中取出一大疊漫畫書。

雷諾回應她的,只是淡淡的一記冷眼,表情明擺著不願意。

推薦失敗,季薰也不以為意,反正她只是無聊打發時間而已。

既然漫畫書都拿出來了,季薰隨手抓起其中一集漫畫,開始重溫起來,反正對方也不想跟她聊天,她又何必浪費口水。

於是,在季薰沉溺於漫畫書裡時,室內重新恢復平靜。

「看來你們相處的很愉快嘛!本來我還擔心這麼簡陋的地方會不怠慢了你們,看來我是多慮了……」帶著諷刺的男子聲音傳來,帶著點鼻音,像是捏著鼻子說話那樣。

幕後黑手終於出現,季薰跟雷諾很給面子的朝對方望去。

一名身穿白色套裝、肩上披著一件毛皮大衣,臉上佩戴棕色墨鏡的中年男子,笑嘻嘻地站在牢籠鐵杆外,身後站著五名身穿黑西裝的手下。

黑幫手下穿全身黑、老大穿全身白,這難道是所謂的造型定律嗎?看著對方的出場氣派,季薰嘴角微微抽了抽。

對方的裝扮讓季薰想起了艾蒙,同樣是一身白色套裝,艾蒙給人的感覺就十分斯文、優雅,而眼前這個中年人……

啤酒肚、禿頭、雙下巴,扣分;笑容噁心,扣分;金光閃閃的戒指、金光閃閃的手錶、金光閃閃的項鍊……造型欠佳,大扣分!

唉唉,一樣是穿著白色套裝、一樣是反派角色,艾蒙可比他好多了,至少在他沒有揭穿自己的身份之前,所有人看到他都會覺得他是個優雅的紳士。

當季薰腦中轉過一圈的評論後,對方依舊滔滔不絕、長篇大論中。

「我本來還有點擔心季薰小姐的安危,畢竟雷諾‧史賓瑟先生粗暴、狂傲的作風是出了名的,沒想到……」對方的目光掃向季薰,臉上明白寫著「原來你喜歡這種女人啊?」

「你──」

「賽門──」

季薰跟雷諾同時開口。

感受到雷諾射來的殺氣,季薰聳聳肩,做出一個請的動作。

「你比較急,你先。」

她默默地拉回視線,繼續看著漫畫。

「你的目的是什麼?」雷諾懶得跟他繞圈,直接了當的開口詢問。

「全部。」賽門咧嘴笑著,露出了一口黃牙。「你的錢、地盤,還有你的組織,全部。」他再度強調。

原來這隻混血狼也是混黑幫的啊?嗯,果然是一個很適合他的職業。季薰將漫畫翻了一頁。

「就憑你?」雷諾不屑地揚起冷笑。「就算我死了,『血狼幫』也絕對不會讓一個外人當老大。」

狼老大,今天已經夠冷了,不需要開冷氣了。感受到對方周身的寒意,季薰悄悄地往旁邊挪動,遠離雷諾。

「呵呵,你以為我什麼都沒準備嗎?」賽門一臉得意的笑著,「告訴你,為了今天這一步,為了讓你落到我的手裡,為了吞掉血狼幫,我整整策劃了五年!放心吧!我不會馬上殺了你,我要讓你親眼看著,血狼幫一步步落到我的手裡,讓你嚐嚐所有東西都被奪走的滋味!」

不曉得那隻混血狼對他做了什麼,讓他這麼恨之入骨。季薰一邊分心聽著他們的對話,一邊將手上的漫畫書翻頁。

漫畫裡,《銀魂》的主角阿銀,說出了一段很經典的對白。

 

人的一生,就像背負著重擔走在一條遙遠的路上,那不是一種負擔,我們每個人雙手都捧著很珍貴的東西,但是,當你捧著它的時候,並沒有發覺,只有當它從你手中掉落才會察覺到它的珍貴……

當我覺得很累,已經不想理會的時候,不知何時卻又已經將它揹在背上,早點將它扔掉或許覺得輕鬆點,不過總說不出口,一旦沒了那負擔,走起來就完全不有趣了……

 

如果將情境轉換到Night King的現任首領身上,蓋爾所背負的肯定是亞瑟託付給他的Night King,而這隻混血狼……該不會就是他的幫派吧?

「是嗎?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」面對對方的挑釁,雷諾不以為意的揚笑,氣定神閒的態度讓對方更加憤怒。

「該死的雜種!你少囂張!」賽門從懷中掏出手槍,「碰碰碰」地朝他開幾槍,當作警告。

雷諾附近的地板與牆面被開了幾個洞,身上也出現幾處擦傷。

喂喂,這位老大,就算你想浪費子彈,也要考慮一下我的存在好嗎?季薰額冒黑線的看著漫畫書,書頁上頭被打穿了一個洞。

「真爛的槍法。」雷諾無動於衷的笑著。

是啊,竟然連一槍也沒打中,這個人該不會有老花眼外加散光吧?季薰暗暗附和, 隨手拿起另一本漫畫。

「碰!」又一聲槍響,這槍直接命中雷諾的肩膀,殷紅的血瞬間染紅他的身軀。

開槍的人站在賽門的右側,年約二十五、六歲,紅棕髮色、深棕色雙瞳,面部線條剛毅,看起來就是一個當殺手的料。從他身上的高級黑色套裝看來,他的身份似乎跟其他手下明顯不同。

這位手下,你沒事插什麼手啊?你們會送他去醫院治療嗎?不會嘛!最後還不是一樣要我幫忙收拾善後?

一想到自己等一下還要為雷諾開刀取出子彈,季薰的頭開始隱隱作痛。

事情發展至此,賽門跟雷諾之間的對話算是宣告結束,看著互相瞪著的兩人,季薰輕嘆一聲,放下手上的漫畫。

「咳咳!」她刻意乾咳兩聲,吸引對方的注意,「請問,輪到我說話了嗎?」

「說吧!」賽門昂首示意。

「為什麼抓我來?」她開門見山的問:「我們應該不認識吧?」

「的確不認識,不過妳很有名。」賽門笑的時候,眼睛被臉上的肥肉擠成瞇瞇眼,讓季薰聯想到豬頭。

「有名?你誤會了吧?」季薰不解地偏著頭,「我又不是偶像明星,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──」

Night King前任首領的好友。」他打斷了她的話,「L組織首領的獵物,光是這兩樣,就足夠說明妳不是普通人。」

這話一說出,坐在一角聆聽對話的雷諾,藍綠眸中掠過一抹異彩。

「所以你打算將我交給艾蒙?」季薰猜測著他的意圖。

「這就要看妳是否要乖乖跟我合作了。」

「呵呵,如果我拒絕呢?」托著下巴,季薰回以燦爛地笑容。

「呵呵,看來妳還不清楚妳的狀況。」

「呵呵,不清楚的人應該是你吧?」季薰繼續微笑著。

「喔?怎麼說?」對方起了聆聽的興致。

「既然知道我跟亞瑟的關係,那你想必也清楚我在Night King裡的重要性,要是將我交給艾蒙,亞瑟他們絕對不會放過你以及你背後的組織。」季薰用不急不緩的語氣分析。

Night King算什麼,比起L組織,他們根本……」

「所以我才說你不清楚狀況。」季薰發出一聲長嘆,「你大概跟艾蒙不熟,對吧?雖然我跟艾蒙的關係也沒有很好,不過至少身為獵物的我,對他的喜好非常清楚,艾蒙他呀,非、常、討、厭有人干涉他狩獵。」

語氣停頓了下,季薰看著對方已經僵硬的笑容,笑得更加燦爛。

「所有L組織的人都知道,艾蒙他喜歡親自出手獵捕自己的獵物,這也是為什麼,直到現在都沒有L組織的人敢對我下手的緣故,當然啦!我也遇過一些搞不清楚狀況、自作聰明的人,」帶點刻意地,她的視線往賽門掃去,「你知道影響艾蒙狩獵興致的人……最後的下場是怎樣嗎?」

「哼,妳以為妳這麼說我就不敢動妳?少天真了……」賽門嘴上逞強,但臉色已經由白轉青、再由青轉灰。

這樣就被威脅住了?這個老傢伙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。冷眼瞧著賽門多變的臉色,雷諾嘴角微微上揚幾度,眼底泛著輕視。

「我說這些話,並不是要你放了我。」季薰不以為意的笑笑,聲音清朗,「事實上,如果我真想走,你也想攔也欄不住。」

「好大的口氣,如果是這樣,為什麼現在妳還在這裡?」

「因為我想看看抓我的人是誰呀!」季薰淺淺地笑著,話說得雲淡風輕,彷彿她只是來這裡作客的一樣。

「現在妳已經見到我了,妳想怎樣?」

「我其他的朋友呢?在你手上嗎?或是你只抓了我?」

「妳擔心他們?」賽門咧嘴笑著,沒有回答季薰的問題。

「不,我只是想針對你的回答,給你活命的建議。」

「喔?」

「如果你只是抓了我,那我就大人不計小人過,寬宏大量的原諒你的行為。」金屬色雙瞳直盯著對方,斑斕地的光輝在她眼底閃爍著。

瞬間,賽門被那份光芒掠住,癡神地凝望,模樣就像是見著的美女的色狼。

望著季薰的側臉,雷諾也注意到她眼底的繽紛彩光,但讓他更為在意的,是季薰說話時的那份自信。

明明已經落在別人手上,生死由人,她卻沒有絲毫怯懦,不卑不亢,態度灑脫自在。

比起血狼幫裡的一票手下,她的表現可說是十分傑出。

正當賽門還為了她的風采著迷不已時,眨眼間,她眼底的那份朗朗光輝化為寒冰,刺得人骨頭生疼。

「但是,如果你抓了我的朋友,我勸你最好快點放了他們。」她沉聲道。

賽門不自覺退了一步,「就、就憑妳也想威脅我?要是我不放呢?」

「這個嘛~~」季薰嘴角上揚,再度勾起燦爛的笑靨,笑裡卻沒有歡意,「我這個人啊,最糟糕的缺點就是很護短,要是有人敢對我要保護的東西動手,不管你是黑幫老大、總統,還是神,我會全部都斬了!」

她的笑容宛若春風,但身上發散出的氣勢卻十分驚人,讓賽門不由自主地一顫。

明明隔著結界、隔著特製鐵籠,明明她只是個女人……那股威脅感卻像是千斤石,壓得賽門快要喘不過氣,背脊發寒。

這女人……果然不簡單。雷諾瞇起雙眼,想起她之前的裝瘋賣傻,嘴角的笑意加深。

「你,抓了他們嗎?」她問。

「沒、沒有。」在那雙金屬色瞳孔注視下,賽門乖乖地答話。

明明季薰依舊坐在原地,沒有挪動半分,賽門卻覺得此時的她,正用一把刀架在自己的頸子上,威脅性十足。

「很好。」季薰滿意的點頭,籠罩在房內的壓力瞬間消逝。

束縛在身上的力量一消失,賽門抖著手,從口袋中掏出手帕擦汗,喉嚨乾啞。

「對了,我們來這裡『作客』這麼多天,你好像忘記幫我們準備食物了呢!可以請你的手下送一些餐點來嗎?」

「是、是……」他連連點頭允諾,隨即又驚覺自己的失態,「妳、妳這傢伙!」他橫眉豎目的瞪著季薰。

「嗯?我怎麼了嗎?」季薰一臉無辜,彷彿剛才放話威脅的人不是她。「不過要你準備一些食物,這些是基本要求吧?難道你辦不到?」

「當然不是!」賽門立刻否認。

「那就拜託你啦!」季薰點頭笑著,「放心,我這個人向來很隨和,雖然亞瑟很寵我,總是給我吃最高級的料理,害我現在變得有點挑嘴,可是我絕對不會要你聘請五星級廚師,來這裡專門為我們料理。」

她用著極為真摯、誠懇的表情說道。

「五星級?」賽門的音量拔高,加上他特有的鼻音,聽起來像是被人掐住頸子的公雞。

呵,這女人還挺囂張的。雷諾低聲輕笑。

「當然啦!我相信依照賽門先生的財力與能力,這點小事絕對難不倒你,但我畢竟是客人,雖然被這麼沒禮貌的邀請來作客,我還是第一次遇見,可是亞瑟跟我說作人要有禮貌,別人愚蠢不代表自己也要跟著蠢……」

「身為客人,我當然不好意思跟你提出太多要求,儘管美好的食物是待客的『基本』條件,不過我這個人很隨和,真的很隨和,你準備什麼,我就吃什麼,真的,要是不好吃,我也絕對不會跟別人抱怨,說大名鼎鼎的賽門先生連個五星級廚師也請不起……」

「妳……」賽門氣得滿臉通紅,活像是等一下就要中風一樣。

「對了,雖然這間房間小了點,跟亞瑟家的廁所差不多大,可是啊,這裡其實還是能容納下兩張床的,像你們這種名人,應該不會叫尊貴的客人睡地板,所以這裡面沒有床跟棉被這件事,肯定是你的手下準備的不夠周全,雖然已經是春天了,可是天氣還是有點冷呢!要是我們感冒、生病了,可能會讓人覺得你這個主人招呼不周,毀了你的名聲喔!」

刻意忽視賽門已經由紅轉青的臉,季薰繼續滔滔不絕的說道。

「當然啦!我這個人向來明理,絕對不會將這種過錯怪罪到賽門先生身上,不過要是讓外面的人知道了,他們會怎麼想我就不清楚了,你說對吧?至於那位沒智商、不懂待客之道的手下,我勸你還是找個人教他一些基本常識吧!免得出去被人笑話。」

「妳說夠了沒有?」賽門的額上爆出數條青筋。

「其實我還有一些其他的建議,不過現在我有點累了,或許我們明天再聊,你覺得如何?」季薰笑臉盈盈地望著他,給對方一個很好的台階下。

「哼!」賽門惡瞪她一眼,氣悶的轉身離去。

「慢走,不送,祝你今天心情愉快喔!」季薰敷衍地朝他的背影揮了兩下手。

先前對雷諾開槍的黑衣人,在跟著賽門轉身離去時,目光在她身上停頓了兩秒。

接觸到對方的視線,季薰不閃不避,坦蕩蕩的對望,回以一個燦笑。

「啊,對了!」在賽門跨出門口時,季薰叫住了對方,「送東西過來時,麻煩請你準備幾套衣服過來,我是沒關係啦!不過雷諾先生好歹也是你邀請來『看戲』的客人,衣著總要體面一點,免得失了你這位主人的臉面,我說的對吧?」

「哼!」賽門憤恨的回以一聲冷哼,快步走出房間。

目送那一票人離去後,季薰重拾漫畫書,打算繼續觀看。

「妳是Night King的人?」雷諾的聲音傳來,目光灼灼地盯著她。

老大啊,就算是質問犯人,也該讓犯人喘口氣吧?季薰無奈地扁嘴。

「不是。」

「他說妳跟亞瑟認識。」

「跟亞瑟認識就一定是Night King的人?嘖嘖嘖!你這個邏輯很不正確喔!」季薰眨眨眼,臉上明擺著不認同,「他剛才也說我跟L組織的首領艾蒙認識,難道我是L組織的人?」

「妳這個女人,廢話還挺多的。」雷諾語氣中透著不悅。

「沒有啊,我哪有說廢話,只是稍微更正一下你的錯誤認知而已,難不成你希望我騙你?嘖嘖!騙人可是不好的行為呢!像我這麼正直、誠實的少女,哎呀呀,你想問什麼就說嘛!幹嘛含情脈脈的看著我呢?我會害羞的……咳咳!你掐著我脖子幹嘛,君子動口、小人動手,放手,放開!」

季薰搥打著掐住她脖子的手,難受的抗議。

「要是妳再廢話,我就殺了妳!」雷諾冷聲說道,額上冒出青筋。

在季薰點頭同意配合後,雷諾這才鬆開手。

重獲自由的季薰連做了幾個深呼吸,同時往後退了幾步,遠離雷諾。

「跑那麼遠做什麼?過來。」雷諾瞪著她。

「不要。」季薰的拒絕召來雷諾的怒氣,「呃,我的意思是說,保持距離以策安全,做人要遵守交通規則,呃、而且我們才剛認識,為了避免瓜田李下、導致不必要的誤會,我們還是保持……」

「再不過來,我就咬死妳!」他惡聲警告。

「欸,有話好說,何必動口呢?大家都已經是成年人了,又不是還沒脫離口腔期的小嬰兒……別生氣、別發火,我過來了。」

在對方潔白閃亮的獠牙威脅下,季薰乖乖的走向他。

「治療。」他坐回原先的位置。

「……是。」季薰無奈地拿出醫療器材,再一次為他開刀。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